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東協和中國的搜尋結果,共41

  • 東協防長擴大會議 承諾尊重航行和飛行自由

    東協及美中日韓的國防部長齊聚曼谷探討區域安全議題,南海成為焦點,各國同意在亞太地區保持並尊重航行和飛行自由,東協各國也希望及早完成南海行為準則(COC)。

  • 中越菲在南海填海造陸 東協擔憂升高緊張情勢

    東協昨天晚間發出主席國聲明指出,對於南海內的填海造陸行為表達擔憂,因為這樣的行為會侵蝕彼此的信任並升高緊張情勢,而東協樂見南海行為準則的協商有實質進展。

  • 東協峰會登場 聚焦南海議題與RCEP

    第35屆東協峰會今天在泰國登場,南海議題和RCEP是會議焦點。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表示,中國和東協合作讓南海更穩定。但有菲律賓官員透露RCEP恐怕無法在今年完成。

  • 大陸國航聘32名台籍空服員 曾於8月初在台北面試

    大陸國航聘32名台籍空服員 曾於8月初在台北面試

    大陸專注經營國際航線的中國國際航空公司也開始吸收台灣青年加入服務行列,近日首次聘用了32名台籍空服員,這批空服員是在8月初在台北現場面試。目前在大陸的航空公司任職空服員的人數,累計已達292人。

  • 南海行為準則磋商 東協樂見3年內完成

    東南亞國家協會多個區域會議近日在曼谷舉行,東協今天發布主席國聲明表示,樂見南海行為準則單一文本磋商草案完成第一輪審讀,也樂見中國提出的3年內完成磋商的時程。

  • 印太戰略圍堵不了中國

     6月初在新加坡剛剛落幕的香格里拉對話會,亦即由倫敦「國際戰略研究所」(IISS)與新加坡國防部共同舉辦的「亞州安全峰會」,中國大陸國務委員兼防長魏鳳和與美國代理防長沙納漢雙雙出席並同台演講,這是繼2011年後兩國防長再度於香會交鋒。在香會期間,沙納漢特別在各國防長面前公布了近55頁的《印太戰略報告》,汙名化指責中國的同時,也意圖拉攏印太地區國家來遏制中國,然而與會各國應者寥寥,凸顯美國以印太戰略逼迫各國選邊站的做法勢必不得人心。 \n 印度不會隨美起舞 \n 印太戰略從地緣政治上來看正好將中國從西太平洋到印度洋環繞包圍,其戰略內核是由「美日印澳」四國組成的四邊合作,其中日本和澳洲是美國的傳統盟友,因此印度的態度便十分關鍵。一直對中國抱持著戰略警惕的印度起初對印太戰略也積極呼應,但隨著2017年中印洞朗衝突落幕,以及2018年中印兩國元首在武漢東湖的非正式會晤之後,中印兩國已實現戰略諒解並建立戰略互信,印度也跳脫出過去對中國一直懷有的戰略焦慮乃至戰略敵意。 \n 對印度而言,「印太」作為一個地理名詞應當包含整個印度洋和太平洋,西自非洲東岸、東至美洲西岸,而非美國為圍堵中國而劃定的自印度西岸至西太平洋之間,至於所謂「自由開放的印太地區」應當是包容和發展的,而非專門針對中國進行圍堵對抗和戰略離間。洞朗危機時美日澳三國也僅是表達勸和促談的態度而未展現力挺印度的行動,因此印度不可能再將自己拖入一場與中國的對抗乃至戰爭當中。 \n 具有不結盟和外交獨立自主傳統的印度,在發現美國印太戰略會給印度帶來戰略風險後自然便消極以對,再加上在美國制裁伊朗的背景下,印度執意與伊朗保持合作,美國對印度積累的不滿和不耐便就此爆發。繼5月初停止印度進口伊朗原油的制裁豁免權,美國進一步從6月5日開始取消對印度的普遍優惠制關稅待遇,為此印度也放話稱擬對20多種美國產品加徵關稅,美印貿易戰一觸即發,在失去印度配合下的印太戰略就此成了有名無實的口號。 \n 戰略離間收效甚微 \n 除了印度之外,面對川普磨刀霍霍、與日本開啟貿易談判,日本也意識到不能只對美國單面下注,因此除了安倍去年親自訪華,今年也派遣自民黨二把手幹事長二階俊博率團參與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中日兩國還達成共識將在一帶一路國家開啟三方投資合作。至於澳洲儘管在制裁華為上積極配合美國,但也沒有全面與中國惡化關係,6月中旬澳洲大選相對友華的在野黨工黨有望上台,屆時澳洲對華政策也將與美國拉開距離,不會跟隨美國將中國視為戰略威脅。 \n 值得注意的是,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在今年香會上明確表明,「中國正在發展,而外界需要適應中國的發展」,新加坡和東協國家將主動避免選邊站隊。無獨有偶,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也公開表態將盡可能多地使用華為技術,並提醒「美國不能永遠是世界上擁有最好技術的超級大國」。新馬兩國首腦的立場反映了東協國家不願捲入中美對抗之中,美國的戰略離間對東協和印日澳等國皆成效甚微,如此注定印太戰略勢必無法實現對中國的圍堵遏制。 \n (作者為中山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研究員)

