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東北人的搜尋結果,共297

  • 陸籍船長喊冤 否認下令開槍

    陸籍船長喊冤 否認下令開槍

     高雄遠洋漁船「屏新101號」大陸籍代理船長汪峰裕,8年前涉嫌在印度洋公海,指揮武裝保全射殺4名索馬利亞海盜,殘忍影片外流掀起爭議。16日高雄地院開庭,汪強調下令開槍者操東北口音、另有其人。律師要求聲請刑事局鑑定影片是否經變造;汪更要求交保,要自回大陸找尋當時另名船長來台作證。

  • 俄羅斯網紅倪亞 決心成為台灣人

    俄羅斯網紅倪亞 決心成為台灣人

    雖然成為台灣媳婦還未滿1年,又正逢疫情而鮮少能四處走動,原籍俄羅斯海參崴的Ksenia Fang(倪亞)說:「第一次來台灣就覺得怎麼有這麼舒服的地方!」不論生活環境、飲食,都讓她有回家的感覺,「再過2年可以拿到台灣的護照,我就會放棄俄國國籍。」決心在台灣落地生根。

  • 大陸的餐飲幫派

    大陸的餐飲幫派

     在大陸餐飲界,一群「老鄉」承包一條街甚至一個品類的現像很多,他們經過多年的發展,甚至形成了極具個性的地域餐飲幫派,例如東北幫、福建幫、川渝幫等。

  • 兩岸一家人》那片土地魂牽夢縈(一)

    兩岸一家人》那片土地魂牽夢縈(一)

    2009年4月28日。天津─香港─台北,天津當地被批准的第一個赴台灣旅行團。

  • 陳誠遣散偽軍 林彪乘機延攬

    陳誠遣散偽軍 林彪乘機延攬

     白崇禧本是四平街會戰的主要畫策人,林彪敗退之後,白氏即主張乘勢窮追,縱不能生擒林彪,也須將共軍主力摧毀。當時負責東北軍事指揮的杜聿明雖同意白氏的主張,但未敢專斷,陳明仁則認為戰事瞬息萬變,時機稍縱即逝,應立刻揮軍窮追,結果乃聯銜電蔣請示。不意所得線電竟是「暫緩追擊」,共軍因此能從容北撤。前敵將領得此覆電,無不頓足浩歎,白崇禧亦頹然而返。

  • 陳誠下令遣散偽軍 林彪乘機延攬──戎馬一生李宗仁(十八)

    陳誠下令遣散偽軍 林彪乘機延攬──戎馬一生李宗仁(十八)

    東北原為戰後共產黨最難滲透的區域。因其土地肥沃,人口稀少,謀生容易;加以地接蘇聯,近百年來所受帝俄與赤俄之禍,僅次於日本的侵略,所以居民在情感上及利害上仇俄反共之心特別堅強。東北受日本人鐵腕統治達十五年之久,土共難以立足,戰後共產黨自不易滲透。而國民黨則不然,國民黨在中國當政二十年,其貪污無能甚於北洋政府,並不為全國人民所擁戴,但國民政府究屬正統,淪陷區人民,尤其是東北人民,處於敵偽治下,身受水火,久望王師。政府此時如處置得宜,實是收拾人心,安定邊圉的最好機會。而東北情勢終至不可收拾,實下述數種最大因素有以致之:

  • 踏上永遠沒有終點的旅程(下)

    踏上永遠沒有終點的旅程(下)

     記得曾經看過一部電視劇《闖關東》,描述清末民初山東人離鄉背井前往東北發展的故事,那時我就想著也來闖一趟關東!於是由渤海之濱的大連出發,往長春、瀋陽、哈爾濱出發。

  • 台灣人看大陸》踏上永遠沒有終點的旅程(下)

    台灣人看大陸》踏上永遠沒有終點的旅程(下)

