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李開周的搜尋結果,共121

  • 兩岸史話-蘇東坡、歐陽修忘年交 好友變親家

    兩岸史話-蘇東坡、歐陽修忘年交 好友變親家

     宋代福建有兩大姓,福州人多姓林,建州人多姓葉,如果葉姓與林姓通婚,當然不違背禁令,可是在方圓百里內均為林姓或均為葉姓的情況下,官府總不能強求當地百姓跋涉百里以外,去完全陌生的地方向完全陌生的異姓求婚啊!

  • 兩岸史話-蘇東坡、歐陽修忘年交 好友變親家

    兩岸史話-蘇東坡、歐陽修忘年交 好友變親家

     宋代福建有兩大姓,福州人多姓林,建州人多姓葉,如果葉姓與林姓通婚,當然不違背禁令,可是在方圓百里內均為林姓或均為葉姓的情況下,官府總不能強求當地百姓跋涉百里以外,去完全陌生的地方向完全陌生的異姓求婚啊! \n 查《三朝北盟會編》:「俊有愛妾,錢塘妓張穠,知書,俊文字,穠皆與之。」說的是南宋大將張俊娶杭州妓女張穠為妾,張穠知書達禮,文化水準高,張俊平日的公文和書信,都由張穠來代辦。 \n 拐彎親家 比比皆是 \n 張俊姓張,張穠也姓張,他和她同姓,卻結了婚。 \n 大家可能認為,同姓不婚僅限於娶妻,不限於娶妾,張俊娶同姓的小妾,並不違背傳統習俗。但是被儒家奉為傳統習俗之聖經《禮記‧曲禮》寫得很清楚:「娶妻不娶同姓,故買妾不知其姓,則卜之。」娶妻不可以娶同姓,納妾也不可以納同姓,假如在戰亂之際和風化之地娶妾,無法得知妾的姓氏(例如女方自幼被拐賣,不知道生身父母是誰),那就要請神仙來幫忙,好好占卜一下。假如占卜結果顯示該妾與你同姓,仍然不能迎娶回家。 \n 宋朝文官武將多如牛毛,違背同姓不婚習俗者極其稀少,目前僅發現張俊一例而已。不過普通老百姓中,同姓成婚的可就多了。宋哲宗在位時,禮部官員魏承訓上奏說:「同姓而婚,例有明禁,而閩中愚民不曉禮法,同姓合娶者所在多有。」官府雖然對同姓婚配明令禁止,但福建一帶違背禁令者比比皆是。 \n 宋代福建有兩大姓,福州人多姓林,建州人多姓葉,如果葉姓與林姓通婚,當然不違背禁令,可是在方圓百里內均為林姓或均為葉姓的情況下,官府總不能強求當地百姓跋涉百里以外,去完全陌生的地方向完全陌生的異姓求婚啊! \n 王安石寫過一首特別小眾的詩: \n 同官同齒復同科,朋友婚姻分最多。 \n 兩地塵沙今齟齬,二年風月共婆娑。 \n 朝倫孰與君材似,使指將如我病何。 \n 升黜會應從此異,願偷閒暇數經過。 \n 這首詩的題目是〈酬沖卿見別〉,意思是馬上要跟沖卿分別了,臨行前寫首詩送給他。 \n 沖卿是誰呢?他是王安石的好朋友,名叫吳充,字沖卿,福建人,宋仁宗景祐五年(一○三八年)中進士,官至同中書門下平章事,相當於宰相。 \n 王安石生於一○二一年,吳充也是生於一○二一年;王安石一○三八年中進士,吳充也是一○三八年中進士;王安石做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吳充在王安石退休後也做了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兩人同年出生,同年金榜題名,後來又做同樣的官,即使在官僚機構龐大、官員數量眾多的宋朝,也算得上是機率不大的事。鑑於他們如此有緣,理所當然成了好朋友。不但成了好朋友,王安石還把女兒嫁給了吳充的兒子。所以這首詩開頭就說:「同官同齒復同科,朋友婚姻分最多。」我們倆同年同齒又同科,從好朋友變成親家的事例很多很多。 \n 朋友變親家,確實不鮮見。 \n 黃庭堅和江安縣令石諒是好朋友,他的兒子黃相娶了石諒的女兒;蘇轍和濮州太守王正路是好朋友;把二女兒嫁給了王正路的兒子王適;蘇轍的叔父蘇煥與同年進士蒲師道交好,他的兒子蘇不欺娶了蒲師道的女兒;蘇東坡和歐陽修結為忘年交,他的兒子蘇迨娶了歐陽修的孫女;在范仲淹之前駐守陝西邊境的大臣范雍與朝中大佬韓億是死黨,把女兒嫁給了韓億第四個兒子韓絳……當然,好朋友之間結親,未必總是你的兒子娶了我的女兒,我的女兒嫁給你的兒子,有時候是結成「拐彎親家」,讓自己的兒子與對方的侄女結婚,讓自己的侄子與對方的女兒結婚,或者雙方沒能結親,卻互相做了對方子女的媒人。例如蘇東坡與畫竹子的文與可是至交,後來把侄女嫁給文與可的兒子文務光;蘇轍與曾鞏是至交,後來把女兒嫁給曾鞏的侄子曾縱;黃庭堅與李龍眠是至交,後來他的女兒黃睦嫁給李龍眠的侄子李文伯;真宗朝宰相王旦與真宗的老師李沆是至交,後來王旦的兒子娶了李沆的侄女;陸游的老師曾幾與詩人呂本中是同年進士,後來呂本中做媒讓侄子娶了曾幾的女兒;蘇東坡曾經想給老上級司馬光的繼子司馬康做媒,讓司馬康迎娶堂兄蘇不疑的女兒,可惜司馬康沒有同意,否則又是一對「拐彎親家」。 \n 金庸先生武俠經典《射雕英雄傳》裡也有好朋友成親家的案例:楊鐵心與郭嘯天是好朋友吧?當兩人各自的妻子都有了身孕之後,不約而同地想到了結親。楊鐵心道:「要是咱們的孩子都是男兒,那麼讓他們結為兄弟,倘若都是女兒,就結為姊妹……」郭嘯天搶著道:「若是一男一女,那就結為夫妻。」兩人伸手相握,哈哈大笑。 \n 金庸先生說:「當時指腹為婚,事屬尋常,兩個孩子未出娘胎,雙方父母往往已代他們定下終身大事。」 \n 生活圈決定擇偶機遇 \n 小說情節最忌一帆風順,假如在《射雕英雄傳》後文,郭、楊兩家真的結成親家,然後讓小倆口在牛家村安居樂業白頭偕老,故事肯定無趣之極。所以金庸先生安排了各種天災人禍,先讓郭嘯天被殺,讓楊鐵心流落江湖,再讓二人妻子遠赴他鄉,一個把孩子生在金國,一個把孩子生在蒙古。兩個孩子長大後又遭逢奇遇,一個娶了桃花島主的女兒,另一個慘死在嘉興鐵槍廟。眾所周知,這兩個孩子分別就是郭靖和楊康。 \n 楊康作惡多端、惡有惡報,且不說他。郭靖之所以能與桃花島主之女結親,除了因為他天性忠厚之外,還因為少年之時就浪跡江湖,四海為家,如果像父親郭嘯天一樣定居牛家村,怎麼可能遇上黃蓉呢?我的意思是,生活圈決定擇偶機遇,一個人在遙遠的地方結了親,若非他自己的生活圈變大了,則必然是其父其母的生活圈變大了。 \n 仍以宋朝人物為例:王安石的祖上王明僅是一介農夫,所以只能娶本地村姑,自從王安石的父親進士及第之後,王家的婚配對象就開始從臨川鄉下擴大到整個江南,後來王安石的女兒嫁到福建(一個女兒嫁給老朋友吳充的兒子吳安持,另一個女兒嫁給蔡京的弟弟蔡卞),王安石弟弟王安禮的孫子娶妻山東,都是生活圈不斷擴大的結果。(系列完)

  • 穿越宋朝千奇百怪──蘇東坡、歐陽修忘年交 好友變親家(十)

    查《三朝北盟會編》:「俊有愛妾,錢塘妓張穠,知書,俊文字,穠皆與之。」說的是南宋大將張俊娶杭州妓女張穠為妾,張穠知書達禮,文化水準高,張俊平日的公文和書信,都由張穠來代辦。

  • 穿越宋朝千奇百怪──蘇東坡、歐陽修忘年交 好友變親家(十)

