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林風眠的搜尋結果,共10

  • 台北藝博明登場 交易額可望破12億

     與香港爭鋒,台灣移轉亞洲藝術市場板塊行動開始!中華民國畫廊協會主辦的ART TAIPEI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簡稱台北藝博)明(18)日登場,將有141家畫廊參展,史上規模最大,畫廊協會估,今年台北藝博交易額上看12億元以上。

  • 影射林風眠畫作藏品造假 經紀人判賠禮不賠錢

    大陸藝術品經紀人伍勁日前發表的《林風眠30年假畫局》,指責林風眠弟子潘其鎏及其子潘文偽造林風眠畫作,潘其鎏夫婦以及其子潘文分別以名譽權被侵犯為由,將伍勁告上法庭。《北京晨報》報導,朝陽法院一審判令伍勁賠禮道歉。 \n \n潘其鎏是林風眠弟子,一家三口曾與林風眠長期共同生活,林風眠曾贈送大批畫作、文史資料給潘家。2009年4月,香港蘇富比春拍,林風眠油畫《漁獲》、《京劇人物》分別以1634萬元和842萬元人民幣高價拍出。2009年《Hi Art》雜誌中刊登的一篇伍勁撰寫的題為《林風眠30年假畫局》的文章影射潘其鎏、潘文造假,並稱出自潘家的林風眠作品是假畫。 \n \n潘家人認為,涉案文章構成誹謗,侵害了三人的名譽、商業信譽和商品的聲譽。且涉案文章被多家網路媒體轉載,導致買家競拍後拒絕付款的情形,故要求伍勁賠禮道歉並分別索賠經濟損失100萬元、精神損失20萬元,共計360萬元。 \n \n伍勁指稱涉案文章是學術研究型文章,文中未使用侮辱性語言,僅是以陳述性和中立評論的方式引用各方表述,不存在侵犯名譽的事實。庭審中,伍勁提交了2010年中國傳統文化藝術網、藝術中國網站刊登的國家博物館副館長陳履生的文章,證明林風眠書畫作品造假氾濫;2010年《東方早報》的報導,證明潘其鎏與林風眠的關係、交往以及斷交的過程、潘其鎏造假導致潘林斷交、潘其鎏曾因造假給林風眠寫過悔過信等說法,均得到潘其鎏本人的證實等證據。

  • 香港畫廊舉辦法國華裔現代繪畫大師聯展 徐悲鴻林風眠等人作品悉數登場

    香港畫廊舉辦法國華裔現代繪畫大師聯展 徐悲鴻林風眠等人作品悉數登場

    香港德薩畫廊於5月13日至6月21日舉辦《法國華裔現代繪畫大師聯展》,展示一系列極其珍貴的中國現代畫家畫作,包括:徐悲鴻,潘玉良,林風眠,常玉,吳冠中,趙無極,朱德群等。 \n此次《法國華裔現代繪畫大師聯展》展出的15件稀有珍品均出自1919年起旅法或留法的第一代和第二代畫家手筆。同時還展現出第二代畫家,例如趙無極、朱德群、曾海文,糅合中西美學的「中國抽象風格」畫作。 \n德薩畫廊創辦人帕斯卡.德薩赫特介紹,一戰後中國維新學者開始討論如何改革社會。「美術革命」促使其後一整代藝術家奔赴西方,吸收改革養分。而二十世紀初的巴黎是全球文化學術搖籃,前衛的藝術浪潮衝擊著傳統體制。在新舊交替之際,這批現代中國藝術先行者嶄露頭角,把西方視覺藝術元素注入古老的中國藝術文化中,形成了獨有的新風格。 \n這些在中國藝術史佔有舉足輕重地位的畫家也為很多中國傳統藝術題材樹立了新的典範,包括徐悲鴻畫的馬匹、常玉和潘玉良畫的裸女、熊秉明造的水牛雕像等。旅法或留法經歷也可以視作他們藝術人生的轉捩點。 \n

