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棋盤腳的搜尋結果,共08

  • 梨偽毒蛾 肆虐宜蘭五結穗花棋盤腳

    梨偽毒蛾 肆虐宜蘭五結穗花棋盤腳

     宜蘭縣五結鄉五十二甲溼地的穗花棋盤腳,在夏日夜間盛開被形容為夜間煙火,但今年花況不佳,宜蘭縣政府樹藝景觀所調查後,研判是梨偽毒蛾啃食花苞嫩芽,所幸蟲害範圍未擴大,樹藝景觀所將修枝、施藥改善,盼能夠恢復往年的盛況。

  • 墾丁棋盤角盛開 展現夏日風情

    墾丁棋盤角盛開 展現夏日風情

    「五月榴花妖豔烘,綠楊帶雨垂垂重」在炎炎夏日的國境之南,墾丁國家森林遊樂區裡愜意俯拾的熱帶風情,正悄悄上演著夏之饗宴,在端午節時期,號稱墾丁肉粽的棋盤腳,正在結實累累的紀念屈原。 \n \n 林務局屏東林管處指出,棋盤腳為玉蕊科的長綠喬木,是熱帶特有的海漂植物,果實形狀呈現4個菱形摺角,由側面看似肉粽和棋盤桌腳,故得其名。 \n \n 棋盤腳的葉片成倒卵形,主脈明顯且光滑,葉長可達25至40公分,多在夏季夜晚開花,花朵中的花絲,大約在晚上7、8點會伸直,有如小朋友手上拿的光纖仙女棒,白天陽光一照,花就掉落地上,樹枝上留下的果實,像是一隻隻張著嘴、吐著舌像的小青蛇。 \n \n 墾丁森林遊樂區除了棋盤腳之外,在端午連假期間也提供限量手工彩繪龍舟活動,暢遊墾丁解說服務及山林愛FUN電生態影片播放。

  • 花現中和   穗花棋盤腳新秘境

    花現中和 穗花棋盤腳新秘境

    夏季來臨,新北市中和區唯一一株穗花棋盤腳綻放。無論白天或黑夜別有一番風味,中和區公所前總吸引不少民眾觀賞,民眾直呼「好幸福!」也成為療癒新天地、情侶約會新祕境。 \n \n中和區公所表示,穗花棋盤腳因其果實形如舊時之棋盤的底腳而得名,是一種日落開花,日出凋謝的奇特花種,徜徉其中百花棋FUN、清香撲鼻,療癒身心,竭誠邀請民眾一同來體驗!

  • 七夕秘密景點 棋盤腳花海

    七夕秘密景點 棋盤腳花海

    明天就是七夕情人節,有遊客在墾丁夏都酒店發現一個秘密景點,就是在傍晚6至7點半附近,走在沙灘邊的綠帶保護區,可以發現有如夜空中綻放的煙火,並帶有特殊香氣的「棋盤腳」。在每年的6到9月的盛花期,在黃昏時刻踏在美麗的貝殼沙灘上,有煙火般整片的棋盤腳的襯托下,讓七夕情人節更浪漫。 \n棋盤腳特別的是中間只有一支雌蕊,卻有上百支雄蕊圍繞在四周,花朵全開時很像煙火綻放,可惜盛開的棋盤腳花很脆弱,風大一點就會吹落,讓賞花情侶與攝影民眾更覺得難得。墾丁夏都沙灘酒店於即日起至8/31推出「戀夏逐浪」住房專案,雙人2天1夜特價8480起,可享用自助式早餐及BBQ晚餐,8/1至8/2房客還可免費參加「戀夏七夕情人月」活動,讓情人有個浪漫的情人節假期。 \n

  • 墾丁棋盤腳 夏夜璀璨煙花

    墾丁棋盤腳 夏夜璀璨煙花

     夏天夜幕低垂,「墾丁之花」棋盤腳花開愈夜愈美麗,光絲蕊綻放宛如夏夜裡璀璨煙花;墾管處表示,棋盤腳花季即將進入尾聲,請遊客把握賞花時機。 \n 墾管處指出,棋盤腳屬玉蕊科喬木,在墾丁出現是因為海漂緣故,它們種子數百年前漂洋附著海岸林形成優勢樹種。命名則因果實像中國古代棋盤桌腳。 \n 墾管處表示,5至8月是棋盤腳花開季節,從傍晚開始綻放,雌蕊僅1枚,雄蕊約300至500枚,因而被戲稱「男朋友最多的花」。 \n 如仙女棒光絲的花蕊,黑夜顯得美麗獨特,可惜天一亮,雄蕊連同花瓣凋謝,白天化為棋盤腳花毯,又是另一種熱帶風情。 \n 至於為何在夜間開花?墾管處解釋,多數學者傾向是墾丁日夜溫差大,一些傳遞花粉昆蟲喜於晚上出沒,才演變夜間開花。

