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機場起飛的搜尋結果,共835

  • 1個半月來三趟 美機送AIT新處長用品抵台

    1個半月來三趟 美機送AIT新處長用品抵台

     隸屬美國政府合約商的一架C-130H-30運輸機,昨天中午12時14分降落我國桃園機場,引起注意。據了解,該機載運新任處長孫曉雅公務和私人用品來台,不過AIT和外交部都表示「沒有評論」。這是帶有美國官方色彩的飛機一個半月來,第三次降落台灣,但與前兩次派軍機來台不同,敏感性降低許多。

  • 最大運輸機An-225 起飛氣流沖垮機場圍欄

    最大運輸機An-225 起飛氣流沖垮機場圍欄

    6 月 24 日,An-225運輸機降落英國皇家空軍布萊茲頓基地(RAF Brize Norton),執行北約部隊從阿富汗撤軍的任務。然而這架巨大的運輸機在重新起飛後,產生的湍流竟然沖垮機場邊緣的圍欄。 戰機世界(Fighter Jets World)報導,安東諾夫(Antonov)的 An-225 米里亞(Mriya)戰略運輸機,是航空史上最重的飛機,僅空重就達到 285公噸,其載運量也是全球之最,最大起飛重量為 640 公噸,實際有效貨運量 253公噸,都是世界之最。 它是所有服役飛機中,有著最大的機翼展,達到88.4 公尺,以6具D-18T 渦扇發動機提供動力,總推力達到140公噸。 它原先屬於蘇聯航太部門,主要工作是運輸前蘇聯的暴風雪級太空梭之用,因此它有1個強化的機背結構,能夠以背負的方式,將105公噸的太空梭從組裝廠運輸到拜努寇特基地。 然而,如此強力的運輸機全球卻僅有1架,受到蘇聯時代後期的財政困難,An-225的量產計畫被停頓了,加上1991年的蘇聯解體,飛機的產權歸屬到烏克蘭,但烏克蘭也沒有能力再重起生產工作。 之後烏克蘭安東諾夫航空公司成立全球運輸公司,專營特殊與大型物品的運輸工作但是因為An-225的數量太少,因此該公司的主要機隊是運量稍小的An-124。 An-225最大飛機的頭銜將遇到挑戰者,由微軟創辦人保羅艾倫投資研發的「同溫層發射系統」(Stratolaunch LLC)在翼展長度上達到117 公尺,超過了An-225的舊紀錄,不過同溫層發射系統是雙機身飛機,所以它的機翼總共3段,又是另一種設計。

  • 《國際產業》飛行計程車商Volocopter 寄望2024年提供服務

    德國Volocopter周一在Le Bourget機場首次展示了其電動化的飛行計程車,並計畫在2024年巴黎奧運會時提供營運服務。 該飛行計程車如同小型直升機,在巴黎附近的Le BNourget機場起飛,經過三分鐘飛行後降落,機上沒有乘客。 Volocopter在聲明中指出,該飛機在空中飛行約500公尺,時速達30公里,飛行高度為30公尺。機上能載客兩名和一行李箱空間。 公司很清楚的意圖是在2024年巴黎奧運時能營運提供正常服務。 而飛行計程車最初將由一名飛行員負責駕駛和營運,以符合規定。但隨著時間推移,Volocopter希望該飛行計程車能完全自動飛行。 執行長Florian Reuter表示,城市移動市場是龐大的,城市移動是一個價值超過10兆美元的市場,希望公司在2035年能為一個3000億美元的市場提供服務。

  • 首批隔離艙抵台 投入防疫作戰

    首批隔離艙抵台 投入防疫作戰

    由前交通部長林佳龍和光合基金會募集、國內企業捐贈的第一批負壓隔離艙,10日下午運抵台灣,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特地前往機場迎接,隔離艙在機場倉庫就地組裝後,將送往衛福部指定的醫院使用。 這批從日本購入的負壓隔離艙,由班號CI6705的華航貨機負責載運,從成田機場起飛後,歷經3小時飛行時間,台灣時間晚上6時左右降落桃園機場,貨機在機坪停妥後,地勤人員立刻將裝載負壓隔離艙的貨盤卸下,並送往華儲公司倉庫,陳時中還與醫福會執行長王必勝,及華航董事長謝世謙等人在裝有隔離艙零組件的貨箱前合影留念。 據了解,這批負壓隔離艙原本部分是由日本當地醫院下訂購買,但是經原廠協調後,優先轉讓給台灣,華航也無償提供運輸服務。醫福會執行長王必勝在臉書透露,此次訂購總數共有80座,非常適合在急診或加護病房使用,是這波疫情下非常珍貴的醫療資源。 此外,除了首批10座負壓隔離艙,其他各界接力響應捐贈的後續70座,也可望在月底全部到位,供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調度使用。

