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林石猛的搜尋結果,共07

  • 反制罷韓還有行動!藍議員下午告發一階連署偽造文書

    反制罷韓還有行動!藍議員下午告發一階連署偽造文書

    高雄市長韓國瑜反制罷免法律行動,地方也動起來了!國民黨高市議員陳麗娜宣布,8日下午將與律師林石猛到高雄地檢署,針對第一階段罷韓提議連署有65件明顯偽造文書,告發罷韓團體「Wecare高雄」及中央選舉委員會違反選罷法。

  • 罷韓連署 高巿議會藍黨團批:二階違法

    罷韓連署 高巿議會藍黨團批:二階違法

    高雄巿議會國民黨團27日抨擊罷韓團體在巿長韓國瑜就職滿1年前就開始第一階段提議人連署是偷跑,但中選會竟違法受理,「一樓違建偷蓋、二樓必是違建」,呼籲行政院、中選會應撤銷罷免案,停止所有的罷免案程序。 \n \n選罷法75條明列「公職人員之罷免,得由原選舉區選舉人向選舉委員會提出罷免案。但就職未滿1年者,不得罷免」,國民黨巿議員王耀裕說,罷韓提議在韓國瑜就職未滿1年,就已經提前展開,明顯與選罷法第75條規定牴觸。 \n \n同黨巿議員陳美雅說,選罷法75條是由民主老前輩費希平提議,將原6個月可以提罷免改至1年,目的就在避免罷免淪為政治惡鬥。陳麗娜說去年12月25日巿長就職1年一過,罷韓團體即將近3萬份提議連署送到中選會,明顯是偷跑。 \n \n國民黨團總召曾俊傑帶頭喊出「一階偷跑、二階違法」,呼籲中選會應該要撤銷受理罷免案。律師林石猛認為,韓國瑜現在還沒有提出救濟,最慢應該在二階成案後提出,並向法院聲請停止執行投票,否則投完票就太慢了。 \n \n

  • 當基金會遲遲不改選

    當基金會遲遲不改選

     財團法人張榮發基金會第11屆董事屆期改選延宕年餘,教育部多次函請該基金會儘速依法令、章程及程序辦理,去年9月17日並發函請該基金會於文到4個月內完成第12屆董事改選事宜,如屆期仍未完成改選,教育部得依《財團法人法》派員暫行管理或其他適當之處置。 \n 張榮發基金會遲未依法完成改選已屬消極不行使其職權,依前述《財團法人法逐條說明》第47條之說明,應已構成董事會「不為行使職權」之情形,故教育部即可本於目的事業主管機關之權責,於維持該基金會業務正常運作之必要範圍內為「必要之處置」。而於該基金會有受損害之虞時,主管機關教育部、檢察官或利害關係人亦得依《財團法人法》第47條第2項規定,聲請法院選任一人以上之臨時董事,並指定其中一人為臨時董事長,代行董事會及董事長之職權。 \n 另查,張榮發文教基金會於108年8月12日函請教育部同意其以普通決議方式改選第12屆董事乙事,教育部函覆「建請貴會先提董事會討論後再報部。」觀其依據,應係《財團法人法》第45條第2項第1款及第5款:「下列重要事項,應經董事會特別決議,並陳報主管機關許可後行之:一、捐助章程變更之擬議。五、董事之選任及解任。但捐助章程規定,董事會得以普通決議行之者,不在此限。」 \n 換言之,張榮發文教基金會之捐助章程,倘有規定董事會得以普通決議改選董事,則該基金會自得於報請主管機關許可後,以董事會普通決議改選董事,而倘其章程並無是項規定,亦得依《財團法人法》第45條第2項第1款,經董事會特別決議修改捐助章程後,復報請主管機關許可後改行普通決議以改選董事。 \n 至於同條第4項雖規定:「民間捐助之財團法人董事任期屆滿,董事會無法依第二項第五款規定完成改選者,除捐助章程有反對之規定外,得報請主管機關許可後,以董事會普通決議改選之」,惟仍應由主管機關教育部先行為派員暫行管理或其他適當之處置,以避免基金會透過遲遲不完成改選之方式,故意規避法令及捐助章程本規範應經特別決議始得改選董事之意旨,始符依法行政原則。(作者為律師)

