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杜麗娘的搜尋結果,共21

  • 元大董娘杜麗莊 王又曾次子王令一 前法官胡景彬等人獲假釋 將可回家過年

    元大董娘杜麗莊 王又曾次子王令一 前法官胡景彬等人獲假釋 將可回家過年

    包括元大集團董娘杜麗莊在內的4位在監服刑的知名人士,向所在監獄聲請假釋獲准,11日由矯正署報請法務部核准,其中除了博達前董座葉素菲無力繳納罰金刑,將繼續在台中女子外役監易服勞務折抵,其他聲請假釋的受刑人都可以回家過農曆春節。 \n \n 部准的4位聲請假釋知名人士,除了杜麗莊、葉素菲,還有力霸集團創辦人王又曾的次子王令一,台中高分院前法官胡景彬。 \n \n 因掏空力霸東森集團遭判刑12年定讞的王令一,是王又曾子女當中唯一仍在服刑者,原定刑期至2024年2月為止。 \n \n 杜麗莊則因丈夫馬志玲而捲入元大結構債弊案,2人都依違反證交法各判刑7年4月定讞,但馬志玲罹患重度失智症暫緩入監,杜麗莊2014年入監,原定刑期至2021年12月。 \n \n 前法官胡景彬被查出有4千多萬元不明資產,依財產來源不明罪判刑4年定讞,原定刑期至2019年12月,他雖獲准假釋,但另涉利用審案收賄300萬元,被高院判刑16年,目前仍由最高法院審理中,一旦判決有罪定讞,恐將撤銷假釋。 \n \n 葉素菲因博達案遭判刑16年8月、併科罰金1.8億元定讞,2009年在桃園女子監獄服刑後,表現良好,2015年轉到台中女子外役監服刑至今,去年7月葉首度申請假釋但複審遭駁回,這次終於獲准,不過,葉素菲還有1.8億元的罰金需要繳納,但她無力負擔,將繼續在台中女好外役監易服勞務。

  • 杜麗娘見祝英台 狂起勇敢追愛

     台灣表演團體動見体劇團受邀前往泰國曼谷國際表演藝術節,演出最新作品《狂起》,融合傳統京劇元素,探討女性情慾自主,未演先轟動,票券在演出前已銷售一空。 \n 導演王靖惇表示,「整齣戲都是在將傳統戲曲和現代元素揉合在一起,像是演員肢體有京劇的身段,還有現代舞元素,服裝設計有傳統斗篷,加上時尚的內裡。」 \n 《狂起》全劇無對白,以演員肢體和音樂表現劇情,描述兩名傳統戲曲裡的女性角色,杜麗娘和祝英台,透過夢境溝通、互動,原是柔媚羞澀的杜麗娘,夢見性別忽男忽女、勇敢追愛的祝英台,在他的帶領下,走出情感糾結,並褪下外衣,象徵自我的顯現。 \n 《狂起》今(15日)至17日於曼谷松柴藝術中心劇場演4場。

  • 王者榮耀玩崑曲風 杜麗娘也亮相

    王者榮耀玩崑曲風 杜麗娘也亮相

     風靡大陸的手機遊戲《王者榮耀》日前歡慶2周年生日,不僅推出三國時期人物「甄姬」的崑曲皮膚(角色造型)「遊園驚夢」,以《牡丹亭》女主角杜麗娘為原型,並順勢發表宣傳動畫《牡丹亭‧遊園驚夢》。也讓逾600年歷史、名列非遺的崑曲,伴隨遊戲登上大陸2億玩家的手機螢幕、映入眼簾。 \n 《王者榮耀》角色姓名均取自中國歷史、神話傳說中的人物,例如甄姬(洛神降臨)即與文學家曹植名篇《洛神賦》、三國美女甄妃(文昭皇后)有關。此次《王者榮耀》2周年生日發布會,騰訊遊戲特地為甄姬一角,推出名為「遊園驚夢」的崑曲皮膚。 \n 一級演員魏春榮配音 \n 這款「遊園驚夢」皮膚,以《牡丹亭》女主角杜麗娘為原型,服飾則運用象徵青春的粉色為主調,只見甄姬化身為崑曲人物,手持團扇、衣袂飄然。據聞「遊園驚夢」發布後,隨即引發眾多玩家留言、高呼「眼前一亮」,也驗證這次《王者榮耀》玩起崑曲風,確實成功觸及年輕族群的「新品味」。 \n 發布會上並推出動畫《牡丹亭‧遊園驚夢》,幕後崑曲配音由北方崑曲劇院國家一級演員,曾獲頒梅花獎、文華獎的崑曲名旦魏春榮擔綱。對於《牡丹亭‧遊園驚夢》,魏春榮表示:「動畫的時間很短,但是在短暫的時間當中,給人視覺和聽覺上很強的衝擊力。」 \n 魏春榮認為,相較之下,觀眾走進劇場,才能欣賞到一整齣完整、典雅唯美,舞台技術齊備的崑曲。「可能在電腦上看,只能夠讓你有興趣走進劇場,想去看一看《牡丹亭》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故事。」 \n 傳播歷史文化知識 \n 當然各界也難免問起,《王者榮耀》此次與崑曲傳統藝術相結合,可是「玩真的」?除針對崑曲近年來走進校園,越來越受大陸年輕族群的青睞,以崑曲皮膚、宣傳動畫投玩家所好,出自行銷宣傳的考量之外,恐怕也跟騰訊先前「關注正史,使遊戲的資訊傳遞更加完善」聲明有關。 \n 為此《王者榮耀》不但推出「煮酒論王者」、「王者歷史課」等影片欄目,向廣大玩家傳播歷史文化知識,遊戲中更附有「歷史上的……」,即忠實於正史記載的歷史人物角色的故事。除崑曲皮膚、動畫外,《王者歷史課》也出現崑曲專題,應可藉此讓更多年輕玩家關注崑曲、接觸傳統藝術文化。

