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槍枝的搜尋結果,共716

  • 湘西黑槍氾濫 貧農打造牟利

     大陸黑槍氾濫!青海化隆縣、貴州松桃縣、湖南省湘西州等偏遠的少數民族村寨,竟成了大陸黑槍的主要製造地。地偏人窮,製槍、販槍甚至成為當地農民的致富生計,形成「農忙時種田,農閒時造槍」的特殊景況。 \n 《瞭望新聞周刊》指出,位於貴州東北的松桃苗族自治縣,毗鄰湘西,地處貴州、湖南、四川3省交界處,歷史上屬三不管地帶,多山,地形險惡,交通不便。因為貧窮,自1990年代開始,松桃縣部分貧困農民,便開始以造槍、販槍牟利。 \n 富有階層 買槍防身 \n 而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境內多山,土家族、苗族世代聚居,自古以狩獵為生,歷史上便有造火藥槍的傳統。 \n 黑槍的氾濫必然存在一個龐大的需求群體。近年來,除了黑惡勢力之外,大陸富有階層也躋身私購黑槍的行列。社會貧富差距拉大衍生出的仇富心理,使得針對富人的綁架打劫事件屢見不鮮,因此富有階層也開始買槍防身。 \n 另外,湘西自治州境內礦產開發迅猛,產生大大小小數百個礦,部分礦主為了護礦,也會透過各種管道購買槍枝,導致黑槍買賣屢禁不絕。據統計,自1996年至今,大陸警方收繳的槍枝已高達500多萬支,數量驚人。 \n 無師自通 10天造一把 \n 黑槍暴利帶來的「致富效應」,讓許多人不惜鋌而走險。打造一支黑槍,成本不到200元(人民幣,下同),但一進黑市,價格便扶搖直上。造槍者賣給上線是1000元,此後每次轉手都會加價500元至600元,到買家手裡已是4000元,品質好的長槍價格甚至能翻百餘倍,如今,涉槍違法犯罪已成為湘西社會治安的一大危害。 \n 《新京報》報導,2008年3月,一封舉報信拉開了湘西自治州「剿槍戰役」的序幕。2009年4月,大陸警方調查1年多後收網,「湖南湘西州3·31製販槍枝案」宣告偵破,警方逮捕了來自湖南、貴州、廣東、廣西4省區共558名涉案人員,繳獲201支槍。 \n 造槍難不難?負責偵辦龍安銀案的湘西州鳳凰縣阿拉鎮派出所所長田世軍作出說明,他抓到的43歲農民龍安銀家境貧寒,「窮得連老婆都娶不上」。為了學習造槍,龍安銀拜了個師傅,但師傅還沒教會他,便進了監獄。 \n 2007年年底,龍安銀花1000多元買了一支黑槍,回到家裡,他開始拆卸槍枝,琢磨每一個零部件如何模仿製造,10天後,經過反覆試驗,竟無師自通造出生平的第一把槍,這把槍售價1200元。「一般造槍者都是向別人學習如何造槍,但是龍安銀完全是自己琢磨,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他能造出了一把槍,這讓我們也很驚訝。」田世軍說。 \n 地窖內造槍 山裡試槍 \n 從湘西州驅車前往相鄰的貴州松桃縣大興鎮,有近20公里的曲折山路。進入松桃縣境,隨處可見在半山腰上的木屋。 \n 龍安銀家就在一座山的半山腰處,這是一間非常破舊的木製平房,房頂的遮雨布已滿目瘡痍。屋內分臥室和廚房,臥室很簡陋,只有一張破舊的木頭床和一張桌子,廚房許久未開伙,堆滿了雜物。 \n 民警說,獲得「第一桶金」後,龍安銀便扔下農活,每天尋思如何造槍。對於造槍者而言,獲取槍枝的零部件並不難,因為買不到可以自己加工,困難的是要找到夠隱密的造槍窩點。 \n 造槍窩點除了隱蔽還必須「銷聲匿跡」,不能讓外面的人聽到造槍發出的聲響。當地常見的造槍窩點包括地窖、蓄水池和山洞。 \n 為了掩人耳目,造槍者往往一人造槍,不找幫手,若要試槍就到偏僻的山裡,一槍洞穿碗口粗的樹,遠處聽見也只是以為有人在放鞭炮。 \n 與「前輩們」一樣,龍安銀選擇在地窖裡造槍,而且一挖就是4個,一個在廚房,3個在木屋後山坡上,每個窩點上方都有「掩護」。 \n 為了不讓人發現地窖,龍安銀把挖出的土全部回填在廚房,地窖挖在廚房的角落,上方用木板和稻草覆蓋。打開圓形的地窖蓋子,可見整個地窖寬不足2公尺、高約1.5公尺,除了一張小桌和一把小椅子,剩餘空間僅容一人轉身。 \n 殺傷力不比真槍弱 \n 民警說,地窖挖完後,龍安銀白天睡覺,晚上製造仿六四式手槍,用廢舊的油桶皮重新焊接拋光,變成槍套、彈夾,再用砂輪打磨槍枝。 \n 一支手槍最關鍵的部分是槍管。民警說,龍安銀經人介紹,從外地買來7.62毫米口徑的鋼管充當槍管。由於槍管造不出膛線,龍安銀的黑槍子彈無法高速旋轉射向目標,但它的子彈射出後會翻跟斗再射向目標,殺傷力在近距離內並不弱於真槍。 \n 非法製槍販槍長達2年後,2009年4月29日,警方終於搗毀了龍安銀的窩點,查獲1支長槍、仿六四式手槍子彈7發、24支半成品槍管、4個半成品彈夾,手槍模具、彈簧若干,繳獲製槍工具28種767件。(文轉C3版)

