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植物人婚姻的搜尋結果,共02

  • 新婚8個月他車禍成植物人 嬌妻求放手

    新婚8個月他車禍成植物人 嬌妻求放手

    桃園一對夫妻2017年4月結婚,未料結婚8個月丈夫就出車禍變成植物人,四肢癱瘓,需要長期臥床讓專人照護,妻子認為婚姻徒有夫妻之名,向法院訴請離婚獲准。 \n \n判決書指出,這對夫妻在2017年4月結婚,無奈好景不常,丈夫在同年12月發生車禍,成為植物人,無復原的可能,日常皆須專人照顧,新婚妻子認為婚姻徒有夫妻之名,2人已達不到相互照顧的目的,向法院訴請離婚。 \n \n法官審酌,丈夫因車禍腦部嚴重受傷,得長期使用呼吸器,意識不清、四肢癱瘓,長期臥床須由專人照顧,夫妻2人顯然無共同生活的可能,難以維持婚姻,責任不可歸咎於女方,而丈夫的代理人也同意妻子請求,法官判准離婚。

  • 資深媒體人:徐宗懋》繼承權修法的大漏洞

    近日行政院會通過《民法》繼承相關修正草案,新增「防不肖子女條款」,若故意傷害、虐待、汙辱,或無正當理由未盡撫養義務,被繼承人可以遺囑、錄音形式舉證,使不肖子女喪失繼承權。這項修正源於近年豪門巨室後代爭奪財產的現象,同時繼過去「沒有養育就沒有撫養」,延伸為「沒有撫養就沒有繼承」,不啻為一進步! \n儘管如此,這項法案修正的假想對象是富裕人家,不必然符合一般家庭情況。而且,繼承不只是子女,還有配偶,涉及了婚姻關係。最重要的是,修法者要求被繼承人的自主意志是先決條件,並沒有考慮到當被繼承人無法表達自主意識時,怎麼辦呢?這其實是民間家庭悲劇最痛苦的一面。 \n簡單說,如果一個人因為車禍或突然重度中風,成為植物人,事先無法立下遺囑,事後又無法自主表達,法律如何衡量實際倫理狀態,給予當事人最好的保護呢?植物人原本是正常人,正常人有多少比例的怨偶,就會反映在植物人婚姻中。植物人十分脆弱,需要全天候專人照顧,否則一點小感染就可快速擴大,奪去生命。如果配偶不需要撫養植物人也可以繼承其遺產,就會出現可怕的誘因。惡意配偶只要棄養植物人,加速其死亡,就可以快速獲得遺產。據我所做的民間調查,這種可怕情況遠多於想像。為何無人強烈反應呢?理由很簡單,植物人沒有「自主意識」替自己講話,植物人的家屬也沒有任何法律可以實踐正義。惡意配偶可以棄養和傷害植物人,並仍然擁有財產的繼承權,只因為植物人無法「自主表達」。 \n再者,當正常夫婦一方受到另一方的棄養、虐待或羞辱,可以訴請離婚來保護自己,但植物人卻無法,因為法律規定離婚必須建立在自主意識上。問題是,前提在於雙方都有行為能力,如果其中一方沒有行為能力,另一方又基於醜陋的原因拒絕離婚,如此婚姻就成為不具備行為能力者遭受欺凌的枷鎖。法律的珍貴原理在於提供每一個人平等維護自我權利的機會,植物人等於喪失了平等權力。法律同時也提供弱者救濟的方式,然而植物人並沒有獲得這種救濟形式。如此,就產生了極端荒謬的邏輯,惡意配偶可以棄養植物人,甚至對植物人施暴、精神凌虐、羞辱或者干擾植物人的照顧工作,即使這些事實都被證明了,但植物人非配偶的法律代理人也無法提出離婚訴求。惡意配偶反而可以理直氣壯地提出包括繼承在內的權利,是非正義完全顛倒! \n兩岸司法運作中,台灣法院比較注重法條字義,大陸法院更注重實際倫理情況。在大陸就曾經出現惡意配偶棄養植物人,由植物人的法律代理提出離婚獲准的判例。儘管這並非植物人自主意識的表達,但卻符合倫理。同樣案件在台灣提出,法院很可能根據法條字義直接駁回,實際結果就是植物人繼續受到棄養和傷害。這正是台灣司法的根本問題,人民是生活在真實倫理關係中,法院卻是根據有限法條字義來判決,卻經常違反人民基本倫理認知。以「惡房東事件」為例,熟悉法律的惡人可輕易把法律和法院當成行惡工具,當法院只看法條字義,不顧實際的倫理狀況,就會出現這種情況。這會讓人民極端反感,並導致對司法喪失信心。 \n因此,目前關於繼承權的修法,根本漏洞就是沒有考慮到提供植物人平等權利的救濟方式,我建議應該由立委召集聽證會立刻補救,以符合民間實況。同樣重要地,應推動司法人員對實際倫理情境的重視,避免原本應保護好人的法律,反而淪為惡人行惡的工具。 \n(作者為資深媒體人,徐宗懋圖文館facebook)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