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梨園戲的搜尋結果,共18

  • 許秀年、高玉珊同台飆戲 當時月有淚看岳飛故事

    許秀年、高玉珊同台飆戲 當時月有淚看岳飛故事

    兩位戲曲天后許秀年、高玉珊睽違30年再度同台飆戲,加上兩位一心戲劇團的雙小生孫詩詠、孫詩珮,一起演出新作《當時月有淚》,搬演岳飛故事,本周末登場。 一心戲劇團執行長孫富叡表示,岳飛雖然是耳熟能詳的名字,但這次不談論秦檜陷害忠良,而是談論岳飛與南宋高宗趙構之間的矛盾糾葛,加上柔福帝姬爭議難解的一生,「試圖探討,何謂忠?何謂孝?又何以成家國?」 此外,這次由趙雪君擔任編劇,執導的導演為李易修,李易修曾參與南管音樂、梨園戲、崑曲、偶戲、現代戲劇等不同劇種的導演和演員,孫富叡表示,希望藉由他的視野及巧思,為這個看似傳統的故事,賦予全新的面目。演出將於5月8日、9日在台北士林的台灣戲曲中心大表演廳登場。

  • 左化鵬》李寶春新老戲 此味甚妙!

    左化鵬》李寶春新老戲 此味甚妙!

    【愛傳媒左化鵬專欄】小週末、大週末,接連三天追戲,追的是「李寶春新老戲」。 第一齣戲是李寶春自導自演改編自西洋歌劇的「弄臣」,第二齣戲是經典京劇「蝴蝶夢」,今天又看了一齣武場戲「美猴王」。李寶春是梨園老戲骨了,唱作俱佳,看他的戲,舒心暢意,過癮至極。 在台北「城市舞台」演出的這三齣文武戲,絕無冷場。我觀察到近千名的觀眾,泰半是年輕人。 李寶春真的不簡單,他的新老戲,將日漸式微的京戲,融入了時代的元素,舊瓶裝新酒,又召喚回新一代的梨園戲迷。 李寶春河北霸縣人,出生戲劇世家,父親李少春、母親侯玉蘭,都是戲曲名家,他天生就遺傳了雙親優良的基因,且青出於藍,成了梨園不世出的「怪咖」。 他本是北方的候鳥,三十年前,來台加入「辜公亮文教基金會」京劇推展小組,並成立了「台北新劇團」,每一年都會推出叫好又叫座的新劇,已成了寶島的留鳥。 二月六、七日下午,他仍將在「城市舞台」演出「玉堂春」、「哪吒情」兩齣大戲。 每一場戲,他都會贈送聽眾特製的「此味甚妙」濾掛式咖啡包。刻下,我正啜飲著香氣濃郁的咖啡,細細的回味他演出的那三齣好戲,妙哉!妙哉!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 藤原紀香再婚沒生娃 歌舞伎老公出招找好繼承人

    藤原紀香再婚沒生娃 歌舞伎老公出招找好繼承人

    47歲日本性感女星藤原紀香2016年梅開二度嫁給歌舞伎老公片岡愛之助,也正式成為「梨園(歌舞伎界)之妻」,最近日本媒體拍到兩人下月將迎接結婚4周年,私下依舊黏TT,感情相當甜蜜,婚後紀香雖沒生子當媽,片岡愛之助也做好準備,收了一名現年15歲的徒弟,打算將歌舞伎工作傳承給對方,成為他的繼承人。 藤原紀香3年多前高調和片岡愛之助再婚,婚後藤原紀香表示不會放棄演藝圈工作,隔年她和鈴木伸之演出新劇,戲中有大膽裸露床戲,被外界批評「梨園妻失格」。最近日本週刊直擊片岡從倫敦返回日本後,隔天就帶著紀香和工作人員聚餐,期間紀香還將臉靠照老公肩上放閃,結束後片岡更親自開車送紀香去做SPA,可見兩人仍十分恩愛。 報導指出,藤原紀香夫妻雖結婚後未傳出懷孕,去年3月片岡愛之助為了傳承歌舞伎文化,便收了15歲的片岡愛三郎成為入室弟子,平時工作都將徒弟帶在身邊,從日常禮節和表演技巧都滴水不漏的教導給對方,用心栽培這位小弟子,盼未來能順利繼承片岡的事業。

