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楊志朗的搜尋結果,共09

  • 回想人權紀念碑破土彼日

    回想人權紀念碑破土彼日

     今年是作家柏楊百歲冥誕,卻也是柏老生前奔走興建的綠島「人權紀念碑」建碑20週年,在各界沸沸揚揚高喊建立「人權國家」的同時,柏楊的身影仍依稀昨日,但政客對柏楊的人權理念,又有多少人記得? \n 1998年12月10日上午十時,綠島人權紀念碑由時任行政院長的蕭萬長主持破土典禮,而這也是我國正式成為人權國家的重要指標。 \n 人權紀念碑最重要的推手作家柏楊,原來以「垂淚碑」為名,並親筆寫下: \n 在那個時代 \n 有多少母親為她們囚禁在這個島上的孩子 \n 長夜哭泣 \n 短短三句詩文,卻是白色恐怖時期,萬千母親、家庭共同的經驗與記憶,即連促成紀念碑順利建立的蕭萬長也不勝唏噓,在蕭院長的提議下,「垂淚碑」改名為「人權紀念碑」,連同附近的「綠洲山莊」規劃成完整的人權紀念園區,並由政府主辦後續的管理維護,而蕭院長的用心與柏老發起建碑的初心其實不謀而合,兩人一致認為,人權紀念碑不只是為過去拘禁在綠島受難者的生命銘記,更是中華民國邁向人權國家的重要指標,柏老常語重心長的告訴大家—— \n 仇恨可以原諒,但不能再讓那個時代的苦難重演。 \n 紀念碑由深具人文素養的名建築師漢寶德教授負責設計規劃。 \n 猶記得建碑破土動工典禮的前兩天,柏老和香華姊夫婦偕同漢寶德教授,與「人權教育基金會」的成員,包括周碧瑟、王榮文、周俊吉、張鴻仁、盧世祥、楊啟航、洪清慶、黃日燦、吳祥輝、曾志朗、蘇進強等人與工作人員,以及在「綠洲山莊」與柏老共患難的受難者代表王昶雄先生暨家屬數十人、部分媒體記者,分批抵達綠島,開始準備典禮的細節,由於蕭院長事前已責成行政院六組組長陸炳文兄負責此一專案的聯絡協調,經過基金會與陸先生多次共謀共議,所以相關工作進行得十分順利。 \n 我們一行在柏老的導覽下,進入曾拘禁他四年(柏老十年冤獄分別在景美、綠島等地)的「綠洲山莊」,並參觀已經整理過,卻仍刻劃著苦難與滄桑的牢房,不改幽默本色的柏老甚至進入原先的牢房,要大家未來必須付費才能入內「體驗」其中的滋味。 \n 隔天就是動工典禮了,為紀念碑的興建奔走數年,終於在蕭萬長院長慷慨捐輸並親自協調台東縣政府、內政部、農委會等相關單位後,突破了重重的行政侷限,再加上李登輝總統也捐出著作《台灣的主張》紀念版版稅,使紀念碑的主體結構所需經費新台幣二千萬元不虞匱乏,也使柏老十年冤獄後的心願得以實現,柏老和難友們在預定興建紀念碑的園區,臉上迎著由將軍岩映射過來的陽光,汗水滴在他們布滿縐紋的臉上,柏老的白髮也似乎閃爍著金亮的色彩,眼中掩不住淚光,卻像少年般的雀躍歡喜。 \n 動工典禮的前一天晚上,人權基金會在東管處的小木屋舉行燭光晚餐,也是「人權之夜」,柏楊夫人香華姊吟誦她的〈我愛的人在火燒島上〉長詩,句句感人肺腑,催人熱淚。既是受難者也是音樂家、企業家的王昶雄先生,也以他的名曲〈阮那打開心內的門窗〉,低沉而滄桑,令人動容。