  • 狂起當杜麗娘夢見祝英台

    狂起當杜麗娘夢見祝英台

     假如《牡丹亭》裡的杜麗娘,夢中的對象是祝英台,她的愛情故事會有什麼驚奇和改變?動見体劇團全新作品《狂起》,讓兩個不同的傳統故事人物在舞台上相遇,探討女性自主話題。 \n 探討性別 找尋自我 \n 「杜麗娘保守地愛著她的夢中情人,祝英台則是勇於追尋自己的愛情,最後甚至為了感情而變成蝴蝶,她的勇氣應可啟發杜麗娘更勇於邁開腳步,找尋自我。」導演之一王靖惇表示,探討性別意識的作品有許多,「這個作品除了討論男性、女性、第三性之外,還有無性別意識也在其中。」 \n 王靖惇表示,關於劇中人物的性別設定是自京劇生旦淨末丑的啟發而來,「在傳統戲曲裡的性別也是流動的,像是俠女角色,就帶有男性特質,而丑角、花角就有大媽的感覺,戲曲的設定是這麼前衛,讓我聯想到祝英台說不定不只是一名女性,而是一個忽男忽女的無性別人,她的蝴蝶翅膀一邊鮮豔、一邊素雅,運用不同手法,喚醒杜麗娘的情慾解放。」 \n 蛻變蝴蝶 破繭而出 \n 《狂起》裡的杜麗娘並沒有明確的對白,而是透過肢體和舞蹈與祝英台對話,兩人的相遇也是透過夢境,一名陌生女子夢見杜麗娘,而這名夢中的杜麗娘又夢見祝英台,最後在祝英台的帶領之下,杜麗娘一層層脫下身上的衣服,像是蛻變,也像是破繭而出。 \n 「如果祝英台是蝴蝶,那麼杜麗娘就是停在蟲的階段,如今她也要蛻變成美麗蝴蝶。」王靖惇表示。 \n 夢裡相遇 配樂鮮明 \n 為了表現杜麗娘卸下層層限制的橋段,在服裝設計上也有巧妙安排,第一層是白色如翅膀般的斗篷,第二層則是披風和傳統戲曲的腰包,最後一層則是華麗又時尚的內裡,最為精采的是演出結尾,杜麗娘百般痛苦地從身上抽出不規則線條,直到完美地將自己展現在世人面前。 \n 值得一提的是,這回全劇和京劇鑼鼓點、現代打擊樂皆有緊密的扣合,音樂設計林桂如表示,「鑼鼓點幽微的轉折和情緒,加上現代打擊樂的金屬感,都為這場夢中夢創造了鮮明的印象。」 \n 《狂起》即日起至10月1日,在台北台灣戲曲中心小表演廳演出。

  • 當杜麗娘夢見祝英台 動見体新作狂起

    當杜麗娘夢見祝英台 動見体新作狂起

    假如《牡丹亭》裡的杜麗娘,夢中的對象是祝英台,她的愛情故事會有哪些驚奇和改變?動見体劇團全新作品《狂起》,融合戲曲元素,讓兩名傳統故事裡的人物在舞台上相遇,探討女性自主話題。 \n \n 「杜麗娘保守地愛著她的夢中情人,而祝英台則是勇於追尋自己的愛情,最後甚至為了感情而變成蝴蝶,她的勇氣應可啟發杜麗娘更勇於邁開腳步,找尋自我。」導演之一王靖惇表示,探討性別意識的作品有許多,「這個作品除了討論男性、女性、第三性之外,還有無性別意識也在其中。」 \n \n 王靖惇表示,關於劇中人物的性別設定是自京劇生旦淨末丑的啟發而來,「在傳統戲曲裡的性別也是流動的,像是俠女角色,就帶有男性特質,而丑角、花角就有大媽的感覺,戲曲的設定是這麼前衛,讓我聯想到祝英台說不定不只是一名女性,而是一名忽男忽女的無性別人,她的蝴蝶翅膀一邊鮮豔、一邊素雅,運用不同手法,喚醒杜麗娘的情慾解放。」 \n \n 《狂起》裡的杜麗娘並沒有明確的對白,而是透過肢體和舞蹈與祝英台對話,兩人的相遇也是透過夢境,當一名陌生女子夢見杜麗娘,而這名夢中的杜麗娘又夢見祝英台,最後在祝英台的帶領之下,杜麗娘一層層脫下身上的衣服,像是蛻變,也像是破繭而出。 \n  \n 「如果祝英台是蝴蝶,那麼杜麗娘就是停在蟲的階段,如今她也要蛻變成美麗蝴蝶。」王靖惇表示。 \n \n 為了表現杜麗娘卸下層層限制的橋段,在服裝設計上也有巧妙安排,第一層是白色如翅膀般的斗篷,第二層則是披風和傳統戲曲的腰包,最後一層則是華麗又時尚的內裡,最為精采的是演出結尾,杜麗娘百般痛苦地地從身上抽出不規則線條,直到完美地將自己展現在世人面前。 \n \n 值得一提的是,這回全劇和京劇鑼鼓點、現代打擊樂皆有緊密的扣合,音樂設計林桂如表示,「鑼鼓點幽微的轉折和情緒,加上現代打擊樂的金屬感,都為這場夢中夢創造了鮮明的印象。」 \n \n 《狂起》明(29)日起至10月1日,在台北台灣戲曲中心小表演廳演出。

