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李永然的搜尋結果,共71

  • 歌頌雲林的愛與勇敢「雲霧森林」授權縣府

    歌頌雲林的愛與勇敢「雲霧森林」授權縣府

    台大醫院雲林分院外科部主任楊永健年初為該院望年會的表演填詞譜曲「雲霧森林」描寫雲林,縣長李進勇聽到很驚豔,希望能更廣為傳唱,縣府取得授權後,委由作曲家黃俊達老師重新編曲,11日雲林愛樂室內合唱團演繹發表。 \n \n楊永健的雲霧森林寫著「行人輕裝的往上爬,天邊山峰連綿,田裡有人忙插秧,高山上響徹雲霄,是學童嬉鬧聲,好自在好自然,邊遊戲啊邊成長」,旋律輕快活潑,曲風溫暖和諧。 \n \n雲霧雲林在台大望年會發表時,由維多利亞小學學童擔綱演唱,作曲家黃俊達後來改編成混聲四部加同聲二部合唱曲,雲林愛樂室內樂團樂團指揮許淑媛11日帶領團員演繹,歌聲令人感動。 \n \n李進勇表示,得知雲霧森林創作者然是台大整型外科權威醫師楊永健很驚訝,楊醫師居然能把他對雲林的觀察與感情用歌曲創作出來,這首歌不應只屬於他自己,拜託他授權給縣府推廣,希望民眾透過歌重新認識自己生長的這塊土地,有更多的感情。 \n \n楊永健說,他來雲林一年多,偶爾也會出去爬山,覺得這裡的風光非常美,想用歌紀錄生命歷程,歌頌這塊大地、這裡生活的純樸、以及勇敢追夢的勇氣。 \n \n他表示,現實生活上雖有無奈,無奈中還是有愛,希望這首歌的傳唱能讓雲林被看得見,讓大家聽得到這裡的呼吸聲 \n \n從未受過音樂訓練的楊永健目前也是台大總院燒燙傷中心主任,為了讓病患走出陰霾重拾自信,他創辦「疤痕合唱團」。 \n \n雲林愛樂室內樂團22日將於北港文化中心舉行「雲霧森林」首演音樂會。

  • 孫安佐因一句玩笑話被捕 人權團體:美方處置有點過度

    孫安佐因一句玩笑話被捕 人權團體:美方處置有點過度

    藝人狄鶯的獨子孫安佐在美國因開玩笑說要攻擊學校,遭到警方逮捕,中華人權協會名譽理事長李永然說,美國曾遭受911等恐怖攻擊,加上2月美國佛州才發生32人死傷的校園槍擊事件,使得美國警方在處理孫安佐案時,採取最嚴厲的標準,但這對於一個沒有恐怖組織背景且有文化差異的18歲少年來說,確實有點過度。 \n \n李永然直言,孫安佐案發生的時機太不巧,不僅美國原本就對恐攻很敏感,而且前不久美國國內才發生校園槍擊案,讓10萬人走上街頭,要求進行槍枝管制,使得美方以最嚴厲的標準處理孫安佐案,但以孫的背景來看,孫安佐沒有參加恐怖組織、無前科,且一年前才到美國,存有文化差異,這樣的處理方式確實有點過度。 \n \n李永然表示,刑事鑑定專家李昌鈺日前已點出,美國警方雖然在孫安佐的住處查獲子彈、十字弓等,但尚不能以此斷定他有囤積軍火及攻擊意圖,美國根據其國內法規定逮捕孫安佐,但希望能在事實釐清後,給予公平合理的處置。 \n

  • 台灣正名公投,省省吧

     日前運動國手紀政等人向中央選舉委員會提出「你是否同意,以『台灣』(Taiwan)為名申請參加所有國際運動賽事及2020年東京奧運?」全國性公民投票案及理由,中選會並於3月14日舉行聽證會。 \n 按《公投法》的規定,這次紀政所提出的公投議題,應歸類為「重大政策之創制或複決」。亦即倘若這次的公投提案及門檻都能通過,也只是告訴政府應積極向國際奧會與其他國際比賽主辦單位,申請以「台灣」名義取代原用的「中華台北」名義參加奧運及其他國際比賽。 \n 然而當國際奧會和其他國際比賽主辦單位拒絕以「台灣」作為我國出賽選手的名義時,則運動選手將面臨兩難的困境;即該繼續使用「中華台北」作為參賽國籍或乾脆退出比賽?若是前者,則舉辦這次公投的成本將付諸東流;若是後者,對運動選手來說是莫大的損失。 \n 況且1981年我國中華奧林匹克委員會沈家銘主席與國際奧會主席薩瑪蘭奇在洛桑國際奧會總部,簽訂《國際奧會與中華台北奧會協議書》(又稱為《洛桑協議》),其協議內容為:中華民國使用「中華台北」作為代表名稱,並使用我們在國際賽事看到的會旗與會徽,國際奧會讓我國享有參加未來國際奧會及國際奧會贊助的各項活動的權利,且參賽地位和權利與每一個承認國家奧會相同。《洛桑協議》也廣泛被其他國際賽事主辦單位沿用。 \n 最令人擔心的是,如果選手不使用「中華台北」作為參賽國家名義,因而在比賽中權益受損,例如遭到拒賽,這部分並沒有辦法透過這次的公投來解決,將變相增加選手賽前的壓力。 \n 公投確實有一定的作用,公投的議題只能是由我國政府可以決定的政策,例如:核四廠是否繼續運作、發電廠是否適宜再用燃煤發電等;至於我國運動選手參與國際賽事的名義並不是政府可片面決定的,也不是透過這次公投就能解決的。外交部官員也表示該公投議題牴觸《洛桑協議》,將導致相關機關無法執行公投結果。建議政府應省下這個公投的成本,用來振興國內經濟,化解國內衝突,增進台灣價值,這才是當前國內需要努力的重要課題。(作者為律師)