    查《三朝北盟會編》:「俊有愛妾,錢塘妓張穠,知書,俊文字,穠皆與之。」說的是南宋大將張俊娶杭州妓女張穠為妾,張穠知書達禮,文化水準高,張俊平日的公文和書信,都由張穠來代辦。 \n \n拐彎親家 比比皆是 \n \n張俊姓張,張穠也姓張,他和她同姓,卻結了婚。 \n大家可能認為,同姓不婚僅限於娶妻,不限於娶妾,張俊娶同姓的小妾,並不違背傳統習俗。但是被儒家奉為傳統習俗之聖經《禮記‧曲禮》寫得很清楚:「娶妻不娶同姓,故買妾不知其姓,則卜之。」娶妻不可以娶同姓,納妾也不可以納同姓,假如在戰亂之際和風化之地娶妾,無法得知妾的姓氏(例如女方自幼被拐賣,不知道生身父母是誰),那就要請神仙來幫忙,好好占卜一下。假如占卜結果顯示該妾與你同姓,仍然不能迎娶回家。 \n宋朝文官武將多如牛毛,違背同姓不婚習俗者極其稀少,目前僅發現張俊一例而已。不過普通老百姓中,同姓成婚的可就多了。宋哲宗在位時,禮部官員魏承訓上奏說:「同姓而婚,例有明禁,而閩中愚民不曉禮法,同姓合娶者所在多有。」官府雖然對同姓婚配明令禁止,但福建一帶違背禁令者比比皆是。 \n宋代福建有兩大姓,福州人多姓林,建州人多姓葉,如果葉姓與林姓通婚,當然不違背禁令,可是在方圓百里內均為林姓或均為葉姓的情況下,官府總不能強求當地百姓跋涉百里以外,去完全陌生的地方向完全陌生的異姓求婚啊! \n王安石寫過一首特別小眾的詩: \n同官同齒復同科,朋友婚姻分最多。 \n兩地塵沙今齟齬,二年風月共婆娑。 \n朝倫孰與君材似,使指將如我病何。 \n升黜會應從此異,願偷閒暇數經過。 \n這首詩的題目是〈酬沖卿見別〉,意思是馬上要跟沖卿分別了,臨行前寫首詩送給他。 \n沖卿是誰呢?他是王安石的好朋友,名叫吳充,字沖卿,福建人,宋仁宗景祐五年(一○三八年)中進士,官至同中書門下平章事,相當於宰相。 \n王安石生於一○二一年,吳充也是生於一○二一年;王安石一○三八年中進士,吳充也是一○三八年中進士;王安石做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吳充在王安石退休後也做了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兩人同年出生,同年金榜題名,後來又做同樣的官,即使在官僚機構龐大、官員數量眾多的宋朝,也算得上是機率不大的事。鑑於他們如此有緣,理所當然成了好朋友。不但成了好朋友,王安石還把女兒嫁給了吳充的兒子。所以這首詩開頭就說:「同官同齒復同科,朋友婚姻分最多。」我們倆同年同齒又同科,從好朋友變成親家的事例很多很多。 \n朋友變親家,確實不鮮見。 \n黃庭堅和江安縣令石諒是好朋友,他的兒子黃相娶了石諒的女兒;蘇轍和濮州太守王正路是好朋友;把二女兒嫁給了王正路的兒子王適;蘇轍的叔父蘇煥與同年進士蒲師道交好,他的兒子蘇不欺娶了蒲師道的女兒;蘇東坡和歐陽修結為忘年交,他的兒子蘇迨娶了歐陽修的孫女;在范仲淹之前駐守陝西邊境的大臣范雍與朝中大佬韓億是死黨,把女兒嫁給了韓億第四個兒子韓絳……當然,好朋友之間結親,未必總是你的兒子娶了我的女兒,我的女兒嫁給你的兒子,有時候是結成「拐彎親家」,讓自己的兒子與對方的侄女結婚,讓自己的侄子與對方的女兒結婚,或者雙方沒能結親,卻互相做了對方子女的媒人。例如蘇東坡與畫竹子的文與可是至交,後來把侄女嫁給文與可的兒子文務光;蘇轍與曾鞏是至交,後來把女兒嫁給曾鞏的侄子曾縱;黃庭堅與李龍眠是至交,後來他的女兒黃睦嫁給李龍眠的侄子李文伯;真宗朝宰相王旦與真宗的老師李沆是至交,後來王旦的兒子娶了李沆的侄女;陸游的老師曾幾與詩人呂本中是同年進士,後來呂本中做媒讓侄子娶了曾幾的女兒;蘇東坡曾經想給老上級司馬光的繼子司馬康做媒,讓司馬康迎娶堂兄蘇不疑的女兒,可惜司馬康沒有同意,否則又是一對「拐彎親家」。 \n金庸先生武俠經典《射雕英雄傳》裡也有好朋友成親家的案例:楊鐵心與郭嘯天是好朋友吧?當兩人各自的妻子都有了身孕之後,不約而同地想到了結親。楊鐵心道:「要是咱們的孩子都是男兒,那麼讓他們結為兄弟,倘若都是女兒,就結為姊妹……」郭嘯天搶著道:「若是一男一女,那就結為夫妻。」兩人伸手相握,哈哈大笑。 \n金庸先生說:「當時指腹為婚,事屬尋常,兩個孩子未出娘胎,雙方父母往往已代他們定下終身大事。」 \n \n生活圈決定擇偶機遇 \n \n小說情節最忌一帆風順,假如在《射雕英雄傳》後文,郭、楊兩家真的結成親家,然後讓小倆口在牛家村安居樂業白頭偕老,故事肯定無趣之極。所以金庸先生安排了各種天災人禍,先讓郭嘯天被殺,讓楊鐵心流落江湖,再讓二人妻子遠赴他鄉,一個把孩子生在金國,一個把孩子生在蒙古。兩個孩子長大後又遭逢奇遇,一個娶了桃花島主的女兒,另一個慘死在嘉興鐵槍廟。眾所周知,這兩個孩子分別就是郭靖和楊康。 \n楊康作惡多端、惡有惡報,且不說他。郭靖之所以能與桃花島主之女結親,除了因為他天性忠厚之外,還因為少年之時就浪跡江湖,四海為家,如果像父親郭嘯天一樣定居牛家村,怎麼可能遇上黃蓉呢?我的意思是,生活圈決定擇偶機遇,一個人在遙遠的地方結了親,若非他自己的生活圈變大了,則必然是其父其母的生活圈變大了。 \n仍以宋朝人物為例:王安石的祖上王明僅是一介農夫,所以只能娶本地村姑,自從王安石的父親進士及第之後,王家的婚配對象就開始從臨川鄉下擴大到整個江南,後來王安石的女兒嫁到福建(一個女兒嫁給老朋友吳充的兒子吳安持,另一個女兒嫁給蔡京的弟弟蔡卞),王安石弟弟王安禮的孫子娶妻山東,都是生活圈不斷擴大的結果。(系列完) \n

  • 兩岸史話-同姓不婚 先民近親婚配史得教訓

    兩岸史話-同姓不婚 先民近親婚配史得教訓

     從周朝到秦漢,從魏晉到唐宋,中國一直有同姓不婚的風俗,甚至還把這個風俗上升到了法律層面。以宋朝律法為例:「諸同姓為婚者,各徒二年。」同姓的一男一女結婚,被官府發現,將會處以兩年徒刑。

