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東突厥的搜尋結果,共09

  • 絲路、遊牧民與唐帝國──宮妓 隨時被當禮物贈與(九)

    公妓,是犯了叛亂罪或殺人等重罪的官吏與一般良民的妻子或女兒,或者是因為債務而被父親或丈夫賣掉的女性成為供給源。甚至,也有國外的王公貴族或國內的大臣富豪進獻的女性。另一方面,作為樂伎服侍的私妓是民間的賤民和奴隸,其供給源有因為債務而被賣掉的人、自願賣身的女性、遭到人蛇集團等非法綁架或賣掉的良家子女、從窮人或乞丐那裡領養的小孩、以及有時候是透過合法的贈與而獲得的人等等。 \n \n安祿山假借名目 \n \n這些歌妓即使是身穿錦繡衣裳或毛皮,帶著閃閃發亮的寶石飾品,頂著青黛、花鈿的妝容,在外表上精心打扮,可是大部分終究是奴隸身分。換言之,對主人來講不過是一個可以任意贈與或買賣的財產或物品。即使是公妓裡面也有在宮中服侍的宮妓,她們的主人是唐朝皇帝,而私妓的主人多是王公貴族個人或富豪等,雖然有這樣的差異,可是兩者都沒有移動或外出的自由,還不時會成為被贈與的禮物,這一點是完全相同的。 \n然而,教坊、梨園的宮妓是隨侍在皇帝身邊,受到與宮女相同的待遇,其中也有很多人因為容貌出眾且精通樂技而受到寵愛,不能與私妓等同並論。而且,宮妓的出身背景平均也比私妓高,裡面甚至混雜著出自貴族、達官顯貴、大將軍等級的家世背景的女性。即使是這樣的大人物,一旦犯了叛亂罪等的重罪,還是難逃整個家族被國家沒收、成為奴隸的命運,這是古代與近代社會的差異。接下來要介紹的土耳其系九姓鐵勒的首領阿布思之妻的情況,即為一例。 \n阿布思是在天寶元年即七四二年,從即將滅亡的突厥第二帝國帶領著王族主要的女性和王子們投奔唐朝的遊牧民集團的重要人物。突厥第二帝國是被九姓鐵勒之一的回鶻與其他土耳其系的拔悉蜜、葛邏祿部三者聯手所滅;這三者在那之前是被包含在突厥帝國以內,卻對王族阿史那氏舉旗造反。可是,同屬於九姓鐵勒的其他部落,即使到了最後仍有集團依然效忠於突厥,這一點也不奇怪。 \n阿布思投降時,擁有突厥的西部葉護或者是希利發(部族長)的高級稱號。降唐之後,被賜漢名為李獻忠,授予奉信王的爵位,最後甚至被任命為朔方節度副使,也就是說他身為蕃將相當受到禮遇。不只如此,天寶八年(七四九年),隴右節度使哥舒翰率領隴右、河西以及朔方、河東的士兵,大約六萬人,西征長年的強敵吐蕃,攻取石堡城(今青海西寧市西南)時,阿布思的騎兵軍團也參與其中。但是,他像這樣子作為支撐唐帝國的蕃將屢屢建功,可是不知為何,阿布思就是與同樣身為蕃將且爬升到最高位子的粟特系突厥人安祿山不和。 \n安祿山當時身為北京方面的節度使擁有巨大勢力,假借名目,表示想要與阿布思軍團一起征討在東北邊界作亂的奚、契丹,向玄宗請求同意阿布思軍隊往北京方面移動。可是,阿布思懷疑如果真的到了安祿山那裡,自己肯定會遭到謀殺,所以他率領部眾叛唐逃往蒙古高原。時為天寶十一年(七五二年),安史之亂爆發的三年前。 \n然而,當時的蒙古高原已經是回鶻汗國(東回鶻)的領土,先前與拔悉蜜、葛邏祿聯手顛覆突厥的回鶻,也依序滅了拔悉蜜和葛邏祿,掌握完全的支配權。當然,突厥也好,回鶻也好,遊牧國家是由多數遊牧民集團依附而成,所以聚散離合是很自由的,因此蒙古高原應該有阿布思率領的部族集團的容身之地。然而,回鶻恐怕是顧及阿布思部的過往經歷,所以拒絕收留,所以阿布思不得已往西投靠阿爾泰地區的葛邏祿。 \n \n首領妻降為賤民 \n \n在這期間,唐朝方面依然窮追不捨,對葛邏祿展現強硬態度要求引渡阿布思,結果天寶十二年(七五三年)九月,阿布思與其妻淪為階下囚,經由北庭都護程千里之手,從葛邏祿被護送到長安。天寶十三年(七五四年)在朱雀街執行了丈夫的公開處決,而妻子方面則成為隸屬於唐朝宮廷的賤民。 \n成為寡婦的阿布思之妻,之後僅有一次出現在史料裡,那是在平定安史之亂之後的肅宗宮廷內。記載一些瑣事的《因話錄》裡,她一開始是被分配到掖庭即後宮,因為擅長歌舞音樂而隸屬於樂工,意思就是成為教坊的妓女。於是,在某次宴會的席間,肅宗半開玩笑地讓她披上綠色衣裳,以現在來說就是要讓她像演員一樣模仿的時候,肅宗之女──政和公主向父親提出了以下的諫言: \n宮中侍女無數,為什麼要指名這個人呢?如果阿布思真的是叛亂分子,那麼其妻也同罪,就不應該接近父皇身邊;假如阿布思是無罪的,那麼高的身分,為何其妻要像倡優般,不得不忍受和其他賤民一樣成為笑柄呢?或許我愚蠢至極,但是我由衷認為這是不對的。 \n於是,皇帝也憐憫起阿布思之妻,解放她賤民的身分。為了慎重起見,我再補充一下,這是演員還被視為卑賤者從事的職業時所發生的故事。 \n(待續) \n

