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林佳範的搜尋結果,共07

  • 25位喊水會結凍企業大老齊聚一堂只為他1人

    25位喊水會結凍企業大老齊聚一堂只為他1人

    昨(21)日有一場包括台灣首富頂新集團董事長魏應交、河南王東裕集團總裁王任生、幸福水泥董事長陳兩傳、台玻集團董事長林伯豐、台灣商業聯合總會理事長張平沼及交通部長林佳龍等25位政、商界大老齊聚一堂,除了談論疫情期間各自行業的甘苦,還有更一個重要的目的是為其中一人慶祝生日。 昨日在台北國賓飯店2樓,聚集了25位台灣產業界的大老闆,這些大老闆們平日要有幾位能碰在一起都很難的情況下,一次同時聚集了25位,最主要的目的在幫王應傑慶祝78歲生日,不僅給足了王應傑面子,也象徵著王應傑在政商關係中極好的人脈。除了為王應傑慶生外,席間也一同慶生的還有同樣是1943年出生的林伯豐與潘俊榮。 出席的大老闆們包括魏應交、王任生、陳兩傳、林伯豐、張平沼、三圓建設董事長王光祥、台北首都客運集團李博文、長虹建設董事長李文造、良茂機構董事長陳春銅、永慶房仲集團董事長孫慶餘、工信工程董事長潘俊榮、成運汽車製造董事長吳定發、懇鼎石化集團董事長邱永堂、新北市商業會理事長賴瑞昌、宏崧源貿易董事長梁銘松、台北市不動產仲介經紀商業同業公會理事長黃文雄、百晨企業董事長陳王華、百晨企業總經理郭明欽、台灣三通資產陳中心富、國光客運董事王怡中、國光客運總經理吳忠錫、兩位總統府國策顧問顏志發、廖全平及林佳龍。 魏應交原本在南投、彰化已有行程,無法北上參加,後來也在活動結束急忙趕上台北與會。 這些企業大老闆聚在一塊聊天的話題,不免是這幾個月來影響國內外鉅深的新冠肺炎疫情,林伯豐提出了稅制的問題,認為應該要鬆綁來協助企業、李博文則由交通業角度提出疫情衝擊政府的紓困話題、同時擔任台北市電氣商業同業公會理事長的廖全平認為政府對老電器的回收政策,對冰箱及冷氣範的最高3,000元補助,也幫助業者帶動業績成長。 林佳龍表示政府的角色在幫企業的忙,興利與掃除過去文官體制的是一個重要的方向。對此,王應傑舉中佳電力在台中港區的電廠興建計畫,企業應政府號召投入能源產業,但是先前有1年時間在原地踏步,後來經過政府協助出面協調各部會,進度才能順利進行。 更多 CTWANT 報導

  • 地方掃描-林佳龍返麥寮祭祖 到拱範宮拜拜

    雲林:台中市長林佳龍4日返回雲林縣麥寮鄉新吉村祖厝祭祖,並前往兒時常去的拱範宮拜拜。他表示,父母親是麥寮鄉人,他在台北出生,學生時代寒暑假父母親都會帶他回麥寮玩,阿公也常帶著他到拱範宮拜拜,廟會熱鬧有趣的氣氛,到如今還非常懷念。

  • 社會傳真機-聲援野草莓運動 林佳範無罪定讞

    台灣人權促進會會長林佳範,三年前為聲援野草莓學運,率眾到立法院以行動劇為集會遊行法送終,被控違反集遊法廿九條「集會遊行首謀罪」。案經高等法院審結,以無法認定林為首謀,廿三日判他無罪定讞。台權會雖發聲明肯定此判決,但又主張集遊法廿九條因違反有國內法效力的《公民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廿一條「和平集會之權利,應予確認」已失效,法院卻沒能勇敢作出免訴裁決,令人遺憾;用失效法條上訴的檢察官,則明顯藐視國際人權公約。