  • 年減15.7% 前4月中美貿易降溫

     中美互徵高關稅衝擊雙方在2019年前4個月的貿易往來,無論進、出口均出現衰退,雙邊貿易總值年減15.7%,但中國對美國貿易順差仍持續擴大,恐讓持續進行中的中美貿易談判增添變數。 \n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在美國之外的其他市場,進出口數據有所斬獲,包括對歐盟、東協和日本等主要經濟體的進出口總值均呈現增長,東協還取代美國,成為中國第二大外貿夥伴。 \n 中國海關總署8日數據顯示,中國在2019年前4個月與美國進出口總值為1,612.3億美元,年減15.7%,美國占中國外貿總值比重也降至11.5%,退居中國第三大外貿夥伴,東協則取而代之成為中國第二大外貿夥伴。 \n 中美因關稅戰導致貿易往來冷淡,在進出口兩方面均出現下滑態勢,按美元計計,今年前4月中國對美國出口額年減9.7%,中國自美國進口額年減30.4%,中國對美國外貿順差為836.6億美元,較去年同期擴大4%,以人民幣計外貿順差為5,701.9億元,較去年同期擴大10.5%。 \n 雖然對美外貿冷,但中國對歐盟、東協以及「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外貿成績造佳績。 \n 今年前4個月,歐盟保持中國最大貿易夥伴位置,按美元計,中歐進出口總值年增5.9%,其中出口年增8.3%、進口增長2.5%,占大陸外貿總值15.7%的比重。躍居中國第二大外貿夥伴的東協,今年前4個月與中國進出口總值年增3.4%,其中出口年增7.5%、進口衰退1.5%,占中國外貿總值的13.4%。 \n 對台灣方面,按美元計,今年前4個月大陸對台進出口總值衰退3.0%,其中出口增長9.7%、進口衰退6.4%,貿易逆差359.74億美元。

  • 杜特蒂:南海在陸手中 美勿挑釁

    杜特蒂:南海在陸手中 美勿挑釁

     正在新加坡參加東協系列會議的菲律賓總統杜特蒂,15日向美國及其他國家提到,應該接受「南海已經在中國手中」這一現實,以避免地區緊張局勢。他敦促這些國家停止用軍事活動挑釁中國。 \n 參加15日舉行的「東協─印度」非正式早餐會之前,杜特蒂被記者追問,「是否支持在南海軍演?」他告訴記者,「不」。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導稱,杜特蒂說,「美國以及所有國家都應該意識到,中國就在那裡。如果你繼續製造摩擦,終有一天誤判會讓事情變糟」,他形容這就是「莫非定律」(Murphy's Law),「事情如果有變壞的可能,它總會發生。」 \n 杜特蒂還稱,南海「已經在中國手中」,為什麼要製造摩擦,大力度的軍事行動會招致中國做出反應。 \n 先前菲律賓《每日詢問者報》15日表示,先前杜特蒂承認,中美關係緊張加劇,讓他擔心;當天他再次強調,南海爭議地區發生戰爭,會讓菲律賓處於危險。 \n 杜特蒂稱,「我不阻攔別人打仗,可菲律賓就在這些島嶼的邊上;如果這裡開火,我的國家首當其衝受害,這牽扯到我的國家利益」,且因美菲有共同防禦條約,菲律賓將被置於危險境地。杜特蒂表示,南海衝突最好透過大陸與東協國家間的談判解決,美國及其盟友的「航行自由行動」只會透過展示武力激化矛盾。 \n 杜特蒂重申必須「不惜一切代價」加速推動東協和中國完成「南海行為準則」磋商。他提到,東協與大陸希望在3年內達成南海行為準則,準則談判的初始階段取得穩步進展,有望在2019年之前完成準則初稿。

  • 大陸—東協自貿協定「升級版」 全面生效

    大陸國務院總理李克強14日在新加坡舉行的「中國—東盟領導人(10+1)會議」上宣布,中國與東協(大陸稱「東盟」)各國已於13日最終完成自由貿易協定「升級版」的所有國內程序,「這將進一步提升中國—東盟經貿關係,向國際社會釋放維護多邊主義和自由貿易的積極信號」。 \n \n《中國政府網》報導,以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協定「升級版」全面生效為契機,推進中國—東盟貿易投資合作全面升級,是本次「10+1」會議上各國領導人的共同呼聲。 \n \n菲律賓總統杜特蒂表示,中國—東協全面實現自貿協定升級的議定書,體現了雙方不斷推進貿易和投資自由化便利化的步伐。「我們相信,東盟和中國一定可以繼續促進貿易和投資的合作,維護多邊主義和多邊體系,這是我們的共同利益。」 \n \n馬來西亞總理馬哈地說,貿易對中國與東協至關重要,希望進一步保持和中國的交流往來,深挖貿易潛力。 \n \n印尼總統佐科威則表示,「我們現在都能感受到國際經濟中的不確定影響:保護主義和零和博弈勢頭上升,本地區也面臨很多挑戰」;「要應對這一變化,東盟和中國別無選擇,只能加強合作,讓東盟和中國成為和平與安全、穩定與繁榮的重要支柱」。 \n \n作為東協輪值主席國,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表示,東協和中國都支援以規則為基礎的、開放的多邊主義,支持經濟蓬勃發展,支持擴大開放、互聯互通。「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協定升級議定書的全面執行,不僅將進一步促成雙向投資、雙向貿易,更將發出支持多邊經濟和貿易合作的強有力的信號。」 \n \n在東協各國領導人發言結束後,李克強在總結講話時表示,當前世界形勢中不穩定、不確定因素顯著增加,保護主義單邊主義抬頭,這給東亞地區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挑戰,但其中也蘊藏著機遇。 \n \n李克強說,「中國和東盟深化全面合作,攜手打造更高水準的戰略合作關係,構建更為緊密的中國—東盟命運共同體,這對整個人類社會都是貢獻。」 \n \n中國政府網指出,中國已連續八年是東協最大貿易夥伴。2017年,中國—東協的貨物貿易額達到4,420億美元,占東協外貿總額的17%。 \n \n大陸與新加坡則已於12日下午正式簽署中新自貿協定升級議定書,升級後的中新自貿協定不僅對原協定的原產地規則、海關程序與貿易便利化、貿易救濟、服務貿易、投資、經濟合作等六個領域進行「升級」,還新增了電子商務、競爭政策和環境等三個領域。 \n \n大陸商務部稱,這不僅實現了全面自貿協定的目標,而且許多條款對標的是國際貿易高標準。