而大伙合唱〈綠島小夜曲〉,雖然音準有高有低有快有慢,卻也使全場的朋友邊唱邊落淚,這是一個令人感傷、感動,淚與笑、歌與詩的夜晚。 \n 然後,我們迎著綠島冬夜的海風,在星光下回到住宿的小木屋,進入房間後,我開窗遠眺,整個島似乎籠罩在漆黑中,遠處是居民的村莊,路燈閃爍,山莊的營區也完全靜默下來,海風虎虎,似乎在傳達某種訊息。 \n 慣習晚眠的我,為了隔天的早起,也不得不閉門歇息。 \n 然而,我的耳邊卻似有若無聽聞一種開啟門窗的輕輕聲響,妻子似乎也驚醒了,膽小的伊用力的推我,並呼喚我的名字。但我猜想,那微微的聲音只是海風的撥弄,便不搭理伊的騷動。 \n 沒想到,已漸入眠的眼睫竟嘩然一道亮光,妻子駭然坐起,已熄滅的房燈何時竟然被開啟了?我一躍而下,不免疑惑,但想到小木屋可能久無人居,電燈開關可能不靈光了,便再度關燈,要伊別太多心,好好睡下即是。 \n 未幾,浴室的水龍頭竟然滴滴答答地漏水了,我邊關緊水龍頭邊安慰妻,這小木屋許是設備老舊,待人權園區整建完成,勢必要重新鳩工改建才行。 \n 半睡半醒之間,似是有潛入房內,開飲機竟然發出熱水滾燙的聲音。我披衣而起,將開飲機的插頭拔除。 \n 少年軍人時期曾在山涯海角行軍野營,甚至曾夜宿荒野墓地,一向自命膽大,不喜歡怪力亂神的我,忽忽竟然無法安眠,不是懼怕,而是一種敬畏。於是我披衣而起,對著由窗牖透入的夜光與似有若無的暗影,喃喃默唸,似乎感覺過去在此地受難的冤魂正傾聽我,我告訴他們,苦難已經過去,在明天之後,他們的冤曲必然得到昭雪,但希望讓參與此次活動的朋友有一個平安的夜晚…。 \n 凌晨時分,我終於在趁隙而入的徐徐海風中進入夢鄉。 \n 一早起來,基金會的董事也是建碑委員的朋友們,面面相覷,昨晚有類似經歷的伙伴,竟不在少數,柏老告訴我,這些難友太調皮、太可愛了、太隨興了,他們知道紀念碑要動工了,一定有說不完的心事,難怪大家晚上都睡不安穩。 \n 綠島清晨的陽光十分燦爛,12月10日是世界人權日,也是人權紀念碑破土典禮的吉日,晴空萬里,只有幾朵白雲在海空中飄浮。 \n 破土典禮預定的時程是上午十時,蕭院長將搭乘直升機抵達主持。露天的典禮會場,排滿了座椅,觀禮的來賓及綠島的鄉親也紛紛就位。 \n 令人驚奇的是,過了9點半,負責在台東機場接應聯絡的啟航兄,通報蕭院長一行已準備搭上往綠島的直昇機。前一刻還陽光普照,不到幾分鐘,綠島的海空竟忽忽烏雲遍布,然後,細雨紛飛,先是海風輕拂,繼而風雨挾帶,會場上的工作人員忙著尋找雨具。蕭院長的直昇機一抵達綠島機場,在機場往開工典禮的會場上,風雨竟逐漸加大,讓蕭院長、法務部長城仲模、內政部長黃主文等人在下車後就被淋得滿身濕透。 \n 典禮依照既定時程舉行,蕭萬長和柏老共同舉起元鎬,鏟下歷史性的動工沙土,奇妙的是,當蕭萬長和柏老致詞時,海面上的雨滴竟然像掌聲一般叭叭響起,在司儀黃日燦大律師高吭呼應「禮成」的瞬間,風雨竟然倏乎減歇一大半,更令人訝異的是,不到幾分鐘,海空中的烏雲竟煥然成棉花般的白雲,風雨完全停止,被淋了一身的蕭院長等一行,事後也覺得不可思議呢! \n 人權紀念碑在一年後的1999年12月10日完工,李登輝前總統與柏老共同揭幕,中華民國成為人權國家於斯奠基。

