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極端種族主義的搜尋結果,共12

  • 胡蔣自由主義牆內之爭

    胡蔣自由主義牆內之爭

     進步運動的影響深遠,它和杜威的實踐主義都是從自由主義所派生的,其間有千絲萬縷的關係,而胡適又是杜威在華最重要的門生。但這個問題牽涉太廣,這裡只能約略涉及進步運動對美國新聞界和對胡適的影響。

  • 胡蔣自由主義牆內之爭──看近代傳播洪流(三)

    胡蔣自由主義牆內之爭──看近代傳播洪流(三)

    在整個知識群體中胡適的「自由主義者」身分縱然最硬朗,他的思想也不是一蹴而成,而是經過不斷發展修正。我們知道,胡適曾於蘇維埃革命以後九年(1926),訪俄三天,盛讚其「空前的偉大政治新試驗」。胡適反對以階級鬥爭為手段,但他自承是「新自由主義者」或「自由的社會主義者」。胡適向來主張有幾分證據講幾分話,不講沒有證據的話,不講言過其實的話。遊俄短短三天,可說什麼也沒有看到,頂多得個浮光掠影、吉光片羽的印象,發表隨感或雜文則可,怎能對這麼重大的問題做出匆促的結論?如此輕率,顯然不符合胡適嚴謹的個性,可見這次短暫旅行觀察不過給他一個機會,印證平時累積的想法而已。前一年(1925)徐志摩訪俄,美夢破滅,獲得與胡適完全相反的結論。胡和徐兩位書生,爭論得頗斯文;胡適後來與蔣廷黻等人在《獨立評論》為民主與新式獨裁展開辯論,都應該看成自由主義牆內之爭。

  • 反中民粹的一個樣本

    反中民粹的一個樣本

     自從網紅粉專在臉書上造謠血友病童的雙親都是中國籍之後,台灣又掀起一場反中狂潮,後來陸委會緊急澄清,指該病童本人以及生父生母都具有中華民國國籍,試圖澄清千里送藥和使用健保的法律爭議。

  • 新聞深喉嚨》維州衝突濺血!「極端種族主義」竄起 正在撕裂美國?

    新聞深喉嚨》維州衝突濺血!「極端種族主義」竄起 正在撕裂美國?

    18日上午,一名呂姓男子從軍史館以榔頭竊取展示的武士刀,隨即衝進總統府砍傷一名憲兵頸部,據了解,該名男子有強烈的反政府政治動機。從斬首銅像,到攻擊真人,難道台灣也「回不去了」嗎? \n美國維州的種族衝突風暴持續擴大,令人費解的是,美國川普儘管千夫所指,卻始終不願與「白人至上」主義者切割,這股種族主義的衝突,究竟如何收場?或者,繼上個世紀初導致兩場世界大戰之後,再度席捲全球? \n一場大跳電,徹底戳破台灣能源政策的荒謬,原來不只國王,全台人民都穿著一件「看不見的新衣」!回顧過去30年,台灣好不容易走過經常限電的90年代,進入21世紀之後連續十幾年,只有一次因為天然氣船受阻而限電,但如今,卻又淪為日日在限電邊緣掙扎的第三世界國家,台灣,究竟何以致此? \n這一路走來,有四個人特別值得一提。除了被「非核」綁死的蔡總統,前民進黨主席林義雄,以個人聲望理念「要脅」公共政策,前中研院長李遠哲,反核擁核隨政治風向搖擺,而前總統馬英九,執政懦弱無力捍衛政策。這些人,位居要津,行事卻非理性,台灣的能源政策,還有科學理性的討論空間嗎? \n北韓與美國的新一波危機,看似暫時平息,儘管北韓遭受最嚴厲經濟制裁,卻也隱然晉身核武大國。從此,除了美蘇英法中,印度,巴基斯坦,與傳聞中的以色列之外,北韓將是第九國。世界強權一起顯示了自己面對真正的狂人,其實並無力阻擋核子武器擴散,未來的世界,會變得如何? \n更完整內容請鎖定週一到週五晚上20:00-21:30《新聞深喉嚨》,重播時間凌晨3:30-5:00。或上臉書《新聞深喉嚨》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DeepThroatNews?fref=ts。