  • 兩岸史話-同姓不婚 先民近親婚配史得教訓

    兩岸史話-同姓不婚 先民近親婚配史得教訓

     從周朝到秦漢,從魏晉到唐宋,中國一直有同姓不婚的風俗,甚至還把這個風俗上升到了法律層面。以宋朝律法為例:「諸同姓為婚者,各徒二年。」同姓的一男一女結婚,被官府發現,將會處以兩年徒刑。 \n 南宋晚期小說集《醉翁談錄》甲集第二卷中有這麼一則故事:紹興副市長張某,膝下一男一女,兒子名叫阿麟,女兒名叫瓊娘。十餘年後,兒女談婚論嫁,阿麟娶妻梁氏,瓊娘嫁給了一戶姓呂的人家。婚後不久,瓊娘和阿麟的妻子梁氏都懷了身孕,瓊娘向梁氏提議道:「妳我現是熟親,情愛無間,若我二人生下男女,當再結姻親,益修前好。」我們兩家現在是至親,關係好得不得了,假如我生的是兒子,妳生的是女兒,我們就要親上加親,讓兩個孩子成婚配對。梁氏聽了這個建議,連連稱好。 \n 表哥娶表妹司空見慣 \n 十月懷胎,一朝分娩,瓊娘果然生了一個兒子,取名星哥;梁氏果然生了一個女兒,取名織女。姑嫂二人每次會面,都會重新提到之前的盟約,一心要讓星哥和織女結成夫妻。星哥和織女漸漸長大,也互相有了思慕之心。 \n 但是事與願違,梁氏的公公(也就是瓊娘的父親)張副市長趨炎附勢,結交權貴,非要把織女嫁給一個高官的兒子。織女與星哥一合計,決定私奔,於是雙雙逃到成都,在四川結成了夫妻。 \n 這個故事裡,織女與星哥是姑表兄妹,兩人的婚姻關係屬於典型的近親結婚。近親結婚不符合優生學的原理,所以被現代婚姻法所禁止。但是宋朝人還沒有認識到近親結婚的危害,姑嫂之間和姊妹之間往往熱衷於親上加親,於是表哥娶表妹就成了司空見慣的現象。 \n 我們知道,陸游的第一任妻子名叫唐琬,她是陸游的舅舅唐仲駿的女兒,也是陸游的媽媽唐氏的侄女。陸游娶唐琬,正是表哥娶表妹的例證。 \n 假如不考慮優生學,表親結婚對女方來講還是有好處的:姑表親結婚,婆婆是自己的姑媽;姨表親結婚,婆婆是自己的姨媽。姑媽疼侄女,姨媽疼外甥女,乃是人之天性,婆媳之間有親情,容易相處,兒媳不會受到婆婆虐待。 \n 可惜陸游和唐琬的婚姻是個特例,因為陸游他媽有點變態,竟然十分討厭自己的兒媳兼侄女,硬逼著陸游和唐琬離了婚。陸游很愛唐琬,可是母命難違啊,只能照辦。後來唐琬改嫁,陸游再娶,兩人在城郊花園中偶然相會,那真叫一個傷心欲絕。 \n 陸游他媽那麼為什麼要讓陸游和唐琬離婚呢?有三種解釋:第一,老太太看不慣兒子和兒媳卿卿我我,吃醋了;第二,她希望陸游建功立業,不想讓他沉迷於兒女私情;第三,唐琬不會生育。 \n 據我分析,最後一個解釋才是最可能符合史實的解釋。唐琬與陸游一起生活時,沒有生下一男半女。後來她改嫁給宋太宗的第六代孫、陸游的遠門表兄弟趙士程,仍然沒有生下一男半女。趙士程有一個兒子,名叫趙不檸,但是這個兒子並非唐琬所生,而是趙士程的小妾所生。 \n 再看陸游,他與唐琬離異後,續娶了一個姓王的姑娘,此後又接連納了幾個小妾。這些妻妾總共為陸游生下七個兒子,以及至少一個女兒。由此可見,陸游是有生育功能的,唐琬沒有。 \n 《孟子》云:「不孝有三,無後為大。」古代的中國人,特別是老年人,將生養子嗣看得比天還大。《儀禮》則更進一步,將「無子」作為男人休妻的七條合法理由的第一條。唐琬嫁入陸家,不能幫陸家生養後代,分明犯了七出之條,陸游與她離異,在那個時代是合情合理也合法的。 \n 同宗婚配違背人倫 \n 記得大學畢業那年,一位男同學和一位女同學結婚,在酒店裡舉行婚禮。按照規矩,我要送上一筆禮金,順便再去喝一頓喜酒。為了不耽誤喝喜酒,那天我老早就趕到酒店,只見大門口電子螢幕正滾動播放如下內容:恭賀張××先生、王××小姐,喜結良緣,永結同心。 \n 我看得一愣,不對啊,這對新人我都認識,都是我的同學,××小姐明明姓張,怎麼改姓王了?莫非酒店工作人員馬虎大意,把字幕弄錯了?又或者張××先生和張××小姐鬧翻,臨陣換將,另娶了一位姓王的女孩? \n 我趕緊殺進大堂,新郎在,新娘還沒到。我把新郎拉到一邊,悄悄問他:「哥們兒,王××是誰?」 \n 他說:「就是張××啊!」 \n 「她怎麼改姓了呢?」 \n 「婚禮主持人讓改的啊!他們說我們兩個都姓張,不太吉利,臨時給她改個姓,等結完婚再改過來。」我恍然大悟。 \n 同姓男女不能成婚,這是中國的傳統習俗。 \n 《左傳》云:「男女同姓,其生不蕃。」同姓男女婚配,不利於繁殖後代。 \n 《國語》云:「娶妻避其同姓,畏天災也。」娶妻要避開同姓,否則上天會降下災禍。 \n 《白虎通》云:「同姓不得相娶,皆為重人倫也。」同姓之間為什麼不能婚配呢?因為違背人倫。 \n 二十四史中的《北史》載有北魏孝文帝關於婚配的論斷:「夏殷不嫌一族之婚,周世始絕同姓之娶。」假如北魏孝文帝沒有說錯的話,在傳說中的夏朝和遠古的商朝,同姓同族應該還是可以成婚的,但是從周朝開始,同姓不婚已經成為中華習俗的一部分。 \n 在遠古中國,同姓往往意味著同族,意味著同處一個部落,部落成員血緣相近,血脈相同,假如結婚,那就是近親結婚。現代人都知道,近親結婚違背優生學,生出的後代有可能品質不佳,造成智商或生理上的先天缺陷。先民未必懂得優生學,不過他們在漫長的近親婚配史中必定發現了許多失敗的案例,漸漸認識到近親結婚不好,最終將同姓同宗的婚配列為禁忌(卻沒有將表親婚配列為禁忌)。 \n 按《左傳》記載,晉國公子重耳逃到鄭國,鄭文公不接待他。為什麼不接待呢?因為重耳他爹姓姬,他媽也姓姬,他是同姓婚配的產物,所以重視同姓不婚傳統的鄭文公看不起他。 \n 從周朝到秦漢,從魏晉到唐宋,中國一直有同姓不婚的風俗,甚至還把這個風俗上升到了法律層面。以宋朝律法為例:「諸同姓為婚者,各徒二年。」同姓的一男一女結婚,被官府發現,將會處以兩年徒刑。 \n 當然,古代中國的法律和現實往往是脫節的,紙面上的規定未必能在現實中得到實施。(待續)

  • 穿越宋朝千奇百怪──同姓不婚 先民近親婚配史得教訓(九)

    南宋晚期小說集《醉翁談錄》甲集第二卷中有這麼一則故事:紹興副市長張某,膝下一男一女,兒子名叫阿麟,女兒名叫瓊娘。十餘年後,兒女談婚論嫁,阿麟娶妻梁氏,瓊娘嫁給了一戶姓呂的人家。婚後不久,瓊娘和阿麟的妻子梁氏都懷了身孕,瓊娘向梁氏提議道:「妳我現是熟親,情愛無間,若我二人生下男女,當再結姻親,益修前好。」我們兩家現在是至親,關係好得不得了,假如我生的是兒子,妳生的是女兒,我們就要親上加親,讓兩個孩子成婚配對。梁氏聽了這個建議,連連稱好。

  • 穿越宋朝千奇百怪──同姓不婚 先民近親婚配史得教訓(九)