  • 藤原紀香大膽床戲照曝光 被罵「梨園妻失格」

    藤原紀香大膽床戲照曝光 被罵「梨園妻失格」

    日本女星藤原紀香一張上身全裸、與年輕裸男緊密相擁的劇照這兩天攻佔日本各影劇新聞版面,是她將在讀賣電視台演出新劇《難眠的真珠~我能再戀一次嗎~》的劇照,扮演她戀人的是劇團EXILE的成員鈴木伸之,整整小了她17歲。 藤原紀香去年3月才和曾演過《半澤直樹》國稅局官員、並被網友封為「黑崎娘娘」的歌舞伎明星片岡愛之助結婚,也就是成了「梨園(歌舞伎界)之妻」,對日本人來說,梨園之妻的責任就是要盡全心全力輔佐丈夫,包含健康、行程、公關,等於是丈夫的全職秘書,在傳統莊重的歌舞伎界中被視為理所當然。 今年6月因癌過世的小林麻央,在嫁給歌舞伎明星市川海老藏之後,原本身為超人氣主播的她便立即負起梨園妻之責,辭去所有演藝工作不再露面,在每一場市川海老藏的表演前台,身著和服畢恭畢敬地向來客們問候招待。 而藤原紀香與片岡愛之助結婚時,由於她多給人自戀、任性的印象,幾乎沒有人認為她能成為一個稱職的梨園妻。現在不但又跑出來拍戲大演姊弟戀,還大膽裸露,並演出激情床戲,被抱持「犯梨園大忌」觀念的觀眾罵到翻。 但一方面也有擁護她的聲音,認為她繼續從事演藝工作無何不可,片岡愛之助也並非傳統梨園家世出身,應可隨她自由;還有擁護者說,46歲的她露得出這般好身材,足以令人稱羨,不露可惜。

  • 福建文化菁英表演團隊 五年來深入校園與地方文化交流

    福建文化菁英表演團隊 五年來深入校園與地方文化交流

    由福建省文化廳開展的「福建文化寶島校園行」活動從2012年至今即將屆滿五年,走訪台灣南北地方深入交流,從大專院校、高中職、藝術學校,到專業的表演中心,為台灣與福建之間的文化交流奠下深厚的基礎,獲得許多台灣學生們的熱情歡迎,讓我們對福建的民俗文化、戲曲文化、客家文化與閩東文化都有了非常深厚的認識。 自2012年開始,福建有著豐富的菁英表演藝術團體,藉由一次又一次的交流活動與演出,讓台灣的中學與大學生們更加了解福建文化。從「天下第一團」美稱,也被稱為「宋元南戲活化石」–福建省梨園戲實驗劇團的精彩表演,到接下來的漳州市薌劇團,無一不令人敬佩,中華文化歷史淵遠流長,數千年來累積下的文化藝術資糧深厚。 此系列活動,每一次到台灣都帶來的不一樣的表演,2014年來台的福建省實驗閩劇團,在台藝大、北藝大、文化大學、台灣戲曲學院等7所大學演出,特別挑選在台灣這幾所藝術相關的重點學校,也是給這些學藝術的同學相當難得的文化體驗。閩劇有四百多年的歷史,是現存唯一用福州方言演唱、念白的戲曲劇種,並被列入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1953年成立的閩劇實驗劇團,在1998年更名為福建省實驗閩劇院,2011年5月被中宣部、文化部確定為保留事業單位性質的國有文藝院團。2013年入選“全國地方戲創作演出重點院團。其中“貶官記”、“別妻書”更是最膾炙人口的兩齣戲碼。 除了表演藝術之外,德化白瓷、壽山石、漆器等福建知名非遺文化,也以講座等不同形式展現出福建文化之美。今年六月來台的南平南詞藝術團帶來「朱子之歌」,透過表演形式展示朱子的文化;朱子是傳統國學重要的一部分,台灣師生透過演出更加了解朱熹理學寓意與傳承,進而瞭解中華傳統文化。在八所學校巡迴演出,更與多所學校師生互動,讓所有人都深刻的感受的來自福建文化人的熱情。 中華文化發展歷史悠久,其中福建與台灣只有區區海峽之隔,彼此間文化交流已有數百年歷史,兩地間的傳統文化互相影響,再透過相互的交流影響,衍生出許多動人的藝術。也期盼「福建文化寶島校園行」只是個開端,未來還會帶給兩岸人民更多更精采的文化交流。

  • 在台散發福建文化魅力 累積五年巡演驚豔寶島

    在台散發福建文化魅力 累積五年巡演驚豔寶島

    「福建文化寶島校園行」活動從2012年至今即將屆滿五年,過去累積了89所學校,為台灣與福建之間的文化交流奠下深厚的基礎,福建濃厚的文化底蘊,令人響往,福建省閩台文化交流中心、福建省文化廳在文化藝術上的努力與傳承,感動兩地許多人民。 為深化與拓展福建文化與臺灣的藝文交流,福建省文化廳特別在「閩臺文化交流中心」成立十五周年之際,以「世紀接棒人」的青年學子為重點交流對象,擬定長達「五年」的福建文化交流計畫,有系統地將福建省的傳統戲曲、非物質文化遺產與民間藝術等優質文化藝術,以示範講演、劇藝展演以及交流座談等形式,走進全臺中學與大專院校,以期讓臺灣的青年學子,能夠對福建文化有更多的認識與互動交流。 2012年打頭陣來臺的是成團超過一甲子、有著「天下第一團」美稱的「福建省梨園戲實驗劇團」,被學界公認為「宋元南戲活化石」的梨園戲,從清代以來隨閩南移民來臺,便成為臺灣重要的演出劇種,深受到庶民百姓與知識份子的喜好,同時也提供了其它臺灣地方戲曲劇種在音樂與表演上的養分。梨園戲厚重的歷史源流、獨特的藝術魅力和巨大的文史價值,也是其他傳統文化所無法比擬的。近年來臺灣在傳承推廣南管與梨園戲時,多半從福建泉州邀請師資來臺授課,因此與臺灣的南管館閣與劇壇交流密切。 首年的演出就創下連續14天,巡迴12所大專院校、2所高中進行示範講演與劇藝展演;也特別安排在臺灣藝術重鎮「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蔣渭水演藝廳舉辦大型展演、以及「心心南管樂坊」舉行兩岸南管與梨園戲雅集,邀請藝文界人士與社會大眾共同參與觀賞。 至2017年底,長達五年的旗艦型文化交流活動為兩岸寫下歷史紀錄,跑遍北中南東許多高中職與大專院校,這樣的規模堪稱空前絕後,福建文化廳對海峽對岸的台灣不只友好,也相當重視兩方地緣情誼,在五年間近百場的演出,累積的許多觀眾的掌聲與感動。