  • 恐攻針對中國人! 陸駐巴基斯坦使館發布警訊

    恐攻針對中國人! 陸駐巴基斯坦使館發布警訊

    據中國駐巴基斯坦大使館網站消息稱,恐怖分子策劃近期對中國駐巴基斯坦機構和人員發動系列恐襲,在巴基斯坦的中資機構與中國公民應提高安全防護意識。 \n \n中新社報導說,這項由中國駐巴使館發出的消息還提醒在巴國的中資機構和中國公民,要加強內部防範,盡量減少外出,避免前往人員密集場所。如遇巴軍警盤查,應積極配合。如遇緊急情況,請及時報警並聯繫中國駐巴使領館尋求幫助。 \n \n早在10月份《印度時報》就曾報導稱,中國新任駐巴基斯坦大使姚敬到任時,便傳出遭到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的恐怖分子威脅的消息,中國大使館致信巴基斯坦內政部,要求加強對姚敬以及其他在巴工作中國人的保護措施。 \n \n姚敬在被任命為駐巴基斯坦大使前,曾擔任中國駐阿富汗大使。 \n \n中國大陸駐巴基斯坦大使館今年5月也曾發布公告,指巴國俾路支省近期發生多起恐怖攻擊及綁架事件,其中有2名中國大陸公民24日在奎達(Quetta)被不明身分武裝人員綁架並殺害。 \n \n發出恐攻威脅的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是源自於新疆維吾爾族的獨立運動(簡稱疆獨)。近代以來新疆曾分別在大英帝國和蘇聯與中共的支持下,於1933年、1945年兩度建立短暫的政府組織,後遭中華民國政府鎮壓而瓦解。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後,北京改變對疆獨激進勢力的態度,加上中蘇交惡的政治背景,疆獨與中共衝突益趨激烈。近幾年來疆獨也在中國大陸發動多起針對平民使用炸藥、燃油的恐怖攻擊行動,造成許多無辜民眾傷亡。 \n

