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杜陳映的搜尋結果,共05

  • 伴娘床戰閨密老公 網紅全裸性愛片外洩

    伴娘床戰閨密老公 網紅全裸性愛片外洩

    越南一名藥劑師杜陳映(Trâm Anh),外型甜美加上身材火辣,去年參加選秀節目後瞬間爆紅,不過近日網路上卻流傳她的全裸性愛影片,而更讓人震驚的是,她床戰的對象竟是閨蜜的老公,令外界相當震驚。

  • 另一種凝視:楊渡》永別了,陳映真大哥

     雖然知道那一天的必然來臨,然而聽到陳映真在冬日北京辭世的消息,內心仍無法自抑地呼喚著:啊,陳大哥! \n 和他認識時,我還只是一個大四學生,只因時報文學獎結識施善繼,才得以去陳映真的家中,見到仰慕的作家,也見到和陳映真同案的畫家吳耀忠、詩人林華洲。像見識到一條隱伏在台灣地底的思想泉源,學習,閱讀,寫作。然而,此生總是縈繞心底的,仍是陳映真常常問的那一句話:「人生該怎麼個活法,才是真正的人生。」此後,編雜誌、邀作者、當記者、寫評論、參與社會運動等,甚至生命的困惑與憂傷,都得到他的指引和幫助。 \n 雖然結識那麼久,可真正認識到陳映真在台灣文學史、社會史的巨大身影,還是這幾年,在主辦《為台灣文學朗讀》的電台節目時。 \n 我所訪問過的前輩作家之中,幾乎很少人不提及陳映真。早年和尉天驄辦《筆匯》,陳映真在這裡發表了他的第一篇小說,包括了〈我的弟弟康雄〉、〈將軍族〉等。1965年劉大任辦《劇場》的時候,陳映真是作家兼演員。劉大任說,首度演出《等待果陀》時,開幕就由陳映真拿一面用石膏做的,但漆成古銅色的鑼,上場一敲打,立即就碎了,觀眾驚笑聲中,他大喊一聲:「開始了。」 \n 1966年創刊的《文學季刊》則是由尉天驄主編,作者包括了陳映真、姚一葦、黃春明、七等生、施叔青等人,包括了畫家吳耀忠在內的作家們,常常在明星咖啡廳寫稿聚會。窮作家們互相支援,誰領了薪水,有錢的就請客,沒錢就掛在帳上。雜誌基本是在咖啡廳完成的。這雜誌是直到1968年7月,陳映真因「民主台灣聯盟」案件,以「組織聚讀馬克思主義、魯迅等左翼書冊及為共產黨宣傳」等罪名,被逮捕入獄,尉天驄、黃春明也受到牽連調查,終於告終。 \n 早期他的小說影響重大固不必說,他出獄後所參與的文學活動,更為重大。包括1970年代唐文標起頭的現代詩論戰、鄉土文學論戰、批判買辦文化的「鬼影子知識分子」論戰、介紹世界體系與依賴理論、參與《夏潮》雜誌編輯與活動、1980年代的統獨論戰。 \n 1985年,他創辦《人間》雜誌,在股票衝上天、錢潮翻攪的時代裡,以人性關懷和對弱小者的報導文學與攝影,找回失落的人心人性。更特別的是陳映真也帶領《人間》雜誌參與了1980年代的社會運動,實踐他的信念。從反杜邦、反李長榮化工,到參加1987年恆春舉辦的第一場反核演講,陳映真都親臨了現場,站上前台,為底層民眾勇敢發聲。直到今天,《人間》雜誌仍是台灣文化的一則傳奇。 \n 更特別的是他的小說,從早年的現代主義時期、現實批判風格,到批判跨國公司的〈夜行貨車〉、〈雲〉、〈萬商帝君〉等,開創了對跨國資本的分析與批判;這一個部分,用施叔青的話說,是遠遠超越同時代的所有作家,不僅是未曾有過,也是後無來者的。可惜這一部分,還未被充分的評價。而他所寫的〈山路〉,首度將1950年代白色恐怖的政治事件與歷史寫入小說,則開創另一種文學的典範。 \n 陳映真參與的文學、社會運動與政治活動,不僅影響了一代人,而且是好幾代人,可說是台灣文化發展的最重要人物。這一點,在我們訪問的過程中,一再得到印證。許多作家提及,他年輕時如何與陳映真一起,做了什麼事。他也是一個溫暖的大哥。當年輕作家覺得思想上有矛盾,內心苦悶時,他總是伸出厚厚的大手。吳晟就曾提及,在他困頓而苦悶的歲月裡,曾到陳映真的家中長談。 \n 如今,那一雙厚而溫暖的手,在久病10年後,終而撒手離去。然而,陳映真在台灣文學史、社會史,以及理論上的所有影響,必定走得更長更遠更深厚。那是未被完整評價過的經典,永恆的心印。(作者為作家)