  • 陸首個戲曲APP 打破世代隔閡 2個月吸300萬名粉絲

    陸首個戲曲APP 打破世代隔閡 2個月吸300萬名粉絲

     當戲曲碰上APP會碰出什麼火花?大陸第一個戲曲APP「戲緣」,不僅能看、能聽、能學、能玩,還提供「超級擂台」及「高額獎金」;上線不到2個月,已在大陸增設122個站點,橫跨10多個省分,除了吸引近300萬名粉絲外,影片點擊率也已衝破400萬次,投資金額更上看3000萬(人民幣,下同),創下戲曲「新奇蹟」。  「戲緣」APP裡設有五大單元,其中「名人堂」裡,戲迷可向名家學唱戲,以及與偶像互動;「超級活動」則是演出票務及藝術家公益募款的平台;「我要唱戲」單元設有大量唱段伴奏,猶如「戲曲KTV」;「娛樂梨園」以零門檻的秀場,提供以戲會友的虛擬場所;重頭戲「超級擂台」則歡迎各方好手上傳唱段比拚,每月選出一位冠軍,並發放高額獎金。  聽戲也是一種時尚  「戲緣」創始人黃俊棋早在2年前,就有戲曲與網路結合的想法,但在長期調查中發現,「許多人認為看電影、唱KTV、打遊戲是時尚,看戲則是老古板。」因此,他強調,「戲緣」就是要透過先進的科技,讓戲曲重拾和社會的交集,讓更多的人覺得唱戲、聽戲也是一種時尚。  元旦當日,「超級擂台」產生第一位成人組月冠軍王曉楠、少兒組月冠軍曹若彤,並分別送上10萬和2萬元的現金大禮;除了現金獎勵外,「戲緣」將來還會與這些月冠軍們簽下協議,透過媒體的包裝、推廣,成立「全國戲緣團」巡迴演出,這些網路優勝者可望成為戲曲界的明日之星。  對此,不少大陸網友質疑,「每月15萬元就這樣撒出去,可以持續多久?」黃俊棋表示,「戲緣」自一開始,就將運作模式定位清楚,主要彙整網路、戲曲、資本、產業鏈等項目,未來不僅還要做「戲緣手機」、「戲緣服飾」等相關產業鏈,並創立一個與戲有關的網路商城。  傳統戲曲再度騰飛  作為投資方的洪泰基金創始合夥人盛希泰強調,「把藝術家和戲迷匯集到『戲緣』上,絕對是一個非常偉大的變革。」美國紐約龍王製作公司總裁關鴻鈞則表示,戲曲結合網路的思維,猶如為傳統戲曲的再度騰飛,插上一對翅膀。

  • 水袖與胭脂 楊貴妃的幽微盼望

    水袖與胭脂 楊貴妃的幽微盼望

     國光劇團邁入20周年,4月起大、小戲接力演出,新編與傳統紛陳。打頭陣的,是2010年起,國光藝術總監王安祈接續打造的、與伶人演員相關的「伶人三部曲」。  「伶人三部曲」包括《孟小冬》、《百年戲樓》與《水袖與胭脂》,由以不同人物主題與演出形式講述了伶人心事, 細膩有情,去年曾獲邀到上海大劇院演出,迴響熱烈,甚至有戲迷獻上萬言心得,讓原本對大陸觀眾反應忐忑著的王安祈定了心。繼去年8月先行在台灣重演了《孟小冬》後,今年4月9日至12日將推出《水袖與胭脂》(見圖,國光劇團提供)與《百年戲樓》的演出。  其中《百年戲樓》藉著「戲中戲中戲」形式,回看京劇近100年的發展演變。王安祈讓《白蛇傳》的經典橋段貫穿全劇,透過劇中不同年代演員的演繹,訴盡所有時代下,伶人戲子俱同的生活模樣與掙扎心事。  京崑交融的《水袖與胭脂》,則是藉著虛構的梨園國場景,圓滿了楊貴妃死後對唐明皇的牽掛與憾恨,傳遞「人間多少難言事,但求戲場一點真」的幽微盼望,也將眾家伶人們的角色心事躍然舞台。  此外,王安祈下半年還規畫了連演2個月的「花漾20‧談戀愛吧!」系列演出與20大戲《十八羅漢圖》。  其中,「花漾」將進駐中正紀念堂演藝廳,由劇團演員輪番出演,在每個周末演出傳統老戲,為了吸引年輕觀眾,也讓團內年輕演員登場,劇目除了綠林豪傑、三國英雄等家喻戶曉的戲,「每場演出前都安排了段戀愛劇碼,包括白蛇與許仙的人妖戀,人鬼情牽的閻惜姣與張文遠,不同模式的愛情故事,輕鬆好看。」王安祈笑說。

