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梅蘭芳的搜尋結果,共81

  • 阿嬌當年發生「這件事」 泛淚哽咽《梅蘭芳》戲份全刪

    阿嬌當年發生「這件事」 泛淚哽咽《梅蘭芳》戲份全刪

    Twins成員鍾欣潼(阿嬌)除了歌手身分外,也曾演電影《千機變》、《新紮師兄》等,最近她上節目《演員請就位》,和陳凱歌導演相見歡,陳凱歌說以阿嬌的地位其實可以不用來上這節目證明自己,但還是選擇參加很讓人感動,阿嬌則說這次現身是為了彌補11年前的缺憾,當時因「有一個事情」害她《梅蘭芳》戲份被刪光,暗指當年不雅片風波,說到難過處阿嬌不禁哽咽。

  • 《梅蘭芳》電影對唱 達人揪錯

    《梅蘭芳》電影對唱 達人揪錯

     不只張國榮在電影中挑戰京劇藝術,伸出蘭花指,1990年代轟動一時的電影《蝴蝶君》中,尊龍同樣男扮女裝雌雄莫辨;廿一世紀則有黎明在陳凱歌電影《梅蘭芳》中飾演一代京劇大師梅蘭芳,展現京劇身段。到底哪位的功夫是合格的?

  • 兩岸史話-梅蘭芳、余叔岩《武家坡》生心結

    兩岸史話-梅蘭芳、余叔岩《武家坡》生心結

     春雲出岫的梅蘭芳,的確美而艷,又端麗大方,一顰一笑,宛然巾幗。膚色白嫩,齒如編貝,手如柔荑,他雖患高度近視,然其雙瞳爆出,反若增添它的嫵媚,梅蘭芳是以「色」瘋魔了全國!所以譚鑫培生前說過:「男的唱不過梅蘭芳,女的唱不過劉喜奎,叫我怎樣混!」。 \n 在那幾年中(清末至民初)薛觀瀾所愛看的對象,第一是譚鑫培,第二是崔靈芝,第三是李鑫甫。而考取出洋考試之後,毋須再上課,每日看戲吃館子(致美齋),是他一生最愉快的日子。 \n 學戲機會比他人好 \n 留美歸國後,薛觀瀾說他學戲的機會比任何人都好。因為「自從一九一八年余叔岩重振舊業起,至一九二八年余叔岩突然輟演為止,我和余叔岩契深款洽,幾乎形影不離,只有這段時間,余叔岩天天吊嗓,由李佩卿操琴,這是學戲的好機會。且在一九二二年以前,都是他自動地揀戲教我,如《宮門帶》、《馬鞍山》、《焚棉山》之類,這些戲,余叔岩在台上都沒有唱過。」薛觀瀾喜歡京劇,是知名票友,著名的劇評人,他和余叔岩亦師亦友,余叔岩曾向他請教學習中州音韻,他和孫養農等都是研究余叔岩的專家級人物。 \n 那時他為了稻粱謀,不能安心學戲,至今追悔莫及。一九二五年,徐樹錚被刺殺,而他死裡逃生,悻悻回到家鄉,心灰意懶,更談不到學戲的興趣了。薛觀瀾說:「回到無錫之後,我父為我提一別號,就是『觀瀾』二字。他老人家的意思,是教我袖手旁觀,不要再被捲入政治旋渦之中。我字匯東,這兩個字就隱在『觀瀾』二字裡面。所以我今用我的別號為筆名,乃是紀念我嚴明的父親,他老人家教訓我,言道:『今日政界黑幕重重,我不希望你做官,我更不願意你登台唱戲,尤其你在外交界,現當簡任職,串戲更不相宜。』我當然遵命。」儘管如此,他仍未放棄京劇,他特延請孫老元(佐臣)操琴,又邀名票魏馥孫共同整理譚派各劇的詞句,其時他還記得七十餘齣,其中有的全部唱念係採余叔岩的詞句,有的僅屬大路玩藝,與余叔岩無關。他仍舊天天吊嗓子,可見他對京劇的癡迷程度。 \n 薛觀瀾和梅蘭芳是同輩人,他僅小梅蘭芳三歲。薛觀瀾說宣統年間,在北京「文明園」第一次看到梅蘭芳,那時梅才十六歲,但已有五年舞台經驗,他竟在開鑼第三齣為奎派鬚生德建堂配演《硃砂痣》,他飾吳大哥的妻子,青衣打扮,是日粉紅色的小戲單上竟沒有梅蘭芳的名字。但是,他一出台,好像電燈一亮,台下寂靜無聲,全園觀眾的靈魂被他迷住了。此因春雲出岫的梅蘭芳,的確美而艷,又端麗大方,一顰一笑,宛然巾幗。膚色白嫩,齒如編貝,手如柔荑,他雖患高度近視,然其雙瞳爆出,反若增添它的嫵媚,梅蘭芳是以「色」瘋魔了全國!所以譚鑫培生前說過:「男的唱不過梅蘭芳,女的唱不過劉喜奎,叫我怎樣混!」。 \n 寫梅蘭芳的書籍在坊間不少,但大多數的作者都沒見過梅蘭芳本人,甚至也沒見過他演的戲,只是根據書面的資料去鋪成他一生的傳奇。而薛觀瀾則不同,他和梅蘭芳、孟小冬、余叔岩等名伶都熟悉,他又是一個著名的劇評家,他寫出的《我親見的梅蘭芳》自然與眾不同,他甚至是最早寫到梅、孟之戀的人,因為當時在中國這是犯忌的,沒人敢寫。作者當時已移居香港自可秉筆直書,直言無諱。 \n 杜月笙戲癮極大 \n 又如他寫梅蘭芳和余叔岩後來有了心結,更非行家所能知悉究竟的。薛觀瀾說有一天,梅蘭芳和余叔岩合演《武家坡》,這是難得一見的好戲,二人爭奇鬥勝,各不相讓,到了「誥封」一場,當余叔岩唸完「哦:他見不得我!有朝一日,我身登大寶,他與我牽馬墜鐙還嫌他老呢。」以下旦角應該接唸「薛郎:你要醒來說話。」誰知道梅蘭芳突然之間把這句忘了,在台上僵了一些時間,余叔岩雖為掩蓋過去,他乃接唸:「句句實言:自古龍行有寶。」事後梅蘭芳大不願意,他認為余叔岩故意不提醒他,使他少唸兩句。其實余叔岩並非故意,他在台上向抱一絲不茍的作風,與其師譚鑫培完全不同。當是時,余叔岩已有脫離梅所主持的「喜群社」的計畫,常常臨時回戲,使梅更不滿意。後來捧余的團體與捧梅的團體形成對立的狀態,捧余的決不去看梅蘭芳,這齣《武家坡》確是導火線之一。 \n 類似的事還有不少,由於作者熟悉梨園掌故,許多事更是親見親聞,因此此書有許多道人所未道之事,其珍貴處就在此。例如他提到他所親眼目擊的上海幾位大亨,他們都是戲迷,而且喜歡登台亮相,結果當然鬧了不少笑話。如王曉籟飾《空城計》劇中的司馬懿,居然揮軍殺進西城。張嘯林常唱《盜御馬》的竇爾墩,竟將詞句抄在大扇子上當台照唸。杜月笙在無錫榮家堂會唱《劈三關》,屢次忘詞,只得不了了之。但他們是道地的戲迷,戲癮極大,亦肯很用心的學戲。 \n 又作者是著名的劇評家,所觀京崑等劇包羅萬象,而且獨具慧眼。書中對所看過的戲,都有中肯之評論。薛觀瀾的曾祖父薛湘為道光朝進士,歷任湖南安福、新寧知縣、廣西潯州知府,著有《說文段氏翼》、《未雨齋詩文集》等書。稱得上是晚清嘉道年間音韻學專家。因此薛觀瀾在京劇與崑曲的研究中,特別注重音韻。他乃專治沈苑賓所著的《韻學驪珠》一書,認為該書補弊救偏,能集大成,尤其反切最準,清濁最明。薛觀瀾說:「欲考皮黃崑曲之音韻,殆莫善於是書矣。京劇固奠枕於中州韻,然能變化無窮,有典有柯,鮮以腔害字,亦不以字害腔,比較崑曲與其他地方戲劇,自更易引人入勝。 \n 申而論之,四聲五音乃皮黃之體,鍊氣運嗓乃皮黃之用。體用兼賅,方成名角。歷代名伶如程長庚、余三勝、譚鑫培、余叔岩之儔,其畢生精力大都耗費於字音之中,精益求精,日慎一日,遂成大器,名留千古。次如梅蘭芳、程硯秋之輩,則皆心有餘而認識不足,故其唱唸夫能登峰造極。餘子更不足道矣。是音韻者,乃京劇廢興絕續之樞紐,而演員成敗利鈍之契機。」洵為知言。(待續)

