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柯柏榮的搜尋結果,共04

  • 10號球世錦賽-台灣3撞士 殺進64強

     呂輝展在昨日的同門鬩牆之爭中9比6擊敗郭柏成,張玉龍和劉政杰兩位小將則以初生之犢氣勢殺退國外老將,3人以2連勝之姿順利闖進10號球世界錦標賽64強單敗淘汰賽。  「風城小子」呂輝展和比他大2歲的「小魔王」郭柏成交手,兩人過去交手多次,彼此都很了解對方的攻擊模式,呂輝展掌握郭柏成幾次失誤球之後,9比6搶下分組勝部前二席位,藉此晉級明日開打的64強賽。  就讀復興高中一年級的劉政杰面對年紀比他大上許多的西班牙選手大衛時毫無懼色,頻頻打出漂亮桿法,讓觀戰的菲律賓球迷稱讚不已,9比7精采獲勝;張玉龍則在同時間的另一場地,以9比1輕取美國老將阿契,在預賽同組的國內年輕好手攜手成功闖關。  台灣9撞士除了呂輝展、張玉龍和劉政杰外,楊清順、傅哲偉、張榮麟、郭柏成、柯秉逸與柯秉中等人,都在敗部賽中力爭上游。

  • 台灣9撞士 5人闖頭關

     甫在北京9號球公開賽奪得冠軍的我國撞球好手張榮麟,昨在菲律賓馬尼拉世界10號球錦標賽分組預賽首戰不敵波蘭選手巴比卡,落入敗部力爭上游。  今年10號球世錦賽已先進行了4天會外賽,台灣有張玉龍、楊清順、呂輝展、柯秉逸與柯秉中兩兄弟等5人成功闖關,加上張榮麟、郭柏成、傅哲偉和劉政杰共9位選手參賽。  128位晉級會內賽的選手昨日展開分組預賽,賽事採雙敗淘汰制,冠軍可獨拿6萬美金。靠著北京公開賽冠軍加持,張榮麟的世界排名竄升至第3,僅次於菲律賓雙雄林林和巴斯特曼提之後,可惜,首戰碰到同樣是實力派的巴比卡,兩人一路激戰至搶尾局,張榮麟以8比9飲恨,接下來將在敗部賽迎戰英國馬吉德。  已轉籍至對岸的吳珈慶,本屆賽事有機會完成花式撞球界的大滿貫霸業(他曾在2005年拿下8號球與9號球兩項世錦賽冠軍,只要再贏得10號球世錦賽即可)。  吳珈慶第一場比賽在3比7落後情況下展開反擊,趁著英國選手梅林失誤,加上幸運球加持,最終以9比8逆轉勝。  堪稱是死亡E組的8位選手中有3位我國選手,郭柏成、呂輝展和傅哲偉首戰分別擊敗奧地利馬里歐、義大利穆拉托爾和香港郭志浩,郭柏成和呂輝展將在勝部4強賽提前碰頭。  至於楊清順與張玉龍同樣在第一戰獲勝,單日台灣選手僅有張榮麟落敗,其他5位選手都開出紅盤。

  • 更生人柯柏榮出書 老母欣慰

     曾兩度因懲治盜匪條例入獄的更生人柯柏榮,二度坐監時有心悔改,靠著一部台語字典自學台語文,以「三行詩」形式創作的台語詩集「內籬仔的火金姑」由台南縣政府文化處出版,一心盼兒子走回正途的柯媽媽在新書發表會喜極而泣。  柯柏榮在台南監獄服刑受到合唱團指導老師黃南海鼓勵學習台語文,開始創作台語詩,還在服刑期間即兩度獲南瀛文學獎現代詩佳作獎,柯柏榮說,坐牢時,每天睡醒睜開眼睛即翻台語字典找靈感,因為台語文詞優美有意境,他以台語寫詩,抒發坐牢時的苦悶心情。  初參加比賽僅抱投石問路心態,沒想到竟得佳作獎,柯柏榮表示,得獎對他是很大的肯定,兩度犯案入獄,親友大多放棄他,能夠靠著寫作得獎,家人看到他的轉變,慢慢願意接納他,現在和同胞姊妹的關係也漸漸改善。  「內籬仔的火金姑」集結一百廿首三行詩,三行詩仿日本俳句形式,柯柏榮表示,三行詩和他寫慣的現代詩不同,花了不少時間適應新文體,「內籬仔」是監獄的俗稱, 他以火金姑形容在監獄裡看到的光明,如今看來,因為持續寫作讓他度過難熬的監牢時光,可以說,寫作是他在監牢時期的灰暗人生的一線光明。  柯柏榮在去年五月假釋出獄,最高興的莫過於柯媽媽,過去柯柏榮得獎,因人在監獄,都是柯媽媽代領,昨天陪著柯柏榮出席南瀛文學叢書新書發表會,坐在一旁的柯媽媽說,以前想都不敢想自己家裡會出一個作家,沒想到最令她掛心的兒子終於走回正途還出版新書,令她百感交集。

  • 3行詩《監獄速寫》 更生人獲文學獎

    「藏一片刀仔片 將生命線 割較長的」短短三行詩,深刻道出死刑犯對生命的眷戀及悔恨,更生人柯柏榮將獄中的體悟及觀察,以精練的文字刻畫出來,獲得「九十八年教育部台灣閩客語文學獎」社會組現代詩第一名。 無師自通的他,在獄中靠一本台語字典自學,詩作為台語文學家方耀乾、李勤岸等人讚賞,經常寄詩集、文集到獄中,豐富其文學內涵。 柯柏榮年輕時犯下強盜罪,假釋出獄又再犯,前後進出監獄兩次,在鐵窗下度過十一年光陰,一直到民國九十八年才重獲自由,目前在台南市安南區經營素食餐廳。 然而在他不起眼的外表下,隱藏著燦爛的詩才。柯柏榮第二次入獄時,有幸參加國寶級聲樂家黃南海的合唱班,一個偶然的機緣,黃南海給他一本《島鄉》雜誌,裡頭的閩南語創作讓他大為震撼,從此開啟創作生涯。在此之前,他甚至不曾以國語寫過一篇文學作品。 這次得到教育部大獎的《監獄速寫》,以譬喻的筆法寫成一首首三行詩。在〈吸毒犯〉中,代表死亡的「靈車」與代表被抓的「警車」在兩頭拔河,面無血色、生命毫無跡象的毒犯,卻像是雷達故障的「夜婆」(蝙蝠),只能攤躺著嘶喊。柯柏榮以此表達吸毒者對命運的無力,只能選擇死亡或關入監牢。 〈吸毒犯〉寫的是柯柏榮在看守所的深刻觀察,另一首〈中秋〉,則譜出自己的親身經歷。鐵窗之下,縱使有應景的柚子可吃,囚犯也已感受不到過節氣息,只能戴著乾枯的柚子皮,懷念年少時嘴邊的柚子滋味。 至於〈服從〉,柯柏榮用短短的十六個字,諷刺受刑人對服從的虛偽,監獄管理者一個命令下來,就像是「聖旨」一般恭敬領受,卻沒有真心吞下去,僅僅在喉嚨裡打了一圈便又吐了出來,自然是虛應故事的「白賊」(謊話)。 柯柏榮說,三行詩就像是日本的「俳句」,必須以最精簡的文字寫出內心感受,創作難度高。但也因為句數少,往往寫的就是一種乍現的「靈感」,不用講究結構和段落。他以自己的故事勸告年輕人,千萬不要誤入歧途,因為「學壞很快,變好很慢」,往往到了鐵窗下才有覺悟。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