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松尾芭蕉的搜尋結果,共07

  • 跟著不能吃的芭蕉 打消百八憂愁

    跟著不能吃的芭蕉 打消百八憂愁

    要問旅行有甚麼意義,許多人都有自己的答案。對一些人來說,旅行可以沉澱自己的思緒,在旅途上信手拈來的一言一句,有時都彷彿當頭棒喝,具有重整自己人生觀的神奇力量。對日本著名的俳句作家松尾芭蕉而言,旅行就是尋覓新的俳句枕詞,芭蕉一路走了2400公里,縱貫大半個日本,從江戶(東京)出發,遊歷東北、北陸至岐阜縣,將見聞與沿途有感而發撰寫的俳句完成《奧之細道》(奥の細道)一書,堪稱日本最重要的旅行文學代表作,沿途留下了非常多的景點故事讓後人追隨。其中一個能讓一邊讓人發思古幽情,一邊運動強身又能看到絕美風景的地方,就是以立石寺為主的群寺山徑「山寺」。 \n立石寺位於山形縣,由日本慈覺大師開基,慕名到此的芭蕉在書中形容這裏,是個「以重疊巖石為山,松柏年舊,土石老而苔滑,岩上各院門扉緊閉,未聞一聲。彳亍岸邊,爬岩而上,拜諸佛閣,佳景寂寞而頗覺心曠神怡」的世外桃源。 \n到此一遊,除了發佛心登108階以解百八煩惱外,一定要看看《奧之細道》被公認首屈一指的名句「閑かさや 岩にしみ入る 蝉の声」(清寂透頂 蟬鳴聲滲入 山岩中)的發祥地。雖然刻著俳句的石碑在筆者到訪當時,幾乎隱沒在雪中,不過那種清靈超脫的氛圍,似乎也像蟬聲,滲入了周圍的空氣中。 \n登高望遠、吸收芭蕉的文學氣息,又上山下山解了兩度的百八憂愁後,凡人還是難免飢腸轆轆。這個時候最佳的食物搭配,不是大魚大肉,而是一顆顆圓滾滾的丸子。猜猜這是甚麼東西做的?既是清心寡慾的山寺所在,當然是素食當道,這是當地最著名的小吃蒟蒻丸,一串三顆只賣100円,有時老闆知道是遠從台灣來的旅客,還會大方多送你一顆,結個善緣。Q滑入味的蒟蒻吃在嘴裡,有漫開的暖暖溫情,接下來請帶著大減了煩惱的心,再上旅途吧!