  • 維州暴動風波 美軍5將同聲譴種族主義

    至少已有5位美國軍方將領16日紛紛推文,譴責白人至上主義者和極右分子上周末在維吉尼亞州夏綠蒂維爾市的暴力示威,此不尋常舉動,擺明與總統川普唱反調,讓川普更形孤立。 \n \n美軍將領傳統上忠於總統,在政治上保持中立,不採取任何立場,因此這番舉動極不尋常,引起各方注意。 \n \n海軍作戰部長理查森(John Richardson)上將在推特上寫道:「夏綠蒂維爾市事件絕不能輕縱,美國海軍永遠會對抗仇恨與不包容。」 \n \n陸戰隊司令奈勒(Robert B. Neller)也推文回應,指種族仇恨和極端主義在美國不能立足。正義、勇氣和承擔等核心價值,才是陸戰隊隊員的生活和行動框架。 \n \n陸軍總參謀長米利(Mark Milley)16日也發表文章,強調:「陸軍不能容忍我們當中有種族主義、極端主義或仇恨。這些東西違背我們自1775年以來的價值觀。」 \n \n空軍副參謀長戈德芬(Dave Goldfein)上將也立即發文表示:「我支持我的同儕們。」 \n \n國民兵事務局局長冷耶爾(Joseph Lengyel)上將則發文表示:「我和其他參謀長一樣,譴責種族主義、極端主義和仇恨情緒。多元才是我們的力量。」

  • 另一種凝視-「憤怒的白人」正在轉變世界

     川普越來越像是「打不死的蟑螂」:出口成髒,行為顛倒,價值錯亂,卻怎麼都打不死。這讓全世界都看不懂。不過最近有一本書倒是有非常好的點醒,那書名叫《憤怒的白人》。 \n 《紐約時報》有很多專欄不斷修理川普,可是不論川普怎麼亂說亂來,錯得離譜,他就是有一群死忠的支持者。 \n 最近的當然是他終於改口說歐巴馬是生在美國的,但他不僅沒道歉,還倒打說,是當初希拉蕊先說的。這當然是假的。更遠一點還包括他用自己名下慈善基金會的錢,買一幅自己的肖像畫,回去掛辦公室。這不只自戀,還是挪用公共資源,去買自己的畫,根本是醜聞。 \n 這種事情在以前早就搞得政治人物下台了,可是他安然無事。知識分子不解,政治學的專家學者也感到抓狂。各種研究「民主為什麼變成民粹」的文章,早已成為當代顯學,配合著英國脫歐公投,更讓人看見民主正在被某一種極右翼的風潮綁架。 \n 我也一樣感到不解。美國是各種新科技、新思潮創新的所在,是民族的大融爐。正是民族與人才的大薈粹,造就他今天的創造力。但這個曾經建築起「美國夢」的地方,卻變成極端排外、種族主義者崛起的大本營。為什麼會這樣? \n 白曉紅寫的《憤怒的白人》一書,描寫的正是英國的極右派,特別是英格蘭護衛聯盟(EDL)者流的憤怒與思考,試圖去尋找問題的解答。而她的關懷,不只是今天英國需要解答的課題,更是今天歐洲法西斯主義再起的時刻,所有人都想找的答案。 \n 白曉紅是台灣的記者,在英國《衛報》工作過,曾寫過兩本臥底調查採訪的書:《隱形生產線》與《隱形性產業》。一本臥底採訪非法勞工,一本寫倫敦的妓女。那都是非常危險的環境,然而這一次,她卻是以一個亞裔的身分,去採訪種族主義極右派,以直接面對面的方式詢問問題的根源。 \n 此書中最重要的發現,是失業、沒落的工業小鎮、看不到希望的白人、特別是失業很久的老人、被隔絕在世界之外的孤獨,對這個時代充滿了絕望感,最後只能找一個替罪羊當憤怒的出口,而恐怖主義、伊斯蘭教徒、移民、外來者等,就成為了他們的洩憤的對象。他們不把失業歸諸於新自由主義,而是移民者搶了他們的工作,而社會的不安是因為恐怖主義與太多伊斯蘭移民,這一條線索就成了排外、種族主義、法西斯主義的溫床。看看英國極右派EDL赤裸裸的說法吧: \n 「所有已知的穆斯林激進分子都該被遣返,包括他們的家人—無須經過法院審判,也不談人權,滾;二、他們必須接受我們的習俗,而不是我們接受他們的—舉例來說,周五就是工作日;三、所有人(無論是不是伊斯蘭)只要不能讀寫令人滿意的標準英文,立刻滾;四、英國文化中的規則或潛規則必須適用於所有外來者,不只是伊斯蘭—不論宗教信仰;五、就像我們出國會入境隨俗一樣,在英國就要接受我們的穿衣禮儀,不能再有那些「他」表哥式的服裝了;六、不再接受移民(所有移民),我們已經滿了,我們連自己都無法照顧、餵養、找到工作…在我看來,我們應該今天就開始試著找回彰顯英國價值的光輝歲月。每個人都得做出選擇,如果不堅持,只能等著完蛋。」 \n 這種思維與川普討論美墨邊境與非法移民時,說要建一個千里長城、把非法移民統統趕出去、禁止所有穆斯林入境…,又有什麼兩樣?他正是「我們已經滿了,連自己都無法餵養」的另一種說法。而區分「我們」與「他們」的,正是種族主義。這種「憤怒的白人」,又豈是單只歐洲才有? \n 有這樣的土壤,難怪川普的基本盤難以撼動,雖然,在少數族裔比例相當高的美國,川普不一定可以在各州贏得多數,但如果時勢稍一變易,誰能預料呢?對移民的不滿,不是讓梅克爾一路輸到底嗎? \n 「憤怒的白人」是值得研究的現象。他們正在轉變這個脆弱而勉力維持著和平的世界。理解這個現象背後的根源與解決之道,恐怕比什麼都重要。(作者為作家)

