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林文嶽的搜尋結果,共13

  • 林文嶽 藝術種心田

    林文嶽 藝術種心田

     陶藝工作者林文嶽以蓮鄉白河為創作養分,在釉藥裡加入蓮蓬灰、關子嶺的溫泉泥,開發出獨有的《白河白》與《關嶺青》釉色,不同於大陸景德鎮的白與宋朝汝窯的青,讓來自廣東、北京的收藏家為之驚豔。 \n 林文嶽,1962年生於台南白河崎內里,就讀國立藝專(國立台灣藝術大學前身)國畫組,離鄉北上,退伍後回白河,就此展開創作生涯。2018年初,他自費出版《四十年猶入門─林文嶽學藝之路》,回顧從後壁高中美工科至今的創作歷程,他形容,書畫與陶藝領域太深奧,要做足功課,再40年都不夠。 \n 自學陶藝 白河給他養分 \n 林文嶽種蓮、賞蓮、畫蓮,依著蓮花生長時序,舉辦春夏秋冬四季茶會,號召200戶志同道合的家庭,共同認養蓮田,每年扣除開銷,還能結餘2、30萬元捐助北台南家扶中心、華山基金會等團體。林文嶽接受《中國時報》專訪,分享他的創作與人生觀,以下是訪談摘要。 \n 問:你怎麼看自己的創作與所謂的文創? \n 答:我的創作歷程都在白河,退伍回鄉,跟著黃冠輝父子學交趾陶,再一邊自學陶藝。初期,得靠在白T恤上彩繪蓮花謀生,好些朋友看我種蓮花,又是畫T恤,總會擔心地問「這樣下去怎麼辦?」,我的回答總是「泡茶等花開」。 \n 種蓮花的過程,畫T恤的當下,都是在思考與蓄積出發的能量,這些年來,畫了不下10萬朵蓮花,晨起、睡前必坐在畫室畫上幾筆,畫久了,蓮花已不是長在蓮田裡,而是長在自己心田裡。 \n 彩繪蓮T 筆筆都是思考 \n 陶藝創作也一樣,每個作品,每一窯都充滿變數,只有持續做。近年,我重拾泥塑,用的是白河的磚土,這土缺少可塑性與耐火性,得再加進稻殼灰,不斷調整比例與燒成溫度,老天爺給了很多不同的材料,就看自己怎麼去運用。 \n 現在很多文創品被認為只是以文創兩個字作包裝,文創口號背後應該要有嚴謹的實驗,創意不會憑空來,在教育階段就應灌注創意學習力。 \n 問:這幾年流行「愈在地,愈國際」,你的陶藝作品《白河白》與《關嶺青》就很有在地元素與特色,是否因此獲得更多肯定? \n 答:「愈在地」與「愈國際」不能畫上等號,得看在地特質能否和世界連結,並不是有在地元素就能在全球化浪潮中吸引到外界注意。在地化也要有很強的論述,再經過親證、實證,才能創造價值,有了價值,才有國際化的「可能性」。 \n 蓮蓬灰調 讓釉色有溫度 \n 以《白河白》與《關嶺青》系列的陶藝作品為例,《白河白》是把白河的蓮蓬灰調進釉藥裡,過去蓮蓬大都被當成廢棄物,幾乎沒人想過加入蓮蓬灰的釉藥可以讓釉色溫潤且彷彿帶有溫度,而《關嶺青》則是在釉藥裡加入白河關子嶺的溫泉泥,透過氧化鐵的還原作用,這抹青色在我看來又帶點蓮葉的青綠,也像雨過天青的青。 \n 北京的收藏家來陶坊參觀時,對《白河白》與景德鎮的白截然不同,《關嶺青》更與大家熟知的宋朝汝窯青瓷成色大異其趣,都覺得是很特別的成色,也很有興趣。當然,從最初把這兩樣在地元素加到我的作品裡,到現在可以較為穩定的燒製出理想的成色,前後努力超過20年,燒出來的試片及燒壞的作品不計其數。 \n 社區扎根 藝術關懷弱勢 \n 問:除了藝術創作,每年舉辦四季茶會及捐助弱勢,已是「白荷陶坊」例行工作與你自己的功課,如何定位自己? \n 答:與其說是陶藝工作者,我比較喜歡形容自己是在白河鄉下畫蓮花、種蓮花的農夫,努力成為蓮花工藝職人。藝術必須融入生活,和生活有連結,才有生命力,1999年成立白河雅集開始推動親子共學,轉型成蓮想夢工坊希望進一步讓工藝在社區扎根,每年的四季茶席沒有很強的儀式性,就是邀請好友、社區民眾一起喝茶,人與人的接引都只為了一杯茶的清香,認養蓮田的結餘款捐給北台南家扶中心及華山基金會,帶動善的循環,也是感謝白河土地給我創作的養分。