    記得曾經看過一部電視劇《闖關東》,描述清末民初山東人離鄉背井前往東北發展的故事,那時我就想著也來闖一趟關東!於是由渤海之濱的大連出發,往長春、瀋陽、哈爾濱出發。

  • 頌丹樂「米其林1星」泰北料理 台灣首店10月初開幕

    頌丹樂「米其林1星」泰北料理 台灣首店10月初開幕

    泰國東北料理「Somtum Der」餐廳品牌頌丹樂,於後疫情時期引進台灣,以「頌丹樂」為中文品牌名稱,台灣首店位於微風台北車站2樓,於10月1日中秋節時正式營運,由於該品牌本店及海外分店皆有摘星、入選當地美食指南,其料理品質頗令人期待。業者表示,其店內裝潢、擺設,以泰式伊善風情呈現,加上餐點擺盤頗具巧思,預計成為網美打卡美食新熱點。

  • 內戰有利於共產黨

    內戰有利於共產黨

     東北問題既陷於僵局,雙方均在劍拔弩張,關內大打一觸即發。京滬記者一般多認為打不可免,但打後經濟必混亂,不能長期打下去。民主同盟人士的態度比中共還要激烈,主張強硬,堅決不讓,要打便打,願與中共共患難。認為打對國民黨不利,因為國民黨上面貪污腐化,下面民不聊生;國民黨區域內有數千萬難民無飯吃。美國有些報刊亦在批評國民黨,說內戰有利於共產黨,不利於國民黨。

  • 蘇軍支持共軍阻撓國軍接收

    蘇軍支持共軍阻撓國軍接收

     中國向美國「一面倒」的傾向,顯然未蒙其利,反受其害。蔣氏記曰:「東北問題,美國對俄之表示漸形露骨,而俄對美軍駐華之態度亦已表明,美軍如不撤退,則俄軍駐東北之部隊亦不撤退也。」

  • 蘇軍支持共軍阻撓國軍接收──蔣介石與國共和戰(七 )

    蘇軍支持共軍阻撓國軍接收──蔣介石與國共和戰(七 )

    1945年11月15日,國民政府接收東北因受阻於蘇聯之拒絕與中共軍之阻撓,蔣介石乃訂下「先安關內再圖關外」之策。正當進行漸效之際,卻被美國來華特使馬歇爾攪成「先圖關外再安關內」。結果關外既未圖成,關內更不能安。

  • 安關內圖關外 一箸失全盤敗

    安關內圖關外 一箸失全盤敗

     情勢的演變,愈來愈顯嚴峻,11月9日,重慶中央高層會議,擬對中共「作重大讓步,求取和平,在假統一之形式下,暫取分疆而治之策」。決定先派蔣經國為蔣介石之「私人代表」,赴莫斯科見史達林,商中蘇關係「根本問題」。

  • 安關內圖關外 一箸失全盤敗──蔣介石與國共和戰(二)

    安關內圖關外 一箸失全盤敗──蔣介石與國共和戰(二)

    為了爭奪日軍的受降,國、共兩軍已大打出手。中共軍且已搶先進入東北。在蘇聯紅軍出兵東北時,毛澤東就興奮地說:「現在同蘇聯紅軍配合作戰,是痛快的。」遂令靠近東北地區的呂正操、張學詩、萬毅、李運昌等部準備向熱河、遼寧及吉林等地進軍。進入東北地區的中共軍,即與蘇軍取得聯絡。蘇聯遠東軍外貝加爾方面軍馬林諾夫斯基(R.Y.Malinovsky)派貝魯羅索夫中校為代表到瀋陽,偕同中共瀋陽衛戍司令曾克林於9月14日飛抵延安,要中共派負責人前往東北,以便就近協調行動。蘇聯駐重慶大使也向中共方面建議:根據蘇共領導人的意見,中共應「確保張家口、古北口、山海關線,防蔣進攻。」在此一連串的訊息下,中共認為已進入奪取東北的良機,提出「東北為我勢必所爭,熱、察兩省必須完全控制。」確定了「向北推進,向南防禦」的戰略方針。此時正是毛澤東在重慶會談期間,故其所提條件,亦非蔣氏所能接受也。