  • 林石猛》當基金會遲遲不改選

    林石猛》當基金會遲遲不改選

    財團法人張榮發基金會第11屆董事屆期改選延宕年餘,教育部多次函請該基金會儘速依法令、章程及程序辦理,去年9月17日並以臺教社(三)字第1080118552號函,請該基金會於文到4個月內完成第12屆董事改選事宜,如屆期仍未完成改選,教育部得依《財團法人法》第47條第2項辦理,亦即教育部得為派員暫行管理或其他適當之處置。 \n \n 財團法人張榮發基金會遲未依法完成改選而無法有效行使其法定權限,已屬消極不行使其職權,依前述《財團法人法逐條說明》第47條之說明,應已構成董事會「不為行使職權」之情形,故主管機關教育部即得依《財團法人法》第47條第1項及前揭實務見解,本於目的事業主管機關之權責,於維持張榮發文教基金會業務正常運作之必要範圍內為「必要之處置」。而於該基金會有受損害之虞時,主管機關教育部、檢察官或利害關係人亦得依《財團法人法》第47條第2項規定,聲請法院選任一人以上之臨時董事,並指定其中一人為臨時董事長,代行董事會及董事長之職權(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101年度非抗字第14號裁定意旨可資參照)。 \n \n 另查,張榮發文教基金會於108年8月12日所發之基金會(會)字第19059號及第19063號函請求教育部同意其以普通決議方式改選第12屆董事乙事,業經前述教育部函覆以:「建請貴會先提董事會討論後再報部。」觀其依據,應係《財團法人法》第45條第2項第1款及第5款:「下列重要事項,應經董事會特別決議,並陳報主管機關許可後行之:一、捐助章程變更之擬議。五、董事之選任及解任。但捐助章程規定,董事會得以普通決議行之者,不在此限。」 \n \n 換言之,張榮發文教基金會之捐助章程,倘有規定董事會得以普通決議改選董事,則該基金會自得於報請主管機關許可後,以董事會普通決議改選董事,而倘其章程並無是項規定,該基金會亦得依《財團法人法》第45條第2項第1款,經董事會特別決議修改捐助章程後,復報請主管機關許可後改行普通決議以改選董事。 \n \n 至於同條第4項雖規定:「民間捐助之財團法人董事任期屆滿,董事會無法依第二項第五款規定完成改選者,除捐助章程有反對之規定外,得報請主管機關許可後,以董事會普通決議改選之。」,惟仍應由主管機關教育部先行為派員暫行管理或其他適當之處置,以避免基金會透過遲遲不完成改選之方式,故意規避法令及捐助章程本規範應經特別決議始得改選董事之意旨,始符依法行政原則。 \n \n(作者為律師) \n \n \n \n

  • 奔騰思潮:林石猛》外送員是僱傭還是承攬,誰說了算?

    奔騰思潮:林石猛》外送員是僱傭還是承攬,誰說了算?

    外送員與平臺彼此間,是僱傭或承攬之法律關係?勞動部說:不是平臺業者說了算。當然不是業者說了算,但恐怕也不是政府說了算! \n \n外送員在工作當中車禍致死傷,其與業主彼此間是僱傭還是承攬,有何客觀上之因果關係?國家為落實憲法保障勞工意旨,於民國105年12月6日經立法院三讀通過勞動基準法修正案,修正勞動基準法第36條第1項規定為:「勞工每七日中應有二日之休息,其中一日為例假,一日為休息日。」此即為所謂的「一例一休」保障,惟勞工薪資多因而減少,乃需另行兼差增加收入以維持家計。近期美食外送平臺興起,雖提供勞工兼差擔任外送員多達八萬份之工作機會,然如原本是兼職,強制規範為僱傭契約,成了兩個僱主的勞工,無疑將過度干預新興產業的形成發展,同時影響勞工就業自由空間,未必增加勞工權益的保障,亦可能反而增加人民額外兼職的障礙,也增添兼職業主之經營成本與法律責任,如民法第188條之連帶侵權損害賠償等責任,實務上又有幾個人願意當他的第二個老闆?甚至第一個老闆知道了也不高興! \n \n讓勞動者只要願意努力工作就足以溫飽,並保障其工作安全,是政府不可推卸的責任。國家對於人民基本權的保護義務,並沒有因勞動者與業者間係僱傭或承攬之法律關係而有所不同。參諸政府採購法對於公共工程,亦於加強公共工程勞工安全衛生管理作業要點第4條第1項中規範:「機關辦理工程採購時,應專項編列安全衛生經費,並列入招標文件及契約,據以執行。」足認縱勞務契約性質屬承攬契約,國家皆須負起保障勞工工作安全衛生之責任,這也是人民不可讓與的基本權利。同樣的機制,也可以用在私人間的承攬關係,由業者為承攬人投保,藉以保護外送員與第三人。況對於認定外送員與業主間之契約性質,參照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740號解釋理由書意旨及最高行政法院107年度判字第708 號判決均認為,民法上契約性質,仍應就個案事實及整體契約內容,按勞務契約之類型特徵,依勞務債務人與勞務債權人間之從屬性程度之高低判斷之,非可任由勞動部為跟隨民粹,逕以公權力強行認定外送員與美食外送平臺間所訂立之契約為「僱傭契約」,而侵害人民私法自治原則。 \n \n由於外送員與美食外送平臺之間非必為僱傭關係,其於執行業務過程中,不論係自身受到傷害無法取得勞工保險給付,或侵害他人而無法負擔賠償責任,國家如欲落實憲法保護勞工權益之意旨,首先,除得經由行政指導要求美食外送平臺為外送員投保汽車機車強制險及第三人責任險,以保護「馬路如虎口」之交通事故傷者之損害賠償以外,其次,在風險管理上應得由美食外送平臺為其外送員投保商業團體保險(費用得由外送員、餐飲業者、平臺及消費者共同承擔);再者,關於勞工保險部分,對於無固定雇主之勞工,依照勞工保險條例第6條第7款規定:「年滿十五歲以上,六十五歲以下之左列勞工,應以其雇主或所屬團體或所屬機構為投保單位,全部參加勞工保險為被保險人:…七、無一定雇主或自營作業而參加職業工會者。」勞動部應該透過行政指導籌組相關職業工會,並輔導辦理勞工保險,始為正辦。如此,既可保障外送員工作安全,也可保護道路參與者之安全,而不是草率透過公權力介入新興產業的契約形成自由,妨害私法自治。 \n \n總之,無論外送員與美食外送平臺間之契約性質為何,國家對於人民之保護義務實不因此而有所不同,政府若過度介入勞動市場,有時反而是政府迴避責任的老把戲,決策一有不慎,終究招來更大的民怨,一例一休殷鑑不遠。 \n \n(作者為金石國際法律事務所所長)

