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校園老大的搜尋結果,共04

  • 王大陸為當校園老大 慘撞頭送急診

    王大陸為當校園老大 慘撞頭送急診

    陳玉珊執導的電影《我的少女時代》今在上海亮相,導演陳玉珊、監製葉如芬合體宣傳,演員宋芸樺、王大陸也到場助陣。 \n \n王大陸在片中飾演校園小霸王,在班上一呼百諾,他在記者會上叫苦說:「編劇就寫了超多打架的戲讓我受苦受難。原本以為是來拍校園青春片,進組之後變成武打動作片!」 \n \n他有一次在偏僻的地區拍攝,要在田野間的石子路飛踢,他說:「才剛要開始的第一腳就直接重摔到頭,全劇組的人都傻了,我當下也只能先躺著不動,後來送醫院急診後回來繼續打,只能說老大不是那麼好當的。」 \n \n宋芸樺則說:「拍這戲上了很多課,包括學溜冰、(四輪溜冰鞋)潛水、散打。」她盡力研究90年代流行,認真做筆記想重現當年情境。

  • 校園霸凌 處理機制待改善

     十一月一日又發生了一位少年,剛升上國中兩個月,因為長期遭到同學霸凌,無法獨自面對而跳樓身亡的不幸事件!非常諷刺的是,就在前一天,教育部推廣宣導影片《我的同學是老大-霸凌終結篇》的記者會裡,指出防制校園霸凌最困難的地方在於學生遭受霸凌時「不敢或不願意說出來」,而最重要的關鍵是要孩子「勇敢說出來」,因為「教師會隱身於學校各角落,適時出現在霸凌事件發生之時,提供現場學生適當的處置與輔導建議」。 \n 然而這孩子的遭遇無疑給了教育最高當局一記當頭棒喝「你好像在鬼扯!」,因為除了父母沒空聽他說話,導師對自己遭欺負「視而不見」。在遺書裡他以超出他年齡、非常成熟的筆觸寫下「既然沒人理會,只能選擇沉默…」、「我試圖找方法抒壓,但無論…都不被認同…消極自殘或睡覺…最後放棄一切選擇消失」、「心已死」,讀之令人心碎。 \n 筆者無意責難那孩子為生活奔勞的父母和苦無三頭六臂的導師,因為連教育最高當局的政策白皮書(初稿或即將提出的「報告書」)內,對如何處理校園霸凌也都隻字未提,顯然這個問題未受到該有的重視。 \n 筆者仔細搜尋教育部相關網站,發現針對霸凌,孩子、家長和老師,甚至於醫療和治安人員,我們最缺乏的是一個緊密聯繫、互動、合作的機制,因此建議如下: \n 一、所有國小和國中生,尤其是新生剛入學,就要在輔導課用各種易懂的方法(影片、話劇)給予積極教育,教導他們什麼樣的行為是霸凌(定義)、霸凌別人為什麼是不好也不能被大家接受的行為?習於霸凌他人者未來多會遭到什麼樣的下場?遭到他人霸凌,輕微時(如語言霸凌)如何向對方表達自己的不快?嚴重的霸凌(如性侵、暴力)時如何向老師報告?若是老師不小心忽略了,應該如何告訴家長?老師和家長都沒有回應,應該如何告訴校長?把這些知識從小就扎根在他們心裡,以後順利地成為他們善用的權力和社交技巧。 \n 二、在每本周記本、家庭聯絡簿上貼上導師、輔導室和校長的聯絡電話及電子信箱,讓孩子和家長很容易地與他們聯絡。 \n 三、校園內廣設錄影器,特別是些死角暗處,讓霸凌(以及吸毒、吸菸等不法或不良行為),在校園內無所遁形。 \n 四、對較嚴重的霸凌事件,學校應專案處理,由校長主持,輔導室(應由專業社工師擔任)、導師、施暴者家長和受害學生家長集會討論解決方式,必要時,例如涉及性侵或暴力(較大的學生)時應該分別邀請青少年心理衛生專家或附近治安機關協助。 \n 五、將處置校園霸凌列為考核,鼓勵老師和校長勇於面對問題,當局應嚴格處分視而不見的老師和無所做為的校長。 \n 依據國外研究,要有健康而充滿公義的社會,學校裡無論被霸凌者、霸凌者,甚至袖手旁觀者,都應該受到妥適的輔導。台灣校園霸凌愈來愈嚴峻,教育部長,請加油吧! \n (作者為醫師,陽明大學副教授)