  • 李永然》台灣正名公投,省省吧

    日前運動國手紀政等人向中央選舉委員會提出「你是否同意,以『台灣』(Taiwan)為名申請參加所有國際運動賽事及2020年東京奧運?」全國性公民投票案及理由,中選會並於3月14日舉行聽證會。 \n 按《公投法》的規定,這次紀政所提出的公投議題,應歸類為「重大政策之創制或複決」。亦即倘若這次的公投提案及門檻都能通過,也只是告訴政府應積極向國際奧會與其他國際比賽主辦單位,申請以「台灣」名義取代原用的「中華台北」名義參加奧運及其他國際比賽。 \n 然而當國際奧會和其他國際比賽主辦單位拒絕以「台灣」作為我國出賽選手的名義時,則運動選手將面臨兩難的困境;即該繼續使用「中華台北」作為參賽國籍或乾脆退出比賽?若是前者,則舉辦這次公投的成本將付諸東流;若是後者,對運動選手來說是莫大的損失。 \n 況且1981年我國中華奧林匹克委員會沈家銘主席與國際奧會主席薩瑪蘭奇在洛桑國際奧會總部,簽訂《國際奧會與中華台北奧會協議書》(又稱為《洛桑協議》),其協議內容為:中華民國使用「中華台北」作為代表名稱,並使用我們在國際賽事看到的會旗與會徽,國際奧會讓我國享有參加未來國際奧會及國際奧會贊助的各項活動的權利,且參賽地位和權利與每一個承認國家奧會相同。《洛桑協議》也廣泛被其他國際賽事主辦單位沿用。 \n 最令人擔心的是,如果選手不使用「中華台北」作為參賽國家名義,因而在比賽中權益受損,例如遭到拒賽,這部分並沒有辦法透過這次的公投來解決,將變相增加選手賽前的壓力。 \n 公投確實有一定的作用,公投的議題只能是由我國政府可以決定的政策,例如:核四廠是否繼續運作、發電廠是否適宜再用燃煤發電等;至於我國運動選手參與國際賽事的名義並不是政府可片面決定的,也不是透過這次公投就能解決的。外交部官員也表示該公投議題牴觸《洛桑協議》,將導致相關機關無法執行公投結果。建議政府應省下這個公投的成本,用來振興國內經濟,化解國內衝突,增進台灣價值,這才是當前國內需要努力的重要課題。 \n(作者為律師) \n

  • 國發院土地案 北檢首度傳喚律師李永然作證

    國發院土地案 北檢首度傳喚律師李永然作證

    台北地檢署偵辦國發院土地交易案,為釐清國民黨在合約談妥後,自動減價4.2億出售等疑點,日前首度以證人身分傳喚當年代表國民黨與買家元利建設商議、審約的律師李永然,了解當時擔任國民黨主席的馬英九,有無涉主導或授意讓利。 \n \n國發院土地交易案自連戰時期最初預設的65億元賣價,降至38.3億元成交,價差高達26.7億元,國民黨原先已與元利簽訂議價備忘錄,雙方談妥42.5億交易價金。 \n \n但在6天後,國民黨同意替元利負擔部分土地增值稅成本,自降4.2億元,檢方因連戰擔任黨主席期間,5度未簽售地公文,但接任的馬英九卻在就任黨主席不到1個月內,就讓國發院土地交易案過關,為查明疑點,因此傳喚李永然,查證國發院土地黨產的法律相關程序。 \n \n北檢偵辦國發院土地案,已傳訊多名相關證人釐清交易疑點,除李永然外,還包括中投公司財務部協理黃士庭、代表國民黨與元利建設蔡姓副總交涉的行管會前高層鄭國珍、前行管會主委張哲琛等多人。

  • 假資安 真恐怖

     報載有立委質疑行政院版「資通安全管理法」草案第18條有侵害人權之疑慮,該法案也遭社會輿論的批評。 \n 「資通法」草案第18條第1項規定「中央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或直轄市、縣(市)政府因稽核資通安全維護情形發現重大缺失,或遇重大資通安全事件,而認有必要時,得派員攜帶執行職務證明文件,進入非公務機關場所檢查,並得命相關人員為必要之說明、配合措施或提供相關證明資料。」此條賦予主管機關「入內檢查」的權限。 \n 雖然行政院資安處表示,本條所規範的「非公務機關」並不是所有民間企業,僅包含「能源、水資源、通訊傳播、交通運輸、銀行與金融、緊急救援與醫院、中央與地方政府機關、高科技園區」等8類「關鍵基礎設施提供者」,以及公營事業及「政府捐助的財團法人」。但上述的「通訊傳播、交通運輸、銀行與金融、醫院」等類別,都與一般企業營運與民眾生活息息相關,因此主管機關在實施「檢查權」的同時,極有可能也因而取得「人民」或「企業」的個人資料或營業祕密,進而侵害「隱私權」與「財產權」,甚至是「祕密通訊自由」等重大權利,影響所及可謂既深且廣。 \n 然而,目前該草案第18條第1項的法定要件卻相當簡略,僅須「發現重大缺失」或「重大資通安全事件」,且經主管機關認為有「必要」時即可發動「檢查權限」;倘若受檢查者無正當理由而規避、妨礙或拒絕檢查,將遭科處新台幣10萬元至100萬元的罰鍰。 \n 不僅如此,草案對於主管機關得以檢查的範圍、內容,得命受檢查者配合的措施或提供的資料範圍,以及取得這些資訊後的使用限制等,更完全付之闕如。 \n 本條規定無異於讓政府可以輕易發動「檢查權限」,透過「關鍵基礎設施提供者」取得與「資通安全」無關的其他個人或企業資訊,甚至將這些資訊使用於「資通安全」以外的其他用途。雖然該草案第18條第3項有規定參與檢查的人員應負「保密義務」,但此項義務的拘束對象僅限於「個人」,並無法規範「政府機關」對於這些資訊的使用。 \n 未來,倘若政府未能尊重該法之立法目的,則「資通法」草案第18條不僅會成為政府不當獲取人民資訊的巧門,甚至對於基本人權將造成十分嚴重的侵害,更嚴重違反《憲法》層次的「法治國原則」。 \n 按我國已自2009年12月10日正式施行聯合國兩人權公約,且我國也常自詡為「人權立國」,為此筆者在此呼籲立法院應從嚴審議「資通安全管理法」草案,切莫草率通過立法,方能避免政府假藉「資安」之名,而不當損害人民受《憲法》所保障的基本權利,並影響「人權立國」的形象。(作者為中華人權協會名譽理事長)