  • 推特成極端主義溫床 納粹同情者聚集地

    推特成極端主義溫床 納粹同情者聚集地

    菲律賓2日晚間傳出爆炸,菲律賓總統隔日隨即定調為恐怖攻擊。而法國表示,雖然打擊ISIS有重大斬獲,但全球的恐怖主義不減反增,其中一個關鍵在於網路,而推特意外成為極端份子的網路熱門聚集地。 \n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研究報告指出,「白人種族主義」支持者和「納粹同情者」在推特上的支持者的數量,比ISIS還多。 \n白人種族主義顧名思義就是以白人種族為主的國家意識形態。他們認為白人天生優於其他種族,用「納粹同情者」稱呼理念相同的人,曾出現的極端組織如3K黨。 \n報告發現,雖然推特在IS打擊工作上,藉由關閉他們的帳戶打擊了IS在網路上的影響力,但卻忽略了「白人種族主義」和「納粹同情者」追隨者正在增加的現象。過去四年,「白人種族主義」支持者推特人數從3,500人增加至18,000人,足足成長了六倍。 \n雖然如此,報告表示,這些研究結果只能反應「白人種族主義」在網路上的活動量增加,它無法確切地預測未來走向。且這些帳戶多來自美國,他們最常使用的標籤中常常與川普有關,因此「白人種族主義」是否會走向恐怖主義,要等大選結束後才知道。

  • 搶攻少數族裔 川普希拉蕊互控種族歧視

    美國總統大選打起烏賊戰,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蕊.柯林頓批評對手川普玩弄種族和偏執言論;川普反過來把希拉蕊貼上種族歧視標籤,抨擊她的家族基金會是「犯罪企業」。 \n 法新社報導,希拉蕊(Hillary Clinton)在內華達州雷諾(Reno)造勢場合的演說中,祭出罕見的強硬措辭,細數她所謂這位房地產大亨總統候選人過往的歧視行徑。 \n 希拉蕊說,川普(Donald Trump) 年輕擔任不動產經紀人時,不租房子給非裔和拉丁裔而吃上官司,之後又遭旗下賭場的非裔員工控告。 \n 希拉蕊說,川普最近找來保守派紛爭煽動者巴農(Steven Bannon)擔任競選團隊主管,凸顯川普擁抱所謂另類右翼運動的極端白人種族主義立場。 \n 「1名有悠久的種族歧視歷史,從超市的小報到網路的角落,交換闇黑陰謀論的男子,不應該競選公職,或統帥三軍。」 \n 最新民調顯示,希拉蕊支持度已經突破重要關卡,獲得逾5成受訪者支持。奎尼匹克大學(Quinnipiac University)民調顯示,希拉蕊以51%的支持率領先川普的41%。 \n 川普在非裔的支持度只有1%,近來亟欲擴大非裔支持度。川普聲稱,非裔選民票投給他「沒有什麼好損失」。 \n 川普今天上午在紐約的川普大樓(Trump Tower)和非裔及拉丁裔支持者會面。 \n 川普稍後在新罕布什爾州(New Hampshire)重砲抨擊希拉蕊指控「支持本陣營,你們的陣營,的正派美國人是種族主義者。不過,我們不是」。 \n 川普說這是「老梗、令人生厭的說法」。川普話鋒一轉,稱希拉蕊才是種族主義者,「只把少數族裔視為選票來源,卻從未為他們做任何事。」1050826 \n