    南宋晚期小說集《醉翁談錄》甲集第二卷中有這麼一則故事:紹興副市長張某,膝下一男一女,兒子名叫阿麟,女兒名叫瓊娘。十餘年後,兒女談婚論嫁,阿麟娶妻梁氏,瓊娘嫁給了一戶姓呂的人家。婚後不久,瓊娘和阿麟的妻子梁氏都懷了身孕,瓊娘向梁氏提議道:「妳我現是熟親,情愛無間,若我二人生下男女,當再結姻親,益修前好。」我們兩家現在是至親,關係好得不得了,假如我生的是兒子,妳生的是女兒,我們就要親上加親,讓兩個孩子成婚配對。梁氏聽了這個建議,連連稱好。 \n \n表哥娶表妹司空見慣 \n \n十月懷胎,一朝分娩,瓊娘果然生了一個兒子,取名星哥;梁氏果然生了一個女兒,取名織女。姑嫂二人每次會面,都會重新提到之前的盟約,一心要讓星哥和織女結成夫妻。星哥和織女漸漸長大,也互相有了思慕之心。 \n但是事與願違,梁氏的公公(也就是瓊娘的父親)張副市長趨炎附勢,結交權貴,非要把織女嫁給一個高官的兒子。織女與星哥一合計,決定私奔,於是雙雙逃到成都,在四川結成了夫妻。 \n這個故事裡,織女與星哥是姑表兄妹,兩人的婚姻關係屬於典型的近親結婚。近親結婚不符合優生學的原理,所以被現代婚姻法所禁止。但是宋朝人還沒有認識到近親結婚的危害,姑嫂之間和姊妹之間往往熱衷於親上加親,於是表哥娶表妹就成了司空見慣的現象。 \n我們知道,陸游的第一任妻子名叫唐婉,她是陸游的舅舅唐仲駿的女兒,也是陸游的媽媽唐氏的侄女。陸游娶唐婉,正是表哥娶表妹的例證。 \n假如不考慮優生學,表親結婚對女方來講還是有好處的:姑表親結婚,婆婆是自己的姑媽;姨表親結婚,婆婆是自己的姨媽。姑媽疼侄女,姨媽疼外甥女,乃是人之天性,婆媳之間有親情,容易相處,兒媳不會受到婆婆虐待。 \n可惜陸游和唐婉的婚姻是個特例,因為陸游他媽有點變態,竟然十分討厭自己的兒媳兼侄女,硬逼著陸游和唐婉離了婚。陸游很愛唐婉,可是母命難違啊,只能照辦。後來唐婉改嫁,陸游再娶,兩人在城郊花園中偶然相會,那真叫一個傷心欲絕。 \n陸游他媽那麼為什麼要讓陸游和唐婉離婚呢?有三種解釋:第一,老太太看不慣兒子和兒媳卿卿我我,吃醋了;第二,她希望陸游建功立業,不想讓他沉迷於兒女私情;第三,唐婉不會生育。 \n據我分析,最後一個解釋才是最可能符合史實的解釋。唐婉與陸游一起生活時,沒有生下一男半女。後來她改嫁給宋太宗的第六代孫、陸游的遠門表兄弟趙士程,仍然沒有生下一男半女。趙士程有一個兒子,名叫趙不檸,但是這個兒子並非唐婉所生,而是趙士程的小妾所生。 \n再看陸游,他與唐婉離異後,續娶了一個姓王的姑娘,此後又接連納了幾個小妾。這些妻妾總共為陸游生下七個兒子,以及至少一個女兒。由此可見,陸游是有生育功能的,唐婉沒有。 \n《孟子》云:「不孝有三,無後為大。」古代的中國人,特別是老年人,將生養子嗣看得比天還大。《儀禮》則更進一步,將「無子」作為男人休妻的七條合法理由的第一條。唐婉嫁入陸家,不能幫陸家生養後代,分明犯了七出之條,陸游與她離異,在那個時代是合情合理也合法的。 \n \n同宗婚配違背人倫 \n \n記得大學畢業那年,一位男同學和一位女同學結婚,在酒店裡舉行婚禮。按照規矩,我要送上一筆禮金,順便再去喝一頓喜酒。為了不耽誤喝喜酒,那天我老早就趕到酒店,只見大門口電子螢幕正滾動播放如下內容:恭賀張××先生、王××小姐,喜結良緣,永結同心。 \n我看得一愣,不對啊,這對新人我都認識,都是我的同學,××小姐明明姓張,怎麼改姓王了?莫非酒店工作人員馬虎大意,把字幕弄錯了?又或者張××先生和張××小姐鬧翻,臨陣換將,另娶了一位姓王的女孩? \n我趕緊殺進大堂,新郎在,新娘還沒到。我把新郎拉到一邊,悄悄問他:「哥們兒,王××是誰?」 \n他說:「就是張××啊!」 \n「她怎麼改姓了呢?」 \n「婚禮主持人讓改的啊!他們說我們兩個都姓張,不太吉利,臨時給她改個姓,等結完婚再改過來。」我恍然大悟。 \n同姓男女不能成婚,這是中國的傳統習俗。 \n《左傳》云:「男女同姓,其生不蕃。」同姓男女婚配,不利於繁殖後代。 \n《國語》云:「娶妻避其同姓,畏天災也。」娶妻要避開同姓,否則上天會降下災禍。 \n《白虎通》云:「同姓不得相娶,皆為重人倫也。」同姓之間為什麼不能婚配呢?因為違背人倫。 \n二十四史中的《北史》載有北魏孝文帝關於婚配的論斷:「夏殷不嫌一族之婚,周世始絕同姓之娶。」假如北魏孝文帝沒有說錯的話,在傳說中的夏朝和遠古的商朝,同姓同族應該還是可以成婚的,但是從周朝開始,同姓不婚已經成為中華習俗的一部分。 \n在遠古中國,同姓往往意味著同族,意味著同處一個部落,部落成員血緣相近,血脈相同,假如結婚,那就是近親結婚。現代人都知道,近親結婚違背優生學,生出的後代有可能品質不佳,造成智商或生理上的先天缺陷。先民未必懂得優生學,不過他們在漫長的近親婚配史中必定發現了許多失敗的案例,漸漸認識到近親結婚不好,最終將同姓同宗的婚配列為禁忌(卻沒有將表親婚配列為禁忌)。 \n按《左傳》記載,晉國公子重耳逃到鄭國,鄭文公不接待他。為什麼不接待呢?因為重耳他爹姓姬,他媽也姓姬,他是同姓婚配的產物,所以重視同姓不婚傳統的鄭文公看不起他。 \n從周朝到秦漢,從魏晉到唐宋,中國一直有同姓不婚的風俗,甚至還把這個風俗上升到了法律層面。以宋朝律法為例:「諸同姓為婚者,各徒二年。」同姓的一男一女結婚,被官府發現,將會處以兩年徒刑。 \n當然,古代中國的法律和現實往往是脫節的,紙面上的規定未必能在現實中得到實施。(待續) \n

  • 兩岸史話-蘇東坡19歲娶妻 李清照17歲出嫁

    兩岸史話-蘇東坡19歲娶妻 李清照17歲出嫁

     早婚的司馬光大概發現了早婚的風險,所以他在《司馬氏書儀》一書中提出了較為科學的結婚年齡:「男年十六至三十,女子十四至二十,身及主婚者無期以上喪,皆可成婚。」男方虛歲在十六歲到三十歲之間,女方虛歲在十四歲到二十歲之間,男女雙方及主婚人又都不在親人的喪期之內,方才可以談婚論嫁。

  • 兩岸史話-蘇東坡19歲娶妻 李清照17歲出嫁

    兩岸史話-蘇東坡19歲娶妻 李清照17歲出嫁

     早婚的司馬光大概發現了早婚的風險,所以他在《司馬氏書儀》一書中提出了較為科學的結婚年齡:「男年十六至三十,女子十四至二十,身及主婚者無期以上喪,皆可成婚。」男方虛歲在十六歲到三十歲之間,女方虛歲在十四歲到二十歲之間,男女雙方及主婚人又都不在親人的喪期之內,方才可以談婚論嫁。 \n 宋朝並不是異族入主中國,宋朝皇帝並沒有禁止平民百姓取正式名字,可是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數字名呢?我的解釋是,這是江浙民間的一種時尚。陸游《老學庵筆記》記載:「今吳人子弟稍長,便不欲人呼其小名,雖尊者亦以行第呼之。」江南男子稍稍成年,就不喜歡別人再喊他的乳名,即使是長輩也要按照排行來稱呼他們。換言之,前面所說的所有數字名,如十二、十三、九二、百二等,均係排行。包括朱元璋發跡前,其兄弟幾人的名字,也都是排行。 \n 司馬光先中進士再成家 \n 俞樾認為元代數字名多為父母年齡相加之和,或者是出生之時祖父的年齡,如「重八」就是指祖父八十八歲,換句話說,朱元璋出生那年,其祖父恰好八十八歲。這種解釋明顯有誤。如前所述,朱元璋大哥叫朱重六,二哥叫朱重七,如果指年齡,不可能兄弟三人出生的時候,其祖父恰好年滿六十六、七十七、八十八吧? \n 合理的解釋是,重八的「重」是「又一代」的意思:父祖輩的排行已經出現第六、第七、第八,這一代的老六、老七和老八就必須呼為重六、重七、重八,以免與上一代和上上一代混淆。 \n 《名公書判清明集》中就有這樣的例子:祖輩有一個叫陳初四的人,父輩的老四就得叫陳再四,孫輩的老四就得叫陳重四,曾孫輩的老四就得叫陳曾四。如果按照俞樾的解釋,則初四、再四、重四、曾四之類的名字就會讓人一頭霧水,永遠也搞不清是怎麼回事。 \n 說到這裡我再補充一點:古人的排行並不是小家庭內部的排行,而是整個家族裡的排行。前述《名公書判清明集》中出現了「仇百四十」這個名字,一個平民百姓的繁殖能力無論多麼驚人,都不可能生下一百四十個兒女,在家庭內部的排行絕對不可能高達一百四十。但是放到一個幾千人的大家族裡,同輩兄弟排行到一百多個就不足為奇了。 \n 搞清楚這個道理以後,我們會明白,梁山好漢中的阮氏三雄為什麼叫做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而不是阮小二、阮小三、阮小四了,因為是按照家族裡的排行來稱呼的,所以名字的次序會被分隔開。 \n 當然,考慮到宋朝嬰幼兒的夭折率,也有這樣一種可能:阮小二前面本來有個哥哥阮小乙(小乙即小一,如浪子燕青燕小乙即燕小一),後面本來有兩個弟弟,在阮小五和阮小七之間本來也有一個阮小六,可惜他們都夭折了,最後只剩下阮小二、阮小五和阮小七。 \n 司馬光二十歲(虛歲,下同)中進士,並在這一年娶了禮部尚書張存的女兒。 \n 黃庭堅二十三歲中進士,並在這一年娶了著名經學家孫覺的女兒。 \n 歐陽修二十四歲中進士,兩年後才成家,娶了恩師胥偃的女兒。 \n 司馬光、黃庭堅、歐陽修,他們三人都是先中進士,再娶妻,正應了那句老話:「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雙喜臨門,好福氣。 \n 歐陽修二十六歲結婚,黃庭堅二十三歲結婚,放在今天還算合適,司馬光的成婚年齡未免偏早了一些。如前所述,他二十歲娶妻,還是虛歲,實際年齡僅十九歲,與今日中國男性二十二歲才能成婚的法律規定相比,他當然屬於早婚。 \n 不過在宋朝,比司馬光還要早婚的例子多了。 \n 蘇東坡的爸爸蘇洵十八歲那年就娶了蘇東坡的媽媽,當時蘇東坡他媽也是十八歲。 \n 蘇東坡本人十九歲那年就娶了第一任妻子王弗,當時王弗才十六歲。 \n 蘇東坡的弟弟蘇轍十六歲娶妻,他的妻子才十五歲。 \n 蘇東坡的三姐蘇八娘十六歲出嫁,男方程正輔十七歲。 \n 李清照在〈金石錄後序〉中提到自己的出嫁年齡:「自少陸機作賦之二年。」陸機二十歲作賦,可見清照是在十八歲那年出嫁。這裡的十八歲仍為虛歲,實際年齡才十七,今日中國女孩子的法定婚齡是二十歲,李清照比這一法定婚齡早了三年。 \n 《宋刑統》女13可成婚 \n 當然,女生二十歲成婚只是現在的法律規定,宋朝的法律規定要比這早得多。北宋前期法典《宋刑統》規定:「男年十五,女年十三以上,並聽婚嫁。」男生虛歲超過十五,女生虛歲超過十三,就可以結婚了。所以說,李清照、蘇東坡、蘇洵、司馬光等人都是過了當時的法定婚齡才結婚的,並沒有違法,就連蘇轍的妻子十五歲(周歲十四)成婚也是合法的。 \n 男方虛歲十五,女方虛歲十三,都是孩子,生理上或許已經成熟了,心理年齡還遠遠不夠,既沒有獨立謀生的本事,又沒有撫養後代的能力,讓他們這麼早就結婚,很不負責任嘛! \n 早婚的司馬光大概發現了早婚的風險,所以他在《司馬氏書儀》一書中提出了較為科學的結婚年齡:「男年十六至三十,女子十四至二十,身及主婚者無期以上喪,皆可成婚。」男方虛歲在十六歲到三十歲之間,女方虛歲在十四歲到二十歲之間,男女雙方及主婚人又都不在親人的喪期之內,方才可以談婚論嫁。 \n 司馬光提出的結婚年齡僅比宋朝法定婚齡大一歲,用我們今天的眼光來看,還是屬於早婚。(待續)