  • 文化相承 福建團深入院校交流

    文化相承 福建團深入院校交流

     閩台文化相承,相互影響也甚為密切,在中華教育文化經貿促進協會的邀請下,「福建文化寶島校園行」活動第3度在台展開,此次由福建省閩台文化交流中心主任黃星率團來訪,透過名家講座,與台灣大專院校學子們交流閩台的宗教、藝術與文化,也發現兩岸對文創園區有相當多的共鳴。  福建省文化廳、福建省閩台文化交流中心開始以「福建文化寶島校園行」活動在台灣與年輕學子們進行文化交流,前2次以梨園戲、歌仔戲的示範演出進行交流活動,台灣學生少有機會接觸到細膩的梨園戲科步,學生們邊看示範邊聽講解,馬上就對傳統戲曲產生了新的印象,有人還因此特別跨校追著示範演出跑。此次來台,福建省藝術研究院主任王小明表示,這個交流計畫預計以5年的時間走訪全台100所院校,推動閩台文化藝術深層的交流溝通。  閩台的藝術交流向來熱絡,魏海敏的《金鎖記》曾赴廈門演出,福建人民藝術劇院的《雷雨》也曾在台演出,而福建文化寶島校園行則特別選擇了以閩南語為基礎的梨園戲和歌仔戲來台交流,也能讓學子們比較兩岸傳統藝術的發展變化,王小明說:「以歌仔戲來說,台灣的明華園演出形式較開放、現代;福建當地的則更傳統些。」除了透過戲曲交流,這次福建一行在台灣藝術大學參訪文化創意產學園區,雙方更是針對福州市「三坊七巷」、「勺園創意園」引入台灣的文創園區有諸多意見交流。  有別於前2次以劇藝展演進行交流,這次由黃星率團前來,邀請了福建省作協副主席陳章漢、福建師範大學傳播學院院長譚華孚及該學院教授林焱來台舉辦講座,陳章漢既能文又擅書法,曾為福州、泉州寫賦,他建議兩岸可共同發起徵集名城賦;譚華孚則暢談了在現代的傳媒環境中保育傳統藝術文化生態;長期從事民俗學研究的林焱,則針對閩台共同的民俗文化進行分析,引導學子對文化信仰現象作觀察。  王小明觀察,相較於福建,台灣學生的國際化程度較高,而透過這一系列長達5年的校園活動,讓更多台灣學子開始欣賞傳統的文化、戲曲之美。

  • 水袖與胭脂 重新詮釋十八王子

    水袖與胭脂 重新詮釋十八王子

     國光劇團在台灣國際藝術節推出全新戲碼《水袖與胭脂》,由劇團藝術總監王安祈執筆的故事,雖以楊貴妃和唐明皇為主人翁,內容實則對歷史進行不同角度的詮釋,尤其給予在傳統舞台上少被刻畫的歷史人物——十八王子,十分吃重的戲分。  王安祈說,楊貴妃原是唐明皇第18個兒子壽王的妻子,唐明皇可說是從兒子手中橫刀奪愛,十八王子和楊貴妃當時內心在想什麼,這齣戲要讓兩人在舞台上說個透徹。  唐明皇黃泉找楊貴妃  《水袖與胭脂》是國光劇團伶人三部曲的的終結篇,首部曲以《孟小冬》談伶人;二部曲以《百年戲樓》談京劇史;三部曲談的則是「戲」。  唐明皇因為熱愛歌舞,生前曾在宮中設梨園,因此被梨園界奉稱為祖師爺。《水袖與胭脂》發生於一個虛構的梨園仙境,由京劇名伶魏海敏飾演的楊貴妃因擁有霓裳羽衣曲而成為仙境女王,但她始終在尋找屬於自己的一齣戲。而由知名老生唐文華飾演的唐明皇則帶著他的戲班,來到黃泉尋找楊貴妃。  與《長生殿》有所不同  王安祈說,她始終相信,角色是角演出來的,擁有活生生的靈魂,多半時間伶人與戲中角色早已相結合,因此她在劇中巧妙鋪設一些橋段,讓台上的伶人為自己扮演的角色「說話」。舞台上魏海敏和飾演十八王子的溫宇航有場精采對手戲,十八王子斥責楊貴妃對他若是真心,當唐明皇奪愛之時,應該自盡表真情;楊貴妃直指十八王子懦弱,心中或許希望透過將妻送父換得皇太子之位。  此劇雖然在詮釋上,有別於過去刻畫楊貴妃和唐明皇的傳統劇碼《長生殿》,但對於應有的「傳統」依然堅守,例如劇中「喜神」登場的段落。喜神在戲班後台備受尊崇,導演王小平說,當初將喜神從劇團迎送至國家戲劇院後台之前,先是向神明擲爻獲得同意才敢輕舉妄動。《水袖與胭脂》3月8日至10日在國家戲劇院演出。

