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柳原的搜尋結果,共06

  • 耶誕私房景點 柳原教堂點亮繽紛燈飾

    耶誕私房景點 柳原教堂點亮繽紛燈飾

    耶誕節到來,位於台中市中區的柳原教堂歷史悠久,在中部地區是罕見的歐式風味的教堂建築,在平安夜前夕已點亮五彩繽紛的燈飾,為中區老城增添風采。 \n 柳原教堂為哥德式混合巴洛克式的福音殿堂建築,搭配著六角窗及拱型木窗,融合信仰精神與建築藝術之美。 \n 在平安夜前夕,柳原教堂點亮五彩繽紛的燈飾,彩虹的光芒在耶誕節氛圍的黑夜中閃閃發亮,讓白天莊嚴優雅的建築,與晚上溫馨浪漫的夜色,互相對應,為中區老城點上繽紛風采。 \n 此外,座落於台中草悟道的魔獸遊戲角色阿薩斯青銅雕像,近日也悄悄地變裝成耶誕老公公,裝扮包含脖子上的白綠相間圍巾,「霜之哀傷」劍上插著一個禮物盒,旁邊伴隨著3個可愛的小雪人以及其他裝飾品,耶誕裝扮預計展出至明年1月中。1051224 \n

  • 兩岸史話-日本帝國侵華第一步

    兩岸史話-日本帝國侵華第一步

     奕訢等人則立場堅定,據理力爭,維護了國家主權,這一點必須予以肯定。 \n 清廷接到文煜等人的奏摺之後,立即廷寄諭旨,批准了沈葆楨的建議:「沈葆楨等擬於海口建築炮台,安放巨炮,使不得停泊兵船。北路淡水等處,派兵駐紮,由提督羅大春督率巡防,並另招勁勇,多備軍火等事,所籌均是。」並指示:「儻該國悍然不顧,亦當示以兵威。」可知清朝此時已下定決心,在迫不得已之時不惜一戰。 \n 否定琉日隸屬關係 \n 然而這份「廷寄」更為重要的一點是,清朝明確指出中國對於台灣「生番」的主權:「生番本隸中國版圖,朝廷一視同仁,疊諭該大臣等設法撫綏,不得視同化外,任其慘罹荼毒。」 \n 而在福州將軍文煜、閩浙總督兼署福建巡撫李鶴年、辦理台灣等處海防兼理各國事務沈葆楨在《給日本中將西鄉從道照會》中,均明確指出台灣「生番土地」隸屬中國:「生番土地,隸中國者二百餘年,雖其人頑蠢無知,究係天生赤子,是以朝廷不忍遽繩以法,欲其……由生番而成熟番,由熟番而成士庶。」「中國分內應辦之事,不當轉煩他國勞師糜餉而來。」關於琉球與牡丹社事件的關係,照會指出:「琉球雖弱,亦儼然一國,盡可自鳴不平。」否定了琉球與日本之間的隸屬關係。 \n 照會不僅指出日本出師無名,還批評日本以怨報德。「今牡丹社已殘毀矣,而又波及於無辜之高士佛等社。……乃聞貴中將仍紮營牡丹社,且有將攻卑南社之謠。夫牡丹社,戕琉球難民者也;卑南社,救貴國難民者也,相去奚啻天壤,以德為怨,想貴中將必不其然。」 \n 三、外交鬥爭 \n 對於日本悍然出兵台灣,清政府在軍事上也有所部署,「台灣各處海口,現俱分兵駐守,防務漸臻周密。」同時,還在北京進行了很多外交努力。這些外交努力,即使在今天看來,也不失為捍衛國家主權之舉,在核心利益上並未妥協。 \n 例如,在《給日本國柳原前光照會》中,嚴正指出:「台灣全地,久隸中國版圖,雖生番種類,散處深山,向未繩以法律,總屬中國管轄之人。即偶有洋面失險,如琉球人民受害前事,亦當知會應管轄之地方官查辦。此次貴國興兵,未經向本王大臣議及,亦未准知照因何事派兵赴台,既與上年所言非為用兵之語未符,亦與條規內所載兩國所屬邦土,不可稍有侵越等詞相背。」 \n 清政府接到柳原前光復函之後,在《給日本國柳原大臣照會》中,強烈譴責日本「畔盟違約」,詰問柳原前光:「不知貴大臣此次來華,是為通好而來,抑為用兵而來。如為修好而來,則現在用兵,焚掠中國地土,又將何說?」 \n 1874年9月14日,日本全權辦理大臣大久保利通偕柳原前光及鄭永甯來總理衙門,「面遞條說兩紙,大指謂生番不服教化,地非中國所屬,又生番屢害漂民,曾不懲辦,並呈出領事福島與番地土人筆話。」奕訢等人在與大久保利通等人辯論期間,察覺出日本的企圖。「該使臣狃定前見,詞氣之間,竟似番土非中國所轄。」「或想踞地,或冀貼費。」儘管如此,奕訢等人仍然認為「兵端不可遽開。」 \n 在《奕訢等奏與日使交涉並恭呈往來照會折》中,還附錄了1874年9月14日以來與大久保利通等人之間的往來照會、節略。 \n 記有:《日本柳原照會》、《大久保面遞福島領事與番地土人筆話》、《查覆福島領事與番地土人筆話另條》、《日使大久保利通面遞與總理衙門答覆節略》、《大久保照會》、《大久保附送節略》、《大久保附送公法匯鈔》、《給大久保照覆》等。 \n 在北京談判期間,大久保利通拿出「福島領事與番地土人筆話」,意在說明「番土非中國所轄」。而總理衙門的「查覆」深得要領,一語中的:「以孤弱之民,見有兵至,威脅之下,何求不得乎!又總理生員云云,生員者,中國之廩善生、增廣生、附學生,由府縣錄送,並由兼學政之台灣道考取者也。身列中國膠庠,其所居之地,謂非中國而何。」 \n 立場堅定 據理力爭 \n 在「答覆節略」中,在中國政教所及,亦即主權歸屬這一重大問題上,「柳原前光既經狡執於先」,大久保利通「又復游移矯飾,百計強辯」於後,居心叵測,而奕訢等人則立場堅定,據理力爭,維護了國家主權,這一點必須予以肯定。 \n 大久保利通提出的第一條是:「貴國既以生番之地謂為在版圖內,然則何以迄今未曾開化番民?夫謂一國版圖之地,不得不由其主設官化導,不識中國於該生番,果施幾許政教乎?」 \n 總理衙門的「答覆」是:「查台灣生番地方,中國宜其風俗,聽其生聚。其力能輸餉者,則歲納社餉,其質較秀良者,則遴入社學,即寬大之政,以寓教養之意,各歸就近廳州縣分轄,並非不設官也。特中國政教由漸而施,毫無勉強急遽之心。若廣東瓊州府生黎亦然。中國似此地方甚多,亦不止瓊州、台灣等處也。況各省各處辦法,均不相同,而番黎等屬辦法,尤有不同,此即條約中所載兩國政事禁令之各有異同之議。」(待續)