  • 陳映真創辦《人間》雜誌 一枝筆和鏡頭掀起社會運動

    陳映真創辦《人間》雜誌 一枝筆和鏡頭掀起社會運動

     陳映真在1985年創辦《人間》雜誌,雖然短短4年、出版47期後,就因財務困難而停刊,但《人間》為報導文學與紀實攝影帶來的開創性,以及控訴社會不公的力道、關懷底層的人道精神,影響台灣深遠。 \n 《人間》在台灣雜誌史的地位宛如聖典,陳映真所帶領的大批年輕同仁,帶著筆與鏡頭深入社會各角落,報導反杜邦、後勁反五輕、湯英伸案、祁家威案、蘭嶼核廢等社會事件,探討環境議題,伸張原住民、同志與愛滋病患權利等,儼然是一支以雜誌形式、進行社會運動的戰鬥隊伍。 \n 當年《人間》吸引許多理想青年加入,他們被陳映真教導「蹲下來和人民在一起」,在宛如大家庭的《人間》,他們喚「大陳」的陳映真就像個父親,與他們一起激昂、感動,辦公室半夜常橫躺倒滿加班累壞的同事們。 \n 《人間》的熱情感染整個社會,當年攝影師阮義忠知道雜誌經費有限,多領象徵性稿酬以支持;林柏樑則領半薪擔任特約攝影;已故攝影師李文吉多次進出《人間》,每在報界賺了一筆生活費,就回到《人間》拍不賺錢卻理想的報導攝影,他曾回憶,「陳映真有鋼鐵般的意志,但對人寬容,不曾罵人,沒有架子。」 \n 離開《人間》後到南投投入社區運動的廖嘉展曾說:「《人間》帶領我發現社會結構性的問題、國家機器的無效和弱勢的處境。而陳映真從不提意識形態,他讓我知道社會不美好,但不應該逃避,我現在所做的就是迎向這個挑戰。」 \n 劇場工作者鐘喬也在《人間》受到戲劇的啟蒙,他因為陳映真的引介,接觸到日本、韓國的民眾戲劇,後來他創辦「差事劇團」結合戲劇與社會運動,為台灣最具代表性的民眾劇團。 \n 曾任《人間》記者的詩人曾淑美,以「太陽系的太陽」比喻被眾人圍繞的陳映真,她回憶陳映真與記者改稿討論就像是「個別門診」,一次要數小時。但她坦言,「陳映真把報導文學的文字當成工具,政治信念的載體,有時會讓文字更煽情一點。」即使她不見得認同,卻理解《人間》就是陳映真的理念與美學的強烈滲透。 \n 當年陳映真拿房子抵押貸款辦《人間》,由弟弟的印刷廠金援,雜誌叫好卻不叫座,加上陳映真堅持不登商業廣告,1989年9月終於不堪虧損熄燈。陳映真曾傷心說,「這孩子生不逢時,不是這個時代所需要的雜誌。」但《人間》的精神已為台灣雜誌樹立重要標竿。 \n 《人間》雜誌創刊號1983.11月〈創刊的話〉摘錄: \n 〈因為我們相信,我們希望,我們愛…… 〉 \n 如果用一句話來說明,《人間》是以圖片和文字從事報告、發現、記錄、見證和評論的雜誌。……我們盼望透過《人間》,使彼此陌生的人重新熱絡起來;使彼此冷漠的社會,重新互相關懷:使相互生疏的人,重新建立對彼此生活與情感的理解;使塵封的心,能夠重新去相信、希望、愛和感動。