  • 辭黨鞭遭慰留 林鴻池:堅持請辭

    辭黨鞭遭慰留 林鴻池:堅持請辭

    因服貿爭議引發的太陽花學運,學生攻佔立法院議場至今。不過,今午朝野第六度協商又破裂。對此,國民黨立院黨團林鴻池與「爭議30秒」召委張慶忠,傍晚舉行記者會,對於造成的社會紛擾,二度鞠躬道歉。 \n林鴻池也提到,對於一切紛爭感到很抱歉,已經向馬主席兩度請辭國民黨中央政策會執行長,馬雖慰留,但他會繼續堅持請辭。 \n林鴻池也說,自己的兒子也是大學生,看到這些上街頭、在議場的學生就像看到自己的孩子,雖然對學生霸佔議場有不同的看法,但「都包容這些想法與作為」,因為自己「也年輕過,當時也懷抱理想。」看到學生餐風露宿,讓他夜不成眠,非常不捨與難過。 \n因此,林鴻池說,雖然張慶忠的「30秒」有不得已的苦衷,但身為執行長,必須概括承受,因而決定請辭。

  • 抒情抽象派大師 趙無極過世

     法籍華裔藝術家趙無極,九日於瑞士自宅過世,一代宗師就此隕落,享壽九十三歲。趙無極自一九五○年代崛起國際藝壇,以西方油畫融合東方美學創作抽象繪畫,獨樹一格,被譽為現代抒情抽象派大師之一,也是融合東西方美學的先驅代表。二○○二年趙無極獲選法蘭西藝術院終身院士並授予勳章。 \n 法籍華裔 定居瑞士 享壽93歲 \n 趙無極自二○○五年罹患阿茲海默症後,幾乎與外界隔絕,二○一一年趙無極與第三任妻子弗朗索瓦.馬爾凱(Francoise Marquet)從巴黎轉至瑞士定居。今年三月底以來已經兩度入院。根據趙無極兒子趙嘉陵的律師于戈(Jean-Philippe Hugot)證實,在馬爾凱的同意下,中斷趙無極的治療。 \n 生於北京 師從林風眠和吳大羽 \n 趙無極一九二一年生於北京,童年在江蘇度過,祖父是前清秀才,父親是銀行家,十四歲考入杭州美術專科學校,師從林風眠和吳大羽。抗戰勝利後在上海舉辦個展,聽到有人批評「根本沒有留過學,還畫西洋畫」,在校長林風眠鼓勵下遠赴巴黎留學。 \n 趙無極從瑞士藝術家保羅‧克利的藝術得到啟示,將西方抽象繪畫的技法與中國水墨畫的寫意融合,一九八○年代前畫作多沉穩,此後色彩明亮且氣質靈逸。趙無極稱自己的作品「最強調畫面的呼吸感」,「對你們是抽象,對我確是真實。」 \n 席哈克讚:融合中華、法蘭西精神 \n 一九七○年代趙無極已名響國際,作品為法國國家現代美術館、紐約現代美術館、倫敦泰德美術館等與私人企業收藏。 \n 一九九三、九六年,趙無極分別應邀至北美館、高美館舉辦回顧展,趙無極本人也來到台灣,時任北美館館長的政務委員黃光男表示,「他是東方抽象表現主義的代表,趙無極說他的畫是『外師造化,中得心源』、『意在筆先』,希望能產生更多的思考,所以要超越具象的造型。」 \n 一九六四年趙無極成為法國公民,一九九八年由法國文化部策畫,趙無極回到中國上海博物館、北京中國美術館和廣東美術館舉辦回顧展,前法國總統席哈克特別為畫展撰寫序文,稱許:「趙無極洞徹兩大民族的感性,使二者融於一身,既屬中華,又屬法蘭西。他的藝術,吸取了我們兩國文化的精粹。」

