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林昀蔚的搜尋結果,共06

  • 雲林》第6選區新人林昀蔚聲勢浩大 對手標語戰嚴陣以待

    雲林》第6選區新人林昀蔚聲勢浩大 對手標語戰嚴陣以待

    選戰逼近參選人開始出招!雲林縣第6選區縣議員參選人林昀蔚9日成立競選總部,邀請衛福部部長陳時中等中央官員站台,聲勢浩大。其他參選人也不甘示弱,推出各種宣傳標語「先聲奪人」,包括王新堯直白訴求「我要當選」、蔡孟真的「孟想成真」等,讓選情逐漸加溫。 \n \n 雲林縣第6選區縣議員選舉共8人登記參選,角逐6個席次,包括尋求連任的蔡岳儒、翁水上、蔡孟真、黃文祥,2名新人林昀蔚、黃美蘭,以及再次參選的王新堯、蕭慧敏,老將新人纏鬥,選情相當激烈。 \n \n 民進黨提名的林昀蔚9日在北港鎮成立競選總部,邀請衛福部部長陳時中、農委會副主委李退之、勞動部次長施克和等中央官員站台,雲林縣長李進勇、立委蘇治芬、蔡易餘、北港鎮長張勝智、新北市議員李婉鈺等人也到場支持,聲勢浩大。 \n \n 林昀蔚並以自己的姓名「林昀蔚、為雲林」為宣傳標語,訴求地方與中央連線,才能讓雲林縣更進步。競爭對手也各有各的標語訴求,蔡孟真的「孟想成真,雲林更好」,也是用自己的名字嵌入標語中。 \n \n 黃美蘭以「同心作恁的腳力」,結合參選北港鎮民代表的夫婿蔡咏鍀,訴求2人齊心為民眾服務。王新堯則用直白的「我要當選,服務鄉親」,強調要當選的決心。 \n \n 其他還有蔡岳儒的「有心」、蕭慧敏的「熱忱、專職、服務」、翁水上的「懇請賜票」、黃文祥的「敬請支持」,宣傳標語有的推陳出新、有的堅持傳統,都是希望打動選民爭取認同。

  • 魏如昀看《卡拉絲》紀錄片 感動為愛而聲

    魏如昀看《卡拉絲》紀錄片 感動為愛而聲

    二十世紀最偉大的女高音瑪麗亞卡拉絲(Maria Callas),她高貴而獨特的面容、無與倫比的歌聲,以及震撼世界的私生活,儼然成為一個時代印記。適逢卡拉絲逝世40週年,影壇推出紀錄片《卡拉絲:為愛而聲》,向一代名伶致敬。 \n \n台灣片商於23日舉辦試映會,吸引包括歌手魏如昀、No Name余荃斌、林吟蔚,以及聲樂家陳敬堯、音樂家范姜毅、歌劇女伶郭姿君、愛樂文教基金會藝術總監杜黑、知名樂評呂岱衛、導演楊順清等眾多音樂界與影壇重量級樂迷到場朝聖,也讓本片還未上映就佳評如潮。 \n \n創作歌手No Name余荃斌讚嘆:「看她如何用聲音深刻描繪傳奇的一生,她的每個音都牽動著我的毛細孔。」歌手魏如昀也感性說道:「有人說她是一顆漫遊到不屬於自己行星系統的巨星,有人說她的聲音充滿了失落的喜悅、瀰漫著當前的絕望,有人說她聲音的細節表現令世人讚嘆和羞愧。但在這部片我看見的她,那是一位渴望愛也相信愛的女人。為愛而聲,卻也因愛而終。」 \n \n歌手林吟蔚更感嘆:「本片完全道出了身為一位藝術家女性的內心深處。即使全世界都認為她桀驁不遜,但其實她只是活得很真實,而也跟所有女性一樣,渴望著一份純粹的愛。」愛樂歌劇坊女伶郭姿君進一步分析:「卡拉絲是一名演員,她不僅是一位自律優秀的歌唱家,更是用畢生生活中的淬煉注入在她的表演裡,從她早期到後期的演繹,讓人不禁為之動容感受到她最真誠的純粹。」 \n \n本片特別請來凱薩獎影后芬妮亞當擔任旁白與讀信人,因為曾在舞台劇《Master Class》與電影《永遠的卡拉絲》中完美詮釋了卡拉絲,讓她對卡拉絲的生平與情感有深刻的瞭解及體會。芬妮亞當在片中用充滿感情的聲線,演繹卡拉絲從未曝光過的私密信件。其中包括卡拉絲寫給丈夫的情書,信裡她活脫脫就是一個沉浸在愛情中的小女人,一切以丈夫為尊;反觀她寫給歌唱老師的信,則搖身一變,成為野心勃勃的歌唱家,不顧一切地爭取事業上的成功。本片透過這樣的敘事方式,帶領觀眾從第一手的角度,瞭解這位「歌劇女皇」的傳奇一生。導演楊清順好評:「楚浮的最後一個情人芬妮亞當詮釋卡拉絲的旁白和讀信人,她也是寬嘴的大美女,性感且渾厚的中音念起信來相當迷人,光是來聽她的法語就值回票價。」電影4月3日在台上映。

