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林鈺雄的搜尋結果,共17

  • 瞿海源寫信慰留陳重言 無回應

    司改國是會議第三分組先後有台大教授林鈺雄、律師陳重言宣布退出,召集人瞿海源今日表示,兩人未正式請辭,第三分組仍視同兩名委員沒有退出。瞿也透露,曾寫電子信件慰留陳重言,但陳迄今沒有回信。 \n \n瞿海源說,第三分組召集人沒有權限接受辭職,林鈺雄、陳重言也未向第三分組正式提出口頭或書面辭職,他曾在公開場合透過媒體向林委員說明其疑慮,希望他能回來,也寫信勸過陳重言,稱讚陳表現非常優異,對會議進行、改革方案都很有幫助,但陳沒回信。 \n \n瞿海源表示,沒有立場接受兩人的辭職,視同沒有退出,因此分組會議實際上少了兩個人,仍以原配置的20人計算表決門檻,導致議案通過的難度提高。

  • 短 評-司改天燈難收拾

     司改國是會議是蔡英文總統最重要的競選政見之一,就職時也期待是人民的司改,豈料會議召開迄今,亂象叢生,繼台大法學教授林鈺雄質疑定位不明宣布退出、律師陳重言不滿黑箱會議跟進退席,法官與檢察官也發聲要求實務界代表退出,司改恐製造更多紛爭。 \n 率先退出的林鈺雄就直指,會議資料堆積如山,委員能有多少人全部看完?決議卻都建立在法務部、司法院報告的基礎上,令他越來越不安。不安的豈只林鈺雄?司改不談人民最有感的死刑存廢及食安等議題,提升人民信心,議題走向反而讓人有政治力介入之感。 \n 例如第2分組決議,精簡最高法院及最高行政法院法官人數為14人、7人,且由總統任命,等同法案的最終審法官竟是政治任命,以國內藍綠對立如此激烈,人民對司法的不信任度只會更嚴重。 \n 而這項被質疑為總統擴權、干涉司法決議,總統府雖主動說明事先未獲徵詢,但司改不談人民最在意的議題,反而決議總統任命終審法官,無怪乎當分組召集人瞿海源表示4月17日蔡總統與籌委會的密會永不公開,檢改會就公開抨擊是黑箱密室、綁議題。 \n 司改亂象還包括意圖把手伸進媒體,主張媒體寫「恐龍」判決,造成人民的司法信任危機,提議主管機關監督媒體。這根本是倒果為因,媒體報導必須有所本,逾越法令也要負相關民刑事責任,如此決議豈非限縮第四權對政府的監督? \n 司改國是會議人民期盼殷切,如今爭議不斷,儼然成了司法太上皇黑機關,未來恐將如林鈺雄的憂慮,司改亂放天燈,許願天燈一個個往上飛,最後將難以收拾!