  • 《人間好文》遊松島尋芭蕉

     一年多前,才讀過鄭清茂中譯的日本俳聖松尾芭蕉著名的古典旅遊文學名著---《奧之細道》,對芭蕉所描述的東北和北陸美景,自然心嚮往之。故今年有機會參加東北賞楓旅遊,相當期待能尋覓一點芭蕉的足跡。 \n 然而,回來後,我再度翻閱《奧之細道》,發現我們的旅遊路線,唯一去過芭蕉所駐足過的地方,大概只有松島了,不禁有點悵然。好在,《奧之細道》所述,芭蕉奧羽長途行腳四個多月,也僅在松島停留一日夜而已,咱們拜現代交通方便快速之利,從東京啟程的七天旅遊中,也得以在松島,住宿一晚兼次日的半日遊,雖是匆促,但一如芭蕉所言:「松島之月早懸於心」,能親眼像芭蕉見到此日本三景之一的松島,亦算了卻一樁心願矣! \n 芭蕉幾句話就描述了松島之美:「松島風景,扶桑第一,……灣內三里,大島小島無數,聳立者直指天外,俯伏者匍匐波上。或二層重疊,或三層堆砌;左右諸島,或離或連;有負者,有抱著,如愛兒孫然。蒼松鬱鬱,潮打風吹,枝葉虯曲,自然而然……」。他所說的大島小島無數 ,其實是260多個,而且,每個小島都取名了呢!像兔子的就叫「兔島」,像馬的就叫「駒島」,但也有「 雄島」、「畀沙門島 」、「伊勢島」、「仁王島」等等不同名稱;搭船遊松島灣時,導覽錄音雖是以北京話解說,但卻聽得很不清楚;島太多,我也沒辦法知道大部份島名的由來。說起北京話解說,我倒覺得,松島觀光局該想辦法了,台灣人去日本旅遊,幾乎多過中國人了,何以還用這講得很不好的北京話錄音?而遊船處所印行的中文簡介,雖然也有繁體字、簡體字版,卻有許多不通順的文字,如:「在松島紅葉能看十一月下旬」、「因為使其他的顧客感到討厭,所以請把小動物同伴的顧客絕對地從盒在乘船裡拿出來」……,我很駭然,如此觀光名景的中文簡介,竟然沒請精通中文的人過目審核一下,就如此翻譯、印出來了?這與有俳句詩人詠頌過美景的形象,差得太遠了吧! \n 好在,松島造化天工的海灣和奮其彩筆構成的密布小島,還是讓我們感覺到美景的深遠朦朧。芭蕉以西施的美人凝妝,比喻松島之美,這日我們去松島時,恰好是雨後的隔日,秋陽再露,水光瀲灩晴方好,也是舒適賞景的好時光,這時,看松島,的確像美人凝妝 。 \n 芭蕉藉其同遊者曾良之名,寫下詠松島的俳句──「猗歟松島/杜鵑應借鶴身/唱遍全灣」,此乃對松島意境之美,錦上添花的期待。我們此來,不見杜鵑仙鶴,唯有海鷗飛翔追船爭食料,偶聽其呀啄之聲。但松島美景,固撼我心,然賞楓期間,人潮亦多,若能另尋他日人少再來,或許更能領會其清心幽閉的時刻。 \n 除遊船觀島外,我們只能再去五大堂和觀瀾亭兩處。五大堂參觀人多,只能繞行一圈;觀瀾亭則因旅行社訂了抹茶體驗和品嚐,得以順便參觀「松島博物館」,看一些伊達政宗的文物展示。抹茶體驗觀在瀾亭御座間的榻榻米房間進行,是日本文化的儀式之一,電視已見過多次,並無新鮮感,然仍對屋上取自蘇軾「飲湖上初晴後雨詩」詩句之扁額「雨奇晴好」感到幾許雅意。 \n 抹茶體驗完後,坐在庭院裡,遠望松島灣,默默再次體驗芭蕉所描寫的松島之美;忽見院裡有盒,內裝「投句用紙」,要遊客若觀景有感觸,可以俳句寫下投此,由松島著名俳句詩人每三個月選出名句優秀者三句,佳作若干句,而後會編成年度選集。 \n 因著俳句,松島還是最富文學氣息的地方!