  • 兩岸史話-日本帝國侵華第一步 覬覦東台灣野心(之二)

    兩岸史話-日本帝國侵華第一步 覬覦東台灣野心(之二)

     日本侵略台灣,是以征伐「無主之地」的名義出兵的。日使柳原前光在與總理衙門大臣最初交涉時強調這一觀點,在以後中日交涉中又反覆重申這一觀點。 \n 關於「遣人赴生番處詰問」究係何意?清政府在1874年5月「給日本國外務省照會」中明確指出:「若台灣生番地方,只以遣人告知,嗣後日本人前往,好為相待,其意皆非為用兵等語。」關於台灣生番問題,照會指出:「查台灣一隅,僻處海島,其中生番人等,向未繩以法律,故未設立郡縣。即禮記所雲不易其俗,不易其宜之意。而土地實係中國所屬。中國邊界地方,似此生番種類者,他省亦有,均在版圖之內,中國亦聽其從俗從宜而已。」 \n 大臣昏庸失言喪權 \n 1年之後,即1874年5月(同治13年舊曆3月),奕訢在回顧上次日本「詢問」時稱:「日本國使臣住京時,從未議及有派兵赴台灣生番地方之舉,究係因何興師,未據來文知照。……該隨員(柳原前光)等未經深論,臣等亦未便詰其意將何為。」 \n 也就是說,日本方面雖然提出了問題,但並未提出如何解決問題,更未言及將出兵台灣,「有事生番」。 \n 清政府海防鬆懈,情報蒐集能力極其薄弱。日本軍艦駛入廈門,如果不是英國公使威妥瑪4月18日(舊曆3月初3)函告,竟然毫不知曉。英使威妥瑪函稱:「日本運兵赴台灣沿海迆東地方,有事生番,並詢及生番居住之地,是否隸入中國版圖;東洋興師,曾向中國商議准行與否。」 \n 日本軍艦分往台灣、廈門,不僅引起了清政府的注意,還使在華列強產生了一種覬覦之心。威妥瑪函告清政府的第二天,就有英、法、日等國駐華使館陸續派員來總理衙門詢問此事;與此同時,總稅務司、英國人赫德也來總理衙門詢問此事。 \n 1873年6月21日,柳原前光與總理衙門大臣毛昶熙、董恂、孫士達舉行會談,這是一次在近代中日關係史上非常重要的會談。以下是日方節錄。 \n 柳原曰:「……貴國僅治(台灣)島之半偏,土番之地在其東部,政權未及,番人自為獨立。前年冬,我國人民漂泊彼地,番人即予掠殺,故我國政府欲出使問其罪。惟番域與貴國府治犬牙接壤,我大臣以為,未告貴國而興此役,萬一聊有波及貴轄之事,無端受其猜疑,兩國自此傷和,有此憂慮,故預為說明也。」 \n 彼曰:「……琉球國是我藩屬,彼時琉民自生番逃脫者,我官吏悉加救恤,送往福建,總督施以仁愛,送還本國。」 \n 柳原曰:「……野蠻(生番)害我臣民,我君不得不以保民之權而伸其冤。謂琉人為我國人何妨?且問貴國官吏,既雲救恤琉民,不知如何處置殘殺(琉民)之生番?」 \n 彼曰:「此島之民有生熟兩種,從前服我王化者,謂之熟番,置府縣治之;其未服者謂之生番,置之化外,未便窮治。」 \n 彼曰:「不制生番暴行,乃其為我政教不逮之處。」柳原曰:「貴大臣既云生番之地,政教不逮,舊來又有其證據,為化外孤立之番夷,則我獨立國盡可自行處置。」 \n 這是中日兩國在琉球歸屬和台灣主權問題上的一次重大的外交鬥爭。在這次外交鬥爭中,柳原前光巧為布局,以「土番之地在其東部,政權未及,番人自為獨立」為誘引,試探清政府對台灣東部主權問題的態度;接著稱遇難的琉球人為「我國人民」,將幾百年來中國的屬國琉球歸入日本。而總理衙門大臣「琉球國是我藩屬」這句話,雖然直接否定了柳原前光的試探,但在台灣生番問題上,由於用語不慎,為柳原前光抓住話柄,為日本出兵征服「無主之地」找到了藉口。 \n 日本侵略台灣,是以征伐「無主之地」的名義出兵的。日使柳原前光在與總理衙門大臣最初交涉時強調這一觀點,在以後中日交涉中又反覆重申這一觀點。說明日本的根本用意在於:從中國手中奪取台灣特別是台灣東部地區的主權。由於總理衙門大臣毛昶熙用語不慎,柳原前光便乘機斷章取義,抓住「生番為化外之民,尚未甚加治理,乃中國政教未及之處。」一語不放,曲解為生番居住之台灣東部地區並非中國領土。 \n 生番熟番均隸我朝 \n 對此,《申報》反覆地加以論述,指出此乃總理衙門大臣失言,並非中國政府官方的見解。在1874年4月16日,《申報》刊發〈論台灣征番事〉一文,稱:「夫台灣一島,雖分為生番熟番,熟番早歸入本朝版圖,而生番之處所亦隸在我朝之屬下。」 \n 5月11日《申報》在〈論台灣事〉一文中指出:「……初是日本外務大臣瑣意西馬(寺島宗則)出使,與總理衙門議定大局。相傳云總理衙門許日本自行懲辦,其議固有之也。然所許恐僅為敘晤間偶及之而已,蓋觀於橫濱西字日報,則准許之議皆杳渺無憑,即此已可見也。然而准他國興大師來犯我外番者,豈有不以明約載記之理乎?故以是揣衡之,則大師征伐台灣之許,係屬子虛,既有准行懲辦係屬口頭言語,其議蓋未有成約耳。」7月27日又有〈論台灣事〉一文,稱:「東使瑣意西馬於談間,挑華官出此言,以圖為日後之藉口……」。 \n (待續)