  • 李永然》假資安 真恐怖

    報載有立委質疑行政院版「資通安全管理法」草案第18條有侵害人權之疑慮,該法案也遭社會輿論的批評。 \n 「資通法」草案第18條第1項規定「中央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或直轄市、縣(市)政府因稽核資通安全維護情形發現重大缺失,或遇重大資通安全事件,而認有必要時,得派員攜帶執行職務證明文件,進入非公務機關場所檢查,並得命相關人員為必要之說明、配合措施或提供相關證明資料。」此條賦予主管機關「入內檢查」的權限。 \n 雖然行政院資安處表示,本條所規範的「非公務機關」並不是所有民間企業,僅包含「能源、水資源、通訊傳播、交通運輸、銀行與金融、緊急救援與醫院、中央與地方政府機關、高科技園區」等8類「關鍵基礎設施提供者」,以及公營事業及「政府捐助的財團法人」。但上述的「通訊傳播、交通運輸、銀行與金融、醫院」等類別,都與一般企業營運與民眾生活息息相關,因此主管機關在實施「檢查權」的同時,極有可能也因而取得「人民」或「企業」的個人資料或營業祕密,進而侵害「隱私權」與「財產權」,甚至是「祕密通訊自由」等重大權利,影響所及可謂既深且廣。 \n 然而,目前該草案第18條第1項的法定要件卻相當簡略,僅須「發現重大缺失」或「重大資通安全事件」,且經主管機關認為有「必要」時即可發動「檢查權限」;倘若受檢查者無正當理由而規避、妨礙或拒絕檢查,將遭科處新台幣10萬元至100萬元的罰鍰。 \n 不僅如此,草案對於主管機關得以檢查的範圍、內容,得命受檢查者配合的措施或提供的資料範圍,以及取得這些資訊後的使用限制等,更完全付之闕如。 \n 本條規定無異於讓政府可以輕易發動「檢查權限」,透過「關鍵基礎設施提供者」取得與「資通安全」無關的其他個人或企業資訊,甚至將這些資訊使用於「資通安全」以外的其他用途。雖然該草案第18條第3項有規定參與檢查的人員應負「保密義務」,但此項義務的拘束對象僅限於「個人」,並無法規範「政府機關」對於這些資訊的使用。 \n 未來,倘若政府未能尊重該法之立法目的,則「資通法」草案第18條不僅會成為政府不當獲取人民資訊的巧門,甚至對於基本人權將造成十分嚴重的侵害,更嚴重違反《憲法》層次的「法治國原則」。 \n 按我國已自2009年12月10日正式施行聯合國兩人權公約,且我國也常自詡為「人權立國」,為此筆者在此呼籲立法院應從嚴審議「資通安全管理法」草案,切莫草率通過立法,方能避免政府假藉「資安」之名,而不當損害人民受《憲法》所保障的基本權利,並影響「人權立國」的形象。 \n(作者為中華人權協會名譽理事長) \n

  • 宗教團體法 謹慎再謹慎

     7月23日下午在凱道出現「眾神上凱道」遊行,在遊行隊伍中也有眾多佛教出家人及居士們拉紅布條、手持標語,表示反對內政部於今年6月間所提出的「宗教團體法」草案。 \n 宗教是台灣最可貴的社會安定力量,我國憲法保障人民的宗教信仰自由、結社自由、財產權、平等權等。「宗教團體法」草案涉及前述各項憲法所保障的基本人權,因而訂立「宗教團體法」也要格外謹慎! \n 觀該草案第1條開宗明義地規定「為保障宗教信仰自由,維護宗教團體健全發展」,而制訂「宗教團體法」。所以,草案內的條文一定要以有助於「保障宗教信仰自由」為原則;反之,如已造成對「宗教信仰自由」妨礙的規定,則已背離其原有目的,此類條文即應刪除。 \n 為保障宗教信仰自由,同時也應保障「宗教團體自治」,並應尊重「宗教團體經濟的自主」;又政府制訂法律管制宗教行為,也應平等地對待所有宗教信仰或宗教團體,此由大法官會議釋字第573號解釋文宣告《寺廟監督條例》第8條違憲而無效。 \n 更重要的是「法律」制訂,涉及憲法第2章基本人權保障時,必須符合憲法第23條所要求的「比例原則」及「公益原則」。 \n 7月23日佛教團體之所以要集體走上凱道遊行,並表達反對今年6月間內政部所提出的「宗教團體法」草案內容的聲音,應該是質疑多數條文已侵害「宗教團體自治」精神、宗教團體經濟的自主,且不符合各宗教團體使平等對待的「平等原則」及「比例原則」所要求的「公益性」、「必要性」、「相當性」等。 \n 既然宗教是台灣社會重要的穩定力量,也是多元文化的重要一環,而宗教團體以前所未有的眾多僧人走上街頭,溫和理性地表達抗議,「宗教團體法」草案的不合憲及損害宗教自由的精神,國家最高領導人如在總統府內已經聽到時,允宜以謙卑虛心的態度,要求相關部門廣泛認真務實地蒐集各方意見進行研議,在未周詳之前,切勿再貿然提出,如此才不會傷害台灣做為一多元自由之宗教大國的美名,且不會傷及台灣此一穩固的社會安定力量,同時因能關心民瘼,必可獲宗教界高度肯定。(作者為中華人權協會名譽理事長)

  • 李永然》宗教團體法 謹慎再謹慎

     7月23日下午在凱道出現「眾神上凱道」遊行,在遊行隊伍中也有眾多佛教出家人及居士們拉紅布條、手持標語,表示反對內政部於今年6月間所提出的「宗教團體法」草案。 \n 宗教是台灣最可貴的社會安定力量,我國憲法保障人民的宗教信仰自由、結社自由、財產權、平等權等。「宗教團體法」草案涉及前述各項憲法所保障的基本人權,因而訂立「宗教團體法」也要格外謹慎! \n 觀該草案第1條開宗明義地規定「為保障宗教信仰自由,維護宗教團體健全發展」,而制訂「宗教團體法」。所以,草案內的條文一定要以有助於「保障宗教信仰自由」為原則;反之,如已造成對「宗教信仰自由」妨礙的規定,則已背離其原有目的,此類條文即應刪除。 \n 為保障宗教信仰自由,同時也應保障「宗教團體自治」,並應尊重「宗教團體經濟的自主」;又政府制訂法律管制宗教行為,也應平等地對待所有宗教信仰或宗教團體,此由大法官會議釋字第573號解釋文宣告《寺廟監督條例》第8條違憲而無效。 \n 更重要的是「法律」制訂,涉及憲法第2章基本人權保障時,必須符合憲法第23條所要求的「比例原則」及「公益原則」。 \n 7月23日佛教團體之所以要集體走上凱道遊行,並表達反對今年6月間內政部所提出的「宗教團體法」草案內容的聲音,應該是質疑多數條文已侵害「宗教團體自治」精神、宗教團體經濟的自主,且不符合各宗教團體使平等對待的「平等原則」及「比例原則」所要求的「公益性」、「必要性」、「相當性」等。 \n 既然宗教是台灣社會重要的穩定力量,也是多元文化的重要一環,而宗教團體以前所未有的眾多僧人走上街頭,溫和理性地表達抗議,「宗教團體法」草案的不合憲及損害宗教自由的精神,國家最高領導人如在總統府內已經聽到時,允宜以謙卑虛心的態度,要求相關部門廣泛認真務實地蒐集各方意見進行研議,在未周詳之前,切勿再貿然提出,如此才不會傷害台灣做為一多元自由之宗教大國的美名,且不會傷及台灣此一穩固的社會安定力量,同時因能關心民瘼,必可獲宗教界高度肯定。 \n(作者為中華人權協會名譽理事長) \n