  • 墾丁棋盤腳花盛開 如璀璨煙火

    墾丁棋盤腳花盛開 如璀璨煙火

    夏天夜幕低垂,「墾丁之花」棋盤腳花開愈夜愈美麗,光絲蕊綻放宛如夏夜裡璀璨煙花,美得令人捨不得轉移目光;墾管處表示,棋盤腳花季即將進入尾聲,請遊客把握賞花時機。 \n「哇,好漂亮的花!」一見魅力四射棋盤腳花盛開,遊客立刻拿起手機和相機猛拍,對夜間能欣賞這麼美麗的花,好奇又驚喜。 \n墾管處表示,棋盤腳屬玉蕊科喬木,在墾丁出現是因為海漂緣故,它們種子數百年前漂洋附著海岸林形成優勢樹種。命名由來則因果實像是中國古代棋盤桌腳而得名。 \n墾管處說,每年5至8月是棋盤腳花開季節,從傍晚開始綻放,雌蕊僅1枚,雄蕊約300至500枚,因而被戲稱「男朋友最多的花」。 \n如仙女棒光絲的花蕊,黑夜顯得美麗獨特,可惜天一亮,雄蕊連同花瓣凋謝,白天化為棋盤腳花毯,又是另一種熱帶風情。 \n至於為何在夜間開花?墾管處解釋,多數學者傾向是墾丁氣候日夜溫差大,一些傳遞花粉昆蟲喜於夜間出沒,演變出棋盤腳夜間開花,好讓昆蟲幫助散播繁衍下一代。

