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東德難民的搜尋結果,共10

  • 德東人口老化的主因

    德東人口老化的主因

     德東生育率下滑、年輕人西漂謀生,導致當地人口快速老化,東西德經濟分化更加嚴重。 \n ■Joachim Ragnitz,a professor of economics at Dresden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said demography was among the biggest challenges facing the region. \n 葛羅瑟(Manfred Grosser)是一名教區神父。他所主持的教堂位在柏林與德勒斯登之間的一座小鎮,鎮上居民安居樂業且教堂每到周日總是客滿,讓他感到生活充實,但想到將來他還是有所擔憂,因為近年他每主持一場受洗禮,就得面對五場葬禮。 \n 葛羅瑟表示:「我們不能讓人口老化打擊勇氣。這個小鎮生活環境令人嚮往,儘管未來籠罩在人口老化的烏雲之下。」 \n 葛羅瑟身為教區神父努力保持樂觀主持每場教會活動,但對德東許多地方政府來說,勞動人口流失似乎已是不可避免的趨勢。 \n 德東勞動人口流失 \n 柏林人口發展中心統計,葛羅瑟教區所在的易北埃爾斯特縣(Elbe-Elster)是德國人口萎縮最嚴重地區,估計2035年前當地人口減少25%,其中年齡介於20至64歲的勞動人口將減少40%。 \n 自從1989年柏林圍牆倒塌後,德東各大城鎮便承受雙重打擊,一方面生育率下滑,另一方面年輕人不斷出走到西德城市謀生,以致今日德東沒剩下幾個生育年齡的女性,要扭轉生育率可謂難如登天。 \n 柏林人口發展中心研究員達娜(Susanne Dahner)表示:「將來德東還有生育能力的女性人口只會更少。」 \n 易北埃爾斯特縣的人口萎縮情形或許極端,但調查指出德東其他地區都有類似問題。德東77個行政區當中有41個預計在2035年前流失至少30%勞動人口,反觀西德行政區當中只有兩個如此。在德東城鎮當中,只有柏林、萊比錫、德勒斯登、波茨坦、耶拿這五大城市的勞動人口在2035年前得以維持現況或繼續成長。 \n 德勒斯登科技大學經濟學系教授芮格尼茲(Joachim Ragnitz)表示:「德東雖有些城市人口成長,但其他地區人口正快速萎縮,且人口快速老化。這將對經濟造成重大影響,其一是企業找不到員工,其二是地方經濟分化更加嚴重。」 \n 西德錢味 連難民都嚮往 \n 達娜指出過去德東普遍的經濟問題是缺乏就業機會,但在年輕人陸續西漂謀求出路之後,德東現在反而面臨勞工短缺的問題。這個現象已受到德國政府關注,因為德國逐步關閉火力發電廠的計畫勢必進一步打擊以煤礦及傳統工業維生的德東。 \n 德國政府雖承諾在未來20年撥款400億歐元來化解火力發電廠退役帶來的地方經濟損失,但如何分配及運用這筆補助款項仍不得而知。 \n 2015年超過1百萬名穆斯林難民湧入德國,當時德國政府撥款數十億歐元安置難民,讓德東人民更加認為自己被政府視為空氣。德國政府起初將難民安置在德東,希望趁機解決當地勞動人口短缺的問題,無奈西德城市就業機會較多且移民文化較多元,最終還是吸引難民西漂。 \n 德東人民的怨氣成功讓極右派政黨德國另類選擇(AfD)在地方選舉中勢力壯大。該政黨在易北埃爾斯特縣的代表納辛(Volker Nothing)批評,德東近年不斷關閉學校及醫院,當地醫療服務效率低落只會助長人口萎縮。 \n 地方官員則抱怨反對黨出張嘴說得很簡單,但實際上德東人口自1989年以來便持續萎縮,才讓地方政府不得不關閉學校及其他公共設施。