  • 大唐民族舞團 5、6日台南文化中心演《如夢乍回》

    大唐民族舞團 5、6日台南文化中心演《如夢乍回》

    西方有莎士比亞,東方也有東方的經典劇作家,今年適逢東方莎士比亞-湯顯祖逝世400週年,湯顯祖是明朝末年最傑出的戲曲作家,他在文學與戲劇上有非常大量的創作,藝術成就之高。 \n \n 明朝是個以封建禮教為最高指標的朝代,朝廷以「存天理滅人欲」來箝制人民,而湯顯祖最出名的哲學思想「情至觀」則是與朝廷理學大大相反,認為情慾人欲為人之本性,他「以情抗理」的反叛思想一直貫穿在他的作品當中。 \n \n 大唐民族舞團將湯顯祖一生中最得意的作品《牧丹亭》再製呈現,來向這位世界級劇作家致敬。《牡丹亭》講述宋朝一位官家千金杜麗娘,一日出遊後花園,於牡丹亭內夢見一名書生與她相戀,夢醒後因終日尋夢不得以致抑鬱而亡。死後三年,嶺南書生柳夢梅上京趕考,因緣際會下借宿杜府,並遇見杜麗娘的魂魄,兩人夜夜幽會,而後柳夢梅更大膽為杜麗娘開棺還魂…。 \n   \n 此次大唐邀請新銳編舞者方士允擔任製作人,以夢境和現實的相互交替來深化夢中之情的堅與真,從杜麗娘初遊後花園,良辰美景乍現;從驚夢到尋夢,懷春之情乍醒;從冥判到回生,為情歷經生死,如夢乍回。 \n \n 這些折子都是由「情」為出發點,在夢中可以拋開禁錮,成為鬼魂可以脫離禮教,將湯顯祖「以夢寫情」的理念徹底呈現。除了劇本上的更深入,大唐將《牡丹亭》中最重要的指標-涼亭與梅樹 搬到舞臺上,將涼亭以拆解移動的方式轉換各種不同的場景,時而成為涼亭、時而成為牌樓、時而成為街景,或是成為杜麗娘還魂路上的重重門檻;在梅樹上搭配光雕設計,每一段落都呈現出不同的感官享受,營造出夢幻、詭譎、寫實或意象的氛圍。 \n   \n 大唐民族舞團透過此次以文學經典的再製呈現,期望帶給觀眾更多的文化內涵及藝術性,由新一代的觀點來看古典文學,將傳統與現代文化連接起來,打造一齣超越時空與文化阻隔的《如夢乍回》。

  • 莫文蔚真人秀偷師取經 粉墨登場化身杜麗娘

    莫文蔚真人秀偷師取經 粉墨登場化身杜麗娘

    莫文蔚近來參與湖南衛視《我們來了》真人秀演出,節目中與謝娜、劉嘉玲等8大女神合作,她首集登上幾百米高的澳門塔玩競技,該集播出後拿下收視冠軍,她笑說:「除了勇於挑戰,我是來偷師取經的,希望可以做一檔屬於自己的真人秀。」 \n \n她日前到蘇州學崑劇,擔任主秀演繹崑劇經典之作「牡丹亭」的杜麗娘一角,她花了整個下午向梅花獎得主俞玖林大師學習,認真揣摩曲調唱腔、用眼神作戲,當晚她粉墨登場,精采演出讓指導老師稱讚叫好。 \n \n她至今仍陶醉其中,更在微博表示:「一夜之間愛上崑曲。」但由於太入戲,曲調不斷盤旋在腦中,有時會突然哼個兩句,老公不僅誇讚她的美聲,看到她的崑劇扮相,更直呼:「太美了!」