  • 東亞書市極短訊

     ●日本2012「E★ 電子書大賞」8月22日出爐,最受歡迎小說《》(作者:姬野春)脫穎而出,並將於9月正式出版。E★是日本最大的手機小說創作平台,會員超過100萬人,平均每分鐘有一篇新文上網,目前累積作品已超過196萬篇,已有140部書籍出版。 \n ●動畫《超時空要塞》慶祝30周年,將1984年的《Macross☆The Movie☆》夢幻豪華本復刻成電子書,於「eBookJapan」限定銷售至10月31日止。 \n ●小學館慶祝成立90周年,送出共計777台Kobo電子書閱讀器給全體員工,期望習慣紙本的員工,改革出版思維。 \n ●日本樂天集團日前舉行公開說明會,宣告旗下Kobo電子書第二季的業績比去年增長12.2%,年底將達成20萬冊銷售目標。與紙本合計,未來電子書市占比最低3成,甚至可達5成。 \n ●日本2012年書店大獎《編舟記》(三浦紫苑著)改編電影,確定由宮崎葵、小田切讓與松田龍平擔綱演出。這個以辭典編輯部為舞台的故事,預計2013年4月上映。 \n ●日本90年出版老店「文藝春秋」正式進軍電影業,9月8日將發行電影《夢売》(賣夢的二人)。 \n ●集結宮崎駿及《玩具總動員3》、《星際大戰》等71位知名動畫創作者的草圖集《》(草圖旅行)在日本出版,版稅收益將全數捐助國際掃盲機構「Room to Read」。 \n ●眾所公認難以用外語呈現其深奧的日本詩人松尾芭蕉,在見目誠與Dominique Chipot「集日法譯者30年功力之大成」下,花費4年,終於完成法文版《松尾芭蕉全集》,內容涵蓋975首三行詩,於日、法同步出版。 \n ●32年來僅售出11萬冊的日本漫畫《地獄繪本》,今年突爆大量,至8月已累積加印了12萬冊。1980年此書原為防止青少年自殺而出版,今年初一位漫畫家發現其內容可有效嚇阻頑皮不受管教的小孩,因而意外引起流行風潮。 \n ●《如果,高校棒球女子經理讀了彼得‧杜拉克》作者岩崎夏海8月22日於日本最大的多媒體開發研討會CEDEC 2012上宣稱:「日本男人99.9%是戀童癖」,並以此講授百萬銷量的祕訣。 \n ●東亞最大圖書節「坡州書聲」,9月15日將於首爾附近的坡州市舉行,預計超過200家出版社及300個藝文團體參加。 \n ●韓國第四大書商、擁有35年歷史的「學院圖書」,於7月31日宣告倒閉。 \n ●韓國500名出版人7月底聚集於首爾光化門,抗議政府成立的「出版文化產業振興局」,任命的高層人事毫無出版經驗,且為追求自身利益,罔顧出版界的生存,是不道德的行為。出版人聯署抗議這種文化暴行,並要求政府撤回獨裁命令。影片: bit.ly/Rfi7KC