  • 大陸提議東協共同在南海軍演 但排除「域外國家」

    《菲律賓明星報》網站3日報導,一份文件草案顯示,大陸希望與東南亞國家在南海水域開展軍事演習和能源勘探活動,但堅決主張將「域外國家」排除在外。報導稱,這份文件草案概述了各國在努力達成協議過程中的談判立場,分析人士指出,這代表已取得一些初步進展。 \n \n報導稱,北京方面在草案中表示,大陸和十個東協成員國應定期聯合軍演,但這些演習不應該讓域外國家參與,「除非有關方面事先得到通知,且未表示反對」。 \n \n報導援引新加坡尤索夫伊薩東南亞研究所的黃氏霞(音譯)認為,中國設法通過提議舉行聯合軍演,是要向全世界傳達一個微妙的訊號,即東協和中國可以進行合作,且目前情況進展良好,因此沒必要讓域外國家參與南海問題。 \n \n文件提到,北京方面也提議大陸和東協可在有關水域聯合開展油氣勘探,但再次提議將域外國家的企業排除在此類活動。

  • 大陸與東協將舉行海上聯合演習

    菲律賓每日詢問者報6日稱,全體東協成員國今年稍晚將與大陸舉行首次海上聯合演習。這項演習是東協與大陸建立信任的部分措施。 \n \n文章稱,新加坡國防部長黃永宏3日在香格里拉對話會上說,東協十個成員國均同意派軍艦或部隊參加此次演習。 \n \n稍早有報導稱,本次演習可能包括海上搜救和救災演練。黃永宏在演講中說:「作為東協輪值主席國,新加坡將與中國共同主持演習。我們將在2018年8月舉行模擬演練」,他沒有透露訓練演習的具體地點和時間。 \n \n新加坡是今年的東協輪值主席國。黃永宏說,這項演習是東協與中國建立信任的部分措施。黃永宏稱:「南海行為準則的關注度稍低,但其重要性一點也不低。世界也在觀察東協和中國如何共同努力達成共識,因為行為準則的談判過程和結果,將影響全球化2.0。」

  • 台灣不能缺席新合作主義

     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落幕,在美國總統川普「美國優先」對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亞太自貿區」的夾縫中,TPP硬是殺出重圍,改名求生。綜觀東協和APEC都掀起一股新的合作主義,中國的一帶一路獲得更多回應,「亞太新北約」或「圍堵中國」的勢力快速轉弱,加上亞太一體化全速向前,我方必須力求融入、不能被邊緣化。 \n 搶在川普亞洲行之前,美國國務卿提勒森和國防部長馬提斯對中國發表高度不友善的談話,提勒森大談印太戰略,馬提斯主張要對「基於掠奪性經濟原則或軍隊規模的國家」發出聲音,然而,東協輪值主席國菲律賓反稱不要提及南海仲裁案,連川普亞洲行也鎖定和中國簽經濟協定,避談美中矛盾,其他國家自然不願選邊站,所謂印太戰略或圍堵中國,將僅是聊備一格。 \n 實際上,新合作之風早在亞太吹起。 \n 南韓繼宣布薩德導彈「三不」政策後,總統文在寅公開反對美、日、韓組成軍事同盟。此次APEC,文在寅與習近平會晤時強調願積極參與一帶一路;日相安倍與習近平會晤,會場首次懸掛中日兩國4面國旗,安倍稱這代表日中關係新起點,日方支持一帶一路,雙方願以明年《中日和平友好條約》締結40周年為契機,推動兩國戰略互惠關係繼續向前發展,預示兩國關係將獲得重要改善。 \n 越共總書記阮富仲也在與習近平會談中,聲明兩國同意妥善處理海上問題,共同致力維護南海的和平與穩定,同意落實一帶一路和兩廊一圈的合作。明年東協輪值主席國新加坡,正致力與中國攜手推進東協與中國的關係,籌畫東協與中國舉行首次聯合海事演習。 \n 相較於川普的美國優先,威脅與盟國重啟雙邊經貿談判,習近平力推亞太自貿區,宣布未來15年中國對外投資將達到2兆美元,接受2兆美元境外直接投資,在APEC明顯獲得更多掌聲。TPP原本設計來對抗中方全力推動的RCEP,在改名為CPTPP後,前途依然多艱。未來,APEC在RCEP逐步深化、亞太自貿區成型後可能更加弱化,台灣卻遲遲無法融入新的區域經貿組織,這是台灣當前最嚴苛的考驗。 \n 此次我方APEC代表團在宋楚瑜領軍下,賣力為台灣發聲,但行前聲稱將和東協國家領導人會晤卻無法實現,和習近平連合照都沒有。這不是宋個人能力的問題,在中國崛起的當下,東協很難不看北京臉色辦事。 \n 民進黨死守過時的對抗思維,不但宋無法和北京連線,台灣也無法和亞太乃至全球連線,這個難題才是蔡政府必須向人民繳交的答卷。 \n (作者為台灣大陸地區高校學生協會理事長)

