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果斷地的搜尋結果,共06

  • 社論/台灣自嗨背後的五道陰影

    社論/台灣自嗨背後的五道陰影

     台灣對抗新冠肺炎的表現優異,很受到國際肯定,國人也對防疫團隊衷心感謝,但一些包藏在醫衛專業中的政治師心自用卻讓人憂心,一是過度自我陶醉,二是帶風向造神,三是政治化操作,四是拒絕對大陸以外地區防堵,五是對資訊的過度管制及社區傳播危險性的輕忽,都可能破壞防堵新冠肺炎的作戰。

  • 沙烏地等5國圍剿 卡達遺憾 美指無助對抗IS

    沙烏地等5國圍剿 卡達遺憾 美指無助對抗IS

    美國國務卿提勒森(Rex Tillerson)說,沙烏地、埃及,巴林,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與葉門周一決定與卡達斷交,不會對打擊伊斯蘭國(IS)產生重大的影響。 \n卡達有美國在中東地區最大的空軍基地,對五角大廈打擊IS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n據路透與法新社報導,卡達外交部表示,很遺憾沙烏地等阿拉伯國家「不正當」地宣布斷交。聲明中並說,沙烏地等4國所提出,有關卡達與恐怖組織掛鉤的說法,根本子虛烏有。不過,卡達政府也說,4國斷交的決定不會影響當地民眾的正常生活。 \n聲明中並強調,卡達致力遵守波斯灣合作理事會(Gulf Cooperation Council,GCC)的章程,尊重其他國家的主權,並未干預它們的內政。 \n沙烏地在斷交聲明中說,會採取這果斷的措施,是由於多年來卡達當局嚴重違規所致。它並指出,卡達窩藏了包括「穆斯林兄弟會」(Muslim Brotherhood),IS與蓋達(Al-Qaeda)組織在內,想要顛覆中東地區的恐怖分子及分離派組織。 \n一名伊朗高級官員周一也表示,這些國家決定與卡達斷交,無助於結束中東危機。伊朗總統羅哈尼(Hassan Rouhani)的副幕僚長阿柏特比(Hamid Aboutalebi)推文說,斷交與封鎖邊境的時代已經過去,這不是解決危機的辦法,侵略與佔領除了製造動盪不安外,不會有任何結果。 \n提勒森正在澳洲訪問,他呼籲波灣國家維持團結,並化解彼此的歧見。 \n「我們當然鼓勵各方坐下來,化解這些歧見,」他在雪梨說,「若說我們能在幫他們解決那些問題上能扮演任何角色,那我們認為,波斯灣合作理事會維持團結是很重要的。」 \n這是中東地區多年來發生最嚴重的外交危機,除了鄰國沙烏地、巴林與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宣布與它斷交外,連埃及也已跟進。 \n另一方面,巴基斯坦外交部則表示,並沒有打算要和卡達斷交。巴基斯坦的什葉派教徒為數眾多,近年來它的遜尼派盟友沙烏地與什葉派佔多數的伊朗反目,巴國夾在中間,也很為難。 \n2014年時,沙烏地、巴林及阿聯酋也曾以卡達支持恐怖組織「穆斯林兄弟會」為由,從多哈召回大使,不過仍維持彼此的旅遊交通關係,也沒有驅逐卡達公民。

  • 沙國等聯軍空襲葉門首都市集 近70死傷

    沙國等聯軍空襲葉門首都市集 近70死傷

    據葉門官方人士消息,沙烏地領導的多國聯軍戰機27日轟炸葉門首都薩那一市集,造成38人死亡、30多人受傷。 \n據新華社報導,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葉門官員說,包括5名孩童在內,共有38人在空襲中罹難。罹難者都是附近居民。現場照片顯示,人員與牛羊等家畜的屍體,以及燒焦的肢體散落在市場內。 \n一位當地居民說,空襲時正是下午市場客流的高峰期,市場內擠滿了人。 \n而當地醫院確認,死亡人數為38人,另有30多人受傷。一名醫護人員說,醫療隊和救護車對傷者進行了救助。 \n2014年9月,葉門胡塞武裝奪取首都薩那,後又佔領該國南部地區,迫使總統哈迪前往沙烏地阿拉伯避難。2015年3月,沙烏地等國針對胡塞武裝發起代號為「果斷風暴」的軍事行動。2015年7月,支持哈迪的政府軍和部落武裝在多國聯軍空中支援下,奪回亞丁省。今年1月底,葉門總理巴哈和數名內閣成員結束在沙烏地數月的流亡,返回葉門臨時首都亞丁。 \n

