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校園創作歌手的搜尋結果,共04

  • 《未上市個股》鑫盛傳媒與天生贏家共辦「MV大導演」

    鑫盛傳媒(6587)看準網路短視頻當道,與天生贏家娛樂公司共同參與新加坡創作歌手陳傑瑞發起的《MV大導演》校園自製影片評選,除贊助參賽獎金外,並提供先前製作《星不了情》、《繪梨醬的告白日記》等當紅網路綜藝製作經驗,結合產業平台豐富資源與校園學子創作能量,打造台灣影視音創作新模式。 \n \n 鑫盛表示,時下許多爆紅網路影片都源於年輕人的創意,凸顯校園創作能量十分豐沛,鑫盛有意培訓未來人才、深耕台灣影視市場,從學生族群開始紮根。鑫盛指出,此次《MV大導演》主要由陳傑瑞提供三首歌曲「是英雄的站出來」、「愛你是我的未來」、「我不相信」,以勵志、輕快、抒情三種截然不同的曲風讓同學們自由拍攝MV,再經由一個月的網路公開投票選出最受歡迎的創作MV前三名,最終由文化大學傳播系的同學抱回首獎。 \n 鑫盛董事長羅法平指出,《MV大導演》結合了線上歌手、影視製作公司,為校園學子提供了絕佳的創作舞台。此次一共20支參賽MV,有7支入圍決賽,吸引超過10萬名網友按讚投票、瀏覽總數超過50萬次,不僅活動十分成功,也在校園族群引起話題,未來不排除會舉辦更多校園創作活動以延續影視音新模式。鑫盛表示,陳傑瑞先前曾翻唱過韓劇《鬼怪》、《太陽的後裔》等歌曲,皆在網路上獲得極高的點擊率,在年輕學子與網友間具有一定號召力,接下來陳傑瑞也會為鑫盛製作的網路劇《大約是愛》獻聲,預計將在今年度第4季於大陸網路平台「騰訊視頻」播出。 \n \n

  • 興大湖畔音樂季 校園創作歌手尬歌

    興大湖畔音樂季 校園創作歌手尬歌

    中興大學湖畔音樂季開鑼了!第四屆活動將持續至4月1日,邀請創作歌手、獨立樂團與校園歌手在湖畔、草地搭建的雙舞台尬歌,現場氣氛high翻天。校方指出,今年音樂季以「第25小時」為主題,配合文創市集、高達3公尺的大扭蛋機等,吸引許多學生參與。 \n包括深受大學生喜愛的「Crispy脆樂團」、「告五人」、「怕胖團」等獨立樂團,以及創作型歌手王彙筑、洪安妮、江松霖等人組成的樂團,在興大湖畔熱情開唱,另有校內外學生組成的31組校園歌手尬歌,熱鬧滾滾。 \n主辦單位興大學生會長駱泰宇表示,以往湖畔音樂季以管絃樂演奏為主,近幾年則轉型為獨立音樂,現場還結合展覽、文創市集,更顯多元化,特別的是,今年現場特別設置一座3公尺高大型扭蛋機,只要集滿3張消費扭蛋券即可玩一次扭蛋,吸引許多人排隊體驗。 \n學生會強調,今年音樂季以「第25小時」為主題,主要是希望參加者可以在這一個小時中忘卻生活繁忙,專注沉浸在音樂饗宴,並將音樂帶來的感動留在心中,未來更希望音樂季能超越語言,藉由各種形式的旋律呈現,讓更多人透過音樂認識、有新體悟並找到情感的出口。

  • 嚴爵靠朋友死纏爛打找伯樂 卻穿短褲拖鞋見客

    嚴爵靠朋友死纏爛打找伯樂 卻穿短褲拖鞋見客

    嚴爵日前參加今年金曲獎系列活動「金曲之星前進校園」,和學生朋友分享自己當年如何成為創作歌手,當年在茶餐廳和他碰面的唱片製作黃婷吐槽他:「他真的很做自己,跟我第一次見面就是穿拖鞋、短褲、棒球帽,說有多邋遢就有多邋遢。」 \n \n嚴爵回憶從美國休學搬回台北的艱苦日子說:「當時要繳房租,沒有收入、又是無業遊民,睡醒只知道有張Demo在那邊,但對未來很茫然,那很恐怖的感覺。直到半年之後經由表妹的朋友輾轉介紹遇到黃婷。 \n \n \n黃婷說有朋友不斷打電話跟她說:「這個人叫做嚴爵,他真的很想給妳聽聽他的作品,妳不跟他見面會後悔。」她為了不想再被電話騷擾就答應了,「他一直說要彈吉他給我聽,我想說聽CD就好了,很逼人欸。」原本以為他「又是一個浪費我時間的人」,沒想到他的音樂是「聽5秒你不知道接下來會怎麼發展、跟別人的很不一樣。」才有了今天的「創作王子」。

