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楷書的搜尋結果,共11

  • 就愛顏體楷書!淨律寺住持高齡90辦書法比賽

    就愛顏體楷書!淨律寺住持高齡90辦書法比賽

    顏真卿書法學會舉辦「第2屆全國(才吉獎)顏體書法比賽」,決賽昨天下午於新北市樹林區淨律寺登場,分為國小、國中、高中和大專社會四組,由於淨律寺住持釋廣元老和尚於寺內的「竹雲齋藝術館」珍藏于右任、張大千等名家墨寶,參賽者於館內臨書,直呼經驗難得。 \n \n「第2屆全國(才吉獎)顏體書法比賽」昨天於淨律寺的竹雲齋藝術館登場,主辦單位選了顏真卿著名的《顏勤禮碑》、《麻姑仙壇記》和《顏氏家廟碑》為決賽書寫內容,文句依現場抽題;書法依參賽者自備書帖。 \n \n淨律寺住持釋廣元老和尚為「顏真卿書法學會」創辦人,深感顏體式微,遂舉辦顏體書法比賽,盼更多人書寫並觀摩茂密雄強、圓潤的顏體楷書。 \n \n釋廣元說,由於顏體筆法麻煩,起筆收筆都較費工夫,日益式微,但他深覺顏書雄強渾厚,且顏真卿人格忠烈、正氣浩然,可為學子榜樣。 \n \n參加高中組的黃守玉,習顏體僅五年,由於喜愛顏體,特別遠從高雄橋頭北上參賽,拿下第二名佳績。 \n \n主辦單位公布得獎名單:國小組第二名為林佳圻、林勖恩;國中組第二名廖敏如、王之平;高中組第二名李宇鎮、黃守玉;大專社會組第二名王鈺修、傅競永。

  • 章厚倫0.22公分微楷書 另類書法之美

    苗栗縣書法家章厚倫以每字僅0.22公分的微楷書抄寫「三國演義」、「紅樓夢」等名著,總字數逾百萬字,作品將赴陸展出,今天在苗栗首度亮相,令人大開眼界。 \n 章厚倫今天致贈中油探採事業部墨寶「穩健」,由探採事業部執行長廖滄龍代表接受,期許居國營事業龍頭地位的中油公司能持續謹慎、積極向前邁進,並協助發揚書法藝術之美;廖滄龍盛讚章厚倫功力深厚,是「苗栗之寶」。 \n 現年62歲的章厚倫定居苗栗縣銅鑼鄉,13歲起無師自學、習寫書法,從臨摹柳公權、王羲之等名家字帖開始,深究鑽研筆法40餘年,最後融合各家風格並自創「章體」轉筆法,讓楷書的撰寫更加流暢。 \n 10多年前,因為學生一句玩笑話,他開始嘗試挑戰「微書法」創作。當時有學生在中國大陸看見大小不過1公分的書法字,回來問他「老師你可以嗎?」章厚倫不假思索回答「只要有筆都可以」。 \n 章厚倫從1公分、0.8公分不斷突破,逐漸挑戰至0.22公分,字雖小卻仍保持楷書原有筆法及壯觀風貌,多年來,已陸續以微楷書抄寫台灣通史、戰國策、妙法蓮華經、古文觀止等共逾百萬字。 \n 章厚倫說,微楷書因為字體非常小,書寫時考驗書寫者「一筆一畫、手到、眼到、心到」的功力,一旦有錯字必須整張重寫,過程雖然辛苦,卻充分展現定力與耐性的堅毅精神,希望為台灣、為中華文化留下珍貴紀錄,讓書法技藝永續傳承。 \n 章厚倫指出,家裡曾歷經經商失敗,當時他在壁報紙上寫了一個斗大「恥」字,提醒自己知恥近乎勇,要重新站起來;在鑽研書法過程中,他可以每天書寫14小時以上,做別人所不能,從書法藝術領域中找回自信。 \n 章厚倫不斷自我挑戰極限,要以微楷書抄寫中國小說4大名著,近日已完成全文50萬餘字的三國演義及近72萬字的紅樓夢上下卷,每字僅0.22公分,今天在捐贈儀式中首度亮相。其中三國演義捲軸展開長度近18米,密密麻麻的字體令人嘆為觀止,相關作品12日起將在中國大陸杭州連橫紀念館展出。1050408 \n