  • 自遊主義-迴廊四寺

    自遊主義-迴廊四寺

     四寺之中的「立石寺」、「瑞嚴寺」、「中尊寺」皆由慈覺大師圓仁(794-864年)開基,再加上「毛越寺」,走一圈就像把四寺連成一個迴廊,所以這個「平泉巡拜」命名為「四寺迴廊」。 \n 當然這個行程也處處可見松尾芭蕉的足跡,畢竟在芭蕉寫《奧之細道》之前,日本人把奧陸,也就是現在的東北當成世界的盡頭,好像另一個異國。即使現在我們幾乎也繼續追隨芭蕉身影,行走在昔日道路上。 \n 平泉位在宮城縣和岩手縣邊界,右邊就是氣仙沼市,都是2011年日本大地震和海嘯重創的地方;我能為這些災民做的不多,想去也去不了,特別寫這條路線是想藉著文字,重回記憶中寧靜祥和的日本,我在台灣一個字一個字虔誠地書寫,像走一趟平泉巡拜,默禱生者安心、往者安息。 \n 走訪寺塔 佳境各異 \n 旅途從東京出發搭JR山形線接山寺縣到「立石寺」,立石寺俗稱「山寺」,全名「寶珠山立石寺」,由慈覺大師(860年)開山建立,孤懸在山崖邊,境內卻有百萬坪,山間處處閣寺,芭蕉也是聽說山寺「殊為清閒之地也,人人皆勸宜往一觀」才特別折返前往,果然不虛此行;他登山上佛堂,看到「巖上諸僧院,門扉緊閉,悄然無物之聲,繞山崖、攀巨巖、拜佛閣,佳景寂寞,但覺透心澄澈而已」就在這種澄澈空靈的氛圍中,芭蕉吟出1689年奧之細道旅程中最膾炙人口的俳句傑作: \n 「一片清寂/蟬鳴聲滲入/山岩中」 \n 第二天先搭山寺線接仙台線再轉仙石松島海岸線到宮城縣參拜瑞嚴寺、遊覽松島。瑞嚴寺是臨濟宗妙心寺派禪寺,平安時代由日本禪宗慈覺大師於828年開基,「庫裡」巨大的白壁烏木桃山式的單層寶塔建築,華麗絢爛風格強烈,列為日本國寶;伊達家族全盛時期又再建家廟菩提寺,青龍殿的寶物館內,收藏211面本堂的障壁畫、伊達政宗等身大小的木像,對茶碗有興趣的朋友別錯過,館藏南宋的禾目天目茶碗和江戶時代的赤樂茶碗。 \n 第三天從瑞嚴寺搭東北松島本線換一關線搭平泉線進入現在的岩手縣,參拜中尊寺與毛越寺。中尊寺建於850年,屬於以比叡山延曆寺為總本山的天台宗,表參道是名字很美的「月見坂」,穿過四百年來終年常綠的杉樹林,就會看到中尊寺本堂;之後的「讚衡藏」保留許多平安朝的工藝品,包括絕品「金銅華鬘;國寶「金色堂」建於1124年,是藤原清衡為妻子滿願而建的黃金阿彌陀佛堂,金漆金箔,耀眼輝煌,四根柱子的七彩鏍鈿來自南洋的夜光貝;堂內上置佛像,壇下為首代清衡、二代基衡、三代秀衡之遺體的三代之棺和四代泰衡的首級,稱為葬堂,古今中外非常罕見。 \n 松尾芭蕉在中尊寺吟的俳句是: \n 「五月梅雨/難道有意避開/光堂無恙」 \n 句中的光堂就是「金色堂」,芭蕉當時看到的中尊寺是「七寶散逸、風破珠扉、雪腐金柱、頹廢為墟、幾成叢莽」,所以據說這首俳句的初稿是: \n 「五月梅雨/年年按時降臨/已五百次」 \n 芭蕉到中尊寺那天天氣晴朗,不忍見金色堂再受風吹雨打,才把俳句改成充滿憐惜慶幸的文字吧! \n 遙想古朝 風流盛事 \n 中尊寺再走一小段距離就是毛越寺,由平安時代後期東北豪族,奧州藤原氏第二代基衡、三代秀衡父子所建,毛越寺以庭園著稱,用來代表極樂世界的淨土庭園大泉池,已經變成特別史跡、觀光名勝。 \n 初夏五月第四個禮拜天,毛越寺會舉辦「曲水之宴」,重現平安朝的風流盛事,一張張艷紅的風流傘順著庭園流水架在綠油油的草地上,身著單衣古裝的俊男美女或坐或立,發思古之幽情,飲酒賦詩,曲水流觴,詩情畫意,美不勝收。緊接著6月的花季,3萬多株菖蒲躍為主角。初秋時分輪到數萬株紫白相間的「荻」滿園盛開,一串串小小的花朵瀑布般垂瀉,惹人愛憐。9月15日到9月30日的「荻祭」,舉辦延年舞、邦樂演奏會和荻茶會,也是行事曆上很受歡迎的活動。 \n 很難想像東北奧陸正中央的平泉怎會藏著這般華麗又風雅的中尊寺和毛越寺?華麗是因為平泉曾經盛產金、漆、馬、絹,富足一方。風雅則來自平安時代後期東北豪族,奧州藤原氏首代清衡在這裡建立了佛教文化,因為清衡從小目睹戰爭的可怕,所以他想建立一個沒有戰爭的佛國淨土,幸運的是二代基衡、三代秀衡也子承父志,讓平泉渡過12世紀整整一百年沒有戰爭的太平歲月。 \n 幸運的日子在1189年終結,源賴朝殺了35歲的第四代泰衡之後,奧州藤原氏滅亡,軍隊佔領平泉,1192年賴朝被任命為征夷大將軍,正式邁入鎌倉幕府時代。 \n 夢幻一場 祈求未來 \n 難怪松尾芭蕉走到平泉時感嘆(三代榮耀一睡中),指的就是奧州藤原氏一到三代百年榮華的父子繁華已盡。他登上高館這個「義經」自殺之地遠眺,遙想當年「聚忠義之臣困守此城,爭功名於一時,終歸化為草叢」!芭蕉看著眼前的情景,聯想到杜甫的詩,頓感「國破山河在,城春草自青。鋪笠而坐,潸然淚下,不知時之推移。」然後吟出日本人一說到「夏草」就馬上聯想到芭蕉的俳句: \n 「夏草萋萋/將士用命/夢幻一場」 \n 多麼希望四寺迴廊是道消災解厄、阻擋一切苦難的幸運迴廊。這次的強震海嘯初估讓日本的經濟損失25兆日元,但千萬不能喪失信心。岩手縣有位加藤男護士在地震海嘯來襲時,一個人先將養老院裡22位老人家都推上頂樓等待救援,自己卻來不及逃生,他的妻子回到百目瘡痍的現場仍不放棄,聲聲呼喚加藤的名字,最感人也最令人動容的是加藤的父親,白髮蒼蒼的他說: \n 「加藤不會逃跑,他是個有信念的男人!」 \n 即使上天奪走一切,只要心中還有信念,我相信日本一定能在廢墟中重建。發源於岩手縣北方的「北上川」古稱「來神河」,往南流經宮城縣最後注入石卷港;據載每年春陽豔照時,峰頂萬株櫻花燦爛怒放,風吹飄零,滿川櫻瓣如雪,河流變色,稱為櫻川。這條櫻川就是後來被淹沒的野田平原。願將信念化為希望的種子,重新耕耘殘破的家園,不論還要等待多少次春風、夏草、秋紅、冬雪,一定能等到櫻花樹下最燦爛的笑容。