  • 林文嶽創作 EAGLE藝術中心展出

    林文嶽創作 EAGLE藝術中心展出

     由雄崗建設投資營運的「EAGLE藝術中心」坐落於面對凹子底森林公園的三角窗角地位,不僅提供市民散步的好去處,藝術中心所也為凹子底森林公園增添了些許人文薈萃的氣息。日前藝術家林文嶽老師親臨個人創作展,親自為蒞臨的來賓講解此次創作展的理念並現場揮毫,為現場帶來濃厚的藝術氛圍。林文嶽老師個人創作展展期至12月31日。 \n 本次林文嶽老師的創作展主題為十八羅漢,是老師以個人生活經驗融入於此,並希望為觀者帶來豁然於心的人生感受。 \n 林文嶽老師出生於白河,善以溫潤柔和的白河陶搭配荷花水墨彩繪技法創作水墨畫、陶藝及台灣壺,打造出獨樹一幟的作品風格,在工藝的實用性與藝術美學交互融合的過程中,不斷嘗試以在地思維重新詮釋白河陶的脫俗清麗,展現白河工藝之美。林文嶽老師認為台灣土地會告訴我們如何生活、如何創作,傳統水墨畫、日本膠彩畫、法國印象畫派、紐約前衛藝術等曾經在台灣流動的藝術思潮,都是這塊土地的養料,而種子是我們自己,要從土地抽出芽來! \n 經過30餘年的藝術歷程,終於誕生白河白與關嶺青二種獨特品相,是工藝、是藝術、是文創,其實都是生活,透過不斷探索在地生活美學,以便在全球化的世代中敘述質樸、誠懇、流暢典雅的台灣之美。 \n 林文嶽老師個人創作展地點:高雄市鼓山區南屏路599號EAGLE藝術中心(A館3F)。

