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桑馬索的搜尋結果,共11

  • NBA》絕殺失敗 馬刺不敵溜馬吞2連敗

    NBA》絕殺失敗 馬刺不敵溜馬吞2連敗

    馬刺在客場挑戰戰力重整的溜馬,沒想到卻打得跌跌撞撞,最後3.4秒還被棄將喬瑟夫罰進關鍵2分,米爾斯槍響時在三分線外投了「麵包球」,最終94比97飲恨吞下2連敗。 溜馬開局打出14比5攻勢,馬刺回敬15比6攻擊,將比數追成24比26。次節溜馬拉開領先差距來到49比40,但艾卓吉砍進三分球,馬刺半場結束48比53緊咬不放。 易籃再戰,兩隊投籃命中率嚴重下滑,馬刺進逼至58比59,可惜接下來4分鐘內都沒能得分,反被對手歐拉迪波罰進3球,64比68持續落後;馬刺在決勝節發動反擊,18比5攻勢逆轉取得82比73超前,然而在缺少里歐納德坐鎮的馬刺穩定性不足,無法守住領先優勢,溜馬16比3攻勢要回領先地位,歐拉迪波飆進三分球,馬刺棄將喬瑟夫又在傷口上灑鹽,馬刺球員最後只能苦吞敗仗,連續兩場都輸給昔日隊友。 溜馬新一哥歐拉迪波23分、4籃板、5助攻,沙波尼斯22分、12籃板,波達諾維奇15分、8籃板,桑迪斯楊12分;馬刺艾卓吉26分全場最高,保羅蓋索17分、7籃板、5助攻。

  • 布吉納法索政變領導人道歉還權

    布吉納法索政變領導人道歉還權

    在布吉納法索軍方領袖下令武裝部隊朝首都瓦加杜古(Ouagadougou)集結,並宣示要「不流血」解除政變的決心後,上週發動政變奪權的總統府衛隊將領狄安德瑞(Gilbert Diendere)21日向全國道歉,並表示將把控制權交還給過渡性臨時政府。 布吉納法索本月16日發生政變,總統府衛隊逮捕臨時總統卡芳多(Michel Kafando)及臨時總理席達(Isaac Zida)等高官,宣布臨時政府改由「國家民主委員會」(NDC)取代,並推派狄安德瑞將軍領導NDC。政變原因是總統府衛隊宣稱要讓布吉納法索的政治走向公平的道路;此舉隨即帶來布吉納法索首都發生多起抗議、示威事件,並因此造成人民傷亡。狄安德瑞在18日釋放了卡芳多。 據電訊報報導,為平息政變,布吉納法索軍方領袖已下令軍隊朝首都瓦加杜古集結,希望在「不流血」狀況下逼迫政變者投降,放棄武裝抗爭。軍方領袖多次說服狄安德瑞放下武器,不要引發「混亂、內戰和人權遭受嚴侵犯」的後果。狄安德瑞在21日終於宣步結束政變向全國道歉,將把控制權交還給臨時總統卡芳多領導的臨時政府。 布吉納法索預定10月11日舉行總統大選,這是該國在長期統治者龔保雷(Blaise Compaore)去年遭推翻後,重建民主的重要里程碑。龔保雷於1987年10月15日發動軍事政變,除了殺害當時總統托馬·桑卡拉外,也迅速取得布吉納法索統治權,之後,他與所屬政黨採取高壓統治。2014年10月31日,龔保雷在軍方與民眾一同參與的大型示威行動下辭職,流亡象牙海岸。布吉納法索過去一年由臨時政府管理。

  • 巴國就職 馬總統坐首排元首區

     總統馬英九今天出席中美洲友邦巴拿馬總統就職典禮,據了解,巴國依據回覆順序安排座位,馬總統被安排坐在首排元首區。  馬總統29日率團展開興誼專案,參加中美洲友邦巴拿馬新任總統瓦瑞拉(Juan Carlos Varela)就職典禮;據了解,此次將有約10位外國元首出席,美國方面由國務卿凱瑞率團出席。  就職典禮首排第1到第5位置,分別是宏都拉斯總統耶南德茲(Juan Orlando Hernandez)、哥斯大黎加總統索里士(Luis Guillermo Solis)、薩爾瓦多總統桑傑士(Salvador Sanchez Ceren)、馬總統,及瓜地馬拉總統培瑞茲(Otto Perez Molina)。  馬總統除在元首區與友邦、非友邦元首互動外,也可望與凱瑞「自然互動」。1030702