  • 台中火車站、柳原教會 2017年迎百歲慶

    台中火車站、柳原教會 2017年迎百歲慶

    台中首座主題公園「台中文學館」啟用後,吸引很多參觀人潮,市長林佳龍今天(4日)表示,全台第1座台灣人學校台中一中,剛歡度百年校慶,未來2年,柳原教會與台中火車站也要迎接100歲生日,是台中第2個文化世紀新起點,更要找回老台中人的榮耀。 \n \n 林佳龍今天在市政會議表示,近來台中第1座主題公園「台中文學館」啟用後,吸引很多人潮,這棟歷史建築,是日治時代的第3種官舍,幾乎是本區域登錄群體中最高級的官舍,房屋構造反映當時的文官體制、日式官舍建築技術。 \n \n 台中有著許多珍貴的「百年」歷史建築,林佳龍舉全台第1座台灣人 學校台中一中,剛歡度百年校慶,未來2年,鄰近一中的柳原教會與台中火車站,都將迎接100歲生日。 \n \n 他強調,市府團隊已規畫串連台中公園、市長公館、文英館、放送局、台中州 廳、市役所,打造雙十文化流域生活圈,為老建築注入新生命,配合i-bike,將每個像珍珠一樣的景點串成項鍊,讓民眾遊台中的同時感受文化 城的氛圍,更要找回老台中人的榮耀。 \n \n 為推動「中區再生」,市府將「打造文化城中城」列為本 市發展的旗艦計畫,帶動舊城區榮景再現,未來要以台中火車站作為發展核心,透過交通網路建置、經濟廊帶復甦、提升觀光效益、水綠景觀軸帶、文化地景再造、行政機制等6大面向,進行細部規畫。 \n \n 在交通方面,則以大眾運輸、自行車建構路網,並規劃文創主題商店進駐,讓騎樓平順打通無障礙人行空間等方式,打造宜居城市,讓中區憑藉以往的人文歷史,建立古今共生的新面貌。

  • 柳原教會115年 邀居民做公益

    柳原教會115年 邀居民做公益

     台中柳原教會慶祝115周年,21日首次邀社區居民到教會同樂,不僅特別拍攝6分鐘影片介紹基督教在中台灣的歷史發展,今年初因整修封閉的古蹟教堂;昨也特別開放給民眾參觀,現場也義賣小吃、二手物資。 \n 柳原教會是原台中市歷史最悠久的教會,縣市合併後,成立時間僅次於神岡區大社教會,目前約有328名固定教友,其歌德式建築古蹟教堂已被文化局列為歷史建築,古色古香的紅磚外牆,成為婚紗熱門拍攝景點。 \n 柳原教會長老王文良指出,古蹟教堂過久失修,15年前、教會百周年曾進行大型整建,完工後開放民眾參觀,直到今年初再整修工程封閉,教會決定古蹟教堂內仍以教友做禮拜等使用為主,昨天配合教會115歲慶祝活動,特別再開大門給民眾參觀。 \n 教會也首發7、8千張活動傳單到社區邀居民同樂,王文良說,柳原教會古蹟教堂之美名聲遠播,但最親近的鄰居卻鮮少到教會,所以決定先踏出敦親睦鄰第一步,邀民來做客。

  • 唱遊課-紅玫瑰與白玫瑰

     我強烈地懷疑林夕、周耀輝、黃偉文這班香港詞人正進行一個「盜張愛玲」秘密行動,才子們從張愛玲那偷來的珍寶不少:林有《色戒》,周有《華麗緣》,黃偉文則是《小團圓》與《詩與胡說》。 \n 李焯雄港大畢業,堪稱張的嫡系學弟,當然不能輸人。手邊留有初版《傳奇》《秧歌》,振保在蚊子血飯黏子間進退兩難,也成了寫給陳奕迅國粵語兩首歌《紅玫瑰》與《白玫瑰》,紅花是「夢裡夢到醒不來的夢,紅線裡被軟禁的紅……」白花是「白如白牙,熱情被吞噬……白如白蛾,潛回紅塵,俯瞰過靈位。」 \n 若只留五首歌傳世,他盼其中能有兩株玫瑰。我說他與周耀輝合寫的《忽然之間》也可添上。「忽然之間天昏地暗,世界可以忽然什麼都沒有……」整個城市傾覆了,流蘇與柳原再重逢,抓住他的手,摟住他的手臂,不正是這樣的心聲?「就算時針都停擺,就算生命像塵埃。分不開,我們也許反而更相信愛。」李焯雄,你這已非借題發揮,而是在骨子裡跟周耀輝扮柳原流蘇,演起《傾城之戀》來了呢。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