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李白的搜尋結果,共104

  • 哪位是李白?史上最難連連看 網一秒崩潰

    哪位是李白?史上最難連連看 網一秒崩潰

    出這題的老師還是人嗎?唐朝詩人李白、杜甫、白居易極負盛名,有許多經典之作,日前有網友在臉書分享一題連連看,把這三人的頭像一字排開,連出正確答案,讓不少網友傻眼,「這三位肯定是隔代失散多年的兄弟XD」、「確定不是三胞胎?」

  • 李白筆下冷美人 隱身南昌白鷺王國

    李白筆下冷美人 隱身南昌白鷺王國

     「白鷺下秋水,孤飛如墜霜」,在詩仙李白的詩句裡,白鷺是冷美人的樣子。而江西南昌就有一個白鷺王國,美得讓人心醉。

  • 從南極到北極 李白跑著去

    從南極到北極 李白跑著去

     大陸極限跑者白斌於北京時間5月8日,完成「從南極跑到北極」史無前例的創舉,歷時433天,跨越14國、累計里程超過2萬4000公里。過程中多次面臨生死關頭,遭遇食物中毒、差點截肢;甚至在土耳其碰上槍戰,並於墨西哥一度被綁架,所幸一切有驚無險。

  • 他絕美金髮妻婚後走樣 網友驚呼差很大

    他絕美金髮妻婚後走樣 網友驚呼差很大

    央視主持人撒貝寧外型帥氣又擁有高學歷,是公認主持界學霸,2016年和加拿大籍歌手李白(Lisa)結婚,不過婚後絕美金髮妻就鮮少曝光,但現有網友曝光她的近照,發福不少, \n撒貝寧從北京大學法學院碩士畢業,反應快、學識淵博,是公認主持界學霸,而嬌妻李白也不惶多讓,外型神似「國民小天后」泰勒絲,父親是企業家,從小家境優渥,大學時學炒股,相當有理財頭腦,曾是「五大洲」組合成員,不但會唱歌跳舞,還精通各種樂器,她還擔任過金氏世界紀錄認證官,這個工作據說在全世界只有6個人,因此兩人被譽為才子佳人組合。 \n婚後鮮少現身的李白,近照被網友曝光,外型比過去發福不少,讓網友驚呼完全變一個人,但還是有不少人認為她變胖還是漂亮,還猜測她可能是懷孕了。

  • 璀璨之星18歲選手撞臉蔡凡熙 參賽歌曲這首最夯

    璀璨之星18歲選手撞臉蔡凡熙 參賽歌曲這首最夯

    2018第7屆璀璨之星海選8日評選「演藝組」,吸引熱愛表演、擁有熱忱的參賽者一早到現場排隊報名,在今年參賽者中也出現許多明星臉,有長得像吳慷仁、坤達和蔡凡熙的綜合版,還有神似雙胞胎兄弟郭彥均、郭彥甫的參賽者報名。 \n \n今年比賽吸引各行各業選手來報名,如台積電工程師、超商店員、公務員,以及來自海外的選手,包括日本、新加坡、韓國、香港等地的參賽者,更有人連續2天來報到參加海選,企圖心強。 \n \n18歲的黃文廷,有著陽光男孩的外型,常被說像坤達或是蔡凡熙,他學習武術8年,曾獲全中運武術長拳冠軍,他更現場表演側翻等高難度動作,他過去也參演過畢業影片,在片中飾演男主角,他希望參賽完成演藝夢想,他說:「未來能武當武打明星。」 \n \n參賽選手不但五官標緻又有實力,20歲的余杰恩專長是爵士鼓,長得像吳慷仁;而20歲的林子堯神似雙胞胎兄弟郭彥均、郭彥甫。16歲的李姿儀以高亢的歌聲讓評審驚艷。 20歲的洪怡琪氣質清新,2年前開始參演學生製片,近期也將參與電視劇,在劇中飾演伊林藝人楊鎮的女兒,她表示「我的夢想是當演員,希望有機會加入伊林團隊。」 \n \n今年的參賽者唱歌、跳舞曲目也呼應時事,表演歌曲以〈逆光〉、〈李白〉為大熱門,而舞蹈選曲則是以K-POP防彈少年團BTS的舞曲最受歡迎。 \n \n「演藝組」參賽者才藝精銳盡出,有人表演溜溜球、模仿秀、主持、1人分飾2角戲劇、琵琶、電子琴、B-BOX、空手道、芭蕾舞,還有參賽者即興唱跳。18歲的楊凱文先是表演舞蹈,再以自彈自唱演出,他會爵士鼓、鋼琴、詞曲創作,高中的畢業歌曲還是他的自創曲。

  • 絕美金髮妻家世遭起底 「他」沒娶章子怡被讚爆!

    絕美金髮妻家世遭起底 「他」沒娶章子怡被讚爆!

    章子怡前男友、有「央視一哥」封號的名主持人撒貝寧,不僅儀表堂堂、口才奇佳,還是北京大學法學院碩士畢業,堪稱一等一的優質男神,是主持界的學霸,近來他帶著洋人妻子李白回武漢母校參加活動,夫妻倆難得同框,李白金髮碧眼且身材火辣,乍看有些神似小天后泰勒絲,兩人被讚站在一起根本賞心悅目,而不僅外表登對,李白也被起底,其家世、學識亮眼,跟老公撒貝寧是完美的組合。 \n撒貝寧當年分手章子怡後,跟金髮妻李白結婚,然平時私領域部分相當低調,近來李白的背景又被起底,被發現根本是內外兼備的完美女人,李白曾透露父親是企業家,自小家境優渥,也被很好地栽培,大學時從爸爸身上學會炒股,最終因脫售股票而買了棟別墅,而外型亮眼的她,曾是五洲辣妹樂團的成員之一,精通各種樂器尤其是小提琴,且能唱能跳,非常優秀。 \n此外,李白還有個特殊身分,那就是金氏世界紀錄認證官,據傳此工作全球僅有6人擔綱,除得具備專業能力之外,還要有優異的語言能力,李白擔當的工作除監督比賽之外,還得在新紀錄誕生後,頒發證書。據悉,李白在和撒貝寧交往時,相傳男方未得她父母的喜愛,然小倆口愛得堅定,最終於2016年修成正果,粉絲相當看好這對夫妻,甚至紛紛為撒貝寧感到慶幸,慶幸他娶了李白而不是舊愛章子怡。 \n

