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柏拉圖理想國的搜尋結果,共06

  • 破解港台青年間的反中謊言

    破解港台青年間的反中謊言

     近年來所謂的「知識青年」、「進步青年」,不斷以「民主運動」為名義,發動一場又一場的暴力群眾運動,這不但傷害了大陸人民與港台人民之間的感情,同時也汙名化了「民主運動」這個立意良善的主張。  我的名字叫做張安昇,出生在台灣,台灣大學雙主修畢業,美國紐約大學博士畢業之後,大部分的時間都待在大陸創業,做些兒童教育的產品,因此也接觸到不少大陸人,更是目睹了近年來大陸各城市、互聯網上方方面面的進步。  為選票發動鬥爭  但是當我回台灣或是去香港,我發現很多人對大陸有各種莫名其妙的仇恨,除了發表各式扭曲事實的仇恨言論以外,甚至還自詡為「知識青年」、「進步青年」,進一步結黨結派,發動一場又一場的暴力群眾運動。  我必須說,在歐美、大陸、台灣都有好人,也有壞人,並沒有很大的區別,甚至大陸人普遍更加殷實,也因此我的合夥人、員工、夥伴,基本上都是大陸人。說自己所屬的小團體好棒棒,說別人是小偷、騙子,本身就是噁心的謊言。一個好的領導人,一定是以愛為出發點,希望化干戈為玉帛,但是是特定的領導人,為了「民主選舉」的選票,持續發動各種階級鬥爭,範圍從現役軍人、退休公職人員、黨內競爭對手、黨外競爭對手、一直到同文同種的同胞,為了自己掌權的私利,製造社會動盪,這才是人民的公敵。  其實這個現象,最早在柏拉圖的《理想國》就有描寫。我們知道西方哲學的起點,公認是蘇格拉底以及柏拉圖,距今約2400年。柏拉圖是蘇格拉底的弟子,以蘇格拉底為主角寫了二十多篇對話錄,其中最著名的當屬《理想國》。《理想國》當中有一部分是比較各個政治體制:哲君政治、榮譽政治、寡頭政治、民主政治、暴君政治。柏拉圖強調制度會不斷進行轉變,知識分子必須辯證地看待不同政治制度。柏拉圖是這樣描述民主政治墮落成暴君政治的過程:  「如果有人在吃由絞碎的犧牲動物拼成祭品時,嘗到了一點點人的內臟,那麼那個人就無可避免地會變成一隻狼。一個平民領袖的所做所為,在方式上,不是跟它很像嗎?一旦他在馴服的暴民中間掌了權,他就不會在灑同族人的鮮血時縮手,而是會用習慣性的不公正控訴,把一個公民拖進法庭,詆毀他,抹掉一條人命,用嘗過親屬鮮血的不敬神舌頭和嘴唇放逐、殺戮人,並且暗示要把許多債務取消,把許多土地重新劃分——那樣一個人,要嘛被他的敵人殺死,或者成為一個暴君,並且從一個人轉變成一隻狼,這難道不是無可避免、命中注定的?」  民主政治的墮落  我們可以看到人性不僅僅是跨越國界,還會跨越時空,二千年前的人性與現在別無二致,而且在資訊科技的催化之下,民主政治似乎越發有墮落成暴君政治的趨勢。在這個情況下,所謂的「知識青年」、「進步青年」難道不該警惕「至高無上的民主自由」這種論調?模仿柏拉圖學院而成的現代大學,難道不該重新解讀自己的根源?