  • 巴國就職 馬總統與凱瑞同台

     總統馬英九今天出席中美洲友邦巴拿馬總統就職典禮,被安排坐在首排元首區;美國國務卿凱瑞則坐在馬總統左後方,同台互動受矚。  馬總統29日率團展開興誼專案,參加中美洲友邦巴拿馬新任總統瓦瑞拉(Juan Carlos Varela)就職典禮;據了解,此次有約10位外國元首出席,美國方面由國務卿凱瑞率團出席。  就職典禮首排從右邊算起,分別是宏都拉斯總統耶南德茲(Juan Orlando Hernandez)、哥斯大黎加總統索里士(Luis Guillermo Solis)、薩爾瓦多總統桑傑士(Salvador Sanchez Ceren)、馬總統、瓜地馬拉總統培瑞茲(Otto Perez Molina)。馬總統左右兩邊都是友邦元首。  大會司儀一一介紹各國元首,當介紹到來自中華民國的總統馬英九時,馬總統高舉雙臂,向現場觀禮民眾致意。  馬總統除在元首區與友邦、非友邦元首互動外,與凱瑞是否「自然互動」受到矚目。1030702

  • 訪巴國 總統將與凱瑞自然互動

     總統馬英九今天出席巴拿馬總統瓦瑞拉就職典禮,美國國務卿凱瑞也將出席,這是馬總統繼2013年3月與美國副總統拜登「自然互動」後,再度與美高層官員同場,備受關注。  馬總統29日率團展開興誼專案,參加中美洲友邦巴拿馬新任總統瓦瑞拉(Juan Carlos Varela)就職典禮;據了解,此次將有約10位外國元首出席,美國方面由凱瑞率團出席。  馬總統2013年3月率團前往友邦教廷,參加教宗就職典禮,美國由拜登出席,馬總統與拜登在就職典禮上曾「自然互動」。  中華民國駐巴拿馬大使周麟6月30日深夜受訪時表示,瓦瑞拉就職典禮上,國家元首會坐在一起,凱瑞應該不會跟元首坐在一起,會坐在非元首區。中華民國是第4個回覆參加就職典禮的國家,因此馬總統應該會坐在第1排的第4個位置,兩側坐的元首可能是友邦,也可能是非友邦。  周麟說,因為就職典禮中午會舉行國宴,馬總統與凱瑞都會參加,應該有機會「自然互動」。此外,在馬總統參加就職典禮時,也有機會跟凱瑞「自然互動」。  此次出席瓦瑞拉就職典禮共有10國元首,其中有5個是中華民國友邦,周麟說,當地時間1日會安排馬總統與友邦元首雙邊會談,但因為雙方都有約定,會談結束後才會對外公開,因此現在不便說明。  據了解,出席就職典禮友邦元首包括宏都拉斯總統耶南德茲(Juan Orlando Hernandez)、薩爾瓦多總統桑傑士(Salvador Sanchez Ceren)、瓜地馬拉總統培瑞斯(Otto Perez Molina)、多明尼加總統麥迪納(Danilo Medina),及海地總統馬德立(Michel JosephMartelly)。  非友邦元首包括哥倫比亞總統桑托斯(Juan Manuel Santos)、科索沃女總統亞雅加(Atifete Jahjaga)及哥斯大黎加女總統秦奇亞(Laura Chinchilla)等。1030701