  • 微型創業-放眼世界 創新音樂型態

    微型創業-放眼世界 創新音樂型態

     娛樂圈教父級人物倪重華喜歡領頭做些有創意的事,1987年創立真言社,挖掘了伍佰、張震嶽、林強、LA. Boys,帶起台式搖滾嘻哈饒舌,把非主流變成主流;現在他在喜聚文創公司,做資本媒合、跨業整合,協助電影星空、LOVE、寒蟬募資,並發動2個巨星級的三合一計畫,目標是要建置HD影音雲端內容製作中心及資料庫、大電影公司產業整合平台。 \n 在倪重華的想法裡,流行音樂是最有可能帶動台灣文創業的火車頭,所以建置HD影音內容製作中心,要用新的音樂形態、華語規格,供ALL DEVICES使用,創新收費獲利的機制,放眼世界市場。 \n 新的音樂型態?世界市場?有人認為他想太多了,有人覺得他做的東西在10年、20年後才會流行,「但這就是文創業啊,形塑一種社會氛圍,醞釀一股文化!」倪重華說。 \n 真言社把搖滾嘻哈音樂做出來,也證明有這個市場,直到今天伍佰、張震嶽等藝人仍活躍在市場,就是因為這類產品太少了,現在台灣面對的市場是國際,更要拉大格局,發展多元、新的音樂形態。 \n 何況目前在大中華地區,做純音樂已經很難收費,將音樂結合影像彼此加值,才能創造新的獲利機制。 \n 之前台灣音樂人專心做音樂,聚焦大中華市場,但著眼未來20年發展,須加強產業化,進軍世界,除了美國華人、歐洲中國城,還要唱進亞洲、拉丁美洲和非洲,創作思考就得多元,不能只唱情歌、卡拉OK,還要有嘻哈、舞曲等。 \n 倪重華指出,早在90年代,台灣和韓國都將國外搖滾嘻哈舞曲引進並解構,重組改編旋律,那時台灣在音樂、舞蹈、服裝,猶勝韓國。距今20年過去,韓國創造了KPOP在全球颳起韓流,台灣卻因為許多業者跑去做比較容易賺錢的卡拉OK,國際唱片公司來台重視商業操作,少了有計畫地輸出台灣流行音樂產業而錯失先機。 \n 「現在是台灣做流行音樂最好的時代。」倪重華擔任今年金曲獎評審團總召,看到新人輩出,有許多前瞻性和開創性,加上政府砸百億元興建南、北2個流行音樂中心,在全球絕無僅有,其中北部流行音樂中心將是亞洲最新的場館,格局自然要放大,流行音樂的規格也要提升。 \n 這將是台灣的機會,有做影像和音樂的人才,紅遍華人世界的歌曲著作權,以及ICT、數位內容產業技術做後盾,軟硬體結合可以創造新的音樂型態和規格。 \n 倪重華強調,文創業從過去的類手工業,走到了資本密集、數位科技主導的新時代。但國內文創業對資本市場、政府政策欠缺了解,很難借力使力,所以他花了7、8年時間學習資本市場運作,並成立喜聚文創,把未來產業圖像整合成可以投資標的,串連創投業、金控、唱片公司、企業等共襄盛舉。 \n 目前喜聚正在發動2個巨星級三合一計畫,找巨星、導演和組合演唱會製作,將唱片、演唱會、3D音樂電影整合為一個投資標的。

  • 蓮想夢工坊 成年禮披3色巾

     藝術家林文嶽成立蓮想夢工坊推動蓮田認養並贊助成年禮,今年邁入第九年,為期四天的成年禮廿四日起以白荷陶坊為基地營,廿七日重頭戲成年禮儀式,將由家長為年輕人披上三色領巾,象徵轉大人圓滿成功。 \n 林文嶽一手催生蓮想夢工坊,但他自許為義工,連續九年的成年禮由白河大專青年聯誼會籌畫,夢工坊以蓮田認養經費贊助成年禮伙食費,並由白荷陶坊贊助各項雜支,成年禮舉辦九年,林文嶽感性說,他每天心裡放著蓮田認養的事,也放著認養人無私付出的一份心意。 \n 成年禮參加對象以高中生及大學生為主,昨天為報到日,廿五日起學習荷染、蓮花茶道,廿六日學習繪出白河精神,廿七日進行成年禮儀式,參加成年禮的年輕人獻上自製的三色荷染巾,由父母為自己孩子披上領巾,代表長大成人,再由年輕人向父母奉茶感謝教養之恩。

  • 林文嶽作白河陶 傳家寶出窯

    林文嶽作白河陶 傳家寶出窯

     白河陶藝家林文嶽作陶廿多年創立「白河陶」品牌,集創作力之大成的「傳家寶」終出窯,維持一貫圓潤厚實風格,從生活得到靈感的「傳家寶」限量製作,被收藏家認為具有傳世價值。他說,每件作品都是萬中選一,燒壞的永遠比成功的多更多。 \n 「白河陶」特色是每件作品都是手作,再經林文嶽一一畫上蓮花圖案,珍貴之處在每件作品的構圖都獨一無二。 \n 近日出窯的白河陶成品,跳脫傳統宜興壺與杯碗造型框架,林文嶽說,他從賞蓮得到靈感,蓮葉、蓮花及水滴造型都成為創件養分,就像從水滴得到靈感的茶壺。 \n 林文嶽說,隨著作品陸續出窯,他的激動也難以形容,雖是作陶老手,但有經驗的人都明白,陶器入窯燒製的變數很大,溫度控制稍有變化,都可能產生巨大的影響,有時一整窯上百件作品竟找不到一件令他滿意的,為維持品質,只能全部銷毀重來,拿得出來的成品用萬中選一形容不為過。 \n 為了「傳家寶」,學國畫的林文嶽除了自學陶藝,近期還跨足金工領域,拿慣毛筆的手經過捏陶訓練雖有力,但要適應金工的刻畫與敲打,著實也吃了不少苦頭,他把這些過程都當作日常的功課,功課作得好,自然會受到肯定。最新的「傳家寶」作品十一月三日將在台南市吳園展出,他會在現場示範怎麼讓陶藝品融入日常生活中。