  • 繼林鈺雄後 律師陳重言聲明退出司改國是會議

    繼林鈺雄後 律師陳重言聲明退出司改國是會議

    繼司改國是會議第三分組委員林鈺雄日前宣布退出會議後,今天同分組委員陳重言律師也發表聲明,退出國是會議。他認為,籌委會無理由片面刪除最重要「死刑存廢及其正當程序」議題、無端指控同組委員新增或拖延議題、違反議事規則、無視程序正義、外行領導內行,且第三分組已決定維持檢察官現行司法屬性,但同一議題又經他組委員提案,他雖退出會議,但會以其他方式繼續參與司法改革及監督改革成效,則不會改變。 \n \n陳重言表示,除了完全認同本組委員(即台大法律系林鈺雄教授)的退席理由外,要補充說明與強調的是,當初他經幾個單位徵詢是否願意接受推薦參加國是會議時,儘管明知若參加將大幅壓縮個人的有限時間。但考量身為刑事法研究者與實務工作者,或能藉由這個機會促進台灣法治的正向改變。也體認唯有深化台灣法治程度,才有助於建構合理的律師執業環境,遂硬著頭皮答應。 \n \n接著發生黑箱疑雲、議題超載、籌委會無理由片面刪除最重要議題、分組內無真正溝通意願的立場各自表述、無視國家財政困境的不問成本改革方案紛拋、不實抹黑院檢司法實務者、無端指控同組委員新增或拖延議題、對於委員及政府機關與非政府機關的參與者欠缺尊重的發言等等問題,是大家都已經知道的。 \n \n他說,雖其間本組有通過諸如對抗環境犯罪的具體改革措施等決議,並非全無令人欣慰的正向成果。然而,以他組業已討論之不實理由,決議否決對當代台灣最重要議題「死刑存廢及其正當程序」的討論,已讓人對此會議的成效與魄力存疑外,加上依照議事規則所為之附議,卻遭主席以震怒辭職相脅,最終撤案了事(無視程序正義)。而會場已直接根據文獻資料的德國法說明,卻仍屢遭非留學德國的非法律專家一再質疑,深覺專業已無用武之地(外行領導內行)。 \n \n又甫經本組討論決定不更動現行檢察官之司法屬性,並已議決以此為前提的相關子議題後,竟見同一議題又經他組委員提案欲行重複討論,難脫特定委員為貫徹特定立場重啟討論而無止休地濫用議事規則嫌疑,那本組激烈討論此議題之意義何在?就相關子議題慎重決議之意義何在?將各議題分派各組之意義又何在?加上本國是會議之決議意見對於國會終究僅具有諮詢效力,自無法排除屆時又就已議定之議題重啟爭執之可能,則我已無法說服自己繼續耗費大量時間與心力與會討論。以其他方式繼續參與司法改革及監督改革成效,則不會改變。因此決定退席。

  • 透明的司改會議 為何見不得光?

    透明的司改會議 為何見不得光?

     司改國是會議籌備委員楊雲驊昨企圖揭露本月17日籌委會內容,遭召集人瞿海源拍桌制止。據悉,這場原為例行的籌委會,卻臨時改成不記錄談話會,會中瞿狠批分組委員林鈺雄傲慢、居心不良,還三申五令不得公開,籌委會成批鬥大會,籌委嘴巴被貼上封口令,司改透明淪為口號。 \n 據了解,籌委會定期舉行例會,討論議事進度等問題。17日的會議由蔡英文親自主持近3小時。小英多半聽籌委討論,並未多作指示,只透露現在讓她頭痛的是年金改革,而非司法改革,希望司改國是會議順利進行。 \n 但會議召開前,籌委臨時接獲通知17日籌委會將改為談話會,到場後發現沒有錄音、錄影與記錄,與過去會議完全不同,詭異氣氛已在席間蔓延。沒想到,瞿海源以第三分組召集人身分報告會議進度時,突將炮火鎖定不在場的分組委員林鈺雄。 \n 瞿海源大吐苦水,表示議事頻受干擾、運作不順暢,點名林鈺雄發言傲慢、盡搞破壞司改的事情、居心不良,還質疑到底是誰推薦林鈺雄擔任委員,應該要好好管一管。在場的法務部長邱太三為林緩頰,表示林是獨立個體,沒有人有資格管他。 \n 據透露,在場有籌委質疑籌委會蒐集各界意見階段,明知有人建議死刑存廢應列入議案,為何對外宣稱無人建議?但副執行祕書林峯正仍堅稱無人建議,死刑存廢議題仍不了了之。 \n 不少籌委認為,這場首開先例沒有記錄的籌委會實在太詭異,籌委會每次都是在討論司改國是會議的問題,過去都有記錄,為何唯獨這次不敢留下白紙黑字,瞿海源更是再三提醒不得對外洩露會議內容,令人感覺彷彿在開國安會議,而非標榜透明的司改籌委會。 \n 瞿海源聲稱,是經總統指示、在場籌委協議決定不公開,但在場人員表示,總統根本沒指示要開閉門會議,籌委也未進行表決。瞿聲稱透明不是全身脫光光,但歷次會議都有記錄,為何唯獨17日突然變成談話會,為何不敢記錄?為何不得公開?難道是為了方便籌委黨同伐異? \n 籌委感慨,當標榜透明的司改國是會議,不明究理將籌委會改成談話會,毫無依據地對籌委下封口令,放任強大的、情緒性的偏見在籌委會中流傳,如何期待真正透明、客觀的司改會議。