  • 都會掃描-槍枝藏垃圾裡 還是被識破

    竹市:以暴力討債為業的幫派分子單思達,多次恐嚇討債外,近來更擁槍自重。警方昨至他家搜索,搜遍住處仍一無所獲,收隊經過玄關時,見一不起眼垃圾紙盒,打開一看,要查的槍枝就在紙盒裡。

  • 林英豪罹血癌 為錢走險路

    林英豪罹血癌 為錢走險路

     角頭翁奇楠命案,林英豪坦承開車接應殺手。而據傳聞,林英豪曾是楊定融手下,身罹血癌、專長是改造槍枝,多次販槍被逮,部落格卻還氣憤寫道「槍在國外合法,在台灣被抓到卻猶如死刑。」透露賣槍是為了在死前,能多留點錢給家人生活。專案小組透露,林與翁無仇,研判參與槍殺翁奇楠是為錢。 \n 翁奇楠遭槍殺後,外界就盛傳,開車載送殺手的是罹患血癌的林英豪(廿四歲),案發後翁奇楠小弟曾出動人馬找林,要聽聽他的說法,林卻主動致電澄清表示「案子跟我無關」,翁奇楠一名小弟說「因林與翁沒仇怨,當時相信他的說法,沒想到竟是扯謊!」 \n 據一名道上兄弟說,林英豪改槍技術,大多從國外網站學來,卻已經具備專業水準,在台中太平地區以販賣槍枝出名;由於他罹患血癌,往往被逮沒多久,檢警就會讓他交保,以致更加肆無忌憚的重操舊業。 \n 警方說,由於幹的是非法勾當,林某養成冷靜、處事小心的性格,手機經常更換,很難掌握;三、四年前是監聽到與買家的交易訊息,才得以在太平市中興東路一處公園,逮捕到正在買賣槍支的兩人。 \n 去年林英豪又因改造槍枝,被中部打擊犯罪中心逮捕,當時林除在網路賣槍,甚至PO上在KTV試槍的影片,以實彈射擊取信買家,供買主及網友點閱,還囂張的放上自己第一次被逮、上新聞的擷取畫面。 \n 林英豪還在部落格寫文章,自稱「餬口飯吃的小老百姓」,表示不懂為何槍在國外能合法擁有,他在台灣有槍不但會被逮,還被判重刑,讓他成為亡命之徒,還感嘆寫下「剩下沒幾年,我走的時候,拿什麼給我家人。」 \n 專案小組透露,翁案在調查過程中,並沒有發現林英豪與翁奇楠有結怨,可能因老大楊定融的指使,加上幕後藏鏡人所給的豐厚報酬,讓他決定參與殺人計畫,盼突破林英豪心防,能知道藏鏡人是誰,以及殺手廖國豪下落。專案小組還說,還有一名與楊定融過從甚密的廖姓男子,研判也涉案,且可能與廖國豪一起藏匿,將加緊追緝其他涉案人士。