  • 兩岸一家人》破解港台青年間的反中謊言

    兩岸一家人》破解港台青年間的反中謊言

    近年來所謂的「知識青年」、「進步青年」,不斷以「民主運動」為名義,發動一場又一場的暴力群眾運動,這不但傷害了大陸人民與港台人民之間的感情,同時也汙名化了「民主運動」這個立意良善的主張。 我的名字叫做張安昇,出生在台灣,台灣大學雙主修畢業,美國紐約大學博士畢業之後,大部分的時間都待在大陸創業,做些兒童教育的產品,因此也接觸到不少大陸人,更是目睹了近年來大陸各城市、互聯網上方方面面的進步。 為選票發動鬥爭 但是當我回台灣或是去香港,我發現很多人對大陸有各種莫名其妙的仇恨,除了發表各式扭曲事實的仇恨言論以外,甚至還自詡為「知識青年」、「進步青年」,進一步結黨結派,發動一場又一場的暴力群眾運動。 我必須說,在歐美、大陸、台灣都有好人,也有壞人,並沒有很大的區別,甚至大陸人普遍更加殷實,也因此我的合夥人、員工、夥伴,基本上都是大陸人。說自己所屬的小團體好棒棒,說別人是小偷、騙子,本身就是噁心的謊言。一個好的領導人,一定是以愛為出發點,希望化干戈為玉帛,但是是特定的領導人,為了「民主選舉」的選票,持續發動各種階級鬥爭,範圍從現役軍人、退休公職人員、黨內競爭對手、黨外競爭對手、一直到同文同種的同胞,為了自己掌權的私利,製造社會動盪,這才是人民的公敵。 其實這個現象,最早在柏拉圖的《理想國》就有描寫。我們知道西方哲學的起點,公認是蘇格拉底以及柏拉圖,距今約2400年。柏拉圖是蘇格拉底的弟子,以蘇格拉底為主角寫了二十多篇對話錄,其中最著名的當屬《理想國》。《理想國》當中有一部分是比較各個政治體制:哲君政治、榮譽政治、寡頭政治、民主政治、暴君政治。柏拉圖強調制度會不斷進行轉變,知識分子必須辯證地看待不同政治制度。柏拉圖是這樣描述民主政治墮落成暴君政治的過程: 「如果有人在吃由絞碎的犧牲動物拼成祭品時,嘗到了一點點人的內臟,那麼那個人就無可避免地會變成一隻狼。一個平民領袖的所做所為,在方式上,不是跟它很像嗎?一旦他在馴服的暴民中間掌了權,他就不會在灑同族人的鮮血時縮手,而是會用習慣性的不公正控訴,把一個公民拖進法庭,詆毀他,抹掉一條人命,用嘗過親屬鮮血的不敬神舌頭和嘴唇放逐、殺戮人,並且暗示要把許多債務取消,把許多土地重新劃分——那樣一個人,要嘛被他的敵人殺死,或者成為一個暴君,並且從一個人轉變成一隻狼,這難道不是無可避免、命中注定的?」 民主政治的墮落 我們可以看到人性不僅僅是跨越國界,還會跨越時空,二千年前的人性與現在別無二致,而且在資訊科技的催化之下,民主政治似乎越發有墮落成暴君政治的趨勢。在這個情況下,所謂的「知識青年」、「進步青年」難道不該警惕「至高無上的民主自由」這種論調?模仿柏拉圖學院而成的現代大學,難道不該重新解讀自己的根源?(張安昇/紐約大學應用數學博士、石灣科技總經理)

  • 蘇格拉底之死 讓他引領後代哲學史

    在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理想國,無論是帶有強烈的激進思想,還是萌生朦朧的小資情感,總能使人情不自禁地演繹自己的堅持與選擇。柏拉圖的《理想國》,以其獨特的基本內容和深遠聲譽,影響後世,近現代英國哲學家阿弗烈·諾夫·懷海德就曾說過道:「兩千年的西方哲學史都是柏拉圖的注腳。」表示柏拉圖作為在西方思想文化史上確有與眾不同又斐然獨立的地位和意義。 柏拉圖(前427—前347)生於雅典城邦衰落時期,當時疾病流行,古希臘奴隸主民主政治代表人物伯里克里斯染病去世,雅典同斯巴達爭奪霸權又展開伯羅奔尼薩斯戰爭慘遭失敗,致使城邦內群龍無首、危機四伏,也使出身名門的貴族子弟柏拉圖雖有熱熱從政期待,但身處局勢混亂、到處械鬥的艱難社會,機遇不得,莫知所措。而在此時,乃師兼友蘇格拉底,因不願做民主政治革命者們的槍桿和幫兇,而被控為傳播異說、荼毒青年,招致法庭處以死刑。 蘇格拉底之死震驚了柏拉圖,讓其在貴族親友伸出參政橄欖枝時望而卻步,不敢想像寡頭政權下的城邦政治與國家圖景。雖然在他的理想中,領導與群眾之間,應該有分工合作的結構和體制,農民、工人與商人生產物資財富以供養領導階層,領導者治理國家、捍衛城邦且給予群眾教育、治安和國防的權益保障,但在當時,如此理想,是不可能實現的。他只能遠效東方的孔孟出走他國,試圖用自己的帝王術,營造一片自由民主、國泰民安的人間樂土。 他周遊地中海地區,尋找實現理想的路徑和勝境,在西西里島敘拉古城,遇上了酷好哲學又喜實行的迪恩。二人一見如故,但未能促成柏拉圖政治願景為老邁的城主接納。於是,他逃回雅典,辦起了學園,幾經周折,時有學者登門質疑問難,常見城邦子弟、世家兒女虔誠問道,形成了雅典的最高學府和希臘的學術中心。 時間慢慢過去,昏弱的敘拉老主辭世,其子繼位,迪恩攝政,聘請柏拉圖重返古城為王師。不論是遊離他國,還是修園講學,柏拉圖的政治生涯都被現實無情地遏制。他只好放棄政治上的實際追逐,然在其內心深處,時刻想著城邦的正義性,想著各得其所、各居其位的社會分工。他將個人視為城邦的縮影,把城邦看是個人的放大。 柏拉圖上師蘇格拉底,下啟亞里斯多德,一生追求哲學家應是政治家、政治家應為哲學家的最高理想。完成於柏拉圖壯年時期的《理想國》,十卷篇幅,為其客觀唯心主義哲學思想的整體表述,屬於人類思想史上第一個完整系統的理想國家方案,其三分結構與後來三權分立制度有著淵源。 雖然它帶有一定的空想主義色彩,肇始了社會政治烏托邦思想和理念。柏拉圖對於時代的局限與處境的缺失,對國家的構思,自是帶有奴隸主政治的理想色彩,但也是一種思想和追尋,一種思維和意圖,甚至是一種帶著無數美好而懵懂的期待與憧憬。兩千多年來,後人將其視為一個傑出的哲學主張,並結合所處的時代背景和存在語境,作出不同的理解和評判。 【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時論─江院長離江老師很遠嗎