  • 細數媽媽的寄生蟲 林蔚昀面對不完美

    細數媽媽的寄生蟲 林蔚昀面對不完美

     「從我有記憶開始,寄生蟲就存在於我生命中,和我常相左右,像是童年最好的玩伴或最棒的玩具,或甚至,一個隱形的手足。」旅居波蘭的作家林蔚昀的母親為學界寄生蟲研究翹楚,也註定林蔚昀成長經驗與多數人不同,因為當眾人對寄生蟲敬而遠之的時候,林蔚昀的母親卻視若珍寶,一度以身試蟲,在自己肚子裡養蟲群長達4年。 \n 一開始林蔚昀不以為意,直到母親的蟲變成自己婚姻風暴裡的導火線,才意識到自己並不了解母親。為了梳理「原生家庭如何影響我」,林蔚昀以寄生蟲為引,寫下25則自己的故事匯集《我媽媽的寄生蟲》一書,回顧30多年來跌跌撞撞的生命歷程,包括高中休學、憂鬱症發作、自殺未遂、強制入院、尋求治療師協助等傷疤,同時,寄生蟲也比喻在經濟和情感上依賴父母「維生」的自己,筆調幽默又讓人揪心。 \n 林蔚昀的父親是生物學家,母親是寄生蟲學家,她是家中獨生女,當別人的母親帶孩子去迪士尼樂園,她母親卻帶她去日本目黑寄生蟲館;別人的母親看到狗屎就帶著孩子快速繞道,她母親卻像撿到寶似的細心打包帶回家放冰箱,隔日帶到學校做研究。 \n 為了研究和希望打破外國科學家在體內飼養鉤蟲18年的紀錄,林蔚昀的母親也在肚子裡養鉤蟲,直到林蔚昀的孩子出生、波蘭籍丈夫無法忍受岳母肚子裡養蟲一事,掀起了家庭革命。 \n 「我丈夫希望我能有自己的想法,不要受到父母太多影響,但這只是表面的一件事情,因為我媽拿掉蟲之後,我跟丈夫仍然為很多事情爭吵,從孩子要不要穿襪子都能吵,我們其實在找尋一個討論如何相處的平台,跟父母也是。」 \n 生長在「博士過剩」的家族,林蔚昀的父親卻說「只要妳過得快樂就好」,母親說「妳只要活著就好」,然而完美主義的性格讓林蔚昀律己極嚴地認為「我必須完美,不然就沒有價值」,卻也因此傷痕累累。 \n 林蔚昀坦言「寫這本書其實蠻痛苦,也許會傷害一些人,但我認為某些讓我們困惑、不安的感情會引起某些人的共鳴,把這些事說出來是有意義的」,「若說我寫本書想打破什麼,應該是我覺得台灣人活的很樣板,不是黑就是白,但人生多數是灰階,現我可以接受自己不完美,因為我是一個『人』。」 \n \n★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n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n生命線:1995 \n張老師專線:1980 \n