  • 東協峰會在即 中國先下手為強主辦海上聯演

    東協峰會在即 中國先下手為強主辦海上聯演

    美國之音中文網報導,中國10月31日主辦了一次由東協幾個成員國參與的海上聯合搜救演習,以展示北京與南中國海周邊國家和平共處、積極合作的姿態。 \n \n美國總統川普即將訪問亞太地區,並出席東協和東亞系列峰會,預計重點將討論中國近些年來在南中國海咄咄逼人的造島和軍事化行為。中國敦促美國不要干預北京所說的中國與周邊國家和平解決南中國海問題的努力。 \n \n中國官方稱,星期二的演習是中國與東協成員國舉行的此類最大規模的聯合演練。 \n \n來自泰國、菲律賓、柬埔寨、緬甸和汶萊的船隻和人員,參與了這次在廣東省湛江市外海舉行的聯合救生演練。在南中國海問題上與中國爭論激烈的越南沒有參與本次聯演。 \n \n中國還提議明年與東協成員國的海軍舉行聯合軍演。這項提議獲得了包括美國、日本和新加坡在內的許多國家的讚賞。。

  • 中國不是敵人陸與東協明年軍演

    中國不是敵人陸與東協明年軍演

     即將接任東協輪值主席國的新加坡防長黃永宏24日表示,為增進互信,明年東協將與中國大陸舉行首次海上聯合演練。澳洲學者認為,這代表東協有越來越多的國家認為,中國不是敵人。 \n 菲律賓目前是東協輪值主席國,新加坡從2015年至2018年擔任東協與中國關係協調國,明年將擔任東協輪值主席國。24日與中國國防部長常萬全會談後,黃永宏對媒體表示,對於中方提出的與東協舉行海上聯合演練的提議,新加坡「不僅全力支持,還會推動,因為這是所有東協成員和中國都想要的;一起演練至少可以建立彼此間的理解和互信」。 \n 美日盼與東協演習 \n 他說,「我們會解決細節問題,找到可以讓東協和中國海軍一起演習的區域」。黃永宏還表示,美國和日本也希望與東協舉行聯合演習,「從新加坡的立場看,與其他國家舉行的演練越多,互信就越強,只要我們有能力,將持續推進這些演練。」 \n 香港《南華早報》24日分析,這代表此地區與中國之間有正面積極的接觸,演習的內容可能不具有戰鬥性質,傾向於導航、信號、搜救訓練等。澳洲新南威爾斯大學教授塞耶表示,和中國舉行聯合演練表示向東南亞國家在發出信號:「中國不是敵人」,這是關於「東協是否想要與中國合作」的指標。中國的這個提議也是在問:「東協對待中國是像對待日本、美國、澳大利亞一樣,還是像對待其他國家?」 \n 每年舉行一次擴大會 \n 此次東協防長會還決定,從明年起,與各合作夥伴的擴大會議將改為每年舉行一次。之前是每2年一次,顯示東協國家希望與外部有更多合作。 \n 《菲律賓星報》25日報導,菲律賓國防部長洛倫扎納表示,在24日的東協防長擴大會議上,東協各國和各合作夥伴探討南海的自由航行和非軍事化問題,中國沒有提出反對意見,南海通道將繼續對使用者保持開放。 \n 《日本經濟新聞》指出,儘管聯合演練的地點等細節尚未確定,但這一決定將讓中國感到高興。

