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核燃料的搜尋結果,共61

  • 核二廠燃料貯存案 環差初審過關

     環保署9日審查「核二廠用過核燃料中期貯存計畫環差案」,審查結果,在環評委員要求開發單位就國際間相同貯存方式的使用案例,進行背景環境條件,包含緯度、氣候、鹽分及天然災害發生種類、頻率等比較分析,並加強風險管理及溝通後,全案確認通過送環評大會審查。

  • 日本定出核燃料乾式貯存容器的堅固標準

    日本定出核燃料乾式貯存容器的堅固標準

    共同社報導,日本原子能規範委員會在13日的例行會議上,提出用過核燃料空氣冷卻與臨時保管期間的「乾式貯存」金屬容器(cask),抗震性和強度的新標準,預計新標準最快於3月內施行。這將是日本持續長期使用核電廠的重要步驟。

  • 日茨城核燃料設施傳出放射性物質外洩事件

    日本原子力研究開發機構發布消息指出,位於茨城縣東海村的核燃料循環工學研究所30日下午放射性物質外洩的警鈴大作,目前還在確認是否有工作人員被曝。

  • 核一除役環評 專案小組明再次審查

    核一除役環評 專案小組明再次審查

    環保署明(6)日下午召開核一廠除役環評第2次專案小組初審會議,環保署表示,台電須針對上次會議環評委員的質疑做說明,包括核燃料移除貯存,廢棄物處理,與當地民眾溝通,風險災害防救措施,海洋生態與在地文資保存等。按程序,專案小組通過才能送委員會(環評大會)審查,再通過才算完成環評程序。 \n \n 核燃料的部分,台電提出的乾貯設施預計分兩期,第1期室外露天乾貯場已完成,但新北市府遲不發水保執照而無法使用,第2期則尚未興建,總數7400束的核燃料棒都在反應爐和燃料池中。而當地民眾對乾貯設施亦有疑慮,擔心核廢料賴著不走,要求台電先找到最終處理場址。 \n \n 除了核燃料棒,目前還有6.5萬桶低階核廢料,需要新設焚化爐、固化設施進行減容處理。將來拆廠後預估會產生2.6萬噸廢棄設備、5.3萬噸廢鋼材及3千噸廢電纜,合計8.2萬噸的廢棄物要如何證明沒有輻射疑慮,甚至處理後再利用,專案小組與環保署也都有質疑,並要求台電再說明。 \n \n 環團今(5)日先召開記者會反對目前的室外乾貯設施,認為若遭土石流、天災侵襲,恐怕會有危險。而核一廠除了反應爐、汽機房,還有廣闊的腹地,建議可先拆除輔助設施,做為核燃料的乾貯場,暫放2、30年相對較安全,等最終場址找到並建置完成後再遷移。 \n \n 原能會則表示,環保署審核通過核一廠除役計畫環境影響說明書後,原能會即可依法核發除役許可,讓台電在25年內完成電廠除役工作。而在環評通過前,台電仍須維持機組的安全,原能會則隨時監控。

  • 核燃料六氟化鈾要花3億外運 原能會預計下周簽約

    核燃料六氟化鈾要花3億外運 原能會預計下周簽約

    1980年代台灣向美國進口35噸核燃料六氟化鈾(UF6),要製造濃縮鈾,但政策改變,存放在原子能委員會核能研究所內原料桶中,一放就是30多年。由於台灣沒有六氟化鈾的穩定技術,原本打算運至美國處理,後又改為民間公司接手,要花3億多經費。原能會主委謝曉星今(22)表示,預訂下周就會簽約,將運往國外。 \n \n立法院教育及文化員委員會今召開原能會預算報告,立委蘇巧慧問為何還沒運出去,是否牽扯到國家外交問題。主委謝曉星回答,原本2017年要簽約,卻因國際外交因素,無法順利外運;不過現在已找到廠商,預計下周就會簽訂處理合約。 \n \n核研所所長林金福進一步說明,在國內儲存並處理這批六氟化鈾耗費成本高,因此才會計畫要外運。因核燃料屬高度管制的原物料,外運需要經過多方洽談,目前預訂下周簽訂的處理的合約,運送契約預訂在明年簽訂、外運,總經費約3億多。 \n \n另外,立委蘇巧慧提到,因安全考量,核廢料要外運的過程中,有規定疏運狀況跟路線都不能透露,擔心有心人士攔截發生危險,但在今年7月跟9月都被媒體拍到,這難道沒有洩密的法律問題嗎?謝曉星表示,燃料棒等核廢料在分批外運中都有嚴密保護,也都依照國際能源總署(IEA)規定,事前都有簽切結書,要再了解詳細情況。 \n \n蘇巧慧怒批,原能會做事太輕率,這種事發生是要以國家秘密確定,還是公務人員洩密確定,都涉及刑法跟國家機密保護法,拍攝記者有無法律責任。謝曉星說,應會採用公務人員洩密,蘇要求,原能會應該要讓大眾了解,這樣隨意洩漏核廢料外運情形,是很嚴重的事情。