  • IS首次對大陸恫嚇 揚言新疆會血流成河

    IS首次對大陸恫嚇 揚言新疆會血流成河

    IS武裝集團再次發出戰鬥號召,這一次訴求對象是中國大陸的維吾爾族,他們希望維吾爾武裝分子要回國發動戰鬥,並且還要「血流成河」。專家稱,這是中國大陸第一次接到IS的威脅。 \n \n法新社(AFP)報導,這個威脅來自一部長達一個半小時的網路視頻,該視頻是由IS集團在伊拉克西部所發布,影片角色包括來自新疆的維吾爾族武裝分子,美國恐怖團體情搜集團(SITE)分析了這部影片。 \n \n中國大陸安全部門多年來,一直指責維吾爾分離勢力(疆獨份子)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西部發動一系列暴力攻擊,並且警告說,這些疆獨分子有可能與全球恐怖組織聯繫並合作。 \n \n在視頻中,先是有大陸鎮暴警察守衛清真寺、巡邏維族市場以及逮捕維族男子的畫面,然後看到五星旗被火焰吞沒。接著一名維族民兵在處決一名告密者,並且對著鏡頭向大陸發出威脅:「你們中國一直聽不懂我們的話!我告訴你們:我們是哈里發的戰士,看來發動武裝暴力你們才聽懂。 你們必將血流成河,我們是為被壓迫者在報仇。」 \n \n新疆的維吾爾人多數屬於穆斯林,許多維吾爾人抱怨大陸政府一直對他們有的文化和宗教的壓迫和歧視,漢人與維人在此地有極深的矛盾。大陸當經禁止或嚴格控制某些穆斯林習俗,例如不許留鬍子、戴頭巾和在齋月期間禁食,大陸政府的理由是,這些習俗、儀式和節日都會加重激進份子號召力,是「伊斯蘭極端主義」的象徵。但是美國一家智庫認在2016年7月的分析則表示,這種對穆斯林的強烈宗教限制,反而可能驅使這些不滿的人們加入IS。 \n \n澳洲國立大學國安學院新疆專家邁可.克拉克博士(Dr. Michael Clarke)說:「這似乎是IS集團對中國大陸的第一次發起直接威脅,也是維族激進團體首次宣稱效忠IS。 」 \n \n克拉克說,維族分裂勢力可能利用IS與基地組織的能力來壯大自己,以發動更頻繁的活動。但是克拉克也說,這也可能表明維吾爾武裝團體可能面臨分裂,因為原先的維族勢力與東突厥斯坦較為接近,而東突組織與敘利亞基地原先並不相容。 \n中國大陸安保部門一直對新疆保持嚴密監控,但是造成死傷的動亂卻一直發生,上個月出現3名持刀攻擊者砍傷人事件,造成8人死亡,也包括3個攻擊者。 \n \n在視頻發布的同日,大陸官方也在新疆舉行的一系列軍事遊行,以顯示大陸政府有強大的實力解決安全威脅。並且在本週,,1萬多名官員將在烏魯木齊召開民族會議,這是今年新疆舉行的第四次會議。 \n