  • 近代史料拾遺──梅蘭芳、余叔岩《武家坡》生心結(二)

    在那幾年中(清末至民初)薛觀瀾所愛看的對象,第一是譚鑫培,第二是崔靈芝,第三是李鑫甫。而考取出洋考試之後,毋須再上課,每日看戲吃館子(致美齋),是他一生最愉快的日子。 \n \n學戲機會比他人好 \n \n \n留美歸國後,薛觀瀾說他學戲的機會比任何人都好。因為「自從一九一八年余叔岩重振舊業起,至一九二八年余叔岩突然輟演為止,我和余叔岩契深款洽,幾乎形影不離,只有這段時間,余叔岩天天吊嗓,由李佩卿操琴,這是學戲的好機會。且在一九二二年以前,都是他自動地揀戲教我,如《宮門帶》、《馬鞍山》、《焚棉山》之類,這些戲,余叔岩在台上都沒有唱過。」薛觀瀾喜歡京劇,是知名票友,著名的劇評人,他和余叔岩亦師亦友,余叔岩曾向他請教學習中州音韻,他和孫養農等都是研究余叔岩的專家級人物。 \n那時他為了稻粱謀,不能安心學戲,至今追悔莫及。一九二五年,徐樹錚被刺殺,而他死裡逃生,悻悻回到家鄉,心灰意懶,更談不到學戲的興趣了。薛觀瀾說:「回到無錫之後,我父為我提一別號,就是『觀瀾』二字。他老人家的意思,是教我袖手旁觀,不要再被捲入政治旋渦之中。我字匯東,這兩個字就隱在『觀瀾』二字裡面。所以我今用我的別號為筆名,乃是紀念我嚴明的父親,他老人家教訓我,言道:『今日政界黑幕重重,我不希望你做官,我更不願意你登台唱戲,尤其你在外交界,現當簡任職,串戲更不相宜。』我當然遵命。」儘管如此,他仍未放棄京劇,他特延請孫老元(佐臣)操琴,又邀名票魏馥孫共同整理譚派各劇的詞句,其時他還記得七十餘齣,其中有的全部唱念係採余叔岩的詞句,有的僅屬大路玩藝,與余叔岩無關。他仍舊天天吊嗓子,可見他對京劇的癡迷程度。 \n薛觀瀾和梅蘭芳是同輩人,他僅小梅蘭芳三歲。薛觀瀾說宣統年間,在北京「文明園」第一次看到梅蘭芳,那時梅才十六歲,但已有五年舞台經驗,他竟在開鑼第三齣為奎派鬚生德建堂配演《硃砂痣》,他飾吳大哥的妻子,青衣打扮,是日粉紅色的小戲單上竟沒有梅蘭芳的名字。但是,他一出台,好像電燈一亮,台下寂靜無聲,全園觀眾的靈魂被他迷住了。此因春雲出岫的梅蘭芳,的確美而艷,又端麗大方,一顰一笑,宛然巾幗。膚色白嫩,齒如編貝,手如柔荑,他雖患高度近視,然其雙瞳爆出,反若增添它的嫵媚,梅蘭芳是以「色」瘋魔了全國!所以譚鑫培生前說過:「男的唱不過梅蘭芳,女的唱不過劉喜奎,叫我怎樣混!」。 \n寫梅蘭芳的書籍在坊間不少,但大多數的作者都沒見過梅蘭芳本人,甚至也沒見過他演的戲,只是根據書面的資料去鋪成他一生的傳奇。而薛觀瀾則不同,他和梅蘭芳、孟小冬、余叔岩等名伶都熟悉,他又是一個著名的劇評家,他寫出的《我親見的梅蘭芳》自然與眾不同,他甚至是最早寫到梅、孟之戀的人,因為當時在中國這是犯忌的,沒人敢寫。作者當時已移居香港自可秉筆直書,直言無諱。 \n杜月笙戲癮極大 \n \n \n \n又如他寫梅蘭芳和余叔岩後來有了心結,更非行家所能知悉究竟的。薛觀瀾說有一天,梅蘭芳和余叔岩合演《武家坡》,這是難得一見的好戲,二人爭奇鬥勝,各不相讓,到了「誥封」一場,當余叔岩唸完「哦:他見不得我!有朝一日,我身登大寶,他與我牽馬墜鐙還嫌他老呢。」以下旦角應該接唸「薛郎:你要醒來說話。」誰知道梅蘭芳突然之間把這句忘了,在台上僵了一些時間,余叔岩雖為掩蓋過去,他乃接唸:「句句實言:自古龍行有寶。」事後梅蘭芳大不願意,他認為余叔岩故意不提醒他,使他少唸兩句。其實余叔岩並非故意,他在台上向抱一絲不茍的作風,與其師譚鑫培完全不同。當是時,余叔岩已有脫離梅所主持的「喜群社」的計畫,常常臨時回戲,使梅更不滿意。後來捧余的團體與捧梅的團體形成對立的狀態,捧余的決不去看梅蘭芳,這齣《武家坡》確是導火線之一。 \n類似的事還有不少,由於作者熟悉梨園掌故,許多事更是親見親聞,因此此書有許多道人所未道之事,其珍貴處就在此。例如他提到他所親眼目擊的上海幾位大亨,他們都是戲迷,而且喜歡登台亮相,結果當然鬧了不少笑話。如王曉籟飾《空城計》劇中的司馬懿,居然揮軍殺進西城。張嘯林常唱《盜御馬》的竇爾墩,竟將詞句抄在大扇子上當台照唸。杜月笙在無錫榮家堂會唱《劈三關》,屢次忘詞,只得不了了之。但他們是道地的戲迷,戲癮極大,亦肯很用心的學戲。 \n又作者是著名的劇評家,所觀京崑等劇包羅萬象,而且獨具慧眼。書中對所看過的戲,都有中肯之評論。薛觀瀾的曾祖父薛湘為道光朝進士,歷任湖南安福、新寧知縣、廣西潯州知府,著有《說文段氏翼》、《未雨齋詩文集》等書。稱得上是晚清嘉道年間音韻學專家。因此薛觀瀾在京劇與崑曲的研究中,特別注重音韻。他乃專治沈苑賓所著的《韻學驪珠》一書,認為該書補弊救偏,能集大成,尤其反切最準,清濁最明。薛觀瀾說:「欲考皮黃崑曲之音韻,殆莫善於是書矣。京劇固奠枕於中州韻,然能變化無窮,有典有柯,鮮以腔害字,亦不以字害腔,比較崑曲與其他地方戲劇,自更易引人入勝。 \n申而論之,四聲五音乃皮黃之體,鍊氣運嗓乃皮黃之用。體用兼賅,方成名角。歷代名伶如程長庚、余三勝、譚鑫培、余叔岩之儔,其畢生精力大都耗費於字音之中,精益求精,日慎一日,遂成大器,名留千古。次如梅蘭芳、程硯秋之輩,則皆心有餘而認識不足,故其唱唸夫能登峰造極。餘子更不足道矣。是音韻者,乃京劇廢興絕續之樞紐,而演員成敗利鈍之契機。」洵為知言。(待續) \n