  • 《蕭邦琴戀喬治桑》波蘭導演拍了25年

     近年最精采的蕭邦電影莫過於二○○二年出品的《蕭邦琴戀喬治桑》,不過台灣一直到現在才上映。這部影片由波蘭導演安塔查克(Jerzy Antczak)執導,花了廿五年籌備拍攝。《蕭邦琴戀喬治桑》配樂由《戰地琴人》幕後彈奏者、波蘭鋼琴家歐雷尼札克(Janusz Olejniczak)擔任。影片詳述蕭邦與法國女作家喬治桑八年的感情糾葛、喬治桑女兒對蕭邦的狂戀、蕭邦的慾望與不定與國破家亡等折磨,蕭邦寫出不朽樂章,卅九歲病逝。  蕭邦與喬治桑的感情是當年巴黎上流社會的八卦題材,改編成電影卻不容易,因為一不小心很容易就把他們複雜的情感經歷處理得膚淺俗氣。過去幾部以蕭邦為主題人物的電影,都曾試圖用不同角度詮釋這段感情。一九四五年匈牙利導演維多(Charles Vidor)執導《一曲難忘》,劇情聚焦於蕭邦為了幫助波蘭對抗俄國,巡迴演出籌措資金,卻也因此和喬治桑感情破裂。影片場景考究,使用蒙太奇手法交織巴黎沙龍的富麗與波蘭的無情戰火。  一九九一年波蘭導演祖拉斯基(Andrzej Zulawski)執導的法語片《藍色樂章》(La note bleue),鋪陳的是蕭邦與喬治桑母女的三角戀情。有趣的是,飾演蕭邦的正是波蘭鋼琴家歐雷尼札克。同年另一部蕭邦電影《春光奏鳴曲》,由英國男星休葛蘭飾演蕭邦,茱蒂戴維斯飾演喬治桑,朱利安桑德演李斯特,以三人的曖昧情愫為主軸。可惜聚焦模糊,角色平板,完全感受不到鋼琴詩人的魅力及情感。  安塔查克為了仔細處理蕭邦這個題材,光修改劇本就花廿五年,加上跨國取景及後製,影片完成時,導演已七十三歲,所幸推出後波蘭國內予以一致肯定。  蕭邦廿歲離開俄國人統治的波蘭到巴黎發展,一開始不順利,初抵巴黎就碰到百年瘟疫。蕭邦在巴黎的事業不上不下,所幸因緣際會地,當紅鋼琴家李斯特演出了他的作品《革命》練習曲。影片中熱血沸騰的音樂穿插蕭邦被抄家的畫面,每個重音剛好都是他家鄉的鋼琴被俄國大兵用槍托砸毀的瞬間。音樂結束後,全場掌聲如雷,蕭邦從此被巴黎藝文圈接受。  喬治桑在社交場合被蕭邦吸引,可惜當時蕭邦在波蘭已有未婚妻,喬治桑也被兒女監護權的官司所困。直到蕭邦收到退婚的訊息,傷感之餘併發肺病,喬治桑聞訊趕來照料,兩人展開愛情長跑。  為遠離巴黎的蜚短流長,喬治桑帶著一兒一女與蕭邦到馬約卡島隱居。但喬治桑的兒子墨里斯對蕭邦懷有強烈敵意,喬治桑的女兒索蘭芝對蕭邦一再獻身,喬治桑與女兒針鋒相對。蕭邦喜怒無常,喬治桑雖對他容忍呵護,卻也幾度瀕臨崩潰,最終還是因無法忍受女兒和蕭邦的曖昧關係而分手。喬治桑這場破碎的戀情被兒子諷刺為是她這輩子寫過最糟的小說。  《蕭邦琴戀喬治桑》電影配樂仍由歐雷尼札克擔任,片中所使用的音樂版本,包括蕭邦大賽得主日本鋼琴家橫山幸雄,及馬友友長期搭檔、鋼琴家艾曼紐艾克斯(Emanuel Ax)的演出錄音。