  • 歐盟女聖戰士增加 右翼極端主義崛起

    歐洲警政署今天表示,歐盟許多國家都面臨右翼極端主義大幅崛起現象,孤狼式攻擊越來越多,前往敘利亞與伊拉克加入所謂聖戰的外籍旅客中,女性的比例也大幅增加。 \n 設於荷蘭海牙的歐洲警政署(Europol)今天公布2016恐怖主義情勢與趨勢報告。報告指出,去年有歐盟國家因為恐怖攻擊喪命的人數達到151人,超過360人受傷,逮捕涉及恐怖活動嫌犯1077人。其中英國、法國、丹麥等6個會員國策劃中、未遂、完成的恐怖攻擊達到211次。 \n 歐洲警政署指出,近來孤狼式恐怖攻擊比重大幅增加,這讓調查恐怖攻擊變得更為困難。報告也強調,這類攻擊仍採用伊斯蘭國(IS)與蓋達組織(al-Qaeda)偏好的戰術,這2個恐怖組織也持續不斷呼籲西方穆斯林對居住國發動攻擊。 \n 報告提出令人擔憂的恐怖活動發展,一個是由於海外歸國的恐怖份子數量大幅增加,整體威脅也隨之增加,歐盟許多會員國都面臨國內在排外主義、種族主義與反猶太主義情緒顯著上升的情況,右翼極端主義大幅崛起。 \n 另外一個發展趨勢是,在敘利亞與伊拉克的外籍恐怖份子旅客中,女性比例大幅增加。 \n 此外,報告指出,歐盟並沒有發現明確證據,顯示這些旅外恐怖份子透過難民偷渡管道返回歐洲,但去年11月巴黎恐怖攻擊的調查人員發現,至少有2名涉案嫌犯是以敘利亞難民身份,透過希臘進入歐洲地區進行恐怖攻擊。1050720 \n

  • 我見我思-多元主義並未失敗

     已故的瑞典作家史迪格.拉森的《龍紋身的女孩》等千禧年三部曲紅遍全球,北歐偵探小說跟著水漲船高;評論者唯一的疑問是,在大家心目中有如天堂的北歐,為何在拉森筆下,卻充斥著邪惡的極右派,有人形容,這是想像中的邪惡。 \n 當然,七月二十二日的挪威大屠殺慘案之後,大家才發現,這是真實存在的邪惡;事實上,拉森早在八十年代就發現,隨著移民人口增加,瑞典忽然出現大批的新納粹、極端的種族主義者,調查記者出身的拉森和朋友創立了Expo雜誌,就是要揭露這些新納粹的言行,目的是要保護瑞典社會的民主體制。 \n 如果說,拉森的偵探小說有一股奇特的魅力,也許是因為,其原型就是來自Expo的記者生涯;在這裡,邪惡不是想像出來的,拉森就常接到死亡恐嚇,這些經驗讓他的小說有如預言般、提前碰觸到那些黑暗之心。 \n 有人說,屠殺慘案之後,挪威再也不一樣了。瘋子之所以瘋狂,在於他敢真正的實踐自己心中的仇恨,至於多數的挪威人,在創傷及驚嚇之後,可能現在才要深入自己的內心,了解社會的本質。 \n 血腥凶手布瑞維克盛讚台灣之所以成功,是單一族群、而且拒絕多元文化。凶手想像的,並不是真正的台灣,而是他心目中的烏托邦。事實上,英國歷史學家賈德(Tony Judt)分析,北歐瑞典、挪威、丹麥諸國,之所以能發展為成功的福利國家,原因在於人口少(比東京人口少)、而且同質性高,像挪威就有九成四人口是同一種族,八成多的人是同一個教派。 \n 賈德並非在鼓吹單一族裔國家,他要強調的是,政府要人民繳交重稅,前提是這個社會必須有互信及社群感,他認為經濟的平等可以加強社會互信,但很悲哀的另一面是,當社會愈來愈異質化,或是說外來移民人口愈多,要課徵重稅的福利國家,就難免要面臨挑戰了,這也許就是近來歐洲、尤其是北歐國家,極右派政黨紛紛崛起的背景。 \n 過去一段時間,面對社會內的族群、宗教衝突,西方國家領袖卡麥隆、薩科奇都曾公開表示,這是多元主義的失敗,因為信奉伊斯蘭的少數民族,不願意接納民主社會自由、寬容的原則;但是,挪威慘案之後,這些說法看來有些偽善,因為,如果多元主義真的失敗,其實主流族群還是關鍵因素,當他們在界定所謂的「我們」時,如果不能包容少數族裔,多元主義是注定失敗的。 \n 至於台灣,我們其實不用為了凶手的肯定心煩,更重要的是,「我們」是誰?台灣能不能實踐多元主義,就要從這一點開始思考!