  • 難證明是首謀 林佳範無罪

     聲援「野草莓學運」對抗集遊法的台師大教授林佳範,三年前率領群眾在立法院前設靈堂,以行動劇為集遊法送終,被依違反集遊法首謀罪嫌起訴,台北地院昨日以缺乏具體證據證明林是活動首謀,判決林佳範無罪。  九十七年的野草莓學運,台大教授李明璁與師大教授林佳範,先後被依違反集遊法首謀罪名起訴,兩人接受法院審判後,命運大不同。李明璁案被法官認定集遊法違憲,裁定停審聲請大法官釋憲;林佳範則是由法官實質認定判決無罪。  林佳範被訴在九十七年十一月十九上午九時許,率領五十多人在立法院門口,以要求立委立即修訂集會遊行法,並監督該案審查進度為由,率眾繞行立法院,並沿路呼喊「集會遊行法違憲,人權變不見」的口號,另擺設靈堂,舉行悼念集遊法已死的行動劇告別會。  案經警方三次舉牌警告、制止,林佳範才向群眾宣布解散,結束活動後,被依違反集遊法函送檢方偵查起訴。法官認為,主管機關要有證據證明林佳範有「首謀」繼續集會,才能科以刑責,不能只因他參與集會,擔任活動主持人,未遵從警方解散及制止命令的行為,就認定是首謀。

  • 觀念平台-用文化教材防霸凌?

     高中國文課綱委員林麗雲老師日前投書時論廣場,質疑教育部去年九月才公布的國文課程綱要,隨即於今年一月二十九日召開第二次「中華文化基本教材」課綱修訂會議,且強迫課綱委員接受將中國文化基本教材改列必選,不尊重課綱委員會之專業自主而去職抗議。隔天《中國時報》報導,教育部提出政策說明:「最近校園霸凌、幫派、毒品滲入校園讓人憂心,社會有一股聲音認為應加強倫理、道德教育」。  每當校園學生行為出現問題,總是有人會提要加強倫理、道德教育,但是哪種倫理、道德教育?面對霸凌問題,需要強調回復四書五經所傳遞的倫理價值嗎?  首先,傳統的儒家倫理當然有其美好面向,做為個人生命哲學或信仰,在現今民主與價值多元的社會,理應相互尊重。然而,我們亦必須正視,傳統倫理價值,亦必須接受時代的考驗,或如林毓生教授所謂「創造性轉化」,而能去蕪存菁,甚者亦不避諱,其可能與人權、性別平等、多元文化、民主等倫理價值產生齟齬,而必須有所調整或賦予新的意涵。甚者,當今多元複雜的人際價值與利益關係,更非其本已有所著墨,或可能有所涵蓋。  就霸凌關係而言,其係指長期性的欺負。在家庭、校園甚至職場,這種長期性的人際接觸關係最易發生。其彰顯的是人際關係的衝突,從刻意冷落、口頭或行動羞辱等敵意行為至較嚴重的財物破壞、身體傷害等結果。其原因更是多元,可能是個人身體的體臭、長相、說話方式、誤解、偏見、嫉妒、財物糾紛等。且制度性造成的不對等關係更容易助長霸凌的形成,如長官對部屬、學長姐對學弟妹、老師對學生等等,當然亦可能僅是族群上、語言上、性別上、身體上、階級上、知識上等社會結構上優勢。  和諧關係是我國傳統文化很強調的價值,惟我們必須辨識其所建立的基礎。在「家醜不可外揚」、「維護校譽」等訴求下,被犧牲的往往是不對等關係下的弱勢者,而傳統不對等的倫理關係,在此則成為掩飾霸凌行為的藉口或幫凶。以家庭暴力或職場性騷擾為例,我們甚至必須透過法律,來建立介入的機制,以保障特定人際關係下的弱勢者。當我們在談傳統的儒家倫理價值,若僅是抽象地強調「兄友弟恭」倫理價值,而不去檢視背後不對等關係的基礎是否合理,則是在助長霸凌而非解決霸凌的問題。  在E化的時代,語言的使用當然亦必須與時俱進,惟此非謂對四書五經等文言文之學習,即沒有價值。然而,教育部將其列為高中國文必選的課程,竟是在面對霸凌的問題,則須正視傳統倫理價值的侷限性,否則有可能無助於問題的解決。霸凌的起源,往往是在歧視,教育部應加強的是人權、性別平等、多元文化、法治等教育,以具體地檢視各種複雜的當代人際關係的正當性基礎,或其所訴諸的各種倫理價值,是否符合我們公共生活的基本憲政規範。(作者為台灣師大公民教育與活動領導學系副教授)