  • 20隻東北虎獵食一隻鳥 搶食互踩堆成山畫面驚人

    20隻東北虎獵食一隻鳥 搶食互踩堆成山畫面驚人

    你有看過虎群狩獵時,激烈搶食、博鬥的樣子嗎?大陸橫道河子貓科動物飼養繁育中心日前拍到,數隻東北虎(又稱西伯利亞虎)搶食一隻小鳥的照片,牠們為了成功捕到鳥,甚至紛紛跳起來,堆疊在一起,彷彿是一座山,讓不少人驚呼不已。 \n綜合外媒報導,東北虎主要布於俄羅斯東南部、北韓和大陸東北等地區,以野豬、鹿、麝、狍子、斑羚等動物為食,由於人類非法偷獵等因素,導致東北虎數量下降,因此2008年被列為「全球十大最瀕危稀有動物」物種之一,之後大陸也將牠作為國家一級保護動物物種之一。 \n目前世界最大東北虎人工飼養繁育基地,位於黑龍江省海林市的橫道河子貓科動物飼養繁育中心,在1986年成立時,當時只有8隻老虎,如今成功繁育到1000多隻,日前繁育中心拍攝到虎群獵捕畫面,從照片上來看,20幾隻東北虎發現一隻鳥後,開始博鬥搶食,為了捉到飛起來的鳥,牠們甚至堆疊成山互踩,形成非常驚人的畫面。

  • 宜蘭到底是北部還東部?內行曝真實劃分網驚呆

    宜蘭到底是北部還東部?內行曝真實劃分網驚呆

    位於台灣東北部的宜蘭好山好水,充滿田園風光及生態景點,是不少都市人遠離塵囂的好去處。不過就有網友好奇,宜蘭究竟是東部還是北部?貼文一出隨即掀起熱議,更有內行人解答「真實劃分」,打破不少人的既定認知。 \n原PO今(29日)在臉書社團《爆系知識家》PO文問道「宜蘭到底是算東部或是算新北北?」 \n貼文一出隨即掀起熱議,但網友意見紛歧,有一派人認為「東部」、「以基隆為界,到基隆還算北部,進入宜蘭算東部」、「宜花東啊,算東部」、「基隆才是北北基,宜蘭已經是宜花東了」。 \n但也有人表示,「東北啊,有問題嗎?」、「宜蘭就宜蘭,不覺得算東部,個人覺得是北部」、「隧道開通以後就算北部吧」、「這論點我贊成!北北基宜我都會當日來回,當成一日生活圈」。 \n另外,有一位專業網友則解答,「在地理位置區分來說屬於東北部,在氣象分區來說算東部,在行政區域來說屬於北部」。事實上,宜蘭在日治時期全境屬臺北州,戰後才獨立設縣。行政院國發會將其劃歸為臺灣北部區域;而交通部中央氣象局則將宜蘭劃歸為臺灣東部區域。