  • 打官司強迫請律師 不切實際

     近日報載「打官司成本將大幅提高,司改決議強制律師代理」的消息,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第2分組在4月10日決議,將採取1999年全國司改會議的結論,全面實施「律師強制代理」制度,也就是第一審到第三審的訴訟全部必須透過律師代理。如將來確定實施「律師強制代理」制度,無疑將大幅提高社會大眾的訴訟成本。 \n 依現行《民事訴訟法》第466條之1與《行政訴訟法》第241條之1等規定,對於高等法院之民事第二審判決或高等行政法院之判決,向「最高法院」或「最高行政法院」提起上訴時,上訴人均應委任律師為訴訟代理人。由於最高法院與最高行政法院均為「法律審」,上訴人在上訴理由中必須具體指摘原判決有如何違背法令的情形;若沒有一定的法律專業,難以勝任此項任務。為了保障當事人的權益,並貫徹法律審的功能,因此採取「律師強制代理」制度無可厚非。 \n 此外,現行《刑事訴訟法》第31條則規定,在特定情況下若刑事被告在審判中未選任辯護人,法院應指定公設辯護人或律師為被告進行辯護。由於「刑事訴訟」著重於證據調查與交互詰問程序,且刑事被告面對的是具有高度法律素養的檢察官或自訴代理人,如無律師辯護難以抗衡達到武器平等,因此有必要指定律師進行辯護。 \n 從現行「律師強制代理」或「指定辯護」的適用範圍可知,要求律師代理或辯護是因為該訴訟程序需要高度的法律專業。如果只是單純的事實爭議,鑒於當事人最清楚事實經過,如當事人礙於經濟負擔的考量,而由當事人自行訴訟,尚無強制律師代理的必要性。若未考量案件類型或當事人經濟狀況即全面實施「律師強制代理」,可能使訴訟標的金額不高、案情單純的案件,當事人仍需花費律師費用,或經濟能力不佳者無法委任律師訴訟,不僅增加訴訟成本支出,也影響平等使用法院訴訟的權利,難認符合《憲法》第16條對於人民的「訴訟權」保障。 \n 全面「律師強制代理」固然有助於法院訴訟順暢進行,但仍須考量我國目前社會現實情況。筆者建議可先從兩處著手:第一,補足刑事訴訟第三審未強制辯護的缺口,避免欠缺法律專業的被告自行上訴後,案件因上訴不合法遭駁回而確定。第二,透過宣導方式提高事實審當事人願委任律師代理之比例,讓複雜案件能盡量透過律師代理,以增加事實審法院的審理效率。 \n 回歸司法改革的目的,是要強化人民對於司法的信賴,因此必須從「人民不信賴司法」的根源,諸如:少數司法人員素行不佳或專業程度不足,甚或政治介入司法審判等問題,著手進行改善,始為正途。然而,司改會議置問題根源於不顧,反而節外生枝,提出理想性太高而不切實際的議題,徒增社會困擾。(作者為中華人權協會名譽理事長)

  • 李永然》打官司強迫請律師 不切實際

    近日報載「打官司成本將大幅提高,司改決議強制律師代理」的消息,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第2分組在4月10日決議,將採取1999年全國司改會議的結論,全面實施「律師強制代理」制度,也就是第一審到第三審的訴訟全部必須透過律師代理。如將來確定實施「律師強制代理」制度,無疑將大幅提高社會大眾的訴訟成本。 \n 依現行《民事訴訟法》第466條之1與《行政訴訟法》第241條之1等規定,對於高等法院之民事第二審判決或高等行政法院之判決,向「最高法院」或「最高行政法院」提起上訴時,上訴人均應委任律師為訴訟代理人。由於最高法院與最高行政法院均為「法律審」,上訴人在上訴理由中必須具體指摘原判決有如何違背法令的情形;若沒有一定的法律專業,難以勝任此項任務。為了保障當事人的權益,並貫徹法律審的功能,因此採取「律師強制代理」制度無可厚非。 \n 此外,現行《刑事訴訟法》第31條則規定,在特定情況下若刑事被告在審判中未選任辯護人,法院應指定公設辯護人或律師為被告進行辯護。由於「刑事訴訟」著重於證據調查與交互詰問程序,且刑事被告面對的是具有高度法律素養的檢察官或自訴代理人,如無律師辯護難以抗衡達到武器平等,因此有必要指定律師進行辯護。 \n 從現行「律師強制代理」或「指定辯護」的適用範圍可知,要求律師代理或辯護是因為該訴訟程序需要高度的法律專業。如果只是單純的事實爭議,鑒於當事人最清楚事實經過,如當事人礙於經濟負擔的考量,而由當事人自行訴訟,尚無強制律師代理的必要性。若未考量案件類型或當事人經濟狀況即全面實施「律師強制代理」,可能使訴訟標的金額不高、案情單純的案件,當事人仍需花費律師費用,或經濟能力不佳者無法委任律師訴訟,不僅增加訴訟成本支出,也影響平等使用法院訴訟的權利,難認符合《憲法》第16條對於人民的「訴訟權」保障。 \n 全面「律師強制代理」固然有助於法院訴訟順暢進行,但仍須考量我國目前社會現實情況。筆者建議可先從兩處著手:第一,補足刑事訴訟第三審未強制辯護的缺口,避免欠缺法律專業的被告自行上訴後,案件因上訴不合法遭駁回而確定。第二,透過宣導方式提高事實審當事人願委任律師代理之比例,讓複雜案件能盡量透過律師代理,以增加事實審法院的審理效率。 \n 回歸司法改革的目的,是要強化人民對於司法的信賴,因此必須從「人民不信賴司法」的根源,諸如:少數司法人員素行不佳或專業程度不足,甚或政治介入司法審判等問題,著手進行改善,始為正途。然而,司改會議置問題根源於不顧,反而節外生枝,提出理想性太高而不切實際的議題,徒增社會困擾。 \n(作者為中華人權協會名譽理事長) \n