  • 歐洲極右勢力蠢動 不可小覷

     挪威恐怖攻擊案主嫌布瑞維克,從其網路言論看來顯然是極右派分子,果真如此,廿二日這兩場血案將再度提醒歐洲國家,極右派勢力的威脅不可輕忽。 \n 挪威與瑞典尤其要提高警覺。挪威《晚報》報導,由於該國經濟衰退與失業率升高,助長了種族主義,反穆斯林情緒也高漲到空前程度,警方對此深感憂慮。 \n 挪威警方指出,去年挪威右派極端主義活動略見增加,預測這股趨勢將持續至今年底。所幸此一運動勢力仍屬薄弱,加上欠缺中央領導人,相對地成長潛能不強。 \n 在瑞典方面,一九九○年代中期,新納粹分子暴力攻擊數量激增,以犯罪小說《千禧年三部曲》聞名的已故犯罪小說作家拉森(Stieg Larsson),特別為此創辦反種族主義與反極端主義刊物《Expo》。 \n 拉森生前接受專訪時表示,瑞典是世上所謂「白人權力樂章」,與其他種族主義宣傳的最大生產國,快速成長且暴力的新納粹主義運動也很活躍。相較之下,挪威的新納粹分子組織較為散漫。 \n 拉森以一場在瑞典舉行的大型極右派集會為例,與會的瑞典人士組織井然,穿著得體;而挪威極右派分子搭乘長途客車,衣著邋遢,而且沿路一直喝酒,因此抵達會場時,說話已經語無倫次。 \n 但是近年來,挪威極右派分子開始加強與犯罪集團,以及歐洲、俄羅斯和美國等類似團體的關係。 \n 瑞典極右派活動於一九九五年達到高峰,後來急遽下降。然而在此同時,極右派的議題已經進入政治主流,而且在舞台上躍居更顯著的地位。 \n 挪威也可以感受到類似氛圍。挪威許多政治人士公開呼應極右派論點,表示擔心本國文化可能被來自不同宗教與價值觀國家的移民稀釋。