  • 10度溫差 林文嶽燒陶見月明

    10度溫差 林文嶽燒陶見月明

     陶藝家林文嶽揉合關子嶺溫泉泥及陶土,以一千兩百度高溫燒製的「關嶺青」系列陶器,逐漸在兩岸打開知名度。林文嶽日前起窯造新壺,調整十度溫差,竟讓關嶺青顏色更多變,他形容,十度的差別竟讓陶器從「破曉天青處」到「守得雲開見月明」。(見下圖,周曉婷攝) \n 林文嶽說,他以白河關子嶺在地溫泉泥加進陶土中,並刻意將溫度調低十度,出窯成品有著薄透的淺青色。 \n 他形容,原本的「關嶺青」是「破曉天青處」的青,少了十度,有如「守得雲開見月明」的明,再把溫度調整為比原本的溫度高十度,成品墨色深沉大器,有些陶杯因溫度太高被燒歪,反倒更適合手握。

  • 林文嶽品茗 蓮花日記抒情

     「我有一個盼望,希望白河第一朵開的蓮花,看見有人在等候它,讓花不會感到寂寞」,白荷陶坊林文嶽在部落格寫「蓮花日記」,抒發賞蓮心情兼記錄花開花落。林文嶽說,看蓮花久了,彷彿花會對著自己說話,花語不難懂,唯有自在而已。 \n 林文嶽「泡茶等花開」的心情讓很多人羨慕不已,一般人光是張羅每日三餐就得汲汲營營,哪有時間閒閒泡茶賞花,林文嶽索性在部落格裡寫「蓮花日記」,把賞蓮心得PO上網,一連七則短文,看過的人一面想像蓮花綻放時的優雅宜人,一面從字裡行間體驗久居蓮田花海邊的林文嶽,究竟以何種心情看蓮花的花開花謝。 \n 他說,賞蓮心情每人不同,他的蓮花日記只是自己心情點滴,最慶幸的是自己住所兼工作室就有一方蓮田,從挖土搬石打造蓮池、植蓮,全部親力親為,眼見蓮苗逐日成長到含苞,再到盛開,感受特別強烈,也就不忍讓蓮花孤單地開花,非得每日看花幾回,才覺得對得起蓮花這個老朋友。 \n 林文嶽說,賞蓮不必正襟危坐,以舒適的心情看蓮花,蓮花必定回報你舒適的姿態,蓮鄉白河的蓮花已經盛開,現正是賞蓮最佳時機,也許大部分的人賞蓮只是外行看熱鬧,他建議,放慢腳步欣賞,每個人都能寫出自己的蓮花日記。