  • 水袖與胭脂探索楊貴妃愛戀

    水袖與胭脂探索楊貴妃愛戀

     國光劇團新年將推出新編劇目《水袖與胭脂》,以古典人物楊貴妃、唐明皇為主角,但時空虛幻,設景在楊貴妃成仙後的梨園仙山,主旨將探索角色心理的幽微複雜,直追電影及小說的刻繪能力,探索新的劇藝美學。  《水袖與胭脂》故事主角為「冤轉娥眉馬前死」後的楊貴妃成仙,貴為「梨園仙山」女王,雖已忘卻生前人間事,卻有滿腔幽怨。創設梨園、歷代伶人尊為祖師爺、戲神的唐明皇帶著他的戲班伶人上窮碧落下黃泉地尋覓楊妃,最後也來到梨園仙山,卻因一瞬間的軟弱退卻,導致「行雲班」被貶、戲箱失火、戲神遇難等一連串情節。  國光藝術總監王安祈指出,後人看待唐玄宗、楊貴妃的戀愛,一般都很溫柔敦厚,把兩人描繪成恩愛夫妻,卻忘了史實上唐玄宗是強奪子媳,軟硬兼施由兒子壽王處把王子妃楊玉環弄進皇宮。如此叫壽王情何以堪?於是她在新劇中安插「十八王子」的角色,探究壽王可能有的反應。  名伶魏海敏指出,自己演出的「太真仙子」其實是個怨靈,馬崽坡前被賜死,靈魂求不到公平,無法安息,但楊貴妃歌舞才華極高,因此變成仙子、梨園仙山的主人。此時的太真仙子雖已忘記人間那一段過往,但心中怨恨卻仍未化解,直到死後變成戲神的唐明皇率戲班來到仙山,她才抽絲剝繭地瞭解是自己無法原諒唐明皇。《水袖與胭脂》自3月8日到10日,將在國家戲劇院演出。

  • 看戲像遊戲 《桃花與渡伯》邀你擺渡

    看戲像遊戲 《桃花與渡伯》邀你擺渡

     以南管音樂、梨園戲演出聞名的江之翠劇場成軍邁入廿年,今年推出新作《桃花與渡伯》,以傳統梨園戲《桃花搭渡》為故事骨幹,融入團員的生命經歷,藉著劇中擺渡的川流意象,映照人生如川流不停向前的樣貌。  演出中,觀眾將被要求脫去鞋襪,一入場就化身船客,一同搭上主角桃花與渡伯的小舟,共同參與這場擺渡經歷。  《桃花搭渡》是傳統戲曲中常見的劇目,除了梨園戲,歌仔戲也經常搬演。故事內容很簡單,講述婢女桃花替小姐送信,在小舟上與掌舵渡伯聊天、說唱的愉快過程。通篇唱段輕快、清新,渡伯的唱演帶有詼諧趣味,加上掌舵、船身搖晃等身段腳步表現,可聽又可看。  經過改編的《桃花與渡伯》,由現代劇場導演張嘉容編導,保留原有的故事樣貌,延伸虛構了船上的對話內容、行經的碼頭與渡口場景。透過渡伯和桃花的引領,觀眾將聽見、看見十個碼頭所發生的十段故事,故事飽含百樣世情,有失親的遺憾、陌生人適時的支援溫暖、情感的糾結執著等。  張嘉容說,這個作品是梨園戲現代化的嘗試,精神底蘊遵循傳統,但內容與現代人的生命經驗有關,「希望能改掉許多觀眾懼怕傳統樂曲演出、覺得聽不懂南管的想法。」演出中也設計許多與觀眾互動的橋段,除了「船客」身份的扮演,在搭船擺渡過程中,桃花也會邀請大家一同唱和、聊天,最後請大家提筆寫信給最想說話、最親愛或最感謝的人,讓看戲也像是遊戲。  《桃花與渡伯》於一月五日、六日,十二、十三日在板橋江之翠劇場演出。

  • 福建梨園戲 寶島校園演透透

    福建梨園戲 寶島校園演透透

     大陸近年掀起一股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存風潮,投入許多資源在傳統藝術的傳承推廣,昨日「福建省梨園戲實驗劇團」來台展開寶島校園行,未來兩周將前進台灣12所大專院校。隨團來台的福建省文化廳長陳秋平指出,在大陸公布的第3批國家級非遺名錄中,福建省以103項列居各省市前列,其中為數不少的項目為閩台共有。  閩南語親切 兩岸都通  促進閩台文化間的交流,福建省閩台文化交流中心15年前成立,未來5年將有系統地將福建省的傳統戲曲、民間藝術,包括閩劇、高甲戲、莆仙戲、薌劇等透過示範展演、交流座談等形式,前進全台灣百所大中專院校。  台學者 赴對岸尋根  此次梨園戲的台灣校園行,主要由台灣戲曲學院、台灣傳統藝術中心、台北書院參與協辦,台北書院院長林谷芳致詞時,以故事帶出交流的重要性,他說20年前他在彰化進行藝文生態長期建構的研究案,現場一位在地學者明白指出他只說閩南話不說北京話。  當時在場的藝術家倪再沁便指出,他本來也以為他在台灣說的國語是北京話,後來到了北京才發現和北京人說的腔調差距甚大,之後到了福建感覺特別親近,因為雙方說的閩南語非常類似。  目前在台灣流傳的南管、梨園戲,皆由泉州傳入,過去文革期間,大陸傳統藝術毀壞甚多,近年努力進行復建,兩岸開放之後,也有不少台灣學者赴對岸尋根,福建梨園戲來台演出,在交流之餘,也是看重台灣對於傳統文化的重視。  梨園戲被學者譽為「宋元南戲活化石」,因為梨園戲的傳統劇目,多在宋元期間完成。  福建省梨園戲實驗劇團,是大陸僅存的專業演出團體,此行來台演出的經典折子戲包括《過橋人窯》、《裁衣》等。劇團11月3日於傳統藝術中心演出,之後赴北藝大、政治大學、中央大學等校。