  • 楊志朗用一千個閱讀的日子 翻轉學生的未來

    楊志朗用一千個閱讀的日子 翻轉學生的未來

    鹿鳴國中老師楊志朗十六年來花九十萬元買書給學生閱讀,各屆學生看過的書擺滿教室空白的牆。他認為,要讓孩子覺得讀書好棒,他們才會想讀,選對書是關鍵,他每月一次帶學生到書局上課,學生上網Google找主題書,他出錢埋單。 \n \n 楊志朗說,孩子沒有閱讀力,是因為沒有書,也不知道怎麼選書,因此他一個月在書局上課一次,指導學生選書。 \n \n 鹿鳴國中目前也是全校推閱讀,全校班級數從減班到谷底15班回升到31班。 \n \n  「不要給學生壓力,但要給他們時間讀。」楊志朗每天給班上學生寧靜閱讀一百分鐘,包括早自習、上課前、第九節。 \n \n 第九節是數理閱讀,楊志朗擅長選讀文學類,校長李錦仁幫忙找數理類的雜誌,一開始把市面上的數理雜誌全買來,後來變成三個主軸,有圖有真相,學生搶著讀。 \n \n 楊志朗說,目前訂的數理雜誌是彩色印刷、有圖輔助想像力、實景拍攝、生活化,學生一窩蜂搶,「台灣的橋梁書太少了!」適合國中生程度的數理叢書坊間很少,許多老師都想推閱讀,最苦惱的是不知道有甚麼書可以買。 \n \n 並不是全班學生的閱讀能力都一致,楊志朗說他也準備小三到小四的書,古典小說西遊記就有不同版本,曾經有學生覺得閱讀很痛苦,抓狂到撕書本說「我就是這麼爛,不覺得閱讀有甚麼重要,我只要去賺錢、打工,我生活一定能過得很好。」 \n \n 楊志朗告訴學生,打工也要應對進退,人際關係得涵養,都要從閱讀裡面獲取,課本只教我們應付考試,沒有生活力。 \n \n 「閱讀本來就是一種享受,要讓學生覺得讀書好棒,他們才會願意讀,我跟學生分享我喜歡的書!」楊志朗在上課時常不經意提及某本書多好看,講得活靈活現,引起學生想立刻讀的衝動。 \n \n 楊志朗的上一屆學生31個考了27個第一志願,其餘都第二志願,「不應該拿升學率引證,但數字會顯現,一千個日子怎麼可能不翻轉孩子?」 \n \n 楊志朗默默在國中推大量閱讀,每月捐一萬元給學生買書早已成為生活一部份,不過最近年金改革議題讓他有種如履薄冰之感,他說原本以為自己會有退休金,如今可能被砍,「我擔心我晚景淒涼哈。」

  • 閱讀翻轉鹿鳴國中 熱血師楊志朗樂扮推手

    閱讀翻轉鹿鳴國中 熱血師楊志朗樂扮推手

     彰化鹿港鎮鹿鳴國中國文老師楊志朗每月花1萬元幫學生買書,把教室變成圖書館,7年來教室的書牆已經4500多本,造價至少90萬元。他是個熱血閱讀推手,學生的求學之路也因閱讀而被照亮,他的短片在Facebook已累積700萬個點閱。 \n 「國文不重要,沒什麼好教的,閱讀才重要,1集哈利波特都勝過3年國文教科書的字數,閱讀會讓你快樂,怎麼快樂?讀完1本再說。」楊志朗常常對學生說。 \n 2003年鹿鳴國中全校只剩15班,楊志朗帶著學生大量閱讀,也要求家長共讀共寫,結果被家長打到掛急診,幸好第一屆學生16個考上第一志願,洗刷他不適任教師的惡名,並且一炮而紅,全校推動閱讀後,班級數逆增到31班。 \n 鹿鳴國中每堂課有3分到5分的預備鐘,一打預備鐘30秒,老師要進到課堂,陪孩子讀一篇散文;「不要給學生壓力、要給他們時間讀。」楊志朗班上的純閱讀時間1天100分鐘,早自習6點40分到7點55分,第9節留校「數理閱讀」,周六上課、周日上午到校閱讀,晚上睡覺前20分鐘鼓勵學生躺在床上輕鬆讀。 \n 楊志朗鼓勵大量閱讀,他每個月捐1萬元、姊姊捐1000元給班上學生買書,四面書牆累積4500本,已經排滿擠不下,教室像小型圖書館,每年換教室都腰酸背痛。 \n 他發現,孩子沒有閱讀力是因為沒有書,對很多孩子而言,一本書200元不可能買,曾有孩子跟他講,「100元能買2.5個便當,一本書我可以買5個便當,都吃不飽了,怎麼可能去買書?」 \n 楊志朗坦言,喜歡閱讀是有難度,閱讀要以半年為一單位,一開始不得不訓練,選對書是個關鍵,他1個月在書局上課1次,指導孩子們選書;他認為,閱讀永遠不嫌晚,讀得少的孩子訓練他們30秒介紹一本書,是最快的方法,說得出所以然,又不會讓孩子支吾。