  • 追搶案攻破彈藥庫 赫見狙擊長槍

     與竹聯幫交往密切的男子劉其德,涉嫌擁槍自重,還把大批子彈,寄放在台南黃姓妹婿住處,掩飾不法;由於劉與犯下桃園珠寶搶案的在逃主嫌交情不錯,檢警懷疑他提供槍枝作案,昨天南北兩地搜索,分別起獲一把狙擊長槍和兩千多發子彈,槍枝是否有殺傷力,交由刑事局鑑驗中。 \n 警方說,劉其德的黃姓妹婿是非不斷,之前他把房子租給別人,歹徒在屋內改造槍械被警方查獲,黃被懷疑知情,連帶被移送法辦,後獲不起訴;此次又因藏放槍械再被搜索,大舅子劉其德,一肩扛起所有責任。 \n 桃園林姓珠寶商,去年十月間,遭歹徒捆綁洗劫七百萬元的珠寶,警方追查三個月,發現劉平日和台南的黃姓妹婿常聯絡,加上黃的住處過去曾被查獲改造槍械,檢警懷疑兩人可能從事槍枝改造買賣。 \n 警方前晚到劉嫌桃園住處搜索,起出一把M100狙擊長槍,另在其黃姓妹婿透天厝的四樓,發現十多個箱子,打開後才知道是各類子彈,有手槍子彈、霰彈、還有工業用的底火,一共兩千多發,警方研判是用來製作子彈。 \n 劉嫌到案供稱,槍枝是多年前到玩具店買的,而子彈是在跳蚤市場買的,由於打算搬到南部,才先把子彈運到台南寄放。劉嫌強調妹婿對於子彈之事,完全不知情,警方偵訊後,仍依槍砲等罪嫌將兩人移送法辦。

  • 知名美髮師 染毒賣槍被逮

     曾在綜藝節目替藝人設計髮型的卅三歲男子陳科維,包括港星劉德華、黎明等人的髮型,都曾出自他的「巧手」。不過,陳嫌卻因沈淪毒海,而葬送美髮事業,那雙巧手竟無師自通,在女友租屋處改造槍彈,警方廿二日深夜將他拘提到案。 \n 台北縣刑警大隊偵七隊偵辦地下兵工廠案,監聽過程中,意外發現一名綽號「阿King」的男子,涉嫌販售改造槍枝。該名男子使用的手機,均以女友名義申請,加上藏匿在女友租屋處,致使警方無法查出他的真實身分。 \n 警方鎖定「阿King」曾以十萬元販賣改造槍枝,廿二日晚間前往他女友位在北市萬華區的出租套房搜索,當場起出改造槍枝成品一支、半成品二支及改造子彈卅一顆、改造工具、安非他命十七公克。 \n 警方上門時,「阿King」一臉驚恐,並供稱是髮型設計師陳科維,曾在綜藝節目替藝人弄頭髮,經「手」藝人包括劉德華、黎明等知名港星,還曾在北市經營一家髮廊,收入優渥,因誤交損友而染上毒癮。

  • 跟拍、買槍、行凶、清車 百密一疏

     楊定融涉嫌教唆槍殺翁奇楠,檢警調查,楊嫌「記取教訓」,依「黨主席」槍擊案被判刑經驗,策畫縝密作案計畫,事先找手下分配任務,區分「跟拍組」、「車輛組」、「槍枝組」等,也讓專案小組費盡心力追查,才能重建作案的流程。 \n 警方指出,楊定融被控在去年一月唆使廖國豪槍擊趙姓餐廳老闆,幸好路口監視器錄到作案機車,追蹤發現,當初就是楊帶著廖,去向另名少年借機車,才追到楊是幕後主謀。 \n 檢警透露,楊定融記取教訓,此次槍殺翁奇楠的計畫更縝密,並非只是下一道指令叫廖國豪完成任務,而是透過組織層層分工,事先就找「跟拍組」拍下翁的影像,並紀錄翁常去的地方、活動時間,確定狙殺對象情資。 \n 「車輛組」則有兩組人,一組到北部找當舖購買流當車,另組則到高雄尋找相同顏色、車型的「B車」,記下B車號,製作假車牌,犯案時,將B車假車牌掛在流當車上。 \n 「槍枝組」則購買槍枝,直到確定狙殺日,才輪到「殺手組」的廖國豪與駕駛出動,他們在拿到槍枝與車輛後,埋伏開槍;而在翁到達前,跟在翁車輛後方的「跟拍組」,就先以電話提醒「殺手組」準備。 \n 「殺手組」完成任務後,將車開往太平,途中換掉B車號,掛上流當車的原始車牌,再交給疑為「接應組」的張育豪,由太平經由國姓鄉,再開到日月潭丟車,分工精細,而涉嫌策畫的楊定融,則在案發當天上午,從容搭機赴大陸,製造不在場證明。 \n 只是百密一疏的是,作案車輛雖然「清乾淨」,但還是被找到跡證,鎖定廖國豪等人涉案,專案小組近月來撒大網收網,就是為了重建整個犯罪結構,還原全案。