  • 新聞透視-梅克爾獲連任 續航力待考驗

    新聞透視-梅克爾獲連任 續航力待考驗

     德國總理梅克爾於2005年上任,最初各界並不看好,她憑著堅強的意志與勇氣,帶領德國度過危機,如今德國經濟穩定復甦,貿易順差高居世界第一,失業率創歷史新低,在歐盟扮演中流砥柱角色,梅克爾似乎苦盡甘來。選後出口民調顯示,這位德國鐵娘子已確定贏得大選,其任期將長達16年,成為科爾之後任期最長的總理。 \n 梅克爾執政期間,德國失業率由11.2%降為3.7%,貿易順差由1580億歐元增加為2520億歐元,民眾消費信心上揚,政府財政由赤字轉向盈餘,這些亮麗的數字的確對梅克爾有加分效果。問題是,現有的優勢可以持續多久?這些成果是否掩蓋了看不見的危機? \n 亮麗政績 難掩危機 \n 在歐債危機期間,梅克爾堅持實施撙節政策,嚴厲的財政緊縮讓希臘、西班牙、葡萄牙等國的民眾生活雪上加霜,外界批評聲浪居高不下,堅強又固執的梅克爾硬是挺了過來,如今德國財政由虧轉盈,歐盟經濟體逐漸恢復元氣,似乎顯示她當初的堅持是必要的。 \n 不過,嚴厲的撙節措施產生後遺症,使得德國的基礎建設、教育等投資不足。《經濟學人》指出,德國寬頻速度在世界的排名自2010年起下滑,從第12名滑落至第29名。在新興產業方面,如物聯網、電動車的發展太慢,落後於其他開發中國家。勢力強大的德國汽車業深陷醜聞中,延誤轉型契機。梅克爾如果連任,未來4年應有效運用財政盈餘,擴大投資,加速各項基礎建設。 \n 難民政策 備受質疑 \n 梅克爾為德國營造史上最長的經濟復甦之路,許多支持者視她為英雄;反對者對她的難民政策難以苟同,認為此舉將毀滅德國的榮景。 \n 儘管梅克爾日昨對開放難民政策做了修正,當初歐洲其他國家對大批難民採取關閉邊界的政策,梅克爾願打開大門接納難民,與她在東德長達35年的成長背景有關。過去長期生活在鐵幕下的經驗,讓梅克爾深刻感受到自由的可貴,不能輕易把邊界關閉。 \n 歐洲統合 千頭萬緒 \n 梅克爾曾說:「自由是我人生中最幸運的經驗,沒有什麼比這更能激勵我,沒有什麼力量比自由更強大,更能給我正面的感受。」她也說:「歐洲的靈魂是包容,歐洲是包容的大陸。」或許就是這種感同身受的同理心,讓她願意對難民採取包容的態度。 \n 梅克爾順利取得連任之後,接下來更重要的工作是組織聯合政府,對內加速完成各項必要的改革,包括加強基礎建設、加速能源轉型。對外則必須因應英國脫歐、美國川普總統退出《巴黎氣候協定》、施行保護主義等新局勢,持續支持氣候保護、捍衛自由貿易,以及歐洲的統合。

  • 梅克爾難民政策滿一年 地方選舉受考驗

    德國總理梅克爾的執政黨準備在今天的地方選舉嚐到挫敗,在她開放邊境准許難民流入歐洲聯盟一年後,反移民的民粹派政黨預計取得重大進展。 \n 東北部麥克倫堡-福爾波門邦(Mecklenburg-Vorpommern)約133萬選民投票改選邦議會。梅克爾(Angela Merkel)的選區施特拉爾松德(Stralsund)位在這個邦。 \n 法新社報導,這次選舉距離梅克爾做出重大決定讓數萬敘利亞和其他移民湧進東歐國家,正好滿一年。儘管她一開始贏得讚賞,然而情況已改變,人們轉為擔心身為歐洲第一大經濟體,德國將如何設法整合去年抵達的百萬人。 \n 此一決定讓她在歐洲越來越孤立,也在國內飽受批評,包括來自她的保守黨友邦。 \n 大力批評梅克爾自由開放難民政策的右翼民粹政黨德國另類選擇黨(AfD),預計在這次選舉獲得強大支持。 \n 民調指出,德國另類選擇黨甚至可能扳倒梅克爾的基督教民主黨(CDU)僅次社會民主黨的第2高得票率。 \n 麥克倫堡-福爾波門邦是德國最貧窮、人口最少的邦,難民和融合議題成為1/3選民的決定因素。 \n 不願具名的退休教師說:「我要投給德國另類選擇黨,主要原因便是尋求庇護者的問題。」 \n 他說:「1百萬難民來到這裡,我們給他們錢,卻沒錢給德東退休人士和德西一樣水平的退休金。」 \n 德國另類選擇黨預計獲得大幅進展,反映梅克爾和其開放門戶的難民政策引發越來越強烈的不滿。 \n 選民3月已在3個邦的選舉大舉支持德國另類選擇黨,而否決梅克爾的基民黨,懲罰了梅克爾。 \n 尋求第4任總理任期的梅克爾昨天回家鄉麥克倫堡-福爾波門邦,出現在選前之夜助選,她提出警告,反對德國另類選擇黨「憂慮」政策及其激烈的反難民立場。1050904 \n

