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楚戈的搜尋結果,共26

  • 楚戈一筆畫純東方

    楚戈一筆畫純東方

     「外國朋友特別欣賞和好奇他的彩筆,以及看似很西方形式,但內涵卻很東方的神祕性。」楚戈基金會執行長陶幼春如是說。近年集結楚戈作品已持續入選香港巴塞爾的尊彩藝術中心,總經理陳菁螢也指出,帶著華人特色、亞洲特色的藝術家與作品,才能在國際級的舞台上,持續以特色被國際藏家關注。

  • 在時空與楚戈相遇

    對楚戈的朋友而言,楚戈是性格瀟灑、才華洋溢,是令大家無比懷念可愛極了的「活寶」。在台灣許多文友如亮軒、尉天驄、楊牧、鄭愁予,甚至朱德群的家中,都掛著楚戈的作品,畫作也好、書法也好,楚戈充滿文人氣息獨特魅力的作品,不僅是藝術佳作,更是和文友們情感交融的深情紀念,如今在楚戈過世近八年之後,財團法人楚戈文化藝術基金會特別邀請楚戈的文友們,將他們珍藏的楚戈作品在和楚戈情誼深厚的時空藝術會場展出,讓大家欣賞楚戈創新又自然天成的藝術作品,並重溫楚戈和台灣藝文界朋友們的溫馨韻事。

  • 2018 在時空與楚戈相遇/繽紛絲縷紀念展

    展期:4月11日─5月20日⊙觀展時間:每周三、六、日14:00-18:00⊙地點:台北市大安區和平東路二段28號《時空藝術會場》一、二樓⊙聯絡電話:(02)8369-1266 陶幼春:0936579167

  • 方城之戰──再憶楚戈

    方城之戰──再憶楚戈

     「就說:壞人楚戈好了,外國有首民謠紀念死去的人,好像是說他是好人,我們都愛他,我們大家都愛他……」楚戈笑著說。

  • 楚戈作品捐故宮 南院將推特展

     被喻為「火鳥傳奇‧藝壇宗師」的楚戈,曾在國立故宮博物院任職25年,生前許多創作靈感都來自朝夕相處的故宮文物,2011年過世後,故宮前院長周功鑫主動向楚戈家人提出希望能典藏楚戈作品想法,在作品捐贈2年後,22日故宮博物院慎重為23件作品舉行捐贈儀式,並預告將為楚戈辦一場藝術特展,完整呈現楚戈創作豐富多元的面貌。

  • 作家珍藏拍賣 楚戈畫作喊價350萬

    作家珍藏拍賣 楚戈畫作喊價350萬

     《文訊》雜誌舉辦的「作家珍藏書畫募款拍賣會」廿日將於華山文創園區登場,預計拍賣二八五件文物,今日開放參觀。其中陶幼春、周康美捐出楚戈的彩墨畫作《石林壁》(見圖,實習記者廖芷庭攝),預估價三二○萬至三五○萬元,為現場最高。

  • 同溫層─懷念老友楚戈

     老友楚戈離開我們,忽忽兩年了。他留下了大批藝術創作,重要學術成績,對後人而言,這些固然是無價的文化資產,但我覺得,尤其是作為朋友,他留下的最珍貴的,還是他一生行事做人的一貫風格──安靜自然。

  • 右手寫詩 左手畫畫 楚戈紀念畫展 好友懷念

    右手寫詩 左手畫畫 楚戈紀念畫展 好友懷念

     「我這輩子充滿偶然,本來從沒想過作文學家、當畫家、有一天會進故宮,或到大學教書,卻做了這些事。若說我這生有什麼成就,那就是我的偶然。」藝術家楚戈二○一一年三月過世,他曾以「偶然」自況一生,在他逝世將滿兩周年之前,楚戈文化藝術基金會、政大藝文中心特別舉辦「楚戈紀念畫展」,展出他生前的卅幅畫作與兩件裝置藝術。

  • 辛鬱溫情寫老友 唏噓近半離世

    辛鬱溫情寫老友 唏噓近半離世

     洛夫、商禽、楚戈、 弦等這群前輩詩人在五、六○年代撐起台灣詩壇半邊天,他們一同切磋寫作,交情親如兄弟。作家辛鬱在《我們這一伙人》書中,為這卅位相交逾半世紀的老友們畫像,細數相處點滴,如張拓蕪擅長燒菜,最拿手五花紅燒肉、骨頭燉蘿蔔湯;山東漢子管管重情義;商禽曾為生計賣牛肉麵,生意不佳,店裡掛的卻是楚戈的水墨、李錫奇的版畫等。

