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棉紡的搜尋結果,共07

  • 《商情》競爭力下滑,巴基斯坦棉紡品出口前景黯淡

    2015年巴基斯坦對中國出口棉紡產品出口較去年同期下降15%,使得中國減少採購,而巴基斯坦國內棉訪產品生產成本過高,減少市場競爭力,同時人民幣貶值,中國將增加出口競爭,未來有望帶動巴基斯坦進口更多中國產品,所以巴基斯坦連綁稅務局近日對進口棉紗開徵5%的進口調節稅,巴基斯坦棉訪產品對中國出口前景黯淡。 \n 而中國計畫將460萬包儲備棉花釋出市場,使得巴基斯坦棉訪產業出口情況更加惡劣,中國是全球最大棉花消費國,每年約莫消費約3400萬包,其中國內生產約3000萬包,對於巴基斯坦而言,棉紡產品佔出口總額16%,中國就佔據38%的出口量。(余珮綺)(商品行情網) \n \n

  • 傳陸棉花收儲政策將退場 棉紡、聚酯廠咬牙撐

     市場傳出,大陸對棉花的「收儲」政策將逐步退場,也就是取消對棉花的補貼,紡織業者認為,全球棉花市場供給將因此增加,國際棉價今年預期走跌機率高。而由於聚酯類產品價格與棉價有連動影響,業者因此指出,國內棉紡及聚酯產業今年營運將面臨挑戰。 \n 根據2013年底棉花期貨報價,每磅在0.84~1.23美元,而大陸對棉花收購價為1.2美元左右。 \n 棉紗大廠南紡(1440)表示,在大陸宣布高價收儲棉花政策將退場,國際棉價可能較去年低廉,預計將影響今年棉紗產品銷售額。 \n 另外,在產業型態上,由於聚酯產品與棉花有替代性,紡織業者就擔心,如果棉價下跌,直接也會帶動聚酯產品價格的下滑。 \n 南紡就指出,買方籌碼已不若先前強勁下,加上整體供給仍大於需求,預料棉價長期將走低。至於聚酯產品方面,則在大陸新產能持續開出下,亦處於供過於求狀態,今年銷售料相對辛苦。 \n 法人指出,在今年棉價預期走跌下,南紡今年營收獲利成長的幅度將不如去年。 \n 至於聚酯產業,分析師指出,近1、2年聚酯產品在大陸產能大開,價格原就已處於低檔;如果今年棉價再下跌、拖累聚酯產品報價,國內主要聚酯廠2014年的營運也將比去年更具挑戰性。

  • 閩紡織名城停產3天 度危機

     人民幣強勁升值,加上棉花價格暴漲暴跌,已讓棉紡業的生存面臨雪上加霜的困境,「紡織名城」福建省長樂市身為當地最大棉紡基地,此刻似乎正瀕臨集體停產的邊緣。長樂市棉紡協會已召開緊急會議,做出壯士斷腕決定,停產3天,壓低庫存,希望能度過這一波營運暴風圈。 \n 福建省長樂市向有「紡織名城」美名,與廣東省佛山市均安鎮「牛仔之都」齊名,是兩大紡織品生產重鎮,不過,都先後面臨金融風暴以來第二波營運危機。 \n 日賺一輛BMW 盛況不再 \n 根據北京《中國經營報》報導,長樂市棉紡業因找不到訂單,該紡織名城正坐困愁城,嗷嗷待哺。過去曾號稱每天接單,可賺一輛BMW寶馬名車的盛況,如今呈現日薄西山的慘狀。 \n 長樂市棉紡行業協會祕書長林寶廣說,現在棉紡業者不僅手中庫存水位高,周轉資金緊俏,採取暫時性停產的決定,既無奈又不得已。 \n 長樂市棉紡協會已在日前召開全體會員大會,無異議通過停機減產3天的決定,企圖紓緩訂單無著落所衍發的營運危機。也因這項決定,讓紡織名城的光環逐步褪色。原本長樂就不產棉,業者一步一腳印,從零發展至今,很不容易打造出紡織名城的美名,現在卻遭遇著重大挫折。 \n 長樂市副市長鄭祖英該為,現有紡紗企業31家,紗綻450萬綻,2010年產值214.43億元(人民幣、下同),超過10億元產值有10家。此刻正投資128億元,動工建設31個項目,投產後預計增加紗錠380萬錠,年新增產值205億元。現階段長樂市日產紗錠量在2500噸左右,日平均產值大約在6000萬元左右,停產3天,意味產值將減少1.8億元左右。 \n 《中國經營報》指出,造成長樂市紡織名城陷入營運困境的原因,除了人民幣持續強勁升值外,業者營運周轉資金緊俏也是令業者受創的因素。 \n 庫存高價棉花 賠慘了 \n 另一項變數,則是最近一年棉價的暴漲暴跌,大陸棉價從每噸1萬8000元,曾飆漲至最高點達3萬4000元,最近又狂跌至不到2萬元,幾乎腰斬,跌幅44%。 \n 面對棉價大起大落,業者的心情也有如三溫暖,冷暖自知,長樂市泰源紡織公司供應部經理陳宏達透露,更可怕的是企業的生產秩序全打亂了,現在業者不敢接大單、長單。原本棉紡業生產周期約3個月,如今棉價從暴漲到暴跌,光是庫存高價棉花就令業者慘綠,估計每生產1噸棉紗得賠2000元。