  • 穿越宋朝千奇百怪──蘇東坡19歲娶妻 李清照17歲出嫁(八)

    宋朝並不是異族入主中國,宋朝皇帝並沒有禁止平民百姓取正式名字,可是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數字名呢?我的解釋是,這是江浙民間的一種時尚。陸游《老學庵筆記》記載:「今吳人子弟稍長,便不欲人呼其小名,雖尊者亦以行第呼之。」江南男子稍稍成年,就不喜歡別人再喊他的乳名,即使是長輩也要按照排行來稱呼他們。換言之,前面所說的所有數字名,如十二、十三、九二、百二等,均係排行。包括朱元璋發跡前,其兄弟幾人的名字,也都是排行。

  • 穿越宋朝千奇百怪──蘇東坡19歲娶妻 李清照17歲出嫁(八)

    宋朝並不是異族入主中國,宋朝皇帝並沒有禁止平民百姓取正式名字,可是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數字名呢?我的解釋是,這是江浙民間的一種時尚。陸游《老學庵筆記》記載:「今吳人子弟稍長,便不欲人呼其小名,雖尊者亦以行第呼之。」江南男子稍稍成年,就不喜歡別人再喊他的乳名,即使是長輩也要按照排行來稱呼他們。換言之,前面所說的所有數字名,如十二、十三、九二、百二等,均係排行。包括朱元璋發跡前,其兄弟幾人的名字,也都是排行。 \n \n司馬光先中進士再成家 \n \n俞樾認為元代數字名多為父母年齡相加之和,或者是出生之時祖父的年齡,如「重八」就是指祖父八十八歲,換句話說,朱元璋出生那年,其祖父恰好八十八歲。這種解釋明顯有誤。如前所述,朱元璋大哥叫朱重六,二哥叫朱重七,如果指年齡,不可能兄弟三人出生的時候,其祖父恰好年滿六十六、七十七、八十八吧? \n合理的解釋是,重八的「重」是「又一代」的意思:父祖輩的排行已經出現第六、第七、第八,這一代的老六、老七和老八就必須呼為重六、重七、重八,以免與上一代和上上一代混淆。 \n《名公書判清明集》中就有這樣的例子:祖輩有一個叫陳初四的人,父輩的老四就得叫陳再四,孫輩的老四就得叫陳重四,曾孫輩的老四就得叫陳曾四。如果按照俞樾的解釋,則初四、再四、重四、曾四之類的名字就會讓人一頭霧水,永遠也搞不清是怎麼回事。 \n說到這裡我再補充一點:古人的排行並不是小家庭內部的排行,而是整個家族裡的排行。前述《名公書判清明集》中出現了「仇百四十」這個名字,一個平民百姓的繁殖能力無論多麼驚人,都不可能生下一百四十個兒女,在家庭內部的排行絕對不可能高達一百四十。但是放到一個幾千人的大家族裡,同輩兄弟排行到一百多個就不足為奇了。 \n搞清楚這個道理以後,我們會明白,梁山好漢中的阮氏三雄為什麼叫做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而不是阮小二、阮小三、阮小四了,因為是按照家族裡的排行來稱呼的,所以名字的次序會被分隔開。 \n當然,考慮到宋朝嬰幼兒的夭折率,也有這樣一種可能:阮小二前面本來有個哥哥阮小乙(小乙即小一,如浪子燕青燕小乙即燕小一),後面本來有兩個弟弟,在阮小五和阮小七之間本來也有一個阮小六,可惜他們都夭折了,最後只剩下阮小二、阮小五和阮小七。 \n司馬光二十歲(虛歲,下同)中進士,並在這一年娶了禮部尚書張存的女兒。 \n黃庭堅二十三歲中進士,並在這一年娶了著名經學家孫覺的女兒。 \n歐陽修二十四歲中進士,兩年後才成家,娶了恩師胥偃的女兒。 \n司馬光、黃庭堅、歐陽修,他們三人都是先中進士,再娶妻,正應了那句老話:「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雙喜臨門,好福氣。 \n歐陽修二十六歲結婚,黃庭堅二十三歲結婚,放在今天還算合適,司馬光的成婚年齡未免偏早了一些。如前所述,他二十歲娶妻,還是虛歲,實際年齡僅十九歲,與今日中國男性二十二歲才能成婚的法律規定相比,他當然屬於早婚。 \n不過在宋朝,比司馬光還要早婚的例子多了。 \n蘇東坡的爸爸蘇洵十八歲那年就娶了蘇東坡的媽媽,當時蘇東坡他媽也是十八歲。 \n蘇東坡本人十九歲那年就娶了第一任妻子王弗,當時王弗才十六歲。 \n蘇東坡的弟弟蘇轍十六歲娶妻,他的妻子才十五歲。 \n蘇東坡的三姐蘇八娘十六歲出嫁,男方程正輔十七歲。 \n李清照在〈金石錄後序〉中提到自己的出嫁年齡:「自少陸機作賦之二年。」陸機二十歲作賦,可見清照是在十八歲那年出嫁。這裡的十八歲仍為虛歲,實際年齡才十七,今日中國女孩子的法定婚齡是二十歲,李清照比這一法定婚齡早了三年。 \n \n《宋刑統》女13可成婚 \n \n當然,女生二十歲成婚只是現在的法律規定,宋朝的法律規定要比這早得多。北宋前期法典《宋刑統》規定:「男年十五,女年十三以上,並聽婚嫁。」男生虛歲超過十五,女生虛歲超過十三,就可以結婚了。所以說,李清照、蘇東坡、蘇洵、司馬光等人都是過了當時的法定婚齡才結婚的,並沒有違法,就連蘇轍的妻子十五歲(周歲十四)成婚也是合法的。 \n男方虛歲十五,女方虛歲十三,都是孩子,生理上或許已經成熟了,心理年齡還遠遠不夠,既沒有獨立謀生的本事,又沒有撫養後代的能力,讓他們這麼早就結婚,很不負責任嘛! \n早婚的司馬光大概發現了早婚的風險,所以他在《司馬氏書儀》一書中提出了較為科學的結婚年齡:「男年十六至三十,女子十四至二十,身及主婚者無期以上喪,皆可成婚。」男方虛歲在十六歲到三十歲之間,女方虛歲在十四歲到二十歲之間,男女雙方及主婚人又都不在親人的喪期之內,方才可以談婚論嫁。 \n司馬光提出的結婚年齡僅比宋朝法定婚齡大一歲,用我們今天的眼光來看,還是屬於早婚。 \n(待續) \n

  • 兩岸史話-宋英宗趙曙登基 從此薯藥叫山藥

    兩岸史話-宋英宗趙曙登基 從此薯藥叫山藥

     人名不能犯聖諱,食物和用具也不可以。古時有「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的神話,而我們今天說的不是神話,而是歷史。這段歷史用八個字形容,大概是「一人得道,雞犬改名」吧?