  • 曾阻黃當選中研院士 兩人結怨

     台大心理系教授黃光國及中央研究院院士曾志朗兩人為何公開撕破臉?黃光國和曾志朗雖都在心理學領域,但兩人路線不同;加上外傳曾志朗阻擋黃光國成為中研院士,「公仇」、「私仇」交錯下,一場學術大鬥爭就這樣搬上檯面。 \n 對於「私仇」,黃光國表示,他數度被提名競選中研院士,確實聽聞「曾志朗從中打壓我」。但他認為這不是他發起學術鬥爭的主要理由,而是曾志朗最近透過台灣心理學會提案,要在中研院成立心理研究所,以安插自己的徒子徒孫,他不能認同。 \n 目前國內心理學者中,只有楊國樞和曾志朗是中研院士。楊國樞走社會心理學、本土心理學,曾志朗專長腦神經科學、語言心理學。楊國樞現年事已高、不管世事,心理學界變曾志朗獨大。 \n 黃光國是楊國樞的學生,他曾得過兩次國家講座教授的榮譽,現在是亞洲心理學會理事長,學術表現甚獲肯定。學界人士甚至認為,「黃光國青出於藍,比老師楊國樞更出色」。學術界認為,黃光國相當有資格成為中研院士,但曾志朗對黃光國的學術表現「不屑一顧」,在中研院士選舉上,直指黃的研究「不夠科學」,阻撓黃出線。造成黃與院士失之交臂,兩人也結下梁子。 \n 因曾志朗在政界、教育界及科技界權勢很大,囊括太多資源,加上徒子徒孫眾多,已造成他人恐慌。學術界常有鬥爭,但鮮少公開化,這次兩邊火藥味都很重,預期一場好戲才正上演。

  • 我見我思-紙風車與夢想家

     前文建會主委盛治仁下台,本該是「夢想家」風波的結束;不料,曾志朗一接任,炮火四射,風波再起。 \n 「夢想家」兩夜燒掉兩億多元,社會譁然,藝文界反彈尤其嚴重。馬政府為了止血,先是馬總統公開批評此案「社會觀感」不佳;接著閣揆說,聽了此案「我也嚇了一跳」;最後,盛下、曾上。 \n 就選舉的危機處理而言,文化界大規模連署抗議後才倉卒換人,時機其實已嫌太遲。不過,晚處理強過不處理,「夢想家」總算波平浪靜。 \n 曾志朗接掌文建會,當然是過渡性質,只需好好看家。因為下屆總統選後,內閣必須總辭,短短幾個月能搞啥鴻圖大業? \n 但,馬、吳顯然低估了曾志朗的「能量」。「神鬼戰士」與楊志良一樣,都有「過動」傾向,都愛「打擊魔鬼」,都是「自走炮」。只不過,楊志良嗆的是政客、官僚,打牛鬼蛇神,聲望扶搖直上;曾志朗嗆的卻是馬蜂窩,就像以前嗆跆拳國際裁判,現在嗆文化界,文武全來,形象也因此極具爭議。 \n 看家本應不鬧事,但對曾志朗而言,不能鬧事,哪算當家?於是袖子一挽,就槓上來踢館的藝文界人士,口不擇言地說:「賴聲川有一定的價碼,這是專業的判斷,不要去扯其他的,如果當時請魏德聖來做而花了八億,大家會嫌太高嗎?」 \n 他肯定盛治仁搞「夢想家」。好笑的是,既然如此,又何勞他到文建會「看家」?這不等於倒打馬、吳一耳光嗎?跟抗議的藝文人士對幹,豈不是「配合演出」? \n 其實,馬總統已對「夢想家」風波定調:「寶島一村花錢不多,大家又都看得到,很棒;夢想家社會觀感不佳。」曾志朗是在這調子的基礎上接文建會,如果不認同就不應接,豈可奉命救火,卻反往火上加油? \n 對曾更不利的是,他剛力挺「夢想家」,柴火正旺,「紙風車」的「三一九希望工程」本周六恰好大功告成。「紙風車」沒拿政府一毛錢,超越藍綠,向民間陸續募了兩億,走遍全國三百一十九鄉鎮,免費演戲給小朋友看。 \n 有知識傲慢的曾志朗「專業的判斷」:「賴聲川有一定的價碼。」不過,一般老百姓只能、也寧可欣賞「紙風車」。「紙風車」,無價!