  • 假釋更需要可預測性

     近日報載法務部提出四大「獄政革新」措施,其中之一為「假釋透明化:被害人與社區參與,假釋決定有司法救濟」。本次法務部提出「獄政革新」的想法值得肯定。不過,「假釋制度」除了法務部提出的「透明化」之外,更應加強「公正化」與受刑人的「可預期化」兩個面向,才能真正達到改革假釋制度的目的。 \n 在監所當中,影響受刑人最巨者莫過於「假釋」的申請與核准,同時也是監所管理與教化受刑人的主要環節之一。然而,過去假釋制度受到社會多方批評,究其原因在於假釋審查有許多由審查委員「主觀」認定的條件,使得假釋准駁充滿各種變數;甚至審查標準會因各監所首長的差異而有不同,因此毫無客觀標準可循。造成假釋制度不僅有失「公平性」,也完全欠缺「可預測性」,令受刑人難以預期,這也是我國假釋制度真正的問題核心所在。 \n 在「假釋透明化」中,雖然法務部提出以審核受刑人「犯罪情節」、「犯後表現」、「再犯風險」的方式,評估是否准予假釋。但「犯後表現」部分還包括被害人和社區鄰里意見,仍有主觀因素的不確定性。且若假釋仍以「悛悔實據」作為「主觀」要件,由非矯正專家擔任委員,在極短的會議中審查完全不熟悉的受刑人是否有悛悔實據,即使審查程序公開透明,也難認這樣的審查方式可以滿足「公正性」與「可預測性」的要求。本次的「獄政革新」措施並未切中問題核心,甚為可惜。 \n 為了讓假釋制度達到「公正性」與「可預測性」,同時改善過去假釋實務上的諸多弊病,建議法務部從下列6點作為假釋改革的思考方向:1.對於「悛悔實據」訂定客觀標準,確立假釋的法律公正性與可預期性。2.應給予假釋委員充裕的時間審查假釋,並且讓受刑人有言詞辯論的機會,達到實質審查的目的。3.依《行刑累進處遇條例》第75條規定,對於第一級受刑人符合假釋規定者應速報請假釋,不必再經假釋審查委員會的決議。4.再報請假釋的間隔時間過長,應予縮短。5.統一規定假釋審查與執行時間,避免不同監所受刑人出獄時間有所差異,達到實質的公平性。6.規範假釋救濟的時效限制,避免救濟程序淪為形式。 \n 期盼法務部在假釋程序「透明化」外,也能實質提升假釋的「公正性」與「可預測性」,全面改革我國的假釋制度,讓受刑人早日復歸社會,達到人權保障的最終目的。(作者為中華人權協會名譽理事長)

  • 李永然》假釋更需要可預測性

    近日報載法務部提出四大「獄政革新」措施,其中之一為「假釋透明化:被害人與社區參與,假釋決定有司法救濟」。本次法務部提出「獄政革新」的想法值得肯定。不過,「假釋制度」除了法務部提出的「透明化」之外,更應加強「公正化」與受刑人的「可預期化」兩個面向,才能真正達到改革假釋制度的目的。 \n 在監所當中,影響受刑人最巨者莫過於「假釋」的申請與核准,同時也是監所管理與教化受刑人的主要環節之一。然而,過去假釋制度受到社會多方批評,究其原因在於假釋審查有許多由審查委員「主觀」認定的條件,使得假釋准駁充滿各種變數;甚至審查標準會因各監所首長的差異而有不同,因此毫無客觀標準可循。造成假釋制度不僅有失「公平性」,也完全欠缺「可預測性」,令受刑人難以預期,這也是我國假釋制度真正的問題核心所在。 \n 在「假釋透明化」中,雖然法務部提出以審核受刑人「犯罪情節」、「犯後表現」、「再犯風險」的方式,評估是否准予假釋。但「犯後表現」部分還包括被害人和社區鄰里意見,仍有主觀因素的不確定性。且若假釋仍以「悛悔實據」作為「主觀」要件,由非矯正專家擔任委員,在極短的會議中審查完全不熟悉的受刑人是否有悛悔實據,即使審查程序公開透明,也難認這樣的審查方式可以滿足「公正性」與「可預測性」的要求。本次的「獄政革新」措施並未切中問題核心,甚為可惜。 \n 為了讓假釋制度達到「公正性」與「可預測性」,同時改善過去假釋實務上的諸多弊病,建議法務部從下列6點作為假釋改革的思考方向:1.對於「悛悔實據」訂定客觀標準,確立假釋的法律公正性與可預期性。2.應給予假釋委員充裕的時間審查假釋,並且讓受刑人有言詞辯論的機會,達到實質審查的目的。3.依《行刑累進處遇條例》第75條規定,對於第一級受刑人符合假釋規定者應速報請假釋,不必再經假釋審查委員會的決議。4.再報請假釋的間隔時間過長,應予縮短。5.統一規定假釋審查與執行時間,避免不同監所受刑人出獄時間有所差異,達到實質的公平性。6.規範假釋救濟的時效限制,避免救濟程序淪為形式。 \n 期盼法務部在假釋程序「透明化」外,也能實質提升假釋的「公正性」與「可預測性」,全面改革我國的假釋制度,讓受刑人早日復歸社會,達到人權保障的最終目的。 \n(作者為中華人權協會名譽理事長)