  • 陸文化節目夯 張大春孟非PK講李白

    陸文化節目夯 張大春孟非PK講李白

     浙江衛視製播《同一堂課》節目,邀請主持人孟非、作家張大春分別深入台灣屏東縣泰武小學與山東濟南制錦市小學,擔任為期三天的語文老師。兩人都選擇唐代詩仙李白,孟非採用旅途路線詳解李白一生,讓學生以表演方式理解詩歌;張大春則唱誦詩歌,師生同遊大明湖作七言詩。 \n 該節目的宗旨是傳承中華傳統文化的,孟非、張大春嘗試將更多想像注入孩子們的課堂。當孟非走進泰武小學時,學生們率先出招,直問:「為什麼你沒有頭髮?」孟非跟學生們開玩笑說:「以前做電視機想紅,後來就再長不出來了。」引得全班哄堂大笑,也拉近師生關係。 \n 使出鼓勵技能 吸引學生 \n 中新網27日報導,在課程進行中,孟非察覺學生不熟悉李白,就使用主動技能「入鄉隨俗」,他說,李白是最出名的詩人,相當於台灣歌壇的周杰倫;這引起學生們的興趣。在家庭作業環節,孟非使出必殺技「寓教於樂」,讓孩子用自己喜愛的方式詮釋李白的古詩。 \n 在孟非設計的表演類家庭作業展示會上,泰武小學的孩子們分成「西安」、「南京」、「重慶」三個分隊,分別用表演的方式介紹風土民情。「南京小分隊」成員採民族古謠的方式表達南京,歌聲優美動聽;而「西安小分隊」則用形體表演的方式詮釋西安歷史風物。至於「重慶小分隊」則用說唱方式表演《早發白帝城》,將重慶的人文風貌與詩歌相結合,贏得孟非的稱讚。 \n 張大春則來到山東省制錦市錦市街小學二年級六班,不同於孟非,張大春面對的學生年齡很小,教學阻礙更多。不過,小學生的注意力不集中的情況一點都難不倒他,他使用「吟唱詩歌」技能,將李白詩句吟唱地相當動人,吸引了學生的目光。為提高學生的課堂參與度,張大春發動「鼓勵」技能,給學生提供任務,完成即可獲得獎卡,促使學生更積極踴躍地參與課堂。 \n 文化節目難抗收視壓力 \n 大陸近年來積極發展文化類節目,包含《國家寶藏》《朗讀者》《中國詩詞大會》等,一再獲得好評。人民網在2018年1月分曾經報導,文化類綜藝節目的興起是2017年大陸電視節目大的亮點之一。據不完全統計,2017年大陸各電視台和影音網站推出的文化類綜藝節目數量超過50檔,其中包括央視的《中國詩詞大會》《朗讀者》等,以及湖南衛視的《兒行千里》、江蘇衛視的《閱讀·閱美》、北京衛視的《非凡匠心》等。這些節目為電視節目帶來了一股清新之風,同時也成為中華文化當代化、大眾化傳播的重要載體。 \n 然而,此類節目也面臨收視率的壓力,如何把中華文化更好地融入生活,並且找到恰當的電視化表達方式,已經成為業者正面臨的難題。

  • 歌劇、舞劇李白 重現詩仙形象

    歌劇、舞劇李白 重現詩仙形象

     詩仙李白,堪稱兩岸創意泉源,大陸作曲家郭文景曾創作歌劇《詩人李白》,在美國首演引發熱烈討論。去年中國歌劇舞劇院也首演民族舞劇《李白》,今年3月移師北京國家大劇院演出,不但追索了唐代風土與樂舞,也呈現中國文化美感。 \n 舞劇《李白》是2017年度國家藝術基金資助項目,以李白的家國情感作為主軸,重現李白的心路歷程,舞劇分序、一幕、二幕、三幕、尾聲五個單元,舞劇也展現了唐代樂舞,展現典型的中國文化底蘊。 \n 舞台設計充滿詩意 \n 導演韓寶全表示,他想呈現的是「有血有肉」的李白,「雖然有著瀟灑狂放卻又身不由己的詩仙形象,但更多的是一種永不言敗的精神。」舞台的美術設計則從盛唐時期的建築及裝飾中挑出「黑」與「金」兩種配色,結合李白的書法以及唐五代時期的山水畫,讓舞台充滿詩意。音樂上則選擇了簫與古琴兩種樂,古琴隱隱表達世俗對他的禁錮,簫聲則傳達李白內心想要擺脫禁錮的願望。 \n 大陸作曲家郭文景也曾經寫過知名的歌劇《詩人李白》,該歌劇先在美國首演,《詩人李白》以詩意作為整個歌劇的串聯,歌劇的主角除了知名聲樂家田浩江擔任的李白一角之外,還有「酒」、「詩」與「月」等角色,由多位聲樂家擔綱,這三者都是李白本身的投射,重意境掌握,淡化了對於主人翁的具體描述。 \n 遠離塵囂揣摩李白心境 \n 郭文景在接受訪問時表示,音樂創作深具挑戰性,到最後兩周還沒完成總譜,最後郭文景遠離塵囂,才終於與李白心靈「相通」,「月亮、山巒、狗熊、狼嚎,我在原始山林,就像是回到李白被流放的途中,浮華世界只是一瞬,揣摩那種心境,才能寫出李白的歌。」 \n 該歌劇在美國科羅拉多中央城歌劇院首演,男低音田浩江表示,他發現自己的經歷有很多與李這個角色有很多相近的地方,「我也有憧憬的時候,浪漫的時候,壓抑的時候,失意的時候,我也用這心情去思索李白的靈魂。」 \n 這齣歌劇後來也回大陸演出,成為北京國際音樂節十周年唯一一齣歌劇,也讓北京國際音樂節成為搭起大陸與西方古典樂壇交流的重要平台。 \n 禁止酒駕.飲酒過量有害健康

  • 詩意李白 激盪兩岸文化創意

     詩仙李白,堪稱兩岸創意泉源,中國大陸作曲家郭文景曾創作歌劇《詩人李白》,在美國首演引發熱力討論;去年中國歌劇舞劇院首演民族舞劇《李白》,今年3月移師北京國家大劇院演出,不但展現了對唐代風土與樂舞的追索,也呈現中國文化美感。 \n 舞劇《李白》是2017年度國家藝術基金資助項目,以李白的家國情感作為主軸,重現李白的心路歷程,也考究唐代樂舞,展現典型的中國文化底蘊。 \n 該劇從李白視角裡的山水畫面開展,最後以《靜夜思》的陪襯中走向天邊滿月,展現李白與大自然的情感,劇中少不了李白喝得爛醉踩著凌亂舞步吟詩的畫面,既熟悉又親切,深具說服力。 \n 導演韓寶全表示,他想呈現的是「有血有肉」的李白,「雖然有著瀟灑狂放卻又身不由己的詩仙形象,但更多的是一種永不言敗的精神。」舞台的美術設計則從盛唐時期的建築及裝飾中挑出「黑」與「金」2種配色,結合李白的書法以及唐五代時期的山水畫,讓舞台充滿詩意。音樂上則選擇了蕭與古琴2種樂器,古琴隱隱表達世俗對他的禁錮,蕭聲則傳達李白內心想要擺脫禁錮的願望。 \n 中國大陸作曲家郭文景也曾經寫過知名的歌劇《詩人李白》,該歌劇先在美國首演,《詩人李白》以詩意作為整個歌劇的串聯,歌劇的主角除了知名聲樂家田浩江擔任的李白一角之外,還有「酒」、「詩」與「月」由多位聲樂家分飾,這3者都是李白本身的投射,重視意境掌握,不直探對李白的生平描述。 \n 郭文景曾在接受訪問時表示,音樂創作相當具有挑戰性,到最後2周還沒完成總譜,最後郭文景遠離塵囂,才終於與李白心靈「相通」,「月亮、山巒、狗熊、狼嚎,我在原始山林,就像回到了李白流放的途中,浮華世界只是一瞬,只有那種心境,才寫得出李白的歌。」 \n 該歌劇在美國科羅拉多中央城歌劇院首演,男低音田浩江表示,他發現自己的經歷有很多與李白相近,「我也有憧憬,浪漫的時候,也有壓抑跟失意的時候,就是用這樣的心情去思索李白的靈魂。」 \n 這齣歌劇後來也回到中國大陸演出,成為北京國際音樂節10周年唯一歌劇,也讓北京國際音樂節成為搭起中國大陸與西方古典樂壇交流的重要平台。