  • 杜麗娘斷情根 尋夢再現經典

    杜麗娘斷情根 尋夢再現經典

     杜麗娘斷情根,不再與情郎柳夢梅相戀!劇作家楊儒强推出新作《尋夢》,取材自中國經典戲曲《牡丹亭》,從情慾角度看待杜麗娘與柳夢梅的生死情緣,並融入書法、舞蹈、戲曲等元素,將於8月下旬在台北首演。 \n 「當我在研讀湯顯祖《牡丹亭》時,我懷疑柳夢梅曾和杜麗娘的屍體交歡,這個非常不古典的解讀,挑戰了中國經典文學的美學觀點,我已準備好要接受指教。」編導楊儒强表示:「雖然杜麗娘的借屍還魂在當時很前衛,但是作者對於兩人的情慾仍然隱晦不談,我想重新說這個故事,讓兩人可以真正地歡好、相戀,然後掙脫情慾束縛,最後找到真正的出口。」 \n 《尋夢》講述杜麗娘到黃泉岸邊,等待情郎柳夢梅到來,準備一起轉世成人,但是柳夢梅卻遲遲不來,杜麗娘哭得睡著,在夢裡見到柳夢梅,兩人歡好之後,杜麗娘醒來發現自己怎麼還在岸邊。在日復一日等待裡,杜麗娘突然又聽見柳夢梅聲音,她依循著聲音走入幻境,再度遇見柳夢梅,兩人再次歡好,但最後杜麗娘卻也再度心碎,當下頓悟覺醒,發現一切都是虛幻的夢境,決心不再等待,邁向自己的路途。 \n 楊儒强表示:「杜麗娘是古代叛逆少女,她的思春之情和古代的封建制度並不相容,最後抑鬱而死。但在《尋夢》劇本裡,體制對她一點束縛也沒有,我讓她經歷情慾與幻境之後,最終走上追尋心靈解脫一途。」 \n 《尋夢》由編舞家邱昱瑄編舞、飾演杜麗娘一角,楊儒强親自飾演柳夢梅,為了向崑曲《牡丹亭》致敬,楊儒强創作〈長相思‧尋夢〉和〈臨江仙‧曼珠沙華〉兩闕辭賦,寫出杜麗娘和柳夢梅兩人糾葛的心境,並邀請崑曲藝術家謝俐瑩於劇中唸白,加上書法家李憶含書寫的字句,於劇中作多媒體投影。 \n 楊儒强1987年出生於新竹,畢業於北藝大戲劇所,2014年曾推出從佛教觀點探討情慾的劇作《曼珠沙華》,《尋夢》是他在台灣第二部上演的劇作。 \n 楊儒强說,《尋夢》想探討愛情是如同夢幻泡影,「我們總推崇糖衣般美好戀愛,但現實有點殘酷,劇中杜麗娘頓悟和覺醒,帶給我們成長,走向下一段人生。」《尋夢》將在8月20日至21日於中正紀念堂中正演藝廳演出。

  •  楊儒强戲說《尋夢》杜麗娘解放情慾

    楊儒强戲說《尋夢》杜麗娘解放情慾

    杜麗娘斷情根,不再與情郎柳夢梅相戀!劇作家楊儒强推出新作《尋夢》,取材自中國經典戲曲《牡丹亭》,從情慾角度看待杜麗娘與柳夢梅的生死情緣,並融入書法、舞蹈、戲曲等元素,將於8月下旬在台北首演。 \n \n「當我在研讀湯顯祖《牡丹亭》時,我懷疑柳夢梅曾和杜麗娘的屍體交歡,這個非常不古典的解讀,挑戰了中國經典文學的美學觀點,我已準備好要接受指教。」編導楊儒强表示:「我發現杜麗娘的借屍還魂雖然很大膽,但是作者對於兩人的情慾仍然隱晦不談,我想重新說這個故事,讓兩人可以真正地歡好、相戀,然後掙脫情慾束縛,最後找到真正的出口。」 \n \n《尋夢》講述杜麗娘到黃泉岸邊,等待情郎柳夢梅到來,準備一起轉世成人,但是柳夢梅卻遲遲不來,杜麗娘哭得睡著了,在夢裡見到柳夢梅,兩人歡好之後,杜麗娘醒來發現自己怎麼還在岸邊。在日復一日的等待裡,杜麗娘突然又聽見柳夢梅的聲音,她依循著聲音走入幻境,再度遇見柳夢梅,兩人再次歡好,但最後杜麗娘卻也再度心碎,當下頓悟覺醒,發現一切都是虛幻的夢境,決心不再等待,邁向自己的路途。 \n \n楊儒强表示:「杜麗娘是古代叛逆少女,她的思春之情和古代的封建制度並不相容,最後抑鬱而死。但在《尋夢》劇本裡,體制對她一點束縛也沒有,我讓她經歷情慾與幻境之後,最終走上追尋心靈解脫一途。」 \n \n《尋夢》由編舞家邱昱瑄編舞、飾演杜麗娘一角,楊儒强親自飾演柳夢梅,為了向崑曲《牡丹亭》致敬,楊儒强創作〈長相思‧尋夢〉和〈臨江仙‧曼珠沙華〉兩闕辭賦,寫出杜麗娘和柳夢梅兩人糾葛的心境,並邀請崑曲藝術家謝俐瑩於劇中唸白,加上書法家李憶含書寫的字句,於劇中作多媒體投影。 \n \n楊儒强1987年出生於新竹,畢業於北藝大戲劇所,2014年曾推出從佛教觀點探討情慾的劇作《曼珠沙華》,《尋夢》是他在台灣的第二部上演的劇作。 \n \n楊儒强表示,《尋夢》想探討愛情是如同夢幻泡影,「我們總推崇糖衣般的美好戀愛,但現實有點殘酷,劇中杜麗娘的頓悟和覺醒,能帶給我們成長,走向下一段人生。」《尋夢》將在8月20日至21日於台北中正紀念堂中正演藝廳演出。

