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格林華德的搜尋結果,共03

  • 獨家專訪:美國最大洩密案幕後關鍵人

    獨家專訪:美國最大洩密案幕後關鍵人

    格林華德家後院像是一片森林、距離海灘十分鐘、擁有十條狗。別小看他,他是美國恨得牙癢癢,卻動不了他的反抗者。為何他住在巴西,卻能讓遠在夏威夷、從未謀面的史諾登信任,進而和他一起合作,「共謀」美國史上最大洩密案? \n他,天生反骨 讓史諾登捨命爆料 \n史諾登事件影響之廣,就像驚悚電影一樣精采。不過,作為首位報導整個陰謀而得到普立茲獎公共服務新聞獎的記者,格林華德(Glenn Greenwald)絕不是電影裡帥氣的男主角。 \n四十七歲的格林華德,身材略胖,說話溫柔,帶一點鼻音,臉上乾淨沒鬍子、還有一個像成龍一樣的大鼻子。他和伴侶在沙灘上一見鍾情,立刻搬到巴西結婚。怎麼看,這位浪漫書生都不像威脅美國耗資上千億美元、花費四十年,在全球建立起大規模監聽計畫的反抗者。 \n表面看起來毫無威脅,但格林華德的內心天生反骨。和史諾登聯手的他,僅靠少數幾人,就讓美國政府坐立難安,現在全世界都追著他跑。 \n是同性戀 也是猶太人 ㄧ生走來都遭歧視 \n當《今周刊》撥電話給格林華德在巴西聖保羅辦公室時,他才剛掛上另一通電話。「我十分確定美國政府正在竊聽這通電話,」格林華德談論這些事時,一派輕鬆,因為過去十個月,他都活在被監控的陰影下。但是他並不擔心,「政府已經放棄干預了。他們千方百計地阻止我們,透過恐嚇、欺騙、操縱輿論來打擊我們;但到了一個程度,他們明白,天底下沒有事情可以阻止我們揭露真相。」 \n事實上,葛林華德一生走來都是逆路,他早就是專業的反抗者。他是公開的同性戀、也是猶太人,集兩種最容易被歧視的角色於一身。這也造就了他的個性:這輩子總站在體制的對立面,保守勢力恨的每件事,他都做過。而格林華德這一生的每一步,都在拉近和史諾登的距離,最後兩人相遇,成為戳破政府陰謀的關鍵角色。 \n格林華德出生於美國紐約,他在青年時期就知道自己是同性戀。「那時是八○年代,」格林華德說。「愛滋病正在流行,因此大家對同性戀很反感。」但是反而給格林華德反抗的力量:「我說,去你的。如果這世界要因此批判我,我就先批判這個世界,因為我不認為你們有權批判我。」格林華德的語調溫柔,內容強硬。 \n從小父母異離,小格林華德和母親搬去佛羅里達州,父親的角色,則由祖父擔任。祖父在佛州的市政府擔任市議員,常會帶他去市議會開會。格林華德也對政治著迷,他在十五歲時,就競選市議員;就算在大學時,他也不放棄參選,持續參選失敗。最後他終於認清了:「在政治環境,你得妥協,取悅大多數人;但是這與我的天性實在差太多了。」格林華德對《今周刊》說。 \n格林華德也是辯論高手。他的大學辯論隊指導老師凱勒(Steven Keller)回憶:「他是這二十五年來最好的辯論隊隊長,他可以在一句話裡講完別人兩、三分鐘才能表達的意見。」華盛頓大學畢業後,他申請紐約大學法學系。「他喜歡當辯論的反方,因為那樣更有挑戰性。」凱勒說。 \n「我相信,如果你沒有挑戰別人,如果你沒有挑起人們的反應,代表你這個人無足輕重。」格林華德曾說。「這當然和我的個性有關,我是一個不容易妥協的人,但更重要的是我的信念,祖父曾經告訴我一件事:他讓我相信,一個人應該把他所有的力量拿來對抗權威,特別是幫那些沒有力量的弱勢者。」 \n正因為格林華德在大學是出名的刁鑽又善辯,所以從紐約大學畢業時,有十二家律師事務所排隊等他去上班。他最後加入WLRZ(Wachtell, Lipton, Rosen and Katz,一家頂級企業律師事務所),幫高盛這些大公司提供購併和股權等法律顧問。一九九四年,他第一年的薪水就拿到二十萬美元(新台幣六百萬元)。 \n棄律師高薪投身媒體 犀利文筆引史諾登注意 \n但不到兩年,格林華德就受不了了。「《公司法》實在太無聊,像我這種從小被視為異類的人,永遠無法融入那種為了保護特權,而放棄做大事機會的世界。」格林華德接受美國媒體專訪說。他放棄高年薪,開辦自己的律師事務所。 \n這次,他遵循祖父的教誨,事務所專門接公民權案件,以打言論自由訴訟案著名。「如果格林華德認為自己是對的,就算全世界都討厭他,他還是會堅持己見。」他自己的事務所前同事艾邦(David Elbaum)說。