  • 四十六歲出門遠行

     不是西方成年儀式必經的一次「壯遊」,也不是班雅明的拱廊街「漫遊」。在日本民俗學者白川靜的《字通》裡,「遊」的原義是「舉著神靈所住旗幟巡迴行走」,名字冠上「遊」字的遊藝民(街頭賣藝者)、遊女(娼妓)、遊行者(僧侶),可遠溯上古的巫醫系統,能溝通神界與人間。有別於定居務農的良民,無根無著、行蹤飄忽不定的遊者,無法被明確規範於世間秩序中,因而常被視為邊緣的化外之民。 \n 此種意義下的「遊」,全然沒有今日之「遊」──「生活在他方」的浪漫與想像。「遊」意謂著對土地與安定的棄絕、不執著。在松尾芭蕉《奧之細道》開章的〈漂泊之思〉,第一句便是「月日者百代之過客,來往之年亦旅人也」,化用李白〈春夜宴桃李園序〉,譯注者提到:「李白旨在抒發人生苦短,及時行樂之意。而芭蕉則強調人生即旅、諸行無常之觀。」逍遙遊與行路難,就此判然分別。 \n 行腳起始,無常無我的第一步,便是「讓居處於人」。身患宿疾,且為高齡(出遊時芭蕉46歲,當時的平均壽命為50歲),旅程費時5個月,長達2400公里,越山陵、攀磯岸。沿途或留宿驛館,或借住簡陋農家(跳蚤蝨子/滴答馬兒尿尿/就在枕邊),亦有露宿郊野。非如此不可嗎?「然羈旅邊地之行腳、捨身無常之觀念,即或死於道路,是亦天命也。」 \n 旅次始於春末,終於秋末。初夏則樹杪蔥蘢,新綠滴翠;入秋則秋風蕭瑟,響遍後山。松尾芭蕉人稱「俳聖」,俳句的規則之一,是必定要有一個關於季節的季語。俳句家必然對於節氣時令之轉變尤為敏感,而又非得在行旅中,入深林,行海濱,與自然融為一體,感知覺察特為明顯。感時哀物,日本文學中的物哀傳統,實肇因此。