  • 兩岸史話-宋英宗趙曙登基 從此薯藥叫山藥

    兩岸史話-宋英宗趙曙登基 從此薯藥叫山藥

     人名不能犯聖諱,食物和用具也不可以。古時有「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的神話,而我們今天說的不是神話,而是歷史。這段歷史用八個字形容,大概是「一人得道,雞犬改名」吧? \n 中國人把名字看得很重,君王的名字、上司的名字、長輩的名字、父母的名字,都要避諱,不但不能寫,而且不能說,取成名字就更不應該了。這種情形和歐美習俗完全相反,父親叫尼古拉,兒子也可以叫尼古拉,孫子繼續叫尼古拉,祖孫三代都可以重名,而在中國,父輩用過的名字,子孫輩一般是不能再用的,否則就犯了名諱。 \n 避諱太難 高太后開恩 \n 宋朝父母給孩子取名,好聽不好聽倒無所謂,最關鍵是要避免觸犯名諱。比如說宋太祖名叫趙匡胤,此後歷代皇帝的名字裡都不可能再出現「匡」字或者「胤」字,貴族子弟以及百姓子孫的名字裡同樣不能出現這兩個字。 \n 宋朝皇帝有很多,太祖趙匡胤、太宗趙光義、真宗趙恆、仁宗趙禎、英宗趙曙、神宗趙頊……每一代皇帝的名諱都不可以觸犯。你給孩子取名時,請把這些皇帝的名字全部剔出去;如果已經給孩子取過了名字,而新任皇帝的名字恰好和你家寶寶重名,且不管是重兩個字還是只重一個字,你家寶寶都要改名。 \n 宋寧宗時,文官洪邁特意在書中記下五十個字,標記為「帝王諱名」,因為這五十個字全是皇帝們用過的,其他人絕對不能再用了。 \n 好在宋朝皇帝們比較有人性,不想讓天下臣民動輒觸犯「聖諱」,所以從第二任皇帝趙光義開始,每位皇帝在登基以後,或者被封為太子的時候,就從兩個字的名字改成一個字的名字,這樣可以將臣民觸犯聖諱的概率降低一倍。例如趙光義本名光義,即位後第二年就改名趙炅了;真宗本名元侃,封為太子後改名趙恆;仁宗本名受益,封為太子後改名趙禎;英宗本名宗實,封為太子後改名趙曙……假如這些皇帝執意不改名字的話,那麼南宋大將劉光世就觸犯了太宗的名諱(光義),王安石的父親王益就觸犯了仁宗的名諱(受益),後果不堪設想。 \n 僅僅不能觸犯帝王名諱也就罷了,宋朝人有時候還會接到特別通知,不能觸犯皇后、太后、太后他爹的名諱。 \n 宋仁宗登基時,劉太后垂簾聽政,把父親劉通的名字定為官諱,禁止人們取同樣的名字。宋哲宗登基時,高太后垂簾聽政,又把父親高遵甫的名字定為官諱。「遵甫」是兩個字,避諱起來太難,好在高太后格外開恩,讓人們只避一個「甫」字。老宰相文彥博的六兒子本名文及甫,自從高太后一執政,他就改名為文及了。為啥?本名的最後一個字犯了太后他爹的諱嘛! \n 數字當名字 宋朝常見 \n 順便補充一下,早在劉太后垂簾聽政時期,皇帝頭上戴的通天冠因為犯了劉通的通字,也像人一樣改了名,叫作「承天冠」。宋英宗趙曙登基以後,因為薯藥的「薯」字和御名同音,從此改名叫「山藥」。另據吳處厚《青箱雜記》及王辟之《澠水燕談錄》,宋仁宗趙禎登基後,蒸餅(即今之實心饅頭)的「蒸」字讀音近於禎,從此改稱「炊餅」(假如宋仁宗沒當皇帝,那麼武大郎叫賣的就是「蒸餅」而非「炊餅」);吳越國王錢鏐割據江南時,因為兒子有點兒瘸,所以茄子改名叫「落蘇」。 \n 您瞧,人名不能犯聖諱,食物和用具也不可以。 \n 古時有「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的神話,而我們今天說的不是神話,而是歷史。這段歷史用八個字形容,大概是「一人得道,雞犬改名」吧? \n 我們知道,明太祖名叫朱元璋,朱元璋的父親名叫朱世珍。朱元璋還有兩個哥哥,大哥朱興盛,二哥朱興祖。 \n 元璋、世珍、興盛、興祖都是既好聽又吉利的名字,但都是在朱元璋稱帝後新改的。朱世珍本名朱五四,朱興盛本名朱重六,朱興祖本名朱重七,朱元璋本名朱重八。他還有一個姐夫,本名王七一。再往前追溯,他的曾祖本名朱四九,生了四個兒子,分別取名朱初一、朱初二、朱初五、朱初十。 \n 五四、七一、四九,全是數字。初一、初二、初五、初十、重六、重七、重八,也都離不開數字。朱元璋一家為什麼要用數字作名字呢? \n 據俞樾《春在堂隨筆》解釋,元朝以異族入主中國,視漢民如奴隸,禁止漢族平民取名,所以朱氏家族只能用數字作為名字。 \n 實際上是不是這樣呢?翻開元曲和元人筆記,漢族平民並不是沒有名字。《竇娥冤》裡想娶竇娥的那個底層男子叫作「張驢兒」,《至正直記》裡有一個名叫「王德兒」的平民男孩,證明漢族平民在元朝還是可以有名字的,雖然「驢兒」和「德兒」都算不上好名字,但畢竟不像朱元璋一家用數字作名字。 \n 事實上,用數字作為人名絕非元朝首創,早在宋朝就很常見了。 \n 按北宋著名詞人秦觀的子孫撰寫的家譜,秦觀生下秦湛,秦湛生下秦南翁,秦南翁生下四個兒子,分別取名秦小五、秦小十、秦十一、秦二十。秦小十又生秦念八(通「廿八」,即二十八),秦念八生秦三十七,秦三十七生秦細二(即小二)……讀到此處,讀者朋友可能會聯想到《水滸傳》裡的阮氏三雄,沒錯,他們也是用數字取名: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 \n 秦氏家譜是後人續修,可能有誤;《水滸傳》是元明小說,不足為憑。現在我們再翻開南宋官員的判決文書彙編《名公書判清明集》看看。該書第十四卷有一段判處明教教徒杖刑的判決:「祝十二、十三、仇百四十,各杖一百。」第九卷又有一段處理民事糾紛的判決:「使丘大二、王三一如黎潤祖所論。」同書第六卷還有一段處理土地糾紛的判決:「以鄰里證之,沈九二等供,當來籬道係夾截於沈百二屋柱上。」 \n 祝十二、祝十三、仇百四十、丘大二、王三一、沈九二、沈百二,這些出現在南宋判決文書裡的人名,都是數字。(待續)

  • 穿越宋朝千奇百怪──宋英宗趙曙登基 從此薯藥叫山藥(七)

    中國人把名字看得很重,君王的名字、上司的名字、長輩的名字、父母的名字,都要避諱,不但不能寫,而且不能說,取成名字就更不應該了。這種情形和歐美習俗完全相反,父親叫尼古拉,兒子也可以叫尼古拉,孫子繼續叫尼古拉,祖孫三代都可以重名,而在中國,父輩用過的名字,子孫輩一般是不能再用的,否則就犯了名諱。

  • 穿越宋朝千奇百怪──宋英宗趙曙登基 從此薯藥叫山藥(七)