  • 新藝見-梨園樂舞的侷限與想像

     所謂「梨園樂舞」是從南管音樂、梨園戲肢體動作抽取、離析出來,試圖轉化、統整、創造出一種新類型表演。多年以前第一次看《豔歌行》,對於此種充滿嘗試與實驗精神的「造型化」轉化工程即帶著困惑,如今再看《殷商王.后》,多年困惑如夢乍醒──或許符號本身既是特色,亦為侷限,當梨園樂舞劇被束縛於特定的身段語言時,她的侷限可想而知,不是淪為一種複製的符號編碼,就是再現廿一世紀新品種民族舞,其命運可能與敦煌樂舞相似,很難再有其他想像。  《殷商王.后》以商朝武王、婦好故事為本,分為故事情節〈淑女婦好〉、〈貞女婦好〉、〈誥女婦好〉三段,歌詞假託《詩經》,音樂則為南管曲式。演員角色分明,既有武王、婦好,亦有祭司女、武士等。與《豔歌行》不同,而更接近《韓熙載夜宴圖》、《洛神賦》的是,《殷商王.后》也是從「梨園樂舞」進一步加入戲劇情節,更接近「梨園樂舞劇」。雖說節目單上,關於情節,以「情境」替代,但就演出來看,戲劇脈絡清晰可循:武王與婦好相戀、婦好為夫出征並占卜、婦好血濺沙場、收尾;演員動作並未歌舞化,或說,並沒有舞蹈化的身體,有的僅是抽用梨園戲身段或武術(八卦拳、小洪拳),用身體符號拼湊的類「啞劇」。  當演員反覆使用同一套身體語言,指、點、晃、移,意不在轉化為舞蹈語言(也缺乏舞蹈結構、場面),而是依然有「話」要說時,被侷限在「抽出」的梨園身段的限制就曝露了極大缺點─無法有更多戲劇、舞蹈身體可供運用。只見演員既不能言(唱誦另設一人),又不能跳脫梨園戲科步,被束縛的意象讓演員退回梨園戲的老祖宗傀儡戲般,成了場上無靈魂的木偶。  究竟梨園樂舞有多少可能?如果依著漢唐樂府奉為圭臬的唐「梨園教坊」來想像,那就是音樂為體,編舞入曲;如果按著我認為較成功的《韓熙載夜宴圖》編導方向,那就是畫面為主,音樂為輔。或許,《殷商王.后》的敗筆就在失了主體,樂、舞、劇各自分離,找不出核心價值。再進一步說,南管音樂的清幽委婉即使加入大鼓也很難承載戰事殺伐的征戰氛圍,梨園戲科步抽離出來的符號很難轉化為多樣途的敘事語言,武王與婦好的故事未能凝聚為抽象情境而依舊停留在敘述……這些,都讓人只見梨園樂舞的侷限,而非再創造的可能。  南管音樂的靜好幽雅,本不須舞蹈施朱敷粉,梨園戲科步的細微獨特,是在相應情節與音樂色彩下才相輔相成。京崑美好,如果將京崑身段與音樂抽離出來,能成就京崑樂舞嗎?如果,答案是一種開放的可能,其限制是不是也該解放?  梨園樂舞走了這麼多年,實驗的目的是什麼?看著那徒增矛盾又有點好笑的科技影像,與舞台設計如此格格不入;看著演員儀典般的表演在台上肅穆進行之時,道具工作人員卻穿梭搬移,顯然導演輕忽了職責與專業。字幕天書般的卜文,說明著這是一齣把商的故事、周的詩文、唐宋教坊形式、明清梨園戲身段斑雜挪用的甞試,只是,這次並沒有把類型化的問題想清楚,反而更倒退了。  作品:漢唐樂府《殷商王.后》  時間:2012/3/23-2012/3/25  地點:國家戲劇院  「新」不是形式,而是精神;「藝見」是藝術見解,也同時是看見與發現。  『新藝見』由中國時報、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共同策畫,每周日於〈旺來報〉刊出。