  • 林蔚昀 獲頒波蘭文化貢獻獎

    林蔚昀 獲頒波蘭文化貢獻獎

     旅居波蘭的台灣作家林蔚昀,廿三日獲頒波蘭文化貢獻榮譽獎章。林蔚昀長年翻譯波蘭文學作品,包括諾貝爾得主辛波斯卡的詩作,並將台灣作家吳明益等人的作品介紹給波蘭人。波蘭文化部一九六九年開始頒發文化貢獻榮譽獎章給外國人士,林蔚昀是第一位獲得這項榮譽的台灣人,也是首位獲得波蘭政府獎章的台灣人。 \n 林蔚昀的夫婿高瑞茨基(Pawel Gorecki)是波蘭人。她在波蘭居住八年,從二○○七年起陸續翻譯波蘭作品,包括薩普科夫斯基(Andrzej Sapkowski)《獵魔士:最後的願望》、《獵魔士:命運之劍》及舒茲(Bruno Schulz) 的《鱷魚街》,並在台灣及香港雜誌及報紙副刊發表。 \n 二○一一年的台北詩歌節,林蔚昀與高瑞茨基共同策劃波蘭自由文學貨櫃展覽。二○一二年配合《鱷魚街》出版,策畫「布魯諾‧舒茲在台北」活動。近期她翻譯了波蘭女詩人辛波波斯卡及羅塞維茲(Tadeusz Rozewicz)詩集,預定今年秋天在台出版。 \n 林蔚昀同時也在波蘭推介台灣文學作品,去年在凡歌蒂劇場藝術節推出改編自作家吳明益小說《複眼人》的劇場作品《三個島嶼》,今年更在駐波蘭代表處協助下在克拉科夫(Krakow)辦理「台灣,多重新視界」活動。

  • 林蔚昀獲頒波蘭文化貢獻獎章

     旅居波蘭的台灣作家林蔚昀獲頒波蘭文化貢獻榮譽獎章。從事波蘭文學作品譯著的林蔚昀,在華人世界推廣波蘭文學藝術的貢獻獲得波蘭文化部肯定。 \n 頒獎典禮昨天在波蘭眾議院副議長萬德利赫(Jerzy Wenderlich)辦公室舉行,中華民國駐波蘭代表江國強、波蘭國會友台小組主席倪秀斯基(Stefan Niesiolowski)及波蘭駐台代表魏馬克(Marek Wejtko)都應邀觀禮。 \n 萬德利赫致詞時特別強調,林蔚昀所翻譯的波蘭文學作品都是經典文學,對一般大眾而言,算是極為艱澀的著作。 \n 江國強致詞時則表示,由於萬德利赫的慧眼與努力、倪秀斯基的費心安排及魏馬克的熱心,波蘭文化部肯定林蔚昀的貢獻。他希望林蔚昀再接再勵,更盼兩國有更多人才投入此領域,促進相互認識與交流。 \n 林蔚昀夫婿高瑞茨基(Pawel Gorecki)是波蘭人,她已在波蘭居住8年。自2007年起,她就在台灣及香港的文學雜誌及報紙副刊發表介紹波蘭文學的文章及波蘭文學作品的中譯,包括薩普科夫斯基(Andrzej Sapkowski)的「獵魔士:最後的願望」、「獵魔士:命運之劍」及舒茲(Bruno Schulz) 的「鱷魚街」等。 \n 2011年台北詩歌節,林蔚昀與夫婿共同策劃波蘭自由文學貨櫃展覽,2012年配合「鱷魚街」出版,策畫了「布魯諾.舒茲在台北」展演推廣活動。她所翻譯的波蘭女詩人、諾貝爾獎得主史臣波斯卡(Wislawa Szymborska)及魯熱維奇(Tadeusz Rozewicz)詩集預定今年秋天在台灣出版。 \n 林蔚昀也在波蘭推介台灣的文學作品,包括去年在凡歌蒂劇場藝術節推出根據台灣作家吳明益小說「複眼人」改編的劇場作品「三個島嶼」,今年在駐波蘭代表處協助下在克拉科夫(Krakow)辦理「台灣,多重新視界」活動。 \n 波蘭文化部為獎勵外國人士從事波蘭文學創作及推廣,自1969年開始頒發文化貢獻榮譽獎章給在文學、劇場及藝術領域推廣有貢獻的外國人士。林蔚昀是第1位獲得此項殊榮,也是首位獲得波蘭政府獎章的台灣人。1020724 \n