  • 全能救火隊 神鬼戰士又回來了

     「我不是哈利波特,我是神鬼戰士。神鬼戰士是英雄,但他必須死。」即將轉任文建會主委的政務委員曾志朗,二○○二年在通用拼音與漢語拼音爭議中,黯然辭去教育部長一職前,留下這句慷慨激昂的經典話語,轉身的背影令人印象深刻。 \n 離開扁政府後,曾志朗轉任中研院副院長,二○○八年馬英九執政,再度被延攬入閣擔任政務委員,先後受到藍綠政府重用。 \n 二○○九年曾志朗以政務委員身分率團參加香港東亞運,我國選手曾敬翔遭南韓選手惡意鎖喉昏迷倒地,曾志朗當場發飆,引起國際重視;二○一○年廣州亞運跆拳道首戰日,我國選手楊淑君遭以違規為由撤銷資格,行政院長吳敦義也派曾志朗趕赴廣州現場坐鎮。 \n 曾志朗政務委員工作相當活躍,除了督導教育部及文建會,同時還兼任行政院觀光推動小組召集人,曾經為了協助林懷民尋找雲門第二場館,找來交通部觀光局和新北市政府開會,終在淡水覓得場址。 \n 曾志朗積極推動文建會負責執行的數位台灣書院,並要求將城鄉特色、社區總體營造等觀光資訊平台開放給一般人加值,不得為文化界專享;忙碌的曾志朗,仍不忘科學本行,擔任科學人雜誌榮譽社長,昨日他就為科學人雜誌飛往歐洲開會。 \n 除了自己本身活躍,曾志朗的太太、中央大學教授洪蘭也常成輿論焦點。洪蘭曾以大學評鑑委員會訪視委員身分,公開指責台大醫學系學生學習態度有問題,引爆學生、學界及媒體論戰。 \n 九年多後,曾志朗再回任部會首長,卻是一個和自己專業無關的單位,讓外界再度見識到曾志朗的全方位;常擔任救火隊角色的曾志朗,各部會業務幾已無所不包,難怪有人打趣:下一次,曾志朗也許可以接任閣揆!

  • 楊淑君案上訴?本周敲定

     廣州亞運「黑襪事件」主角楊淑君是否堅持上訴國際運動仲裁庭(CAS)遲遲沒有定案,中華跆協理事長陳建平昨晚表示,正在徵詢各界意見,並和跆拳道界尋求共識,本周會做出最後決定,至於世跆盟開罰的5萬美元應該是會繳納。 \n 廣州亞運替我國拿下兩面金牌的跆拳道代表隊,本應歡歡喜喜迎新年,卻因楊淑君的「黑襪事件」搞得人仰馬翻,甚至被世跆盟掐著脖子,中華跆協陷入兩難困境。 \n 對此,陳建平坦言,上任快滿四年了,08年京奧蘇麗文腳部嚴重受傷,09年香港東亞運裁判鄭大為怒罵曾志朗政委,去年廣亞則是楊淑君遭判失格,連續3年都碰到棘手問題,目前壓力真的好大,心情也很累,但,「我必須一肩扛起所有責任,等待處理完楊淑君的事情之後,再思考是否要在3月的會員大會尋求連任。」陳建平說。 \n 先前跆拳道界人士深怕楊淑君堅持上訴,會令中華跆協遭到世跆盟停權,因而出現正反意見,陳建平說,這幾天會找楊淑君討論,了解她的想法,然後再綜合各方看法才會有最後決定,希望國人能給予支持和鼓勵。 \n 體委會主委戴遐齡則表示,政府絕對會提供必要的協助,希望跆協與楊淑君能堅持下去,繼續走完上訴程序,討回尊嚴與公道。