  • 真有攔路虎!小黃載客上山 驚見老虎慵懶躺馬路 人虎對看20分鐘

    真有攔路虎!小黃載客上山 驚見老虎慵懶躺馬路 人虎對看20分鐘

    \n山路走多了,真的會遇到「攔路虎」!大陸吉林省琿春市一名計程車司機,日前載客前往雪岱山,山路開到一半,副駕駛座的乘客突然驚聲尖叫,原來,馬路正中央竟然躺了一隻活生生的東北虎,腦袋有臉盆那麼大!小黃司機不敢輕舉妄動,「人虎」對視20分鐘,大老虎才優雅地跳過馬路護欄離開,結束這場驚魂記。 \n \n計程車司機郎利劍,上周五(17日)下午5點多,在吉林琿春市區載了3名乘客前往雪岱山。綜合大陸媒體報導,當小黃開到哈達門鄉三道溝村附近時,坐在副駕駛座的乘客突然發出尖叫,郎利劍定睛一看,只見一隻毛色斑斕、活生生的大老虎就躺在道路中央。 \n \n郎利劍在距離老虎30公尺遠的地方停車,全車的人都激動又害怕,完全不知該怎麼辦,接下來就展開「人虎對峙」,人不敢動、老虎也不動,郎利劍驚恐回憶:「萬一要攻擊人,你說咋辦吧!我也是第一次碰到野生東北虎害怕啊。腦袋跟洗臉盆那麼大,目測大概得有4、5百斤。」。 \n \n直到約20分鐘後,對向也有車子來,這隻老虎才優雅地跳過路邊護欄離開,結束這場人虎對峙。據了解,附近區域已經不是第一次有人親眼看見野生東北虎,動物保護部門也在村屯和道路兩旁設立了野生東北虎保護的宣傳展板,並向村民發放了遇到野生動物如何採取措施的文宣。 \n \n相關部門提醒民眾,盡可能不要在野生動物經常出沒的區域長時間逗留或者徒步。 \n