  • 楚戈‧畫「緣」的神來之筆

     楚戈不即不離的人生無奈,不會想到「緣」這個「詞兒」,但這個詞兒與二戰後沙特(Jean P. Sartre)型的存在哲學有頗為接近的寓義,涵蓋了經過戰爭存活這代人的心理活動。而這一代人在心理上可供挑選的,沒有權利與優厚的物質的條件在等待著,特別是作為一個詩人,只有依從人類生存的無奈狀況,它們無非是去「親近偶然、感覺被愛、回報點滴、創造取寵的美感、尋求性情之所托」……楚戈視友誼為生命,與朋友相交濡沫以求,至死不渝,便是這個心理因素(我讀了他的手書談到這些,手書還保存著)。其實他對女性友人,給予得更多,如果只強調他雄性的性向,衡之楚戈的本性,不如說那是孺慕、求寵的娛親方式。所以楚戈從未有一詞抱怨苦戀的終結未成眷屬,絕不可能在其他女性身上尋找補償的答案;他天性淳厚,從未企圖報負自己受到的委屈,對曾迫害他的長官不但忘了怨,還給予錢財的幫助;對女性加給他的傷害,他含血吞下肚,卻擠出奶來供養她們。我一開始提出他性情中的那個「三無+給予」的說法,便是他處理緣的「三無一給」主義,人間只有摯情一詞可以形容。楚戈後顧雖無憂,可是他出入醫院,病中前景卻是一幅危機四伏的八卦圖,幸而「天緣」賜來體己之人陶幼春,伴隨生門死門;她更是三無倒底,無所求,無所棄,無所怨;這愛與護的傳奇不似凡間,若不用緣字破解又用甚麼詞彙才是鑰匙?

  • 楚戈‧畫緣的神來之筆

     楚戈畫緣是畫情緣與藝術緣;畫情緣是用宥情的手法把緣擄獲,所以常有「出乎意外」的美不勝收;至於他畫藝術緣就用了造化的方式,山水花卉皆在天羅地網中,凡是入了畫的,題上詩的,大致都是緣的酬報。

  • 看師父畫畫──懷念楚戈先生

     買完畫筆回到我家,在沙發上鋪上被褥,將楚戈叔叔安頓睡下,我才去會在市區辦事的陶阿姨。等我再回到家,他已起身,在書桌邊看一本《易經新解》之類的書,還用紅筆做了些結繩畫的草圖。看我回來,楚戈叔叔把我叫到身邊,指指畫架上的油畫,再次語重心長地說:

  • 楚戈追思紀念會、紀念展

    「大鵬遠颺──楚戈(1932-2011)追思紀念會」,4月9日(六)下午2點舉行,現場舉辦紀念活動、影像著作年表展示,影片播放以及特刊贈送,地點:華山1914創意文化園區中三館2樓拱廳(台北市八德路一段1號)舉行,詳情電洽:(02)2343-3145文訊蔡小姐。「思念,在畫的這一端──楚戈紀念展」,4月9日至17日,華山1914創意文化園區中二館名山藝術展出。

  • 看師父畫畫──懷念楚戈先生

     等畫差不多乾了,師父也吃過甜食,便在幾張畫間來回看看,有時調色再染一下,有時拿長鬃山馬筆在巖石上加些樹木或在花卉上添點莖脈;此時他不再用大筆頭,只細細地添、靜靜地補,且看的時候多,動手的時候少。

  • 人間詩選-老花眼鏡

     手機說楚戈走了我可不信

  • 用微笑洗刷傷口 用喧嘩保持冷靜

     楚戈的「寶」事難以盡述,說他糊塗一定沒人反對。若說他是好人,可能有人不平的說:「哼,他這人,才壞呢!」──會說這話的,一種是愛他愛得要死,他卻移情別戀的女士;另一種是為了那些女士而忌妒他的男士。

  • 用微笑洗刷傷口 用喧嘩保持冷靜

     「用微笑洗刷傷口,用喧嘩保持冷靜」固是楚戈婚前遊蕩歲月那一試探階段的詩句,實已預言了他的生命哲學。此後他在藝術與感情方面的種種曲折,都可從那兩行詩裡轉換角度,詳細觀察,擴大閱讀,甚或作各種層次的詮釋。

  • 中山大學闢余光中特藏室

    中山大學闢余光中特藏室

     余光中教授創作一甲子,作品豐富多元,中山大學特別為他開闢特藏室,將他的所有文學作品及親筆手稿、私藏照片等典藏展出;除了實體作品,校方也將余教授所有珍藏數位化,透過網路提供研究者運用及線上瀏覽。

  • 楚戈病逝 兩岸文化界齊哀悼

     藝術家楚戈前日因鼻咽癌病逝於台北榮總,享年80歲,兩岸藝文界均表達哀思與不捨。

  • 抗病30年 再生火鳥楚戈走了

    抗病30年 再生火鳥楚戈走了

     詩人暨藝術家楚戈三月一日下午五點廿三分病逝於台北榮總,享年八十歲。楚戈與病魔奮戰近三十年,他屢次戰勝病魔,更以過人意志展現多方才藝的故事,成為台灣藝壇不朽的傳奇。如今楚戈安息,詩壇老友、作家隱地說:「沒有一個人可以不死,但有的人活在世上就能給人力量,楚戈就是這樣的人!」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