  • 屏風25年 再演京戲啟示錄

     屏風表演班今年廿五歲生日,重新推出首演於一九九六年、由創辦人李國修編、導、演的《京戲啟示錄》,全台七地巡迴演出,不過,這次將由李國修的大弟子黃致凱執導。九月份李國修並將整理出版劇本集,涵蓋他的廿七部劇本創作。  談起《京戲啟示錄》,李國修說:「這是我最煎熬的作品!我扮演父親去回憶父親,也認識我自己,是自我救贖。」  《京戲啟示錄》寫在十五年前,當時屏風看似意氣風發,但李國修回憶自己那年只有「焦灼」二字可形容,那正是他中年危機發作正盛之時。「我身心當時都出現很大問題,加上劇團內部有人不和,有人出走,戲趕著上演,我劇本卻還是空白,只知道會是個戲班子的故事,真是心力交瘁。」  後來,《京戲啟示錄》以「戲中戲中戲」的方式,描寫一個面臨倒閉的三流劇團「風屏表演班」,正在排演新戲《梁家班》。排戲鬧烏龍,被迫中斷,導演「李修國」回憶起他那位做手工戲靴、大方傳承手藝給徒弟的父親。分不清想像或真實,戲班子又跌入了《梁家班》處的四○年代,大夥就一路跟著戲靴師父,體驗了梨園興衰的過程。  李國修回憶了製作戲靴維生的父親,也記錄了自己。李國修寫傳承,寫經營劇團的壓力,也寫戲子在人生與舞台角色之間的掙扎,「我所有情感都在這戲裡了。」  《京戲啟示錄》曾在二○○○年、二○○七年重演,今年已是第四度搬演,主要演員都相同,包含李國修、朱陸豪、樊光耀、朱德剛、黃宇琳,另加入黃嘉千、杜詩梅等人。此外,李國修為了持續他的「傳承」理念,今年的導演棒也交到徒弟黃致凱手裡。  《京戲啟示錄》十月一日起從台中中山堂開演,一路巡演嘉義、台南、新竹、高雄、桃園,十二月廿三日回到台北城市舞台。

  • 民國99台灣久久-戲說台灣 看南北管流轉風華

    民國99台灣久久-戲說台灣 看南北管流轉風華

     我們耳熟能詳的歌仔戲,成熟於一九二○年代,至今不滿百年。在歌仔戲之前,台灣人看什麼戲?直到五○年代前,台灣最普遍的是南管戲與北管戲,尤其是北管的亂彈,被喻為當時的流行搖滾樂,故有「吃肉吃三層,看戲看亂彈」的稱譽,不過半世紀,全台灣只剩最後一個職業北管劇團「漢陽」。  漢陽北管劇團位於宜蘭,七十七歲的團長莊進才是一位全能戲曲音樂家,下午演北管、晚上唱歌仔戲,吹、拉、彈、打樣樣來,享有「八隻交椅坐透透」的名號。他說,南北管只差一字,但北管熱鬧喧囂,與悠揚文雅的南管截然不同,「南管一個字可以拖很長,唱到讓人睡著。」  從全盛到式微 大約廿年  莊進才回憶,台灣光復初期,是北管戲的黃金時代,他去當兵時,好幾團一路演奏北管樂,送他到羅東車站,可見當時盛況;他也感嘆,「數十年前,我一年可以演個二八○天,現在只剩八十天」。  北管戲從全盛到式微,不過約二十年,主因就是歌仔戲,「北管演唱用湖廣話,習稱官話,但聽得懂的人愈來愈少,以閩南腔演唱的歌仔戲,逐漸取代北管戲」。  職業北管團 僅存「漢陽」  南北管音樂對其他戲曲影響深遠,布袋戲與歌仔戲早期即多以北管樂為後場。  莊進才強調,北管戲的學習門檻比歌仔戲高,身段、唱腔都有規定,光是演員出台,文戲需甩袖、摸頭、整領,武戲則要跳台、走五步山,臉部表情也很重要,演什麼得像什麼。  莊進才一九八八年成立「漢陽北管劇團」,為了生計,白天演北管戲,晚上改演歌仔戲,為日漸失傳的北管戲曲留下命脈。近年他被文建會選為「人間國寶」,旗下有藝生六名,他說傳承茲事體大,目前是與時間賽跑,但要培養好的藝生急不來,「需要有耐心,慢慢的來」。  至於台灣僅存的南管梨園戲藝師吳素霞,也被文建會列為「人間國寶」,她從十九歲開始教授梨園戲,已當了四十五年的老師。南管戲分為梨園戲和高甲戲,吳素霞四歲與父親學習南管樂;國中畢業後,她才向前輩徐祥及旅居菲律賓的南管藝師李祥石學習梨園戲。  合和藝苑戲團 傳承南管  吳素霞指出,南管戲全盛時代也是光復初期,「民國五十二年,我開始學習南管戲時,歌仔戲已成主流」;之後電視興起,導致內台戲沒落,傳統戲曲失去舞台,如今高甲戲近乎失傳。  一九九三年,吳素霞在台中成立合和藝苑南管戲團,投入傳承工作,目前成員有二、三十位,每星期練習四天,雖然是業餘戲團,至今也已演出近十齣戲。  南管樂還有位九十一歲的「人間國寶」張鴻明,見證南北管的風光年代,他比較,「南管出自宮廷音樂,樂風比較靜態典雅,適合在室內欣賞;北管曲風熱鬧,室外演奏效果不錯」。  南典雅北熱鬧 活戲曲史  張鴻明指出,明末清初南管傳至台灣,在文人雅士間蔚為風尚。後來流行的歌仔戲,大多為貧苦人家才進戲班;但南管相反,必須是家世良好的子弟才能學習,學南管的年輕人也被視為「良君子弟」。  然而,無論南管或北管,漸漸變成一部活的戲曲史,它們一方面見證浪潮興衰,另一方面承先啟後,看著它們讓出的舞台中央,轉由更具本土味的歌仔戲風光上場。