  • 林博文專欄-歐巴馬曲未終人已散

     這一陣子,歐巴馬的親信、幕僚與助理,紛紛求去,予人「曲未終人已散」的蒼涼之感。歐巴馬的總統任期還不到一半,卻出現白宮裡面的權力人物一個個掛冠離開的現象,這是幾十年來絕少看到的華府政治景觀。在期中選舉之前,發生一連串走人事件,充分顯示歐巴馬的人才選擇、施政能力、領導作風與政策走向出了問題。  最早被迫辭職的是全國情報總監丹尼斯.布萊爾,此人曾是太平洋美軍司令海軍四星上將,因和中情局長潘內達鬥法失敗而垮台。最近走路的是白宮預算局長彼得.奧查格、白宮經濟顧問會議主席克麗絲汀娜.羅姆爾、白宮幕僚長伊曼紐、白宮國安顧問瓊斯(陸戰隊退伍四星上將)。年底及明年初將離開的是白宮國家經濟會議主任拉利.桑瑪斯(前哈佛校長)和歐巴馬的頭號軍師艾克索洛德。這批向歐巴馬說再見的人物,包括歐巴馬的權勢核心(或稱「影子內閣」)、經濟團隊與國安團隊。這三組人馬是總統倚賴最重的左右手,他們都在歐巴馬「危急存亡之秋」跑掉了,「最高領導人」到底出了什麼差錯?  俗話說個性決定命運,其實個性也決定政治領袖的選才標準與領導風格。和歐巴馬同樣是參議員出身的甘迺迪一九六○年十一月當選後不久,立即冒著大冷天去拜訪政界智者羅伯特.羅威特(Robert A.Lovett),邀他入閣,國務卿或國防部長或財政部長,三個位子任由他挑。這位曾與史汀生、馬歇爾、艾奇遜共事的東部權勢集團的代表人物,很客氣地婉謝了甘迺迪出山之邀。謙虛的甘迺迪對羅威特坦承,他自己是個政客,所認識的人也都是政客,因此請他推薦幾個專才。謙虛是一種魅力,歐巴馬就缺乏這種魅力,他總是給人一種自以為是(Cocky)的感覺,在領導統御上亦予人一種不太直接管事(detached)的味道。這兩種特質支配了歐巴馬選拔人才的判斷與準繩。  當年甘迺迪特邀哈佛文理學院麥克喬治.彭岱出任白宮國安助理(其時還未稱顧問),甘彭二人政治背景殊異,彭岱是耶魯出身的共和黨,做過史汀生的助理,但兩個人至少在知識上和聰明才智上旗鼓相當,也就是說可以在國安問題上作腦力激盪。歐巴馬為什麼挑選兩位軍頭分別擔任情報總監和國安顧問,至今還是個謎,究竟是誰推薦的?歐巴馬挑選這兩個人是大錯特錯,他們在國安認知上很少交集,背景相差太遠,對事務的判斷南轅北轍。歐巴馬認為國安系統交給他不熟悉人,更能凸顯國安系統的獨立行事能力,而會給他最好的建議。問題是布萊爾和瓊斯(見圖,新華社照片)都不是擔任情報總監和國安顧問的適當人選,更遑論最佳人選。結果是一塌糊塗,布萊爾一上台就和中情局爭權(制度也有問題),而瓊斯更是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要做什麼,又看不慣的歐巴馬身邊的權勢核心人物,牢騷滿腹。歐巴馬選錯了人,也誤了自己。  歐巴馬上台時正值美國經濟最糟糕的時候,他挑選紐約聯邦儲備銀行總裁蓋特納當財政部長,前財長哈佛校長桑瑪斯做國家經濟會議主任,這兩個人皆是一時之選,但他們提出的經濟紓困方案(將近八千億美元,不包括救濟汽車工業緊急經費),一開始就被《紐約時報》專欄作家,諾貝爾經濟獎得主克魯曼和哥大經濟學家也是諾貝爾經濟獎得主約瑟夫.史泰格利茲一再批評膽子太小、分量不夠、出手太輕,這兩位經濟學家認為七千多億做不了多少事,至少要一兆以上才能真正紓困。歐巴馬也請了克魯曼和史泰格利茲到白宮吃飯,但未採納他們的意見。白宮經濟顧問會議主席羅姆爾女士也主張撥一兆二千億,但遭態度粗魯的桑瑪斯反對,他們兩個人經常激辯,形同吵架,羅姆爾受不了,終於辭職回柏克萊加大教書。羅姆爾後來承認他們以為全美平均失業率最高會在八點多,沒想到一直在百分之九點五至百分之十徘徊不下。事實證明克魯曼和史泰格利茲的看法是對的,歐巴馬的經濟紓困方案未能解決失業問題,而對歐巴馬和民主黨的政治前景產生巨大的負面影響。  歐巴馬把太多寶貴時間投入健保改革,亦是一大失策,他應該把施政重點放在就業與失業問題上。而他一直要拉攏共和黨以求得兩黨共識的作法,亦說明他太天真,過度「與人為善」,共和黨就是要徹底把他搞臭。歐巴馬的增兵阿富汗以及處事優柔寡斷(如處理墨西哥灣漏油事件),亦激怒了民主黨的左翼。總之,近兩年下來,歐巴馬有點令人失望,他還不至於太像卡特總統那樣「微觀管理」,連什麼人可以在白宮球場打網球、白宮播音系統放什麼古典音樂都要管。但是,從經驗薄嫩的歐巴馬,兩年來不但不能「改變」華盛頓,連他自己也做得吃力不堪!