  • 另一種凝視:楊渡》永別了,陳映真大哥

    另一種凝視:楊渡》永別了,陳映真大哥

    雖然知道那一天的必然來臨,然而聽到陳映真在冬日北京辭世的消息,內心仍無法自抑地呼喚著:啊,陳大哥! \n 和他認識時,我還只是一個大四學生,只因時報文學獎結識施善繼,才得以去陳映真的家中,見到仰慕的作家,也見到和陳映真同案的畫家吳耀忠、詩人林華洲。像見識到一條隱伏在台灣地底的思想泉源,學習,閱讀,寫作。然而,此生總是縈繞心底的,仍是陳映真常常問的那一句話:「人生該怎麼個活法,才是真正的人生。」此後,編雜誌、邀作者、當記者、寫評論、參與社會運動等,甚至生命的困惑與憂傷,都得到他的指引和幫助。 \n 雖然結識那麼久,可真正認識到陳映真在台灣文學史、社會史的巨大身影,還是這幾年,在主辦《為台灣文學朗讀》的電台節目時。 \n 我所訪問過的前輩作家之中,幾乎很少人不提及陳映真。早年和尉天驄辦《筆匯》,陳映真在這裡發表了他的第一篇小說,包括了〈我的弟弟康雄〉、〈將軍族〉等。1965年劉大任辦《劇場》的時候,陳映真是作家兼演員。劉大任說,首度演出《等待果陀》時,開幕就由陳映真拿一面用石膏做的,但漆成古銅色的鑼,上場一敲打,立即就碎了,觀眾驚笑聲中,他大喊一聲:「開始了。」 \n 1966年創刊的《文學季刊》則是由尉天驄主編,作者包括了陳映真、姚一葦、黃春明、七等生、施叔青等人,包括了畫家吳耀忠在內的作家們,常常在明星咖啡廳寫稿聚會。窮作家們互相支援,誰領了薪水,有錢的就請客,沒錢就掛在帳上。雜誌基本是在咖啡廳完成的。這雜誌是直到1968年7月,陳映真因「民主台灣聯盟」案件,以「組織聚讀馬克思主義、魯迅等左翼書冊及為共產黨宣傳」等罪名,被逮捕入獄,尉天驄、黃春明也受到牽連調查,終於告終。 \n 早期他的小說影響重大固不必說,他出獄後所參與的文學活動,更為重大。包括1970年代唐文標起頭的現代詩論戰、鄉土文學論戰、批判買辦文化的「鬼影子知識分子」論戰、介紹世界體系與依賴理論、參與《夏潮》雜誌編輯與活動、1980年代的統獨論戰。 \n 1985年,他創辦《人間》雜誌,在股票衝上天、錢潮翻攪的時代裡,以人性關懷和對弱小者的報導文學與攝影,找回失落的人心人性。更特別的是陳映真也帶領《人間》雜誌參與了1980年代的社會運動,實踐他的信念。從反杜邦、反李長榮化工,到參加1987年恆春舉辦的第一場反核演講,陳映真都親臨了現場,站上前台,為底層民眾勇敢發聲。直到今天,《人間》雜誌仍是台灣文化的一則傳奇。 \n 更特別的是他的小說,從早年的現代主義時期、現實批判風格,到批判跨國公司的〈夜行貨車〉、〈雲〉、〈萬商帝君〉等,開創了對跨國資本的分析與批判;這一個部分,用施叔青的話說,是遠遠超越同時代的所有作家,不僅是未曾有過,也是後無來者的。可惜這一部分,還未被充分的評價。而他所寫的〈山路〉,首度將1950年代白色恐怖的政治事件與歷史寫入小說,則開創另一種文學的典範。 \n 陳映真參與的文學、社會運動與政治活動,不僅影響了一代人,而且是好幾代人,可說是台灣文化發展的最重要人物。這一點,在我們訪問的過程中,一再得到印證。許多作家提及,他年輕時如何與陳映真一起,做了什麼事。他也是一個溫暖的大哥。當年輕作家覺得思想上有矛盾,內心苦悶時,他總是伸出厚厚的大手。吳晟就曾提及,在他困頓而苦悶的歲月裡,曾到陳映真的家中長談。 \n 如今,那一雙厚而溫暖的手,在久病10年後,終而撒手離去。然而,陳映真在台灣文學史、社會史,以及理論上的所有影響,必定走得更長更遠更深厚。那是未被完整評價過的經典,永恆的心印。 \n(作者為作家)

  • 送奇美醫院昏迷女清醒 確認是杜雅惠

    送奇美醫院昏迷女清醒 確認是杜雅惠

    (12:00 更新內文 確定杜雅惠是已罹難6月女嬰陳映蓉的媽媽)2月6日地震被救出送奇美醫院的婦女因為昏迷,一直無法確認身分,昨晚終於清醒,院方確認她是65年次的杜雅惠,家人獲知,開心地前往探視。不過,令人難過的是,杜雅惠的先生和女兒已罹難。 \n \n奇美醫院加護病房中心主任陳奇祥指出,杜女被送進來時頭部有創傷,右胸肋骨斷了三根,而且有嚴重的氣血胸,另左小腿有很大的撕裂傷,情況非常危及,強心劑量用到最高,而升壓機數也升到最,經腦部縫合、放了一根胸管、以及腳部清創手術,昨晚終於清醒。 \n \n陳奇祥說,由於不知她的身分,很多家屬來認都認不出,因為她插管,手部也有受傷,無法寫字,所以醫護人員只能一個字一個字問出名字。 \n \n陳奇祥表示,因為無法確認身分又找不家人,所以所有的手術同意書全是醫師以家人身分代簽的,她恢復的不錯,這幾天應該可以拔管。 \n之前協尋名單上有住D棟11樓的叫杜雅惠,他的先生是40歲的陳昭名,女兒是6月大的陳映蓉。兩人都已罹難。 \n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