  • 繼續寫書法 傳承文化

     再簡單不過的一橫與一豎,從下筆的按、拉、提筆到最後的收尾都不容馬虎──這是書法最基本的精神。 \n 三年前,我代表學校參加了兩岸文化交流團,其中,書法是當時的主題之一。 \n 我記得那天甫剛下飛機,我們便傾身前往濟南青少年宮進行書藝交流。而一到現場,兩岸學生匆忙地送交各自作品以供會前布置,因為很快的,一場視覺饗宴將揭開序幕。 \n 打自展覽開始,不管大陸人抑或台灣人皆不發一語,只有頻率穩定的呼吸聲在一幅幅卷軸前來回穿梭。環顧四方,黃光微微灑在一幅幅書法作品上,篆書、隸書、楷書、行書與草書一字地排開,好似追憶著中國五千年歷史與朝代更迭。我細細的品味每一件創作,備覺時空交錯的快意。 \n 可能是我的職業病吧!從觀賞開始,我便墜入中文字的美學漩渦。我喜愛細察一個字的結構;審視一個字的的筆畫;反芻一個字上下的行氣與精神,最終揭櫫一幅作品的詮釋。 \n 譬如「楊」這個字,在楷書中,木部的那一豎須置於整體左方的三分之一,剩下三分之二則留給右半部以維持整體平衡。另外,右上方的「日」適合書寫稍微狹長,以凸顯楷書精神效果,但如果用在隸書卻不然。因此體書寫規則較為寬扁,橫畫長、直畫短,講究蠶頭燕尾暨一波三折。 \n 其實在場我看過幾十幅作品,不免能在大陸的創作上看到些許的簡體字。一開始覺得挺怪異,我七年來所臨摹過的碑文,何來簡字?但想想也罷,難道簡體字就不該寫入書法嗎? \n 如果要追究,那日本的「書道」還添加了平假名與片假名呢!但拋開兩者的差別,這些何嘗不是中華文化的延伸? \n 在一幅幅作品的餵養下,寓目萬殊,我看到的不只是白紙黑字,而是時代遞嬗下,網路崛起,卻仍然有一群人願意放慢速度,一筆一畫勾勒出中華文化的精髓。民國38年,國共分家;民國104年,兩岸卻已舉辦了數不盡的交流。可能就是漢字牽繫著彼此──簡體與繁體,不過是同分異構物罷了。 \n 說到書法,我平時必先臨摹歐陽詢的《皇甫誕碑》抑或《九成宮醴泉銘》,因其字剛正峭勁,不取姿媚之態,正是所謂的基本功。但也因如此卻也最難書寫,只要稍有歪斜便喪失應有風格。 \n 我記得國小時,書法老師嚴格要求我們書寫的每一點、橫、豎、勾、撇、捺皆須細心處理,不能有毛邊、粗細要分明、收尾要收乾淨,但今日國小書法課總計起來也不過區區幾堂,國高中更甭說了。況且要準備墨汁與磨墨,早早迫使多數人打起退堂鼓。反觀今日大陸,保有文化的意識逐漸興盛,時常舉辦文化之旅,包括書法,包括祭孔大典,包括種種的展演等等,保存並復興了中華文化。 \n 之前我造訪山東,去過孔廟,去過大明湖,各處無不充斥書法。打自門簾,碑文,甚至是現場賣藝皆脫離不了,當下,我才領悟什麼叫文化的搖籃、文明的傳承。 \n 今日,拿著智慧型手機的人們充斥大街小巷,就連搭公車或捷運,都無法避免這種壯闊卻又帶著一絲傷悲的場面。用手機發文,用手機打作業,如果說按幾個鍵便能代表中文字,那的確有什麼已在這時境中默默死去。但有誰還在意書法這種費工夫之事? \n 講究快速與高效率的時代,拿毛筆彷彿逐漸在社會中發酵。有時候我常覺得寫書法是件孤芳自賞的事,因為周遭同學皆不太熟悉,共同話題有限。況且,我鮮少能像大家聊NBA那樣,邊暢飲啤酒邊高談闊論。 \n 但也許因為這些種種囿限,我必須自行去發掘,去思酌,去解釋自己所喜愛事物的箇中蹊蹺。而最後我歸納出一個答案──我會繼續寫書法,因為它象徵毅力與堅持;象徵歷史與文化;也象徵著中華民族的血脈不斷。 \n \n★中時電子報關心您:喝酒過量,有礙健康!