  • 吳敦義:一葉知秋 整肅吏治契機

     前行政院祕書長林益世涉貪遭押,副總統吳敦義昨天首度回應表示,林益世案一葉知秋,政府應嚴肅處理;而相關機關明快果斷地偵查,樹立司法獨立公正的威信,也可視為重新整肅吏治的契機。 \n 吳敦義更說,做為林益世的同事、朋友和同志,未能發揮友直、友諒的功能,使他避免涉入這類案件,內心感到自己也有相當責任。希望未來政府同事間也能相互砥礪,避免類似事件再次發生。 \n 對於外界批評林案砸了馬政府的清廉招牌,吳敦義說,因為一個人犯錯就說砸了招牌,「也沒那麼嚴重」;但一葉落就該知秋,更何況這一葉不是小的葉子,是很大的葉子,政府團隊要嚴肅處理。 \n 吳敦義說,此次特偵組及檢察官明快果斷地偵訊,司法獨立的精神再度展現,社會透過此事看到再次整頓吏治、乾淨政風的契機。他強調,廉能有效的政府是馬英九賴以經營國家、建設台灣的核心價值;廉能有為的政府就像溪水奔流,偶爾觸到礁石會有逆流,沛然莫之能禦的浪潮不會因此改變。 \n 吳敦義昨天與媒體茶敘,被問到對林益世案的看法時,直言與林益世在國民黨及立法院曾是同事,看到他發生這樣的事,感到非常震驚。他對「人生無常,惟在一念」八個字有深刻體認,有時一念之差,就會有不同的發展和結果。 \n 吳敦義更為林益世緩頰說,這並非林益世一個人的問題,而是某些存在很久的狀況,相關機關一定會毋枉毋縱、除惡務盡;林益世也很迅速承認犯錯,不像過去國內曾出現過犯錯後推給別人或說是政治迫害,展現出真心悔改的誠意。

