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李維史陀的搜尋結果,共04

  • 《讀書大展》適於食用,也適於思索

    《讀書大展》適於食用,也適於思索

     兩名女生在亞洲遊蕩著。一個在中國內陸,一個從韓國、沖繩、印尼、新加坡,一路走向中南半島。她們用一雙同樣受過人類學、新聞學訓練的眼睛,不停在看在找在問在聊。同樣累積了10年左右的歲月,同樣寫成了讓人激賞的兩本書:《我的涼山兄弟:毒品、愛滋與流動青年》、《憂鬱的邊界:一個菜鳥人類學家的行與思》。 \n 眼冷心熱的人類學民族誌 \n 劉紹華,五年級女生。當過記者的人類學者,寫過一本得獎好書《柬埔寨旅人》,因為「對所謂第三世界國際發展的疑問」,決心繼續未竟的人類學夢想,來到比父祖之鄉湖南還要遙遠的四川涼山州偏僻小山鄉,探究少數民族蘇諾人半個多世紀以來「漢化」,或所謂「追求現代性」過程中遭遇的問題。他們遭受到國家霸權、市場經濟的威逼懷柔,不自覺地被「逼下涼山」,捲入改革開放狂潮。青春闖蕩,最終卻僅能帶著海洛因、愛滋病返轉故鄉,陷入另一次「污名化」的輪迴之中。 \n 這一著作,不折不扣的嚴謹人類學民族誌,獲得學術圈諸多好評,又一部得獎好書。但或因其記者背景,或因細膩多感的性格特質,劉紹華寫作之時,不憚於「介入」,分寸拿捏得很好的那種介入。於是我們一方面看到一位「眼冷」的人類學者,謹慎掃視田野現場,將理論滲進她所看到的一切,摶成自己的論述;另一方面卻又見到一名「心熱」的台灣女子,以其悲憫關懷,視病如親地幾乎成為蘇諾人的一員。落地為兄弟,何必骨肉親。良有以也。 \n 自由豐饒的田野筆記書寫 \n 2005年,正當劉紹華走上涼山之際,另一名也被李維史陀《憂鬱的熱帶》所「害」的六年級女生,也「揹著人類學」走在她的旅途之上。阿潑,沒當成人類學者的記者。因為念念不忘「想從一個非常高遠的觀點去研究和評斷人類,那個觀點必須高遠到使他可以忽視一個個別社會、個別文明的特殊情境的程度,使他不得不遠離自己的社群一段又一段長久的時間。」(李維史陀語),因而總是在自助旅行,在不同的國家、地區,從一處又一處有形無形的「邊界」,審視關於身分、認同、名稱、界線、我群、他者等種種。她似乎時時企圖介入,實際卻維持一定距離,冷眼旁觀,熱心探索。 \n 阿潑的書,不能說是人類學論著,卻也不是一般的旅遊書寫,較恰當的稱呼,或是「田野筆記」吧。因為是筆記,沒有格式的羈絆,行文相對自由,切合年輕活潑的筆觸。相對於《我的涼山兄弟》,此書好讀許多,但也不能因此小覷。原因是她在看在想在寫之時,總不忘將學過看過的理論、資料,適切整合納入字裡行間,從而使得整體內容豐饒且厚實。而這,或許即此書副標稱作「一個菜鳥人類學家的行與思」而不顯得突兀的原因吧。 \n 彷如後照鏡令人返身觀照 \n 此二書皆深值細讀,不僅因其流暢的敘事、獨特的切入視角、敏銳的觀點,更重要的是,兩位作者雖僅是如實而努力地記錄、分析、審視她們在千里、萬里之外所親身閱歷的時代流轉、人間百態,落筆成文,卻彷如一面後照鏡,自然而然地令閱讀者返身觀照:「而我呢?我是誰?我島我群所遭遇的又都是怎樣的命運呢?」甚而直接聯想到追求現代性過程裡同樣受到傷害,台灣這塊土地上的諸多族群、語言、環境、生態,乃至糾纏不清,看似無解的身分認同焦慮。 \n 「隨處作主,立處皆真」,當是這兩本書最讓人訝異或說激賞之處。所以臻此,作者秀異,自是主因。但若放寬視野去尋找可能的大歷史解答,時間長河,川流不息,台灣解嚴至今竟也超過1/4個世紀,彼時或在小學、中學的五年級後段、六年級生,如今皆已長成。在相對無禁忌、少枷鎖的時代裡生活,他們的思想或早已更寬廣,關懷更深遠,主體性更明確。亦即,他們或早已能夠「更健康」地與「所謂第三世界」相處了?後之來者,所以秀異者何?歷史到底鑄就了什麼?思索類似作品、作者之時,或是值得觀察的一個方向。 \n 也是李維史陀的話,有些食物是「適於食用的」,有些食物是「適於思索」的。若說書籍即精神食糧,那麼這二本書,無疑適合食用,也適合思索,且是可以讓人浮想聯翩,再三咀嚼的那種。