  • 核燃料棒外運未遭抗爭 李來希:擁核團體像綿羊

    核燃料棒外運未遭抗爭 李來希:擁核團體像綿羊

    核四第2批燃料棒5日凌晨將核四廠第二批核燃料棒運抵基隆港再運往美國。擁核團體痛批政府外運燃料棒是趁夜「偷偷摸摸」外,別無他法。全國公務人員協會理事長李來希感嘆表示,「對照反核團體抗爭的力道,果真是草食性的綿羊。」 \n \n 台電在今年7月4日已運出首批共80束核燃料棒,昨(5)日凌晨一時許將第二批共240束燃料棒,在警車戒護下,從核四廠運往基隆港。基於「燃料運送需遵守國際原子能總署保密規定」,台電表示,不能透露運送細節,不過將依照立法院決議必須在2020年底前全數移出燃料棒,將分三年、共八批次運出。 \n \n 支持核四商運的團體對燃料棒逐次外運反應,除了譴責,就只能將希望寄予年底的公投。抗爭力量軟弱無力,令人失望。李來希在臉書表示,對照反核團體抗爭的力道,支持核四的團體「果真是草食性的綿羊,這樣子溫吞怎麼跟肉食性的狼群對抗?」李來希連「廢2025非核家園條款公投」都不抱希望,直接表示,「除了靠選舉翻盤之外,我看是沒有其他的選擇了!」 \n

  • 核四燃料束再運出 原能會持續監控尚存燃料

    核四燃料束再運出 原能會持續監控尚存燃料

    核四燃料棒首批160束於7月4日運美,今天(5日)凌晨台電再把第2批240束分12輛貨櫃車載運,送至基隆港西19碼頭後,裝船啟程運往美國收貯處理並等待買家。 \n \n 主管核安的行政院原子能委員會表示,去年1月11日《電業法》修正通過,明訂核能發電設備應於2025年以前全部停止運轉。核四廠核燃料屬台電財產,台電配合非核家園政策,並尋求其資產最大價值,將核燃料運往國外廠家進行處理,原能會尊重經濟部及台電的決定。 \n \n 核燃料屬國際核子保防物料,經原能會嚴密審查台電公司的《核子燃料運送計畫》與《核子燃料安全管制計畫》、《龍門核電廠核子燃料外運廠區作業計畫》後同意其處理方式,並確保運送安全。 \n \n 核四廠的核燃料是未使用過的新燃料,輻射性低且性質穩定,於運輸貨櫃2公尺處輻射劑量約每小時0.10~1.57微西弗(μSv/h),與天然背景值相近,遠低於每小時100微西弗之法規限值,運送時對民眾安全並無影響。 \n \n 核燃料盛裝於符合安全規定的專用運輸護箱,且經國際原子能總署派員查驗及封緘,並依原能會核准的核子燃料運送計畫及安全管制計畫確實執行。原能會並成立專案檢查小組,派員嚴格監督核子燃料運送,並已安全裝載上船,運往國外燃料廠家處理。 \n \n 原能會將嚴密管制台電做好核燃料外運工作,在執行外運作業時,原能會都將全程嚴密檢查,確保安全。在核燃料完成外運作業前,原能會也將持續執行核燃料貯存設施定期及不定期檢查,維護貯存安全。

  • 清理福島電廠大進展  東電將對燃料碎片接觸調查

    清理福島電廠大進展 東電將對燃料碎片接觸調查

    為了規劃清理福島一號電廠幾座熔毀的反應爐,日本東京電力公司擬定對2號機組的底部燃料碎片展開「接觸調查」,最快將會在年底展開工作。他們將會把帶有機械臂的觀測導管送入反應爐底,並且將要直接觸碰那些高輻射能的碎片,以確認形狀等資料。 \n \n共同社報導,福島一號電廠有3座反應爐發生熔毀,分別是1、2、3號機,這3座反應爐的底部都被高溫的核燃料給熔穿,燃料、金屬、混擬土等物件混合成高輻射的碎片,成為核災清理的最大難題。今年1月,帶有攝影機的觀測管終於在2號機的底部確認了小石塊狀的燃料碎片所在位置。而3號機則是在去年7月確認了很可能是燃料碎片的堆積物,不過都泡在水裡,清理碎片還需要降低水位,比2號機來的困難,因此東電決定先從2號機著手。至於1號機,還未查明到燃料碎片的具體位置與情況。 \n \n由於底部的輻射值很高,即使是遙控機器人的運作時間也很有限,因為貝他輻射的高能電子會把機器人線路給破壞,因此目前的做法是將把專用儀器與機械爪,安裝在帶攝像頭的導管上,在接觸燃料碎片時,用爪子探試碎片能否移動。雖然不能進行回收,但為了之後的正式取出作業,仍希望能採集到少量碎片,對成分進行分析。 \n \n據日本政府和東電公司所制定的反應爐報廢工程計劃,打算在2019年定出取出燃料碎片和作業的方法。 \n