  • 林鈺雄退出司改會議 瞿海源:誠心請求留任

    林鈺雄退出司改會議 瞿海源:誠心請求留任

    司改國是會議委員、台大教授林鈺雄昨宣布退出,第三分組召集人瞿海源今在會上呼喚林鈺雄重回委員會,針對林提出的多點質疑,瞿海源也再度表示,國是會議的性質是「諮詢」,但定位根本不是問題,絕對不會做非法的事,議題也不會超載,96個議案將會全部討論完畢。 \n \n瞿海源希望林鈺雄不要退出國是會議,繼續貢獻所學,也透露林鈺雄今日曾傳訊給其他委員,表示只是不參加今日的會議,並非全面退出。 \n \n台北地檢署檢察官林達則表示,今日討論檢察官定位重要議案,林鈺雄教授正是國內檢察官論的真正權威,不能出席討論,令人覺得相當可惜。 \n \n針對國是會議定位爭議,瞿海源會後表示,1990年國是會議是成功典範,1999年的全國司改會議雖不盡理想,但部分決議也已執行,當時無人爭論定位問題。瞿認為,定位根本不是問題,總統有心舉行國是會議,「不是假的!不是演戲!都要執行!」 \n \n瞿海源也表示,國是會議不是放天燈、不是開玩笑,總統府必須責陳各院部規劃、處理、推動,經過合法程序、在既有體制內逐步推動,總統有決心採納國是會議意見,但總統也不敢僭越立法權,不可能做非法的事情,「請林委員與各界不要再質疑國是會議的定位,不要再唱衰國是會議。」 \n \n至於林鈺雄質疑議題超載,瞿海源解釋,不是每個委員就每個議案都想發言,但想發言的委員絕對有充分的時間,頂多加開一次會議,就可以討論完所有議題,議題雖吃緊但沒有超載。 \n \n外界也質疑為何司改國是會議不討論死刑與食安問題,瞿海源說,食安不純粹是法律問題,國是會議的目的是討論司法制度與組織改革,而非特定法律的修訂,事實上有委員提案討論死刑但未獲通過。 \n \n瞿海源還說,「大家忘了我是廢死聯盟的理事長嗎?怎麼會不希望討論死刑問題呢?」

  • 林鈺雄退出司改國是會議 邱太三期許相忍為國

    林鈺雄退出司改國是會議 邱太三期許相忍為國

    司改國是會議第三分組委員、台大教授林鈺雄昨日宣布退出,分組召集人瞿海源今日上午會前表示,「我們會盡全力、誠心誠意說服林委員繼續留任,和我們一起討論司改議題。」法務部長邱太三則說,「期待所有參與者相忍為國,共同繼續努力。」 \n \n瞿海源表示,國是委員聘任、辭職非分組及召集人的職權,是籌備委員會跟執行祕書即總統府祕書長的職權,要由他們處理,目前會議運作不受影響。 \n \n針對林鈺雄質疑會議資料太多,瞿海源說,分組委員很認真,資料的確是太多了一點,但重要的部分應該都看得完,而且法官、檢察官、學者都是專業人士,文章雖多可是一看就知,應該都消化得了。 \n \n瞿海源也解釋,所有討論案都是先由提案人說明清楚,再由委員會討論,最後進行表決,而非直接表決,應該有充分的討論時間,而重要的議案今日應該會通過,接下來會議速度可能會快一點,對日後的會議進度樂觀看待,應可順利完成。 \n \n法務部參事陳瑞仁則說,林鈺雄只是不出席,希望國是會議定位問題解決後,能看到林鈺雄出席會議。媒體追問,司改國是會議是否仍模糊?陳瑞仁則回稱「是!」 \n \n邱太三表示,司改國是會議深受人民期望,希望能針對過去累積的問題,提出未來改革的方向,期待所有參與者相忍為國,共同繼續努力。 \n \n至於司改國是會議定位究竟為何?邱太三則說,決議內容未來一定可以作為相關主管部門,推動法案與政策重要的參考跟依據。 \n \n台北地檢署檢察官林達說,「當然希望林老師可以參加,不過他有他的想法,他對諮詢跟效力有所質疑,也許他到現在還沒有得到他的答案,所以我們也只能尊重。」林達也表示,確實資料非常多,看完很辛苦。 \n \n律師陳重言則認為林鈺雄應該只是不出席,尚未辭職,是否有後續效應?還不確定。