  • 民間版 白河蓮花節 曲水流觴迎賓

    民間版 白河蓮花節 曲水流觴迎賓

     「泡茶等花開」的白荷陶坊主人林文嶽將在廿六日清晨舉辦「曲水流觴」蓮花茶席,邀請藝文界人士品茗、賞花、交流心境。相較於官方版的「白河蓮花節」訂六月十六日開幕,林文嶽的「民間版」會激盪出何種火花備受期待。 \n 官方版「白河蓮花節」從民國八十三年迄今邁入第十九年,因新鮮感不再且經費愈來愈少,有如「王小二過年,一年不如一年」,雖屢有地方人士倡議白河蓮花節需轉型求新求變,但每年蓮花節仍流於形式。 \n 林文嶽在自家陶坊打造的「曲水流觴」茶席,除重現古代文人的曲水流觴之會,以茶代酒,讓賞蓮既可風雅又可隨性自在,五月廿五日邀北部藝文界人士遊蓮鄉,當晚夜宿白荷陶坊,廿六日清晨六時由林文嶽備茶,六時卅分把裝有蓮花茶的茶杯置於托盤上,隨水漂流至賓客前,由賓客自行取食,一旁還有絲竹管弦獨奏表演。 \n 雖強調優閒賞蓮、品茗,林文嶽仍安排吳三連文藝獎得主陳牧雨主講「蓮花美學」,並有「從地方產業振興看見蓮花節的未來」專題討論,相關議題直搗白河蓮花產業式微及再生核心。林文嶽認為,不論官方辦不辦蓮花節,只要時間到了,白河蓮花依然每年開花,回到蓮花自然花開花謝初衷,才有可能找到新的出路。 \n 官方版的白河蓮花節,回歸地方文化產業活動型態舉辦,少了中央及市庫的大力挹注,區公所編列五萬元活動經費,與十多年前入選全國文藝季獲中央及地方補助近一千五百萬元辦活動相比僅三百分之一,能打造出什樣的蓮花節,頗讓蓮農好奇。

  • 吳念真空中對談-台灣詩路蜿蜒田寮

    吳念真空中對談-台灣詩路蜿蜒田寮

     一六八九年,日本詩人松尾芭蕉遊山涉水,從新潟到岐阜縣走了兩千四百公里路。五年後,他記載這段旅程風光,寫下著名的《奧之細道》;後代追尋「俳聖」循過的足跡,打造了一條聞名全球的文學步道。然而,在台灣台南,在林明堃的心中,也有一條聽風吟遊的詩路。 \n 車子駛入鹽水田寮的鄉間小徑,抬頭,奪目耀眼的木棉才入眼;低頭,就俯見高低起伏的陶版詩河。三百八十公尺的花海,平仄曲折的台語音律,襯著迎賓鐘,在夏風中飛揚。這兒,就是月津文史發展協會秘書長林明堃打造十年有成的「台灣詩路」。 \n 仕紳阻建鐵路 發展轉趨沒落 \n 應本報與紙風車基金會合作的「新故鄉動員令:三六八鄉鎮市區第二哩路」專題暨廣播節目之邀,林明堃接受主持人吳念真專訪時感性呼喊,台灣一百年來有著許多雋永迷人的好詩,不論國台語或原住民話,只要涵蓋著對台灣的情感,「請大家一起來讀詩!」 \n 林明堃細數歷史,鹽水是台南最早創建的城鎮,台灣開發史上的「一府二鹿三艋舺四月津」,月津港位居倒風內海的一個渡口,因港口形狀如同彎月而名月津,就是今日鹽水區。短短三百多年,這個移民社會見證了荷蘭人、日本人、外省族群的興衰變遷和滄海桑田;日治後期,因傳地方仕紳迷信風水,怕斷了龍脈影響繁榮,力阻鐵路省道的鋪建,導致地方發展轉到新營而沒落。 \n 「漲潮時分,台灣海峽海水從這裡滾滾進來,落日餘暉照下,彷彿日進斗金,今天雖然沒落,為什麼不讓月津風華再現?」林明堃說,日本人尊重歷史、喜愛文學,文學可以造鎮,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川端康成的《伊豆的舞孃》,都可以化身成有百年旅館、隧道和河津七步道,一百年的台灣,為什麼不能詩歌造鎮? \n 啟動社區營造 選詩大獲回響 \n 「詩歌造鎮」的夢想,從一顆小小的木棉花籽開始。一九七六年,林明堃才廿五歲,愛上木棉花英雄般綻放的敢愛敢恨,口袋空空沒錢的他,只好低頭尋覓撿著花籽,自己土法煉鋼學育芽,在水圳旁的公家地上,留下一滴滴汗水,埋進一棵棵木棉樹苗,他的心中,也同時種下「我要做一條文學步道」的宏願。 \n 一九九九年,林明堃的南瀛社區營造計畫,終於得到縣政府青睞,拿到了第一名四十萬元經費。有了錢,他的第一個動作,是找上真理大學台灣文學系主任林政華選詩,熱心的林政華、莊柏林、黃勁連等人協助廣發信函徵選,希望找到有代表性、涵蓋台灣土地和感情的詩作。出乎意料的,選詩過程獲得國內文學界熱烈回響,但由於收錄空間、篇幅效果有限,有些長詩只能採取「節錄」方式呈現;而去年加入廿幾首原住民詩作後,台灣詩路的內涵更加完整。 \n 陶版載著詩 砌出月津新生命 \n 在林政華巧思下,台灣詩路有了詩作、入口意象,也有了「雲牆讀詩」的概念,更在台南白河陶坊主人林文嶽贊助下,經作者同意授權,把上百首詩文用陶版燒鑄,烘成後砌上蜿蜒曲折的雲牆,「水泥擦破了指尖,皮膚被曬的作痛,但更有一種紮實的存在感!」 \n 社區義工的幫忙,讓這條台灣詩路豐富了深度。林明堃回憶,很多社區媽媽因早年困苦不識字,為了讓她們一同參與,把每一片陶版上標號碼,照號碼排列就可順利完工。這條詩路在建造的過程,再度寫下生命故事,擁有了彼此的認同。 \n 各方好漢吟唱 傳承土地情感 \n 三十年後,木棉籽已成高高聳立的木棉道,台灣詩路也綿延十二年。每年春天,月津文史發展協會在此舉辦賞詩大會,邀請各方好漢來讀詩、賞詩、吟詩、作詩,回首過去,林明堃的話像音符般跳動在空中,「時間的河在流動,水圳的水在流動,木棉和黃金風鈴接棒盛開,月津的故事也延續了!」 \n ※訪談內容請見本專題官網「台灣368」,以及「這些人那些事」網路廣播電台。

