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杜怡禎的搜尋結果,共02

  • 第七屆BenQ華文世界電影小說獎 貳獎作品7-繩端的海豚

     9.案發當日 黃昏 \n 「你的意思是,施謄在班上常受到林保力他們欺負?」聽完杜怡禎的描述,黃慶武瞄了一眼自己手中的紀錄本再次跟她確認。 \n 杜怡禎沒有答話,只是表情呆滯的點了點頭。 \n 「包括今天的留校自習也是?」顧國雄詢問。 \n 仍是沉默的點頭回應。 \n 「衝突是怎麼發生的?」顧國雄拋的問題單刀直入,不讓杜怡禎有躲避的機會。 \n 「其實不是發生,應該說是延續。」 \n 顧國雄挑眉,選擇不接話。讓被偵訊的對象保有適度的靜默時間,無聲的施加壓力一向是他拿手的訊問方式。 \n 杜怡禎看著顧國雄,空氣中凝結的靜默壓力,反倒更讓她有一種不吐不快的心情。 \n 「今天午餐時,林保力他們那群人就已經找過施謄麻煩了。平常施謄對別人找碴向來不敢反抗,誰想得到他今天居然敢回嘴。雖然當時老師有壓下他們的衝突,可是我想林保力應該還是相當不爽吧。」她說。 \n 「找碴?是指勒索嗎?」黃慶武追問。 \n 「哼!」杜怡禎冷冷的輕聲一笑。「當然不是。林保力他爸是市議員耶,家裡有錢有勢,沒必要去勒索一個撿破爛的。」 \n 就著杜怡禎的話,顧國雄好像被勾起興趣似的,玩味而沉默地注視杜怡禎。 \n 黃慶武困惑的追問:「難道陳老師不知道施謄在班上的情形?」 \n 依照校長及其他教師所做的證詞,大家幾乎眾口一詞的對陳文忠這個導師的評價給予高度肯定,所用的詞彙也不外乎是:有責任感、抓得住學生的心及教學活潑,學生成績普遍優良等的溢美之詞。 \n 「我覺得,老師知道施謄在班上的處境,只是他是用自己的方式幫忙施謄解圍。之所以沒有公開的制止,或許正是因為老師擔心正面站在施謄那邊,反而會讓施謄更容易被當成箭靶吧。」杜怡禎停頓思考片刻後,像是深怕自己的沉默會變成一種指控,急忙的出聲為陳文忠辯解。 \n (精彩內容摘刊完畢,全文詳見《拱豬:第七屆「BenQ華文世界電影小說獎」得獎作品集》)

  • 第七屆BenQ華文世界電影小說獎 貳獎作品6-繩端的海豚

     8.案發當日 黃昏 \n 瀰漫抑鬱氣氛的教室內,眾人的爭吵仍持續著。 \n 杜怡禎看到陳文忠調停的目光,卻仍是難以吞下這口氣,轉頭看著林保力:「在你們懷疑我之前,怎麼不先想想看,要不是你們把他拖進廁所去,我也不會去找他。」 \n 「什麼?」陳文忠轉向杜怡禎,一時之間無法理解她話中的含意。 \n 杜怡禎冷笑的瞪著林保力:「難道你要否認?全班最會找施謄碴的人不就是你嗎?」 \n 「大小姐,我們只不過是哥兒們一起去上廁所,這妳也要管?」林保力不耐煩的翻了一個白眼。 \n 李常恆眼睛滴溜的一飄,幫著附和:「對啊,難道只有女生才能手牽手去上廁所?」 \n 「明明是你們先找他麻煩,我可不覺得他會自願跟你們去廁所。更何況你們回到班上後,他卻一直沒有回來,我才會擔心他被你們『怎麼』了。」杜怡禎不屑的加重句末語氣。 \n 「保力,是你跟常恆把施謄帶去廁所的?」懷疑的情緒迷走在陳文忠的目光。 \n 「老師,我們是『結伴』去上廁所,難道校規有規定男生不能結伴去廁所嗎?況且,我出廁所的時候,施謄可還活得好好的。」 \n 「可疑的不是結伴這件事,可疑的是你這個人。所以我說『如果是他殺,我想不到比你更可疑的人』。」陳進樺冷眼看向林保力,對他的辯駁不屑一顧。 \n 林保力斜著頭撇向陳進樺:「少一副他媽的跟你無關的樣子!我們回到教室後,你也去過廁所不是嗎?」 \n 「對,但是我沒看到『屍體』,也沒看到『人』,我只是去上廁所洗個手就回來了。」陳進樺話中強烈的語調區隔出的生與死的交隔。 \n 「那也都是你自己在說。」李常恆故意挖了挖耳朵。 \n 陳進樺回瞪李常恆沒有接話,氣氛有些劍拔弩張。 \n 杜怡禎看向兩人,弧度柔軟的嘴脣溢出冷笑:「你們可都是嫌疑犯。」(待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