  • 台大教授林鈺雄 打頭陣退出國是會議

    台大教授林鈺雄 打頭陣退出國是會議

     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委員、台大法律學院教授林鈺雄(見圖,本報資料照片),昨晚丟出震撼彈。他認為國是會議定位曖昧,人民最有感的死刑及食安議題憑空消失,未來數十項決議,製造出的後續衝突與爭端,誰來收拾殘局?故而發表書面聲明,退出司改國是會議。他是首位退出的委員,是否引起骨牌效應?有待觀察。 \n 林鈺雄是主題「權責相符高效率的司法」的第三分組委員,他也是首位退出的委員。籌委會副執行祕書林峯正得知後表示,事先不知道這訊息,但以林教授學有專精,且貢獻許多寶貴意見,「希望他留下來!」今會和其他委員討論如何因應。 \n 林鈺雄聲明中指出,司改國是會召開迄今,有三大問題,首先是定位不明、僭越權限。他指出,主事者迄今仍規避司改國是會議本身的定位問題,究竟是純粹諮詢性質或具有規範上或政策上拘束效力? \n 他認為,比諮詢多一點的和稀泥說法,不但不能解決定位問題,反而進一步製造後續爭端,可能僭越立法權、架空司法行政首長的提案和政策責任,造成兵家必爭的魔戒誘惑。 \n 其次是議題超載、委員超限。林鈺雄表示,議題總數破百,會議無法充分討論,欠缺程序正當性;議題篩選程序為何,主事者避重就輕,如人民最有感的死刑及食安議題,為何憑空消失?人民無感、不知所云的檢察官改成行政官的議題,卻變成會議重頭戲?他指出,諸多即興式提案,在不明就裡下被表決,決議品質堪慮,甚至決議間彼此矛盾,豈能代表人民聲音,或宣稱未來將拘束國會,更有甚者,分組會議資料排山倒海,委員在業績壓力下,一項項跟著舉手表決,就如同法官不看卷、開庭草草帶過,就下了判決一樣荒唐。 \n 林鈺雄強調,最後的問題就是亂放天燈、後患無窮。他認為,綁人、綁議題程序黑箱疑雲,始終伴隨,主事者充耳不聞,勢將成為後國是會議的「五十道陰影」。在毫無預算概念和政策責任的前提下,司改「許願天燈」一個個往上飛,最後應該由誰來負成敗責任?權責不分。

  • 國是會議不歡而散 楊雲驊:瞿海源批林鈺雄態度傲慢

    司改國是會議第三組今日再度上演激動場面,籌委會委員、政治大學教授楊雲驊在會議尾聲,主動提及4月17日舉行的籌委會內容,卻遭召集人瞿海源制止,進而拍桌宣布散會,楊爆瞿海源在籌委會中批評退出的林鈺雄態度傲慢,會議不歡而散。 \n \n楊雲驊表示,籌委會本月17日在總統府開了3個鐘頭會議,談及死刑存廢等問題,事後許多委員都會關心談了什麼;瞿海源卻出聲制止,表示當天屬於談話會,內容不得對外公開。 \n \n楊雲驊反擊,當天並沒有表決,議事規則也沒規定不能公開,口口聲聲說司改要透明公開,3個鐘頭談了很多種議題,包括司改委員去司法機關去遊說不要掙扎、抵抗,包括司改委員倫理問題,有些司改委員在電視上、報紙上亂放話。 \n \n瞿海源則要楊雲驊不要再說,只總統指示、大家約定是閉門會議,隨後拍桌宣布散會。 \n \n楊雲驊則欲罷不能,爆料瞿海源會中還提到林鈺雄態度傲慢,會議則在言詞交鋒中尷尬結束。