  • 杜特蒂將訪北京 牽動美日神經

    杜特蒂將訪北京 牽動美日神經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即將啟程前往北京進行「國事訪問」,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總理李克強和人大委員長張德江都將和他會面。北京以最高規格接待杜特蒂,代表中菲兩國關係翻開新頁。不過,杜特蒂的中國之行不但觸動美日敏感神經,更會牽動亞太地緣政治前景。 \n 對於美日尤其是美國來說,菲律賓原本是亞太再平衡政策的重要著力點,現在槓桿不復存在,對於美日來說,影響極其深遠。原本可以利用菲律賓推動東協和中國對抗,間接延緩中國一帶一路中的「21世紀海上新絲路」的推行。隨著菲律賓對華盛頓180度的轉向,帶動東協各國態度轉變,美國如果要繼續高調介入南海問題,例如進行航行自由行動,就必須面臨直接和中國攤牌的風險。 \n 菲關鍵角色左右逢源 \n 有大陸學者曾經比喻杜特蒂之於美國,就像金正恩之於中國。過去,北韓總是在關鍵時刻在中國背後捅刀子,導致北京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現在,菲律賓在緊要時刻也在扯美國後腿,而且還高調辱罵美國總統歐巴馬和美駐菲律賓大使,讓美國倍嘗顏面掃地、情何以堪的痛苦。 \n 可以想見,北京不但會給杜特蒂面子,也會盡全力給馬尼拉裡子。原因無他,菲律賓目前在東亞地緣政治上扮演關鍵性角色,處於左右逢源階段。 \n 陸或讓菲加入亞投行 \n 加上菲律賓國內還是具備強大親美社會基礎,為了助杜特蒂一臂之力,北京可能會讓馬尼拉在最短的時間內加入亞投行,並將積極參加菲律賓的基礎建設,配合杜特蒂政府的施政優先順序。 \n 如果北京能在杜特蒂當政期間,為菲律賓興建高鐵系統,購買菲律賓農產品,推動廣大中國旅客赴菲律賓旅遊,盡全力增加雙方貿易互惠,讓廣大的菲律賓人得到實惠。那麼,中國成為菲律賓的最大貿易夥伴將指日可待。 \n 假設北京能排除地緣政治的干擾,向東協國家尤其是菲律賓,解釋中國並沒有在南海擴張領土的野心,配合在外交上以細膩的手法,說明「21世紀海上新絲路」的規畫,和北京「親、誠、惠、容」的政策,菲律賓乃至整個東協國家自然會以自身的歷史經驗,拿西方殖民時期,日本在二戰時期大東亞共榮圈的表現和中國現今的「東南亞馬歇爾計畫」進行對比,公理將自在人心。

  • 新南向 鞏固兩岸優先

     新政府至今唯一的經貿政策亮點「新南向政策」,主要為減少台灣經貿對中國大陸的過度依賴,分散投資風險與有效融入區域經濟整合。惟除了發布簡單的政策綱領與推動計畫外,期間經主事者的人事更動與新南向辦公室由原屬總統府改隸屬行政院下,凸顯了新政府對其新南向政策的舉棋不定與欠缺全面的思考。 \n 1960、70年代日本的南向政策造就了東亞經濟圈的共榮發展,也創造了東亞經濟奇蹟,學術上更以「東亞雁行理論」稱之,傳頌至今。如今,中國崛起,中國走出去所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中的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其論述本質上即是企圖建立以中國為雁首的新東亞雁行理論,帶動亞洲區域經濟的發展。新一輪的南向政策不僅強調傳統的投資與經貿合作,更是全方位、多面向的區域整合平台的建立,包括基礎設施互聯互通、教育、旅遊、醫療、科技、文化等多層面的合作,範圍更加入南亞的印度。 \n 在經貿關係上,中國大陸已為東協和台灣的第一大貿易夥伴,而東協則是中國的第三大貿易夥伴,台灣的第二大貿易夥伴。國際經貿唇齒相依實牽一髮而動全身,斷無惡化兩岸經貿合作關係,而期可以轉化和改善我國國際經貿結構的道理。 \n 台灣的新南向政策與兩岸關係實不可分離。台灣在1990年代西進中國之前即已投資東南亞,布局已久,而中國大陸是1992年第一個與東協簽訂10加1的FTA國家,從而啟動了日後的10加3,乃至正在進行中的10加6《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制度化的東亞區域整合已然成形。不久前又強化升級進階版的東協加中國FTA,配合未來的海上絲綢之路的進展,東南亞與南亞新興市場的崛起指日可期。 \n 台灣在這一波新南向發展自不應該缺席,故政府的新南向政策有其前瞻性,但不應該忽略其發展趨勢與動能,尤其是中國大陸在其間扮演的關鍵角色。台灣應以新南向政策來測試九二共識的正當性,而不是先否認了九二共識,代之以新南向來尋出路,結果當然是未見其利先受其害,讓已經衰敗的經濟雪上加霜。 \n 台灣應借力使力,維持和平的兩岸關係,利用兩岸產業的優勢與既有的合作基礎,一起走出去共同發展南方新興市場,以台灣的發展經驗協助周邊國家,兩岸互惠雙贏,區域周邊國家共榮發展。總之,台灣的新南向思維要以鞏固兩岸和平關係為優先,深化兩岸的經貿合作,共同參與和帶動區域經濟的整合,帶動區域的繁榮、穩定與安全。找到台灣的真正價值。 \n 因此當務之急,兩岸應盡快找到雙方都可以接受的新共識,優化兩岸關係,為融入區域整合與全球布局找出路。(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經濟學系特聘教授)