  • 西城秀樹魅力梅姑也癡狂 梅豔芳曾讚他太完美

    西城秀樹魅力梅姑也癡狂 梅豔芳曾讚他太完美

    梅艷芳(梅姑)是西城秀樹的頭號粉絲,她曾是西城秀樹香港後援會的副會長,還曾率領香港粉絲前往日本看他的演唱會,1985年兩人曾在日本的「亞洲青年音樂會」合唱〈加蘭杜〉,及在香港綜藝節目《歡樂今宵》同台,還一度傳出曖昧,梅豔芳對他極為愛慕,甚至在受訪時表示「如果他開口求婚,會認真考慮,因為他太完美了。」 \n \n2004年梅艷芳逝世,西城秀樹對梅姑的死訊相當震驚,表示梅姑是曾為他辦歌迷會,即使她後來成為巨星,只要西城秀樹到香港演出梅姑一定到場打氣,他更表示自己視梅姑如親妹妹一般,也親自寫了一封信悼念「我第一次來香港,Anita為我辦歌迷會,身為副會長的她一直為我打氣,看到她正式進入演藝界發展,我充滿喜悅,直到她成為巨星後,每次我到香港,必會相見,對我來說,她就像是我的妹妹一樣,祈求她能在九泉下安息。」 \n \n西城秀樹1972年出道,他因1979年翻唱美國經典舞曲〈YOUNG MAN〉(Y.M.C.A.)紅遍日本及亞洲各地,單曲創下銷售140萬張的紀錄,當時香港樂壇也受日本藝能影響,西城秀樹的不少名曲都被改編成廣東歌,包括張國榮的〈愛慕〉及〈烈火邊緣〉,羅文的〈好歌獻給你〉與〈讓我奔放〉,鄧麗君〈如果我有勇氣〉亦是翻唱他的歌,劉德華〈知己良朋〉即是由西城秀樹作曲。

  • 絕對猜不到 還珠格格的「這裡」曾經為冷宮

    絕對猜不到 還珠格格的「這裡」曾經為冷宮

    宮廷劇中,只要嬪妃見大罪於皇上,就算能逃過一死,最後往往也會被打入冷宮。一進冷宮,就幾乎注定要在深宮冷牆中淒慘度過餘生。冷宮究竟是什麼樣的地方,真的有如宮廷劇中所形塑的如此孤獨淒慘?甚至還有點毛骨悚然?近年來北京故宮陸續大修,預計到2025年,紫禁城開放面積將達到85.02%,而走遍偌大的紫禁城,就會發現這橫跨明清兩朝的宮殿,沒有一個地方叫冷宮。 \n \n皇室人口多,當然也有一些地方專門關押妃嬪作為懲戒,這樣的地方就比較接近現代人對於冷宮的認知。據文獻記載,明代末年,太監魏忠賢極受皇帝寵信,還有個「九千歲」的稱號,意旨他的位階只低於皇帝的萬歲,可謂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當時明熹宗的李成妃因幼女懷寧公主早夭,逐漸失寵,後又得罪魏忠賢,最後被貶為宮女,逐去乾西五所。李成妃就這樣被關在亁西五所整整四年,一直到明思宗上位才放她出來。 \n \n這個「乾西五所」也是迄今唯一確定曾關押過嬪妃又找得到的地方,除了李成妃,明朝還有定妃、嬪、恪嬪三人曾被幽禁在此,在意義上已等於宮廷劇中的「冷宮」。乾西五所始建於明初,原為皇子居住,為西六宮以北五座院落的統稱,由東向西分別稱為頭所、二所、三所、四所和五所,其中的乾西頭所,還在清乾隆年間改建為大名鼎鼎的「漱芳齋」。 \n \n很多人受連續劇影響,以為漱芳齋是格格的住所,其實漱芳齋是當年乾隆看戲的地方。末代皇帝溥儀結婚時,就在此連演了三天戲,名角梅蘭芳還登台演了《遊園驚夢》與《霸王別姬》。到了今天,漱芳齋仍做為故宮博物院貴賓接待處,國家領導及外國首腦參觀故宮時休息之用,為遊人不得進入的非開放區。 \n \n歷經500多年滄桑歲月的故宮裡,找不到一處掛有冷宮匾額的地方,而在男尊女卑的封建觀念中,女子一旦被選入宮,便成了皇帝的人,一輩子不能出宮,也不能改嫁,唯一出人頭地的機會,就是期待自己被皇帝寵愛,進而飛上枝頭當鳳凰。也因如此,更多人會認為冷宮不會是一個具體的宮殿,只要哪個妃嬪不受寵了,她的居所就是冷宮。