  • 林鈺雄退出國是會議 林峰正:希望他留下來

    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第三分組委員台大教授林鈺雄今日晚間宣布退出,籌委會副執行祕書林峰正表示,事先並不知道這項訊息,但林教授學有專精,且貢獻許多寶貴意見,這麼多各方菁英共同為司改大計努力的機會難能可貴,希望林教授留下來一起努力。 \n \n林峰正晚間表示,司改國是會議有其困難,因此需要這麼多人共同努力,而且會議已經進行三分之二,林鈺雄教授也提供了許多意見,「希望他留下來!」 \n \n林峰正說,明日分組會議將會與委員討論如何因應,籌委會沒有放棄,如果林鈺雄執意退出,會議仍將持續進行。

  • 震撼彈!台大法律教授林鈺雄退出司改國是會議

    震撼彈!台大法律教授林鈺雄退出司改國是會議

    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第三分組明(26)日再次召開分組會議,該組委員、台大法律學院教授林鈺雄,臨開會前夕丟出震撼彈,今(25)日晚間發表書面聲明,他認為司改國是會議綁人、綁議題程序黑箱疑雲,主事者始終充耳不聞,且諸多即興式的提案,在不明就裡情形下被表決;決議間彼此矛盾,怎能代表人民聲音,加上國是會議定位曖昧,未來數十項決議,製造出的後續衝突與爭端,誰來收拾殘局,他要退出司改國是會議。 \n \n司改國是會議從今年3月1日起,分成五個分組,如火如荼展開各分組會議,林鈺雄是主題「權責相符高效率的司法」的第三分組委員,他也是司國是會議召開迄今第一位退出的委員。 \n \n林鈺雄在退出聲明中指出,司改國是會議召開迄今,有三大問題,包括: \n一、定位不明、僭越權限。1主事者迄今仍規避司改國是會議本身的定位問題:究竟是純粹「諮詢性質」或具有規範上或政策上「拘束效力」?。「比諮詢多一點」的和稀泥說法,不但不能解決定位問題,反而進一步製造後續爭端。「多出來的那一點」就可能僭越立法權、架空司法行政首長的提案和政策責任,造成兵家必爭的魔戒誘惑。 \n \n二、議題超載、委員超限。議題總數已經破百,會議無法充分討論,欠缺程序正當性;議題篩選程序為何,主事者迄今仍避重就輕,例如人民最有感的死刑及食安議題,為何憑空消失?反之,人民無感、不知所云的檢察官改成行政官的議題,卻變成會議重頭戲?諸多即興式的提案,在不明就裡情形下被表決,決議品質堪慮,甚至於決議間彼此矛盾,豈能代表人民聲音?或宣稱未來將拘束國會? \n \n還有各國是委員或許熟悉三、五項議題,但分組平均要表決20項議題,最後總會總議題數更是破百,委員早已超限超能。分組會議資料排山倒海,委員縱使日以繼夜,也欠缺消化的時間與能力,資料看不完、議題看不懂,但卻在業績壓力下,一項項跟著舉手表決。就如同法官不看卷、開庭草草帶過,就下了判決一樣荒唐。 \n \n三、亂放天燈、後患無窮。綁人、綁議題程序黑箱疑雲,始終伴隨,迄今仍未公布原始資料,主事者充耳不聞,勢將成為後國是會議的「五十道陰影」。在毫無預算概念和政策責任的前提下,司改「許願天燈」一個個往上飛,但最後應該由誰來負成敗責任?權責不分。加上定位曖昧,未來數十項決議中,審檢辯將各取所需,有利己方的會主張這是國是決議故應遵循,當成尚方寶劍;反之,不利己方的會辯稱這僅是諮詢性質,無論於規範上或政策上皆否定其拘束力。製造後續衝突與爭端,最後誰來收拾殘局?