    中國人把名字看得很重,君王的名字、上司的名字、長輩的名字、父母的名字,都要避諱,不但不能寫,而且不能說,取成名字就更不應該了。這種情形和歐美習俗完全相反,父親叫尼古拉,兒子也可以叫尼古拉,孫子繼續叫尼古拉,祖孫三代都可以重名,而在中國,父輩用過的名字,子孫輩一般是不能再用的,否則就犯了名諱。 \n \n避諱太難 高太后開恩 \n \n宋朝父母給孩子取名,好聽不好聽倒無所謂,最關鍵是要避免觸犯名諱。比如說宋太祖名叫趙匡胤,此後歷代皇帝的名字裡都不可能再出現「匡」字或者「胤」字,貴族子弟以及百姓子孫的名字裡同樣不能出現這兩個字。 \n宋朝皇帝有很多,太祖趙匡胤、太宗趙光義、真宗趙恆、仁宗趙禎、英宗趙曙、神宗趙頊……每一代皇帝的名諱都不可以觸犯。你給孩子取名時,請把這些皇帝的名字全部剔出去;如果已經給孩子取過了名字,而新任皇帝的名字恰好和你家寶寶重名,且不管是重兩個字還是只重一個字,你家寶寶都要改名。 \n宋寧宗時,文官洪邁特意在書中記下五十個字,標記為「帝王諱名」,因為這五十個字全是皇帝們用過的,其他人絕對不能再用了。 \n好在宋朝皇帝們比較有人性,不想讓天下臣民動輒觸犯「聖諱」,所以從第二任皇帝趙光義開始,每位皇帝在登基以後,或者被封為太子的時候,就從兩個字的名字改成一個字的名字,這樣可以將臣民觸犯聖諱的概率降低一倍。例如趙光義本名光義,即位後第二年就改名趙炅了;真宗本名元侃,封為太子後改名趙恆;仁宗本名受益,封為太子後改名趙禎;英宗本名宗實,封為太子後改名趙曙……假如這些皇帝執意不改名字的話,那麼南宋大將劉光世就觸犯了太宗的名諱(光義),王安石的父親王益就觸犯了仁宗的名諱(受益),後果不堪設想。 \n僅僅不能觸犯帝王名諱也就罷了,宋朝人有時候還會接到特別通知,不能觸犯皇后、太后、太后他爹的名諱。 \n宋仁宗登基時,劉太后垂簾聽政,把父親劉通的名字定為官諱,禁止人們取同樣的名字。宋哲宗登基時,高太后垂簾聽政,又把父親高遵甫的名字定為官諱。「遵甫」是兩個字,避諱起來太難,好在高太后格外開恩,讓人們只避一個「甫」字。老宰相文彥博的六兒子本名文及甫,自從高太后一執政,他就改名為文及了。為啥?本名的最後一個字犯了太后他爹的諱嘛! \n \n數字當名字 宋朝常見 \n \n順便補充一下,早在劉太后垂簾聽政時期,皇帝頭上戴的通天冠因為犯了劉通的通字,也像人一樣改了名,叫作「承天冠」。宋英宗趙曙登基以後,因為薯藥的「薯」字和御名同音,從此改名叫「山藥」。另據吳處厚《青箱雜記》及王辟之《澠水燕談錄》,宋仁宗趙禎登基後,蒸餅(即今之實心饅頭)的「蒸」字讀音近於禎,從此改稱「炊餅」(假如宋仁宗沒當皇帝,那麼武大郎叫賣的就是「蒸餅」而非「炊餅」);吳越國王錢鏐割據江南時,因為兒子有點兒瘸,所以茄子改名叫「落蘇」。 \n您瞧,人名不能犯聖諱,食物和用具也不可以。 \n古時有「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的神話,而我們今天說的不是神話,而是歷史。這段歷史用八個字形容,大概是「一人得道,雞犬改名」吧? \n我們知道,明太祖名叫朱元璋,朱元璋的父親名叫朱世珍。朱元璋還有兩個哥哥,大哥朱興盛,二哥朱興祖。 \n元璋、世珍、興盛、興祖都是既好聽又吉利的名字,但都是在朱元璋稱帝後新改的。朱世珍本名朱五四,朱興盛本名朱重六,朱興祖本名朱重七,朱元璋本名朱重八。他還有一個姐夫,本名王七一。再往前追溯,他的曾祖本名朱四九,生了四個兒子,分別取名朱初一、朱初二、朱初五、朱初十。 \n五四、七一、四九,全是數字。初一、初二、初五、初十、重六、重七、重八,也都離不開數字。朱元璋一家為什麼要用數字作名字呢? \n據俞樾《春在堂隨筆》解釋,元朝以異族入主中國,視漢民如奴隸,禁止漢族平民取名,所以朱氏家族只能用數字作為名字。 \n實際上是不是這樣呢?翻開元曲和元人筆記,漢族平民並不是沒有名字。《竇娥冤》裡想娶竇娥的那個底層男子叫作「張驢兒」,《至正直記》裡有一個名叫「王德兒」的平民男孩,證明漢族平民在元朝還是可以有名字的,雖然「驢兒」和「德兒」都算不上好名字,但畢竟不像朱元璋一家用數字作名字。 \n事實上,用數字作為人名絕非元朝首創,早在宋朝就很常見了。 \n按北宋著名詞人秦觀的子孫撰寫的家譜,秦觀生下秦湛,秦湛生下秦南翁,秦南翁生下四個兒子,分別取名秦小五、秦小十、秦十一、秦二十。秦小十又生秦念八(通「廿八」,即二十八),秦念八生秦三十七,秦三十七生秦細二(即小二)……讀到此處,讀者朋友可能會聯想到《水滸傳》裡的阮氏三雄,沒錯,他們也是用數字取名: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 \n秦氏家譜是後人續修,可能有誤;《水滸傳》是元明小說,不足為憑。現在我們再翻開南宋官員的判決文書彙編《名公書判清明集》看看。該書第十四卷有一段判處明教教徒杖刑的判決:「祝十二、十三、仇百四十,各杖一百。」第九卷又有一段處理民事糾紛的判決:「使丘大二、王三一如黎潤祖所論。」同書第六卷還有一段處理土地糾紛的判決:「以鄰里證之,沈九二等供,當來籬道係夾截於沈百二屋柱上。」 \n祝十二、祝十三、仇百四十、丘大二、王三一、沈九二、沈百二,這些出現在南宋判決文書裡的人名,都是數字。(待續) \n

  • 兩岸史話-疊音名如雙面刃 淪妓、妾標籤

    兩岸史話-疊音名如雙面刃 淪妓、妾標籤

     疊音名在宋朝是把雙刃劍:它可愛、動聽,適合被父母拿來稱呼幼年的女兒;同時又散發出風塵的味道,往往淪落為妓女和妾侍的身分標籤。所以當現代女生穿越到宋朝以後,千萬要慎用疊音名,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誤會。

  • 兩岸史話-疊音名如雙面刃 淪妓、妾標籤

    兩岸史話-疊音名如雙面刃 淪妓、妾標籤

     疊音名在宋朝是把雙刃劍:它可愛、動聽,適合被父母拿來稱呼幼年的女兒;同時又散發出風塵的味道,往往淪落為妓女和妾侍的身分標籤。所以當現代女生穿越到宋朝以後,千萬要慎用疊音名,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誤會。 \n 宋徽宗還有一百多個妃子,其中五個用疊音名,一個叫席珠珠,一個叫奚拂拂,一個叫盧嫋嫋,一個叫徐癸癸,一個叫鄭巧巧。 \n 跟「三從四德」不搭界 \n 南宋話本《碾玉觀音》裡有個養娘(養娘是宋朝人對丫鬟的俗稱,相當於明清時代的「梅香」),在清河郡王張俊府裡上班,因為跟人私奔,慘遭張俊殺害。這個養娘姓什麼已經無從考證了,但是她的名字叫秀秀,也是疊音名。 \n 由此可見,無論在民間還是在宮廷,宋朝都刮起了疊音取名的流行風。 \n 流行歸流行,疊音名絕對不是宋朝的主旋律。在宋朝士大夫眼裡,疊音名很好玩,很時尚,可是正因為它時尚,所以跟「三從四德」不搭界,所以只能在女孩小時候使用,一旦到了出嫁年齡,父母必須另給她取一個「規規矩矩」的名字,否則就不好意思把女兒的名字往婚書上寫,以免被婆家看不起。 \n 前面說過,陸游的女兒叫陸女女,這其實只是個乳名,拿不到檯面上。陸游給寶貝女兒取過一個比較正規的名字:陸定娘。 \n 前面還說過,宋神宗他媽叫高滔滔,這當然也是個乳名,高老太后另有大名,叫高紀。高紀肯定沒有高滔滔聽著可愛,可是卻穩重多了。 \n 多翻翻宋人年譜就知道,凡是出身於士大夫階層的女生,長大之後沒一個用疊音名的,而且她們的名字都非常嚴肅,嚴肅得簡直不像是女生的名字。例如蘇東坡的結髮妻子名叫王弗,王弗死後,老蘇又娶了王弗的妹妹王閏之。王弗、王閏之,中規中矩,非常男性化的名字,一看就是大名。黃庭堅有個女兒,大名黃睦。辛棄疾有兩個女兒,分別叫辛囷、辛秀,也都是非常嚴肅的名字。她們有小名沒有?肯定有,說不定還是疊音名,但是成人以後就不再使用了,怕人笑話。 \n 為什麼長大了用疊音名會被人笑話呢?因為按照宋朝的風俗習慣,只有下賤女人才會一輩子使用疊音名。這裡的下賤女人和人品無關,主要是指從事的職業比較低賤,例如妓女、歌伎、小妾、丫鬟,以及宮廷裡最低等級的嬪妃等。 \n 李師師一生都用「師師」這個疊音名,她是妓女。蘇小小一生都用「小小」這個疊音名,她也是妓女。《武林舊事》裡有一個名叫韓春春的女生,她是歌伎。《夷堅志》裡有個名叫何燕燕的女士,她是小妾。辛棄疾有六個小妾,名字分別是田田、卿卿、香香、整整、翩翩、飛卿,其中五個用疊音名。文天祥家裡有位成年女性叫盧撫撫,她的身分也是小妾。 \n 引起不必要的誤會 \n 也就是說,疊音名在宋朝是把雙刃劍:它可愛、動聽,適合被父母拿來稱呼幼年的女兒;同時又散發出風塵的味道,往往淪落為妓女和妾侍的身分標籤。所以當現代女生穿越到宋朝以後,千萬要慎用疊音名,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誤會。 \n 哪種名字最流行? \n 南宋俞成在著作《螢雪叢說》中寫道: \n 今人生子,妄自尊大,多取文武富貴四字為名。不以「晞顏」為名,則以「望回」為名,仰慕顏回也;不以「次韓」為名,則以「齊愈」為名,仰慕韓愈也,甚可笑也。 \n 這段話意思是說,宋朝父母給兒子取名,如果用單名的話,喜歡用文、武、富、貴這四個字;如果用複名的話,不是叫做「晞顏」,就是叫做「望回」,不是叫做「次韓」,就是叫做「齊愈」,都很可笑。 \n 《宋史》列傳中文官武將多如牛毛,取單名的很少,取雙名的很多,文、武、富、貴並不多見,倒是《水滸傳》中有笑面虎朱富、旱地忽律朱貴、神機軍師朱武三人,取名時分別用了富、貴、武三字,但《水滸傳》是小說,而且不是宋朝人寫的,所以不足為憑。推想起來,當時大概應該只有文化水準和欣賞品味都不高的父母才會給孩子取文武富貴這種很俗氣的名字,而這樣的父母在培養孩子方面不可能占優勢,他們的孩子長大後成不了文官武將,所以沒有機會進入《宋史》,也就沒有機會讓我們看到。 \n 晞顏、望回、次韓、齊愈,這四個名字倒是很雅致的。晞顏和望回的寓意是希望孩子成為顏回那樣的聖賢,次韓和齊愈的寓意是希望孩子成為韓愈那樣的大儒,寓意很美好,訴求很高尚,不應該被嘲笑。 \n 陸游的母親像李清照一樣是個才女,自小就喜歡秦觀的詩詞,所以給兒子取名陸遊,字務觀,意思是希望陸游能擁有秦觀(秦少游)那樣的才華。寓意如此美好,訴求如此高尚,憑什麼嘲笑人家呢? \n 俞成之所以發出嘲笑的聲音,應該不是因為這樣取名不好聽,而是因為這類名字太多了、太流行了、太普遍了,所以顯得俗不可耐。正如幾十年前的中國大陸,由於舉國上下的政治狂熱,父母總是給兒女取「擁軍」、「解放」、「衛國」、「衛紅」之類的名字,千人一名,千篇一律,用俞成的話說,「甚可笑也。」 \n 哪種名字不能用? \n 中國有一句俗語: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意思是政治不清明,權利不平等,當權者可以無法無天,老百姓只能忍氣吞聲。 \n 這句俗語的背後還有一個故事,說是宋朝有一個市長級別的官員,名叫田登,他妄自尊大,禁止轄區子民喊他的名字,甚至連和他名字相近的詞都不許說。正月十五快要到了,當地照例要舉行三天燈展,可是田登卻不許燈展文告中出現「點燈」兩個字,因為點燈的發音近似「田登」。下屬沒辦法,只好將點燈改成「放火」,最後貼出來的文告是「本州依例放火三日」。百姓們又好氣又好笑,私下裡都說:「哼,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n 這個故事是有來歷的,出自陸游的《老學庵筆記》,其真實性應該有保證。(待續)