  • 兩德統一重要推手 德國前外長根舍辭世

    來自共產東德難民的德國在位最長久外長根舍,已於31日病逝,享壽89歲。根舍是協助東西兩德統一的重要推手。 \n 根舍辦公室發表聲明說,根舍(Hans-Dietrich Genscher)因心臟衰竭昨晚病逝家中,家人陪伴在側。 \n 根舍曾是東德難民,他擔任西德外長,促成兩德統一奇蹟,之後出任兩德統一後首位外交部長,達到個人權力顛峰。1050401 \n

  • 德右翼民粹政黨黨魁:必要時向非法難民開槍

    德國右翼民粹政黨「另類選擇黨」(AfD)黨魁佩特里表示,「如有必要」時,警方應該向試圖非法進入德國的移民開槍,並辯解她也不想這樣,但使用武力是最後一招,法律也是如此規範。對此說法,德國左翼政黨和警察工會強烈譴責。 \n \n英國國家廣播公司(BBC)31日報導,去年有超過110萬移民抵達德國。德國總理梅克爾30日說,一旦戰爭結束,多數敘利亞和伊拉克移民會回家。梅克爾在其領導的基民盟會議上表示,上周開始採取更嚴格的措施,應該可以減少移民湧入,但是仍需一個歐盟解決方案。 \n \n對於右翼政黨的說法,中左派社會民主黨突出成員托馬斯·歐波曼說,「上一次德國有難民遭槍擊還是前東德領導人埃里希·昂納克時期」。 \n \n德國警察工會表示,警察永遠不會向移民開槍,並認為,佩特里的言論揭示激進和不人道的心態。

  • 德百人小村 被迫收容750難民

     德國收容大批中東難民的舉措在國內引起反彈。由於所有難民將分配至國內各地,德國北部一個僅有102人的小農村被迫收容750名難民,雖然居民擔憂平靜生活將從此改變,但難民已於2日開始湧入村內。 \n 位於前東德地區的小村莊蘇姆特(Sumte),只有一條街道,沒有商店、警局與學校,村裡牛群的數量比人還多。原本地區政府希望蘇姆特收容1000名難民,但小鎮無法負荷,才減至500至750名。目前難民只能暫時棲身在當地23個廢棄辦公室內。