  • 台灣人在大陸》北京清華食堂 吃不完的美食饗宴

    台灣人在大陸》北京清華食堂 吃不完的美食饗宴

    相較於台灣各大學裡的餐廳,已慢慢被速食餐廳和便利商店攻陷,大陸各高校保持物美價廉的食堂風格,迄今仍讓我有些回味。尤其是號稱擁有十六座大型食堂,供應三萬餘人肚子溫飽的北京清華。 \n相傳1925年秋天,燕京大學校長司徒雷登發現了一件怪事:燕京的學生不在學校好好吃飯,反而總是往對面的清華大學跑,北京城的車夫們也發現這段時間裡,往西直門城外清華大學跑的人特別多,清華大學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這麼吸引人呢? \n答案是趙元任夫人楊步偉,在清華園開了一家小飯館「小橋食社」,生意好到讓廚子忙到罷工,趙元任出了十幾本書,銷售量還沒趙夫人的食譜賣得多。 \n \n庭園式食堂琳瑯滿目 \n時至今日,北京清華大學內的食堂琳瑯滿目,通常是周圍庭園加上中間食堂的庭園式餐廳結合,依北向南有北園食堂、桃李園食堂、紫荊園食堂、玉樹園食堂、芝蘭園食堂、丁香園食堂、聽濤園食堂、清芬園食堂、觀疇園食堂等偏學生飲食的食堂。此外,另有適合教職員工的荷園食堂、熙春園食堂、瀾園食堂、寓園食堂、融園食堂、家園餐廳及蘭園餐廳等。 \n基本上,各家食堂菜系迥異,甚至同一食堂或同一樓層的同一窗口,每天都能吃出新花樣,例如紫荊食堂四樓的川湘大菜,就是請當地的主廚來料理,愛吃辣的同學總是絡繹不絕。又例如,清芬園有賣脆皮烤鴨,一盤烤鴨才7元人民幣,點滿四盤就湊齊一隻完整的烤鴨,北京其他烤鴨名店其實可以不用去了,因為清芬園二樓的脆皮烤鴨味道更是一絕! \n畢業生總說在清華吃完這十六座食堂,才不會留下人生遺憾!事實上,大陸有很多大學的食堂也是能見到大型庭園式的食堂,當學生和家屬秀出飯菜的價格之後,讓不少網友表示:有學生卡實名就是羨慕,在這裡一份素菜只要2.5元(人民幣,下同),而加肉的半葷素菜也只要3元而已。事實上,這樣一頓飯下來還不到10塊錢,卻能吃到這麼豐盛的美食,尤其像北京清華食堂這樣便宜的價格,性價比著實比很多普通大學都要優。 \n \n每天糾結選哪個食堂 \n久而久之,北京高校生有一種食堂叫做清華食堂,學生每天在食堂裡面就能吃到這麼美味的美食,而且價格還這麼便宜,這樣大學四年下來就能省下一大筆錢了,難怪很多學渣看到飯菜的價格,都表示想考清華大學。 \n筆者時常在北京清華校園裡遇到這種狀況,到了飯點,一群同學卻不知道該去哪一家食堂,好不容易協調出某個食堂,又遇到不知道選哪一個窗口吃飯的困境,有些窗口排隊的人多,有些窗口排隊的人少,等到好不容易排到一個窗口,卻不知到該點些什麼菜?但後方又有一群同學再催促著你,因為吃飯時間寶貴,浪費了時間就耽誤了學習。倘若一天三餐加宵夜在清華園生活,我們每天都會經歷兩次或三次的心理鬥爭。 \n到了宵夜時段,清華學生除了桃李食堂可選之外,平台經濟的外賣服務也日趨普及,養成清華學生用手機叫外賣的風氣。從中式餐點、日本料理、韓國料理、台式便當、麵食水餃、炸雞烤串等,可謂應有盡有,宵夜時段各個外送小哥在校園裡騎個電動車穿梭來回,構成另一有趣的現象。 \n \n萬人食堂是用餐聖地 \n位於清華老校區的觀疇園,又號稱萬人食堂,是師生用餐、咖啡、採購的聖地。從地下一樓超市、咖啡廳、眼鏡行、學生社團據點,至一樓的永和大王、清青永和、清真餐廳等,可以見到招牌的滑蛋飯、石鍋拌飯、牛肉夾餅之外,永和大王的豆漿可謂一絕,冬天裡一杯1.5元的熱豆漿,瞬間暖起師生的胃。 \n二樓的自助餐點可謂清華版吃到飽自助餐,各種主食、大菜、熱菜、涼菜等食材會隨著季節做變化,萬人二樓的酸菜白肉湯、瓦罐雞及各種麵食饅頭,夏天加上一杯酸梅汁,都是清華學生必拿的好菜。至於在觀疇園三樓的就是老師們常去的點菜餐廳,各式菜式都有,包廂也一應俱全,絕對是老師帶學生聚餐的好去處,並且提供類酒飲。一般來說,清華食堂都要教職員生刷卡結帳,唯獨觀疇園三樓的餐廳可提供現金結帳,可見校外人士也時常來萬人食堂觀摩用膳。 \n由於筆者住在博士生公寓紫荊15號樓,正前方正是素有清華第一美食的紫荊園食堂,無論颳風下雨、天氣冬天爆冷或夏天爆熱,紫荊園食堂都是筆者覓食的首選。紫荊園食堂處於各棟紫荊公寓的正中央,一共有五層並設有3300個座位,每天平均能接納3000人次就餐,是清華學生票選最愛的食堂,素有「大清第一食堂」之稱。 \n至於紫荊園食堂吃什麼?地下一層竟然是義式披薩;一樓窗口則是各地風味小吃,包含廣東菜、湖南菜、福建菜、蘭州拉麵等;二樓則有淮揚菜、北京菜、新加坡海南雞飯、鐵板燒、低油鹽的素食窗口;三樓則是適合北方人口味的東北菜、山東菜,麵食主義者將這一層視為天堂;至於四樓,則是紫荊園食堂聞名天下的川湘菜,各類川湘大菜的香麻辣味道,光聞到就已讓人食慾大開,平均每一道菜價價格6至10元人民幣,絕對比外面上館子更便宜又實惠。 \n \n兩岸清華飲食風尚異趣 \n有台灣朋友來北京拜訪,我通常帶友人來吃紫荊園食堂四樓的川湘菜,我點了九道川湘名菜,價格位於60至80人民幣左右,足以讓友人吃得痛哭流涕,因為友人也知道這些菜在台灣的川菜館的價格絕對是2000元新台幣起跳。 \n相較大陸高校食堂保持傳統的原汁原味,台灣的大專學餐已慢慢被速食餐廳和便利商店所取代,便宜、省時、微波、輕食慢慢成為台灣的大學生追求校內飲食的主流文化,例如台灣清華大學排隊人數最多的餐廳,竟然是小吃部餐廳的麥當勞和7-11便利商店。兩岸大學飲食文化的差異沒有熟優熟劣的比較,倒是反映兩地大學生的飲食風尚的差異,甚為有趣!(林士清/走過兩岸清華的台灣人) \n