  • 恐攻有增無減 陸一帶一路的代價

    恐攻有增無減 陸一帶一路的代價

    中國駐吉爾吉斯使館8月30日遭自殺攻擊,已證明它無法倖免於全球恐怖主義侵襲。而可以想見的,中國橫跨歐亞大陸,積極推動「一帶一路」經濟戰略,途經阿富汗與巴基斯坦等危險區域,更將升高它暴露在恐攻下的風險。 \n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反恐專家李偉告訴《時代》(TIME)雜誌,他認為這次攻擊是代表疆獨的「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East Turkestan Islamic Movement,簡稱ETIM,東伊運)所主使。北京認為,東伊運與中國境內其他致命攻擊有關,並稱該組織與蓋達(al-Qaeda)組織掛鉤。 \n「由於伊斯蘭國家與來自西亞的組織不斷滲透,」李偉說,「近年中國各地的恐怖攻擊有增無減。」不過,其他安全分析家則認為,東伊運策劃恐怖陰謀的能力有限,認為這次吉爾吉斯中國使館恐攻是獨立的突發事件,而不是統一的策劃行動。 \n多年來,北京的外交政策始終堅持,不干預其他國家內務,也不參與軍事集團和聯盟。《環球時報》在8月31日的社論中寫道:「中國駐外公職人員的總體安全形勢直到現在仍比美國等西方大國人員的情況要好,這是因為中國在世界上幾乎沒有樹敵,用打擊中國公職人員來衝擊中國對外政策的動機往往不成立。」 \n然而,隨著愈來愈多中國國營企業「走出去」,外派成千上萬員工,遠赴如南蘇丹與北伊拉克等資源豐富,但情勢不穩的地區,中國人遭波及的機率也愈來愈高。2011年利比亞內戰期間,中國海軍從當地撤僑近36,000人,其中多數都是國營石油公司的員工。去年中國索馬利亞使館所在的摩加迪休「半島皇宮」酒店遭自殺自殺式汽車炸彈攻擊,導致一名中國武警罹難。 \n除了波及事件外,也有愈來愈多攻擊鎖定中國人。如巴基斯坦塔利班激進分子不僅綁架中國員工,也綁架中國遊客。 \n此外,巴基斯坦塔利班和伊斯蘭國(IS)極端分子8月8日發動恐怖攻擊,導致中西部城市奎達(Quetta)的一家公立醫院內93人死亡,130多人受傷。而巴基斯坦陸軍參謀長夏里夫(Raheel Sharif)說,這次攻擊是針對中巴經濟走廊,想要破壞相關計畫。 \n而去年在泰國曼谷知名景點四面佛附近,發生爆炸攻擊,導致20死125傷,其中有許多都是中國人。事實上,在爆炸發生前,泰國將逃至境內,準備赴土耳其,還有其他國家避難的約百名維吾爾恐怖嫌犯驅逐回中國。泰國官員將爆炸歸咎於維吾爾嫌犯,說他們意在報復攻擊。 \n「『一帶一路』上的多數國家都有安全問題,」李偉說,「要是我們不能解決問題,就會影響『一帶一路』的推展,也意味著計畫將有高風險。」

  • 為何唐朝打突厥只用3年 而漢朝打匈奴卻用60年?

    為何唐朝打突厥只用3年 而漢朝打匈奴卻用60年?

    西元626年,李世民剛剛通過玄武門政變登上了皇位,而北方的突厥已經不請自來,頡利可汗親自率領20萬軍隊南下,直逼渭水兵臨長安,唐太宗被迫幾乎使用了整個長安城的財富,才打發了這些討厭的傢伙,3年後唐軍北伐,一戰生擒突厥可汗,這裡我們需要回憶一下漢帝國,那位「漢武雄圖載史冊,長城內外盡烽煙」的漢武帝,為什麼在漢朝建立的60多年以後才開始基本北伐呢? \n隋朝的發展為唐朝迅速北伐打下來基礎 \n漢朝建立的時候,神州大地已經被戰火困擾了幾百年,從春秋五霸到戰國七雄再到楚漢爭霸,長期的戰爭是人口大量下降、田地無人耕種、百業凋敝、經濟嚴重下滑,到了楚漢爭霸時期,充當徭役的男丁已經用盡,在後方負責統籌的蕭何無奈之下甚至把女人送到前線,到了漢朝建立的初期,不要說戰馬,連皇帝的馬匹都不夠用,在這樣的經濟基礎下,想和匈奴進行長期戰爭完全不可能,這才有了文景之治的發生,到了漢武帝時期,經濟恢復,才到收拾匈奴的時候。 \n而唐朝建立初期則沒有這樣的問題,雖然隋朝末期也發生農民起義和諸侯混戰,但是時間和規模都比秦漢時期小得多,所帶來的社會破壞性也小了很多,雖然隋末到唐朝初期也在進行戰爭,但畢竟民間的損害沒有那麼嚴重,還可以支撐唐帝國發動戰爭,何況唐太宗進行的是閃擊戰,而不是漢朝那種長期戰爭,如果按照漢朝的模式走,唐朝也撐不住。 \n突厥本來就是分裂的,與匈奴的形勢不同 \n在漢武帝時期,匈奴還是一個整體,大單于的命令高於一切,此時漢朝必須起傾國之力與匈奴決戰,而唐朝的情況完全不同,突厥在和隋朝20多年的戰爭中,實力已經被嚴重的消耗,在突厥分裂為東、西突厥以後,隋唐一直採用著拉攏西突厥、圍打東突厥的戰略,這個外援也是其他時期沒有的。 \n在突厥內部使用的是多汗並立的部落聯盟,頡利可汗之所以能夠直逼長安,完全是因為利益驅使,但在唐軍的進攻之下,所有的部落都不願意自己成為消耗唐軍的犧牲品,都向後撤退,到了最後把大可汗放在了最前邊,並且突厥內部並不是鐵板一塊,有很多部落的首領都想成為大可汗,他們之間並不信任,這就造成了唐軍到來時的袖手旁觀,而漢匈的情況則不同,漢匈之間的戰爭是兩個進入鼎盛時期強大政權的殊死較量,雙方誰也輸不起,只能拼到底,這也是漢武帝從正值壯年拼到了兩鬢斑白的原因。 \n外部隱患加上天災,幫了唐朝的大忙 \n就在頡利可汗南下進攻長安的同時,西邊的薛延陀部崛起,並且一再打敗突厥軍隊,突厥遭遇了一個強敵,正在疲於應對,就在頡利可汗南下的第二年,突厥地區發生了百年不遇的大雪災,牛羊馬匹凍死無數,普通部眾的飲食也發生了困難,在這種情況下,頡利可汗向唐太宗表示,自己願意稱臣,以求換取唐朝的後勤支持,唐太宗看出了此時的突厥已經是一隻紙老虎,自己是時候出兵了。 \n當然唐軍的戰鬥力和唐軍統帥的高明指揮是分不開的,沒有李靖和蘇定方等名帥名將的指揮和唐軍將士的浴血奮戰,再好的機會也會白白浪費,唐軍的戰術同樣十分高明,這和漢軍驃騎將軍霍去病的戰法類似,一樣都是長途奔襲,不同的是霍去病是衝著地方去,而唐軍的蘇定方是衝著人去的,所以囉,有時候時空背景不同之下,就算是同一個種族,結果也會相差甚遠阿。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古突厥文石碑 蒙古東部出土