  • 《新聞龍捲風》李白回鄉耗一個月半年薪 今年春運他只需花4小時!

    《新聞龍捲風》李白回鄉耗一個月半年薪 今年春運他只需花4小時!

    連接西安和成都的西成高鐵開通,是首條穿越秦嶺的高鐵,通行時間從11小時縮減到4小時,有人算過李白要回四川老家,1800公里路程得騎馬加步行一個月,光單程路費就要3萬元,占了他8個月工資,可見現代人實在太幸福。

  • 我們跟李白 不說兩家子話(下)

     聽老師那樣誠意十足又懇切的說著話,我的內心不禁有點震撼,這次的震撼,跟開頭的那種頭腦風暴不一樣,而是,很久沒有聽到有人這樣說話了。 \n 當然,這可能跟我見識淺薄有關,但確實已經在很多不同場合、不同課堂、不同社會運動街頭上,遇見過太多人只是顧著推銷、宣揚自己的理念,從來不管另一邊、另一派在說什麼,一個勁兒的試圖灌輸自己的「教義」、「信仰」,然後希望大家都只接受一種觀點,最後自稱多元包容……這種類似神棍騙子的意見者、意見領袖們、有許多已經藉由最新的時代下所產生的科技,搖身一變成為網紅,成為利用、操縱小眾媒體、成為一方的意見引領者。 \n 千萬不要放棄思考 \n 當然,在這個時代裡面,被鎖國式的島國教育,或者又稱台獨式教育底下成長,又對於歷史課程無感,乃至於對於中國台灣分離、疏遠而視之為理所當然的這些一個又一個的切香腸現象,又在媒體大亂鬥、集體沉淪的這種無望的環境之下,被稱為「天然獨」的與我同一個世代,似乎連思考都不用的一般的,直接照單全收的接受外來訊息,這些,是老師口中的要格外警醒、特別小心的,因為這會讓我們懶惰、放棄思考。 \n 第一堂課在這樣的情況下結束,其實我原本還沒確定要選這堂課,但是經過課堂上的精釆討論,以及老師適時、及時的引導、解析,我當即便確定了要繼續上這堂課的念頭。雖然原本只是想說在這堂課開學前兩周「試聽」看看,預備開始聽這位老師講兩岸關係的基本整理與介紹,怎能預料到他冷不防突然丟出這樣那樣的問題,但這樣火辣辣的刺激感覺,在我心中自然是百感交集,這樣才是真實的討論吧,而不是那種大家隨便講講的政論節目,隨便扣上一頂帽子,就能夠假裝深入的天花亂墜的討論一、兩個小時。 \n 這堂課有另一個有趣的地方,在於修這門課程的同學們,真的是來自於五湖四海,當然主要是華人,不過,這些「華人們」之間,有來自中國大陸的,有本地台灣學生,也有馬來西亞人、新加坡人、以及其他周邊國家的僑生。 \n 原先,我們都知道換位思考的概念,比如說是雙方要能夠體諒、理解,設身處地的進入對方的思考領域,用對方的角度來設想,這樣一來就能夠盡可能的同理,並且能夠有效化解兩邊原有的堅持,降低不合理的索求與強度。然而由於此次課程多了不同國家的學生,導致大家換位時多了更多種組合、不同的變化。 \n 民族大義愛國情操 \n 不過,最多時候的中國大陸學生與台灣學生的扮演者,在南海議題上都選擇了合作,這首先是因為最初始那組學生(真的是中方學生扮演中方,台灣學生扮演台方)他們率先援引在1974年時的西沙海戰,當時,中國大陸在毛澤東的指揮下,海軍艦隊借道台灣海峽開往越南,而當時的蔣中正總統沒有阻撓。後來,史家評價蔣中正總統這一「默許」,是站在民族大義的制高點上,為中華民族立下表率與標竿。 \n 兩軍交戰,在那個劍拔弩張的緊張情勢之下,原先任何一點風吹草動,都會造成雙方原本的敵對意識更加草木皆兵,然而,西沙群島的領土主權爭議,是放在雙方之間,有更多重要的民族大義必須捍衛,中國人從1840鴉片戰爭以來受盡世界列強侵略,簽訂無數不平等條約,在八年抗戰的慘淡情況下,用血肉築起我們新的長城,這種民族意識跟國族想像,遠遠大於內戰延續,因為我們同是中華兒女,有義務與責任來保護我們的土地與家園。 \n 當時,兩岸同學在那場兵棋推演之下,雙方義正嚴辭、正氣凜然的說出這樣的話,讓在場的其他學生全體肅然,老師在講評時更是幾次哽咽:「這樣的莊嚴大義、民族情操,我已經很久沒有看到過了。我不是說你們一定要裝成某種文天祥式的悲壯熱血,但是國際競爭講究實力與利益,各國之間結盟基於利益考量,沒有永遠的盟友,反倒是兩岸之間,與生俱來的血濃於水、一脈相承,在抵禦外侮時,這種不需過多語言就能有的默契跟信任,實在是我們應該好好運用的資本。國際舞台上,兩岸能攜手合作的地方實在太多,如果能夠記得,用智慧跟情感牢牢合作,那麼你們的未來,就會能夠有機會開創比我們上一代更大的版圖。」 \n 老師最後講評的時候落淚了,他說,很多年沒有看到新一代的學生還能夠講出這樣的話,多數學生是必修學分所以來聽課,意見不同也悶不吭聲,不為自己的主張跟立場而據理力爭。但他多年來始終期待,有更多來自兩岸、世界各地的華人子弟與下一代能夠從這堂課上展現出什麼、帶走些什麼。 \n 老師拿下眼鏡,用袖子擦了擦臉,有位同學適時遞上了紙巾。那天是老師有感而發,感觸最深的一次。他說起他的家族史,從山東來台灣,他在台灣出生,卻始終記得父親母親從小告訴他的家族故事,那段顛沛流離的流亡遷徙雖然不屬於他,但是卻牢記父母說過的,在台灣落地生根,也希望有天能夠落葉歸根。 \n 落地生根落葉歸根 \n 我在這位老師身上,看到了一個心懷大中華文化的輪廓的「中國人」,雖然他常在我們前面自嘲的說,他已是他同一個世代裡面,少數的那些還懷抱著「三民主義、統一中國」、「民吾同胞、物吾與也」的情懷。而那樣的史觀,那樣的情緒,對我們這個世代而言,已經逐漸只存在於電影跟史書裡了。但我始終不願意它成為過去式,希望還能是繼續進行曲。 \n 老師是這麼說的:「入台灣而台灣化,或者是在台生長而對台灣抱有情感,都是能夠理解的,但是台灣是我們的家園,就算我們不回去大陸,『中國』,仍然是我們共同的祖國,我希望你們能夠心平氣和的去從大歷史的角度思考,然後作出屬於你們自己的決定。」 \n 還記得,日前仙逝的余光中先生,還記得他那首磅礡壯闊、氣勢萬千的《尋李白》:「……酒入豪腸,七分釀成了月光/餘下的三分嘯成劍氣/繡口一吐就半個盛唐/從開元到天寶,從洛陽到咸陽/冠蓋滿途車騎的囂鬧/不及千年後你的一首/水晶絕句輕叩我額頭/噹地一彈挑起的回音……」大國氣象,文化尋旅,在在都是我們血脈裡的蕩氣迴腸。 \n 「要是能重來,我要學李白。」(《李白》.李榮浩),因為我們跟李白,是同一國的,不說兩家子話。 \n (全文完)