  • 林明哲:現代藝品創新者值得關注

    林明哲:現代藝品創新者值得關注

     本屆世界華人收藏家大會,由「清翫雅集」與「中華文物學會」共同推出的專場上,收藏家石允文、洪三雄、施俊兆等人,以及中華文物學會成員王耀庭、陳百忠、熊宜敬,均針對自己的收藏經驗與觀察,分享可供當代收藏者關注的新亮點及收藏的責任。 \n 「藏家、行家、學者三合一」,但從自己09年時作為曹興誠的顧問,針對一件佛像鑑定,成交價是自己預估的2倍,且幾年後已飆漲到數百萬美金的行情看來,陳百忠打趣自己「遠見還不足!」但也由此觀察出,相較於其他藏品,藏傳佛教文物尤其是早期作品,有藏品尺寸愈來愈小、賣相相對較差,但價格卻逐年飆漲的趨勢,因此不失為近年收藏的新亮點。其中又以印度帕拉、尼泊爾、喀什米爾佛像,以及西藏16世紀以前的唐卡和漢地風格的清唐卡最為搶手。 \n 近年來儼然「四川系列」最大推手,並陸續整理中國現當代藝術品的林明哲,已有40多年收藏經驗,他舉例自己當初買林風眠、吳冠中、楊飛鳴等名家作品,不脫3至10萬人民幣之譜,然而近年這些藏品都有上千萬人民幣的行情,因此在他觀察,只要有好的眼光,中國現代藝術品很多具有才華的創新者都值得關注與投資,尤其中國藝術產業及市場規模已是全球第一,作為中華民族最繁榮安定時代的藏家,因對中國藝術品更有自信。 \n 《大觀》雜誌發行人石允文指出,作為收藏同好,特別要留意收藏家的責任,曾看過不少國畫藏家仿乾隆皇帝將藏印蓋在中央,其實是破壞了藝術品美感。洪三雄亦呼應指出:「前人在畫面留白是有意義的,亂留下『違章建築』對後代其實是不好的示範。」

  • 史博館墨韻風華 河南亮相

     向來有「姊妹館」關係的河南博物院與國立歷史博物館,本月起將4度聯手辦展:「墨韻風華——近現代水墨書畫名家作品特展」,展出10位近現代代表性的繪畫大師,包括齊白石、徐悲鴻、林風眠、張大千等人的作品,以呈現近代中國水墨書畫的發展脈絡。展覽之餘並簽訂《深化合作協議書》,確定雙方未來的交流合作。 \n 大師墨寶 經典登陸 \n 展覽中的鉅作非張大千晚年的潑墨潑彩經典《深山古柏》、《溪橋晚色》等莫屬,但中小尺幅的扇面、冊頁和小品,如林風眠《侍女圖》、溥心畬《鍾馗》等亦有可觀之處。 \n 20世紀初期金石派畫家吳昌碩的花鳥繪畫,可說是晚清遺風的典型代表。民國以後,從傳統中創新意的畫家如黃賓虹、張大千、傅抱石、溥心畬與齊白石等人,從石濤、八大的繪畫深入探索,開創出獨特風格;另一批結合中西畫風的佼佼者,則以徐悲鴻、林風眠、李可染為代表。當然也少不了「渡海三家」之一的黃君璧,以寫實台灣山水自成一家。現場除展出畫作本身,也結合影片介紹每位大師一生的成就。 \n 國立歷史博物館館長張譽騰一方面有感於河南博物院優秀的硬體環境與設備,但一方面也強調「會講故事很重要」,展覽不該只是單純的展品陳列,需透過規畫與設計,營造出可以讓觀眾感動、投入藝術作品的氛圍。 \n 兩館友好 深化合作 \n 繼1999年的《兩館友好合作意向書》後,2011年底簽訂的《深化合作協議書》確立雙方在陳列策畫、文物保護、博物館行銷、學術研究等領域的交流合作及館員互訪,達成館藏文物系列的合作研究項目,並以著作和會議的形式呈現合作成果。 \n 張譽騰表示雙方合作一直極為密切,從歷史淵源來看不僅同樣擁有河南出土文物,而且過去數年間「你來我往」輪流舉辦了「台灣水墨畫聯展」、「王朝祕寶展」及「張大千畫展」等;除了共同辦展、出版圖書,未來兩岸在博物館人員互動面還有很大的優勢互補空間。 \n 「墨韻風華——近現代水墨書畫名家作品特展」共有86組件來自史博館館藏及私人借展品,脈絡化呈現10位近現代名畫家之作。結束河南站後,2月至4月將移師江西省博物館展出。