  • 黑幫冒充家長 為小弟赴校談判

    黑幫冒充家長 為小弟赴校談判

     彰縣警局刑大偵三隊調查,台中某高職夜校生阿誠,投靠竹聯幫豹堂李老大,以台中市南區為據點,豹兄豹弟一起聯手入侵校園;除恐嚇霸凌學生強索保護費,還經常在汽車旅館開轟趴,推銷搖頭丸和K他命,兩位明星國中男、女也因而染上拉K惡習,家長昨天在警局心痛得大哭。 \n 阿誠愛暴力、迷吸毒,他的麻吉卻愛上學校的校花,流水有意,可是校花欣賞的是另一品行端正的同學,阿誠連這也替人家抱不平;警方調查,阿誠去年三月糾集幫眾十幾人,分持棍棒狠打得該同學至頭破血流,差點斷手斷腳,學生要求學校幫忙主持公道。 \n 學校要求阿誠通知家長到校道歉、尋求和解,哪知阿誠直接找上豹堂李老大,還帶一群兄弟,大方走進學校辦公室,向校長、主任介紹「這是我的家長」,就請出被打同學來對談;老大粗聲粗氣「不然你要『安狀辦』?」、「我看是誤會一場,『歸氣』和解書就簽簽,卡省惹麻煩!」此舉嚇得同學隔天馬上辦休學。 \n 阿誠還將幫派滲透到中市某明星國中;國三的「小偉」原本成績很優秀,父母都是高階經理,愛讀書的他渴望友誼,卻犯上一群壞孩子,受豹堂大哥教唆,不停對小偉要錢。 \n 小偉本來還有「願車馬衣裘與朋友共」的情懷,但發現只要一次不「奉獻」,就被找碴,遇上各式各樣麻煩。小偉被修理怕了,找各種藉口向父母要零用錢,卻填不滿兄弟、老大、老老大胃口,只好瞞著奶奶偷走會錢;警方調查小偉從去年二月到十一月間,一共被勒索廿一萬元。 \n 過程中,小偉也一夕變性,從乖乖牌到學會一身粗魯言行舉止,原本頂尖成績一落千丈,換來大、小過不斷,成為學校的問題學生。 \n 去年十一月間,父母驚覺問題嚴重,逼問之下,才知孩子在校被強索保護費,為保護孩子,除馬上辦轉學,也向彰化縣警局報案。 \n 警方經過調查,昨日在台中市逮捕阿誠、李老大等九名嫌犯;依違反組織犯罪、毒品危害防制條例與恐嚇取財等罪嫌移送法辦。

  • 社論-陳銳不是個案 快把黑幫趕出校園

    藝人陳凱倫的兒子陳銳因為涉及暴力討債、職棒簽賭,遭收押禁見,社會議論紛紛。陳凱倫身為宗教電視台主持人,又長期參與公益服務,形象相當正面,兒子涉入黑幫事件,如此高度反差,自然成了話題;然而,更值得關切的是,黑幫滲透進入校園的問題,已有愈來愈嚴重趨勢,陳銳並不是個案,校園治安讓人十分憂心。 \n陳凱倫是童星出身,現在是知名主持人,持續活躍於電視圈和社交界;十九歲的獨子陳銳加入黑幫校園簽賭事件爆發後,他在記者會中非常自責地表示,因為工作忙碌,沒有好好陪伴孩子,以致孩子結交了不好的朋友、誤入歧途。 \n然而,陳銳由父母眼中的乖乖牌變成了校園黑社會老大,並非無跡可尋;兒子一個學期曠課二二六節,陳凱倫應該也並非全然不知。陳銳被捕時,全身上下都是名牌;更誇張的是,陳銳每個月花一‧五萬多元包計程車做代步工具,這些行頭和享受,根本不是一個高中生能夠負擔起的,難道陳凱倫夫婦都未曾懷疑過嗎?他們肯定知道事有蹊蹺,因為陳凱倫夫婦曾經把孩子送到大連去,目的就是為了不讓兒子與黑幫朋友繼續往來。 \n不過,或許是乍然間離鄉背井、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生活,對一個正當青春期的孩子來說,實在難以適應,經過陳銳再三保證一定會守規矩、好好讀書後,陳凱倫同意讓兒子回來台灣。只是,這分為父的體諒與信任,最後卻仍以失望與懊悔作收。重返台灣的陳銳還是脫離不了黑道,甚至涉入組織犯罪。 \n一個孩子發生這樣的事情,固然有個人意志力、價值觀的抉擇,父母管教方式過於疏鬆等因素,但不可諱言的是,今天校園黑幫的問題已相當泛濫,利用人性之貪婪與年輕學子的單純性格及同儕情誼,黑道組織在校園裡不斷擴大,他們甚至是以警方形容的「老鼠會」方式經營,使得愈來愈多青春學子一步一步染黑。 \n這次台北少年警察隊與士林地檢署偵辦校園黑幫案件,逮捕了十二名黑道組織成員,這十二個組頭分屬十二個不同學校,包括一所國中、八所高中職與三所大專院校,十二人中竟有七人未成年,可見黑道組織經營校園之深與廣,連尚在懵懂之齡的國中生都加入了暴力討債與簽賭的行列,此番情景,實在讓人心寒也心痛。 \n警方所查獲的校園簽賭集團以虛設公司行號為掩護,成立賭博網站,兩年多來簽賭學生人數至少有上百人。這上百人裡頭,有多少原本是單純天真的孩子,但因為一時無法抵抗金錢的誘惑,或者長期承受校園暴力的脅迫,最後走上跟陳銳一樣的路,陷入自己簽賭、再慫恿同學簽賭、分紅、暴力討債的惡性循環之中呢? \n孩子染黑非一夕所致,過程中,學校也注意到學生行為有異。例如陳銳即因缺課太多等行為,已被學校列為「高關懷學生」;一些學校也有所謂的護苗專案,根據專家所設計的指標,了解學生在校表現,以進行輔導。遺憾的是,即使如此,還是沒辦法改變或扭轉孩子的行為。部分原因在於很多家長並不願意面對孩子變壞的事實,總認為犯錯的不是自己的孩子,只是被人給帶壞了;再加上黑道上門,家長擔心孩子安危,因此遇事傾向私了、花錢消災;而校方也擔心影響校譽,不希望警方介入調查,致使校園黑影幢幢,問題始終難以有效解決。像這次警方在過濾了黑幫帳冊後,已找到一些受暴力威脅與討債的被害學生,希望他們能夠出面指認,但部分家長不想配合辦案,從而增加了突破案情的困難。 \n校園治安惡化、校園惡勢力不斷擴張,侵蝕校園安全,也影響學生們的學習興趣與意願,這是個必須要由學生自己、家長、校方和治安單位共同面對的複雜問題,缺一不可;忙碌的父母、保護校譽的學校,平日要多關心孩子,遇事則應該確實幫助他們好好面對、解決四面八方而來的挑戰和考驗,這是師長們責無旁貸的任務。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