  • 台灣人看大陸》我們跟李白 不說兩家子話(下)

    聽老師那樣誠意十足又懇切的說著話,我的內心不禁有點震撼,這次的震撼,跟開頭的那種頭腦風暴不一樣,而是,很久沒有聽到有人這樣說話了。 \n當然,這可能跟我見識淺薄有關,但確實已經在很多不同場合、不同課堂、不同社會運動街頭上,遇見過太多人只是顧著推銷、宣揚自己的理念,從來不管另一邊、另一派在說什麼,一個勁兒的試圖灌輸自己的「教義」、「信仰」,然後希望大家都只接受一種觀點,最後自稱多元包容……這種類似神棍騙子的意見者、意見領袖們、有許多已經藉由最新的時代下所產生的科技,搖身一變成為網紅,成為利用、操縱小眾媒體、成為一方的意見引領者。 \n \n千萬不要放棄思考 \n當然,在這個時代裡面,被鎖國式的島國教育,或者又稱台獨式教育底下成長,又對於歷史課程無感,乃至於對於中國台灣分離、疏遠而視之為理所當然的這些一個又一個的切香腸現象,又在媒體大亂鬥、集體沉淪的這種無望的環境之下,被稱為「天然獨」的與我同一個世代,似乎連思考都不用的一般的,直接照單全收的接受外來訊息,這些,是老師口中的要格外警醒、特別小心的,因為這會讓我們懶惰、放棄思考。 \n第一堂課在這樣的情況下結束,其實我原本還沒確定要選這堂課,但是經過課堂上的精釆討論,以及老師適時、及時的引導、解析,我當即便確定了要繼續上這堂課的念頭。雖然原本只是想說在這堂課開學前兩周「試聽」看看,預備開始聽這位老師講兩岸關係的基本整理與介紹,怎能預料到他冷不防突然丟出這樣那樣的問題,但這樣火辣辣的刺激感覺,在我心中自然是百感交集,這樣才是真實的討論吧,而不是那種大家隨便講講的政論節目,隨便扣上一頂帽子,就能夠假裝深入的天花亂墜的討論一、兩個小時。 \n這堂課有另一個有趣的地方,在於修這門課程的同學們,真的是來自於五湖四海,當然主要是華人,不過,這些「華人們」之間,有來自中國大陸的,有本地台灣學生,也有馬來西亞人、新加坡人、以及其他周邊國家的僑生。 \n原先,我們都知道換位思考的概念,比如說是雙方要能夠體諒、理解,設身處地的進入對方的思考領域,用對方的角度來設想,這樣一來就能夠盡可能的同理,並且能夠有效化解兩邊原有的堅持,降低不合理的索求與強度。然而由於此次課程多了不同國家的學生,導致大家換位時多了更多種組合、不同的變化。 \n \n民族大義愛國情操 \n不過,最多時候的中國大陸學生與台灣學生的扮演者,在南海議題上都選擇了合作,這首先是因為最初始那組學生(真的是中方學生扮演中方,台灣學生扮演台方)他們率先援引在1974年時的西沙海戰,當時,中國大陸在毛澤東的指揮下,海軍艦隊借道台灣海峽開往越南,而當時的蔣中正總統沒有阻撓。後來,史家評價蔣中正總統這一「默許」,是站在民族大義的制高點上,為中華民族立下表率與標竿。 \n兩軍交戰,在那個劍拔弩張的緊張情勢之下,原先任何一點風吹草動,都會造成雙方原本的敵對意識更加草木皆兵,然而,西沙群島的領土主權爭議,是放在雙方之間,有更多重要的民族大義必須捍衛,中國人從1840鴉片戰爭以來受盡世界列強侵略,簽訂無數不平等條約,在八年抗戰的慘淡情況下,用血肉築起我們新的長城,這種民族意識跟國族想像,遠遠大於內戰延續,因為我們同是中華兒女,有義務與責任來保護我們的土地與家園。 \n當時,兩岸同學在那場兵棋推演之下,雙方義正嚴辭、正氣凜然的說出這樣的話,讓在場的其他學生全體肅然,老師在講評時更是幾次哽咽:「這樣的莊嚴大義、民族情操,我已經很久沒有看到過了。我不是說你們一定要裝成某種文天祥式的悲壯熱血,但是國際競爭講究實力與利益,各國之間結盟基於利益考量,沒有永遠的盟友,反倒是兩岸之間,與生俱來的血濃於水、一脈相承,在抵禦外侮時,這種不需過多語言就能有的默契跟信任,實在是我們應該好好運用的資本。國際舞台上,兩岸能攜手合作的地方實在太多,如果能夠記得,用智慧跟情感牢牢合作,那麼你們的未來,就會能夠有機會開創比我們上一代更大的版圖。」 \n老師最後講評的時候落淚了,他說,很多年沒有看到新一代的學生還能夠講出這樣的話,多數學生是必修學分所以來聽課,意見不同也悶不吭聲,不為自己的主張跟立場而據理力爭。但他多年來始終期待,有更多來自兩岸、世界各地的華人子弟與下一代能夠從這堂課上展現出什麼、帶走些什麼。 \n老師拿下眼鏡,用袖子擦了擦臉,有位同學適時遞上了紙巾。那天是老師有感而發,感觸最深的一次。他說起他的家族史,從山東來台灣,他在台灣出生,卻始終記得父親母親從小告訴他的家族故事,那段顛沛流離的流亡遷徙雖然不屬於他,但是卻牢記父母說過的,在台灣落地生根,也希望有天能夠落葉歸根。 \n \n落地生根落葉歸根 \n我在這位老師身上,看到了一個心懷大中華文化的輪廓的「中國人」,雖然他常在我們前面自嘲的說,他已是他同一個世代裡面,少數的那些還懷抱著「三民主義、統一中國」、「民吾同胞、物吾與也」的情懷。而那樣的史觀,那樣的情緒,對我們這個世代而言,已經逐漸只存在於電影跟史書裡了。但我始終不願意它成為過去式,希望還能是繼續進行曲。 \n老師是這麼說的:「入台灣而台灣化,或者是在台生長而對台灣抱有情感,都是能夠理解的,但是台灣是我們的家園,就算我們不回去大陸,『中國』,仍然是我們共同的祖國,我希望你們能夠心平氣和的去從大歷史的角度思考,然後作出屬於你們自己的決定。」 \n還記得,日前仙逝的余光中先生,還記得他那首磅礡壯闊、氣勢萬千的《尋李白》:「……酒入豪腸,七分釀成了月光/餘下的三分嘯成劍氣/繡口一吐就半個盛唐/從開元到天寶,從洛陽到咸陽/冠蓋滿途車騎的囂鬧/不及千年後你的一首/水晶絕句輕叩我額頭/噹地一彈挑起的回音……」大國氣象,文化尋旅,在在都是我們血脈裡的蕩氣迴腸。 \n「要是能重來,我要學李白。」(《李白》.李榮浩),因為我們跟李白,是同一國的,不說兩家子話。 \n(全文完)(簡史諾/台北市) \n