  • 社論-大陸建構FTA網絡 對台形成壓力

    社論-大陸建構FTA網絡 對台形成壓力

     8月初,中國大陸商務部部長高虎城在寮國永珍倡議加強中日韓合作,早日達成一份全面、高水準和互惠的自貿協定,為東盟-中日韓(簡稱「10+3」)經貿合作增添動力。同時在《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第四次部長級會議上提出四點建議:一是力爭早日結束RCEP談判;二是照顧不同成員關切;三是整體平衡推進談判;四是支持東盟引領談判。 \n 這是大陸在南海仲裁爭議與美國在韓國部署終端高空區域防禦系統(簡稱薩德系統,THAAD)爭議之後,大陸首次針對中日韓FTA和RCEP談判表達積極推進之意願,除了顯示其增進與周邊國家互信並維護周邊安全形勢的目的之外,加速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簽署FTA以形成以中國大陸為主的FTA網路已經成為主要戰略,其對台灣經濟全球佈局之影響,尤其值得關注。 \n 儘管去年10月達成一致的《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對大陸主導的RCEP談判形成壓力,原本歐巴馬政府打算在11月總統大選結束後推動國會批准TPP,尤其讓大陸面對必須在年底前促使RCEP談判結束的壓力。但是如今除了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川普和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蕊都明確表示反對TPP之外,美國參眾兩院領導人都認為歐巴馬總統需要對TPP的某些關鍵條款重新進行談判後才有可能獲得國會批准,今年參眾兩院對TPP舉行投票的可能性很小,則為大陸加速RCEP談判、爭取迎頭趕上提供機會之窗。 \n 特別是根據2015年APEC宣言重申在《實現亞太自貿區(FTAAP)的可能路徑》中,不論是透過RCEP不斷擴大規模發展成為FTAAP,或是RCEP和TPP融合而成FTAAP,對於大陸在亞太整合和國際規則制定方面發揮主動權,都至為重要。因此早日建成RCEP並與其他「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建設自貿區,都是大陸爭取國際經主導權的重要策略。 \n 如今由於RCEP各方除了在非關稅貿易障礙與原產地規則之談判取得進展外,多數議題歧見仍大(農業領域的關稅調降,中國和印度皆表達不同意見;印度堅持其他成員以開放服務貿易及投資領域,交換其在貨品貿易開放的強硬立場),多數RCEP成員認為RCEP談判恐無法於本年底前完成。因此,大陸強調「照顧不同成員關切」,無非是希望以較低度的自由化及寬鬆的FTA,以爭取早日結束RCEP談判。 \n 至於大陸藉由「一帶一路」戰略建立以中國為主的自由貿易區網路,尤其值得台灣重視。今年以來,大陸積極推動中國與海合會FTA、中國與斯里蘭卡FTA、中國與馬爾地夫FTA、中國與格魯吉亞(即喬治亞,Georgia)FTA和中國與巴基斯坦第二階段等談判,也表達「爭取年底結束」的政治意願。 \n 同時,今年3月中國不但和以色列宣佈啟動自貿區談判,也與尼泊爾簽署《自由貿易協定聯合可行性研究諒解備忘錄》,宣佈正式啟動雙邊自貿協定聯合可行性研究。另外,大陸也向東非共同體(成立於1967年,成員有坦桑尼亞、肯亞和烏干達三國)、蒙古國以及巴布亞新幾內亞等,提出希望與開展全面自貿協定談判的倡議,這些作為都展現與「一帶一路」相關國家和地區簽署FTA的決心。 \n 整體而言,大陸加快構築「立足周邊」、輻射「一帶一路」、面向全球的自由貿易區網路,同時加快亞太自貿區聯合戰略研究,尤其顯示中國將「一帶一路」與推動FTAAP相連結,將使其戰略腹地貫穿太平洋、印度洋至波羅的海,除了維護經貿、能源礦產等領域的安全外,勢必將對全球政治與貿易格局帶來關鍵性的影響。對台灣而言,下列兩項影響值得重視: \n 第一,由於FTA實施已經產生「貿易創造效應」,根據普華永道發佈的年度調查顯示,85%受訪企業正在利用自由貿易協定以達到節省關稅成本的目的(2014年與2015年這一比例分別為52%與67%),未來大陸加快運用「一帶一路」、加快實施自貿區戰略、提高貿易便利化水準等作為,也將促進大陸企業海外全球佈局,將對台灣產品在新興市場帶來競爭壓力,尤其值得國人關注。 \n 第二,對於新政府提出「新南向政策」,推動雙邊經濟合作,建立多元與多面向的夥伴關係的目標而言,由於依據「中國-東盟FTA」,大陸企業已經在越南、柬埔寨、馬來西亞、泰國、老撾、印尼等設立多個經貿合作園區。 \n 未來,在「一帶一路」和「中國-東盟自貿區升級」等合作架構下,除了將面對大陸企業的競爭之外,在大陸要求「各國繼續恪守一個中國政策,慎重妥善處理與台灣的經貿關係」的制約之下,台灣與東協和南亞各國政府建立合作關係或簽署合作協議,更是新政府需要面對和準備因應的。