  • 不想扛 校園民謠的大旗

    老狼,是校園民謠的一個標籤,是許多人青春的集體記憶。青春,吉他,女孩,流浪,純真……所有的詞句似乎都在那段真實歲月前變得乏力,一九九四年春天,以老狼、高曉松為首的校園民謠的歌手和創作者的出現,書寫了一代人的青春記憶,也創造了中國唱片史上的一個奇蹟, \n當年,大地唱片出版的《校園民謠I》的專輯賣掉60多萬張,《同桌的你》上了春晚,紅遍了大江南北。老狼都以迥異於當時流行音樂充滿商業味道的歌詞和配曲,以及低沉滄桑的詩情演繹,迅速攫取了當時年青一代的心。 \n1995年老狼出了自己的個人專輯《戀戀風塵》,儘管老狼自己認為這是一張典型的流行音樂專輯,但它被回憶的場景更多的是在大學裡。2007年發行了新專輯《北京的冬天》,此時的老狼依舊溫暖、清澈、低調,彷彿歲月無法把他改變。 \n老狼一直覺得「校園民謠」對於他本身來說,更多時候只是一個標籤,這個標籤曾讓他一度迷茫困惑,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對民謠也有了更多的認識,現在的老狼,會去疆進酒這樣的小酒吧看演出,他捧著啤酒杯,和現場所有樂迷一樣,聽到精采處鼓掌、叫好,拍點兒現場照片。這就是生活中的老狼,一個標準民謠迷。萬曉利,蘇陽,馬條,周雲蓬,他真心的喜歡這些民謠歌手,他幫他們出唱片,和他們一起演出,向主流唱片公司推薦他們的音樂,似乎跟他們在一起,自己的民謠生涯,才更完整。 \nQ:說起校園民謠,你是一個符號和標籤。 \nA:校園民謠在當年只是一種稱號,並沒有深入地研究他是怎麼一回事。現在回想起來,我們當時可能是受木匠兄妹和保羅賽門的影響比較深,再加上台灣校園民謠的影響,才產生我們的的校園民謠。那時候我們都是坐在草地上唱歌,一唱一夜的那種,慢慢唱著也開始有自己的創作,高曉松,豫東,沈慶他們開始寫歌,又受到了主流媒體的關注。然後是大地唱片公司做的「校園民謠」這個概念,從高校收集歌曲,一共收了三、四百首。從中精選出了40首,準備分4輯做成4張唱片,我只參與做了第一張。1996年我們做專輯的時候也沒考慮那麼多,只是為了紀念一下大學時光。後來沒想到歌出來後大紅大紫。要說我們代表校園民謠也不太合適,這麼多年,我並不是特別在意這個東西,我覺得也就是我們作品裡呈現出來的那種與商業歌曲不同的氣質,感染了不少人,但我不想扛這桿大旗。 \nQ:那時的校園民謠是很主流的吧? \nA:對,94、95年的春節聯歡晚會,我唱了〈同桌的你〉,一下子在全國被知道,現在就不太一樣了。我覺得現在的民謠沒有像是〈同桌的你〉那麼火的歌曲,是因為沒有那麼大的共同性了。大家都更關注個人的精神世界,而不是有那麼大的共同性。可能現在的民謠如果借助主流媒體的傳播,會速度更快吧。可是現在媒體做的都太娛樂,熱衷音樂的媒體很少,不過現在網路上還是有一些傳播方式很好,比如現在的豆瓣小組,喜歡一個音樂的人都聚在一起,互相分享資源,我舉得這種傳播速度會加快,不像只能通過傳統的媒體才能傳播開來,我有時候可能就是從豆瓣的周雲蓬小組知道他的一些事情。 \nQ:你對現在的民謠歌手很關注。您覺得這會的民謠是您當時的民謠相比怎樣? \nA:我覺得現在的民謠比當年更完整,更顯出個性,周雲蓬,萬曉利等等他們的作品都是有著很強烈的個人色彩,比當年校園民謠一枝獨秀的情況有意思多了。他們的歌和他們所處的生活環境息息相關,混跡於酒吧市井之間的感覺,特別濃厚,帶點狡猾帶點真誠。比如曉利的《狐狸》就是很市井、狡猾的歌曲。而蘇陽有西北地域特色,濃厚寧夏風格,挺能代表他自己出生的那種地方的特色。要是我們幾個能在一起,我覺得民謠這個概念還挺豐滿。 \nQ:說到周雲蓬,小娟,萬曉利、蘇陽他們有很好的作品,但可能還在為生存唱歌,不會像你當年那樣走紅,你怎麼想? \nA:我也挺替他們不平,藝術家還得為自己的溫飽而忙碌挺說不過去的,有時候我想能有人出好幾百萬給畫家,怎麼就沒有人出錢來給唱片呢?現在各種的公司非常多,但是大多關注的是選秀、偶像。不說大環境如何吧,我覺得現在的聽眾可能還是缺乏消費音樂的習慣,比如花50塊看現場演出,在歐美已經是一種生活習慣了。我有時候也會把他們的音樂推薦給主流的唱片公司,希望希望他們能有更多的影響力,但目前還沒想好有什麼更好的形式可以幫他們推廣,偶爾會和他們一起演出,希望大家可以一起做一些事情。 \nQ:最近,你做了很多現場音樂的演出,比如草莓音樂節,你作為民謠舞台上的壓軸演出,你現在是更喜歡現場音樂麼? \nA:是,音樂節前前後後也演了不少,那種氣氛還是挺好的。音樂節能夠展示樂隊的特點和實力,和CD的感覺也不一樣。現場會和觀眾在音樂上有互動,樂手和觀眾互相感染。我挺喜歡這種形式的。其實我一直挺喜歡搖滾樂的,我多年也在展示自己能夠玩搖滾樂的能力,但是這麼多年也沒有正式實施過。第二張和第三張會有一些搖滾的因素在裡面,但是沒有那麼明顯。第一張給大家的印象太深刻了,所以大家覺得我是民謠歌手,但其實我自己還是喜歡多變一些。現在各地都在搞音樂節,樂隊也能吸引觀眾,大家的目光從關注拼盤式的晚會到現在關注這種冷門的,越來越多時尚的時髦的人關注這種音樂會。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