  • 我們跟李白 不說兩家子話(上)

    我們跟李白 不說兩家子話(上)

     「朝辭白帝彩雲間,千里江陵一日還。兩岸猿聲啼不盡,輕舟已過萬重山。」(《唐.李白》) \n 「你們覺得,李白是我國詩人,還是中國詩人?」 \n 開學第一堂課,才剛講完課程大綱,老師讓每個同學自我介紹,還規定我們,不能只講自己系級跟姓名,必須要講出自己的家庭背景,對兩岸關係的看法,還有「你是哪裡人」、為什麼想要修這堂課,還有自己祖上來自哪裡……老師強調,他絕對不會因為政治傾向、意識型態、投票行為等來決定分數如何打,但他要讓我們去思考,或者說,逼使我們去想一個問題,「我從哪裡來?」、「我又要往哪裡去?」像是諸如此類的問題。 \n 第一堂課頭腦風暴 \n 這樣子從學期初開始的頭腦風暴,讓我們一開始就接受到本來預期中沒料想到的震撼教育。老師的說明是,與其花一個學期講理論,不如讓我們一開始就打開頭腦,放掉以前既有的認知,讓我們在來不及組織語言、來不及想東想西、來不及思考、來不及搬弄空洞的學術名詞、堆砌無意義的理論架構,直接了當的來顆正中直球決勝負,看看這球到底是能夠丟進好球帶,還是觸身球狠狠k在身上,獲得一次保送機會。 \n 於是,當我們教室裡二十幾個人結結巴巴、語無倫次的說完了自己是誰,自己為什麼想來修這堂課、祖上來自哪裡之類的平常不會特別想得那麼完整、那麼清楚的答案之後,老師又追加了開頭那個問題。「你們覺得,李白是我國詩人,還是中國詩人?」 \n 大家面面相覷,這個問題,有沒有陷阱呢?雖然老師明明白白的說,無論跟他的意識型態是否相同,他要教導並考驗每個同學的,不在於我們是否妥妥健健的選邊站,而是希望我們能夠整理好自己的思路,清晰而明白的說出自己的思考理路,並要我們為我們自己的選擇好好的作一次答辯,而不只是人云亦云的說些拾人牙慧的答案出來。 \n 終於有一個同學果敢的自告奮勇回答道:「我覺得,李白是中國詩人。」老師笑了一下:「為什麼?」同學說:「呃……因為……從小背他的詩,他是盛唐時期的詩人。」老師追問:「嗯,很好,你提到唐朝。那麼,為什麼李白不是『唐朝詩人』,而是『中國詩人』呢?」 \n 我們繼承中華文明 \n 那位同學繼續語塞。這時,另一位同學舉手說:「老師,李白應該是中國詩人,同時,也是我國詩人。我猜想,您剛才問這個問題,是希望我們去思考中國與台灣的關係,但我更進一步的去區分,我認為在所謂的『中國大陸』和「台灣」之間,更有一個在這兩者概念之上的『中國』存在。」老師微笑:「很好,繼續說。」 \n 那名女同學像是稍稍獲得老師的認可,先吞了口水然後接著說:「雖然現在國際上普遍承認『一個中國』原則,但是那畢竟說的是現實的國際政治運作,以及我們不得不去承認的橫擺在兩岸之間的真實處境,現在這個世界上,關於『中國』的話語權、詮釋權,就是確確實實的落在中國大陸,或者我們明白講,就是中共,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手上,我們去爭這個『政治意義上的』、『國際政治現狀上的』中國詮釋權並沒有多大效果,也許可以嘗試,但那不是我現在想要說的。」 \n 老師一樣輕鬆自然的看著那位女同學說:「那麼,你究竟想要說的是什麼呢?」 \n 那女同學一臉不服輸的說:「雖然,現在中國的話語權不由我們所繼承,但是對我來說,從歷朝歷代以來,我們所繼承的古老中華文明的智慧、那些文化傳承、歷久不絕的珍貴歷史遺產,對我來說,都是我們所共有、共享的。1949年,兩岸就此分治分隔,是由於政治、軍事以及意識型態的對立與糾葛,事情過了快七十年了,以往的事,造成了多少隔閡,但這些不會改變我們是一家人的關係,也許,我們在制度上已經全然不一樣,也許我們在世界版圖裡有著截然不同的位置,這些事情是擺在眼前的鐵一般的事實,我已經受夠了身邊那麼多同輩的人一直把過去那段『由國民黨統治的威權時期歷史』放在悲情的情緒裡面思考,卻不願意承先啟後,回顧更長遠的歷史長河,不願意去面對我們其實『本是一家人』,卻硬是要『說兩家話』這樣的尷尬,只用一種自己建構出來的排外心態,卻一直在否認我們從生活中的點點滴滴、無一不是在這樣同一個文化語境裡面所孕育茁壯出來的……」 \n 中國認同在我身上 \n 老師點點頭:「說的很好,還有其他同學有什麼看法願意發表的嗎?」此時,另一位同學舉手說:「老師、大家好,我覺得李白是中國詩人,也是我國詩人,是『我國』、『唐朝』詩人。但對我來說,中國的認同存在於我身上、我家族身上,但是卻已經不存在於現實生活當中。這種感覺常讓我覺得很無力,因為眼前所見,在台灣所發生的一切政黨鬥爭的源頭,如果不是為了利益,那就是為了爭取對於兩岸統獨議題的各種位置,或者是說灌輸、教育民眾,讓民眾簡單畫分『台灣』跟『中國』,而我覺得這樣子是不負責任的,因為兩岸問題絕不是可以一刀切割從此二分的。」 \n 最後老師說:「這個問題,每個人有自己的答案,同學們要選擇什麼都可以,但是必須有理有據,不要只是從習慣出發,記著,請同學們千千萬萬要好好記得,既然同學們選擇了這門課,未來你們會有各自的道路,不是每個人都要走政治,也不會每個人都對政治感興趣,但是你們仍然會在各自不同的崗位上,成為這個社會的中堅分子,中流砥柱,十多年後、二十多年後,也許你們會面臨到一次決定兩岸命運的關鍵選擇,到時候,無論是兩岸政治協議,或者是公投決定台灣未來,你們千萬要獨立思考,不要跟隨著任何政黨、理論、專家學者意見。因為只有自己深思熟慮後的結果,才是可以信賴的,其他人所說的,也就是參考用就好。」(待續)