  • 林文嶽關嶺青陶器 獲大陸青睞

    林文嶽關嶺青陶器 獲大陸青睞

     台南白河陶藝家林文嶽在陶土裡加入關子嶺溫泉泥,燒出具有宋瓷成色的「關嶺青」系列陶器(見上圖,周曉婷攝),獲大陸文創公司青睞將銷往大陸各地,條件是不能在台灣販售相同作品,林文嶽接單後一面創作,一面以白河蓮花為創意發想靈感,近日將再推出在地專屬的文創作品。 \n 林文嶽的白荷陶坊繼「白河白」又燒出「關嶺青」,白河白是在陶土裡加入蓮蓬灰,陶器特質溫潤厚實;關嶺青加入關子嶺溫泉泥,成色既屬靛青,有時又帶點墨灰,林文嶽表示,成色不同除溫泉泥比例不同,創作當下的心境也會影響他調整溫泉泥與陶土的比例。 \n 大陸文創公司相中林文嶽作品帶有濃濃的人文特質,前年一口氣訂購兩百套「白河白」系列茶倉,每套分春夏秋冬各有四個茶倉,在大陸反映不錯,今年又訂購兩百套「關嶺青」茶具,由林文嶽自行發揮巧思燒製。 \n 林文嶽表示,近日含苞的蓮花及慢慢開展的蓮葉都給他很多靈感,再調配不同比例的陶土與溫泉泥,屬於白河獨有的「關嶺青」陶器將配合今年蓮花開花時序陸續推出。