     日本媒體報導,大阪大學教授昨天宣布,8世紀古代土耳其(突厥)文石碑在蒙古東部出土。首度在蒙古東部發現的突厥文石碑,是探索游牧民族突厥國家體制的重要史料。 \n 大阪大學大學院(研究所)教授大澤孝研究古代土耳其史,他昨天公布,5月底至6月初與蒙古科學學院考古學研究所合作,在蒙古烏蘭巴托東南方約450公里處遺址,發現突厥文的大石碑。 \n 出土的石碑長3、4公尺,石頭角柱、圓柱上刻有部族徽章以及1字寬5公分、長7公分的突厥文字共20行,總計2832字(單字有646字)。堪稱是截至目前為止,出土的最大塊突厥文石碑。 \n 至於文字含意,多描述死者與家人或部下離別的感傷,像是「在褐色的我的土地上,啊」、「我的家,啊」等,推測可能是墓碑。 \n 大澤等研判,石碑出土地可能是毗伽可汗或是他的接班人登利可汗時代,在東方統治者的墓地。 \n 突厥與隋、唐代對立,又時而合作,支配著亞歐大陸,留下了獨自的語言與文字。 \n 考古學家曾在烏蘭巴托西方流域發現突厥文石碑,原以為烏蘭巴托東方沒有。1020717 \n