  • 國是會議定位不清 林鈺雄將退席

    國是會議定位不清 林鈺雄將退席

    司改國是會議委員、台大教授林鈺雄多次對國是會議定位提出質疑。林今(12)日會後表示,龐大的議題與短促的時間,讓每個委員都超限超能,在法務部、司法院倉促提出的報告基礎之上做出決議,令他越來越不安,擔心國是會議變成執政黨的太上皇機構,在定位問題釐清前將退席不再參與。 \n \n林鈺雄說,每個國是委員每天都在研讀資料,但多達好幾百頁的資料,究竟有多少委員能夠全部讀完;據他私下了解,至少三個委員沒有讀完資料,「資料都還沒看完,是要做什麼決議?」 \n \n林鈺雄還指出,許多決議都是建立在法務部、司法院報告的基礎之上,這兩單位短短幾個月就得做出70個報告案,雖難以苛責草率,但量太多、時間太短,報告絕對是思慮不周,如此下去令他越來越不安,若這些決議成為未來的立法、修憲原則,國是會議等同是執政黨國會太上皇機構。 \n \n林鈺雄說,國是會議已陸續做出許多決議,但各組間的決議矛盾將慢慢浮現,因為這些決議幾乎都不是站在政策責任與國家整體資源預算分配前提之上,「有點像是各自放各自的天燈!最後誰要來收垃圾?」 \n \n身為國內刑事訴訟法權威的林鈺雄表示,「縱使我研究了十個議題,兩個多月的心力全投注在這裡,但根本沒辦法消化完那些資料,兩個月後我要跟著去表決一百個議題,這一百個議題有些完完全全是突兀的、突發奇想的。」、「如果我自己都不知道在做什麼決議,以後怎麼去辯護我曾經舉手過的決議。」 \n \n林鈺雄明白指出,在國是會議定位釐清前將退席不再參與。 \n \n林也提到,有些委員許願就想要成真,認為對民進黨政府、司法行政首長、總統、國會都有拘束效力,如此國是會議將變成執政黨的太上皇機構,紊亂了憲政體制,「國會有國會的自主權、權限、提案程序,我們最多就是一個諮詢的諮詢性質,提供一個交流的平台。」 \n \n林說,「如果許願已經許到說非得把這個弄完不可,不然的話就要跟司法行政首長、執政黨對幹到底,這完全沒有民主法治,很像中國在搞革命性的臨時人民大會。」為了避免被外界將他與這群人混為一談,定位釐清之前將不再參與。

  • 14分鐘決定法官年金 林鈺雄:荒唐!

     司改國是會議分組會議陸續進行第二輪,國是委員、台大法律系教授林鈺雄昨仍質疑議題遴選標準,他表示死刑議題高度爭議,司改會議完全避談,究竟玄機何在?林還說,議題超載、時間有限,司法官年金議題恐只有14分鐘可討論,若正當性、程序問題無法獲解決,是否繼續參加還要思考。 \n 林鈺雄表示,廢死與食安都是很重要的司法議題,就算司改國是會議避談廢死,也應討論如何達到死刑程序最低標準,食安問題也備受關注,並出現在籌委會徵集各界意見資料中,不解為何這兩議題都未放進96議題中。 \n 由於司改會籌委會13日召開,林鈺雄呼籲籌委會應公開、透明、直接說出遴選人選與議題資料與標準,否則委員未來3、4個月努力所作決議,仍將面臨正當性質疑。林說,不反對籌委會刪減議題,但議事規則、公告資料和官方說法全兜不起來,自相矛盾,如何服人? \n 他指出,司改議題太多,但時間有限,以這兩次開會經驗,一個議題討論時間不超過40分鐘,司法官年金議題占1/3個議題,換言之,14分鐘就要解決司法官未來長久的年金制度,「非常荒唐!」 \n 對這會議定位,林希望籌委會釐清,究竟是諮詢性質或決議對執政黨、國會有拘束力,如有拘束力,「大家可以想像嗎?14分鐘決定出來的變成執政黨司法年金政策,我完完全全無法理解!」而這政治責任要由委員承擔嗎? \n 尤其,籌備委員可列席其他分組會議,國是委員無法列席,最後卻是所有委員一起表決96個題,如國是會議定位始終無法釐清,他不可能跟著表決。