  • 社論-充滿懸念的國際政經情勢

    社論-充滿懸念的國際政經情勢

     最近有兩位女性政治人物的決策,令國際社會情緒激動。一是德國總理梅克爾宣布接納80萬中東非難民,迫使歐盟國家正視戰後70年來最大規模的難民潮;二是葉倫領軍的美國聯準會(Fed)決定暫緩升息,導致全球股匯市輪番震盪。緊接著,全球最有權勢的美中兩位男性領袖即將於25日舉行歐習會,在握手言歡的表象下必然角力激烈。因此,全球在渡過步步驚心的九月天之後,不可避免地將迎來充滿懸念的第四季。 \n 德國梅克爾的難民政策,在歐洲域外掀起一片「人道主義」讚聲,但在歐洲內部卻引發不小反彈,因為每個國家接納難民的能力與需求並不相同。誠然,出身前東德的梅克爾,一路走來,都展現出有主見、有膽識、有魄力的領導風格,這也是歐元區管理層迄今得以力壓希臘改革還債的最大關鍵。不過,德國願意接納大量難民,也絕非僅基於人道關懷的純粹理由。 \n 一如英國金融時報的分析,德國身為工業大國,卻也是歐盟人口老化最嚴重的國家,人口平均年齡46歲,在全球僅比日本「年輕」。相對於英、法促進生育有成,德國今年即使接納了80萬難民,人口都還是負成長;如果人口消長趨勢不變,德國在2050年極可能連歐洲最大經濟體的寶座都不保。換言之,德國積極推展工業4.0,不僅在鞏固先進技術優勢,亦是對未來勞力短缺的積極因應。如果難民政策操作妥當,新移民為社會注入新生產力,或可補人口負成長之缺憾,梅克爾可謂面子與裡子兼得。 \n 台灣與德、日一樣,存在嚴重的人口老化危機,五缺(缺水電工地人)更已成為產業與經濟發展的最大障礙,照理,我們也有接納新移民的需求與能力,更何況台灣本身就是個移民社會。然而實情是,台灣對外來人口的排他性雖不像日本強硬,但對不同國籍、不同階級的移民,卻存在極大的差別對待。當一個社會連自己內部都對立不休,如何能心平氣和地看待新移民對社會的正面作用?台商又如何能不出走到他國去當「移民商人」?因此,當台灣的政治人物以人道關懷大談「援助難民 台灣不能缺席」的同時,更該務實思考如何讓社會能真正凝聚多元共識,具備開放胸襟以迎向4.0時代的競爭挑戰。 \n 至於美國葉倫與Fed的以靜制動,也引來毀譽參半的評價。發出噓聲者認為,葉倫決策能力令人失望,Fed會後聲明比鴿派還鴿派,留下太多懸念,金融市場利空出不盡,勢必要再被凌遲好一陣子。這種「早死早超生」論點的支持者,包括澳洲、韓國、印尼、印度、墨西哥、祕魯等多國央行,以及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他們假設Fed在9月決策會議象徵性升息之後,就會暫時休兵,市場不確定性也將隨之消除。 \n 然而這種主張的盲點在於,如果美國經濟真的已步上好轉軌道,Fed基於本國利益考量,升息就不會僅止一次,市場的焦慮不僅不會消失,還會如影隨行。反之,若美國經濟在國際因素衝擊下,仍有走回頭路之虞,那麼Fed勉強打腫臉充胖子,只為紓緩市場的擔心,又有何意義? \n 在這樣的思考脈絡下,Fed的決策單位-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以9:1的懸殊比數,呼應國際貨幣基金(IMF)「凍漲利率」的訴求,其實是給大家都留有餘地的合理作法。更有甚者,自2008年雷曼倒閉造成全球金融動盪的這7年間,全球化與科技化的激盪,使得傳統經濟指標的參考性、既有法規的適時性,以及產業結構的合宜性,均面臨質變考驗。凡此重大課題,早已非單純的雙率政策可以應付,更非美國Fed登高一呼,就可以迎刃而解。 \n 同理也適用在台灣。我國央行即將在明天舉行第3季理監事會議,利率會否連17凍,備受矚目。由於今年經濟成長率面臨「保一」危機,近來民間疾呼雙率雙降者眾。然而就事論事,台灣錢淹腳目,期待央行象徵性降息,除了聊以自慰,毫無實效可言。匯率貶值則是兩刃刀,有利出口卻不利進口;產業出口拚不過對手國,就怪罪台幣不夠低,純粹是片面之詞,無助於產品力的提升。面對外界逼降的壓力,但願12A總裁能維持「擇善固執」的一貫作風。 \n 質言之,與其寄希望於央行一槌定音的「鎮定劑」作用,各國政府的當務之急,在於正視自身在4.0時代的政經發展挑戰。對台灣而言,由於統獨對立,拉扯出發展路線之爭,更加劇了應變的複雜性。因此,兩位號稱膽大心細的女性總統候選人,執政後是否有能耐開創新局,將是舉國上下最大的懸念!

  • 歐盟關鍵人物-梅克爾的愛vs.希特勒的恨

     德國總理梅克爾最近的言行樹立一個獨特榜樣,她展現莫大的母性,使無數難民有了希望。「希望」正是每一個母親給孩子最好的禮物,更是每一個人能夠好好活下去的動能。不但如此,身為政治領袖,善用自己的權力帶給人們希望,更是莫大的祝福。 \n 梅克爾的母親海兒琳是多才多藝的語文老師,嫁給在新教路德會擔任牧師的赫斯特,26歲生下梅克爾,3年後生了兒子,又過了7年生了小女兒。海兒琳是拉丁文、英文老師,卻因為與新教牧師結婚而無法在東德任教。她培育的長女梅克爾會多種語言,梅克爾精通俄語、英語,顯然受到母親很大的影響。父母提供溫暖的家、自由的環境、開放的學習環境,使梅克爾在共黨統治的東德,成為出色的人才,梅克爾的寬廣視野、思慮周密,都與良好的家教密切相關。基督教牧師家庭的背景也使她更有愛心,更有行動力。 \n 梅克爾使德國人徹底走出希特勒的陰影,希特勒是私生子,出生後的戶籍長期是「父不詳」,39歲以前以母親的姓氏為姓。希特勒的童年過得非常痛苦,多次遭到同學虐待,這些童年陰影使希特勒充滿報復思想。可能是生父的男子原本是鞋匠,在他14歲時去世,生母18歲死於乳癌,他甚至靠乞討為生,個性因而更為古怪。他與女人也難以建立好的關係,唯一與他較親近的伊娃17歲時原本是照相館的店員,因老闆是希特勒的攝影師而與這位狂人相識。為了希特勒,伊娃多次自殺。1945年4月29日凌晨,兩人結婚,第二天下午,希特勒開槍自殺,伊娃吞下氰化鉀自殺。 \n 梅克爾在接受專訪時提到:「我的童年『沒有陰影』,一直都被『與生命和諧相處』的人所吸引,父母雖忙,卻充滿愛,都是自己學習自我肯定及寧靜自持的模範。」他的父親赫斯特曾說:「東德的束縛已經夠多了,我們在家要為孩子敞開空間!」如今,梅克爾為成千上萬的難民敞開空間,為這多難的世界提供了美好的希望。(作者為中華民國幸福家庭促進協會理事長) \n \n★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n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n生命線:1995 \n張老師專線:1980 \n