  • 中油推廣藝文活動 章體微楷書特展

    中油推廣藝文活動 章體微楷書特展

    中油公司為了推廣藝文活動,舉辦古典文學紅樓夢書畫欣賞,其中最特別的書法作品是書法家章厚倫的微楷書,字體只有0.22公分大。 \n知名書法家章厚倫花了2年多時間完成的文學名著紅樓夢正式揭幕,總字數高達71萬字,字體大小只有0.22公分的微楷書作品,1個個蠅頭小字,現場來賓還得貼近櫥窗拿放大鏡來欣賞。 \n書法家章厚倫現場揮亳,他13歲開始學習書法,無師自通發掘出轉筆技巧,不用借助放大工具就能書寫出結構端整的章體微楷書,需要的是無比的細心和耐心。 \n中油公司在民國100年獲得章厚倫致贈的百萬字微楷書作品,擁有最多收藏,此次舉辦書畫展的目的,就是希望讓更多人有機會領略書寫文字的無窮魅力。 \n

  • 章厚倫紅樓夢微楷書 中油書畫展亮相

    中油搭上文學名著風。即日起至5月25日為止,為期11天於自家的中油大樓圓弧廳,舉辦「2015年古典文學紅樓夢書畫-中油典藏微楷書法家章厚倫作品特展」,除了展出章厚倫以毛筆書寫的《紅樓夢》、《戰國策》及《臺灣通史》等35件作品,另外還向畫家沈禎博士商借其收錄在中華郵政的中國古典小說郵票-紅樓夢的畫作圖像,這項展出免費開放民眾欣賞。 \n \n \n此次展覽中最特別的書法作品,就是章厚倫耗時兩年多的時間完成的文學名著《紅樓夢》,總字數高達71萬字、字體大小僅0.22公分。中油表示展覽目的,是希望讓社會各界有機會領略傳統文化的優美及書寫文字魅力。

  • 陸生只為加分寫書法 揮毫者趨老化

    現代人越來越少寫書法,上海舉辦的「楷書藝術的傳承與發展」為主題的研討會上,許多人提到,上海在中國書協會員中有300多人,其中50歲以上的250多人,面臨著嚴峻的老齡化趨勢。 \n此外,上海的中小學書法水準是出類拔萃的,但考試加分完成後,很多人就不繼續寫書法了。甚至因為比較少能展示,很多人輕視楷書,更出現寫行草的人,楷書寫得很爛的「抄近路」現象。

  • 壹字頭上土士不分 國幣糗印錯?