  • 穿越宋朝千奇百怪──疊音名如雙面刃 淪妓、妾標籤(六)

    宋徽宗還有一百多個妃子,其中五個用疊音名,一個叫席珠珠,一個叫奚拂拂,一個叫盧嫋嫋,一個叫徐癸癸,一個叫鄭巧巧。

  • 穿越宋朝千奇百怪──疊音名如雙面刃 淪妓、妾標籤(六)

    宋徽宗還有一百多個妃子,其中五個用疊音名,一個叫席珠珠,一個叫奚拂拂,一個叫盧嫋嫋,一個叫徐癸癸,一個叫鄭巧巧。 \n \n跟「三從四德」不搭界 \n \n南宋話本《碾玉觀音》裡有個養娘(養娘是宋朝人對丫鬟的俗稱,相當於明清時代的「梅香」),在清河郡王張俊府裡上班,因為跟人私奔,慘遭張俊殺害。這個養娘姓什麼已經無從考證了,但是她的名字叫秀秀,也是疊音名。 \n由此可見,無論在民間還是在宮廷,宋朝都刮起了疊音取名的流行風。 \n流行歸流行,疊音名絕對不是宋朝的主旋律。在宋朝士大夫眼裡,疊音名很好玩,很時尚,可是正因為它時尚,所以跟「三從四德」不搭界,所以只能在女孩小時候使用,一旦到了出嫁年齡,父母必須另給她取一個「規規矩矩」的名字,否則就不好意思把女兒的名字往婚書上寫,以免被婆家看不起。 \n前面說過,陸游的女兒叫陸女女,這其實只是個乳名,拿不到檯面上。陸游給寶貝女兒取過一個比較正規的名字:陸定娘。 \n前面還說過,宋神宗他媽叫高滔滔,這當然也是個乳名,高老太后另有大名,叫高紀。高紀肯定沒有高滔滔聽著可愛,可是卻穩重多了。 \n多翻翻宋人年譜就知道,凡是出身於士大夫階層的女生,長大之後沒一個用疊音名的,而且她們的名字都非常嚴肅,嚴肅得簡直不像是女生的名字。例如蘇東坡的結髮妻子名叫王弗,王弗死後,老蘇又娶了王弗的妹妹王閏之。王弗、王閏之,中規中矩,非常男性化的名字,一看就是大名。黃庭堅有個女兒,大名黃睦。辛棄疾有兩個女兒,分別叫辛囷、辛秀,也都是非常嚴肅的名字。她們有小名沒有?肯定有,說不定還是疊音名,但是成人以後就不再使用了,怕人笑話。 \n為什麼長大了用疊音名會被人笑話呢?因為按照宋朝的風俗習慣,只有下賤女人才會一輩子使用疊音名。這裡的下賤女人和人品無關,主要是指從事的職業比較低賤,例如妓女、歌伎、小妾、丫鬟,以及宮廷裡最低等級的嬪妃等。 \n李師師一生都用「師師」這個疊音名,她是妓女。蘇小小一生都用「小小」這個疊音名,她也是妓女。《武林舊事》裡有一個名叫韓春春的女生,她是歌伎。《夷堅志》裡有個名叫何燕燕的女士,她是小妾。辛棄疾有六個小妾,名字分別是田田、卿卿、香香、整整、翩翩、飛卿,其中五個用疊音名。文天祥家裡有位成年女性叫盧撫撫,她的身分也是小妾。 \n \n引起不必要的誤會 \n \n也就是說,疊音名在宋朝是把雙刃劍:它可愛、動聽,適合被父母拿來稱呼幼年的女兒;同時又散發出風塵的味道,往往淪落為妓女和妾侍的身分標籤。所以當現代女生穿越到宋朝以後,千萬要慎用疊音名,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誤會。 \n哪種名字最流行? \n南宋俞成在著作《螢雪叢說》中寫道: \n今人生子,妄自尊大,多取文武富貴四字為名。不以「晞顏」為名,則以「望回」為名,仰慕顏回也;不以「次韓」為名,則以「齊愈」為名,仰慕韓愈也,甚可笑也。 \n這段話意思是說,宋朝父母給兒子取名,如果用單名的話,喜歡用文、武、富、貴這四個字;如果用複名的話,不是叫做「晞顏」,就是叫做「望回」,不是叫做「次韓」,就是叫做「齊愈」,都很可笑。 \n《宋史》列傳中文官武將多如牛毛,取單名的很少,取雙名的很多,文、武、富、貴並不多見,倒是《水滸傳》中有笑面虎朱富、旱地忽律朱貴、神機軍師朱武三人,取名時分別用了富、貴、武三字,但《水滸傳》是小說,而且不是宋朝人寫的,所以不足為憑。推想起來,當時大概應該只有文化水準和欣賞品味都不高的父母才會給孩子取文武富貴這種很俗氣的名字,而這樣的父母在培養孩子方面不可能占優勢,他們的孩子長大後成不了文官武將,所以沒有機會進入《宋史》,也就沒有機會讓我們看到。 \n晞顏、望回、次韓、齊愈,這四個名字倒是很雅致的。晞顏和望回的寓意是希望孩子成為顏回那樣的聖賢,次韓和齊愈的寓意是希望孩子成為韓愈那樣的大儒,寓意很美好,訴求很高尚,不應該被嘲笑。 \n陸游的母親像李清照一樣是個才女,自小就喜歡秦觀的詩詞,所以給兒子取名陸遊,字務觀,意思是希望陸游能擁有秦觀(秦少游)那樣的才華。寓意如此美好,訴求如此高尚,憑什麼嘲笑人家呢? \n俞成之所以發出嘲笑的聲音,應該不是因為這樣取名不好聽,而是因為這類名字太多了、太流行了、太普遍了,所以顯得俗不可耐。正如幾十年前的中國大陸,由於舉國上下的政治狂熱,父母總是給兒女取「擁軍」、「解放」、「衛國」、「衛紅」之類的名字,千人一名,千篇一律,用俞成的話說,「甚可笑也。」 \n哪種名字不能用? \n中國有一句俗語: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意思是政治不清明,權利不平等,當權者可以無法無天,老百姓只能忍氣吞聲。 \n這句俗語的背後還有一個故事,說是宋朝有一個市長級別的官員,名叫田登,他妄自尊大,禁止轄區子民喊他的名字,甚至連和他名字相近的詞都不許說。正月十五快要到了,當地照例要舉行三天燈展,可是田登卻不許燈展文告中出現「點燈」兩個字,因為點燈的發音近似「田登」。下屬沒辦法,只好將點燈改成「放火」,最後貼出來的文告是「本州依例放火三日」。百姓們又好氣又好笑,私下裡都說:「哼,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n這個故事是有來歷的,出自陸游的《老學庵筆記》,其真實性應該有保證。(待續)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