  • 送走核燃料棒 等於送子彈給大陸

     蔡政府決定7月起把核四廠燃料棒分批運回美國「異地存放」,作為廢除核四廠第一步;民間發起暫緩送走核四燃料棒請願活動,已經被官方「技術性」封殺,蔡政府鐵了心要拆除核四。雖知民進黨不會放棄廢核神主牌,但我們仍要進最後一言:保留核電、封存核四,為國家安全保留最後的迴旋空間與機會。 \n 能源安全是國家安全重要項目,各國莫不追求風險最小化。台灣地狹人稠,經濟活動蓬勃,是全球製造業供應鏈重要環節,但能源99%依賴進口,能源安全風險問題比其他國家更嚴峻。以電力而言,民眾生活、企業生產、商業活動,甚至戰備需求,都必須仰賴電力維繫,穩定的電力供應至關重要。 \n 台灣發電主要燃料是天然氣、燃煤、核燃料及少部分燃油與再生能源。電力來源比例設定,大約煤電4成、天然氣3成、核電2成、其他1成。這是綜合考量成本、功效、安全可靠性、可持續性、環保、資源儲量、經濟承受性、經濟價值等因素後,兼顧多元與安全所得到的最適比例,也就是能源專家、香港城市大學校長郭位所說的「七彩能源」。 \n 但蔡政府決心改變現行能源政策,堅持全面廢核而以綠電2成替代,並將天然氣發電比例提高到5成,燃煤降為3成。暫時撇開綠電2成在實務上能否達成,亦不談綠電不穩定與價格高昂等缺點,單以國家安全角度而言,蔡政府能源政策的風險極高。 \n 以目前各類燃料使用量估計安全存量,燃煤存量可供電廠運轉1個月到1個半月,核燃料棒安全存量可達1年半,天然氣的安全存量只有10天到14天左右,夏天的安全存量更只有7天。未來蔡政府要把天然氣發電比例提高到50%,用量更高所以安全存量時間更低;即使增建接收站,也只能維持原有天數。 \n 蔡政府執政兩年來,一路把兩岸關係推往更僵硬、更緊張,但是否曾想過,如果台海局勢緊張導致運送天然氣的LNG船期受影響,甚至不願或不敢運送來台時,不待共軍實際渡海,台灣過半電廠10到15天內就會發不出電,這將對產業與民眾生活造成何等衝擊?盛夏全台冷氣不能運轉,對國人信心影響會有多大?送走核四燃料棒,不是等於送子彈給大陸對付台灣嗎? \n 蔡政府或許辯駁,綠電將提高到2成,就是不受外在因素影響的「能源自主」;但綠電季節性、不穩定的特性無法改變,陰天、夜晚時太陽能發電量為零,風電在夏天無風的季節,亦無法扮演供電重任。核燃料棒安全期長達一年半,供電穩定,扮演基載角色的核電,絕對有其必要,對國家安全亦有其意義。 \n 我們要再次提醒政府,如果真要推動全面廢核、能源轉型,也必須穩健前行,不可躁進。台電去年起已逐漸失去穩定供電的能力,缺電危機早已浮現,離限電只一步之遙,甚至可說「實質限電」早已開始,只是不願意承認,否則,蔡政府豈會恢復核二機組發電? \n 綠電進度緩慢,何時能發電仍是未知數;為彌補廢核後產生的電力缺口,規畫增加天然氣發電廠、接收站,甚至要增加燃煤發電,如深澳電廠,但都面臨地方政府、當地民眾及環保團體的反對與抗爭。坦白說,如期如質完成的機會極低;更現實的挑戰是,惡化中的空汙問題將更惡化,將嚴重影響國民健康,已引發民眾的反感,抗爭必將激化。 \n 今天缺電,蔡政府可髮夾彎讓核電機組上陣救援,一旦核四燃料棒送走,核電廠拆除,除了讓所有火電廠滿載全開、拚命「燒好、燒滿」外,豈有他途可走?如果走到這步,廣義的說國家安全也將受到影響,因為電力不足導致產業難運作、經濟衰退、投資不振、國民健康受損,這豈是一個口口聲聲「愛台灣」的政黨所當為? \n 蔡政府應該用點心、花點時間,專業加務實檢討能源政策,勿再被廢核神主牌自我綁架,日本在福島核災後實施「零核電」政策,但2017年在「電價」、「國家安全」與「溫室氣體排放」三大因素考量後,開始恢復核電廠運作。 \n 核四燃料棒送出前夕,基於長期的國家安全需求、考量未來台灣的生計,願再進一言:暫緩送出、繼續封存,為台灣的未來留一個選項,留一線生機。廢核絕對不是普世價值,而是自我弱化的惡政。