  • 元大前董娘杜麗莊 移外役監當清潔工

    元大集團創辦人馬志玲妻子杜麗莊,因結構債案被判刑7年4月定讞,已於2014年08月06日報到入監。杜麗莊原在龍潭女監服刑,後移監宜蘭監獄,因累進處遇具外役監遴選資格提出申請獲准,上月21日移監台中女子監獄外役分監擔任環保清潔工作。 \n \n矯正署表示,外役監遴選辦法規定每年每季辦理一次遴選,2015年第4季共有杜麗莊等37人提出申請,杜等24人獲准。此外,杜麗莊在外役監若表現良好,依規定最快今年3月可向獄方請假,申請返家40小時探親。 \n \n矯正署說,台中外役監的工作包括環保清潔工作、外雇工、種植蔬菜、一般事務性行政工作等四大類,目前安排杜麗莊從事環保清潔,將視情況調整工作內容。

  • 元大董娘杜麗莊今發監 力拚暫緩執行\t

    元大集團老董馬志玲昨天(5日)暫緩發監,同樣也被判刑定讞的太太杜麗莊今天發監執行,報到後將先開庭訊問,檢察官再決定是否准許暫緩執行。稍早杜麗莊發表聲名,面對媒體聲淚俱下,似乎希望法官可以網開一面讓他暫緩執行。 \n \n

  • 入獄前發聲明 元大案杜麗莊一肩扛

    元大集團創辦人馬志玲的太太杜麗莊發監執行,北檢執行科門口氣氛沉重,杜麗莊表情凝重,用外套遮住被上銬的雙手,拖著沉重腳步踏上囚車,高齡71歲董娘如今成了階下囚。 \n談到高齡婆婆和失智丈夫馬志玲不禁潸然淚下,報到這天2個兒子和女兒陪伴在旁,聽著杜麗莊入監前真情告白,女兒馬維欣也不捨落淚,元大集團兩大家長捲入結構債案,遭重判7年4個月,馬志玲因為失智症狀檢方認為有待進一步醫療鑑定,暫緩執行,但杜麗莊即使已經71歲身體狀況不佳,但她在報到前已經做好入監準備。 \n原本已經聲請暫緩執行,報到後檢方將開庭訊問再決定准駁,但杜麗莊心理明白這回恐怕逃不過牢獄之災,主動撤銷聲請。儘管遭上銬入監,但律師團對仍不放棄,竭盡全力要上訴到底。 \n

  • 專家論藝-如何愛上牡丹亭

     5月底的時候,攜妻乘高鐵去上海看史依弘的崑曲《2012牡丹亭》。一路上跟隨榮寶齋第10代傳人張新年賢伉儷和國家京劇院的大武生趙永偉,美食佳釀,梨園趣事,妙不可言。 \n 我是不熟悉《牡丹亭》的。隱約記得之前在香港粗粗看過白先勇先生的青春版《牡丹亭》一書。只知道杜麗娘為情而生、為情而死,會背高中課文那句「良辰美景奈何天,賞心樂事誰家院」,卻完全不清楚那女子怎麼死、怎麼生。 \n 6月1日看完《2012牡丹亭》首場演出,眼前能記得的是結局中身著紅裝的史依弘嬌羞的倚在有點色迷迷的柳夢梅身邊,讓我頓時想到金庸的《笑傲江湖》結尾那句話,「『想不到我任盈盈,竟也終身和一隻大馬猴鎖在一起,再也不分開了。』說著嫣然一笑,嬌柔無限。」 \n 中國女子最柔美的時刻,一定是確信自己找到了可以終身相託之人。 \n 《牡丹亭》是重口味的。自己高中的時候看到「裊晴絲吹來閑庭院,搖漾春如線。停半晌、整花鈿。沒揣菱花,偷人半面,迤逗的彩雲偏」,只以為這是描寫美女的,哪裡想到後面的部分是大段大段溫潤如 「膩乳微搓,酥胸汗貼,細腰春鎖」 的情色描寫。 \n 看來我們語文教育確實有問題,老師們要是點破課文後面的秘密,年青學生對文言的興趣一定大為不同。 \n 《2012牡丹亭》這齣戲讓很多觀眾迷惑不已的是舞台懸置的印有素描牡丹的巨型圓環。來自台灣的李小平導演說,它可以象徵是封建禮教對愛情的束縛,也可以象徵是故事發生地的後花園,或者你怎麼理解它都可以。 \n 不過我倒沒看出《牡丹亭》和反抗封建禮教有什麼關聯。我覺得杜麗娘的死,主要問題還是在游園驚夢尋夢之後未能及時嫁出去。杜麗娘在《驚夢》一出,感慨自己不得早成佳配,虛度青春,可憐自己「妾身如花,命如一葉」。作為女子,古往今來,沒有終身相伴之人,如綻放的牡丹,青春易逝,心下總是難以釋然。 \n 《牡丹亭》裡最絕妙的是拾畫叫畫的情節,道出了中國女子如何得到愛情的秘密。 杜麗娘自手生描春容,要留在人間,讓大家知曉世上曾有如此美貌。而且,這幅畫其實也是為夢裡遇見的「那個人兒」所做,所以才有「他年得傍蟾宮客,不在梅邊在柳邊」的題詞。離開人世前,囑咐丫鬟將畫藏在太湖石下,期盼著心裡的「那個人兒」有一天能夠看到。 \n 果然,一別人間三年之後,書生柳夢梅拾得她的自畫像,愛不釋手, 發誓要「將小娘子畫像,早晚玩之、拜之、叫之、贊之。」最終,酥麻麻的「姐姐,美人,小娘子」將杜麗娘喊出畫,來到陽世,愛的死去活來。 \n 中國女子最知道如何打動世間男子的心。當今中國男人還少有世界級影響力的,但國際上老的如媒體大王梅鐸、年輕的如Facebook創始人扎克伯格都把華裔女子娶回家。 \n 看來中國男女恩愛的要訣是,女人永遠是初遇時的丰姿,男人永遠喊著「姐姐、美人、小娘子。」 \n 台灣來的國光劇團打造出《2012牡丹亭》,功不可沒。國光劇團將「白描」「清透」的主題貼上《牡丹亭》,亞克力(有機玻璃)的透明材質桌椅,讓倚靠的美人側身而坐的時候,仍然一覽無餘。 \n 高科技的圓環在舞臺上緩緩移動,符號的暗示成為觀眾審美體驗的一部分。豎琴的加入提醒你這是一道Fushion大餐。 \n 這些嘗試自有其邏輯,永遠可加以檢對和完善。最終檢驗的是崑曲的美是否沁入人心。《2012牡丹亭》幸運的有了史依弘。她真的就是「近睹分明似儼然,遠觀自在若飛仙」。到場的人,不管是否懂崑曲,可痴痴望著舞臺上的她,其餘可不用觀,無須聽。 \n 《紅樓夢》裡說,林黛玉聽了悠揚婉轉的《牡丹亭》曲詞,竟「心動神搖」、「如醉如痴」。如果我們無法這般,錯的不是《牡丹亭》。 \n (作者為大陸文化評論者。北京大學畢業,美國聖母大學法律博士學位,現於北京從事律師工作,專職於智慧財產權法律處理。)