  • 《史迪夫特的事物》 無人鋼琴獨腳戲

    《史迪夫特的事物》 無人鋼琴獨腳戲

     德國現代作曲家郭貝爾的聲音裝置代表作《史迪夫特的事物》昨天進駐台北啤酒工場,將展現一場八十分鐘卻沒有演員的劇場遊戲,鋼琴在無人演奏的狀況下自動彈起巴赫樂曲,現場還聽見法國人類學家李維史陀和南島原住民聲音。 \n 沒有演員,沒有具體的故事文本,觀眾面對的是個龐大的機械裝置,三個水池、五台鋼琴、幾根枯枝,它們透過電腦控制移動與發聲。原本平靜的水,在機械控制下出現雨滴點點的效果,下一秒鐘又猶如溫泉噴出。 \n 郭貝爾的這件作品靈感來自奧地利作家史迪夫特作品《冰的傳說》中一段描述大自然的情景。這段文字在台灣的演出中,將由五月天團員石頭中文讀白錄製播出。劇中播放李維史陀的一段談話,談到他對人類的不信任,以及人類不斷破壞自然。 \n 郭貝爾弟子、助理導演墨爾(Matthias Mohr)說,現代人速度太快,無法放慢腳步觀察周邊事物,當舞台沒有演員時,觀眾只能注意台上所有機關的轉動,體會「慢」的衝擊。他也表示,史迪夫特和李維史陀都有一種獨特的敘事方式,他們習以慢速去刻畫細節,在他們的語言中,觀眾可以聽到平時所忽略的細微點滴。 \n 《史迪夫特的事物》作品即日起至十五日在台北啤酒工場347成品倉庫演出。