  • 格林華德:人不再是自由的個體

    格林華德:人不再是自由的個體

     前《衛報》專欄作家格林華德撰寫一系列關於美國政府偵監的報導;他透過越洋電話向台灣讀者表示,若生活一直遭到監視,失去匿名性的場域,「我們將不再是自由的個體」。 \n 與格林華德合作的史諾登也曾說,不想要活在沒有隱私、沒有自由的世界;而格林華德多年來關注維基解密、吹哨者(爆料者)等議題,史諾登認定格林華德就是報導他手中資料的不二人選。 \n 格林華德透過電話表示,很多人認為「我不在意政府看我的電子郵件,因為我行的正、做的端,沒什麼好擔心」,但「有些事情我們想私下做,如果知道有人在窺視,我們就不想做了」。

  • 史諾登寄電郵 作者險錯身而過

    史諾登寄電郵 作者險錯身而過

     曾任《衛報》專欄作家的格林華德,與史諾登合作,揭發美國史上最大的偵監計畫,他的新書《政府正在監控你》昨天在全球同步出版;格林華德在書中坦言,一開始收到史諾登以「辛辛納圖斯」為名寄來的電子郵件,並沒有把它當一回事,差點與驚天動地的大事擦身而過。 \n 辛辛納圖斯原是一位羅馬農夫,曾在領軍擊敗敵人後,立刻自願放棄權力,回鄉務農。格林華德在書中談起與史諾登合作的過程說,史諾登寄來署名「辛辛納圖斯」的電子郵件,要求他使用加密系統才願意溝通,信中甚至談及一起因為通訊導致外遇醜聞曝光的事件,強調不是搞間諜和婚外情的人才要用加密系統。 \n 不過「外遇醜聞」並未讓他馬上行動。格林華德說,他手邊常有許多人,自稱要告訴他驚天動地大消息,結果往往不是這麼一回事,所以他也沒認真看待辛辛納圖斯的來信;但辛辛納圖斯沒有放棄,陸續寄來有如「傻瓜加密入門」的說明,以及加密教學影片,但他始終什麼也沒做。 \n 後來,紀錄片製作人蘿拉寄來一封電郵,說要與他討論「極端重要、非常敏感的事」;由於蘿拉是他所認識最專心且勇敢的獨立新聞工作者,他決定自巴西啟程,飛往紐約與蘿拉見上一面。 \n 他說,蘿拉收到一名「無名氏」寄來的郵件,聲稱掌握美國政府偵伺全世界的極端機密;與蘿拉幾經討論並與「無名氏」數度信件往返後,格林華德確定「無名氏」就是辛辛納圖斯,他與蘿拉決定投入一搏,飛往香港和這名神祕人士見面。 \n 抵達香港後,格林華德原本預期見到大約60歲的男子,沒想到在通過避免被跟蹤等重重關卡後,發現出現在眼前的,竟是一名看起來30歲不到的小毛頭,一度讓他失去信心;格林華德發揮他的律師本領,首次與史諾登見面就詰問史諾登5個小時,確認史諾登的動機後,最終在2013年6月,寫出一系列的報導,讓美國史上最大條的安全揭密事件,公諸於世。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