  • 科技助藝術 再現白先勇牡丹亭今世情

    科技助藝術 再現白先勇牡丹亭今世情

     白先勇推出青春版《牡丹亭》喚起老東西新生命,透過科技與藝術的結合,《牡丹亭》有了第二生命。2日在同里湖大飯店的演出前,觀眾體驗了一場虛擬實境,透過裸視3D投影的技術,觀眾站在螢幕前,即可感受隻隻蝴蝶在眼前飛舞。 \n 看著自己戲服上的蝴蝶飛起來,擔綱女主角杜麗娘的沈豐英很興奮,「如果未來我們的演出都能錄製成3D,在家裡看一定很過癮。」 \n 《牡丹亭》即將在北京國家大劇院演出,並推出結合高科技運用的攝影展,11月12日在大劇院先行開幕。參與這歷史性的一刻,贊助商台達電的技術人員過去幾個月與「杜麗娘」努力培養感情,終於在上京之前,讓〈驚夢〉一折中,杜麗娘白底衣上的五彩蝴蝶能夠飛舞,同時在同里先行測試。 \n 藝術與科技結合如今蔚為風潮,台達電執行長海英俊認為這是文化創意的一環,像是演員服裝上精緻的蘇繡,在舞台上難以看出,但是透過超高畫質的投影或3D技術,能夠將小地方放大。之前台達電也曾經參與故宮「富春山居圖」的數位合璧,「兩張畫透過科技再現原貌,而且將整幅畫放大,讓觀賞可以看到更多畫中細節。」 \n 所謂裸視3D,意指不用配戴3D眼鏡,即可看到立體效果,透過此項技術,2D的攝影作品,也能栩栩如生。台達電品牌資深處長郭珊珊指出,《牡丹亭》服裝、舞台的飽和色彩,具有先天的表現力,呼應「青春」,投影畫面主要要讓蝴蝶能夠飛,先得將其形體用電腦繪出,首次製作時,工程師「放」出來的蝴蝶長得太假顏色太豔慘遭退貨,如今的蝴蝶擬真又優雅,終於符合白先勇眼中的青春。

  • 白先勇牡丹亭 同里園林飆戲

     崑曲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評定為「非物質文化遺產」,今年慶祝十周年。此時,堪稱現代崑曲代表的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宣告12月將在北京國家大劇院演出第2百場。迎接這場白先勇口中可能的「封箱」演出,《牡丹亭》進京前,11月2日先回到所屬的江南水鄉,於千年古鎮同里上演劇中最動人的「人鬼情」。 \n 青春版《牡丹亭》以戲美、曲美、詞美、舞美、人美等「五美」引領風騷風靡兩岸,2004年在台北首演至今不墜,兩位來自蘇州崑劇院的年輕主角俞玖林和沈豐英,也從青澀的新秀成為青春版不可取代的台柱。 \n 然而,數年過去,《牡丹亭》獲得的掌聲大多來自容納千人的大劇院,與劇中園林場景相差甚遠。此次來自同里的邀約,對白先勇來說格外欣喜。 \n 石柱青磚 懷古幽情 \n 同里位於江蘇省吳江市,是目前江蘇省保存最完整的水鄉古鎮,鎮上明清建築占7成,它的歷史可上溯至新石器時期,被稱為活著的古城。青春版《牡丹亭》上演處為同里湖大飯店,此地雖名為「飯店」,卻置身園林間。 \n 名為「達園」的園林,把回收的老石柱、老木材、老青磚運用在門窗、橋梁、庭廊間,雖然打造出的是新園林,卻因此散發出歷史情懷。如此概念,與白先勇當初創作青春版的想法不謀而合,符合現代美感之餘,同時維持傳統精神。 \n 台燈光師 專程搭台 \n 青春版《牡丹亭》分為上中下本,需要9小時、3場演出才能演得透徹。白先勇考量環境氛圍以及有限的時間,特選中本「人鬼情」進行演出,劇情敘述書生柳夢梅偶拾杜麗娘畫像,心生愛慕之情,進而感動杜麗娘魂魄,兩人穿透陰陽幽媾,之後柳夢梅為愛開墳,杜麗娘因情而還魂。 \n 為把飯店中的演藝廳搖身一變為崑劇舞台,蘇州崑劇院計畫在演出前兩天進駐搭台,做事細膩的白先勇特邀專屬燈光師從台灣前往。據了解,這場演出原是投資吳江的台灣企業台達電子邀請歐洲客戶欣賞的專場演出,有鑑於白先勇推廣崑曲之美的理念,容納6百人的場地將對外有限開放,白先勇演出當天也將親赴同里。