  • 習會土國總理 籲阻東突反華

    習會土國總理 籲阻東突反華

     正在土耳其訪問的大陸國家副主席習近平21日會見土耳其總理埃爾多安。兩人會談中觸及敏感的「東突」話題。習近平再次表示希望土耳其阻止「東突」反華勢力進行分裂活動。與此同時,中國人民銀行宣布與土耳其中央銀行在安卡拉簽署了中土雙邊本幣互換協議。 \n 「東突」一般指東土耳其斯坦信息中心(The East Turkistan Information Center),又稱「東突厥斯坦新聞信息中心」。由旅居德國的部分新疆籍人於1996年6月在德國慕尼黑市建立。大陸方面認為這組織利用各種媒體特別是網際網路進行恐怖主義、極端主義、分裂主義的宣傳,並向大陸境內「東突」參與者傳授有關毒劑和爆炸物的製作方法,還策畫發動暴力恐怖襲擊。 \n 陸指東突募款搞破壞 \n 但該組織否認這種說法。大陸官方指控該組織通過向土耳其和沙烏地阿拉伯的新疆籍商人、其他分裂組織、在境外經商的新疆商人等募集捐款作為資金。2005年10月6日,大陸境內的東土耳其斯坦解放組織對外宣稱,將展開武裝破壞活動。 \n 習近平表示,希望土耳其繼續阻止「東突」勢力在土耳其從事反華分裂活動。他強調「東突」問題關係到中國國家安全和社會穩定,涉及中方核心利益,強調新疆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習近平與埃爾多安的會面引發外界關注。2009年7月新疆烏魯木齊發生騷亂後,埃爾多安曾經形容騷亂是「屠殺」。此次習近平訪問該國,維吾爾人在他下榻的酒店外舉行示威。 \n 中國人民銀行同時宣布,與土耳其簽署100億元人民幣的貨幣互換協議。中國是土耳其第15大出口市場,土耳其在2011年向中國出口約25億美元,但從中國進口貨品價值卻高達216億美元。土耳其目前為世界第16大經濟體,去年的經濟成長僅次於中國。 \n 土重申奉行一個中國 \n 習近平與土耳其領導人還論及敘利亞、貿易問題。他還讚揚土耳其積極參與解決阿富汗、伊朗核計畫、中東和平進程等國際和地區熱點問題,推動不同文明之間開展交流。 \n 埃爾多安重申土耳其一貫奉行一個中國政策,不允許在土耳其領土上從事任何有損中國獨立、主權和領土完整的破壞活動。 \n 習近平來到土國國父凱末爾墓敬獻花圈,依慣例這也是外國領導人到訪土耳其的第一項正式活動。習近平還在紀念冊上簽字留念。隨後他到大國民議會和議長齊切克會面。並來到總統府和總統居爾(Abdullah Gul)舉行會談。習近平對居爾表示:「我們希望地區相關國家盡快恢復穩定和正常秩序。」他指的是西亞和北非,但沒有點名特定國家。 \n 陸願促西亞北非和平 \n 習近平還說,北京當局願意努力不懈,促進西亞北非地區的和平。但是他也強調中國大陸「支持」各個國家「自主處理國內事務」。兩人站在總統府的陽台上一起眺望土國首都安卡拉全城景色。 \n 大陸官方稱為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領域,歷史上曾經建國;一般將巴爾喀什湖──帕米爾高原一線以東的中央亞細亞地區,稱為東突厥斯坦或東土耳其斯坦。1759年,清朝平定準噶爾及大小和卓之亂,最終將天山北路的準部和天山南路的回部納入版圖,稱為「西域新疆」。 \n 清末以降連年戰亂,致中央政府對新疆的控制能力下降,東突厥斯坦獨立運動得以發展,迄今一般泛稱為「疆獨」,大陸官方一律視為恐怖主義分子。