  • 兩岸一家人》我為什麼這麼喜歡在大陸工作?(上)

    兩岸一家人》我為什麼這麼喜歡在大陸工作?(上)

    此時耳際回蕩著施孝榮《中華之愛》氣勢磅礡的歌聲,回想著三十年來我闖蕩大江南北的心境,不禁熱淚盈眶,我自問,那是一種什麼樣的感情?讓人無法磨滅心中的激蕩。 \n回想1989年,一個秋天的下午,我第一次搭乘粵港直通車從香港進入廣州,像電影情節一樣,內心忐忑不安的,踏進這個似曾相識卻又異常陌生的車站,把身上帶的港幣、美金數量戰戰兢兢的填在台胞證上面,然後順利的通過了海關,開啟了我夢寐以求的神州之行。 \n \n讓我的國家富強起來 \n在廣州的第一天,我在城區一個小巷子裡遇見一個老奶奶,拿著鉗子夾著煤球要起火生爐做飯。老奶奶藏青色的袍子、佝僂的身影,我彷佛看見從小陪我長大的奶奶幾年前的身影,眼淚潸然而下,眼前好像回到多年前我們窮苦卻又充滿中國味道的眷村生活,我的內心深深地觸動著,彷佛感受到那種回到家鄉的感覺,但是卻傷感於我的國家怎麼比我想的窮,我能做些什麼?讓我的國家能富強起來,這也是後來我多年投身大陸教育工作的原因。這是80後出生的台灣年輕人無法體會的一種情懷。我家孩子曾經問了我幾次,老爸你為什麼這麼喜歡在大陸工作?孩子你說呢? \n這三十年來,我因為工作的關係,去過全國100個以上的城市,從台灣人最熟悉的廣州、深圳、上海、蘇州、北京、天津,到東北的石油名城大慶、稻米之鄉五常,再到以前中學課本要考試的省會瀋陽、產煤的撫順、煉鋼的鞍山;從海濱的青島、大連再到四川內陸的成都、綿陽、德陽;從江南水鄉的紹興、無錫,再到呼和浩特城外幾十公里的大草原;從南方溫暖濕潤的珠海、中山到西北彪悍的西安、蘭州;從山東淄博超過百年歷史的鐵路驛站、到昆明滇池海鷗的浪漫情懷;從重慶山城那個麻辣的熱情、到山西運城那個富蘊唐詩的古意。三十年時間,我完全品味到了施孝榮歌聲中的那個夢。 \n黃沙蕩蕩 思緒澎湃如錢塘/黃沙蕩蕩 我熱淚聚成長江/歸去歸去 夢回明媚的江南/歸去歸去 復我華夏的漢唐/勒馬長城 勒不住我熱血奔騰/勒馬長城 勒不住我思念情深 \n三十年來,許多回憶,遠超過這首歌詞描述的激蕩情懷。 \n浙江不止有澎湃的錢塘,還有什麼小東西都買得到的義烏,更有如天堂美景的杭州,但最讓我心動的是浙江人的溫暖與正直。我的好朋友原浙江教育出版社的曹社長告訴我,中國文化最好的精髓其實在杭州,南宋的臨安城聚集了當時中國最好的人才與文明資產,一直到今天都影響著杭州人的氣質與風度。我在杭州住過一段時間,那真是美好的時光,也感受到最溫暖的人際熱情。 \n黃沙蕩蕩,我熱淚聚成長江;歸去歸去,夢回明媚的江南。當初從綠皮火車往外看見一望無際、黃澄澄的油菜田時,我心中暗自驚喜,是了是了,這就是美麗的江南,後來再遊覽蘇州精緻的園林、坐上紹興船家用腳搖曳的小船、在岸邊遠望大運河熙攘往來的船隊,我眼下的江南何止明媚而已,簡直像夢裡仙境。 \n \n神州是我靈魂的家 \n歸去歸去,復我華夏的漢唐。有話說,到西安看三千年的華夏、到北京看五百年的中國。長安固有懷古思情、北京仍擁長城風光,但是河洛中原、三晉黃土更是漢唐遺風,洛陽王府井、開封相國寺訴說著那個古老歲月的故事,山西運城鸛雀樓的欲窮千裡目、更上一層樓,豈止是黃河奔騰、華山夕照這樣的自然風光而已,那個眾多詩人登樓望野、心懷天下的黃土人文,才是千百年來維繫兼善天下、世界大同的漢唐遺風。 \n有人挑戰我說你那麼喜歡大陸就搬去大陸住啊?你以為我不想嗎? \n我願意住到珠海、杭州、紹興、桂林、昆明的任何一個城市,但是我的家人在台灣,他們不能理解現在大陸的真實情況,可以說台灣是我親人的家,但是神州是我靈魂的家。 \n我感慨台灣的媒體對大陸的報導十分偏頗,我曾比較幾次同一天世界各大通訊社的中國新聞,在台灣幾乎看不見如美聯社、法新社、路透社其他世界級通訊社對大陸進步或是肯定的報導,相反的很多其他通訊社對大陸一點點的批評,台灣媒體反而局部放大,誇張報導,對我這個經常在大陸工作的人來說,看了極為難受,我們台灣的民眾,就是這樣被誤導,不客觀、不友善的看待我們遠方的親人。 \n \n像自己兄弟家聚一樣 \n也有人經常跟我提起在大陸做生意遇見什麼遭遇、被騙了啊,被欺負啊!我當然在大陸也有一些不愉快的經驗,但是我在大陸也有被台灣人欺負、欺騙的經驗,甚至損失更大。哪裡都有好人、有壞人,大陸淳樸的人還是占很大比例的。我經常分析說,大陸吃飯應酬、貪汙、包二奶的壞風氣,始作俑者不是共產黨,而是台商以及港商。1990年那些年間,我們在大陸的工作受到很多幹部幫忙,但是都沒有經常應酬的事情,偶爾跟幾個談得來的幹部暢飲幾杯,也是好像自己兄弟家聚一樣。後來經濟發達起來了,台商、港商多了,聽到的逃稅、應酬、賄賂就多起來,2013年開始,大陸雷厲風行的打貪,我自己側面觀察,一般老百姓還是很支持的,現在的社會風氣也好了許多。 \n三十年來,我經歷了從黃沙漫漫的深圳大學旁邊經過,奔赴深圳黃田機場的辛苦,一直到後來可以從深圳市區一路高速抵達寶安機場的快暢;我也見證了從上海虹橋賓館高層套房遠望黑漆漆的上海市區,到一年一年越夜越亮?上海夜景,我一直後悔沒有每一年在虹橋賓館拍一次上海夜景,來記錄我看見的上海演變。我回想起1990年在北京清華大學旁邊拜訪那些矮小屋舍下科技書店的老闆,一直到他們搬到中關村現代化的大樓裡面,再見證他們成為影響中國IT產業的人物。 \n三十年來,我經歷了從在北京花2塊錢人民幣加上糧票吃飽一天,再到多年以後,要花298元人民幣排隊吃金錢豹自助餐的轉變;我也從早期請朋友吃飯主動買單,轉變到2000年在上海五星級酒店聚餐要買單時,當地朋友請我讓開,挖苦我怎麼回到90年要老楊買單的年代了。(楊中介/新北市)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