  • 牡丹亭杜麗娘 3D華麗現身

     白先勇一手打造的青春版崑劇《牡丹亭》,12月將在北京國家大劇院上演第2百場,慶祝這歷史一刻,《牡丹亭》劇照攝影展將在大劇院同步舉行。該場攝影展的部分精采內容,本月24日在華山文創園區搶先曝光,透過3D投影技術的運用,杜麗娘和柳夢梅將從電子畫框中「跳」出來。 \n 《牡丹亭》從首演至今所有劇照皆出自台灣攝影家許培鴻之手,過去7年他跟著白先勇跑遍大江南北,《牡丹亭》去那兒演,他的鏡頭就跟去那裡,累積的劇照超過十萬張以上。 \n 許培鴻說,很多人納悶,上百場演出劇情、佈景、演員都一樣,何需每場都拍,但是對他來說很多鏡頭是可遇不可求,「一張杜麗娘拋水袖的瞬間鏡頭,我不管怎麼拍,都無法複製,有感覺的只有首演前彩排時的那一張。」此外,在不同劇場,因拍攝時所站的角度不一樣,也會產生不同的效果。 \n 在拍攝《牡丹亭》之前,許培鴻對傳統戲曲一竅不通,甚至一眼崑劇都沒看過,當時白先勇願意把《牡丹亭》交由他掌鏡,看上的是他拍攝的旅遊照,「《牡丹亭》的舞蹈設計吳素君把我引介給白老師,那時我剛從荷蘭旅遊回來,白老師看了一下照片,就說光線、色彩掌握得不錯。」 \n 7年來,在許培鴻的電腦資料夾中,《牡丹亭》已不是單純的劇照而是藝術創作,「白老師從不要求我怎麼拍,只要求我用自己的視角加以創造。」得知這次攝影展將與高科技投影結合,白先勇還好奇的前往台達電總部親自感受,徹底擁抱新事物。

  • 扮杜麗娘20年 張志紅宛如本尊

    扮杜麗娘20年 張志紅宛如本尊

     張志紅是中國戲劇「梅花獎」得主、浙江崑劇團名旦,她從小聰穎學習快,十五歲時就挑大樑,獲稱「小杜麗娘」,她扮相秀美、表演細膩,在《牡丹亭》裡,〈尋夢〉一折中的表現,更有「天下第一夢」的美稱。張志紅說飾演杜麗娘,對她來說從不是難事,「因為我不是演杜麗娘,早與她融為一體。」 \n 張志紅是大陸崑劇界的中生代,演唱《牡丹亭》中的杜麗娘,已超過二十個年頭,她說每個階段因為人生經歷的增長,在舞台上看到的事物也不一樣,「我十五歲初登台時,眼前看到的花就是花,如今則是在花中看到自己,一種更深層的反射。」 \n 張志紅是文革後,劇團召募的第一批學生,十三歲入團,拜崑劇名師姚傳薌門下,短短兩年就正式出道,那是一場匯演,由好幾位「杜麗娘」以接演的方式登台,包括張繼青、華文漪等名旦都來了,張志紅年紀最小,卻是第一位上台演出〈遊園〉一折,「我自己不緊張,倒是老師很緊張,怕我忘詞或在台上哭了!」最後證明,張志紅是一塊料,不僅唱完,還征服了觀眾。 \n 張志紅說,因為自己的個性與杜麗娘有所連結,演起來從不感覺吃力,倒是演起其他角色像是《獅吼記》中〈跪池〉一折,要演出悍妻柳氏得要花一點功夫,「因為我的個性不潑辣,就得揣摩如何潑辣。」 \n 張志紅八月三、四日在台北城市舞台,以個人專場演出〈遊園驚夢〉、〈尋夢〉等。