  • 趙爾東專欄-從以德報怨到以「德」制日

     以「人權鬥士」著稱的德國總統日前訪問大陸,雙方宣示要加速全方位中德戰略合作。掌聲之餘,也讓人為中日關係感嘆。 \n 自唐朝鑒真和尚以中華佛法6渡日本,為日本創建文字起,中國展開對日本的寬大懷柔歷史,卻換來倭寇屢犯、蹂躪朝鮮、侵華掠亞、亡國後以貌似臥薪嘗膽忍者麻痺中美警覺、到近來東海釁端,日本予人的印象從來都是忘恩負義怕強欺弱。仗著150年前明治維新和日本投降後受到美國大力栽培,日本得以坐大戰後的亞洲。 \n 報導稱,日本高官3月18日罕見表態,稱日本憲法沒有禁止使用核武器。這既有違「無核三原則」,又挑撥了中美關係。美國早已責令日本歸還3百多公斤武器級鈽材料,但還保有能製造出逾千枚核彈頭的1.2噸高濃鈾和約47.8噸分離鈽,威脅全球安全。在朝鮮局勢嚴峻當前,北韓企望以停止核試換取美國不侵犯保證顯然是不實際的,但如以日本無核武化(駐日美軍例外)掛鉤換取朝鮮半島無核化應是可行的,中美俄南北韓應都會歡迎。 \n 日本的行為不必歸咎政府首腦,乃其文化使然,日本文化源自中華,為中國文化的一個次元文化,是其自卑與自大糾結的不健康發展所形成,這與中國前此的積弱不振有關,中國今後有責任幫助日本文化回歸正途。 \n 以德報怨或寄望日親華人士執政改善中日關係乃緣木求魚,難怪大陸網民時有嘆稱中日終須一戰。但動武基本不是選項,要一勞永逸撥亂反正日本文化,當師法美國當頭棒喝式教訓,大陸或無力也無意於美國滅口性質的《廣場協議》重重懲罰,但溫和的制裁工具很多。日本外交學者網站3月16日就埋怨道:「中日關係已不再像80、90年代那樣重要,日本目前在中國周邊外交中的重要性已經排在俄羅斯、哈薩克、巴基斯坦、東協和南韓之後,但中日的經貿關係仍會重要」,中日經貿對日本的重要,正是制裁關鍵所繫。 \n 中德貿易遠比日德貿易對德國有利:中德貿易是日德的4倍多,說明日德之間的競爭大於互補。2015年中日進出口貿易總額約3033億美元,同比減少11.8%,2015年中德的總額為1627.3億歐元,增加5.5%,大陸進口日本產品如高端數位機床等多可由德國取代。中德貿易總額目前只有中日的一半,大有成長空間。而「德國工業4.0」與「中國製造2025」互為左右,正可乘兩國7.4兆美元外貿和都是貿易順差大國的優勢,傾斜互補,既能助德國GDP早日超越日本,又有利於實現「中國製造2025」。 \n 德國文化不乏值得大陸借鏡者,從康德、尼采到黑格爾、馬克思,從海頓、貝多芬到啤酒節,這比兩岸青少年癡迷於夜店、和風、韓潮更陽光,更有利在大陸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培養與踐行。可惜,大陸央視新聞頻道以及一些政府文書有多種外語版,卻少有德語,中德文化交流不足。 \n 德駐華大使語重心地長說:「德國和中國是一帶一路兩頭最大的經濟體,如果這兩頭加強合作,可以把中間都帶動起來」。誠宜做好加減法,從經貿與文化方面以德制日,幸莫辜負了這位總統阿公的來訪。(作者為太空工程師) \n★中時電子報關心您:喝酒不開車,喝酒過量,有礙健康!

  • 縱橫天下-南海這盤棋怎麼下?

    縱橫天下-南海這盤棋怎麼下?

     上周四(8月6日)晚上10點,東協外長在吉隆坡經過3天系列會議,就南海問題進行廣泛討論之後,終於公布了28頁的聯合公報,對南海海域的填海工作表達「嚴重關切」,說它削弱了各方的信任與信心,加劇緊張情勢,破壞了南海的和平、安全與穩定。公報公布的時間比預期晚了一天,足見內部辯論之激烈。但對照2012年外長會議在柬埔寨舉行時,因親中國家力阻批判中國,導致最後提不出聯合公報一事,這次顯然強硬派國家的一些意見已經獲得共鳴。 \n 東協強硬派國家獲共鳴 \n 菲律賓和越南因南海問題直接與中國衝突,所以主張在公報中放入更多批判字眼,但遭中國盟友柬埔寨、寮國、緬甸所反對。但是聯合公報最後還是放入了菲律賓要求的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相關事項,表示東協國家對南海局勢還是有集體的關切。 \n 中國大陸派外長王毅親自與會,顯見北京對東協的重視。王毅對東協國家發動和平攻勢,提出10點倡議,包括互聯互通,以及展開產能合作,並且強調南海航行與飛越自由,過去沒有問題,現在沒有問題,以後也不會有問題。王毅也在東協區域論壇上,就中國立場加以說明,並對各項批評一一加以駁斥,外交表現不俗,但是還是擋不了聯合公報中的嚴重關切。海上絲路的大餅,也沒有在東南亞國家引起太多激情。儘管大家都明白,中國與東協的關係不只南海問題一項,其他可以合作的方方面面還有很多,可是南海問題卡在那兒,就是讓中國與東協國家的關係無法敞開胸懷,大步向前。 \n 目前雙方能做到的,只是印尼主張的,在東協和中國高層之間建立熱線,避免突發事件失控,同時加快南海行為準則的談判而已。可是中國5月份公布的中國戰略白皮書,明白揭示中國作個海洋強國的企圖心,說中國在建軍方面,「必須突破重陸輕海的傳統思維,高度重視經略海洋、維護海權」,卻仍讓周邊國家擔心。這次鷹派國家的意見得以納入聯合公報,就應讓中國大陸得到一個警訊,世界不見得都按中國的拍子跳舞,也不是都按中國的邏輯思考。外交的操作必須更重視傾聽,也更精緻柔軟才行。 \n 美國終得面對中國擴張 \n 美國這邊也有挫折。在吉隆坡王毅和美國國務卿凱瑞也有交鋒,但美國提出的三個停止,也被王毅回嗆。王毅說美方所說的停止,停止的內容是什麼?停止的標準是什麼?誰來具體制定?這些都無法解決,所以都不具有可操作性。所以美國才有人表示,如果中國的南海擴張無法避免,那美國當如何面對這個現實? \n 一派主張應發展航母。認為美國應把中國建的人工島當作軍艦對待,然後自己也持續建造航空母艦駛入南海,以平衡中國的力量。 \n 另一派則主張,南海衝突的相關國家中,唯中國、菲律賓、越南、馬來西亞具關鍵地位。其中中國力量最強,但是地理位置最差。所以美國應加強和菲、越、馬的軍事合作關係,提升這些國家的武力,遏制中國勢力的擴張。美國自己則以強大的空中優勢作為後盾。在菲越馬三國力量一時還趕不上來的時候,美國則應先發展戰略轟炸機以隨時因應可能升高的衝突。 \n 各個文武智庫都在腦力激盪,思考因應之道,但也都透露出一些無奈。中國是無奈的,因為不管她怎麼解釋,東南亞國家就是對她有所猜忌。前外長楊潔篪曾感嘆此一現象是樹欲靜而風不止,殊不知這是每個大國都必須面對的必然。對剛剛強盛的中國,這是需要學習的。美國也是無奈的,因為不管怎麼勸說,都無法說服中國停止南海擴張。其實這也是既有強權面對新興強權,在權力轉移的過渡期,必然面對的挫折。但是區域秩序還是要建立的,怎麼建立?南海就像個棋盤,諸島就像棋子,兩大國會怎麼下這盤棋?大家都在看。 \n (作者為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