  • 熱門話題-李案無罪 道德瑕疵難免

     李慶安雙重國籍詐欺案高院改判無罪,筆者認為,符合公法法理。 \n 按依國籍法規定,中華民國國民取得外國國籍不得擔任立法委員之公職,如已擔任者,由立法院解除其公職。參酌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一二二條、第一二三條分別規定均明文彰顯公職之解除,僅向將來發生效力,並非自始當然確定無效。又國籍法上開立法委員職務之「解除」,其性質,容屬行政程序法第一二三條第一款所規定「法規准許廢止」授益行政處分(立法委員當選證書)之廢止,則依同法第一二五條前段之規定,原則上廢止之效力係往後失效,並非自始當然確定無效,即非溯及失效。因而,李慶安被解除職務前,其執行立法委員職務所領取之薪水、公費、助理費等,自均屬依法有據,而非不法所得。既非不法所得,則與詐欺罪之構成要件有間。 \n 尚需進一步言者,蓋因世事無窮,法律規範自不可能覆蓋無遺,所以法律不是萬能;而法官要依法審判,因此從法的角度來看,本案的判決結論實值得肯定。判決所不能符合某些人期待的部分,或許只能委諸法律之外的道德規範、政治選舉或良心的譴責罷了。政治人物動見觀瞻,且均涉公益,雖獲判無罪,但媒體指摘「李道德瑕疵難抹滅」,亦值李慶安深思。

  • 熱門話題-不法取供可為課稅依據?

    九十九年一月六日總統公布增訂稅捐稽徵法規定:「稅捐稽徵機關故意以不正當方法取得之自白且與事實不相符者,不得作為課稅或處罰之證據。」該次的修法原本是為保障納稅義務人而增訂的條文。乍看之下似如章名係為保護納稅人之權利;然而,從字面文義反推解釋卻可能導出可怕又可惡的修法結果。 \n即稅捐稽徵機關的稅務人員如「故意」以不正當方法如威嚇取供甚或刑求逼供,只要證明其查得的係事實並與租稅構成要件或違章裁罰要件該當時,仍得作為課稅及裁罰的依據。日後即使稽徵人員受刑事追訴,其機關並因而被請求國家賠償成立,稅捐稽徵機關仍得以不法取供的納稅義務人之陳述作為課稅之依據,將會是多麼可怕的境地。真不知本次修法是在保護老百姓還是在保護稅捐稽徵機關。 \n如果真有誠意保障納稅義務人之權利,其條文應該是正面明白規定為「稅捐稽徵機關以不正當方法取得之自白,不得作為課稅或處罰之依據。」資以宣示財稅機關應依法行政;或可參照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六條第一項:「被告之自白,非出於強暴、脅迫、利誘、詐欺、疲勞訊問、違法羈押或其他不正之方法,且與事實相符者,得為證據。」之規定予以修正。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