  • 倫敦傳真-極北之地的一月天

    位於挪威北部的桑馬索(Tromso)是外界通往北極的門戶,素有「北極之門」之稱。桑馬索也是北極圈最大的城市,一九七○年後才成立的桑馬索大學,則是地球上最北端的大學。 老實說,以上的訊息,都是我從網路上「谷歌」(Google)來的。一項廣泛討論北極事務的「北極邊境會議」上周在桑馬索召開,我受邀前往。 過去兩年來,北極已成為最炙手可熱的國際焦點之一。北極能源和北極冰融後可能產生的新航運水道,以及北極傳統和未來的戰略地位,在在使得北極成為本世紀兵家必爭之地。俄國、加拿大、美國、丹麥、挪威五個與北極有直接邊境接壤的國家,從二○○七年開始,先後宣布對北極海域擁有主權。中國也以位於北半球為由,於二○○七年向北極最高機構「北極理事會」提出成為觀察員的要求。同時提出申請的還有日本與南韓,但申請案都尚未通過。北極有太多值得注意的發展。 從倫敦出發直飛桑馬索大約三個半小時,但若到挪威首都奧斯陸轉機,就得看班機銜接的情況了。我花了十一小時才抵達桑馬索,心裡不免嘀咕,再多加兩、三小時就可以回到台北了。北極議題,雖然重要,但跟寒天凍地的桑馬索相較,若能回到台北,該有多美好。 一位搭乘同一班機從奧斯陸返回桑馬索的挪威年輕女士抱怨說,「最近北方天氣真的很壞!不下雪。」乍聽之下,覺得有點奇怪。可是,看來她不是開玩笑,因為積雪不夠,北地裡很多冬天的戶外活動,都受到影響。 但是,每年冬天,從十一月中旬以後都要消逝整整兩個月的太陽回來了。她開心的說,「太陽在兩天前回來了,妳很幸運。」她不是唯一跟我說「太陽回來了」的北地人,往後幾天,幾乎每個居住在當地的人,都提到「太陽回來了」這件事。 太陽離開的時候,這些生活在極北之地的人們,該怎麼辦呢?有兩個辦法,你可以選擇封閉渡日,讓自己變的很頹廢沮喪;你也可以因此花費更多心神,讓自己在沒有太陽的日子裡,更加積極快樂。 這或許是為什麼「北極邊境會議」選擇在寒冷的極地一月天裡召開的原因吧。這段期間,桑馬索的其他活動,還包括了挪威電影節和北極光音樂節。前者是挪威最大的國際電影節,不僅挪威人從各地前來觀賞,居住在芬蘭北部山區的人,也一車車的搭著巴士到桑馬索來。今年的北極光音樂節除了配合蕭邦二百年紀念外,並請到了聖彼德堡的馬林斯基芭蕾舞團(Mariinsky Ballet)。馬林斯基的前身是蘇聯解體前的基洛甫舞團(Kirov Ballet),去年八月,該舞團在倫敦公演,一票難求。從桑馬索一月裡的活動,可以窺知,在地球的上北方,有著一群拒絕離群索居,對文化充滿飢渴的人們。 但艱困的自然環境,也使他們更懂的如何與大地共處同生,尊重傳統知識。一位從偏遠漁島來開會的代表說,兩年前她的村莊受到惡劣天候衝擊,全島在寒冬中斷電十天,一切被迫停擺。四百人的村莊靠著相互扶助、傳統柴火取暖和炊食知識渡過困境。她說,那次事件提醒大家,「發現石油以前,我們很窮,但我們不覺得缺乏。」 「這裡很黑、很冷,但這裡是我們的家園。」桑馬索大學校長阿巴克是一個充滿幽默的學者,他認為只有培育和吸引更多的年輕人留在極北地區,這裡的未來才更光明有望。 這些人與事,讓我想起雪斯托洛夫(Yuvan Shestalov)。這位同樣出身極北之地的俄國詩人和哲學家,曾經說道,世界的希望不在西方或東方,而在北方與自然和諧相處的的智慧。([email protected]