  • 供應大炳毒品 大姐頭落網

     毒品通緝的卅八歲大姐頭林靜莉,涉嫌在北縣林口及桃園龜山等地販毒,北縣警方偵辦藝人大炳吸毒案時,查出上游供貨的林女,九日深夜兵分多路,破獲林女為首的販毒集團,同時起出改造槍枝及槍管,但林女辯稱,槍管是毒品吸食器。 \n 北縣刑警大隊偵五隊四月間偵辦本名余炳賢的藝人大炳吸毒案,查出以林女為首的販毒集團。警方循線追查,發現林靜莉通緝期間,在大台北地區靠販賣海洛因及安非他命維生。 \n 九日晚間八時許,警方兵分多路前往林口鄉及桃園市、龜山等地搜索,在林口民宅內,查獲林女及劉宛君(卅六歲)、李怡如(廿六歲)三名女子與卅二歲男子李偉民共處一室,另查獲涉嫌購毒的卅七歲男子王立中,並起出海洛因及安非他命等毒品及廿四萬多元販毒所得。 \n 警方除在劉女車上起出一把改造手槍及七發子彈外,另起出十多個水煙斗及一根槍管。林女供稱,槍管是用來吸食毒品,並非要改造槍枝。劉女也聲稱,改造槍枝是友人向她借車時留在車上,與她無關。 \n 不過,警方懷疑,林女涉嫌夥同劉女共同販毒,並由劉女攜槍防身,以免遭黑吃黑,警訊後依違反毒品防制條例及槍炮彈藥管制條例移送法辦。

  • 鬧市槍響 毒犯一彈穿心斃命

    鬧市槍響 毒犯一彈穿心斃命

     北市林森北路七日晚間傳出槍響,廿七歲有毒品、傷害前科的男子陳威銘,在套房住處外的樓梯間,遭人近距離開槍擊中心臟,經送馬偕醫院急救,到院前已無生命跡象,警方案發後已留置在場的二女三男調查,懷疑是槍枝走火或是陳某自行開槍輕生。 \n 案發地點為林森北路欣欣大眾百貨公司旁巷內的一間六樓套房,據警方初步調查,該處疑為酒店經紀公司租給小姐居住的宿舍,死者平常就是負責看守酒店小姐。 \n 警方表示,死者陳威銘有毒品、傷害前科,據護送他就醫的兩名友人表示,昨日晚間八時許,陳某和他們在林森北路二五九巷樓下聊天,陳某當時表示要上樓回家「拿東西」而離開,過了一會兒,樓上突然傳出兩聲槍響。友人覺得狀況不對,主動上樓查看,發現陳某倒在六樓樓梯間,胸口沾滿血跡,兩名友人立刻將他攙扶下樓,並打一一九報案。 \n 救護車到場後,將已經昏迷的陳某送往馬偕醫院,但到院前即已無生命跡象,院方檢視發現,陳某胸前有大片刺青,左胸有一處彈孔,因命中心臟而身亡。 \n 警方在案發現場的套房內,找到二女一男,與護送死者就醫的兩人,一併留置調查,另外,警方並已取得案發六樓的監視器畫面,發現案發前死者與五人一起空手進入套房內,但六人隨即出來後,手上卻拿著槍械,但後來開槍過程監視器卻未錄到。警方訊問陪同陳就醫的友人,據友人說,最近陳某的行逕怪異,還說他死了,要記得包多一點。 \n 警方研判,陳某當時上樓「拿東西」應該是去取槍,但由於在現場的槍枝及彈殼去向不明,警方懷疑是目前尚未到案的陳某友人帶走,將進一步追查這些人的行蹤及槍枝去向。