  • 在海潮聲中移動

    在海潮聲中移動

     劇場,特別是環境劇場,跟隨著劇情移動是一種故事結構。這結構,卻也隨著環境的變化而被解構。無法以語言被充分傳達的,統統交由意象來代勞,最根源的,還是漂移的主軸如何串接。 \n 我們稱他是村老大,其實他就是村長。他經常菸不離手,酒也是喝的。每每見他開著小貨車,又或騎著小毛驢般的機車,在村莊的馬路上。從這頭到那頭,說穿了就不到半個鐘頭時間……大部分是在辦一些村裡的瑣事……一般地,他給人那種我們在台灣也並不太陌生的鄉下歐吉桑的感覺。粗曠嘛,倒也無法盡一切;倒不如說,野趣中帶些男子漢的羞澀吧……。 \n 總之,這一天,我怎麼也沒料到,他竟和妻子、女兒到碼頭來送行,手裡還拿著一捲捲的彩帶,這是日本鄉下人的老禮俗。於是,我們登了船,輕輕握著彩帶的另一頭。船啟動,彩帶在船尾和碼頭間的浪花中飄揚,而後,沾濕了……而後,牽引著有一段不算太短的距離。村長用手中的剪刀剪斷,彩帶拖在濕濕的海面上,我們仍然揮著手,直到最後快艇穿越碼頭,彼此的視線被防波堤給阻斷。 \n 告別。結束長達20天的跨島表演。這裡是豐島的甲生村,說來還真是孤寂的一個小村落,竟只有20位的居民,年齡從60到90一般地顯得高齡,卻活力未見弱化,只是在蒼勁中不免因時間的長久沖刷,而荒涼幾許。臨告別的這個清晨,我與劇團的伙伴和志工去到了田裡,和晨耕的老人家話別,路經山板先生的家門口,我們在話別的寒暄中,帶些驚訝地知曉:今年86歲的他,竟是這海岸線綿延無盡的漁村裡,全村中最後的一位漁夫。海,討海,靠海維生……曾幾何時,已是一件遙不可及的前塵往事。 \n 我想起一個月光遍照海洋的夜晚,一位一起散步的島上退休教員,回憶著1970年代中期,這海岸線劃向村莊山後的一片,曾經儲存高達56噸之多的高危險性污染廢棄物。歷經16年村民的抗爭與官司,終而,讓國家宣告另尋其它處理廢棄物的方法與位置。就是這樣的島嶼,歷經這樣的環境抗爭,我們的到來,意味著藝術/劇場與在地居民生活,以及島上某一頁歷史的緊密牽繫。 \n 海洋汙染,漁村廢棄,高度現代化的經濟趨力,在戰後1970年代的日本,帶動發展主義的國家霸權,是可以在豐島或瀨戶內海其他島嶼,與聞其間的痕跡的。這樣子,我就更能感受到,每回送菜到我們居所的來的老太太,她痀瘻著高達90歲的身軀,堅持在送行的最後這一刻,推著推車上的蕃茄蔬菜與我們同行,她說著:腳有些痛……但我會永遠記得你們陪我走這段路的幸福感。這幸福感,便是人與土地被現代化光景離棄後,重新回到身體與內心的一種人與人的相遇吧。我這樣想。 \n 浪,在夜晚的海平面上沖激著,一艘機動馬達的漁船,從飛機抵臨的高松港,送我們朝向豐島。那個仲夏的夜晚,天空掛著一輪明月。這明月,先是在港口閃閃發亮的燈火間與城市的夜景交互輝映,形成現代化光景中的一則魔幻寓言;隨著船身的快速移動,明月也移動到島嶼與島嶼之間的樹影和雲塊間。 \n 回頭望去,城市碼頭的燈火漸漸遠離,迎面而來的是:一座又一座在無言中沉寂著的島。島,沉寂著。但,人在沉寂的島之間移動。這是我們參與這趟藝術祭的身體感覺。 \n 瀨戶內海以她海洋的風情,等在這個環境變遷愈趨惡化的世界面前。她,正要述說一個海洋如何經由藝術創造復甦其權力與魅力的故事。這在策展人北川富朗的話語裡,稱做〈海的復權〉。恰是這樣,我們隨著浪濤,移動進入世上少有的以遺棄作為主題的一個藝術節慶中。 \n 為什麼說以遺棄作為主題呢?因為,資本競爭與現代化的想像,拋棄了自然/土地/海洋,以及生活在其間的人。她/他們在競逐的世界中老化了,沉寂著……。像是在一節空蕩蕩的子夜車箱中,兀自望著窗外映照而來的月光,打出來在銹化的地板上的自己的身影。然而,當他們回首,記憶又透過一種再生術,活在我們眼前。這再生術,不是魔法,無疑是一件件藝術創作本身。 \n 島嶼,孤立在大海中,張開這樣或那樣的臂彎,迎接世上其它地方遞過來的訊息。這對生存於台灣的子民而言,一點都不陌生。轉換到瀨戶內海各個島嶼亦相類似。現在,重要的是:如何找到一種相互得以連通的管道,我們不妨將移動的元素,置放在整個創作的核心點上。最早,藝術家林舜龍是這樣思索:〈跨越國境。海〉這個主軸的。就在一次共同的製作會議上,我首次見到棋盤腳這個海飄植物的種籽。 \n 幾顆棋盤腳併置於偌大的一張會議桌上。原來它有硬的殼,支撐並保護內部的生命,從這個海邊漂移到另一處海邊,而後,就在海邊的土地上著根,冒芽,長成樹。 \n 這是一種類似鮭魚逆溪流返鄉產卵的意象指涉,本身就有很強烈的文學藝術性。 \n 只不過,鮭魚是返鄉;棋盤腳卻是離鄉。但,棋盤腳離鄉而落地生根卻也是新生命的延展。就這樣,我們尋找到海洋是連結而非阻斷生命往來的主要意象。 \n 棋盤腳鬼斧神工,從實體的9公分變成藝術作品的9米大,宛似一粒巨形的種子船,在豐島小村著岸,令人大呼驚艷。主結構是粗壯厚實的漂流木,這又增添其傳奇色彩。因為,漂流木以其殘存的枝幹,在天災來臨時,從大山深處被連根拔起,樹的百年生命就此喘完最後一口氣息;土石流帶來巨大災難,將樹以漂流木的孤寂推擠向海濱的河口,如此與創作的生命有了深度的連結。 \n 那麼,種子既如船一般移動,內部的生命便愈加不容忽視。〈海洋女神〉的戲碼如此誕生,象徵著種子的內在生命。她從媽祖的形象進行轉化,形成一具大布偶,置放在海灘的烈日酷陽下,就像一尊張開大大手臂護守海洋子民的守護神。當她移動時,便形成移動式的劇場,這是我們的共同構想。很有意思的當然是,移動既從原點出發,棋盤腳巨形種子船便是首演的舞台,經過改編的梨園戲結合南管,表現的除了回返捕魚的民間寓言之外,丑角與海洋汙染的情節企圖連結島嶼的暗黑記憶:汙染與遺棄。 \n 在棋盤腳內的舞台,自然有其窄小的限制。卻創造了在特殊地景藝術(Site Specific Arts)裡表演的特殊性與緊張感,這是與觀眾相當親密連結的舞台空間。進出場,就用那道支撐結構體的漂流木,形成一道往返於現實與神話世界的獨木橋,或說海潮也可以的。 \n 劇場,特別是環境劇場,跟隨著劇情移動是一種故事結構。這結構,卻也隨著環境的變化而被解構。無法以語言被充分傳達的,統統交由意象來代勞,最根源的,還是漂移的主軸如何串接。在豐島外海,由當地漁夫駕駛的機動船,帶來海洋女神的訊息。烈日下,藝術祭策展人北川富朗戴一頂草帽,與我和村民望向海的遠方,追尋那漸漸靠岸的訊息。緊接著是鼓花陣的登場,這沙灘上的鼓花陣,是台灣的民間廟會陣頭,卻也有〈跨越國境。海〉的意涵。因為,演員踩踏的雙腳,既是為地球汙染/暖化的趨邪,更是為被遺棄的土地與海洋的祈福。 \n 結束豐島的首演,我們又將移動,朝向其它的島嶼前行。跳島表演的行程,就在小漁村的小碼頭上,等待著我們的移動。然而,棋盤腳一如種子船著岸於小小漁村的灘岸,為我們送行並接風,宛似海洋時間中的家屋。 \n 這一個黃昏,天空是一大片的彤雲。有聲音高喊:「天空燒起來了。」我向喊這話的青年朋友說:「你寫了一句動人的詩句。」 \n 「為什麼?」他問。 \n 「因為,我們要迎著這燒起的天空,繼續跨島的表演。」 \n 他沉默著。笑了。