  • 台灣人看大陸》我們跟李白 不說兩家子話(上)

    「朝辭白帝彩雲間,千里江陵一日還。兩岸猿聲啼不盡,輕舟已過萬重山。」(《唐.李白》) \n「你們覺得,李白是我國詩人,還是中國詩人?」 \n開學第一堂課,才剛講完課程大綱,老師讓每個同學自我介紹,還規定我們,不能只講自己系級跟姓名,必須要講出自己的家庭背景,對兩岸關係的看法,還有「你是哪裡人」、為什麼想要修這堂課,還有自己祖上來自哪裡……老師強調,他絕對不會因為政治傾向、意識型態、投票行為等來決定分數如何打,但他要讓我們去思考,或者說,逼使我們去想一個問題,「我從哪裡來?」、「我又要往哪裡去?」像是諸如此類的問題。 \n \n第一堂課頭腦風暴 \n這樣子從學期初開始的頭腦風暴,讓我們一開始就接受到本來預期中沒料想到的震撼教育。老師的說明是,與其花一個學期講理論,不如讓我們一開始就打開頭腦,放掉以前既有的認知,讓我們在來不及組織語言、來不及想東想西、來不及思考、來不及搬弄空洞的學術名詞、堆砌無意義的理論架構,直接了當的來顆正中直球決勝負,看看這球到底是能夠丟進好球帶,還是觸身球狠狠k在身上,獲得一次保送機會。 \n於是,當我們教室裡二十幾個人結結巴巴、語無倫次的說完了自己是誰,自己為什麼想來修這堂課、祖上來自哪裡之類的平常不會特別想得那麼完整、那麼清楚的答案之後,老師又追加了開頭那個問題。「你們覺得,李白是我國詩人,還是中國詩人?」 \n大家面面相覷,這個問題,有沒有陷阱呢?雖然老師明明白白的說,無論跟他的意識型態是否相同,他要教導並考驗每個同學的,不在於我們是否妥妥健健的選邊站,而是希望我們能夠整理好自己的思路,清晰而明白的說出自己的思考理路,並要我們為我們自己的選擇好好的作一次答辯,而不只是人云亦云的說些拾人牙慧的答案出來。 \n終於有一個同學果敢的自告奮勇回答道:「我覺得,李白是中國詩人。」老師笑了一下:「為什麼?」同學說:「呃……因為……從小背他的詩,他是盛唐時期的詩人。」老師追問:「嗯,很好,你提到唐朝。那麼,為什麼李白不是『唐朝詩人』,而是『中國詩人』呢?」 \n \n我們繼承中華文明 \n那位同學繼續語塞。這時,另一位同學舉手說:「老師,李白應該是中國詩人,同時,也是我國詩人。我猜想,您剛才問這個問題,是希望我們去思考中國與台灣的關係,但我更進一步的去區分,我認為在所謂的『中國大陸』和「台灣」之間,更有一個在這兩者概念之上的『中國』存在。」老師微笑:「很好,繼續說。」 \n那名女同學像是稍稍獲得老師的認可,先吞了口水然後接著說:「雖然現在國際上普遍承認『一個中國』原則,但是那畢竟說的是現實的國際政治運作,以及我們不得不去承認的橫擺在兩岸之間的真實處境,現在這個世界上,關於『中國』的話語權、詮釋權,就是確確實實的落在中國大陸,或者我們明白講,就是中共,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手上,我們去爭這個『政治意義上的』、『國際政治現狀上的』中國詮釋權並沒有多大效果,也許可以嘗試,但那不是我現在想要說的。」 \n老師一樣輕鬆自然的看著那位女同學說:「那麼,你究竟想要說的是什麼呢?」 \n那女同學一臉不服輸的說:「雖然,現在中國的話語權不由我們所繼承,但是對我來說,從歷朝歷代以來,我們所繼承的古老中華文明的智慧、那些文化傳承、歷久不絕的珍貴歷史遺產,對我來說,都是我們所共有、共享的。1949年,兩岸就此分治分隔,是由於政治、軍事以及意識型態的對立與糾葛,事情過了快七十年了,以往的事,造成了多少隔閡,但這些不會改變我們是一家人的關係,也許,我們在制度上已經全然不一樣,也許我們在世界版圖裡有著截然不同的位置,這些事情是擺在眼前的鐵一般的事實,我已經受夠了身邊那麼多同輩的人一直把過去那段『由國民黨統治的威權時期歷史』放在悲情的情緒裡面思考,卻不願意承先啟後,回顧更長遠的歷史長河,不願意去面對我們其實『本是一家人』,卻硬是要『說兩家話』這樣的尷尬,只用一種自己建構出來的排外心態,卻一直在否認我們從生活中的點點滴滴、無一不是在這樣同一個文化語境裡面所孕育茁壯出來的……」 \n \n中國認同在我身上 \n老師點點頭:「說的很好,還有其他同學有什麼看法願意發表的嗎?」此時,另一位同學舉手說:「老師、大家好,我覺得李白是中國詩人,也是我國詩人,是『我國』、『唐朝』詩人。但對我來說,中國的認同存在於我身上、我家族身上,但是卻已經不存在於現實生活當中。這種感覺常讓我覺得很無力,因為眼前所見,在台灣所發生的一切政黨鬥爭的源頭,如果不是為了利益,那就是為了爭取對於兩岸統獨議題的各種位置,或者是說灌輸、教育民眾,讓民眾簡單畫分『台灣』跟『中國』,而我覺得這樣子是不負責任的,因為兩岸問題絕不是可以一刀切割從此二分的。」 \n最後老師說:「這個問題,每個人有自己的答案,同學們要選擇什麼都可以,但是必須有理有據,不要只是從習慣出發,記著,請同學們千千萬萬要好好記得,既然同學們選擇了這門課,未來你們會有各自的道路,不是每個人都要走政治,也不會每個人都對政治感興趣,但是你們仍然會在各自不同的崗位上,成為這個社會的中堅分子,中流砥柱,十多年後、二十多年後,也許你們會面臨到一次決定兩岸命運的關鍵選擇,到時候,無論是兩岸政治協議,或者是公投決定台灣未來,你們千萬要獨立思考,不要跟隨著任何政黨、理論、專家學者意見。因為只有自己深思熟慮後的結果,才是可以信賴的,其他人所說的,也就是參考用就好。」(待續)(簡史諾/台北市) \n