  • 遊戲槍汙名化 警:傷人案例不少

    坊間瓦斯槍、BB槍幾可亂真,特別是槍管改裝後就能發射實彈,桃園警方前年起就針對售槍業者展開大掃蕩。不過業者、玩家對外界「汙名化」眼光相當反彈,認為槍枝來源合法,社會不必放大解讀。 \n對喜愛生存遊戲的玩家來說,一把與真槍比例一模一樣的AK47、MP5,是入門基本配備。不過近幾年受大環境景氣影響,加上警方動輒取締開罰,讓玩家們幾乎足不出戶。 \n除此之外,坊間販售槍枝模型店家也遭池魚之殃。前年桃園縣警局大規模掃蕩售槍業者,不但連賣場據點都蕩然無存,小型自營商也紛紛歇業。 \n業者指出,單純發射BB彈的瓦斯槍其實並無殺傷力,只是部分同業將子彈改為鋼珠彈,威力不但能穿牆破瓦,更造成警方及社會大眾誤解。其實對玩家來說,根本不可能做出傷人毀物舉動。 \n在新竹縣市販售生存遊戲槍枝的業者林志雅表示,新竹地區玩家超過五萬名,其中大部分是循規蹈矩的,只要少部分將槍枝改造,藉此牟取不法利益。他認為生存遊戲槍枝長期被汙名化,警方取締也有瑕疵,導致有不少民眾望之卻步,對業者相當不公平。 \n業餘生存遊戲玩家「小P」,就有帶槍網聚被警方開罰經驗。他說,去年有次準備與同好在桃園竹圍玩生存遊戲,沒想到巡邏警方二話不說沒收槍枝,還以違反社會秩序維護法開罰。 \n警方說,瓦斯槍只要抽換膛線、鋼管,就能發射實彈。模型槍一經鑑定超過廿焦耳標準數值,就可依違反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移送持有人,過去也曾發生多起傷人案例,依法取締有其必要性。

  • 都會掃描-岡山查獲毒品及改造槍枝

    高市:市刑大偵六隊日前在岡山查獲王輝南涉嫌持有海洛因、大麻及安毒等毒品,並起出改造長短槍枝及加裝紅外線瞄準器、制式手槍及子彈等,全案依違反槍砲彈藥管制條例及毒品罪嫌移送法辦。