  • 林天民憑慧眼 立足北京藝壇

    林天民憑慧眼 立足北京藝壇

    「不是猛虎不下山」,林天民憑藉著厚實的根基,豐富的經驗,活絡的人脈,獨到的鑑賞眼光,短短不到三年的光陰,竟打進北京的藝術殿堂,躋身當地二十大畫廊負責人之一,成為台灣藝術界之光。 \n(文接B4版) \n係,還得吊著對方,在人事物的拿捏上都得面面顧及。」 \n守株待兔 成就兩岸事業 \n雖然遺憾於常玉的畫作沒有讓林天民大賺,但是「大未來畫廊」在1993年推出的「常玉、朱沅芷畫展」、1994年推出趙無極、林風眠等人的「東方新繪畫:20世紀取樣展」,卻打響該畫廊在海峽兩岸藝術界的名聲,尤其是在中國大陸不少知名的當代畫家都知道,只要在林天民的大未來畫廊展示過的作品,在兩岸藝壇的身價和地位都可以翻上幾翻,這讓和他合作的高水準的藝術家也更多。 \n由常玉的個案,林天民深知畫廊要想在海峽兩岸維持一定的尊崇地位,就得不斷的發掘有潛力的當代華人藝術家,這就像是買股票般,要在好股還沒有飆昇之際買進,「守株待兔」才有機會大賺。 \n林天民在過去十多年裡,靠著本身獨到的眼光發掘和提攜一些華人當代藝術家,包括林風眠、吳大羽、關良、王懷慶、張宏圖、黃崇禧、郭維國、陳界仁、洪東祿、林鉅等等,而趙無極更是和他建立起長期的友好關係。每次為這些華人藝術家辦畫展,林天民不只是花費不手軟的卯足全力在畫廊展場做出特色的布置,還不遺餘力的邀政商名流參觀捧場,更難得的是透過媒體大力宣傳,直令這些藝術家覺得在「大未來畫廊」辦展畫不只被重視,更有著榮耀感。 \n十年創業十年耕耘,林天民打響「大未來畫廊」在兩岸藝術界的知名度之際,他也不再滿足於在台灣的成就,尤其是當中國於2004年奧運開辦之際,為提昇在世界藝術界的地位,打出二億人民幣的充實中國中央美術館收藏現代美術作品的計劃之際,林天民就有心投入中國市場藝術市場的構思。 \n兩岸展場 購地賺到差價 \n事實上,中國政府當年二億人民幣的號召,不只是帶動起全國藝術界的興旺,更讓藝術產品的效益超過六十億人民幣,讓不少有錢人看到收藏藝術品的高價值利益,不少國際藝術拍賣市場的華人作品都水漲船高,像是常玉、趙無極的作品就是在那時被拍賣到上億元。 \n2006年當一切籌備妥當,林天民的銀彈又很充裕的情況下,為讓自己能在中國大陸有個連繫海外華人藝術市場的平台,私心裡更希望台灣的藝術家未來也能打入中國的藝術市場,總得有個幫助他們展出的場地,林天民投入數千萬元一口氣買下在北京二環雍和藝術區佔地一千七百多平米(約五百多坪)地下一層、一樓的展場,以及五樓等的住家,當時正逢房地產市場低迷,如今,此地的房價保守估計已上漲至少一、二倍,以市儈的眼光而言,林天民是賺到了,但是,他卻表示,在北京畫廊經營是要走更遠的一條路子。 \n去年底,林天民和合作十多年的伙伴耿桂英分家,外界揣測雖多,真正原因卻是兩人的第二代都長成,有各自的觀感和行動力,林天民的兒子林岱蔚、媳婦趙芷姮已投入這一行,也都開始發掘新一代的藝術家,像是最近在台北畫廊展出的「在可見之後_劉時棟.賴九岑聯展」,就是林岱蔚夫婦全力承辦。 \n林天民自認,當年自己是在三十歲時闖進藝壇,如今兒子和當時的他同年紀,也到該獨立的年齡,未來他希望把重擔陸續交給兒子,到時他就可以多陪陪老婆遊山玩水。說雖如此說,林天民還是對這一行沒法說放下就拋掉,事實上,林天民在買下北京的畫廊之際,前年他更危機入市的在台北東風街16號買下二百四十坪的兩層樓,決定把目前於敦化路上的「大未來林舍畫廊」搬到該處做展場,預計今年夏天可付諸實現,到時他還有得忙碌。 \n建議政府 政策鼓勵藝術 \n林天民的大未來畫廊,如今在北京和台北都建立起個人的風格,以展出當代油畫為主體,這幾年,他自認身為台灣人,私心上他還是願意為本土的藝術家出些力量,像是楊茂林、郭維國、洪東祿、陳界仁、陸先銘等等人,都先後在北京大未來畫廊展示過作品。 \n只是在北京待得愈久,眼見當地的藝術活動愈來愈多,規模愈來愈國際化,看的華人創作藝術品、接觸的華人藝術家愈多,他愈覺得,台灣政府對藝術這一塊的市場投諸的心力不夠,如果再不在政策面上拿出實質的鼓勵和資助有潛能有才華的藝術家,以及支持藝術展場辨國際性的展覽,未來台灣的藝術界不只是會被邊緣化,更有可能被中國大陸的藝術人才所淹沒。

