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榮祿的搜尋結果,共02

  • 《男生.男再生》王榮祿經典再造 周書毅跳芭蕾舞 90後舞者踢足球

    《男生.男再生》王榮祿經典再造 周書毅跳芭蕾舞 90後舞者踢足球

     香港編舞家伍宇烈名噪一時的代表作《男生》,1996年在香港首演造成轟動,曾獲法國班諾雷(Bagnolet)國際編舞大賽獎,20年來華人地區各舞團重演不斷,如今將在台灣演出全新版本,由首演舞者之一的香港不加鎖舞踊館藝術總監王榮祿重新改編,推出《男生.男再生》,並邀請台灣編舞家周書毅參與演出。 \n 「經典再造對我而言是一種挑戰!我想看看我們當年寫下了《男生》經典之後,還能不能再突破,另外也想把那種對舞蹈最初的夢想和年輕世代分享,讓動能延續下去。」王榮祿表示,20年前他還是個27、8歲的大男孩,從馬來西亞到香港打拚,對未來有很多迷惘,唯一相信的只有舞蹈,在伍宇烈的邀請之下,另外找了4位和他一樣的馬來西亞舞者、加上1位中國舞者,6名來自異鄉到香港找出路的舞者一起跳《男生》。 \n 「雖然伍宇烈並非想透過舞蹈討論政治,但當時的時代氛圍,令香港人從舞作中自然地連想到自身歷史、政治定位,就此一炮而紅。」王榮祿表示,《男生》首演時,適逢香港97回歸前期,舞作以全男性舞者,探討的性別意識、自我定位、自我認同等議題,為香港現代舞作了開創先鋒,具有時代意義,引發大眾的共鳴。 \n 伍宇烈版本的《男生》,開場一名身著鳳冠霞帔的舞者上台,瞬間脫掉外在的嫁衣,原來裡面是一位英姿煥發、身著西服的男性,以電影《黃飛鴻2:男兒當自強》的主題曲為配樂,在「做個好漢子,每天要自強……」的唱詞之下,跳一支融合基礎芭蕾與現代舞的獨舞,既生猛剛烈,又溫柔婉約,剛柔並濟,別具特色。 \n 王榮祿的《男生.男再生》,上半場讓《男生》原班人馬重現,當年的大男孩已是逼近50歲的大叔,加上33歲的周書毅,舞作內容包括在四方型的平台上跳踢踏舞、展現肢體之美的芭蕾舞、舞者和吉他共舞,同時也在舞台上自彈自唱等。下半場則是由另一批1990年代後出生的舞者加入,為展現年輕活力,王榮祿也讓舞作融入踢足球、體力拚搏遊戲等。 \n 《男生.男再生》將在12月3日至4日於新北市淡水雲門劇場演出。

  • 歷史上最早向全世界宣戰的人 竟是中國的她?

    歷史上最早向全世界宣戰的人 竟是中國的她?

    為何第一個向西方列強宣戰的人竟是慈禧太后?1900年6月21日,農曆五月廿五,清帝國發佈《宣戰詔書》,向八國聯軍開戰。慈禧在《詔書》中說:「與其苟且圖存,貽羞萬古;孰若大張撻伐,一決雌雄。」公元1861年,清朝咸豐皇帝駕崩後,慈禧與慈安兩宮並尊,稱聖母皇太后,又稱西太后,上徽號曰慈禧皇太后,後聯合恭親王奕訢發動辛酉政變,除掉顧命八大臣。 \n同治即位後,以聖母皇太后的身份垂簾聽政。自光緒年間,宮中及朝廷開始以「老佛爺」尊稱之。慈禧太后因喪權辱國而被釘在歷史恥辱柱上,為什麼她在二十世紀初葉曾經不顧一切地向西方列強宣戰?其中究竟有什麼鮮為人知的秘密? \n \n光緒二十六年,即公元1900年6月21日,當時掌控大清王朝的實際軍政大權的慈禧太后作了一件空前絕後的大事,就是向全世界宣戰。慈禧在《詔書》中說信誓旦旦地說:「與其苟且圖存,貽羞萬古;孰若大張撻伐,一決雌雄。」如此君臨天下的氣魄,令史學界匪夷所思。 \n作為一個已統馭中國歷史四十年的女人,那麼到底是什麼原因促使她做出這個敢於和外國人叫板的舉動的呢?據唐德剛先生在《晚清七十年》裡的說法,慈禧太后的突然法飆,是因為一封假情報所引起的。 \n \n這事還得從她最信任的奴才榮祿說起,5月20日,慈禧太后在御前會議經過一番商議,決定召回李鴻章和袁世凱,意在和洋人講和,賠點銀子,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就在這天的深夜,一個黑影急匆匆的敲開榮祿家的大門,榮祿起來一看,發現是自己的心腹江蘇糧道羅嘉傑的兒子,奉父親之命星夜趕來告密。羅公子帶來一個令榮祿大為震驚的消息:各國公使已經聯合決定,「勒令皇太后歸政」,榮祿聽後大驚失色,手足無措。 \n隔日,榮祿便緊急入宮稟告慈禧太后。在翌日清晨的御前會議上,慈禧太后泣不成聲,語無倫次,當她把這個消息公佈後,全場驚愕。據說端王以下的親貴二十餘人,竟相擁哭成一片。激動之餘,這些北京的當權派們發誓要效忠皇太后,不惜一切和洋人拼了。慈禧太后也說,「既然戰亦亡,不戰亦亡,等亡也,一戰而亡不猶愈乎?」 \n \n就這樣,第二次御前會議,居然變成了「戰前總動員」。於是京師九門大開,義和團大批進京,日夜不絕。其實,慈禧太后此時已經在大清的政壇上呼風喚雨四十年,何至於這次如此衝動呢?美國歷史學家摩爾斯也說,「太后一向做事是留有餘地的,但只有這次她這個政治家卻只剩下女人家了。」也許,迫其歸政,是打中慈禧,也是一切獨裁者的要害。 \n然而令慈禧始料不及的是,榮祿的得到的是一份假情報。那麼,這個弄得皇宮內院雞飛狗跳的假情報是哪裡來的呢?後來查此來源,原來是在上海英商所辦的英文報紙《北華捷報》(North-ChinaDairyNews)上發表的一篇社論,後來此文又轉載在《字林西報》上。可能是在此文刊登前,被報社華裔職工獲悉,輾轉被糧道羅嘉傑所悉,結果被添油加醋當成情報給匯報了。 \n而慈禧太后所下的《宣戰詔書》中所稱的「彼等」,並沒有具體所指的國家,也就是代表了向全世界宣戰。後來的八國聯軍進軍北京,對慈禧並沒有造成什麼威脅,她只是流亡了幾天,但是對百姓的殘害卻相當嚴重。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