  • 魏海敏一人千面!百歲郝柏村驚喜現身

    魏海敏一人千面!百歲郝柏村驚喜現身

    「這昏王失仁義民心大變,聽讒言貶忠良敗壞了江山。」京劇藝術家魏海敏清唱一段梅派經典曲目《宇宙鋒》,穿著一襲特製的京劇式禮服,單邊長水袖設計,呈現裝瘋賣傻的扮相,詮釋秦朝名門趙高之女趙艷蓉在金鑾殿上,不畏皇權抗婚的故事,魏海敏演來唯妙唯肖,搏得滿堂彩。中國信託文教基金會攜手魏海敏,13日舉辦《在梅邊‧九歌-魏海敏梅派曲集》記者會,魏海敏特別高歌一曲京劇大師梅蘭芳最喜愛的《宇宙鋒》,讓梅派之美「京」典重現。 \n \n大師無私傳承 另類京劇禮服吸睛 \n \n 「我的恩師梅葆玖老師過世前一天,還到處演講、推廣戲曲,我絕對要繼承這樣的精神,戲曲是有很深厚的文化底蘊,傳統文化透過戲曲跟現代結合,這多美!講給全世界的人聽,都很驕傲。」今年是梅葆玖老師逝世周年,身為「梅派大師姐」的魏海敏,為向恩師致敬,記者會特別跨海邀請大陸國家一級琴師演奏家李門、京胡演奏家李超兄弟檔助陣,與國光劇團樂手齊奏一曲《霸王別姬》經典唱段《夜深沉》。魏海敏回憶起這首串起師生情的曲目,至今印象深刻:「梅葆玖老師對晚輩非常親切,有次在一場飯局跟我說戲,當場拿起筷子傳授《霸王別姬》中的舞劍秘訣,無私風範讓我感動不已。」魏海敏從此立志當「京劇推銷員」,不放過任何「講」京劇的機會!魏海敏表示:「現在的年輕人根本沒有接觸京劇的機會,怎麼可能喜歡京劇呢?因此我開始『送戲』到校園,有很多大學生說聽我的演講後,開始愛上京劇,讓我好開心,播種是非常重要的。」魏海敏說,和中信文教基金會合作,就是要把傳統戲曲帶進校園,往下一代扎根。 \n \n追韓劇更追京劇!郝柏村樂當京劇推銷員 \n \n 記者會上,還來了一位神秘嘉賓─前行政院長郝柏村!近百歲的郝前院長醉心京劇,曾數度粉墨登場,票戲彩唱具有職業水準,魏老師大讚他是「京劇發燒友」,九十九歲的郝伯伯真的越唱越年輕,魏老師還邀請大家一起唱京劇,因為唱戲的好處絕對不輸給練氣功。中信文教基金會馮寄台董事長幽默地說:「郝院長不只球打得好,戲唱得更好,今天追京劇追到我們這兒來了,很開心跟郝院長、魏老師一起當京劇推銷員。」文教基金會秉持「育教於藝、文化創藝」的理念,希望讓更多人有機會認識傳統戲曲之美,打造人人可以親近藝文的分享平台。馮寄台董事長表示:「梅葆玖大師曾說,要給孩子一個愛上京劇的機會,我們要培養的不是演員,而是觀眾……,文教基金會和魏海敏老師帶著傳統戲曲進校園,就是要鼓勵年輕世代認識京劇藝術的豐富內涵。」馮董事長也送上「大師傳承」紀念贈禮,感謝魏海敏老師對京劇傳承的耕耘。 \n \n 《在梅邊‧九歌》舉辦台北場清唱會及校園講座系列活動,校園講座第一站就在臺灣大學,京劇大師魏海敏用說唱解碼戲曲藝術,現場教學「梅派蘭花指」,有男同學揣摩得有模有樣,興奮不已:「佩服梅蘭芳大師身為男人,卻能創造一個女人的世界。」清唱會四月初先後在上海、北京演出,轟動菊壇,北京場謝幕時,台上台下更一起清唱梅葆玖生前最愛的《梨花頌》,許多戲迷流下淚水,場面溫馨感人。 \n \n《在梅邊‧九歌》台北售票場4/21(五)開鑼,邀請您相遇「在梅邊」,品味傳統戲曲風華。 \n

  • 川習會另類嬌點 第一夫人同台尬衣Q

    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國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今天展開首次會談,也是2位第一夫人展現高衣Q的重要時刻,2人以何種穿著打扮亮相,絕對是川習會的另類「嬌點」。 \n 英國「每日郵報」(Daily Mail)報導,川普與美國第一夫人梅蘭妮亞(Melania Trump)在佛州馬阿拉哥(Mar-a-Lago)俱樂部大門,正式迎接習近平與夫人彭麗媛。 \n 川普與習近平全都穿著深色西裝,梅蘭妮亞則身穿一襲紅色過膝露肩洋裝,搭配印花跟鞋,展現大方親和的形象,彭麗媛則保持一貫優雅風格,以華麗深藍色旗袍配上黑色跟鞋亮相,中、西時尚之美,展露無遺。 \n 有趣的是,根據倫敦「每日快報」(Daily Express),梅蘭妮亞抵達中國大陸下機時,是以深V黑白點點洋裝搭配墨鏡亮相,秀出較輕鬆的一面,也帶有已故第一夫人賈桂琳.甘迺迪(Jacqueline Kennedy)的風采,隨後才換上較為正式的禮服。 \n 川普與梅蘭妮亞先在俱樂部的寬敞大廳接待習近平夫婦,之後才展開晚宴。(譯者:中央社周莉芳)1060407 \n

