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格陵蘭油的搜尋結果,共02

  • 格陵蘭油量500億桶 稀土可觀

    格陵蘭油量500億桶 稀土可觀

     位在北美洲東北,北冰洋和大西洋之間的格陵蘭,是丹麥的自治區,面積逾216萬平方公里,是世界最大的島,由於全境幾乎都在北極圈內,當地常年被冰雪覆蓋。  「格陵蘭」在丹麥語中的字面意思為「綠色土地」,是在丹麥王國框架內的自治國,在2008年公投後,2009年正式改制,成為一個內政獨立的自治區,自行管理自身的內政、司法與資源分配運用,但其國防、外交與財政相關事務仍由丹麥管轄,在丹麥國會派駐有2名議員。  格陵蘭雖然面積遼闊,人口僅約5.7萬,多數為因紐特人(愛斯基摩人),人口密度低,而且呈下降趨勢。格陵蘭語(因紐特語的一種)為其官方語言文字。  丹麥是歐盟成員國,但格陵蘭根據1982年全民公投的結果通過1985年的《格陵蘭條約》,退出歐洲共同體(歐盟前身)。  格陵蘭天然資源豐富,西北部和東北部的油藏量相當驚人,有將近500億桶的石油與天然氣。另外,在南部納赫薩克市附近的高原,發現了可能是世界蘊藏量最大的稀土金屬礦床。  目前該島的經濟高度依賴漁業和漁產品出口,占出口值的80%以上,捕蝦業是最大的支柱產業。格陵蘭約一半財政收入來自於丹麥的補助。旅遊業是該島唯一有短期收益潛力的領域,但也受到旅遊季節短和消費高的限制。  正當全球許多地區受到氣候變化衝擊時,格陵蘭反而獲益不少:當地水力發電大舉成長,原本只長鮮苔的地區已能種植馬鈴薯,此外洋流帶來更多的漁獲。  過去格陵蘭發電仰賴進口能源,拜暖化之賜,當地水力發電大增,預計2030年格陵蘭水力發電將供電量九成。洋流因暖化關係,讓漁民捕到更多鱈魚和鯖魚。

  • 冰山下的黑金

     8月31日,綠色和平組織希望號(Esperanza)4名成員攀上格陵蘭沿海一座海上鑽油平台,以繩索將帳棚吊掛在平台下方,準備長期干擾平台作業。假設其行動可維持一段時日,則平台所有者凱恩能源(Cairn Energy),便很可能無法趕在今年10月初海面結冰前,完成預定的探勘工作。  數十年來格陵蘭人不斷探尋沿岸蘊藏的黑金。大半領土位處極地的格陵蘭島,雖早知腳下財富驚人,卻因海域冰封使得鑽探困難,遲遲無法開採。1970年代格陵蘭曾陸續鑽探5處油井,但都以失敗告終。  商機 帶來危機  然而全球暖化卻改變了這一點。  過去格陵蘭沿海因有大量浮冰,海上鑽油作業風險極高,成本高昂,不符商業價值。但全球暖化使該處海域每年浮冰消融期拉長許多,從而令鑽油成本大幅下降,開始有利可圖。  第一家獲准在此鑽探石油的企業英國凱恩能源日前表示,該公司已在一處測試鑽井的薄沙層內發現天然氣資源,代表該處可能含有石油,而凱恩能源估計,單是該公司獲准開採的區域,就可以採出40億桶原油。  因此儘管石油還未湧出,各方勢力卻已嗅到其中機會,紛紛湧向北極。除了凱恩能源之外,還有艾克森美孚(Exxon Mobil)以及雪弗龍(Chevron)等石油巨擘,也都正在與格陵蘭政府進行協商。  根據美國地質調查所(USGS)數據顯示,格陵蘭與加拿大間海床的石油總蘊藏量高達170億桶,光是格陵蘭島東岸沿海就可能擁有比北海還要豐富的油源。  北海石油過去數十年來在英國、荷蘭以及挪威等國的經濟發展上,都有一定程度的貢獻。因此這股油源對於需錢孔急的格陵蘭政府來說,不啻是天降甘霖。  2008年格陵蘭舉辦島內公投決定邁向獨立,並在2009年先行自治,逐步脫離母國丹麥。不過格陵蘭政府目前歲入仍有一半以上來自哥本哈根的撥款挹注,每年金額約在5億美元左右,經濟上高度依賴丹麥。  因此格陵蘭官方大力支持開採石油,積極向業者授予開採執照,目的便是希望沿岸數十億桶的石油黑金,終於可以換成豐厚的白銀,支撐其財政運作。  為了使開採作業順利進行,格陵蘭總理柯萊斯特(Kuupik Kleist)還曾公開譴責綠色和平的舉動,稱其「公然違法」、「只是為了要搏取版面」。  漏油危機 殷鑑未遠  然而綠色和平組織主張,由於石油在冰凍海水中降解速度會較常溫狀態緩慢,是以一旦美國墨西哥灣海上鑽油平台爆炸的類似事件在此重演,勢必會為這個極端脆弱的環境,帶來更加難以挽回的災禍。  該組織成員麥克納坐在距離北極海平面僅15公尺的吊床上痛批:「北極的石油熱會讓氣候以及這裡脆弱的環境飽受威脅。」  北極可能是全世界最後一塊還蘊藏著未開發豐富油源的地區,而隨著溫度上升、冰山消融,原本險阻重重的北極海航道日漸暢行,除了油源之外,還有寶石、漁獲等各種資源也都極富商業價值。  但問題是,這對格陵蘭而言到底是轉機,還是危機?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