  • 《開卷》林蔚昀引領舒茲的《鱷魚街》來台

    《開卷》林蔚昀引領舒茲的《鱷魚街》來台

     近兩年來,「林蔚昀」這個名字,經常以多重身分活躍於國內藝文界。她寫評論、創作小說散文,通曉英文和波蘭文,同時是詩人、劇場編導和策展人。2011年台北詩歌節,兩個大貨櫃在中山堂前廣場布列,引介當代波蘭詩人的實驗性創作,即出自她和波蘭籍丈夫、藝術家Paweł Gorecki的手筆。 \n 今年年底,林蔚昀與夫婿兩人再度返台,帶回滿滿的集郵冊、女鞋、音樂盒、覆盆子糖漿,以及各種「時間的廢棄物」,比如二戰前的鉛筆、明信片、垃圾袋等,與國內7家獨立書店和藝文咖啡館合作,一同舉辦書、繪畫、裝置藝術交會的跨界呈現。而這些物品如「七大行星」繞行的核心,是林蔚昀譯自波文的布魯諾‧舒茲短篇小說集《鱷魚街》(聯合文學)。同樣由林蔚昀翻譯的舒茲另一部作品《沙漏下的療養院》,則預計在明年6月推出。 \n 在世界文壇,舒茲是近年來重新被發現的波蘭作家,約翰‧厄普戴克、菲利普‧羅斯等世界一流作家和學者,都不吝表達對他的熱愛和讚譽。這位意外死於二戰集中營,一生只出版兩本書的猶太裔作家兼中學美術老師,魅力何在?林蔚昀和Gorecki認為,「他的文字是有魔力的,像是自鑰匙孔或萬花筒窺視,在他兩本薄薄的作品中即包含了一個宇宙,以神話、命名和創造為基礎,同時提供人活著必然需要思考的三種課題:我是誰,我在哪裡,我要去哪裡,因之每個人都可以在其中讀到自己。」 \n 舒茲救了她一命 \n 在林蔚昀身上,可以清楚感受到一團看不見卻又實體存在的熱度。台北典型濕冷的冬日,她卻穿著輕薄的茶色短袖罩衫,並直呼「好舒服。」生於1982年的她,講起話來像一陣奔跑的風,有股源源不絕的訴說力量,彷彿不這麼做,整個人就會從勉力維持平衡的高空走索跌落。即便面對初次見面的人,她也不掩真誠,說自己有社交恐懼症,不知怎麼跟人相處,也長期被憂鬱症和人格違常所困擾。 \n 但病症的存在,或許可解讀為過於早到而意義曖昧難辨的祝福。「我隱隱感覺,創作可以拯救我──雖然後來我理解到那只是一個幻覺,因為人是要自己拯救自己的,文學和藝術只能作為輔助。然而在我17歲那年,它卻是我的動力。」 \n 這個念頭,讓她總是奮不顧身追尋著喜歡的作家和作品。因為看了電影《猜火車》,嚮往更開放自由的世界,於是遠赴英國,就讀戲劇系5年,卻失落地發現,「想和同學談費里尼,他們腦中卻只有啤酒。」直到兩次命運的相遇,讓林蔚昀如獲天啟:一張波蘭畫家維克多‧薩多夫斯基(Wiktor Sadowski)的海報,以奇幻瑰麗、殘酷與美麗兼具的風格,描繪一個關在牢籠、臉上畫著白色小丑妝,神情呆滯的巨頭,彷彿就是她當下的真實寫照;而一次經歷3星期足不出戶、成天躺在床上流淚發呆的憂鬱低潮中,林蔚昀起心動念拿起書架上舒茲的《鱷魚街》和《沙漏下的療養院》英文版,再花3星期讀完,整個人彷彿洗滌一新。至此她再無懷疑,決定從零開始,重新進入一個陌生的語言、生活和文化脈絡,只為了把舒茲的作品翻譯出來。 \n 從桌下伸過來的手 \n 而舒茲也從未讓她失望。小說中輪奏般反覆出現的童年憶往,把父親的死亡「分期付款」描寫成不斷變形為蟑螂、螃蟹、天花板的裂痕、大衣等微物,作為對逝去摯愛的「招魂」,在在讓她想起自己的「天才時代」(童年),並更有自信「每個人都可以做一個創作者。」林蔚昀最喜歡收錄於《沙漏下的療養院》短篇〈書〉裡的一段話:「畢竟,在那張將我們分開的桌子底下,我們所有人不都偷偷地握著手嗎?」透過作品的媒介,作者希望與人聯繫的邀約,才得以傳達給讀者,而彼此識與不識的讀者們,也因此產生一種奇妙的共感。像一道跨越時空而來的微光,林蔚昀感到自己長久以來的渴望,被深刻地理解及敘說出來。 \n 舒茲同時引領林蔚昀,和大自己二十多歲的丈夫相識傾心,結合成人生和志業的伴侶,誕生摯愛的兒子,並認識更多同樣喜愛舒茲的各領域藝術家。曾設計超過一百本書籍封面的俄國插畫家德米特里‧施維翁科夫-基斯梅洛夫,便特別為舒茲此次在台活動繪製畫作。在大家如擺渡者的相攜之下,國內讀者才能有幸一窺舒茲世界繁衍的豐富風貌。 \n 有那麼多人的手,和林蔚昀相握。不知不覺間,她的小宇宙不再孤獨,開始有了溫度,有了愛。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