  • 中信攜手京劇大師魏海敏 四月相遇「在梅邊」

    中信攜手京劇大師魏海敏 四月相遇「在梅邊」

    「他年得傍蟾宮客,不在梅邊在柳邊」是崑曲《牡丹亭》經典之最,杜麗娘生死愛戀吟唱四百年,仍牽動無數戲迷的心;今年四月,台灣最具代表性的京劇大師─「梅派傳人」魏海敏,賦予充滿京崑意象的「在梅邊」全新生命力,將在上海、北京、台北舉辦《在梅邊.九歌─魏海敏梅派曲集》清唱會。中國信託文教基金會2017「大師傳承講座」攜手魏海敏,舉辦台北場清唱會及校園講座,吸引許多京劇迷搶票朝聖。 \n讓京劇活起來!魏海敏自許京劇推銷員 \n梅蘭芳綜合青衣、花旦、刀馬旦的表演方式,創造醇厚流麗唱腔,形成獨樹一格的梅派,更成為將京劇帶向世界的第一人,他將一生淬鍊的氣韻獨傳給兒子梅葆玖。承父衣缽的梅葆玖授徒傳藝,致力梅派藝術的傳承與推廣,他曾說「一生只為此事來」,希望「讓京劇活起來,給孩子一個愛上京劇的機會!」拜入梅門近三十年的魏海敏,身為「梅派大師姊」不忘恩師梅葆玖交付的任務,矢志成為「京劇推銷員」。魏海敏表示:「時代變得太快了,年輕世代沒有接觸京劇『唱念做打』的美學,是因為沒有接觸京劇的環境,這讓我更有責任扮演橋樑,把老祖宗的文化傳承下去。」 \n為了紀念師父梅葆玖逝世周年,魏海敏精選九支梅派經典曲目,透過清唱感念恩師傳藝之情,更在中信文教基金會邀請下,帶著傳統戲曲前進校園,鼓勵學子追韓劇更要追京劇,細細品味梅派「傳統又時尚」的藝術之美。 \n傳統戲曲進校園!中信推廣古典美學 \n「傳統戲曲是最古老的流行音樂,能和魏海敏老師攜手推廣京劇,就是希望在傳統中求創新,在創新中玩傳統,為觀眾、為校園裡的孩子們開啟那道走進古典美學殿堂的大門。」中信文教基金會馮寄台董事長表示,文教基金會要打造「人人可以親近藝文的分享平台」,透過多元扶植、教育分享,實踐中信文教「育教於藝、文化創藝」理念。每年舉辦「大師傳承講座」,邀請國內外重量級藝術家傾囊相授,希望民眾、學子能零距離貼近大師;繼和文學大師白先勇、瑪莎.葛蘭姆傳人許芳宜合作後,今年和京劇大師魏海敏共同推廣傳統戲曲,除了清唱會能品味由梅蘭芳、梅葆玖到魏海敏一脈相承傳的京劇藝術精粹外,更透過一系列生動活潑的京劇校園講座和網路活動,邀請更多年輕朋友領略傳統京劇的藝術風華。

  • 他是四大名旦之一 元配甘心為他絕育

    他是四大名旦之一 元配甘心為他絕育

    梅蘭芳是近代傑出的京昆旦行演員,也是「四大名旦」之首,在梅蘭芳十七歲的時候,他和妻子王明華成親。當時家裡很窮困,但是王明華並沒有嫌棄他,而是盡心盡力的為操持家務。在寒冬臘月裡,王明華為梅蘭芳縫補衣服,看到妻子為自己一針一線的縫補衣服,梅蘭芳心中就充滿了感激和愧疚。 \n梅蘭芳和妻子非常恩愛,結婚三年就有了一雙兒女,隨著梅蘭芳越來越紅,免不了身入花叢。於是,王明華就親自到後臺,為丈夫梅蘭芳梳頭、化妝。而且為了能夠常陪伴在梅蘭芳身旁,王明華毅然決然的做了絕育手術,但是造化弄人,在王明華做完絕育手術後,她的兩個孩子卻相繼夭折。 \n為了梅家的後代,梅蘭芳的家人又讓他娶了一房妻子,名字叫福芝芳。王明華深知子嗣對梅家的重要性,所以她並不責怪梅蘭芳,也沒有反對他們的婚事,只能後悔當初的自己太過冒失,命運太作弄人。梅蘭芳是個重情重義的人,所以,婚後王明華和福芝芳相處的非常好。後來,王明華因為肺癆久治不愈,獨自去天津養病。 \n最後,她在天津病逝,福芝芳得知這個消息之後,趕緊讓兒子去天津,把王明華的靈柩帶回來,安葬在北京。 \n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珍藏50年 8旬日人捐梅蘭芳史料

    珍藏50年 8旬日人捐梅蘭芳史料

     「我就像嫁女兒一樣,把這些東西捐贈給梅蘭芳紀念館了!」年屆8旬的日本攝影師稻垣喬方,11日將珍藏半個多世紀、關於京劇大師梅蘭芳過去的圖文資料,包括1950年代出訪日本的演出紀錄,以及日本《朝日新聞》當年的報導,全數捐贈給北京梅蘭芳紀念館。 \n 一甲子之前、1956年梅蘭芳率團訪日演出,當時年僅26歲的稻垣喬方,擔任日方的舞台工作人員,全程記錄下難得的「中日文化交流之旅」。稻垣喬方回憶說道,「當時梅蘭芳在日本2000多人的劇場演出,全坐滿了,日本觀眾都很興奮」,且梅蘭芳一如日本人既有印象中的溫柔、和藹。 \n 這批圖文記錄從日本著名歌舞伎大師市川猿之助,1955年跨海到中國訪問演出開始,到隔年梅蘭芳率團回訪日本的完整過程;除拍攝下梅蘭芳在日本演出《三岔口》、《除三害》、《雁蕩山》、《鬧天宮》、《秋江》及《貴妃醉酒》等經典選段外,並附有當年《朝日新聞》的詳細報導,以及梅蘭芳台下日常生活剪影等珍貴畫面。 \n 對此,梅蘭芳的曾孫梅瑋回應表示,「這些資料確實很珍貴,很感謝稻垣先生。特別是一些日方媒體對演出的報導很完整,這些大陸國內並不太有,我們接下來會進行系統的整理。」 \n 雖然自1960年代,稻垣喬方成為專門拍攝古村落的攝影師後,便與京劇沒有太多的接觸,但他對京劇的熱情依然不減;即使談及近年來並不被看好的京劇發展時,他仍堅定地認為,「京劇一定不會消亡,它一定會非常有生命力地繼續存活下去。」