  • 喀什恐怖攻擊 「專砍人脖子」

    喀什恐怖攻擊 「專砍人脖子」

     新疆漢維民族衝突再加深,南疆邊境首府喀什七月卅日午夜與卅一日下午發生兩起恐怖暴力砍人事件,共造成無辜民眾十三死、四十多傷,行凶歹徒八死、一被捕,均是維族人;喀什官方調查稱,事件是「東伊運」(東突厥伊斯蘭運動)恐怖組織所為,該團夥頭目曾至巴基斯坦參加「東伊運」恐怖組織,並接受製槍製爆學習培訓後潛入境內作案。 \n 七月卅一日下午四時許的暴力砍人過程,據新華社報導,為一群暴力恐怖分子按事先預謀,衝入香榭街一餐廳(大盤雞店),殺害店主和一名服務員後並當場縱火、引發爆炸聲響,待警方與消防人員趕到現場救火時,暴徒衝出餐廳、肆意砍殺周圍民眾,導致四人死亡、十二名漢族民眾與三名警察受傷。 \n 警方開槍當場擊斃四名嫌犯、一人在送醫後不治死亡;中新社引述當地電視台發布的通緝令稱,警方懸賞十萬元人民幣給提供線索、直接抓獲歹徒的民眾,而這兩名通緝犯昨在警方圍捕時被擊斃,警方在現場共起獲三把鐮刀、二把菜刀、二把匕首與一把長刀。 \n 新疆維吾爾族自治區七月卅一日下午緊急召開黨委常委會,黨委主席張春賢表示,這幾起暴力案件「性質嚴重、影響惡劣」;喀什官方昨表示,事件絕非偶然,是一小撮敵人在當前特殊形勢下組織策畫的又一起暴力恐怖犯罪活動,而據被捕嫌犯供稱,該團夥頭目曾出逃巴基斯坦參加「東伊運」恐怖組織,並接受製槍製爆學習培訓後潛入境內,團夥成員都有宗教極端思想,頑固堅持「聖戰」。 \n 七月卅一日暴力砍人現場宛若殺戮戰場,一名在事發餐廳附近上班的女子表示,當時她看到一名歹徒躺在地上,警察以為歹徒死了、持槍向前察看,歹徒突然爬起來用菜刀往警察脖子砍;而當時正在巡邏的步行街保安隊隊長買買提則向「中新社」表示,現場一片混亂,只見到警察在維持秩序、和歹徒搏鬥,「那些歹徒也不管什麼人,看到人就砍,而且專門砍人的脖子!」

  • 破東伊運恐怖組織 逮10餘人

     大陸公安部24日宣布,近日破獲一起重大恐怖組織案件,逮捕以阿不都熱西提.阿不來提、依明.色買爾為首10餘名恐怖組織成員,並繳獲爆炸爆燃裝置等作案工具。 \n 偵辦越境案槓上開花 \n 中國新聞網報導,公安部昨日召開記者會,新聞發言人武和平表示,去年偵辦一非法越境案時,發現這起重大恐怖組織案件的線索。去年12月20日,20名大陸籍人員因非法入境他國被驅逐出境,大陸警方按慣例接收上述人員。隨後,警方及時將其中1名婦女和2名兒童釋放並進行妥善安置。 \n 公安機關對其餘17人審查時發現,其中3名是被通緝的在逃恐怖犯罪嫌疑人,都是這次破獲的阿不都熱西提.阿不來提、依明.色買爾恐怖組織骨幹成員。 \n 公安機關已查明,該恐怖組織頭目阿不都熱西提.阿不來提(男,新疆莎車縣人,42歲)係境外「東伊運」(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恐怖組織派遣入境人員,依明.色買爾(男,新疆岳普湖縣人,33歲)係「東突」恐怖勢力骨幹。 \n 2008年以來,該恐怖組織在新疆策畫實施多起恐怖案件,其中北京奧運會期間發生在新疆喀什的駕車襲擊公安邊防官兵案和庫車縣恐怖爆炸襲擊案均係該恐怖組織成員所為。 \n 大陸主要恐怖威脅 \n 阿不都熱西提.阿不來提、依明.色買爾等在審訊中供認,案發前,他們流竄新疆、河南、廣東、雲南等多個省區,暗中從事宗教極端活動,建立恐怖組織,並積極籌措資金,蒐購爆裂物原料,多次進行製爆試爆,準備進行破壞活動。 \n 去年7至10月,他們準備數十枚自製炸彈、燃燒瓶以及刀斧等作案工具,預謀在新疆喀什、和田、阿克蘇等地實施大規模、連環恐怖襲擊。當公安機關及時偵獲其恐怖犯罪意圖時,該恐怖組織少數骨幹成員潛逃至廣東、雲南等地,並分批從大陸西南邊境地區偷渡出境。 \n 這些人員在外逃期間,集體宣誓加入「東伊運」恐怖組織,並向「東伊運」恐怖組織頭目的電子信箱發送照片等資訊,索取出逃路線圖,企圖轉道參加境外「東伊運」恐怖組織。公安機關掌握這些人在逃亡過程中得到境外「東突」組織派人接應和資助。 \n 武和平強調,破獲此重大恐怖組織,再次證明「東伊運」等恐怖組織是大陸當前面臨的最主要恐怖威脅。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