  • 極地住民:有權參與改變

    去年十二月,聯合國全球氣候變遷會議在哥本哈根舉行期間,來自北極的原住民伊努特人(Inuit)因為宣稱他們需要外界協助,提供冰櫃,用來保存狩獵肉品,令人覺得不可思議。 在此之前,北極區內的另一原住民涅涅特人(Nenet)則表示,如果北極冰融加速,他們遲早會被融化的冰塊給沖走。 世界對北極愈感興趣,笑傲北極圈數千年的極地原住民就愈覺得必需爭取自己的權益,確保他們的聲音被聽到。 代表薩米人(Sammi)出席在挪威桑馬索召開的「北極邊境會議」的薩米議會副議長萊拉蘇薩妮瓦絲(Laila Susanne Vars)表示,不論伊努特人、涅涅特人或薩米人,「我們都真正居住在北極最前線,我們受到全球溫室效應的衝擊也最大。」。 她認為,在當前一片北極熱中,傳統知識和現代科學一樣重要,北極研究和策略制定,也一定要與當地的人權充分結合,「土地、空氣、水、森林、冰海、動物,是我們的價值中心。我們的工作是保護自然景觀,與過去以及我們的歷史聯結。」。 萊拉引述薩米人俗諺,「這一年不是另一年的兄弟。」,強調「年年不同」,指出薩米人是個總是接受改變的族群。她相信,薩米人此次也會隨著全球氣候變遷做出必要的改變,但重點在於,北極原住民必須有參與改變的權利,呼籲外界,「不要視我們為麻煩,讓我們成為解決問題的夥伴」。 來自俄國邊境涅涅特人自治區的YNAO立法大會主席卡尤契(Sevgei N Kharyuchi)表示,北極區內不是只有豐富資源,還有生活在區域內的居民,及他們的社會和生活。 「外界急著進入北極的同時,也要保護居住在北極最前方原住民的傳統,尊重並了解,馴鹿和天然瓦斯、石油,是不一樣的。」。卡尤契說,要解決問題,不只是紙上談兵,而是必須直接與原住民交談,發現問題。 從二○○七年開始,北極議題正式發展成為國際主要焦點,卡尤契表示,與北極區原住民直接對話,或許不是最有效率的方式,但卻不可不做。

  • 極地風雲專題(下)-爭奪北極資源 中國挑動敏感地帶

    打開世界地圖,儘管中國在地理位置上距離北極很遙遠,但北極已成為全球政經環境和軍事變化最敏感的區域之一,中國對北極的立場和策略,也備受各界矚目。 針對中國的北極觀點,中國駐挪威大使唐國強在桑馬索舉行的「北極邊境會議」中表示,中國希望能參與北極事務,強調中國將尊重國際法,與國際合作,為開發北極共同利益做出貢獻。 去年九月才出任中國駐挪威大使的唐國強,是第一位接受邀請出席該會議並發表演說的中國官員。唐國強在演說中,多次提及中國願意貢獻、合作、和平參與北極穩定發展的立場,並公開表示中國歡迎外國科學家加入中國在挪威匹茲卑爾根群島設立的北極黃河研究站。 中國從二○○七年開始得以特別觀察員身分出席北極理事會資深官員會議,但中國提出希望能成為北極理事會正式觀察員的申請,兩年來始終未能通過。 第一次到挪威北極大城桑馬索的唐國強認為,中國在科學研究上可以為北極地區做出許多貢獻,北極國家對中國感到害怕,是因為不了解中國。 針對中國亟欲介入北極,瑞典籍聯合國專司法律事務的前副秘書長柯瑞爾(Hans Corell)認為,中國的訊息清楚、正面且肯定。柯瑞爾指出,海洋資源本應該共享,國際間也有海洋法規範。他非常欣喜聽到中國表示尊重國際法規的訊息。 美國環境能源專家亞格(Brooks Jaeger)則認為,中國像是剛出現在北極雷達螢幕上的一個強烈新訊息。中國參與北極事務,是遲早的事。 挪威國防研究所研究員唐席歐也表示,中國將在確切的時刻裡進入北極委員會,參與北極區未來的新多邊與雙邊協商。 挪威《Mandag Morgen》編輯諾拉覺得,中國現在已被視為世界主要強權,當其他國際強權都有北極政策時,中國當然也要有北極策略。 加拿大智庫「Arctic Net 」執行長佛提耶則認為,中國是世界大國,欲參與北極的立場不難理解,北極國家應以歡迎的態度與中國和其他非北極區內的國家合作。讓北極成為一個和平與機會共存的區域。