  • 程序問題若不改 林鈺雄不排除退出國是會議

    司改國是會議委員、台大教授林鈺雄今日投書,質疑議題遴選標準,分組會議後受訪則表示,籌委會應公開、透明、直接說出遴選議題、人選的資料與標準為何,否則會議的正當性屢遭質疑,無助會議進行,若正當性、程序問題無法獲得解決,不排除退出國是會議。 \n \n林鈺雄也指出,司改議題太多而時間有限,以這兩次開會經驗,一個議題討論時間不超過40分鐘,司法官年金議題占3/1個議題,換言之,14分鐘就要解決司法官未來長久的年金制度,「非常荒唐!」 \n \n針對司改國是會議的定位問題,林鈺雄也希望籌委會能夠釐清,究竟是諮詢性質或是決議對執政黨、國會有拘束力,如果是有拘束力的會議,「大家可以想像嗎?14分鐘決定出來的變成執政黨司法年金政策,我完完全全無法理解!」 \n \n林鈺雄還指出,只有籌備委員可以列席其他分組會議,國是委員無法列席,但最後卻是要所有國是委員一起表決96個議題,如果國是會議的定性始終無法釐清,他不可能跟著表決 \n \n林鈺雄進一步表示,民眾都期待法官審理前看好訴訟資料,司改國是委員開會前不也應看完所有資料,但光第三分組,每天的資料都增加好幾百頁,到底有多少委員可以看完? \n \n林鈺雄說,「我們不是職業司改家,都有全職正職;我們很想把事情做好,但議題不刪減,就不可能把事情做好,看完資料都不太可能,何況真正了解?」是否繼續參與,要看正當性、程序問題的發展。

  • 標準何在?林鈺雄籲公開議題遴選標準

    司改國是會議委員、台大教授林鈺雄今日表示,各界對國是會議議題篩選標準有不同意見,希望籌委會公布原始資料、篩選標準,否則委員辛苦開會,若決議被認為缺乏正當性,會議豈不是白開了? \n \n林鈺雄表示,廢死與食安都是很重要的司法議題,事實上許多人都提到死刑議題,且非僅限於廢死與否,還包括死刑的正當程序,這類議題引起NGO、學者、鄉民對立的見解,如果我們無法完全說服社會接受廢死,起碼要建立司法程序的正當程序,這就是文明的標準,沒什麼不能談的,但國是會議96個議題中都沒有,為什麼? \n \n林鈺雄也提到,籌委會徵集各界的資料中,顯示民眾對食安有意見,也提出具體想法,例如以吹哨者法案保護食品廠檢舉者,否則檢警無法取得真正資訊遑論追訴,還提到提升打擊不法專業能力、鑑識跨團隊合作,但都沒被放進去96議題。 \n \n籌委會即將於13日開會,林鈺雄呼籲公開透明直接說出遴選的資料為何,包括人選、議題的遴選過程標準為何,會議才比較好開下去,不然很難想像鏖戰3、4個月,但正當性卻不斷被提出來質疑,對會議進行並不好。 \n \n林鈺雄不反對籌委會或幕僚有裁量權,畢竟題目很多,勢必得濃縮,但籌委會要說真話、要承擔責任,不能說選出來的議題都是民眾想的,但明明有些議題民眾很重視卻被篩掉,如此無法服人。 \n \n林鈺雄說,司改國是會議有民主代表性問題、正當程序問題,如果鴕鳥心態不面對,面對質疑就打成陰謀論,無助問題解決。

  • 司改國是分組會議再開 林鈺雄質疑避談死刑

    司改國是分組會議再開 林鈺雄質疑避談死刑

    司改國是會議第三組「權責相符、高效率的司法」今日上午10時召開第二次會議,預計討論「環境案件之偵查與訴訟程序之檢討」、「法官、檢察官的多元晉用及監督」、「法官、檢察官評鑑委員會功能的檢討或法律人評鑑基金會建置的可行性」等三大子議題。 \n \n雖然會議已進入實質報告與討論階段,但委員、台大法律系教授林鈺雄今日仍投書媒體,針對司改國是會議議題篩選提出質疑,並舉死刑是曝光率最高且爭議最大的司法議題,但司改國是會議議題完全避談,究竟玄機何在? \n \n林鈺雄比喻司改委員若是廚師,議題就是食材;廚師找誰先不論,食材一旦發餿腐敗,廚藝再好也上不了「人」能吃的菜。對照官方頒布的議事相關文件和規則,更可知刪減議題問題,議事規則、公告資料和官方說法,全兜不起來,自相矛盾,這種連自身遊戲規則都莫衷一是的司改大戲,要怎麼演下去? \n \n林鈺雄感嘆,「說穿了,誰是『人民』及『人民』關心什麼議題,最後不就是主事者說了算數?但迄今卻拿不出個可以服人的議題篩選標準!反之,那些疾呼(反)廢死及強化食安追訴的人,都不是官方認證的『人民』?!所以我還是沒搞懂:你憑什麼把我的意見做掉?這樣的司改遊戲規則,到底該不該「死」呢? 」 \n