  • 小杜麗娘張志紅 崑曲再尋夢

    小杜麗娘張志紅 崑曲再尋夢

     為了對戲曲界盡棉薄之力,國家文化總會副會長林谷芳擔任製作「題曲——張志紅崑劇藝術專場」,希望藉此次表演承先啟後,讓大家關注中生代戲曲演員,同時帶出台灣年輕輩的崑劇演員。他並透露明年將策畫朱陸豪及「復」字輩的專場。 \n 此次專場為張志紅多年來沈潛崑曲的成果呈現。林谷芳表示中生代戲曲演員因具備一定程度的人生歷練,台上一站相較於年輕輩的更顯分量,「恰是戲曲藝術的最好時節。」他相中浙江崑劇團兼大陸國家一級演員張志紅做此專場,因其扮相秀麗清逸、表演含蓄細膩,15歲便出道參與《遊園》演出,自此「小杜麗娘」之稱號不脛而走;主演的《尋夢》更有「天下第一夢」之美譽。 \n 林谷芳認為戲曲結合歌、舞、劇為一體,演員魅力則是戲曲核心,除了身兼音樂家、舞蹈家及表演家,還需天生有適合扮相,方能在舞台上散發光芒。他也坦言目前兩岸新生代演員好條件兼備的並不多,因此戲曲難以復興。 \n 張志紅提到自己是個容易入戲的人,在長久訓練之下,隨時進出戲中角色已成為一種本能。每次演出就是經歷了一遍角色內心的過程,這樣的經驗非演出者本身是不會有的,雖累但是過癮。張志紅過去幾年演出不多而以教學為主,她強調學習崑曲不能過急,需把基礎打穩、態度主動,才能充分吸收師之傳道授業。 \n 該專場另一要角為國立台灣戲曲學院京劇團團長及首席小生曹復永,其嗓音嘹亮、做表細膩傳神,有「永遠的京劇小生」之美譽。他笑談要從原本習慣的京劇唱腔轉化到崑曲,還需要多練習。 \n 「題曲——張志紅崑劇藝術專場」將於8月3日至4日於台北市城市舞台粉墨登場。第一日演出劇目為《琴挑》、《昭君出塞》、《尋夢》、《認子》、《說親回話》,次日則為《遊園驚夢》、《借扇》、《題曲》等。

  • 張志紅崑曲專場 小杜麗娘再現舞台

     在大陸浙江崑劇團中,有「小杜麗娘」之稱的張志紅曾經歷過一段驚濤駭浪的人生。經過歲月淬礪的她,8月3、4日,將在臺北市城市舞臺舉行「張志紅崑劇藝術專場」,與曹復永、李公律、郭鑑英、湯建華、唐天瑞、 劉珈後、鄒慈愛、臧其亮、何思佑、陳元鴻等,聯手演出《琴挑》、《昭君出塞》、《尋夢》、《認子》、《說親回話》、《遊園驚夢》、《借扇》、《題曲》、《醉皂》、《跪池》等經典崑曲折子戲,引起兩岸戲迷話題,還有大陸戲迷準備專程到台灣來欣賞她的演出。 \n 張志紅師事名師姚傳鄉,早在1990年代,她的名聲就響遍兩岸三地,她的閨門旦兼具罕見的氣質與技巧,被形容為宛如薄胎細白瓷,屬於出水白蓮那種只能遠觀不能褻玩之美,很早就獲得中國戲曲最高榮譽梅花獎。今年6月她與浙江崑劇團在杭州劇院演出浙崑版《牡丹亭》,包括崑曲名家汪世瑜等人,都專程前往欣賞。汪世瑜回憶說,當年崑曲年輕演員比賽,張志紅所扮演的杜麗娘一亮相,不少評委就驚呆了。當時有一個老專家叫程維嘉,說一看張志紅的眼神就覺得傳神到了極致,堅持要給她頒一等獎。「張志紅崑劇藝術專場」由望月文化主辦,洽詢電話0970-384-225。

  • 尋找遊園驚夢 新詮《牡丹亭》

     崑劇《牡丹亭》劇中主角柳夢梅與杜麗娘為愛而迷傻痴狂,愛情讓人死、讓人生的動人刻畫,使得這齣劇目歷久不衰。蘭庭崑劇團新劇《尋找遊園驚夢》,加入一個現代女子的「第三者」角色,重新詮釋《牡丹亭》,透過現代女性的觀點,重新解讀這段愛情故事。 \n 《尋找遊園驚夢》三年前曾在台北華山的廢棄工廠與新竹空軍十一村的日式建築裡演出,飾演男女主角的名角溫宇航與中國國家一級演員孔愛萍,悠悠唱出〈遊園驚夢〉、〈尋夢〉、〈拾畫〉等折子段落,另加入一位現代杜麗娘的女子伴隨吟唱,突顯劇中男女在夢境與現實之間,對愛情的懷想與追尋。 \n 這次《尋找遊園驚夢》裡,導演溫宇航將過去「現代杜麗娘」女子一角,變成有獨立個性、熱愛崑劇的現代女性。溫宇航表示:「這齣經典戲大家愛看、愛演,但角度多以原作為主」,因此他希望透過有個性的現代女子,以貼近現實的觀點,笑罵柳夢梅的痴傻行為,同時喟嘆杜麗娘追尋愛情的執著。 \n 主演現代女子角色的演員洪瑞襄,是第一次開口唱崑曲,她笑說:「節奏最難!」對於這個角色,她認為:像杜麗娘那樣一心追求愛情的執著、對情感的渴望與期待,絕對是古今相通的。 \n 《尋找遊園驚夢》廿五日至廿七日在台北城市舞台演出。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