     據報導,近日有些曾是江宜樺老師的學生,跳出來指責其過去言論與當前施政作為相違背,甚而以學生給老師的一封信,訴說著對老師身在高位卻未能阻止大埔四戶被拆的失望。當一個老師看到學生這樣的指責,一定感到有些悵然。以我認識的江老師,應該會很驕傲地看待這群學生,可以無愧於師長所授,生為平等公民,縱使是門生故舊,也勇於表達觀點各異的政治意見,而這也是江師在課堂中不斷鼓勵學生們「勇於思考」!  師生之倫,本來是我們社會中非常重視的關係。學生公然指責老師,對老師或外界觀感,似乎都有特別影響。批評的言論似乎較具有新聞性,也比較容易傳播。  一些批評江老師者,最喜歡從他的專書《自由民主的理路》,顧名思義地批判江老師現今的作為,指責違背自由主義的主張。但批評人似乎多未曾讀過此書,甚至連序言也未翻過。作者在序言中明白指出,雖然早期心儀於自由主義理想,但隨著更廣泛地閱讀,意識到自由主義的不當預設與局限。因此,他寧可自稱為亞里斯多德主義者或受儒家思想影響的知識份子,而非「自由主義者」。  稍微再看一下內容,如他闡述十九世紀自由主義思想家時,更偏重這些思想家對群體價值、道德規範、宗教信仰等方面的主張,藉以反思當代自由主義中極端個人主義、政治中立等弊端。譬如,他指出更全面解讀密爾(John S. Mill)主張,應可稱其主張為「力求平衡的自由主義」,同時強調安定與進步、自由與紀律的平衡,並非僅僅是今日只強調個人權利,無視群體利益。照《自由民主的理路》一書推演,當會主張力求個人與群體的平衡,而絕非強調個人財產神聖不可侵犯。  《柏拉圖理想國》中曾經提到從政理由之一,就是擔心比自己更糟的人治理。相類似的,當同學們急著嚴厲批判江老師時,以先哲理想高標,放大檢視老師。這似乎正如君子之過,如日月之食,人人可見,但是卻便宜了更多其它斗筲政客。如此惡性循環,以後真正有理想、想做事的學者,恐怕會引以為鑒,不敢參政。屆時,我們的政治才將真正失去希望。  (作者為台大政治學博士、英國雪菲爾大學新聞學系博士生)