  • 李白逾首詩作 富含西域元素

    李白逾首詩作 富含西域元素

     中原文化與西域的交流,除了是經濟上的,更是文化上的。如北魏晚期的石刻文物,多傳達出西域文明濡染華夏的歷史蹤跡,而大唐詩仙李白的詩作,亦有學者研究指出富含西域元素。 \n 由於絲路的暢通,建都洛陽的北魏與西域各地有著與日俱增的人事往來和文化交流。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學者張成渝指出,從龍門石窟的石刻遺跡中,便可看出諸多西域視覺美學元素,如龍門石窟北魏時期的造像龕中,幾乎無一例外地均有構圖精美的連珠紋圖樣;據考古遺跡顯示,遠在西元前6世紀的西亞地區,連珠紋圖案即流行於阿契美尼德王朝的波斯。 \n 張成渝指出,興建於西元前522年的波斯波利斯宮殿遺址,其各式建築部位都充斥著浮雕連珠紋圖案。又如古陽洞比丘慧成造像龕的卷草紋樣,亦曾在義大利龐貝遺址及同期的維洛納故城遺址中發現。 \n 新疆藝術學院青年學者謝雯雯也由李白詩作指出,西域歌舞、胡姬、胡雁、胡馬、胡床等,都曾在李白作品當中出現,據統計,李白詩作中含有此類西域元素的超過40首,且李白也精通西域梵語。 \n 此外,謝雯雯指出,西域樂舞對李白作品亦有節奏性的影響,在其《蜀道難》當中,可見既有主調亦不乏變奏,就是西域大曲在布局結構和韻律上的樂舞形式。此外,謝雯雯指出李白的山水詩中如《望廬山瀑布二首》,則與西域樂舞當中旋轉飛躍的特點高度相似,且有著澎湃激情、鏗鏘磅礡的特點。

  • 章子怡舊愛度蜜月 金髮妻逆天長腿太吸睛

    章子怡舊愛度蜜月 金髮妻逆天長腿太吸睛

    章子怡前男友、央視主持人撒貝寧去年3月和加拿大籍金髮女友李白閃婚,昨(5日)李白在微博分享和老公到各國旅遊度蜜月照,甜說:「千里之行始於足下,從西方到遙遠的東方,一步一步的,一年又一年,我們寫自己的『東』遊記」,而照片中李白秀出修長白皙美腿,讓粉絲驚豔。 \n撒貝寧去年閃婚成人夫,日前他上節目,透露第一次見外國岳母時,被對方打槍,岳母問李白說:「中國有十幾億人,沒有其他的男人了嗎?」但他沒氣餒,最後以真誠的態度感動了岳母,撒貝寧更分享,他有次在老婆與岳父前喝酒入境隨俗喊了「Cheers」,卻被李白用中文吐槽「倒滿唄」,笑翻觀眾。

  • 微評-李白要買幾張票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倫送我情」。唐朝詩人李白一首〈贈汪倫〉,讓安徽的桃花潭自此成為名勝古蹟,觀光美景。然而近日媒體披露,許多遊客慕名而來,卻要花錢買兩張門票,才能分別進入桃花潭景區跟汪倫墓。 \n 許多人憑藉著千百年前李白的一首詩來到安徽涇縣,想參觀詩中人物及景色,二者彼此交融,缺一不可,然而在現代行政管制、治理的人為規則之下,卻被重覆收取門票費用,把遊客當肥羊宰。 \n 大陸觀光景點眾多,旅遊商機無限,然而由於景區管理者短視近利、只求速效的狹隘思維,門票重複販售、景區人為割裂等問題始終存在,且積重難返。這不只掃了旅客的興,也讓商業利益與社會人文普及難以取得平衡。 \n 解決之道,應該朝相關其他產業發展方向著手,不與民爭利,而是創造更多互動模式,為觀光增添附加人文與藝術美感價值,才能在自然資產的豐富基礎上,為旅遊賦予厚實內涵。

  • 旺報微評》李白要買幾張票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倫送我情」。唐朝詩人李白一首〈贈汪倫〉,讓安徽的桃花潭自此成為名勝古蹟,觀光美景。然而近日媒體披露,許多遊客慕名而來,卻要花錢買兩張門票,才能分別進入桃花潭景區跟汪倫墓。 \n許多人憑藉著千百年前李白的一首詩來到安徽涇縣,想參觀詩中人物及景色,二者彼此交融,缺一不可,然而在現代行政管制、治理的人為規則之下,卻被重覆收取門票費用,把遊客當肥羊宰。 \n大陸觀光景點眾多,旅遊商機無限,然而由於景區管理者短視近利、只求速效的狹隘思維,門票重複販售、景區人為割裂等問題始終存在,且積重難返。這不只掃了旅客的興,也讓商業利益與社會人文普及難以取得平衡。 \n解決之道,應該朝相關其他產業發展方向著手,不與民爭利,而是創造更多互動模式,為觀光增添附加人文與藝術美感價值,才能在自然資產的豐富基礎上,為旅遊賦予厚實內涵。 \n