  • 棉價慘跌 魯紡織小廠倒一半

     大陸紡織業者經歷了去年棉價大漲的榮景後,今年開始面臨棉價暴跌的困境。由於目前棉價跌幅已高達30%,不少當初囤棉數萬噸的大企業,如今虧損都達上億元(人民幣,下同),其中山東及大陸南方的小規模棉紡廠,甚至已有半數倒閉,業者無奈大嘆,這一波棉價暴起暴落,「比2008年金融危機的衝擊還厲害」。 \n 部分小廠無奈停產 \n 齊魯宏業紡織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張文奎指出,去年9月分以來,棉價猶如坐了直升機,每噸從1萬4000元漲到3萬4000元,當時即使棉花不好買,下游客戶還是爭著搶貨,訂單都排不開。 \n 不過,今年棉價從3萬4000元降到了2萬2000元,整個局面為之丕變,就算是棉花加工廠上門求客戶買棉花,但下游廠商不知道棉花還會跌到什麼程度,也不敢買,「只能用一點,買一點」。在此情況下,「山東和南方的常規棉紡織廠,只要是規模小一點的,有一半都倒閉了」。 \n 另外,山東省夏津縣是大陸的產棉大縣,該縣中小企業局副局長尹勤祖說,多數企業庫存皮棉購入價都在每噸2.8萬以上,5月23日的行情已跌落至2.3萬元,有來不及出手的囤棉者,其帳面虧損已達上千萬元。 \n 事實上,這一波棉價重挫,要數山東省的損失最為嚴重,山東省紡織工業協會會長夏志林指出,原來庫存的棉花平均價格大約每噸2萬9000元,現在生產明顯會造成虧損。「全省棉紡企業,尤其中小企業困難重重,部分企業已處於停產、限產或局部停產狀態」。 \n 貿易商違約率大增 \n 值得注意的是,棉價大跌,棉花貿易商毀約的比例也跟著提高。中國棉花協會表示,兩個月前,棉花貿易商棄約的現象就已開始逐漸顯現。安糧期貨分析師姜興春指出,今年3月分進口棉花貿易違約率約為20%,而今年5、6月分到港訂單的違約率已經升至30%。 \n 不過,在棉價泡沫破滅後,大陸棉紡廠商受衝擊的程度卻是差異甚大。張文奎表示,單純以純棉為主的中小企業將受到較大的影響,而以混紡產品開發為主的企業和兼營紡紗織布、又有深加工的大企業,因為產品多元的關係,所受影響自然較小。 \n 濱州市紡織工業協會副會長張建新則認為,去年棉價大漲就是因為大家都囤積棉花,人為造成棉花短缺。因此,今年損失最大的應當是當時炒作、囤積棉花的中間商。而有經驗的企業,在高價位的時候,會比較慎重的保證運轉,但卻不多存棉花,受影響也就會小一些。

  • 鄉鎮醫生轉業 林梅燕投身紡織

     福建經緯集團由林梅灼、林梅燕兩兄弟所創辦。軍人背景的林梅燕結束軍職後,回到福建長樂成為一名鄉鎮醫生。直到80年代中期,林梅燕才開始踏入紡織行業,成為創業者。 \n 80年代,中國東南沿海發展迅速,服裝行業也在其中。不過,當時福建服裝產業鏈尚未完善,許多面料都必須輸往上海、江蘇加工染色,而紡織上游加工的缺乏也令林梅燕兄弟看到機會。籌集60萬元(人民幣,下同),林梅燕開始了第一步,成立染色廠。 \n 隨後在1987年,林梅燕又看到行業中的另一個機會。儘管紡織業是福建發展主力,但在棉紡原料始終十分缺乏。因此,林梅燕決定創辦另一家棉紡織廠,搶攻上游端,補足本地棉紡產業棉花不足的問題,為企業提供原料,產品一時供不應求。 \n 但好景不常,隨後中國政府政策改變,棉花供應實行准運證制度,林梅燕只好改往山東、湖南、安徽等棉花生產地採購。此時屋漏偏逢連夜雨,正當林梅燕陷於供應問題時,他在山東時又遇到詐騙,損失高達300萬,企業一度瀕臨停擺。 \n 經過6年,林梅燕才漸漸鞏固事業版圖,1992年他用3000萬人民幣成立一間子公司,並先後成立金林來紡織公司、金林生紡織公司、金鑫紡織公司等九家企業,並在1994年籌組福建經緯集團。 \n 2000年後,經緯又觸及各項領域,包括化纖、鋼鐵、房地產等都在範圍之內。立足在福建的經緯,甚至把布局跨足海外,2000年在南非創立南非赫洋工貿有限公司、在香港成立廣樂國際公司。2005年,經緯集團旗下子公司原湖北襄樊經緯黏膠公司和印尼最大化纖業阿蒂亞塔拉比爾集團公司合作,創立博拉經緯化纖有限公司,奠定國際化的版圖。而迄今,經緯集團已擁有百億資產,員工近千人。 \n 福建經緯集團從80年代末期踏入紡織領域,企業的成功也連動帶動福建長樂紡織產業的興起,造就相關產業的規模化。目前,創辦人林梅燕早已把經緯經營權交付兒子手中,而此前他更獲得多項榮譽,包括全國勞動模範、全國優秀企業家、福建省人大代表等榮譽。