  • 江宜樺:致力縮小家庭所得差距

     行政院副院長江宜樺昨(10)日表示,隨著全球化,台灣2010年五等分位家庭所得差距已達6.19倍,政府將持續藉由社福、稅改及產業結構調整來改善這個差距。  行政院主計總處即將在下周五(17日)發布100年所得差距統計,相關數據還在編算中,經建會特別在這項資料發布前舉辦「所得分配研討會」,希望外界正確解讀這項指標。  江宜樺應邀演講時表示,過去在大學教政治思想史時,總是從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講起,運用數學計算過,柏拉圖認為要避免不正義及社會內亂,最富階層與最窮階層的財富差距不能超過4倍。  江宜樺表示,在今天現實的世界裡,有哪個國家能不超過4倍,台灣2010年的高低所得差距即達到6.19倍,但台灣並非唯一不符柏拉圖的理想國的特例,美、英、日、星等國家的所得差距相較台灣而言,是有過之而無不及,至於傳統社會主義國家,隨著轉向市場後,其所得差距比資本主義國家更嚴重。  江宜樺說:「只要市場開放,法規愈鬆綁,資金更活絡,能賺錢的人就賺更容易,相對的不容易翻身的人也愈來愈難有翻身的機會,這是令我們憂心的地方。」  他指出,行政院將會持續藉由社福,稅制改革,產業結構改變來改善所得差距,他強調:「行政院希望能創造公義社會,但不是均貧,而是希望促進經濟成長,讓大家分享成長果實。」  學者孫克難則表示,政府雖然實施了奢侈稅、證所稅,但均是在捉大放小的原則下,選擇性進行課稅,鎖定富人為課稅對象,在全球化的環境下,極可能引起人才與資金外移,恐不利於長期經濟發展。政府應先大幅取消各項減免稅,並加速推動房地產實價課稅,才能有效改善所得分配。  依行政院主計處所提供的資料,1996~2010年台灣的五等分位家庭可支配所得差距由5.38倍升至6.19倍,日本4.76倍升至6.22倍,美國也由8.75倍升至9.59倍。  近年社福支出持增加雖改善了所得差距,但中經院院長吳中書表示,在目前台灣財政入不敷出的情況下,社福支出比例太高,會排擠公共建設,這反而不利台灣經濟長期的發展。

  • 《看見理想國》 古德曼書寫手繪

    哲學家筆下的烏托邦到底長什麼樣子?以建築現代猶太教堂聞名的建築家古德曼(Percival Goodman)生前寫下《看見理想國》一書,自已當書中主角神遊柏拉圖、法蘭西斯培根等人的理想世界,畫下他的所見所聞。這本書結合建築知識、手繪圖像,加上小說輕快的敘述,深受肯定。 這本書的幕後推手正是台灣建築師王秋華,兩人亦師亦友,古德曼退休後,王秋華鼓勵他將哲學歷史上的「理想國」,包括柏拉圖的共和國、培根的新大西島、康帕內拉的太陽城、摩爾的烏托邦,以及莫理斯的烏有鄉,從虛構情境具體化表現。《看見理想國》一九八○年即完成,直到今日才引進台灣,中文版正由王秋華翻譯。 古德曼一九○四年生於紐約富裕的猶太家庭,父親擁有古董拍賣行,母親是畫家,不過八歲時父母離異,人生由彩色變黑白。母親為了家計必須兼職,代為照顧小孩的姨媽嚴厲,迫使他離家出走到舅舅的建築師事務所打工。他從打雜及描圖等瑣碎工作幹起。 古德曼優異的天賦受舅舅賞識,一度送他到紐約庫柏大學學習,麻省理工學院教授卡盧(Jacque Carlu)也曾將他帶到個人研究室教導六個星期。古德曼大放異彩,廿一歲贏得當時國際競圖的巴黎大獎。 古德曼雖然身為猶太人,但因家庭破碎並未受到完整猶太文化薰陶,直到二戰爆發,希特勒迫害猶太人,才對身分產生自覺。他的名言是:「希特勒令我了解自己是猶太人。」 一九四○年美國改革派猶太教組織邀請古德曼演說「猶太教堂應如何設計」。古德曼強調猶太教堂不宜模仿天主教或基督教堂的崇高與堂皇,應回歸素樸及機能性。古德曼的現代建築理念深獲教會牧師的認同,邀請他為各猶太社區設計教堂。一九四八年代到八三年之間,他在美國設計的猶太教堂超過五十座,成為美國最有名的猶太教堂建築師,作品包括紐澤西州聖約以色列教堂、紐約第五大道教堂等。 王秋華表示,古德曼的線條簡約,風格平易,著重內部設計,他認為對神明的崇敬應該展現在日常生活之中,而非來到教堂崇敬,離開教堂卻變另外一個樣子。猶太人習慣將教堂當作閱讀及教育的場所,古德曼也因此在教堂引進充足採光。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