  • 中時社論》送走核燃料棒 等於送子彈給大陸

    中時社論》送走核燃料棒 等於送子彈給大陸

    蔡政府決定7月起把核四廠燃料棒分批運回美國「異地存放」,作為廢除核四廠第一步;民間發起暫緩送走核四燃料棒請願活動,已經被官方「技術性」封殺,蔡政府鐵了心要拆除核四。雖知民進黨不會放棄廢核神主牌,但我們仍要進最後一言:保留核電、封存核四,為國家安全保留最後的迴旋空間與機會。 \n 能源安全是國家安全重要項目,各國莫不追求風險最小化。台灣地狹人稠,經濟活動蓬勃,是全球製造業供應鏈重要環節,但能源99%依賴進口,能源安全風險問題比其他國家更嚴峻。以電力而言,民眾生活、企業生產、商業活動,甚至戰備需求,都必須仰賴電力維繫,穩定的電力供應至關重要。 \n 台灣發電主要燃料是天然氣、燃煤、核燃料及少部分燃油與再生能源。電力來源比例設定,大約煤電4成、天然氣3成、核電2成、其他1成。這是綜合考量成本、功效、安全可靠性、可持續性、環保、資源儲量、經濟承受性、經濟價值等因素後,兼顧多元與安全所得到的最適比例,也就是能源專家、香港城市大學校長郭位所說的「七彩能源」。 \n 但蔡政府決心改變現行能源政策,堅持全面廢核而以綠電2成替代,並將天然氣發電比例提高到5成,燃煤降為3成。暫時撇開綠電2成在實務上能否達成,亦不談綠電不穩定與價格高昂等缺點,單以國家安全角度而言,蔡政府能源政策的風險極高。 \n 以目前各類燃料使用量估計安全存量,燃煤存量可供電廠運轉1個月到1個半月,核燃料棒安全存量可達1年半,天然氣的安全存量只有10天到14天左右,夏天的安全存量更只有7天。未來蔡政府要把天然氣發電比例提高到50%,用量更高所以安全存量時間更低;即使增建接收站,也只能維持原有天數。 \n 蔡政府執政兩年來,一路把兩岸關係推往更僵硬、更緊張,但是否曾想過,如果台海局勢緊張導致運送天然氣的LNG船期受影響,甚至不願或不敢運送來台時,不待共軍實際渡海,台灣過半電廠10到15天內就會發不出電,這將對產業與民眾生活造成何等衝擊?盛夏全台冷氣不能運轉,對國人信心影響會有多大?送走核四燃料棒,不是等於送子彈給大陸對付台灣嗎? \n 蔡政府或許辯駁,綠電將提高到2成,就是不受外在因素影響的「能源自主」;但綠電季節性、不穩定的特性無法改變,陰天、夜晚時太陽能發電量為零,風電在夏天無風的季節,亦無法扮演供電重任。核燃料棒安全期長達一年半,供電穩定,扮演基載角色的核電,絕對有其必要,對國家安全亦有其意義。 \n 我們要再次提醒政府,如果真要推動全面廢核、能源轉型,也必須穩健前行,不可躁進。台電去年起已逐漸失去穩定供電的能力,缺電危機早已浮現,離限電只一步之遙,甚至可說「實質限電」早已開始,只是不願意承認,否則,蔡政府豈會恢復核二機組發電? \n 綠電進度緩慢,何時能發電仍是未知數;為彌補廢核後產生的電力缺口,規畫增加天然氣發電廠、接收站,甚至要增加燃煤發電,如深澳電廠,但都面臨地方政府、當地民眾及環保團體的反對與抗爭。坦白說,如期如質完成的機會極低;更現實的挑戰是,惡化中的空汙問題將更惡化,將嚴重影響國民健康,已引發民眾的反感,抗爭必將激化。 \n 今天缺電,蔡政府可髮夾彎讓核電機組上陣救援,一旦核四燃料棒送走,核電廠拆除,除了讓所有火電廠滿載全開、拚命「燒好、燒滿」外,豈有他途可走?如果走到這步,廣義的說國家安全也將受到影響,因為電力不足導致產業難運作、經濟衰退、投資不振、國民健康受損,這豈是一個口口聲聲「愛台灣」的政黨所當為? \n 蔡政府應該用點心、花點時間,專業加務實檢討能源政策,勿再被廢核神主牌自我綁架,日本在福島核災後實施「零核電」政策,但2017年在「電價」、「國家安全」與「溫室氣體排放」三大因素考量後,開始恢復核電廠運作。