  • 艱鉅的任務-美國祕勤局的職掌與挑戰

    美國Secret Service的組織和任務性質雖類似FBI(聯邦調查局)及CIA(中央情報局),但一直沒有統一和大家熟悉的中文譯名,這反映了Secret Service比FBI及CIA更神祕和較不為人知的一面。本書譯者把Secret Service譯為祕密勤務局,雖不盡理想,卻可接受。 \n我在退休前,至少每兩年要和祕密勤務局打一次交道,因為白宮的記者證每兩年要更新一次,而採訪白宮記者的背景和安全調查是由祕勤局負責的,發證及換證事宜也由祕勤局辦理。 \n在行政體系上,祕密勤務局隸屬於財政部,所以每屆換證時,發函通知我的是財政部,而非白宮。自911事件後,美國設立國土安全部,從2003年起,祕勤局已由財政部改隸國土安全部。 \n祕勤局的職掌 \n如本書所說,祕勤局的職掌之一在保護美國總統、副總統及其家人和訪美外國元首的安全,可是國會已於1994年修法,規定1997年以後當選的總統,退職後只能享有10年的保護,至於副總統則只享有6個月的保護,不再是終身保護了。因此2000年當選的小布希只享有10年的保護,而他老爸則是終身保護。 \n至於外國政要訪美,其安全也是由祕勤局負責,像蔣經國、嚴家淦、鄧小平應邀訪美,我都親臨其境採訪過,因此有機會目睹並領略祕勤局對他們形影不離的保護,但安全措施要做到滴水不漏,確非易事,尤其在美國這種民主自由的開放社會,更是難上加難。 \n華盛頓的外國使領館林立,它們的安全也由祕勤局配合國務院的外交安全局(Bureau of Diplomatic Security)共同負責。儘管台灣和美國已無外交關係,但台北駐美代表處仍受祕勤局保護,穿著制服的祕勤局警衛人員不時駕車前往代表處巡視,以防不測。 \n面對槍枝管制法案的挑戰 \n祕勤局保護總統安全的最大挑戰是美國槍枝管制不嚴,幾近氾濫的地步,因為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明文規定「人民有權持有和攜帶武器」(the right of the people to keep and bear arms)。多少犯罪及無辜生命的犧牲皆因此而起,從林肯到甘迺迪的枉死,都和這個條款有密切的關連,可是國會始終無法通過嚴格的槍枝管制法案,遑論禁止槍枝的使用了。雷根即使挨了一槍險些送命,都還要維護憲法第二修正案呢。在美國要禁止槍枝有多麼難就可想而知了。 \n另一原因是槍枝的生意鼎盛,年營業數十億美元,業者怎肯自斷財路,因此他們花大錢在國會山莊遊說,收買議員反對槍枝管制的法案。「全美來福槍協會」(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簡稱NRA)是一財力雄厚、勢力龐大的遊說團體,著名影帝赫斯頓(Charleton Heston)一度是這個協會的會長。 \n同是安格魯薩克遜裔民組成的英國和加拿大,對槍枝的管制嚴格多了,相對的,無辜的傷亡及枉死的人也比美國少多了。 \n此外,美國人愛出風頭、英雄主義的心理也使祕勤局對一些意想不到的情況防不勝防。去年感恩節前夕白宮設國宴款待印度總理,一對叫沙拉西(Salahi)的夫婦盛裝闖進白宮赴宴,周旋於貴賓之間,這對夫婦占了便宜還要賣乖,拚命對外發消息,以顯示他們神通廣大,這一事件讓祕勤局失盡顏面,以白宮門禁之嚴,怎會讓名不見經傳的沙拉西夫婦混進去,萬一他們是恐怖分子或刺客,那還了得?國會為之震怒,特別召開聽證會,傳喚沙拉西夫婦、勒令他們說出如何突破白宮的重重關卡混進國宴現場,但他們引用憲法第五修正案,拒絕回答任何問題,弄得國會也沒轍。此一事件的餘波仍在盪漾,是人們茶餘飯後的大好話題。 \n本來加入祕密勤務局都要宣誓終其一生不得洩漏與業務有關的機密,現任局長蘇禮文稍稍放寬了這一規定,給本書作者帶來千載難逢的機會,加上他平時因採訪和祕勤局幹員們建立的良好關係,所以能寫出這樣大爆內幕、極其精采的書。只是如一些書評所說,把甘迺迪和詹森描繪成色鬼與惡棍,對美國有什麼好處呢?從書的賣點而言,無可厚非,要說這是一本關於美國祕密勤務局的經典之作,則不無商榷的餘地,但不管怎麼說,這無疑是一本開山之作,相信以後必會有更多揭開祕勤局神祕面紗的深度著述。 \n(摘自本書推薦序,作者為中國時報「華府看天下」專欄作家)

  • 殺前妻擊斃四人 芬蘭商場凶嫌自戕

    芬蘭鄰近首都赫爾辛基的全國第二大城艾斯波(Espoo)卅一日爆發槍擊慘案,六人命喪除夕。四十三歲男子易卜拉欣.蘇庫波利(Ibrahim Shkupolli,見圖,法新社)先槍殺前任女友,再前往一家購物中心持槍濫射,造成四人橫屍賣場,自己也飲彈自盡。 \n當地警方表示,蘇庫波利是來自巴爾幹半島科索沃的移民,有犯罪前科。他在當地時間上午十時零八分,持九釐米口徑手槍闖進「塞洛」(Sello)購物中心二樓,隨意射擊,現場槍聲大作,民眾驚慌逃竄。四名死者是三男一女。芬蘭國營廣播公司(YLE)電視網報導,警方趕抵現場時,蘇庫波利已逃逸無蹤。警方稍後循線追查至蘇庫波利的前任女友公寓,發現這名四十二歲芬蘭女子陳屍室內。稍晚芬蘭警方證實,蘇庫波利已逃回家中自戕。 \n芬蘭社會有悠久的打獵傳統,允許人民合法擁有槍枝,全國總人口五百卅萬人,卻有多達一百六十萬支合法槍枝,名列全球合法民用槍械最多的前五大國家。 \n芬蘭近三年來每年發生一樁槍擊慘案,二○○八年九月那樁斷送十條人命,二○○七年十一月則是七人化為冤魂,兩案凶手都是年輕學子。