  • 資源爭戰 北極爆新兵戎時代?

    資源爭戰 北極爆新兵戎時代?

    隨著全球溫室效應,北極海域冰融加速,達到空前嚴重的程度。但在另一方面,卻可能也意味著嶄新的開發版圖,原本冰封的航道可以行船後,成為極具商業和戰略價值的新航道,加以北極蘊藏的豐富天然資源,北極已逐漸成為兵家必爭之地。 刻在北極圈最大城市、同時也是北極事務最高機構北極理事會(Arctic Council)秘書處所在地,挪威北部桑馬索(Tromso)召開的北極邊境會議(Arctic Frontiers),來自北極邊境的國家代表,以及國際產官學界人士,從生態、環保到資源,熱烈參與討論北極相關議議題。 英俄示警 10年內恐衝突 但在開放自由的演說和討論過程中,隨著全球氣候變化進入「冰融時代」的北極,是否會在本世紀成為引爆世界步入新「兵戎時代」,也成為與會者強調共同合作開發北極資源,樂觀積極背後,不可言喻的隱憂。 這樣的擔憂,並非空穴來風。北極圈蘊藏全球四分之一尚未探堪的石油與天然瓦斯。英國《泰晤士報》指出,俄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在一份報告中警告,十年內,世界可能因爭奪北極資源,爆發一場新世界大戰。俄國打算組建「北極部隊」,搶先展開資源爭奪戰。 雖然俄國堅稱不會將北極軍事化,但卻再三警告北極邊境爆發武裝衝突的可能性,正逐增加。到二○二○年,北極將是俄國的「首要戰略能源基地」。 俄國駐挪威大使全程參與此次桑馬索北極邊境會議首日有關政策演說與討論的議程,但卻拒絕公開發言與評論。 俄國區域發展部副部長川維尼考夫(Maxim Travnikov)則強調,俄國必須確保在北極區域的能源開發和運輸方面的競爭優勢。 破冰演習 美軍測試實力 挪威副外長勞斯坦(Erik Lahnstein)也表示,北極是挪威最重要的涉外事務。美國駐挪威大使懷特(Barry White)坦承,歐巴馬政府的環保和能源政策遠比布希政府積極,北極安全是美國在此區域內的首要考量。 懷特之言,證實了美國核子潛艇去年底在北極海進行破冰演習,目的是在測試美軍在北極的作戰能力。 代表歐盟與會的歐盟駐挪威大使赫曼(Janos Herman)表示,歐盟必須為北極可能開發的新航海路線做好妥善準備,歐盟的北極策略,計畫可於二○一一年正式出爐。 北極航道 歐盟力爭先機 北極航道包括西北和東北兩個航道。前者從美國、加拿大東岸,向西穿過加拿大北極群島,經白令海峽,達美加太平洋港口。後者西起西歐和北歐港口,穿越西伯利亞沿岸海域,繞過白令海峽,抵中國或日本港口。這條世界新經濟走廊,已呼之欲出。歐盟國家將此列為本世紀最大商業窗口,勢將不惜一切爭取先機。 能源和新北極航道外,北極傳統地緣戰略價值依然存在。冷戰時期,北極海是美蘇核戰要衝地,如今,攜帶長程導彈的核子潛艇,仍然經過此一區域。未來,北極區域的戰略地位,只會增加,不會減少。(專題上篇)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