  • 德千人遊行 高呼「歡迎難民」

     德國東部薩克森邦發生連串反外來難民暴力示威與攻擊案件後,首府德勒斯登29日有數千民眾走上街頭,表達接納中東、北非等地戰亂難民的心聲。德國主流媒體與演藝名流、足球明星也紛紛敦促朝野張開雙臂,收容流離失所的難民。 \n 群眾在鎮暴警察環視下,高呼「大聲說,明白講,我們歡迎難民!」遊行穿越德勒斯登市街。行列中的女教師曼達爾表示,薩克森邦排外案件令人難以忍受,「仇恨那些經歷戰爭而無家可歸、被迫棲居這裡的難民…富裕國家不應該發生此等事情」。 \n 警方表示,約1000人參加這場由「反納粹聯盟」(Anti-Nazi Alliance)號召的抗議。主辦單位則宣稱多達5000人響應。 \n 隨後,數百名示威者行進至市郊海德瑙鎮集會,再次呼籲接納難民。海德瑙新的難民收容中心日前啟用,德國總理梅克爾造訪時卻遭近200名極右派人士噓斥為「叛徒」。火爆示威繼之四起,警方鎮壓,造成數十人受傷。 \n 當局擔憂衝突重演,禁止這個人口1萬6000的小鎮本周末舉行戶外公開集會。但德國聯邦憲法法院29日撤銷禁令,替和平落幕的迎接難民遊行鋪路,難民和支持者也在街頭歡欣鼓舞。 \n 德國今年迄已發生200餘起針對難民收容所的縱火與襲擊案件,尤以就業市場緊俏的德東薩克森邦為烈,聯邦政府將增派警力支援維安。德勒斯登也是德境新興極右勢力「歐洲愛國者抵制西方伊斯蘭化運動」(PEGIDA)大本營,年初反伊斯蘭示威曾吸引2萬5000人參與。 \n 今年湧上歐陸的難民潮估計將達80萬人,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歐洲最大的難民危機,對歐洲聯盟構成嚴峻挑戰。作為歐盟首富與龍頭,也為洗刷昔日納粹罪行,德國增加難民收容攤派額度,責無旁貸。 \n 梅克爾政府屢番強調德國乃「寬容、開放」國家,絕不容忍反移(難)民暴力。民意且站在梅克爾這方,近60%民眾認為德國足以、也應接納新難民。