  • 阿瑞納斯藏槍案 警方調查

    話題不斷的華盛頓巫師隊明星後衛阿瑞納斯,這回在球隊置物櫃私藏槍枝,違反NBA相關規定,聯盟與警方已介入調查。惟槍枝係阿瑞納斯主動提交,槍內又未填裝彈藥,警方認為事情很快會結束,不會有人被起訴。 \n阿瑞納斯在接受《華盛頓時報》採訪時表示:「事情發生在12月10日,在我女兒出生後。我決定不要把槍枝留在屋內,圍繞在小孩的周邊,我才把它帶出來,放在球隊個人置物櫃中。」 \n阿瑞納斯之後把槍枝交給球隊安全人員,請其轉交警方。NBA勞資雙方曾做過協議,球員可合法擁有槍械,但禁止任何人攜帶槍枝到NBA相關設施中。NBA聲明說:「我們明白目前狀況,正進行了解相關法律問題。」 \n曾4度參加全明星賽,2003年獲得年度「最佳進步獎」時,即因無照擁有槍械,使阿瑞納斯在2004-05年球季開幕戰被禁賽1場。且他與勇士隊的新秀合約屆滿時,勇士依規定只能付他聯盟平均工資,隨後卻被巫師隊高價簽走。在這個事件後,聯盟為了保護母隊,特別規定各隊都只許開出平均工資的合約報價,因而被稱為「阿瑞納斯條款」。 \n阿瑞納斯還曾在NBA官網開設個人部落格,口無遮攔大爆球隊不為人知的內幕,不斷成為媒體炒作的對象。而他也因球技出色,榮膺NBA LIVE 98的遊戲代言人。加上敢作敢為的作風,輕易躋身為媒體寵兒,只是好事、壞事似乎全包了!

  • 成功嶺疑丟槍 旅營連長3丟官

    位在中部的成功嶺日前驚傳T65K2步槍「丟槍案」。軍方雖說,步槍只是放錯槍櫃,並非丟槍,沒離開營區,不過,為何單純錯放槍櫃,就拔掉旅長、營長和連長三位主官職位,而放錯的新兵卻未受懲處,不禁令人質疑是否另有隱情,槍枝是否真的找回來? \n江陳會明天將在台中登場,值此敏感時刻,成功嶺卻傳出疑似丟槍案;據了解,位在成功嶺的中區後備司令指揮部九○五旅三營,上月底一把T65K2步槍「不見了」,營區指揮官相當震怒,指示全面清查並懲處相關幹部。 \n自動步槍放錯槍櫃 軍方說已尋獲 \n後備司令部副主任李坤德坦承確有此事,相關人員已經懲處,槍枝也已經找回,不過槍枝如何「丟掉」,怎麼找回,何時找回,李卻說「忘了」。 \n中區後備司令部政戰主任廖清華解釋,後備司令部負責新兵訓練,當天新兵在外操課結束後,一名新兵把步槍放錯槍櫃,導致連上長官清點槍械時,驚覺少了一把槍,幾天後,再次清點時,才發現槍枝原來放在別的槍櫃裡。 \n後來,包括上校旅長、中校營長和上尉連長,全都記過,並且調離職位,但放錯槍櫃的新兵,卻意外未受到懲處,令人不解。 \n犯錯新兵卻未懲罰 外界疑未找到 \n為什麼只是單純放錯槍櫃,槍枝也如廖主任所說,並未離開軍械室,甚至也沒離開過營區,為何懲處如此之重,上校旅長竟然被拔掉,是否違反比例原則,或是內情不單純,令人懷疑槍枝是否真的找回來了。 \n廖清華說,後備司令部展現如此高的決心和負責任態度懲處,外界應給予鼓勵,甚至值得其他軍方單位比照效法。 \nT65K2步槍有效射程六百公尺,最大射程兩千公尺,彈匣可裝卅發子彈,可單發及全自動,單發每分鐘卅至四十五發,全自動每分鐘一百五十至兩百發,市價一支五十萬元起跳,如果流入有心人士手中,後果恐怕不堪設想。