  • 奧之細道

    奧之細道

     ▲啟程 \n 彌生下旬之七日,曙色朦朧中,殘月微茫下,不二峰隱約可望,然上野、谷中之花梢,何時重見,思之愴然。知交而睦者,昨宵即來相聚,今晨乘舟相送。至名為千住之處,棄船上岸。遙想前途三千里,胸口為之鬱塞。浮生夢幻耳,奈何而灑離別之淚。 \n 春將去也 枉教鳥啼婉轉 魚目含淚 \n 且以此句為此行之破題,唯上路而踟躕不前。眾人並肩立於路上,蓋欲目送至背影隱沒而後已。 \n ▲日光山 \n 卯月朔日,參詣御山。往昔,書此御山為二荒山,空海大師開山時,改為日光,蓋能了悟千載後來事者。而今威光耀一天之下,恩澤溢八荒之內。四民安堵,各適其居。惶恐不敢再言,即此擱筆。 \n 凜然可畏 綠葉新葉相襯 日光粲兮 \n 黑髮山上雲霞飄浮,而殘雪仍白。 \n 剃光黑髮 行到黑髮山麓 恰逢更衣曾良 \n 曾良,河合氏,通稱惣五郎。與芭蕉庵並軒而居,助余薪水之勞。此次松島、象潟之旅,喜能共享眺望之樂,且羈旅有難,亦可照拂。乃於啟程日拂曉,剃其髮,披緇衣,改名惣五為宗悟。因有黑髮山之句。「更衣」二字,聽來頗有力。 \n 登山二十餘町,有瀑布焉。水自巖洞之頂飛流百尺,直落千巖碧潭。縮身入巖窟,從瀑後觀之,即俗所謂「裡見瀧」也。 \n 暫時歇腳 且隱水簾幕後 結夏之初 \n ▲笠島 \n 過鐙摺、白石城,入笠島郡。不知藤中將實方之塚在何處,問之於人,承教曰:「自此遙見右方山麓,有村里名蓑輪、笠島。道祖神社、遺物芒草,至今猶存。」近來梅雨,路況奇惡,身心困頓,故遠眺而過。忽悟蓑輪、笠島之名,均與梅雨季節有緣。 \n 尋彼笠島 梅雨濛濛何處 泥濘道路 \n ▲末松山、鹽浦 \n 繼訪野田之玉川與沖石。末松山造寺曰末松山。松樹之間皆墳墓。比翼連理之誓,終歸如斯,徒增傷悲。至鹽竈浦,聞催晚課之鐘聲。梅雨已稍放晴,黃昏月微光下,籬島亦近在眼前矣。漁夫連舟搖櫓歸來,分發漁獲之聲,此起彼伏,乃知古人詠「可憐拉縴人」之意,不禁感慨繫之。是夜,有盲人法師彈琵琶,說唱所謂奧淨琉璃。既非平家琵琶,亦非幸若舞曲。土裡土氣,引吭彈唱。雖近在枕邊,然其不忘邊域之遺風,誠可欽佩。 \n ▲平泉 \n 三代榮耀一睡中,大門舊址在此一里之外。秀衡遺跡,已成田野,唯金雞山舊態依然。先登高館遠脁,北上川,大河也,自南部流來。衣川迴繞和泉城,於高館下匯入大河。泰衡等屯堡舊跡,隔在衣關之外,形似堅守南部門戶,以防蝦夷之入侵者。噫,遙想當年,聚忠義之臣,困守此城之中。爭功名於一時,終歸化為草叢。國破山河在,城春草自青。鋪笠而坐,潸然淚下,不知時之推移。 \n 夏草萋萋 將士用命求仁 夢幻一場 \n 水晶花裡 兼房容顏宛在 白髮蒼蒼曾良 \n 耳聞二堂,驚歎久矣,正逢開龕。經堂存三將之像,光堂納三代之棺,安三尊之佛。七寶散逸,風破珠扉,雪腐金柱;頹廢為墟,幾成叢莽。乃於四圍新築罩堂,覆瓦以蔽風雨,暫保千載須臾之遺物。 \n 五月梅雨 難道有意避開 光堂無恙 \n ▲立石寺 \n 山形領有立石寺,俗稱山寺。慈覺大師之所開基,殊為清閑之地也。人人皆勸宜往一觀,乃自尾花澤折返,其間七里許。日尚未暮。預訂山麓宿坊,即登山上佛堂。岩重巖而成山,松柏年邁,土石老,苔蘚滑;巖上諸僧院,門扉緊閉,悄然無物之聲。繞山崖,攀巨巖,拜佛閣。佳景寂寞,但覺透心澄澈而已。 \n 一片閑寂 聲聲滲入岩裡 嘒嘒蟬鳴 \n ▲鶴岡、酒田 \n 離羽黑,往鶴岡城下,承邀至武士長山氏重行家,吟俳諧一卷。左吉亦相陪至此。乘河船下酒田港。宿醫師淵庵不玉家。 \n 望溫海山 回首吹浦迢迢 迎來晚涼 \n 一日暑氣 滔滔注入海中 最上湍流 \n ▲市振 \n 今日過親不知子不知、犬戾、駒返等北國第一危岸險灘。疲憊不堪,引枕就寢。忽聞前方隔間房內,傳來少婦二人之聲,偶亦夾一老者隨聲應和。聽其言,乃越後國新潟之遊女也,將往參拜伊勢神宮云。老者陪伴至此關口。女子邊寫書札、囑咐口信,託其明日攜回故鄉,邊嘆生命之虛幻:「棄身白浪拍打之海濱,猶漁夫之子墮入此世;夜夜露水姻緣,日日孽海無邊,不知前世業因,有多深重耶?」聞其傾訴,昏昏入眠。翌晨行將就道,卻來向我輩云:「旅途迢迢,不知何去何從,憂心忡忡,悲苦無極。敢不即不離,追隨在後。祈望師父法衣垂憐,大慈大悲,以結佛緣。」言詞懇切,潸然淚下。情固可憫,但不得不婉謝之曰:「我輩往往處處停留。祇須隨在行人之後,路上必有神明加護,可保無恙。」言畢動身,然哀憐之心,久久難寧。 \n 同一家裡 也有遊女睡著 月伴萩花 \n 告之曾良,錄下此句。 \n ▲金澤 \n 越卯花山、俱利伽羅谷,抵金澤,則七月中旬之五日也。有往來大坂之商人何處在焉,乃至其旅舍同宿。 \n 有名一笑者,寄意俳諧之道,名聲漸聞於世,俳友亦眾,去冬英年早逝。其兄為之舉行追善句會 \n 墓也顫動 聽我哭聲悲切 秋風瑟瑟應某草庵之邀 \n 初秋轉涼 人人幫廚削皮 胡瓜茄子途中吟 \n 陽光灼灼 殘暑餘威無情 秋風徐來於小松 \n 名稱可愛 秋風吹過小松 芒草萩花 \n ▲大垣 \n 露通亦來港埠相迎,結伴至美濃國。騎馬代步,入大垣莊。曾良亦自伊勢來,越人亦馳馬至,齊聚如行家。前川子、荊口父子、其他舊雨新知,日夜來訪;若對復甦之人,喜而慰之。旅途困頓,倦意未消,忽已長月六日矣。急欲禮拜伊勢遷宮,又乘舟而去。 \n 文蛤殼肉 眼看二見分離 秋將去矣 \n (摘刊自聯經出版同題新書)