  • 打物價效應 棉花從搶購變停購

     大陸國務院宣布4大抑制物價的措施後,炒家的動作已明顯收歛。昨日棉花期貨一開盤便直接跌停,先前的搶購熱潮一夕之間轉變為「停購」。包括前期瘋漲的「糖高宗」、「豆你玩」等民生用品及農產品近期價格也已明顯回調。 \n 大陸物價瘋漲,不只農產品漲,連服裝價格也持續上漲。其中,漲幅居前的並非是一線品牌的高價服飾,而是與普通老百姓生活息息相關的中低價棉紡織類產品,據了解,部分產品最高漲幅已經達到30%。先前棉花的漲價導致下游廠商瘋狂搶購,但在大陸國務院17日發布嚴打物價的措施後,搶購熱潮趨緩,甚至有業者開始「停購」。 \n 在17日溫家寶發表抑制物價的談話傳出後,棉花期貨一開盤便直接跌停,劇烈的波動也影響到了現貨市場。棉花現貨3天共跌了2700元(人民幣,下同)/噸;皮棉價格最高衝到3.2萬元/噸,現在也回落到2.7萬元/噸。 \n 棉花價格下調讓部分棉商陷入了「不敢收購」的境地。因為諸多棉花販子都抱同樣的想法,許多公司叫停了收購計畫,工人全部放假,企業停止加工棉花。由瘋狂搶購棉花,到停止收購棉花,這種轉變似乎只在一夜之間。 \n 棉價下跌讓前期高價收棉的棉花加工企業壓力增大。一加工企業老板說,如果按現在的價格出售,肯定虧本。一些棉廠寧可觀望也不會以過低的價格出售皮棉。目前已有中小棉紡企業選擇停產或者減產。這一連鎖反應也正向下游的紡織、布料廠延伸。

  • 山東如意 購日本Renown41%股權

     大陸排名前十大的紡織廠山東如意集團日前傳出將以40億日圓,收購日本具有百年歷史的知名服裝生產商Renown約41%的股權,目前全案只剩Renown股東會的批准,一旦該筆交易順利達成,將會是大陸投資者對單一日本上市公司所做的最大手筆投資。 \n 如意集團是大陸領先的高品質棉紡和毛紡的生產廠商,其集團營收在大陸紡織業中排名第8大,旗下的如意服裝、如意棉紡等子公司,其競爭力也都是大陸服裝業、棉紡業的前十強。 \n 業者指出,山東如意集團的這筆投資,突顯出大陸製造商正透過收購知名品牌向價值鏈上游攀升,以這次可望被如意集團收購的Renown為例,除了是日本的百年老店外,旗下更擁有D'Urban和安雅.希德瑪芝(Anya Hindmarch)等知名品牌,前者更在大陸高收入階層中擁有很高的知名度,其商機不可小覷。 \n 如意集團董事長丘亞夫表示,該集團一直在尋覓一家擁有知名品牌、營銷網路和管理專長的公司。他指出,D'Urban已在中國開設了幾家門市。而未來如意集團將會挑選Renown旗下大約7個品牌在中國市場拓展。 \n Renown社長北畑稔表示,此次結盟將使這家處境艱難的日本百年老店能夠充實自身資本、降低成本基礎並在海外市場擴張,尤其是在快速增長的中國市場。 \n 過去大陸對日本技術和品牌的投資不多,但現在數量正在成長,其中大陸最大連鎖業品牌蘇寧電器,就在去年以8億日圓收購日本家電零售商Laox27%的股分。 \n 另外,根據日本併購諮詢公司Recof Data的統計指出,今年第1季大陸投資者在日本總共進行了9筆投資,占了該季外國投資者在日本併購交易案總數的27%。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