  • 楊淑君下午回台 陳冲接機送暖

     受到莫大屈辱的「漂亮寶貝」楊淑君,今日隨著中華跆拳道與其他代表隊一同搭乘下午五點中華航空班機返國,預計晚間七點抵達桃園機場第二航廈,馬總統指示行政院,給予楊淑君如同金牌選手待遇,行政院副院長陳冲、體委會副主委陳世魁與中華奧會代表前往接機。 \n 即使碰到楊淑君遭判定失格,跆拳道隊仍展現最大精神力與意志力,首次參賽的黃顯詠與魏辰洋兩名小並且拿到成色十足的雙金佳績。 \n 昨日抵達廣州的行政院政務委員曾志朗隨即到選手村探視楊淑君,並帶來行政院長吳敦義院長的慰問信。「我知道楊淑君受到極大委屈,政府與全國人民不但會當她的後盾,更會強力要求亞跆盟道歉,還她清白。」曾志朗表示。 \n 原先在哥倫比亞參加會議的曾志朗說,「哥倫比亞當地台商都很關心這件事情,知道我要來這裡,都表達希望中華健兒能在場上為國爭光。」 \n 曾志朗表示,「事件發生後,我看到國人的凝聚力與向心力,以最大的力量蒐集證據,目的就是要證明楊淑君的清白。」馬英九總統和吳敦義院長都很關心她,要追查真相,還要盡力幫助楊淑君,讓她不再感覺到孤單。 \n 曾志朗說,中華跆拳道代表隊在困境中還能奪得兩面金牌,可見選手們並沒有喪志,反而靠著毅力與奮鬥精神贏得觀眾的掌聲。 \n 楊淑君表示,「雖然遭遇到這種事情,一開始很難過,但現在已稍微平靜了,感謝政府與國人的關心、支持。」 \n 中華隊總教練劉慶文說,「我們的任務已經結束,就期待政府幫淑君討回公道了。如果亞跆盟或世跆盟要找淑君補充說明,她會再飛回來。」 \n 體委會主委戴遐齡表示,讓楊淑君隨著代表隊先回國,後續事情由代表團和中華奧會接手處理,她會繼續留在廣州替其他中華隊選手加油打氣。她並轉述:「馬英九總統昨晚親自打電話給中華跆拳道總教練劉慶文,感謝他這段時間的辛勞,也鼓勵楊淑君的付出。」

  • 良師10年造書牆 學子回流

    良師10年造書牆 學子回流

    鹿鳴國中離海濱不到五公里,方圓之內找不到一家書店,教師楊志朗十年前來到這風沙瀰漫的學校服務,決心打造書香環境,年年自掏腰包買書,前後花了廿萬元,造起一道道「書牆」,一個班級愛讀書的效應擴散全校,竟累積家長的信心,近來學子回流,班級數成長一倍。 \n鹿鳴國中學區,除了小五金工廠群聚,一野旱地,再放遠就是蚵田,過去學子一放學,不是到處野,就只能看電視、打電玩,楊志朗決心和這座文化沙漠對抗。 \n楊志朗相信,升學和課外讀物相輔相成,要讓野慣了孩子靜心看書不容易,他先以流行歌曲當引子,再慢慢地誘導進入文字世界,仿效古人「點書」,一邊閱讀,一邊拿筆順著標點符號斷句。為讓班上人人有書讀,還不停自掏腰包買書,他總說「不怕書被點到爛,就怕沒人看!」 \n學生劉依容說,老師上起課來超「斯巴達」,不專心會被抗議。上課前五分鐘先放大家看故事書,同學都好樂,不知不覺,讀出興趣。有家長發現學生書包放故事書,枕頭下又埋一本,責問才知「老師買的」,興師問罪,他舉例多讀書才能增進理解力,學科也會更好,說服了全班家長加入閱讀計畫,利用「伊媚兒」傳遞網路好文章分享,孩子也變得更有榮譽感,「我爸爸推薦的文章被貼出來了!」 \n七年前,校長蔣秉芳調來學校,發現這招太管用,普及全校上課前五分鐘先靜心讀一點書,一天八節課累積四十分鐘能量,鹿鳴國中好表現贏得信賴,五年前一個年級才五個班級,但如今在各校減班當頭,卻增加到十一班。楊志朗也得到今年教育部頒發推動閱讀有功的磐石獎。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