  • 巷弄浮雲-看聲音

     高中軍訓課,在校園實彈打靶,爆裂聲傷了右耳膜,耳鳴至今,仿若時時聽見遠處蟬聲,雖早已習慣,只是爾後對噪音無端地敏感。 \n 一日搭乘公車,右側二女對談高亢聒噪,無視旁人。聲從右耳貫入,心情漸感浮躁,於是從背包抽出《松尾芭蕉散文》(陳德文譯)隨意翻閱,湊巧幾頁都是描寫聲音的俳文,可能這時期芭蕉翁對聲音也敏感──「草庵滲漏雨打盆」是叮咚聲。「櫓聲打波夜如冰」是欸乃聲。「夏日拜夜月,拍掌空中傳。」是數響清脆掌聲。「歲暮草庵冷,徒聞擣糕餅。」是過年聲音。「敲打衣砧給我聽吧,和尚的妻子呵!」則已是寂靜中索求聲音為伴了。 \n 一路讀著,折書角為記,耳邊女人躁音已經被書裡的聲音與場景所掩蓋了。卻憶起曾經在古籍裡讀過一種聲音,當時甚覺震撼,一筆記下,如今忘了細節。 \n 回到家,翻找日記,原來出自劉向《新序》,說,原憲很窮,朋友來訪,問他得什麼病,他說「無財謂之貧,學而不能行謂之病」,我是貧,不是病。原憲並說出他不屑做的種種勾當,然後曳杖拖履高歌而去,「聲滿天地,如出金石」。這是貧窮的剛強聲音。 \n 今日比較,乃覺這金石聲多出芭蕉翁的,是對現實的抵抗與摧毀;一剛一柔,皆可聽。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