  • 南灣之星業者 私砍老樹惹眾怒

    南灣之星業者 私砍老樹惹眾怒

     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委託某度假村經營「南灣之星」,最近被網友發現,園區內一棵樹齡超過卅年的棋盤腳被整棵砍掉,網友質疑業者為舉辦墾丁春天音樂季,擴大表演場地而砍樹;業者則出面喊冤表示,砍樹是為避免遊客受傷。 \n 這家業者將一棵卅年老樹砍掉代價,可能只是罰款一千五百元;墾管處遊憩服務課長林文敏表示,該業者在廿三日砍掉這棵棋盤腳,事前完全未提出申請,依《國家公園法》第十三條,將會開出一千五百元至三千元罰單,並要求提出書面說明。 \n 業者私自將老樹砍掉消息,經墾丁網友將照片及文章PO上網後,立刻引發眾怒。網友表示,業者砍樹是為即將到來的墾丁春天音樂季,南灣之星將舉辦一場「狂放電能瘋台客」電音派對,為讓表演空間更大,將這棵位於南灣之星中央舞台區「礙事的」棋盤腳砍除。 \n 去年墾丁春天音樂季時,這家業者曾在南灣海灘,違法「圈地」舉辦音樂派對,被墾管處提出警告;有了去年前車之鑑,今年墾管處特別重申沙灘不得搭設舞台,將嚴格取締,因此網友才會質疑,是該業者為擴大區內的表演舞台才會砍掉老樹。 \n 業者則解釋,因為曾有遊客被老樹絆倒,另外老樹也有病蟲害,砍樹是為了遊客安全,絕對不是為了音樂季。但網友氣得大罵:「從沒有聽過所謂的蟲害及遊客受傷問題,業者這種謊話也說得出來,真是不尊重國家公園的粗暴財團!」 \n 林文敏表示,業者此舉賠上的是企業形象,會要求業者復原植回一棵相同的樹,處方已提出書面警告,加上去年目前已有兩次警告,若將來達三次警告,將會解除合約。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