  • 我見我思:邱祖胤》藝術至死方休

    一代名伶梅蘭芳的兒子梅葆玖上周過世,令京劇愛好者惋惜。其實更早前的2014年4月,台灣也悄悄走了一位「活關公」李桐春。不管是小梅蘭芳也好,活關公也好,京劇藝術儘管式微,卻還是在一整代人的心目中,留下美好記憶,而且不可抹煞。 \n梅葆玖與台灣的淵緣,始於1991年台灣名伶魏海敏跨海拜師、成為他的大弟子,從此梅派在台灣有了嫡傳香火。但除了少數對京劇藝術鍾情的藝術愛好者外,明白梅蘭芳的地位及貢獻者,屈指可數。 \n2008年,拜陳凱歌的電影《梅蘭芳》之賜,台灣關於梅蘭芳的出版品接二連三發行,包括蔡登山《梅蘭芳與孟小冬》、李伶伶《梅蘭芳的藝術和情感》,梅蘭芳的次子梅紹武與孫子梅衛東所整理的《梅蘭芳自述》等書,一時間「梅蘭芳」成為藝文讀者的閱讀關鍵字。 \n梅蘭芳生於梨園世家,祖父即是著名的青衣花旦演員,他8歲開始學戲,10歲登台,演技及女性身形魅力十足,登台演出經常造成轟動,與程硯秋、尚小雲、荀慧生並稱民國四大名旦,他提出「移步不換形」的理論,為京劇改革指出明路,《霸王別姬》、《貴妃醉酒》更成梅派藝術經典,家喻戶曉。 \n梅蘭芳9個子女只有梅葆玖一人學戲,雖歷經抗日、文革干擾,卻仍克紹箕裘,不但在藝術造詣上力求傳承,還力推交響樂與京劇融合,同時為推廣繁體字發聲,努力為傳統文化找活路。 \n至於前年過世的李桐春,同樣生於梨園世家,1949年隨團來台演出,之後即留在台灣,1976年起與胡少安合作推出電視京劇《忠義劇展》,在中視頻道演出關公一角,從此被譽為「活關公」,許多民眾對他的演出仍有印象,我也是在當時知道這個名字。 \n記憶中,李桐春所飾演的關公,不怒而威,眼睛從不睜開,一睜眼必是要殺人了,身段念白都有一種神明降臨的氣勢,非常嚇人。 \n有人感嘆京劇的美好年代一去不復返,其實豈止京劇,面對網路、電子媒體的興起,許多傳統藝術都面臨挑戰,不但觀眾流失,傳承也有困難,更顯得堅守崗位力求突破者的難能可貴。 \n我想起義大利導演費里尼的電影《愛情神話》,其中一幕透過旁白者敘述,某某雕刻家,終其一生,只雕刻一種風格的作品,無怨無悔,至死方休。這是何其寂寞、執著的境界。 \n對許多工匠、藝術家、創作者而言,儘管在無利可圖的窮途末路,也從不輕言放棄,然而當藝術的花朵在對的時機綻放,即使台下觀眾只有一人,那也是一花一世界的永恆。 \n在藝文團體渴求杯水車薪的補助而不可得的同時,在文化政策永遠得看政客臉色的同時,不只是名角的貢獻令人欽佩,更多在看不到的角落默默努力的創作者,他們的情操與態度,更值得令人豎起大拇指。

  • 我見我思-藝術至死方休

    我見我思-藝術至死方休

     一代名伶梅蘭芳的兒子梅葆玖上周過世,令京劇愛好者惋惜。其實更早前的2014年4月,台灣也悄悄走了一位「活關公」李桐春。不管是小梅蘭芳也好,活關公也好,京劇藝術儘管式微,卻還是在一整代人的心目中,留下美好記憶,而且不可抹煞。 \n 梅葆玖與台灣的淵緣,始於1991年台灣名伶魏海敏跨海拜師、成為他的大弟子,從此梅派在台灣有了嫡傳香火。但除了少數對京劇藝術鍾情的藝術愛好者外,明白梅蘭芳的地位及貢獻者,屈指可數。 \n 2008年,拜陳凱歌的電影《梅蘭芳》之賜,台灣關於梅蘭芳的出版品接二連三發行,包括蔡登山《梅蘭芳與孟小冬》、李伶伶《梅蘭芳的藝術和情感》,梅蘭芳的次子梅紹武與孫子梅衛東所整理的《梅蘭芳自述》等書,一時間「梅蘭芳」成為藝文讀者的閱讀關鍵字。 \n 梅蘭芳生於梨園世家,祖父即是著名的青衣花旦演員,他8歲開始學戲,10歲登台,演技及女性身形魅力十足,登台演出經常造成轟動,與程硯秋、尚小雲、荀慧生並稱民國四大名旦,他提出「移步不換形」的理論,為京劇改革指出明路,《霸王別姬》、《貴妃醉酒》更成梅派藝術經典,家喻戶曉。 \n 梅蘭芳9個子女只有梅葆玖一人學戲,雖歷經抗日、文革干擾,卻仍克紹箕裘,不但在藝術造詣上力求傳承,還力推交響樂與京劇融合,同時為推廣繁體字發聲,努力為傳統文化找活路。 \n 至於前年過世的李桐春,同樣生於梨園世家,1949年隨團來台演出,之後即留在台灣,1976年起與胡少安合作推出電視京劇《忠義劇展》,在中視頻道演出關公一角,從此被譽為「活關公」,許多民眾對他的演出仍有印象,我也是在當時知道這個名字。 \n 記憶中,李桐春所飾演的關公,不怒而威,眼睛從不睜開,一睜眼必是要殺人了,身段念白都有一種神明降臨的氣勢,非常嚇人。 \n 有人感嘆京劇的美好年代一去不復返,其實豈止京劇,面對網路、電子媒體的興起,許多傳統藝術都面臨挑戰,不但觀眾流失,傳承也有困難,更顯得堅守崗位力求突破者的難能可貴。 \n 我想起義大利導演費里尼的電影《愛情神話》,其中一幕透過旁白者敘述,某某雕刻家,終其一生,只雕刻一種風格的作品,無怨無悔,至死方休。這是何其寂寞、執著的境界。 \n 對許多工匠、藝術家、創作者而言,儘管在無利可圖的窮途末路,也從不輕言放棄,然而當藝術的花朵在對的時機綻放,即使台下觀眾只有一人,那也是一花一世界的永恆。 \n 在藝文團體渴求杯水車薪的補助而不可得的同時,在文化政策永遠得看政客臉色的同時,不只是名角的貢獻令人欽佩,更多在看不到的角落默默努力的創作者,他們的情操與態度,更值得令人豎起大拇指。