  • 霸凌對策 預防勝於治療

     將霸凌視為「校安問題」、處罰校長、設專線電話、加裝監視器等等,都是「治標不治本」的策略,並未正視霸凌問題的本質。在對策上,應以校園預防性的教育手段即早介入,來避免傷害的擴大和引進司法的處遇。簡單講,預防應勝於治療。  首先,在課程與教學的部分,教師或學校若覺察到學生認知上的偏見與歧視,可能是針對體型、身高、種族、性別、性傾向、性氣質、社經背景、成績、身心障礙等等,即應施予人權、性別平等的教育。使其理解認知的盲點,並能平等地相互尊重與對待。  再者,在班級經營或輔導管教上,教師或學校若發現有學生之間的紛爭或人際關係上的對立與緊張,應適時的介入化解之,以避免進一步的衝突。有時同學被猜疑是密報者、情感上爭風吃醋、借東西不還、口頭的衝突、成績的競爭、行為上的誤會等等,都可能造成學生間的對立與緊張。老師應針對不同的成因,施以不同的輔導與管教,學習友善關係的建立與人際互動的技巧,甚至形成和平理性、公平合理的化解紛爭的技巧。  最後,在友善校園營造上,學校、教師、家長應組成學習與改善的團隊,一起面對校園霸凌問題,擬定清楚目標、責任分工、執行步驟,從前揭課程與教學、班級經營、輔導管教等面向,擬定具體的對策,切實實施,並定期檢討改進。

  • 戒嚴幽靈在校園

     台灣民主化二十幾年,但校園的管制心態,似乎仍停留在解嚴前。去年馬公高中學生不滿學校要求在運動服上繡學號,而製作部落格來尋求連署並向學校反映學生「校園民主」的意見,即被以「破壞校園秩序」記大過處罰,並召集班長嚴禁討論此事。今年三月二十五日高師大兩百餘名學生在燕巢校區參與「高師崛起」大遊行,爭取身體及行動自主權,要求校方不得片面變更學生生活規範,結果,校方在本月十八日舉行校務會議,決議在學生獎懲辦法中增訂「未經學校同意,而利用學校名義從事請願、集會、遊行者,應記予大過處分」的集遊法規範條款。  台灣的民主化,也是從街頭的抗議開始,甚至教師或學生團體,也都曾在街頭上學習這民主的一課。然而,在過去特別權力關係的法理支持下,縱使在校園外受憲法保障的和平集會遊行權利,校園內仍以教育之名,行「戒嚴」之實。二○○五年的釋字第三八二號,即打破如此的法理,甚至晚近的釋字第六五三號更主張受憲法所保障之權利,不得因為其身分而被剝奪,依許宗力大法官言,所謂「特別權力關係的幽靈」,在釋字第六五三號已被「致命的一擊」;學生受憲法所保障的人權,在法律上當也不應喪失。  根據報載,高師大校長在校務會議中表示,「所有師生、系所和學生組織,皆不得以高師大的名義從事連署、遊行等對外活動…老師對外發言也須經學校同意?…(校長)當場回應說須簽准,還說:『只要是好的都可以,但是有影響校譽的就不行。』」這樣的想法與言論,很難相信是出自一位大學校長之口,完全違背大學追求真理,應維護講學自由的氣度與高度。這種言行本身,反而才是毀損高師大的校譽。  更令人驚訝的是,高師大校長更表示,其他師範校院也有類似的校規,且本來師範校院即必須更加嚴格,來正當化其管制心態。這種想法,顯然仍停留在教改之前的想法,一九九九年所通過的《教育基本法》第二條已明訂「民主素養」、「法治觀念」、「基本人權的尊重」的民主教育目標,師資培育機構更應脫離過去的威權管制心態,否則如何能透過身教或言教,來達成民主的教育目標。  我國在去年通過聯合國《公民與政治權利公約》和《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公約》。據兩公約施行法規定,各級行政機關必須在兩年內修改相違背的規定,當然也包括各大學的校規。高師大不僅逆向而行,更以落後的規範,來正當化自己的作為,真是不知今夕是何夕!  (作者為教育部人權教育諮詢小組委員、台灣師大公領系副教授、台灣人權促進會會長)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