  • 核四確定再見!燃料棒最快6月起運回美國原廠

    核四確定再見!台電今(16)發聲明表示,核四廠燃料束處理,已於本(3)月9日決標,原美國燃料製造廠商全球核燃料公司(Global Nuclear Fuel─Americas, LLC)將於今年6月起,陸續將龍門燃料束運回美國,進行後續拆解,保留未來再利用的可能。 \n \n台電指出,由於核四不會重啟,將轉型為綜合電力園區,廠內目前存放1744束核燃料,規劃未來3年分8批陸續運離,每批計約200束的核燃料,預計可於2020年底前全數運出。 \n \n台電表示,龍門電廠目前正進行轉型規劃,未來燃料束全數運送回美國後,1年可望減少1億多元的資產維護管理費用,未來核燃料完成拆解後,具有再利用的可能,屆時將尋找國外買家,創造資產最大價值。

  • 俄國發明新式核燃料護套 防止福島核事故重演

    俄國發明新式核燃料護套 防止福島核事故重演

    俄羅斯國家核研究大學(MEPhI)的研究人員進行了一項關於核燃料保護套的研究,他們使用鉬金屬(Mo)的同位素,替代現有的鋯合金的核燃料護套。他們已經證明,這樣的改變可以提高核能的安全性,避免福島事故再次上演。 \n \n物理科學網(phys.org)報導,現在的核能原理中,鈾燃料束是安裝在鋯合金護套內,鋯合金具有很高的耐腐蝕性,最重要的是鋯幾乎不會和中子反應,所以是極好的核燃枓棒護套。 \n \n然而,在極端情況下,鋯合金也會出現缺點,就是一但反應爐缺水,鋯與700度以上的高溫水蒸氣,會產生氫化作用,被稱為「鋯水反應」,這將會導致燃料外殼的劣化,造成反應爐熔毀,以及氫氣爆炸,這就是2011年日本福島核電廠事故所發生的現象。 \n \n世界各地的核物理學家長期以來一直在討論用什麼樣的材料可以替代鋯合金,這是個相當困難的選擇,它必須要擁有鋯合金的全部優點,也就是與鋯一樣具高耐腐蝕性、較高的導熱性、很小的中子截面積,而且它最終工藝成本還不能比鋯合金昂貴,否則就沒有意義。 \n \n如今俄羅斯科學團隊相信他們可能找到了合適的替代材料,就是鉬的同位素, MEPHI分子物理系教授瓦倫丁.伯薩維奇(Valentin Borisevich)說,他們是利用原本來拿來分離鈾燃料的氣體分離器,拿來改造成分離鉬的同位素,最終取得了中子截面比鋯還要小,其他的特性也與鋯差不多的好材料。 \n \n鉬是一種銀灰色過渡金屬,與鋯為同一族類,自然也有類似的特性:耐腐蝕、耐高溫,它的熔點比鋯還要更高,達到2896 K,是金屬界裡排名第6耐高溫的,而且它也很容易與其他金屬合成堅硬的合金。 \n \n鉬的同位素頗多,達到41等,可惜報導中沒有說明清楚是哪一種鉬同位素適合當核燃料護套材料,總之未來如果這項技術得到進一步的確定並且被廣泛使用,將可大幅提升現有核電廠的安全性。 \n \n這項研究正在與大陸北京清華大學工程物理系一同合作,希望未來該技術能成為可能。 \n \n