  • 萬和宮字姓戲 媽祖婆看兩月

     全台少有、傳承一百八十多年的台中市萬和宮字姓戲,熱鬧開演,依慣例每年字姓戲由張姓宗親先開演,林姓結束,代表由開墾南屯的張國,及媽祖林默娘的敬重,而今年因為景氣復甦,演出天數長達兩個月,讓南屯老街天天都在上演歌仔戲。  台灣傳統字姓戲,又稱家姓戲或單姓戲,由地方同姓氏宗族或聯合數姓為一字姓組織,輪流出錢邀請劇團演戲酬神,但在宗族制度幾乎瓦解的社會,字姓戲幾乎名存實亡,只有三級古蹟萬和宮還保有這項濃厚的酬神賽會。  字姓戲的起源,有段傳奇,相傳清道光四年(西元一八二四年),萬和宮「老二媽」與一般媽祖廟一樣出巡遶境,在旱溪媽祖遶境南屯十八庄至南屯時,「老二媽」例行接駕,相隨遶境到南屯老街田心仔。  但遶境結束,「老二媽」神轎回返吉時已到,竟然重如萬鈞,無法抬入廟內,信徒不知所措,趕緊擲筊請示,最後以演出「字姓戲」娛神代替遶境,所以直到現在都由各字姓舉行三獻禮,演梨園戲,請媽祖觀賞。  萬和宮董事長蕭清杰說,南屯子民對媽祖重然諾,先演漳州戲、廣東戲、泉州戲、汀州戲熱身,字姓戲才會登場,持續兩個月,已成為地方重要傳統民俗活動,南屯信眾增加,早期只十二字姓,已增至廿八字姓。  地方耆老出,當年各姓氏競爭激烈,有時一連幾台戲對演、拚戲,看戲的戲迷十分踴躍,熱鬧空前,如今,字姓戲觀眾雖然銳少,但透過麥克風,唱戲者依然賣力演出,喧嘩熱鬧,虔誠的信徒說,「媽祖婆攏有在看啦!」

  • 跨國製作畫入樂 《教坊記》中西風

    以發揚南管和梨園科步的漢唐樂府,將與法國古樂團「甜蜜回憶」合作,推出中西樂舞合璧的《教坊記》。《教坊記》以景教(基督教)「東傳」為背景,從西方傳教士的觀點,敘說大唐梨園教坊總都雷海青的英烈事蹟。《教坊記》首演將以台北故宮為實景,搭配奧斯卡得主葉錦添的服裝、舞台設計,呈現千年前大唐盛世的景象。 漢唐樂府成立至今二十六年,創辦人陳美娥將《教坊記》視為「收山」前的大作,因為戲中主角雷海青,正是被稱作戲神、梨園戲祖師爺的「田都元帥」。搬演開山始祖的故事,為陳美娥長年的夢想。 雷海青在唐玄宗時期掌管梨園子弟三千。安祿山之亂攻佔長安洛陽,俘擄梨園教坊子弟歌舞助興,雷海青在脅迫下粉墨登場,卻在最終以琵琶襲擊安祿山而壯烈成仁。其實唐玄宗能開創「開元盛世」,正在對他各種文化的包容,當時的國際交流也相當繁盛。《教坊記》特別以來自波斯的景教傳教士與藝術家觀點來看唐朝。 陳美娥指出,依照唐代的文獻記載,並無明確指出當時波斯的藝術家到底帶了什麼樣的歐洲樂舞來到中國宮廷。因此漢唐樂府邀請「甜蜜回憶」及兩位義大利的舞者,虛擬舊時場景,與中國南管和梨園科步相互呼應。 「甜蜜回憶」音樂總監塔特(Denis Raisin Dadre)表示,相對於唐朝的繁盛,七、八世紀的歐洲樂舞尚未成熟。這次他們只好借用十五世紀文藝復興時期的音樂舞蹈演出,「南管的樂聲輕柔與歐洲古樂器像是魯特琴、古大提琴擁有類似的音質。」 為了呈現中國宮廷內舞樂盛況,漢唐樂府借重台北故宮院藏《唐人宮樂圖》,在舞台上以真人重現圖中嬪妃彈琴品茗的場景。這幅宮樂圖也提供葉錦添許多創作靈感,特別是唐代仕女的穿著。葉錦添說,唐代時尚其實很「混搭」,布料材質如同印度沙麗,紋飾則有點波斯風。 《教坊記》三十、三十一日在台北故宮戶外廣場進行世界首演,演出採免費入場,之前會先於十七、十八日在高雄衛武營藝術文化中心籌備處舉行預演。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