  • 中國新視野-大陸與東協的合作新機遇

     為期5天的第26屆東協峰會及系列會議落下帷幕。東協以民為本的共同體建設願景將給區內和周邊帶來積極的意義,中國和東協的合作也將在東協一體化的進程中找到更多機遇。 \n 2015年是東協關鍵性的一年。一方面,東協將力爭完成既定的年底建成東協共同體的目標;另一方面,東協將規劃出未來10年的發展藍圖。 \n 根據東協經濟共同體的宏偉藍圖,2015年東協要完成單一市場和生產基地、均衡發展、具備強勁經濟競爭力、與全球經濟高度融合的目標。作為東協共同體3大支柱中最重要的一個支柱,這一目標一旦達成無疑將給東協國家6億多民眾的生活帶來積極改變。 \n 多年前,東協建設共同體的目標在西方人士眼裡只是漂亮的說辭,不過,關於東協將會解體或逐漸消失的預測不斷出現。事實上,東協正在不斷排除各種障礙獲得發展。 \n 過去10年,東協國際貿易翻了3番,成為世界第4大出口經濟體。目前,東協GDP已經達到2.5兆美元,馬來西亞總理納吉布更是預言這個數字在未來5年內將上升到4兆美元。據預測,如果區域經濟能以每年5.6%的速度增長的話,到2050年東協將會成為全球第4大經濟體。可以預見,中國+東協將成為世界經濟一個重要的增長極。 \n 2014年,中國-東協雙邊關係開始由黃金10年邁入鑽石10年。作為中國在亞太地區重要的對話和經貿夥伴,隨著東協一體化進程的推進,其成員國之間的貿易自由化和便利化程度將進一步提高,這有利於中國在更高水準上與東協開展經貿合作。 \n 除了通過中國-東協領導人會議(10+1)、東協與中日韓領導人會議(10+3)以及東亞峰會(10+8)等機制共同尋求亞洲地區的和平發展外,中國和東協的合作還有更多方式可以利用。 \n 中國提出「一帶一路」已經得到廣泛關注,而籌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的倡議也已經得到廣泛回應。這些倡議的提出同樣符合東協國家間加大互聯互通力度、推進基礎設施專案建設的需要,因而得到東協國家的普遍支援,東協10國已經全部成為亞投行的意向創始成員國。這意味著東協和中國的合作又增加了一個新的路徑。 \n 東協經濟一體化也將為刺激跨境投融資創造更好的條件。「一帶一路」將對中國-東協關係發展產生綜合促進效應,既可以提升中國和東協國家海上、陸上的互聯互通水準,還可以通過貨幣互換,人民幣海外清算業務等,降低貿易壁壘和企業成本。 \n 不過,需要看到的是,現階段,東協推進經濟共同體還面臨諸多挑戰,如東協國家發展不平衡十分明顯,儘管東協國家之間的關稅水準已大幅削減,但許多非關稅貿易壁壘依然存在;同時,東協各國相當一部分企業存在激烈的同質化競爭,貿易保護主義仍存在。 \n 這些問題在中國和東協的合作過程中同樣將加大合作的難度。中國始終支援東協共同體建設和東協在東亞區域合作中的主導地位,隨著合作的深入,愈來愈多的東協國家將意識到,健康的中國-東協關係將更有利於東協的發展。 \n (本文摘自經濟參考報)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