  • 觀念平台-神話恆存的李維史陀

    在網路資訊如此迅速的年代,任何悼文晚個三天就嫌晚了;任何介紹相形於維基百科,都嫌簡略。然而,李維史陀這位廿世紀最重要的結構主義人類學大師,影響我們這一代人至深,面對他的逝世,總有些除了歌誦和思想介紹之外的話要說吧。所以儘管已經晚了,我還是想寫點文字紀念。 \n日前在國外開會時,李維史陀逝世的消息傳來,眾人聞言,先是愀然一驚,嘆:「啊,一百歲了。」大家心裡一痛,靜默了一會兒,繼而講起李維史陀帶給他們的啟蒙或啟發,我發現,每個人都曾在某個時期因某種緣故而受到他的思想召喚。來自各地的學者、小說作家、自然生態作家,不論主修領域為何,不論志業為何,都曾埋頭讀過李維史陀的書,特別是《憂鬱的熱帶》。這是李維史陀最著名的作品,結合田野觀察筆記、日記、遊記、哲學討論、散文於一體,非常優美,也非常誠實。許多人都是從這本書開始接觸結構主義,進而閱讀《神話與意義》、《野性的思維》,理解文化與神話的關係,以及語言和歷史的基礎邏輯結構。事實上,不從此書開始,非人類學專研者恐怕很難掌握李維史陀的思想。 \n《憂鬱的熱帶》這本巨著雖然寫的是亞馬遜河流域的印地安部落研究歷程,但不是在行程結束之後立刻集結出版,而是李維史陀從事該研究十五年後,中途經戰爭和各種因素打斷,輾轉回到法國,細細琢磨整理出來的多年回顧,因此也可視為李維史陀對於人類學作為學術志業的生涯反思。其中,第一部第一章的「出發」和第九部「歸返」相當真摯地自我剖析了研究歷程中內心的掙扎和困惑,他那些真心的發問和追尋答案的熱忱,對於每一代的讀者而言應該都是極其動人的知識典範。 \n《憂鬱的熱帶》在台灣的正式譯本是一九八九年五月初版,此書譯筆非常漂亮流暢,可惜譯者王志明譯完後不多久即病逝。此書後來成為當時大學文藝青年之間廣泛閱讀的重要書籍,那幾年許多學生自組的讀書會都定為指定讀物。對當時的台灣學生而言,一個暑假約可看完《憂鬱的熱帶》和《野性的思維》,這是很大的思想衝擊,書中描述和諧愉悅的波洛洛族社會(後譯博羅羅)以及熟諳幾何精緻圖形的卡都衛歐族(後譯卡杜韋奧)使我們腦子直冒火花,他的文字冷靜又細膩生動,如詩一般,不少人甚至因而燃起學術研究的熱情,改變了求學方向,轉而專攻文化人類學或結構主義相關研究。 \n九○年代初台灣一整個世代的知識分子都曾站在李維史陀的肩膀上向遠方眺望。不論後來是否繼續以學術為職志,他們都曾經在知識追求的路途中受到他的感動,繼而影響他們自身的思考或創作。結構主義對廿世紀的西方思潮影響自不待言,而他對廿年前台灣的影響,也值得紀念。 \n(作者為政治大學新聞系助理教授)

  • 現代人類學之父 李維史陀逝世

    法國著名人類學家、廿世紀最重要思想家之一的李維史陀(Claude Levi-Strauss),十月卅日在家中逝世,享壽百歲。李維史陀開創「結構人類學」(Structural Anthropology),重塑人類學研究領域,普遍被尊奉為現代人類學之父。 \n李維史陀的家人及同僚三日表示,親友已在他位於巴黎東南方的勃艮第省村莊Lignerolles家中為他辦過喪禮,並長眠於當地。之所以延後發布他過世的消息,是為了避免媒體打擾。 \n李維史陀以在一九五五年出版的《憂鬱的熱帶》(Tristes Tropiques)一書而聲名鵲起,書中記述他在巴西亞馬遜盆地的閱歷和研究,是廿世紀影響力最大的著作之一。 \n法界政界、思想界乃至一般民眾,咸對李維史陀過世表示悼念。法國總統薩科奇讚譽他是一名孜孜不倦的人文主義者、偉大的學者,不斷追求新知,把法國在人文與社會科學的名聲提升至最高水準。 \n李維史陀出版的其他文學及人類學經典著作還包括《結構人類學》(一九五八年)、《野性的思維》(The Savage Mind,一九六三年)以及《神話學:生食與熟食》(The Raw and The Cooked,一九六四年)等。 \n李維史陀被推崇為結構主義(structuralism)的先驅,他試圖將索緒爾(Ferdinand de Saussure)的結構語言學運用在人類學。結構主義在於比較任何特定系統內部分子之間的正式關係,目的乃是尋找所有形式人類活動背後的基本思維模式。 \n李維史陀一九○八年十一月廿八日生於比利時布魯塞爾,父母親是法國猶太人。後來李維史陀到巴黎攻讀學位,一九三○年代中期前往巴西教書及旅行。這段期間,他多次深入亞馬遜雨林與馬托格羅索州(Mato Grosso),考察當地印第安部落的習俗,開始建構日後對人類學領域造成深遠影響的理論和方法。 \n尤其是,他引據部落習俗和神話指出,人類行為係依據邏輯系統,這些邏輯系統在不同的社會或有差異,但具備共同的次結構。由於當年西方思想界普遍認定,西歐文化較其他地區更為獨特及優越,李維史陀的研究發現挑戰這種成見,並獲得了反殖民主義者的廣泛回響。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