  • 別抹紅「純學術交流」

     目前大學招生受到少子化衝擊,已遭遇到不少困境,境外招生成為各學校紓解少子化危機的方法之一。日前竟有立委把中國大陸學生申辦訪台交流學習程序所需之單方面的「聲明函」或「承諾函」,無限上綱渲染為「一中承諾書」。 \n 稍微懂得中文文義的人都知道,「聲明函」或「承諾函」所載稱:「本學校為純學術交流目的,不涉及一中一台等政治議題,特此聲明。」等語,僅在說明台灣地區學校對大陸地區學生來台訪問交流為「純學術交流」,不涉及一中一台等政治議題。但教育部長竟在立法院答詢時表示,清華大學所出具之承諾書與《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33-3條規定有所牴觸,令人匪夷所思。事實上,《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33-3條規定,「台灣地區各級學校與大陸地區學校締結聯盟或為書面約定之合作行為,應先向教育部申報…」,並規定「締結聯盟或書面約定之合作內容,不得違反法令規定或涉有政治性內容」,該條文所適用之「法律主體」係「台灣地區各級學校」與「大陸地區學校」。 \n 而所謂「聲明函」或「承諾函」,並非兩岸大學雙方所簽定的合約,它只是學校下的「處」或「中心」所出具給單一陸生的文件,讓大陸地區學生可以拿著這份文件向他們的單位申請來台就讀或就學,自與該條例第33-3條所規定之「法律主體」不符。 \n 再者,該條文所規定之「法律客體」係「締結聯盟或書面約定之合作內容」,而「聲明函」或「承諾函」又不是雙方的「書面約定」,「聲明函」或「承諾函」只是台灣學校所屬一個單位出具給一個學生的文件,只有一方署名,它只是一種「單方行為」,也不適用《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33-3條之規定。 \n 大陸地區學生來台友好訪問交流為純學術交流,重要的是要學習到相關的專業知識,此一交流也有助於台灣地區大學的發展。教育部長不宜再混淆簽署「聲明函」或「承諾函」是違反《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33-3條規定,致影響學校的經營。切盼政府不要只顧操作政治性議題,而應專注經濟民生議題,這樣才能讓人民能看到台灣的前景,避免經濟空洞化及人才外移。(作者為兩岸經貿交流權益促進會理事長)

  • 李永然》別抹紅「純學術交流」

    目前大學招生受到少子化衝擊,已遭遇到不少困境,境外招生成為各學校紓解少子化危機的方法之一。日前竟有立委把中國大陸學生申辦訪台交流學習程序所需之單方面的「聲明函」或「承諾函」,無限上綱渲染為「一中承諾書」。 \n 稍微懂得中文文義的人都知道,「聲明函」或「承諾函」所載稱:「本學校為純學術交流目的,不涉及一中一台等政治議題,特此聲明。」等語,僅在說明台灣地區學校對大陸地區學生來台訪問交流為「純學術交流」,不涉及一中一台等政治議題。但教育部長竟在立法院答詢時表示,清華大學所出具之承諾書與《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33-3條規定有所牴觸,令人匪夷所思。事實上,《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33-3條規定,「台灣地區各級學校與大陸地區學校締結聯盟或為書面約定之合作行為,應先向教育部申報…」,並規定「締結聯盟或書面約定之合作內容,不得違反法令規定或涉有政治性內容」,該條文所適用之「法律主體」係「台灣地區各級學校」與「大陸地區學校」。 \n 而所謂「聲明函」或「承諾函」,並非兩岸大學雙方所簽定的合約,它只是學校下的「處」或「中心」所出具給單一陸生的文件,讓大陸地區學生可以拿著這份文件向他們的單位申請來台就讀或就學,自與該條例第33-3條所規定之「法律主體」不符。 \n 再者,該條文所規定之「法律客體」係「締結聯盟或書面約定之合作內容」,而「聲明函」或「承諾函」又不是雙方的「書面約定」,「聲明函」或「承諾函」只是台灣學校所屬一個單位出具給一個學生的文件,只有一方署名,它只是一種「單方行為」,也不適用《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33-3條之規定。 \n 大陸地區學生來台友好訪問交流為純學術交流,重要的是要學習到相關的專業知識,此一交流也有助於台灣地區大學的發展。教育部長不宜再混淆簽署「聲明函」或「承諾函」是違反《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33-3條規定,致影響學校的經營。切盼政府不要只顧操作政治性議題,而應專注經濟民生議題,這樣才能讓人民能看到台灣的前景,避免經濟空洞化及人才外移。(作者為兩岸經貿交流權益促進會理事長) \n

  • 李永然:清理久押不決 助保障台商

    李永然:清理久押不決 助保障台商

     對於大陸司法系統清理久押不決案的明快之舉,台灣法界人士都給予高度肯定,並認為有助於改善大陸的投資環境。李永然律師高度肯定陸方近年來致力清查久押不決案件,是貫徹依法治國精神、保障人權的一大進步;而台商赴陸投資,與當地司法制度息息相關,大陸司法機關越來越重視訴訟程序的合法性,自然就能提升對台商權益的保障。 \n 無罪推定是司法的基本原則,未能定罪而押人是嚴重損害人權,但2011年底,光是廣東一省久押不決案件就有171件523人,其中被押8年以上而未被判決的竟然有15件。 \n 即使台灣的民刑事訴訟都強調「程序正義」,但一位半導體業大老曾因「違法」投資大陸遭起訴,數年纏訟下來,他形容台灣的司法像一台「絞肉機」,折磨涉案當事人。大陸的情況自然不在話下。 \n 林則奘律師認為,清理久押不決案當然反映大陸司法體系的日益完善和更加重視人權保障,但對台商的影響不大,這是因為大陸自始就特別重視涉台案件的處理程序,例如涉台案件的一審就直接是中級法院管轄;而且,在司法程序進行中,也會逐級上報給台辦系統,而台辦都會介入了解,並從旁協助台商。 \n 林則奘直言,相較於大陸一般民眾,台灣人在大陸的司法程序正義是受到更多保障的,因此,涉台案件,除非牽涉到毒品,否則很少會久押不決。