  • 食安死刑列議題否 林(峰)正:按議題準則

    司改國是會議第三組委員林鈺雄今天會後指出,食安及死刑都應加入議題,不能有駝鳥心態,但副執行祕書林(峰)正說,有議題處理準則進行增刪,但林鈺雄沒在會議提出。 \n 司改國是會議第三組分組會議今天在廉政署進行第二次會議,召集人為瞿海源,出席委員包含非法律人的張娟芬、蔡博方、湯京平、楊永年、孫一信、馮賢賢、劉恆維、薛明玲及廖英藏,法律人則有賴恭利、林孟皇、林達、陳瑞仁、尤伯祥、陳重言、李佳玟及林鈺雄。 \n 林鈺雄今天投書媒體表示,司改國是會議所列96個議題,完全避談死刑,因而備受抨擊;他說,除廢死及兩公約外,關於民眾最關心的「食安」案件的各種司改建言,也都無端消失,同樣未被納入96個討論議題中。 \n 林鈺雄今天會後表示,司改國是會議初步蒐集各方意見時,就有食安及死刑議題,但卻沒有出現在96個議題內,不能有駝鳥心態,食安及死刑都應加入議題,他個人是反對死刑,並尊重不同意見者。 \n 不過,瞿海源及林(峰)正會後受訪表示,分組議題的增刪在2月22日第一次會議就已經討論,並就各議題拍板定案,林鈺雄上次及這次會議都沒有提出要增刪議題;林(峰)正補充表示,有議題處理準則,增刪議題應在各個分組討論通過,再送到籌委會。1060308 \n \n

  • 司改國是會議議題太多 台大教授林鈺雄怕被譏

    司改國是會議第三組分組討論今日上午展開,於午間12時中場休息。據了解,上半場會議內容多在討論程序問題,台灣大學教授林鈺雄則提出,分組議題過多,而每次會議2小時,每議題僅能分配到37.5分鐘,恐無法充分討論,擔心被譏為「熊(雄)兩分」,希望委員能就整併議題等進行討論。 \n \n上半場的會議討論第二次以後會議日期,並推舉副召集人,最後由法務部參事陳瑞仁高票當選。 \n \n林鈺雄今日投書媒體表示,司改國是會議每組要處理約20個議題,每次分組會議要解決3.2個議題,每個議題僅能分配到37.5分鐘,除以20位委員,每位委員就每個議題發言時間不到2分鐘,比Call-in時間還短!「然後呢,該怎麼做?跟著舉手表決嗎?從此以後,我會不會也被冠上「熊(雄)兩分」的共犯封號?」 \n \n林鈺雄指出,第3組「權責相符、高效率的司法」下分為4個子標題,合計共22個議題,其中一個議題是「法官、檢察官的『多元晉用』、監督與退休給付」。換言之,既複雜又對立、政策面牽涉三大院(行政院、司法院、考試院)的「多元晉用」問題,算起來還不到「半個」議題,平均下來只有「熊一分」可以發言! \n \n林鈺雄認為,非法律人過半的分組委員們,單單要搞懂什麼是「多元晉用」的ABC,包含其相關概念、問題癥結、爭議經過和目前現況的資訊統計,恐怕就要花掉一整天時間。至於同一項目議題中踩地雷的年金問題,當然就更別提了。但從目前議程來看,連「讓委員先搞懂」這個最卑微的要求,都很難達成,試問要怎麼討論和表決?這樣程序作出來的結論,試問要如何「說服人民、拘束國會」,成為執政黨未來的司法政策? \n \n林鈺雄在今日會議上重提投書內容,希望透過委員票選方式決定議題如何整併,會議仍在進行中。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