  • 福島核災6年後 終於找到熔毀核碎片

    福島核災6年後 終於找到熔毀核碎片

    福島核電廠事故後6年,終於透過抗輻射機器人找到第3反應爐底的熔毀核燃料碎片,才能籌備進行最困難的燃料清除作業。 \n \n科學警報(ScienceAlert)報導,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造成第1、第2、第3反應爐陸續熔毀,造成爐內高溫的核燃料就會掉到反應爐底部,並且熔穿鋼鐵製的爐壁,與底部的混凝土糾結在一起。又因為地震與氫爆把廠房結構給炸壞,所以底部環境變得異常複雜,雖然之後不斷的灌水降溫,已經確定原本灼熱的核燃料已經冷卻,但是很難確定燃料掉到哪個位置。 \n \n之後幾年,清理人員多次嘗試利用遙控機器人進入廢墟般的反應爐底部,但是環境複雜加上輻射值很高,都會造成機器人的受損,多年以來都沒有確定燃料碎片在哪。如今,改良後的遙控機器人終於真正發現3號反應爐底部的熔融核燃料碎片,並且傳回精確的影像。 \n \n這台機器人名叫「迷你曼波」(Mini-Manbo),使用了抗輻射的材料製成,也加強了通訊遙控端的安全性,並配備了新式各類感測器,以避免困在特別危險崎嶇的區域,4名工程師,花了3天的時間,終於在被水淹滿的管道間發現了核燃料碎片。 \n \n這將是電廠清理作業的重大里程碑,因為確定位置之後,才有辦法設計往後的清除任務,清理作業負責人之一的田宏木本(Takahiro Kimoto)說:「現在我們終於看到了核燃料碎片,可以制定清除計劃。」 \n \n隨著清理工作持續進行,福島電廠需要隔離的區域正在逐步縮小。在一年前,廠區多數地方都還都要穿著核子防護衣。現在,除了廠內部份還具有高能輻射性的區域以外,大部分地方已經不設防。 \n \n在3號廠確定燃料碎片位置後,下一步將要用類似的方法,尋找1號與2號機的燃料碎片,預計在2021年開始進行清理這些碎片的工作。 \n \n \n

  • 六氟化鈾何時離台?原能會:最快兩年內

    六氟化鈾何時離台?原能會:最快兩年內

    1980年代向美國進口的35噸核燃料六氟化鈾何時運離台灣?上午在立法院教育文化委員會引起熱議。行政院原子能委員會主委謝曉星表示,已與一家國際廠商簽署備忘錄,將進一步討論相關事宜,希望年底簽約。原能會核研所所長馬殷邦補充說,如果順利簽約,明年就可處理相關文件,並把六氟化鈾重新做安全包裝,預計後年開始運出台灣。 \n \n 國民黨籍立委蔣乃辛質詢,這個問題已經拖了很久,前幾年就有立委提出質詢,原能會每年都編列預算,要把這批六氟化鈾處理掉,結果一直原地踏步。且當初美國承諾會幫忙回運,現在卻撒手不管,交給民間廠商處理,究竟是什麼道理? \n \n 謝曉星說,購入這批六氟化鈾已經過了30幾年,這段期間美國的政策或許有所改變。而這次所持的理由是這批核燃料的技術層次不高,交給民間公司處理即可。原能會本來已與一家國際廠商洽談,後來因為數量只有35噸實在太少,後來對方就放棄了。最近又找了另一家國際廠商合作,日前已簽下備忘錄,將再進一步協商具體內容。 \n \n 蔣乃辛質疑,台灣擁有核一、核二、核三廠,運轉3、40年來用了多少核燃料?這批六氟化鈾怎麼會一直存在?應該是其所含的鈾濃度遠高於一般核燃料,當年是不是有其他用途?如發展核武、核彈。 \n \n 謝曉星並沒有正面回答這個問題,只強調核燃料也有很多種,當初應該是想把六氟化鈾提煉成核電廠所需的燃料,但後來已無此必要;且又不能長期存放在桃園龍潭的核研所,因此這些年來一直想辦法運出台灣。 \n \n 原能會指出,目前這批六氟化鈾的貯存並無安全問題,預計再以兩年時間來處理,明年編列的預算約9千萬元、後年再編6千餘萬元,兩年1.5億餘元,比去年、今年的預算多3千萬元。

  • 韓核廢料處理方案 可望依「審議民主」定奪

    南韓「公論委」20日公布民調結果,建議政府重啟新古里機組建設工程,同時也支持降低核電比例,從而為文在寅總統的能源轉型政策解套。由於公論委亦建議政府盡快擬定使用後核燃料(核廢棄物)處理方案,這個方案可望成為下一個公論(民意決策)對象。 \n \n韓國國際廣播電台21日報導,據「新古里5、6號機組公論化委員會」(簡稱「公論委」)方面表示,公民參與團有25.3%的人認為,既然政府尊重公論委建議而決定重啟新古里5、6號機組的建設,那下一步應立即擬定使用後核燃料的處理方案。 \n \n目前根據2016年南韓政府擬定的「高準位放射性廢棄物管理基本計劃」,在核燃料中間貯存設施和永久處理設施完工前,將使用後核燃料保管在核電廠內的臨時貯存設施內。但原子力安全委員會稱,這些臨時貯存設施保管容量即將飽和,因此急需擬定處理方案。 \n \n韓聯社20日指出,文在寅很重視此次新古里5、6號機組存廢問題付諸公開討論,讓一般公民作出公共決策的過程,這也是他一貫強調的「審議民主」(deliberative democracy)的首個成功案例,若今後施政過程中出現類似爭議而需要解決時,可發揮良好的示範作用。