  • 司改國是會議踏偏第一步

     近日報載「律師全聯會促公布司改委員遴選標準」的報導,律師全聯會所推薦的司改國是會議委員人選全軍覆沒,因此質疑推薦方式程序和正當性,請求籌委會公布遴選標準。也有報導以〈司改委員名單出爐 挨轟黑箱〉為題,強力質疑總統府公布的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委員名單。 \n 事實上,不僅律師全聯會的推薦人選未受青睞,數十年來在台灣這塊土地上長期關心與促進人權保障的「中華人權協會」,所推薦的許文彬、蘇友辰、鄧衍森、林天財等知名律師、法學教授,也無一被納入。不禁令人質疑,連具代表性的人權組織所推薦的人選都無法成為司改委員,反倒是政府獨厚特定團體與少數人士。如此,社會還能期待司改國是會議在人權議題上能夠符合「人民司法」的理想嗎?無怪乎連檢察總長顏大和也不平而鳴了! \n 除了司改委員的遴選外,司改國是會議的分組會議,在議題設定上也未廣納各類議題。以中華人權協會長期關注的「監所改革」為例,並沒有在分組會議的議題中被重視。依中華人權協會2015年所做的台灣司法人權指標調查報告中,已明確指出我國監獄的矯治功能不彰,不僅監所人員惡行、收受賄絡,或利用特殊關係影響在監待遇等問題尚未解決,「監獄行刑制度有助於受刑人『再社會化』的程度」的評估值,更是該年度評估值最低的問項,也是我國再犯率無法降低的主因。 \n 此外,我國監所超收問題積弊已久,如同慢性疾病遲遲無法解決。而2015年2月間,高雄發生的大寮監獄人犯挾持人質事件,以及因我國監獄過度擁擠,未符合歐洲人權公約而被蘇格蘭高等法院改判不必引渡來台的林克穎事件,在在證明了我國監所問題早已病入膏肓,難以符合社會之需求與期待。然而,面對如此重大難解的監所改革問題,司改國是會議竟不予重視,著實令人失望。 \n 蔡總統於去年就職總統時就表示「司法改革」的重要,並希望能符合「人民司法」的理想,人民無不引領企盼,現在正式會議尚未召開即已炮聲隆隆,其主因乃在於其籌備事務者未能位於公正無私的立場,廓然大公,廣納各界人才及廣徵意見,偏執地堅持特定人選、立場,以致未能昭公信。 \n 本人為律師界的一員,十分期盼國家能夠進行健全的司法改革,促進人權保障。無奈司改國是會議甫踏出第一步即已走偏,若不及時亡羊補牢,恐怕司改國是會議將只會淪於形式而缺乏成效,致令人民失望。 \n 本人在此要呼籲總統府與司改國是會議能「回頭是岸」,正視司改委員的遴選程序,進行遴選司改委員的補救,以確立司改國是會議的代表性與正當性,並達成蔡總統所揭示之「人民司法」的崇高理想! \n (作者為中華人權協會名譽理事長)

  • 李永然》司改國是會議踏偏第一步

    李永然》司改國是會議踏偏第一步

    近日報載「律師全聯會促公布司改委員遴選標準」的報導,律師全聯會所推薦的司改國是會議委員人選全軍覆沒,因此質疑推薦方式程序和正當性,請求籌委會公布遴選標準。也有報導以〈司改委員名單出爐 挨轟黑箱〉為題,強力質疑總統府公布的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委員名單。 \n 事實上,不僅律師全聯會的推薦人選未受青睞,數十年來在台灣這塊土地上長期關心與促進人權保障的「中華人權協會」,所推薦的許文彬、蘇友辰、鄧衍森、林天財等知名律師、法學教授,也無一被納入。不禁令人質疑,連具代表性的人權組織所推薦的人選都無法成為司改委員,反倒是政府獨厚特定團體與少數人士。如此,社會還能期待司改國是會議在人權議題上能夠符合「人民司法」的理想嗎?無怪乎連檢察總長顏大和也不平而鳴了! \n 除了司改委員的遴選外,司改國是會議的分組會議,在議題設定上也未廣納各類議題。以中華人權協會長期關注的「監所改革」為例,並沒有在分組會議的議題中被重視。依中華人權協會2015年所做的台灣司法人權指標調查報告中,已明確指出我國監獄的矯治功能不彰,不僅監所人員惡行、收受賄絡,或利用特殊關係影響在監待遇等問題尚未解決,「監獄行刑制度有助於受刑人『再社會化』的程度」的評估值,更是該年度評估值最低的問項,也是我國再犯率無法降低的主因。 \n 此外,我國監所超收問題積弊已久,如同慢性疾病遲遲無法解決。而2015年2月間,高雄發生的大寮監獄人犯挾持人質事件,以及因我國監獄過度擁擠,未符合歐洲人權公約而被蘇格蘭高等法院改判不必引渡來台的林克穎事件,在在證明了我國監所問題早已病入膏肓,難以符合社會之需求與期待。然而,面對如此重大難解的監所改革問題,司改國是會議竟不予重視,著實令人失望。 \n 蔡總統於去年就職總統時就表示「司法改革」的重要,並希望能符合「人民司法」的理想,人民無不引領企盼,現在正式會議尚未召開即已炮聲隆隆,其主因乃在於其籌備事務者未能位於公正無私的立場,廓然大公,廣納各界人才及廣徵意見,偏執地堅持特定人選、立場,以致未能昭公信。 \n 本人為律師界的一員,十分期盼國家能夠進行健全的司法改革,促進人權保障。無奈司改國是會議甫踏出第一步即已走偏,若不及時亡羊補牢,恐怕司改國是會議將只會淪於形式而缺乏成效,致令人民失望。 \n 本人在此要呼籲總統府與司改國是會議能「回頭是岸」,正視司改委員的遴選程序,進行遴選司改委員的補救,以確立司改國是會議的代表性與正當性,並達成蔡總統所揭示之「人民司法」的崇高理想! \n(作者為中華人權協會名譽理事長)

  • 福貞-KY董事長李榮福 昨晚接下中菁會長

    福貞-KY董事長李榮福 昨晚接下中菁會長

    全台最老字號上市櫃老闆聯誼會的中菁會,昨(12日)晚舉行會長交接典禮,新任會長由福貞-KY董事長李榮福擔任;副會長由希華晶體總經理曾榮孟出任,跑出今年上市櫃老闆聯誼會長交接的第一棒;緊接著,台南的億載會預定3月10日,及台中的磐石會3月18日,均舉辦會長交接賽典禮。 \n \n 中菁會第22屆會長-德昌營造董事長黃政勇,昨晚在達新工業董事長吳子聰的監交下,將印信交給23屆會長李榮福,並宣布會務團隊陣容,包括副會長-希華晶體總經理曾榮孟、高球隊長-友威科技董事長李原吉,及登山隊長由曾任中菁會長的中連貨運董事長蘇南州出任。 \n \n 李榮福上任致詞時,分享三件事,包括和諧、公司管理,及健康管理。其中,包括家庭、公司及聯誼會,都要力求和諧,讓大家以人為本,處於和諧環境。李榮福還強調,企業從公司管理、到公司治理,最後還要盡到企業社會責任。 \n \n 中菁會上市櫃會員廠商,包括巨大董事長杜绣珍、建大工業董事長楊銀明、立隆電子董事長吳德銓、宏全國際董事長戴宏全、廣隆光電董事長李耀銘,及帝寶工業總裁許叙銘等65位,在政商界頗具影響力。 \n \n 與會的各友會,包括磐石會長-台灣百和董事長鄭森煤、億載會長志光教育集團總裁林進榮、港都會長-義联集團經營管理委員會執行長林宗慶,及薪傳會長-桂盟國際董事長吳盈進等人。 \n \n 而與會來賓,包括台灣證券交易所總經理李啟賢、證券櫃檯買賣中心副總經理林瑛珪、永然聯合法律事務所長李永然,及國富浩華聯合會計師事務所會計師林明壽等人。 \n \n 億載會目前會員數為66位,預下3月10日舉辦新、舊任會長交接;新任會長由台南紡織董事長侯博明擔任;副會長由和興國際董事長陳明輝出任。 \n \n 磐石會目前會員數103位,預定3月18日舉辦新、舊任會長交接。新任會長由偉詮電子董事長林錫銘,副會長由錩泰董事長張經金出任。林錫銘是繼磐石會第4屆會長黃國欣之後,第二位竹科廠商負責人出任磐石會長。