  • 林天民憑慧眼 立足北京藝壇

    林天民憑慧眼 立足北京藝壇

    「不是猛虎不下山」,林天民憑藉著厚實的根基,豐富的經驗,活絡的人脈,獨到的鑑賞眼光,短短不到三年的光陰,竟打進北京的藝術殿堂,躋身當地二十大畫廊負責人之一,成為台灣藝術界之光。 \n能夠成為北京二十大畫廊的負責人之一,就好比是明清時代立足於古玩字畫界的泰斗之一。林天民認為,身為台灣藝壇的一份子,能夠在海峽的另一邊也開創出一片天,被當地藝術界認同,這是他努力多年的成就,也是「台灣之光」,他很自豪! \n或許一般人並不覺得一個在北京開畫廊的台灣人,能多有成就,林天民可不是一般的畫廊負責人,他所擁有的「北京大未來林舍畫廊」,座落在北京城最繁華、治安最佳的二環雍和藝術區,距離北京國際機場只有二十分鐘的車程,佔盡天時地利人和之便。 \n林天民在2006年決定進軍北京畫廊市場之際,適逢房價低潮,他一口氣買下五百多坪的畫廊現址,當時樓上住的是北京市長,他把畫廊開在市長家樓下,安全性可謂穩如泰山,如今當地房價翻了好幾翻,單單是房價的獲利就讓他擠身上億身價。 \n過去十多年,林天民更發掘不少華人藝術家,包括常玉、趙無極、朱沅芷、蕭勤等,以及現代名家林風眠、吳大羽、關良等人,而具有東方思維的知名當代藝術家王懷慶、張宏圖、黃崇禧、楊茂林、郭維國、洪東祿等人,更是長期和他的畫廊合作,在兩岸三地做畫作展示。 \n林天民最讓人樂道的是將旅法畫家常玉的畫作,從早期的只有幾十萬元台幣,提升到如今一幅畫作超過千萬元,2006年在香港拍賣的「青花盆與菊」更破億元。趙無極的作品也是經由他的畫廊引進,前年一幅「向杜甫致敬」畫作拍賣,更以一億九千五百萬台?成交,引起的國際效益更是倍數成長。 \n轉戰藝壇 五十萬元起家 \n林天民有今天的成就不容易!二十多年前,他從一位室內裝潢師轉戰藝壇,當時才三十歲的他靠著五十萬台幣的本錢起家。「天下畫廊」是他的起點,在兩岸開放之前,他在藝壇的所行所為,都是為如今的成就事業做根基,所賺取的費用很有限。在黃宗宏創設的帝門藝術工作時,林天民和近幾年合作無間的耿桂英當時是一起合作的同門。 \n在帝門藝術的工作,讓林天民的視野空間更寬廣,結識的政商名流,以及深具潛力的藝術家更多元化,林天民也在那三年的工作中了解,在這一行要想出類拔萃,站上翹楚地位,不只得要有著厚實的財力根底、言而有信,還得有獨到的識人之明,在有才華的藝術家還沒有被市場注意之際,購進他的作品或是隨時掌握來源,這才有機會提高畫廊的知名度,進而帶來財富。 \n林天民和耿桂英在帝門藝術期間合作無間,常玉、趙無極是他倆認同的潛力股,當時他們的畫作也只不過是幾十萬元,甚至在台灣政界人士推動「本土前輩油畫熱」之際,趙無極的畫只有老畫家的三分之一價格,常玉的畫更被冠上「外省掛」,被打壓到幾幾乎沒有生存空間。 \n慧眼獨具 成功經營常玉 \n還好林天民並不灰心,1992年他和耿桂英脫離帝門,創辦屬於自己的藝術事業「大未來畫廊」,常玉作品仍是他們繼續強打的的畫作,開創之初,林天民可是賣掉忠孝東路國家大廈的房子開畫廊、買常玉的畫作,他賭的是自己未來的人生。 \n有著這種執著,林天民不否認自己有著草莽的性格,就是要賭上自己的眼光是否獨到,而他會鍾情於常玉的畫作,不只是相中他畫風的形式簡約、畫面典雅恬淡,最重要的是他的畫風常帶有書法的線條,層次分明又帶著孤傲的感受,具有中西合璧的特色,也很有畢卡索畫作的風味,只要藝術市場景氣復甦,他深信喜歡收藏畫作的人,都會願意出高價收購常玉的畫作。此外,最難得的是常玉的畫作沒有贗品,還出有個人畫冊,可供收藏家參考。 \n常玉的畫作在林天民十年經營的努力下,由他經手的就有上百張,只是他每賣出一張都很慎重,為免將來畫作被低賣,混亂市場行情,他初初賣出時,絕不讓一個人擁有超過四張以上,如今常玉的畫作一張都超過千萬元,甚至精品可以賣到上億元台?,這都是當時林天民努力保護的成果。 \n林天民卻很感慨的說:「經手常玉的作品是在大未來畫廊創業之初,幾乎是買進一張接著就用薄利賣出,再趕緊到巴黎再續買進作品,而這期間又怕巴黎方面會提高價碼,或是把畫作賣給別的買家,不但要和巴黎買家保持良好關 \n(文轉B5版)

  • 台北上海故事 看「海派藝術」

    充滿異國情調的十里洋場,上海不斷地彙聚東西方文化,「咀嚼」之後又輻射他方,吞吐之間,成就出特殊的地域文化,在中國美術史上稱為「海派藝術」。台北市立美術館現在舉辦「上海故事—上海美術館館藏作品展」,展出五十位上海藝術家或曾在上海生活的藝術家作品。 \n「海派藝術」一詞起源十九世紀中葉,始於當時水墨的商業化變革。它的勢力強大,同時還吸納江、浙、安徽等鄰近地區的藝術力量。 \n上海美術館策展人盧緩表示,「海派藝術指的是,對外能反映出上海具有的自由而寬鬆的外部環境,對內則映射了一種浸淫在上海風情中產生出的自信、變通的氣質。」 \n這次「上海故事」展出的五十件作品,主要集中在一九三○年代至今的現、當代藝術。這次展出的有林風眠一九六○年的《白蓮仕女》典型仕女系列。常被與林風眠相提並論的關良的是《白蛇傳》。傳奇女畫家潘玉良在留法之前,也是在上海奠定她的藝術基礎,這次展出她的《花果》。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