  • 福島核碎片怎麼清?日立公司研發強力水刀

    福島核碎片怎麼清?日立公司研發強力水刀

    福島核子事故清除工作已進入最困難的階段,也就是如何清除熔毀的核燃料碎片。目前最可能的方案是高壓水刀,現在日立-奇異核能公司與杉野機械公司正在研發可切斷核燃料碎片的水刀。 \n \n共同社報導,水刀是利用超高壓水柱以切斷堅硬物體的技術,為了達到「水切石穿」的效果,水流速度高達音速的好幾倍,並且為了進一步提高切割力,水裡有鎢鋼、鑽石沙等研磨材料,目前高速水刀已廣泛應用在汽車零部件加工,以及切割石材等工作。 \n \n先前遙控機器人已發現反應爐底部的熔毀核燃料,這些燃料仍然有著高能輻射線,人員無法靠近,加上四週環境混亂複雜,大型切割器也很難送達,此外還需防止切割造成的放射性粉塵飛濺。 \n \n因此水刀成了很理想的選擇,它的裝置小,能夠進入狹小空間,還能夠安裝在機械臂前端,而且水刀不會發熱,還能抑制粉塵飛濺等各種優點。 \n \n假如水刀工法能夠順利施作,那麼工程師對於嚴重核事故的處理方法就取得重要的進展,或許同樣工法也能用在車諾比爾電廠清除上,目前車諾比爾電廠是用巨大的「石棺」給覆蓋。

  • 核燃料棒「賣家回收最好」 台電樂觀其成

     環保署署長李應元出訪美國演講,昨拋出美國有大面積沙漠,可以協助我國處理核廢料想法。台電昨表示「驚訝」,過去從未有人提出此想法。我們向美國買核燃料棒,如果能夠由賣家回收是好事,但過去雙方合約中從未有負責處理條文,因此光靠台電沒辦法去談,政府願幫忙「樂觀其成」。 \n 經濟部部長沈榮津抱持樂觀態度說,若有助於解決核廢料問題,「這是一件好事」。經濟部表示,尋求國外處理本來就是中期貯存及最終處置之選項,只是美國迄今尚無接受國外核廢料處理案例,但據悉其正重新檢討核廢料處理政策,我國非常樂意有機會在這個議題上與美國討論。 \n 台電主管則對李拋出此法想表示「驚訝」,因為過去從未有人提過回美國處理想法。當然核燃料棒是我們跟美國購買,能由賣家回收是最好,但雙方合約並未載明,對方並無義務負責。 \n 台電主管進一步說,李應元所指的沙漠應該是指美國原本規畫核廢最終處置場的內華達「尤卡山計畫」,該計畫在2010年遭美前總統歐巴馬廢止,雖然最近川普有意重啟,但是在最終處置場確定動工前,提出存放於美國的計畫恐怕有困難。 \n 台電發言人林德福表示,台灣跟美國有一個和平的核子保防協議,我們(核廢)要出去,要先經過美國。過去就提過核燃料棒送到法國再處理,但最後的渣渣還是要回到台灣儲存。 \n 目前三座核電廠的反應爐用過核燃料棒都存放在各自的冷卻池中,核一廠已蓋好乾式貯存場,可以將冷卻池燃料棒移出去存放,但未獲新北市政府核發水土保持證明,無法啟用。