    每天在用的新台幣,有沒有想過,上頭竟然有錯字,有民眾發現,千元鈔、百元鈔上的壹字,部首應該要寫做士,但卻印成了土,每日一字節目示範人,知名書法家,張炳煌教授認為,壹仟圓的壹,真的是印錯字了,字典裡壹字,是歸在士字部,仔細看,字形應該寫做上長下短的士,但鈔票上這個壹,卻寫成了上短下長的土,但央行堅持沒印錯,但張炳煌卻忍不住嗆聲,這根本不是魏碑,親自手寫示範,楷書比較方正,魏碑比較擺盪,鈔票上寫的方方正正,明明就是楷書,如果要用魏碑體,寫中央銀行,會變成這樣,是不是差很大。 \n央行堅持沒印錯,但這回被書法家抓包,認為國幣本來就該印楷書,而楷書更不該有錯誤字形,央行恐怕是糗大了。 \n

  • 第五屆台積電青年書法暨篆刻大賞

     決審講評 \n ●歐陽詢書體,嚴謹而俊逸,以此書寫一篇現代情詩,頗為生動。而跋語款書對歐字書法史料的認知,學以致用、條理分明,頗為可取。(周澄) \n ●歐陽詢書體書寫新詩,加上對楷書體驗的款書,筆勢沉靜、點畫分明,字裡行間給人工穩、緩慢的感覺,空闊疏朗的運行中,有一種清逸的美感。(陳宏勉) \n ●歐體書新詩,主文平實,落款雅緻,結體章法尚未穩定,端賴界格補救;「些」字失察,誤為「此」,理應補款。 \n (黃宗義) \n ●楷書能寫得中規中矩,且有生動的神韻是很不容易的。 \n (漢寶德) \n ●歐字雄健剛直的筆力與典雅端凝的字形都掌握得非常好,布局以橫幅表現也頗為穩當。尤其後面題記文字清灑蕭散,別有意趣,印章的施用也恰適,全幅相當完整。(蔡雄祥)

  • 《進行的楷書》 獲台積電文學首獎

    《進行的楷書》 獲台積電文學首獎

     國立武陵高中黃子容與李卿雅(見下圖右起,甘嘉雯攝)在文學獎上締造佳績,兩人皆為理組,卻分別獲得第八屆台積店青年學生文學獎首獎及三獎榮耀。黃子容以《進行的楷書》描寫一位患得阿茲海默症老太太的故事;李卿雅則以《除舊》,靈活描寫近來火紅的小三與婆媳間的故事。 \n 學測進入交大運輸管理系的黃子容,從國中時喜歡寫作,「創作過程很孤單,但文章發表後獲得回響,感覺很溫暖」,大量的閱讀啟發她寫作的題材,觀察到別人的生活。 \n 黃子容說,《進行的楷書》裡片段的記憶以及斷層,是阿茲海默症患者的症狀,以寫書法的毛筆帶出患者銀白的頭髮又染黑,卻忘了過程是怎麼回事、分不清楚現實狀況。她花了兩個月時間來構思,她曾看過同樣描述阿茲海默症的小說《明日的記憶》,給她很大啟發。 \n 李卿雅的《除舊》描述舅舅在大陸包二奶,及二奶如何「收服」阿嬤的過程。她指出,這位「小三」很有手段,先與舅舅的親戚認識,再慢慢與大家相處,很有心機的安排「算命師」出現,算命師跟阿嬤說兒子會享齊人之福。李卿雅說,這篇小說場景設定在大陸,還特別研究大陸用語。 \n 兩人分別獲得卅萬及六萬元獎學金,有如此大的獎勵,未來期盼能在文學上有更多的創作。