  • 說學妹「很好上」 職校生腿挨2槍

    真的禍從口出!就讀湖口某職校的周姓學生對外散布黃姓學妹「酒後很好上」,引起黃女不滿,找來兄弟教訓;先設局騙他回住家巷口,再由埋伏現場的殺手黃世福,對他左腿近距離開了兩槍。一夥嫌犯事後還到新豐鄉海岸烤肉,警方循線三小時後就逮到四嫌,另兩嫌在逃。 \n十二日晚上八時卅分許,周男(十九歲)接到一位馮姓學妹電話,說有事找他商量,周男不知是騙局,雙方約在楊湖公路一處砂石場前見面。 \n雙方碰頭之後,周男問馮女「什麼事情這樣急?」她僅表示先上機車再講,就一路往周男在湖口鄉中山路住家方向騎去,直到中山路三段六十七巷口,周男再問「你找我談事,怎麼把我載回我家附近?」馮女回說,「你先下車再告訴你」,等周男一下機車,馮女立即調頭加足油門就跑了。 \n就在周男駐足自家巷口發呆之際,埋伏現場的黃世福(廿三歲)從暗處衝出,手持一把改造槍枝,不由分說,在近距離連開三槍,其中兩槍打中他的左腿之後逃離現場。周男中槍倒在血泊,打電話回家向母親求救,後由警消護送到湖口仁慈醫院開刀取出子彈,幸好傷勢無大礙。 \n竹北分局事發三個小時後,循線在新豐鄉海岸,逮捕正在烤肉的黃世福與黃姓女學生等四人,提供槍枝的彭俊魁(廿五歲)與參與全案的另一位綽號「小翠」的女學生則在逃。 \n黃女供稱,她只想教訓周姓學長一頓,沒想到友人竟然開槍;開槍的黃世福則說,他是聽了提供槍枝的彭俊魁說「做兄弟的就是要有開槍氣魄」才開槍。全案除由警方追緝在逃共犯外,並將到案四人移送新竹地檢署偵辦。

  • 船長卸責 辯稱槍丟印尼公海

    涉嫌在南非劫船、押人勒贖的金利鴻號遠洋漁船船長夏天文(見圖,李翰攝),經檢警利用間諜衛星,前天在澎湖海域追蹤到漁船,登船將他逮捕;昨天海巡署及刑事局人員押返高雄偵訊,他供承不滿船東解雇他,才開槍押人,作案槍枝已丟在印尼公海。警訊後,依擄人勒贖等罪嫌將他移送法辦。 \n船上十五名獲救的大陸籍船員,經警方調查發現,夏為控制船員,還吸收李及王兩名漁工當小弟,監控同袍,並唆使他們在船艙潑灑松香油,兩人從被害人變成共犯,一併移送地檢署偵辦。 \n警方調查,六十歲的船長夏天文脾氣火爆,受雇上船十個月,開除五批、共廿多名的大陸漁工。此次劫船控制漁工,一上船就開槍立威,甚至酒後在餐廳開槍發洩;並在十月廿二日打衛星電話到澎湖縣警局,表示自己與船東發生糾紛,宣稱「要把事情鬧大!」 \n當時船東擔心兒子的安危,尚未報案,澎湖縣警局獲此訊息,經警政署轉報海巡署、漁業署追查,查出通話地點來自外海,於是改由刑事局國際科接手追查,十一月廿八日家屬正式報案,但共犯夏的姪子陳文進已早一步潛逃南非。 \n由於夏天文將船上的衛星定位系統拔除,刑事局國際刑事科根據他與船東通聯的地點、加油油量的多少、船跡路線及雷達等得到的線索,再利用間諜衛星過濾分析空照圖,追蹤到金利鴻號往台灣走,預計三日會抵達台澎海域。專案小組發現,贖款存在七美郵局帳戶,但夏的家人不敢出面領錢,研判夏會回到澎湖取款, \n四日中午,刑事局幹員搭海巡署警艇,利用雷達鎖定金利鴻號,發現躲在空軍演練投彈的貓嶼南方水域,以海巡隊登船例行檢查,順利登船逮捕夏嫌。專案人員發現,夏已準備好救生艇,打算上岸領錢,然後開船逃往大陸。 \n夏天文到案後坦承擄人船勒贖,但辯稱,該筆一六二萬元是船東應給他的漁獲紅利抽成,但將贖金談判該部分案情推給潛逃南非的姪子陳文進。 \n夏嫌供稱槍枝是上船後,在大副房間內所發現,裡面有十顆子彈,後來船到了印尼公海,便把槍彈都丟入大海,但警方懷疑把槍枝丟到公海,難道不怕其他漁工反抗,研判槍枝應藏放他處。 \n至於潛逃南非的夏嫌外甥陳文進,刑事局指出,將通報國際刑警組織和刑事局駐南非聯絡官海外追緝,未來更希望依彼此司法互助協議,將人押返調查。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