  • 台灣人看大陸》煙花三月揚州行

    「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孤帆遠影碧空盡,唯見長江天際流。」李白《送孟浩然之廣陵》傳誦千古,是最膾炙人口的唐詩之一。 \n武昌的黃鶴樓我訪過,江南的揚州我遊過,長江上的船隻我乘過,但我最嚮往的,莫過於循著千餘年前孟浩然的足跡,在陰曆三月之時從武昌啟程,告別雄踞江邊的黃鶴樓,頭上頂著蒼穹碧空,坐著孤舟順流而下,前往如煙似霧、繁花盛開的揚州。 \n \n一圓文學心靈大夢 \n多年前的初春我在黃鶴樓,眼看夢想即將成真。孰料武昌無此遊船可乘,江上雖有船隻東去,不過盡是些貨船,不能載客。 \n或許我早該大膽闖闖試試,看哪個船家願意順道載我一程,圓圓我這個台灣人的文學心靈大夢。 \n遺憾。當時我在武昌,得知沒有遊船下揚州就打了退堂鼓,讓我懊悔不已,直到日前出現了契機。 \n這個學年度,我在復旦大學外文學院訪問客座,閱讀,寫作,編詞典,參加學術活動,給研究生上課,生活忙碌而充實。陽曆三月上旬,大陸的全國兩會呼籲建立文化自信,我的耳朵突然就豎了起來。 \n文化自信?這不正是我所關注的嗎?過去幾年我寫了許多相關的文章,以不同的實例與角度切入探討,談的都是同一個基本理念,亦即中華文化特色詞彙的英文翻譯,鑒往知來都是以音譯為主,而不卑不亢的音譯,就是文化自信的展現。許多人不僅對此毫無所悉,甚至嗤之以鼻,對自己的文化也缺乏自信,總覺得音譯沒學問,外國人不會懂,殊不知音譯是條正道,放眼世界皆是如此。 \n我想,何不趁此契機毛遂自薦,爭取到大陸的大學去做講座,跟廣大的師生分享我的理念?我越想越振奮,首先就動起了揚州的念頭。去年秋天我才到揚州大學講學了一個月,餘溫尚在,關係還有,於是我劍及履及,馬上跟那邊的老師聯繫,不久就傳來了肯定的消息。我希望盡快成行,以免煙花三月不再。 \n \n馳騁揚州江南早春 \n這是趟公私結合之旅,於公,要去做一場文化自信與詞彙翻譯的講座,於私,心中有個煙花三月揚州行的夙願。在「清明時節雨紛紛」之際,懷著「煙花三月下揚州」之情,面對相關專業的揚大師生,分享我研究多年的心得,感性與理性的無縫結合,多麼美好的畫面! \n清明節的隔天,車在揚州郊區馳騁,一畦畦黃燦燦的油菜花田,鋪滿了江南早春的綠野平疇。抬頭仰望,雨要落而未落,空氣溼沉,灰茫如煙,難不成這就是李白所謂的煙花三月? \n下午趕赴講座,聽眾出席意外地踴躍,百人報告廳幾乎座無虛席,給了我卯足全勁的動力。拉高分貝的結果,是麥克風讓我講到沒電,喉嚨開始沙啞乾咳,連我的截圖幻燈片都短暫罷工。講座結束,幾位老師對我的觀點深表贊同,慷慨陳述己見,儼然變身為個人的心得發表。台上台下交流熱烈,欲罷不能,直到管理人員過來關機關燈,我們才移師走廊,繼續未完的討論。 \n \n漫步老街獨立書店 \n傍晚,學校由港澳台辦的科員小孔老師出面,招待我到冶春茶社吃飯,讓我重溫半年前嘗過的揚州美味。他年紀輕輕才26歲,在學校加班加點勤奮工作,好不容易下了班,還得為買房安家、婚姻大事四處張羅,兩個大大的熊貓眼清晰可辨。我的出現給他添了麻煩,惟他依舊笑容可掬,貼心招呼,令人不捨。 \n吃完了飯,我趕緊讓小孔回去休息,我則漫步到皮市街的浮生記書店,去看看有理想有熱情的年輕老闆樹掌櫃。去年秋天結識了樹掌櫃,到訪了他開在揚州老街的獨立書店,而且還受邀在這個文化地標舉辦了分享會,跟揚州的朋友天南地北,閒話台灣。這回重訪,我才一推門,人未見而聲先至,親切的一聲「曾老師」就傳了過來。 \n書店擴充了門面,寬敞了許多,卻一樣充滿了令人迷戀的閒適之氣。半年不見的樹掌櫃,依舊是靦腆中藏著熱情。他請我喝他特調的飲料,跟我聊書店,聊揚州,聊台灣,聊未來。我們就在這寧靜的夜晚,就著沁心的飲料,在浮生記度過了一段自在的時光。臨走前,樹掌櫃還塞給我一疊他自己攝影、製作的明信片,還外加一個「我愛揚州」的圓形徽章,讓我把揚州的美和愛打包帶走。 \n \n太白先生作何感想 \n隔天一早,揚州下起了紛紛雨絲,果真是清明時節雨紛紛。然而煙花揚州何處尋?瘦西湖或許有,可門票太貴,捨不得,半年前也才去的。想到了揚州迎賓館後面的免費私房景點,然據聞適逢貴客入住,閉門謝客。這下該如何是好?樹掌櫃建議,不妨從護城河的冶春園走起,沿著小秦淮河南行,碰碰運氣。 \n我撐著傘,踩著水,溼著腳,傍著河,在古橋與老屋間穿梭找花,看到的多是綠葉,若有花影,也都是殘花將盡。失望之餘,驀然回想,這李白筆下揚州的煙花三月,莫非真的就是前一天所見的那些油菜花,和如煙似霧的雨前天空? \n太白先生,您說呢? \n(曾泰元/東吳大學英文系副教授、上海復旦大學外文學院訪問學者) \n

  • 已讀不回?網民:這種友情叫杜甫與李白

    「很重視的友情對方卻不看重,是一種怎樣的體驗?」有中國大陸網民妙喻,大概就是杜甫對李白的感覺吧。原來,杜甫曾經送給李白10多首詩,但李白卻只送給杜甫3、4首詩。 \n 唐代詩人李白近來成了「網紅負心漢」,因為中國大陸網民發現,相較唐代詩人杜甫送李白的詩,李白贈詩給杜甫的數量明顯少了許多。 \n 然而,李白真的不重視和杜甫的友情嗎?專家認為是兩人的年齡和精神有鴻溝。 \n 資料顯示,李白比杜甫大11歲,兩人相遇時,李白已經是名滿天下的大詩人,而杜甫33歲還默默無聞。 \n 中新網報導,大陸中央民族大學副教授蒙曼表示,詩人之間互相贈詩、寫詩其實是「一個大的傳統」。文人之間,很渴望表達一下對社會、對人生、對自然、包括對某個人的見解。但回覆與否又是另外一回事。 \n 她舉例,如果後輩給前輩寫詩,「就不完全是你寫一首我就要回一首」。唐代這樣的情況不少,像李白和孟浩然就是這樣的關係。而杜甫當年是非常崇拜李白的後輩,所以當然他寫給李白的多,李白回他的少。 \n 此外,李白和杜甫的性格也有差異。蒙曼表示,李白是個飄飄欲仙的人。他看到自己的多,看到人間的少,當然看到朋友也會少一點。而杜甫更關注人間現實,「兩人有某種精神上的鴻溝在」。 \n 陝西師範大學歷史文化學院教授于賡哲表示,古代平民之間互相通信很困難,所以寫的詩往往可能是自己欣賞,或給旁邊人看一看,不見得能到達對方的手中。 \n 此外,于賡哲說,李白與杜甫的詩作很多沒有流傳下來,在未流傳下來的詩中,還不清楚是否有兩人的往來詩作。1060307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