  • 社論-讓政府勇敢果斷地跨出稅改第一步

     財政部「財政健全小組」(財政小組)日前舉行第一次會議,引起社會廣泛注意與關切。該小組經由10位委員票選出六大租稅與財政優先改革議題:前者包括資本利得課稅、綜合所得稅扣除額檢討以及能源稅建置可行性;後者則包括管理國家債務、檢討地方財政以及開發國有財產等三者。其中,大家事前即已預測到的資本利得課稅議題,不出所料的高列所有選項中的第一序位,顯見財政小組對該項議題的挑選頗有共識性。只是,此消息一經披露,存在台灣社會已久的證所稅敏感神經,立即又被挑動起來,隔天股市隨之暴跌165點。立法院也因此要求財政部長劉憶如至財委會做專案報告,接受立委們的質詢。 \n 資本利得課稅不公乃係我國所得稅制最大弊病,長久以來一直無法有效解決。有錢人的所得來源中資本利得的比重相對較高,因此若能對資本利得課徵較高的稅,讓有錢人多繳一些稅,對貧富差距縮小的確有顯著的幫助。問題是要對有錢人課稅並不容易,尤其是在全球化的環境下,資本移動方便且無障礙,對有錢人課稅太重,政府擔心他們會把錢搬移到國外,甚或受到打擊而不再累積儲蓄,到頭來不但政府課不到稅,甚至連原先所要達到的課稅公平也無法完成。這其實也是我國長期以來一直不敢對資本利得完整課稅的真正癥結所在。如果這次財政小組是玩真的,則首先要做的事,就是打破這套自陷泥淖的邏輯死結。政府要先對自己有信心,經過這麼多年的努力經營,台灣所孕育出的競爭力與吸引力,有錢人絕對不會只因為增加一點稅負就貿然拂袖離去。 \n 台灣資本利得課稅存在兩大罩門:就證券交易所得而言,是1988年復徵證所稅的股市夢魘;就不動產交易所得而言,則是迄今仍無法丟棄的土增稅憲法包袱。1988年9月24日當時的財政部長郭婉容宣布復徵證所稅,股市接著連續19天無量下跌,投資人驚慌失措,哀鴻遍野。這個慘痛的歷史教訓幾乎已變成台灣投資人共同深刻的記憶與傷痕,始終難以忘懷。24年後的今天,正好提出討論課徵證所稅的財政部長劉憶如即是郭婉容的女兒,頓時讓社會大眾被喚起了一陣莫名的巧合恐慌。坊間流言耳語開始流竄,徒然為八字尚還沒一撇的證所稅改革,增添了些許人心的浮動與不安。 \n 其實,深烙記憶深處的印象有時往往是選擇性的。回顧一下24年前的情景,證所稅復徵雖然一開始的確對股市造成巨大衝擊,投資人信心幾近潰散瓦解,但經過政府緊急採行八大穩定股市措施,大盤情勢隨後便逐漸恢復正常。從加權股價指數觀察(1985至2011年),復徵證所稅的那一年(1989年),全年股價漲幅高達88%,年終日加權指數為9,624點,迄今仍是股市的最高紀錄。反而是1990年股價全年跌了53%,該年證所稅雖已停徵,但股市泡沫的破滅仍然一發不可收拾。如今檢討起來,1988年宣布復徵證所稅造成股市連跌19天的慘烈景象,並非後來政府決定再次停徵證所稅的主因,但民眾的記憶符號卻始終無法改變,自此以後,總是習慣性地把對證所稅的恐懼一股腦地轉化成那幾天「我們曾經共同擁有過」的夢魘。其實,當時再度停徵證所稅的真正理由,應是課稅稽徵行政對民眾造成的不便與埋怨,假人頭戶的充斥(為享受個人1,000萬元免稅)以及股票交易成本的認定困難(各種複雜的計算方式)等,引發民眾與政府的納稅對抗,搞得各地國稅局無不焦頭爛額,最終只好宣告放棄。此一事實真相倒才是如今若想要再次恢復課徵證所稅,政府真正需要有充分準備的大挑戰。 \n 不過,這次證所稅復徵的時空環境條件因素,顯然要比1988年那次有所不同與改善。首先,資本利得課稅制度的不公已經變成台灣民眾共同的抱怨與憤怒,強大民意支持稅改並期待貧富差距縮小,讓這次改革工程的啟動站穩了最重要的第一步。其次,2006年實施的所得基本稅額條例(最低稅負制),已將部分證券交易所得納入基本所得,一併計徵最低稅負。雖然證券交易所得仍得以與其它納入最低稅負的免稅所得共用法人200萬元與個人600萬元的免稅額,且個人之上市櫃證券交易所得亦尚不適用最低稅負制,但無論如何,對證券交易所得課稅公平性已有不少提升。 \n 據財稅中心資料顯示,被個人最低稅負制納入的證券交易所得都是占大宗者。2010年申報最低稅負制的未上市櫃證券交易所得達41億元左右,其中屬於綜所稅所得淨額為零者為9億5千萬元,屬於所得淨額1,000萬元以上者則為9億元。此外,當年度最低稅負制補徵的綜所稅額共計17億元左右,其中來自於所得淨額為零者達2,200萬元,來自於所得淨額1,000萬元以上者則為2億元左右。由此可知,證券交易所得雖然只是放在最低稅負制中課稅,但卻已對原先核定不須繳稅者或最高所得者皆產生了加稅的效果。 \n 既然社會輿論如此期待對稅制大刀闊斧的改革,且熱切渴望財政小組分組會議能為證所稅找到一條新出路,我們因此鄭重呼籲所有成員捐棄成見,在最低稅負制的基礎上,共同合力為證所稅改革謀求良計,督促政府勇敢而果斷地踏出稅改第一步。

  • 阻升日圓 日推臨時應對措施

     最近瑞士法郎與日圓分別遭遇狙擊,升值壓力大增,瑞士政府決定出手,採取緊釘歐元最低底限,全力阻擋瑞郎升值。同樣地,日本政府也計畫採取果斷作法,防止日圓挺升,並提出因應日圓升值後救產業的臨時性措施,讓日本企業恢復元氣。 \n 《華爾街日報》報導,日本政府昨天公布應對日圓升值影響的臨時性計畫,為了不讓日商受到日圓升值的衝擊,避免日本經濟受創,將隨時準備採取果斷的作法。 \n 這次日本的決心,透露出日本政府一方面拋出強烈干預日圓升值的訊息,警示意味濃厚,同時也考慮日本企業可能遭受到日圓升值後,損害到其競爭力,這次提出的臨時性計畫,就是從這方面做考慮,並善加利用強勢日圓維持該國企業的利益。 \n 《華爾街日報》報導,日本政府說,這些措施包括對中小企業提供支援及調降企業稅等方案,同時這些措施將包括在本財政年度的第三份追加預算案中。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