  • 李勝素登台 唱梅派虞姬

    李勝素登台 唱梅派虞姬

     已故京劇大師梅葆玖得意門生之一李勝素,同時也是梅派青衣傳人、中國國家京劇院一團團長,6月將率團來台舉行「中國國家京劇院名角名劇大匯演」,其中李勝素將演出梅派經典《霸王別姬》中虞姬舞劍精華,向梅葆玖致敬。 \n 中國國家京劇院創立於1955年,創團院長正是梅派創始人、梅葆玖的父親梅蘭芳,李勝素1988年起隨梅葆玖學戲,1991年擔任山西梅蘭芳青年團團長,長年完整傳承梅派經典。 \n 這次率團訪台,中京院將帶來3部梅派好戲包括《霸王別姬》、《鳳還巢》和《打漁殺家》,其他則有多齣折子戲如《滿江紅》、《搜孤救孤》、《楊門女將》、《鍘美案》、《四進士》、《赤桑鎮》、《春秋亭》。 \n 「梅派的特色是中正和平,不誇張、不渲染,因此是京劇裡的大宗,最多人學習的流派,李勝素傳承此一風範,在她身上可見梅派的氣韻。」長年觀察兩岸京劇發展的京劇學者王安祈表示,《霸王別姬》是經典梅派戲,其中又屬虞姬舞劍為最精華的段落,「虞姬深知大勢已去,再無救兵,以舞劍安慰項羽。在梅派表現裡這段舞劍必須舞得內斂、高雅而不張狂。李勝素集結了扮相美、聲音美、身段美、舞姿美於一身,在舞劍上也獲梅派真傳,值得一看。」 \n 王安祈表示,1993年,梅葆玖首次來台進行交流演出,當時演出的戲碼就是《霸王別姬》,「當時戲迷齊聚一堂,親炙梅葆玖的魅力,23年後斯人已遠,由他的弟子再演,相信戲迷們可以感受兩岸京劇世代的傳承。」 \n 中國國家京劇院名角名劇大匯演將在6月14日至19日於台北國家戲劇院演出。

  • 中京院登台23年 大匯演恐成絕響

    中京院登台23年 大匯演恐成絕響

     由大陸當紅老生于魁智、梅派青衣李勝素領銜的「中國國家京劇院」,6月將再度集結經典戲碼,於台北國家戲劇院獻上6天7場的「名角名劇大匯演」;其中,師承梅蘭芳之子梅葆玖的李勝素,也將跨海攜來《霸王別姬》、《鳳還巢》、《打漁殺家》3場正宗梅派的劇目與唱段,與戲迷共同緬懷日前辭世的梅派傳人梅葆玖。 \n 別於2015年底來台演出的劇目,今年中京院「名角名劇大匯演」將帶來截然不同的劇目,除了3場梅派戲外,還包括《滿江紅》、《打姪上墳》、《楊門女將》、《鍘美案》、《搜孤救孤》、《四進士》、《赤桑鎮》、《春秋亭》等戲碼唱段。 \n 回顧邁入第23年的「名角名劇大匯演」,傳大藝術總經理周敦仁感慨直言,1993年兩岸京劇首次交流,當時掌聲如雷的盛況光景恍如昨日;但面臨現今台灣傳統戲迷大量流失,不僅邀請名家跨海來台的機會越來越少,這次的匯演也可能成絕響。 \n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也叫作命了!」國光劇團藝術總監王安祈表示,1993年由梅葆玖領銜的北京京劇院,首次於台北中山堂獻藝,當時特別安排《霸王別姬》、《鳳還巢》2齣正宗梅派戲碼與台灣戲迷見面;時隔23年梅葆玖過世後的今日,再由弟子李勝素帶來同樣劇目,竟可能就此成為絕響,令人備感唏噓。 \n 王安祈強調,兩岸京劇交流的歷程,「可說是看著于魁智、李勝素茁壯起來」,這次由2人領銜主演的《楊門女將》同樣精彩可期;除兼具「唱、念、做、打」,且呈現出各家流派外,高潮疊起、對比鮮明的劇情,也絕對能吸引「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

  • 梅蘭芳之子梅葆玖辭世 享壽82歲

    梅蘭芳之子梅葆玖辭世 享壽82歲

     一代伶王梅蘭芳的幼子、克紹箕裘的大陸京劇表演藝術家梅葆玖,25日中午因病辭世,享年82歲。梅葆玖生前為北京京劇院梅蘭芳京劇團團長、大陸國家一級演員;1991年梅葆玖所收首位正式拜師的弟子,台灣梅派傳人魏海敏得知恩師遽逝,哀痛地向《旺報》記者表示,梅派藝術由梅蘭芳「創造」,梅葆玖則是「奠基」者。 \n 今年3月29日,為梅葆玖82歲生日,兩天後因突發支氣管痙攣導致腦缺氧送醫院搶救,終告不治。梅葆玖1934年出生於上海,為梅蘭芳與福芝芳所生的第9個子女,也是唯一學戲的幼子。梅葆玖10歲學藝,追隨其父腳步習乾旦,13歲正式登台演出,18歲首度父子倆同台貼演《玉堂春》,終身致力於梅派藝術的傳承與發展。 \n 台灣京劇天后魏海敏憶起,1982年首度見到梅葆玖的舞台丰采,即動了拜師的念頭,1988年在香港首度拜師,梅葆玖平易近人,親切問道「妳是台灣來的?」、「台灣也有京劇?」並當場拿起筷子為魏海敏示範,《霸王別姬》的虞姬舞劍,「梅老師的身教」讓她至今印象深刻。 \n 1991年正式拜師、成為梅葆玖門下第一人後,魏海敏往返大陸,得以親炙恩師教誨,直至今年初梅葆玖共收徒49位。1994年梅蘭芳百歲誕辰,梅葆玖將梅蘭芳創作的《太真外傳》刪節後搬上舞台,與魏海敏共同分演。梅葆玖曾於1996年訪台,指導魏海敏於台北市中山堂演出《龍女牧羊》;2011年5月二度來台,則與魏海敏同台推出「梅葆玖&魏海敏──遇見百年梅派」。 \n 今年3月召開的大陸全國政協會議上,梅葆玖向媒體表示,今年的提案依舊與保護傳統文化和民族戲曲有關,他希望大陸年輕人多聽京劇、練習書法、學習繁體字。