  • 賞蓮盛宴 曲水流觴添樂趣

     古人的「流觴曲水」讓木製酒杯在河道裡順流而下,酒杯停在誰面前,誰就取來飲用,這場景今夏將重現於台南白河的「白荷陶坊」,陶坊主人林文嶽打造曲水流觴茶席,五月底蓮花盛開時,他將邀友人坐在池畔邊賞蓮邊飲用隨水流而來的蓮花茶。 \n 林文嶽的「曲水流觴」茶席已經完成,除開挖及設置管線仰賴專業工人,其餘全靠他一人,茶席中間為兩個有高低落差的水塘,合計種了十八個品系的蓮花;外圈的流水區靠馬達製造水流,現在就等三個星期後蓮花開花。 \n 林文嶽試著將磁盤放在水面隨水波流動,磁盤順著水流緩緩前行,「親朋友好自在席地而坐,取磁盤上的蓮花茶一飲而盡,雖不像古人喝酒,卻同樣有風雅韻味」,這畫面縈繞林文嶽腦海不下數百回。 \n 他說,去年決定在自家陶坊打造茶席後,畫設計圖、填土、再把填好的土堆挖出茶席規模、裝馬達等機具製造水流,如何讓磁盤在水流裡保持平穩最困難,他一度還想到,古人除用木杯也用陶杯,木杯質輕可浮在水上,但陶杯較重,會先鋪上一片荷葉,再把陶杯置於荷葉上順流而下,他原打算仿效古人用荷葉當托盤,但因荷葉無法承受陶杯重量暫告放棄。

  • 陶藝家燒出關嶺青 具宋瓷質感

    陶藝家燒出關嶺青 具宋瓷質感

     「清早,晨霧籠罩的大凍山帶有夢幻的靛青,原來,這就是關嶺青」,陶藝家林文嶽繼「白河白」,近日完成「關嶺青」成色的陶壺,接近宋朝青瓷色澤,卻因陶土混入關子嶺溫泉泥,多了寧靜質感,已透過大陸文創公司取得全國專利,將行銷對岸。 \n 林文嶽世居台南白河崎內里,去年,他以蓮蓬灰混入陶土,創作台灣壺,取名白河白。他說,大陸有景德鎮的藍,台灣有白河的白,大陸以宜興壺出名,台灣現正興起台灣壺創作風潮,白河白臺灣壺,從陶土、蓮蓬灰、壺體,完全在地元素。 \n 兩周前,林文嶽以瓦斯窯燒出兩支帶有青色質地的台灣壺,純淨度不輸宋瓷,但少了官窯宋瓷的貴氣,壺身曲線圓潤,握在手中讓人心情因此溫暖澄淨,他說,原來,「破曉天青處」的青,就是這種感覺。 \n 林文嶽捏陶塑壺,十多年前就以白河在地的蓮蓬灰、溫泉泥為創作材質,陶土加入這兩項的作品,發展出「白河陶」系列,早期的「白河女兒嫁妝禮」全系列五十件陶器至今熱賣,近年的白河白加上最近的關嶺青,呈現不同的陶器面貌。 \n 關嶺青和白河白都是林文嶽用來形容他的陶器成色,關嶺青在陶土中加入一定比例的溫泉泥,以一千兩百多度高溫燒上三、四天,燒窯過程氧化鐵還原到原始狀態,關嶺青就此誕生! \n 有了關嶺青,林文嶽說,高興兩星期就好,從看山得到關嶺青的靈感,歷時一年多,不斷在燒壞、破損中輪迴,直到日前開爐,得到兩件完整作品,其中一件送至深圳透過當地文創公司取得大陸全國版權,另一件留在陶坊裡,他鎮日把玩,期待從中再獲新的靈感。

  • 觸感厚實溫暖 「白河陶」豔驚大陸

    觸感厚實溫暖 「白河陶」豔驚大陸

     「大陸有青海的青,黃河的黃,這是我們白河的白」,台南市白河區陶藝家林文嶽,去年應邀赴廣東深圳訪問,親手製作的白河陶系列作品以特有的溫潤質感讓觀賞者既感動又折服。 \n 林文嶽研發白河陶超過十年,以陶土為基底,加入關子嶺的溫泉泥、白河的蓮蓬灰,以一千兩百度以上高溫燒製,陶器厚實溫暖,他形容,這是給人溼、軟感覺的陶器,和冷冰冰的名牌陶瓷不同。 \n 去年十月應邀到中國書畫院深圳分院參觀,他帶著白河陶同行,一番寒喧飲宴後,對方拿出筆硯當場要他創作,畫慣家鄉白河的蓮花,林文嶽揮灑自如,對方折服,連帶對他帶去參展的白河陶系列陶作品另眼相看。 \n 白河陶的論述與定位都從台灣在地出發,在地生命力成為林文嶽跨足大陸市場的藍海策略。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