  • 大陸台商 解決民事債務法律寶典

    大陸台商 解決民事債務法律寶典

     台灣自開放台灣人民赴大陸探親以來,兩岸貿易活動也從此日益頻繁。尤其,台灣自1980年代起,台灣之勞動成本及土地成本高升,許多勞力密集產業轉向對外投資,而大陸挾其低廉的土地、勞動成本、龐大內需市場等,吸引眾多台商紛紛西進大陸投資,而兩岸經貿歷經約30年的交流過程,也衍生不少投資糾紛或爭端,因此如何運用大陸的民事糾紛解決機制進行處理就極為重要。 \n 然值得注意的是,大陸雖與台灣同文同種,甚至同種語言,但大陸的法制與台灣有諸多不同之處,台商仍應抱著「入境習法」及「入境知法」的精神,才能夠在大陸無往不利。因此台北市進出口商業同業公會特別邀請永然聯合法律事務所所長李永然律師撰寫《大陸台商解決民事債務糾紛法律寶典》,就是希望有系統地闡述民事糾紛的種類、成因及解決的各種法律途徑,讓往來兩岸的台商能夠透過本書有多一份保障。 \n 很早登陸專精民法 \n 而李永然律師,對兩岸法制及其比較有極深刻之研究及理解;俗話說「徒法不足以自行」,法律的實務經驗也是如此,李永然律師自1990年起就開始前往大陸,實屬很早登陸的台灣法律人,至今仍在協助台商處理法律事務,甚至還擔任仲裁委員會的仲裁員,並創立「永然兩岸法律事務中心」,因此《大陸台商解決民事債務糾紛法律寶典》一書是李永然律師實務經驗的心得。 \n 該書總共分為8章,「第一章大陸台商之民事債務糾紛的種類及成因」、「第二章運用大陸『人民調解』與行政協處解決糾紛的法律須知」、「第三章運用大陸人民法院調解解決民事債務糾紛的法律須知」、「第四章私權爭執、訴訟時效與法律適用」、「第五章私權爭執與財產保全」、「第六章運用在大陸人民法院之民事訴訟或非訟程序的法律須知」、「第七章運用在大陸仲裁機構解決民事債務糾紛的法律須知」及「第八章如何在中國大陸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由此8章的體系編排及邏輯,實屬民事糾紛解決機制從頭到尾的流程,自民事債務糾紛的種類及成因,到民事債務糾紛解決機制的選擇性及多樣性,以及大陸法院為求財產保全的行政措施,最後則是如何透過大陸公權力為強制執行等等,此種總體及宏觀並具破題性的章節,不僅能夠讓讀者全盤了解,更能夠讓讀者各取所需,以因應現在遇到的狀態。 \n 解決民事糾紛多元化 \n 當然此書不僅見林,也是見樹,尤其在民事債務糾紛解決機制的選擇性及多樣性此議題上,大陸是設有「訴訟外紛爭解決機制(ADR)」,亦即除傳統的民事訴訟程序外,「人民調解」及「仲裁程序」也是本書特別強調的部分,前者在本書「大陸台商如何運用『人民調解』解決糾紛?」中有所論及,而此「人民調解制度」是在2010年8月28日由全國人大常委會所頒布(即《人民調解法》),並自2011年1月1施行,就其性質實與台灣的「調解委員會」有其相似性;而後者「仲裁程序」所介紹,乃因仲裁值得台商選擇的理由,不外乎在於能夠擺脫「地方保護主義」,並且相較於民事訴訟程序來說,更能節省訴訟經濟,以達到迅速的效果,甚者大陸有部分仲裁機構,是聘有「台灣籍的仲裁員」可供選擇,例如: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中國海事仲裁委員會和北京、上海、重慶、廣州、廈門、深圳、青島、大連、武漢、長沙、西安、成都、蘇州及寧州仲裁委員會……等,因此,倘若台商憂心選任大陸籍的仲裁員會有胳膊往內彎的情形,選任台灣籍的仲裁員是能夠給予台商最大的保障。 \n 故此書不僅將大陸的民事糾紛解決機制予以揭露,更重要的是李永然律師在本書中亦是毫不藏私及保留的將多年的經驗及潛規則予以告知,讓讀者能夠有親歷其境之感,進而達到「入境習法」及「入境知法」。 \n 民事訴訟首重時效 \n 除此之外,李永然律師在本書「大陸台商須注意訴訟時效的法律規定」及「台商對中國大陸之『訴訟時效』規定的法律須知」中也提醒讀者在大陸進行民事訴訟時,要非常注意「訴訟時效」的問題,而「訴訟時效」是指「民事權利受到侵害的權利人在法定的時效期間內不行使權利,當時效期間屆滿時,人民法院對權利人的權利不再進行保護的制度」,而「訴訟時效」的期間分為兩種,其一是「普通時效」:規定在大陸《民法通則》第135條,為2年;其二是「特別時效」:乃指法律或單行法規規定而僅適用於特定民事法律關係的訴訟時效,較「普通時效」具有優先適用性,依個案適用較2年為長或較2年為短之時效。 \n 因此雖然「萬法歸宗」,但法中有法,法有原則亦有例外,例外中說不定尚有例外,並非一成不變,所以李永然律師在本書中才會苦口婆心要台商予以注意,亦即有理(即債權)不一定行遍天下,因為理之外尚有法(即法律)的框架在運作,不得輕忽。 \n 投資大陸最佳法律書 \n 最後,在本書的末尾除「參考書目」外,尚有相關的最新法規附錄,讓讀者能夠予以參考及比對,例如附錄四《海峽兩岸投資保障和促進協議》就是該書中「大陸台商如何運用『兩岸行政協處』解決在大陸的投資糾紛?」中所提及,其前後互應,讓台商能夠知悉除大陸本身的民事糾紛解決機制外,台灣與大陸尚有半官方所建立的糾紛解決機制,以保障台商在大陸的權益。因此本書對台商的實用性極高,是值得推薦給讀者閱讀的一本投資大陸的法律書。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