  • 林博文專欄-陰魂不散的希特勒

    希特勒已死了六十四年,但陰魂不散,有關他的一些小道消息仍不時傳出,活像個新聞人物。 \n一個美國研究員最近說,現存放在莫斯科國家檔案館的希特勒頭顱,不是希特勒的,而是屬於一位年輕女性(見圖,美聯社);於是,希特勒當年沒死而可能逃亡的傳說,又被炒熱。然而,存放於莫斯科特務機構檔案館的希特勒下顎骨,卻又證實是希特勒的。關於希特勒之死,比較可信的說法是:希特勒和女友伊娃.布朗恩在地下坑道正式結婚後兩天,於一九四五年四月三十日雙雙自殺,死忠的黨衛軍把汽油澆在希氏和伊娃遺體上,點火燃燒。 \n蘇聯軍隊的反間別動隊於五月五日找到了希氏和伊娃被燒焦的屍體。別動隊隊員只得把頭顱和下顎分別帶走,並找到希特勒的牙醫助理確認帶有牙齒的下顎是希特勒的。下顎即一直保存在蘇聯秘密警察總部魯布央卡(Lubyanka)檔案館裡,頭顱則存在人民內務委員部(即國家安全委員會KGB前身)檔案館。也許蘇軍別動隊當時拿的是伊娃的頭顱,以致那位美國研究員說他看到的不是希特勒而是女人的頭顱。另一個可能性是,希特勒頭顱在轉運過程中遺失或被掉包,而隨便找一個頭顱取代。 \n希特勒死後六十四年,他的傳說,不斷地湧現;他的神祕性,從未消散;他的魔力(或魅力),引起全球一代又一代的濃厚興趣與著迷。納粹軍隊的真品與仿製品,一直是美國骨董與仿製市場最暢銷的物件。搜集希特勒和納粹第三帝國遺物的人,遠多於搜集邱吉爾與羅斯福遺物。 \n希特勒神話與傳說的煽動者,第一個人就是史達林和俄國情報機構。史達林曾被希特勒當猴子耍,也遭希特勒詐過。他對希氏又恨又怕又好奇又敬佩,蘇軍包抄希氏最後藏身的地下坑道時,史達林下令情報別動隊一定要找到希氏的遺體,他要知道所有細節,當別動隊盤問希氏的貼身侍衛、僕人和助理,史達林命令別動隊每天要用保密電話向他報告。但是,狡詐多疑的史達林卻又玩弄兩面手法,不讓蘇聯軍方和最高指揮官朱可夫知道希特勒的下落,他甚至指責朱可夫為什麼找不到希氏的屍體。而蘇聯軍方和特務則公開宣揚希特勒並沒死,而是逃至德國巴伐利亞一帶,巴伐利亞剛好是美軍占領區,蘇方散布這項謠言的用意是美國把希特勒藏起來了。戰後不少納粹中、高級人物逃至中南美洲,謠言之一是希特勒亦匿身阿根廷或巴西。 \n希特勒神話與傳說至今仍在全世界有廣大市場的原因,和三個因素有關,第一,希氏本人是西方近代史上最有領袖氣質的統治者,拿破崙的時代太遠了,只有希特勒才有真實感和現代感,他的一言一行和一舉一動很容易吸引無數的崇拜者。第二是世界各地仇恨猶太民族的人相當多,這批人認同和欣賞希特勒對猶太民族進行種族滅絕的手法。這種種族仇恨主義和文化極端偏狹主義在各地世代傳承下來,他們崇奉希特勒屠戮六百萬猶太人的「最後解決辦法」。十年前,《時代周刊》為選拔「世紀人物」,向全球知名人士徵求人選(最後由科學家愛因斯坦當選),當時的美國駐聯合國大使李察.郝爾布魯克推選希特勒。他的理由是,希特勒主義所象徵的是種族主義、族群仇恨主義、極端國家主義和國家屠殺暴力,這些質素不但未隨第三帝國而沉淪,反倒在今天仍大行其道。因此,郝爾布魯克認為,對二十世紀最有影響力的人物,不論好壞,希特勒應為首選。 \n第三是,希特勒所創建的第三帝國雖僅存在十二年,但這個帝國所激起的狂風暴雨,真正改變了世界(至少改變了歐洲)。而第三帝國所代表的效率、規模、創造力、爆發力、機動性、科學與文化建設的前瞻性(如火箭、高速公路),都使後人贊嘆不已。六十多年來,西方有關納粹和希特勒的著作與電影,如汗牛充棟,年年都有新產品問世,世人對希特勒的好奇從未衰退過。 \n希特勒是人類史上第一個使用現代科技大量殺人的領導者,但如論及殘害自己的同胞,則希特勒仍遠不及毛澤東及史達林。毛澤東不像希特勒,從未侵略別的國家,但在他二十七年統治下,至少有三千多萬中國人被他害死。希、史、毛三人被一些史家並列為二十世紀三大暴君(魔王),他們都有一個特色,都是手不釋卷的愛書人。老毛的大床上擺滿了線裝書,希特勒地下坑道的書房亦放滿了精裝本,史達林以擁有二萬本藏書而自豪。 \n希特勒的一萬六千本私人藏書,戰後被美軍運至華府,國會圖書館特闢專室庋藏,看過這批書的人說希特勒幾乎都在每一本書上作眉批、寫注釋。有一位學者很不解地嘆道,出了貝多芬和歌德的土地,怎麼會出個希特勒呢!同樣地疑問是,俄國有托爾斯泰、普希金、杜斯陀也夫斯基,也有史達林;中國有李白、杜甫、蘇東坡和曹雪芹,但也出了個毛澤東。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