  • 東電發現福島電廠熔毀核燃料位置 有助後續清除

    東電發現福島電廠熔毀核燃料位置 有助後續清除

    日本東京電力公司(Tepco)的機器人在已經受損損的福島第一核電廠的3號機組,已經淹水主要安全殼(PCV)下方找到疑似熔毀的核燃料,這是在清理核電廠的過程中,首次確認熔毀核燃料的位置,他們也在1號號與2號機進行了類似的調查。 \n \n世界核能新聞(World-Nuclear-News)報導,在2013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後,東電僅知道熔化的核燃料會掉到反應爐的下方,但是確切位置並不清楚,雖然日後多次派出無人機器人,比如在今年2月,東電、東芝和國際核退役研究所(IRID)共同開發「蠍子機器人」,這是一台帶有攝影機、輻射偵檢器和機械手臂的遙控機器人,全長54公分長、9公分高、9公分寬,重約5公斤。不過「蠍子」進入福島1號機時,卻因為受損電廠環境複雜,以及輻射量太強等原因,沒有到達預定的反應爐下方處就故障了,但東電表示,「蠍子」收集的信息很重要。 \n \n在2015年10月進行的一項調查發現,3號機組的安全殼下方充滿6公尺深的冷卻水,而熔毀核燃料應該就在水裡。因此,此次東電派出新式的螺旋驅動潛水機器人,進入水裡尋找,果然有所發現。 \n \n該公司宣布,機器人對3號機的基座發現可能的熔融核燃料以及其他塌陷的碎屑,並且公布影像畫面,確實極有可能就是核燃料。 \n \n該公司計劃在明天進行底座下方的調查,以確定核燃料最深掉到哪裡,才能評估要如何將這些燃料安全的取出,不過由於這件工作以前從未執行,因此整個清除工作可能要十年以上。 \n \n

  • 《大陸經濟》陸核燃料研究獲突破,鈾資源利用率上看95%

    伴隨核電發展,反應堆使用過的核燃料(乏廢料)如何處理已成為人們無法回避的難題。中國科學家最新在乏廢料的安全處置方面取得突破。 \n 中國科學院8日在北京舉行新聞發佈會,中科院戰略性先導科技專項「未來先進核裂變能-ADS嬗變系統」的專項負責人介紹了相關進展。 \n 從中國科學院的新聞發佈會上獲悉,由該院近代物理研究所原創提出的全新加速器驅動先進核能系統,可將鈾資源利用率由目前技術的不到1%,處理後核廢料量不到乏燃料的4%,放射壽命由數十萬年縮短到約500年。這些為探索更高效、更安全的核燃料循環體系奠定了基礎,有望使核裂變能成為近萬年可持續、安全、清潔的戰略能源。 \n \n ADS概念始於20世紀90年代初,目前尚未有建成的裝置。歐、美、日等國的ADS系統研發正在從關鍵技術攻關轉入系統集成建設,中國科學家在這場競爭獨創成果。 \n 「ADS系統主要組成就是加速器、散裂靶和次臨界反應堆。」徐瑚珊說,本月初,研究團隊建成國際上第一台ADS超導質子直線加速器前端示範樣機,通過了中科院組織的25MeV(兆電子伏特)達標測試。他們還原創性提出顆粒流散裂靶的概念並建成原理樣機。此外,研製的國際首台ADS研究專用鉛基臨界/次臨界雙模式運行零功率裝置通過了中科院組織的臨界達標測試,進入實驗運行。 \n 徐瑚珊說,2011年中科院啟動了戰略性先導科技專項(A類)「未來先進核裂變能-ADS(加速器驅動次臨界系統)嬗變系統」,經過6年多的不懈努力和奮力攻關,該專項從零開始,突破了一些關鍵核心技術並部分引領國際發展。在認識到傳統的ADS方案在經濟性上缺乏競爭力且技術挑戰巨大之後,該專項原創地提出了「加速器驅動先進核能系統」全新概念,並已通過大規模平行計算模擬研究證明了其原理上的可行性,完成了一系列實驗室模擬原理驗證實驗並取得了突破性進展。 \n \n

  • 核四擬轉型 台電盼核燃料年底前輸出

    立法院今天臨時提案通過經濟部須於3個月內提出核四除役轉型方案。台電公司說,將積極全面評估處理,目前報告形式、時程仍未定,但盼廠內核燃料能於今年底前開始啟送。 \n 因應核四除役的轉型方案,立法院經濟委員會上午通過臨時提案,要求經濟部 3個月內提出。經濟部長李世光回應,現階段主要還是處理燃料輸出問題,並保存現有設備提高剩餘價值。 \n 對於核四是否要轉型為火力發電廠?台電公司發言人林德福受訪表示,目前各種方案都在進行評估中,但主要關鍵仍希望先將核四廠未使用的核燃料運出境,但這部分需和原始輸出國(美國)討論、同意後,才能進行後續處理。 \n 林德福認為,若進行順利的話,研判最快可望在今年底前進行啟送作業。 \n 他說,目前尚未確定核四除役轉型方案的報告形式及詳細進程,但台電將會積極、儘速處理。 \n 遵循政府非核家園政策,台電表示,核四廠目前已封存停建,並保存現有設備、積極促進核四資產利用與公共利益最大化,現正研擬包含設備整廠出售、設備分批出售或轉用、廠內核燃料優先運送國外處置、保留廠區土地作未來電力設施建設等各種資產處理的可能方案。 \n 另外,後續土地處理及利用,台電正就土地法令及工程技術等多元面向持續評估,待完整評估方案出爐後將主動提報經濟部。1060313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