  • 通宵玩遊戲 香港出現麥玩家

     (文接C2版)不同於流浪漢「犀利哥」,或在北京郊區聚居的「蟻族」,大陸「麥難民」們雖然有工作、外表光鮮,但做著「城市夢」的他們,卻因微薄薪資和高房價而無處棲身,成為城市裡隱形的流浪漢。 \n 《華商報》指出,實際上,上海很多家24小時營業的餐廳,正成為一些無家可歸者的夜間「歇息場所」,對於這些城市邊緣人而言,與火車站候車室、天橋下、網咖相比,24小時營業、有空調的速食店,不論安全或者環境,都是個更好的選擇。 \n 上海麥當勞在2006年下半年推出第一批24小時不打烊的門市,這些門市分布在公司行號多,夜間人流量大的地方,如火車站附近以及外灘周圍。 \n 兼職打工 什麼都做 \n 《南都周刊》報導,與孫隆一樣,來自江蘇省徐州市的張東傑也是天鑰橋路123號肯德基裡的「麥難民」之一,今年23歲的他,在上海幾乎嘗試過所有兼職。 \n 張東傑原本是黑龍江哈爾濱一所航空學院物流系學生,大二時,他發現生財牟利才是人生要旨所在,於是休學來到上海,成為掮客,工作內容無所不包,或是在街上找捐血人,為會展中心找「小蜜蜂」(廣告人偶),幫電影劇組找臨時演員等,都是他的工作之一。 \n 月賺4000至5000元,對張東傑來說,租房根本不是問題,事實上,他也和朋友在閔行郊區每個月花400元合租一間村屋,但為了方便來回徐家匯打工,每天還是把換洗衣物和牙刷裝在塑膠袋裡,常常夜宿肯德基。 \n 祖籍山西臨汾的杜龍龍是張東傑的「難友」。 \n 在上海漂泊6年的杜龍龍,有時候會突然覺得自己很不正常、很自卑,因為上海對這些掙扎在低層的外來城市貧民而言,終究是個外表光鮮但卻難以生存的地方,「但是見過了世面,就不想回去了;回去只能種田,找個老婆過一輩子,不甘心。」杜龍龍說,他給自己定下目標,5年內在上海賺夠結婚的錢,不管屆時是否有對象都要回去。 \n 麥難民 不乏高中生 \n 「麥難民」主要是一些靠打零工維持生計,因為無法支付城市裡較高的房租,或是臨時的旅館和交通費用的人,在亞洲,如日本東京、韓國首爾,大陸的香港、上海、廣州等地,類似的人群有不斷增加的趨勢,其中以年輕人居多。 \n 在「麥難民」一詞的發源地日本,夜宿速食店者不乏高中生,但多數仍為上班族。以往,他們下班就會窩在網咖或漫畫店裡通宵達旦,但這些地方都必須要消費,於是當日本出現24小時營業的速食店後,夜宿在麥當勞便成了他們的新選擇。 \n 2007年起,由於貧富懸殊愈趨嚴重,香港24小時營業的麥當勞也開始出現「麥難民」(港稱「麥記難民」),包括位於旺角西洋菜街分店和尖沙咀金馬倫道的分店等。起初以流浪漢為主,後來,由於更多的香港麥當勞改為24小時營業,棲身於速食店的人愈來愈多,「麥玩家」(McGamers)應運而生。 \n 不同於純粹睡覺過夜的「麥難民」,「麥玩家」是呼朋引伴,相約在有提供無線網路的速食店裡,帶台筆記型電腦或PSP通宵玩遊戲。 \n 猶如夜生活中轉站 \n 在廣州還有這樣一群「麥難民」,他們將夜宿速食店當作一種新的夜生活方式。 \n 《信息時報》報導,在廣州麥當勞或肯德基24小時營業店裡,一群年輕人常滯留至天亮,但他們之所以在午夜「流浪」,大多並非由於手頭拮据,而是把速食店當作獨特的「夜生活中轉站」。他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有的人因與家人吵架外逃「避難」,有的則是因心情鬱悶另尋靜謐之地,也有人是前一攤活動剛結束而借地留宿,甚至有人將速食店當成酒吧,一群人玩遊戲直到天亮。 \n 據報導,每到周末,來到廣州崗頂麥當勞過夜的大多是衣著時尚的年輕人,可能是看完午夜場電影或逛完街,感覺很疲累,就在此吃完宵夜後直接入睡。 \n 速食店裡通宵聊天 \n 顧客小王說,自己有一次和家裡人吵架,心情很鬱悶,就跑到麥當勞24小時營業店待通宵,「看著窗外寂靜的街道,別有一番滋味。」他說,感覺這些通宵速食店就像是一個溫室,每當失眠又心情不好時,他最喜歡到這裡點上一杯飲料和一個漢堡,好好享受一下屬於自己的靜謐,「在鬧市中,能找個安靜的地方已是很不錯的了。」 \n 另外,不少情侶也會選擇在速食店裡通宵聊天,「這裡的氣氛很好,我們也是剛看完午夜場電影,就過來重溫電影的精采細節,感覺特別好。」在崗頂麥當勞裡過夜的一對情侶說。 \n 廣州24小時營業的速食店對「麥難民」的態度十分寬鬆,崗頂肯德基24小時營業店員工小張說:「即使不點東西吃,我們也不會趕客人走,很多人喜歡半夜拿本書坐在角落看,而我們則會免費向他們提供1杯熱水。不過我們不會接待衣冠不整和看似精神不正常的人。」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