  • 王安祈:梅葆玖喚醒文化記憶 畢生傳承京劇

     梅蘭芳創立的「梅派」為京劇史添上傳奇的一章,而梅蘭芳第9個孩子梅葆玖則是唯一嫡傳弟子,不僅自小與他學戲,加上長相、身形、嗓音,經過扮相有如同梅蘭芳再現。 \n 京劇學者王安祈說:「梅蘭芳這三個字已不僅僅是京劇大師之名,更是中國傳統戲曲的代言。」 \n 王安祈表示,梅派是京劇界最大宗的流派,「梅派特色在於雅正、端莊、不造作,非常雍容華貴,沒有刻意誇張和渲染的地方,身段看似簡單,其實蘊藏的力道非常深厚,和中國文化裡『中正和平』的氣韻非常接近。」 \n 王安祈談到,雖然梅式父子皆致力於梅派,但兩人所屬的年代環境大不相同,「梅蘭芳的年代京劇藝術是流行文化,而到了梅葆玖,京劇已不再是大眾流行,而是變成需要保存的傳統藝術。」王安祈表示,也因為京劇式微,讓梅葆玖的傳承更加有著重要的歷史地位。 \n 王安祈舉例,1993年,梅葆玖在兩岸開放後首度來台交流演出,於台北中山堂演出《霸王別姬》、《貴妃醉酒》、《鳳還巢》等經典,「這場演出,喚醒了許多戲迷記憶,當時在台下有許多觀眾紛紛對梅葆玖致意,他們表示曾在上海、北京、青島等地看過梅蘭芳的演出。」 \n 王安祈說:「梅葆玖讓兩岸的集體文化記憶得以被喚醒,也令老戲迷回想起曾有的青春盛年,更重要的是他用盡一生的時間親力親為,為梅派作了傳承,在首位弟子魏海敏之後也收了許多弟子,讓梅派可以永存不消失。」

  • 永遠的貴妃 梅葆玖82歲辭世

    永遠的貴妃 梅葆玖82歲辭世

     京劇大師梅蘭芳之子、「梅派」傳人梅葆玖昨日上午11時在北京病逝,享壽82歲。梅葆玖是當今京劇界舉足輕重的大師級人物,他一生風流不羈,除了京劇,他愛車、愛貓、愛音響,最喜歡的歌手是麥克傑克森與席琳狄翁。 \n 據上海《澎湃新聞》報導,3月29日是梅葆玖82歲生日,隔天他在北京一家餐廳用餐時突發疾病,送醫後陷入昏迷。直至昨日,梅葆玖出現血壓不穩和肺部感染症狀,終告不治。 \n 梅派傳人 培養後進 \n 梅葆玖1934年3月29日生於上海,祖籍江蘇泰州,是梅蘭芳的第9個孩子,也是梅家唯一活躍在梨園界的人,生前擔任北京京劇院梅蘭芳京劇團團長。 \n 10歲開始學藝,梅葆玖13歲正式登台,深得其父在藝術上的教誨和指導。18歲和父親同台演出,終身致力於梅派藝術的傳承和發展,影響力不言而喻。代表作有《霸王別姬》、《貴妃醉酒》、《穆桂英掛帥》等。 \n 梅葆玖嗓音甜美圓潤,唱念字真韻美,表演端莊大方,扮相、演唱都近似梅蘭芳。藝業精湛,基礎扎實,在青衣、花衫、刀馬旦、崑曲等方面,均有較高造詣,並培養了諸多梅派後學。 \n 愛貓愛車 護正體字 \n 舞台下的梅葆玖是一位浪漫不羈的人物,他自幼熱愛汽車、音響及和電有關的一切,癡迷自行車、摩托車、汽車、飛機,曾駕駛過友人的私人飛機,遺憾沒能駕駛波音747。有人說,若非父母希望他繼承梅派藝術,梅葆玖或許會成為一名相當出色的工程師。 \n 梅葆玖曾擔任劇團的音響師,他說過,自己特別喜歡聽交響樂、美聲歌劇,最喜歡的歌手是麥克傑克森與席琳狄翁。他的弟子則說,梅葆玖很喜歡小動物,尤其是貓,有次在梅葆玖家吃飯,過程中有6、7隻貓圍觀。 \n 對於傳統藝術傳承,梅葆玖並不古板,他曾打算運用新媒體、動漫技術重新呈現傳統劇目,吸引更多年輕人。也曾在今年3月全國政協呼籲保護傳統文化,包括認識正體字。

  • 魏海敏憶恩師梅葆玖:拿筷教舞劍 親切沒架子

     梅葆玖是梅派藝術傳人,台灣知名青衣、國家文藝獎得主魏海敏是他的首位入門弟子,師徒攜手為兩岸京劇藝術努力,意義非凡。 \n 魏海敏心有不捨地說:「今年初在北京還與老師相見,邊吃烤鴨、邊聊起之後要一起錄製梅派保存影音,老師聽到這個計畫還很高興,沒想到還沒付諸實行,老師已經離開了。」 \n 魏海敏1982年於香港欣賞梅葆玖演出,深受啟發,決心拜藝,1988年經香港友人引荐,與梅葆玖相識、請示拜師,1991年正式到北京舉行盛大的拜師典禮,成為入門弟子,完整學習梅派經典。1993年,梅葆玖也在魏海敏的牽線之下,成為兩岸開放之後首位來台交流的京劇大師。 \n 難忘當年請示拜師的場景,魏海敏說:「當時大家一起吃飯,我向老師請教《霸王別姬》舞劍的訣竅是什麼,老師竟隨手拿起筷子認真示範起來,沒想到大師竟這麼平易近人,完全不敷衍,用身教認真回答我的問題。」 \n 因為文革的緣故,讓中國大陸有一段時間沒有拜師傳統,而梅葆玖卻一口答應收了魏海敏,讓她很感激。「老師總為我錄影、錄音,並且根據影音作講解和修正,非常認真。」魏海敏眼中,梅葆玖是全方位的藝術家,「視野很寬,興趣廣泛,關心社會和政治,喜愛時尚,對音樂、聲音都很敏銳,平常研究機械、音響和錄音,梅蘭芳的演出也是透過他的記錄才得以保存。」 \n 「梅老師很隨和,對生活裡的挫折總能很快轉換想法,像文革期間不能上台演出,對他來說是很大的打擊,但是文革過後,為了傳承梅派,他花了兩年時間把嗓子練回來,一直維持到80多歲還能演唱,這種孜孜不倦的精神,不是每個人都可以作到的。」

  • 梅蘭芳之子 京劇大師梅葆玖病逝

    梅蘭芳之子 京劇大師梅葆玖病逝

    知名京劇大師梅蘭芳先生之子梅葆玖,今(25日)因支氣管痙攣造成深度昏迷,經過多方搶救仍宣告無效,今午11點病逝北京,享壽82歲。不少藝人也在臉書上悼念這位傳奇人物。 \n梅葆玖是梅蘭芳之子,他跟隨了父親的腳步在京劇上有極大貢獻,同時他也是大陸政協委員、中國戲曲學院的老師。梅葆玖病逝的消息一出後,不少藝人都在網上悼念他,包含劉濤、姚晨、熊黛林、王祖藍等人,都向梅葆玖至上最深的敬意。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