  • 筆墨時代-內密外疏 以白計黑

     據說宋朝有位宰相張商英,他起的稿子都是用草書,有時謄寫的人看不懂他的字,拿去問他,他看了老半天,竟然也認不出自己的字來,於是怒道:「你早拿來問我,我還記得,現在才拿來,我也忘了是什麼字了!」 \n 蘇東坡說:「書法備於正書,溢而為行草,未能正書而能行草,猶不能莊語而輒放言,無足取也。」傳統上,一般人練習書法的人,絕大多數是從楷書下手的,等基本功夫扎實了,無論篆隸章草,自然得心應手。 \n 談到楷書,個人認為,首先要了解筆法、筆勢和筆意的問題,其次是結構的探究。 \n 筆法是運筆的技巧,各家的筆法不盡相同,在練習前最好能夠充份掌握其特色,如對點、橫、豎、鉤、撇、捺等,應加以逐一分析。 \n 筆勢是藉由運筆的快慢節奏而呈現出的生命力。書寫的「快慢」和音樂的節奏相同,點畫較短,較能控制的,在運筆時不妨快些,以表現其「筆勢」;長畫則要慢些較能表現其「韻味」,如米芾的「刷筆」和黃山谷的「抖筆」。胡適秘魔崖月夜的「歸」字,也是想表達筆勢的神韻。 \n 筆意是藉由不同筆法的運用,而帶入與自然現象相吻合的境界。古人常將書法意境比喻成大自然的各種變化,例如,「一」似「千里陣雲」的廣闊、「豎」如「萬歲枯藤」的強韌、「點」要有「高峰墜石」的速度與力道,其它還有「崩浪雷奔」等都是極富生命力的表現。 \n 書法結構最講究的就是「內密外疏」和「以白計黑」。 \n 無論學習任何碑帖的楷書,最重要的是要能掌握「內密外疏」,任何字體的中心周圍的筆劃要寫得儘量「密」,四周外圍則要「疏」,要能舒展開來,如「散」字就是內密外疏。 \n 另一個值得探討的是「以白計黑」,這是由老子「知白守黑」引伸而來的道理。通常書法墨色是黑色的,但「白」色的布局卻直接影響字的好壞,黑白要能相生,虛實要有變化。孫過庭書譜:「翰不虛動,下必有由」,就是意在筆先,謀定而後動,這是「以白計黑」的道理。 \n 學習書法是一輩子的事,行住坐臥無不與書法有關,要學好書法,找位良師引入門,再加多練習、多看,「察之者尚精,擬之者貴似」,觀之入神,多練之後自然漸入佳境。

  • 簡銘山書法創作展 今開展

    簡銘山書法創作展 今開展

     民國81年中山文藝獎得主,今年甫獲五四文藝節中國文藝獎章的書法家簡銘山,於今起至10月31日止,應國立台灣美術館之邀,舉辦「簡銘山書法創作展-與蘇東坡對話」展,以宋朝大文豪蘇東坡的詩詞文章為主題,展出書法創作71件。由於美術館的展示空間寬敞,為此特別書寫多幅大規格作品,相當壯觀,歡迎書法同好前來觀賞。 \n 簡銘山少年時期就非常喜歡蘇東坡和陶淵明的詩詞文章,師從汪中、趙水椿、王壯為等名家,初求外型妍美,近年注入畫理思維,用筆擺脫過去以形取貌的習氣,取代為寫意線條,在筆走龍蛇之間盡情揮灑。簡銘山擅長寫行草書,也擅於空間佈局和用墨。 \n 他認為,臨帖不需字字鉅細靡遺的雕龍圖鳳,臨帖的目的是要擷取古人精華與長處,經過內心的思維變造,挑戰古人所敢為與不敢為的寫法,但又蘊涵著傳統書法應有的氣韻。 \n 他的隸書並未遵守漢隸蠶頭燕尾的筆法,而是加入一些漢簡結構的方式,鎔鑄成為鮮明而特殊的隸書風格;在甲骨文的作品中,表現出毛筆書寫的特性,處處呈現筆情墨趣;楷書作品則雜以行楷書及端楷和魏碑,不以單一方式呈現楷書作品的風貌,特別富有一種書卷氣。 \n 在這次展覽的作品中,簡銘山大量閱讀有關蘇東坡生平文章,神遊於一代文豪的人生歷程,並將自己的感觸抒發於款識之中,創造出這場今古時空對話、獨樹一格的書法展。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