  • 桃機連日湧出境人潮 網傳全家帶狗一起逃難?真相曝光

    桃機連日湧出境人潮 網傳全家帶狗一起逃難?真相曝光

    國內新冠肺炎疫情大爆發,確診人數即將突破萬人,死亡人數也有166人,國內缺乏疫苗,永齡基金會、佛光山、慈濟等團體紛紛喊出有意向原廠買疫苗捐贈,卻遭受藥廠拒絕。台灣目前可選擇施打的疫苗不多,長榮航空7日起台北洛杉磯航線即將增班為每天一班,因此傳出赴美打疫苗的「逃難潮」說法,加上航空公司地勤櫃臺周邊出現託運犬隻,甚至出現「全家逃難連狗一起帶去美國」的說法,讓原本因疫情顯得冷清的桃園機場出境大廳,又熱鬧了起來。 根據桃機公司資料統計,桃園機場2日入出境旅客數為3255人,出境部分2586人,在疫情時期算是近期新高,但航空業受到疫情影響下,每日航班數由每天700班降為200班,因班次減少的情況下,旅客就只能集中搭乘,以桃園機場2日為例,晚上7時至8時的一小時時段中,就有6架班機起飛,分別飛往紐約、洛杉磯、舊金山、西雅圖、芝加哥及多倫多,該時段的出境人數為865人。 資深航站經理表示,美國大學的開學日期集中在7、8月份,與台灣固定9月份開學不同,所以在每年6月初至8月底都是飛美旺季,以往這些飛航越洋航線的旅客會存著飛行哩程,但在疫情影響下與飛行哩程時限,讓最近購票的旅客,會搭配使用飛行哩程升級艙等,也因此讓商務艙、豪華經濟艙一票難求,經濟艙反而乏人問津,常常剩下幾十個座位。旅客集中到商務櫃臺報到,加上確認出國的有效文件,作業時間拖長了,才會讓民眾覺得人數激增。 根據數據資料顯示,桃園機場3日的入出境預報人數為1860人次,出境1543人,出境航班集中在上午9時,以及深夜11時兩個時段。上午9時至9時59分的出境人數為378人,該時段有4個航班,分別是飛往舊金山及上海,還有2架次飛往馬尼拉。晚上11時至11時59分,則有2個航班分別飛往法蘭克福及洛杉磯,該時段共有377名旅客,值得注意的是3日桃園機場雖有201架次的客機起飛,但其中僅有19架次是有搭載旅客,也因此導致旅客集中搭乘。 至於「連狗逃難去美國」的說法,知情人士無奈地說,台灣有善心人士定期會將流浪狗送養至國外認養,其中又以美國為大宗,所以赴美航班的地勤櫃臺周邊,常常會出現託運使用的寵物籠和要搭乘飛機的犬隻。

  • 5機場篩檢站明啟用 飛外島建議提早90分鐘報到

    5機場篩檢站明啟用 飛外島建議提早90分鐘報到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核定5處機場將設置篩檢站,明日起前往澎湖、金門、馬祖的旅客,有症狀者須接受核酸檢測、不得登機,搭機前14天內有疑似症狀者需接受快篩,採檢陰性才允許登機。交通部民用航空局表示,建議搭機旅客提早90分鐘到機場,以免延誤搭機。 民航局指出,松山、台中、嘉義、台南、高雄等5處有航班往來澎湖、金門與馬祖等離島的機場,經指揮中心核定後,已經設置篩檢站,並備妥防護裝備及篩檢試劑,明起啟動相關作業。 搭機前往澎湖、金門與馬祖的旅客,抵達機場時均需填寫「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國內線航班旅客健康聲明書」一式2份,交航站人員檢視,並配合實聯制及量體溫。 依疫情指揮中心規定,搭機當天有新冠肺炎疑似症狀者不得登機,應配合進行病毒核酸檢測,採檢後需返家等待檢驗結果,返家過程不得搭乘大眾運輸工具。 搭機當天沒有症狀,但過去14天內有疑似症狀者,則於現場配合快篩,快篩結果陰性者可登機,快篩結果陽性者,由衛生單位安排後續病毒核酸檢測,並搭乘防疫計程車至防疫旅宿或集中檢疫所,等待檢測結果。 為讓篩檢作業順利進行,民航局提醒,明起前往澎湖等離島航班,將暫停受理旅客網路報到,旅客必須於現場櫃臺或自助報到櫃臺(Kiosk)辦理報到並繳交健康聲明書。此外,建議旅客起飛前90分鐘至機場,並攜帶身份證及健保卡,以免延誤搭機。

  • 日航飛台波音客機空中失壓 緊急迫降關西機場

    日航飛台波音客機空中失壓 緊急迫降關西機場

    日本航空一架編號為6729的波音767客機,今(23)日上午從東京成田機場起飛準備飛往台灣,沒想到飛行到一半機艙突然出現失壓問題,客機隨後緊急迫降關西國際機場,所幸機上並沒有乘客、只載有貨物,2名機組員也平安。 日本共同社報導,日本航空編號為6729的波音767客機今日上午10時10分自東京成田機場起飛、準備飛往台灣桃園機場,不過飛機起飛後,約在10時40分左右,機艙突然出現失壓警告,客機隨後改迫降關西國際機場。 所幸客機上並沒有乘載乘客,只有運送貨品,2名機組員也平安無事。 根據桃園機場航班資訊,原定台灣時間12時40分抵達的6729客機已經取消。

  • 駐印度確診官員 再一人返台治療

    駐印度確診官員 再一人返台治療

     印度新冠肺炎疫情嚴峻,台灣駐印度代表處1名確診者,昨晚間搭乘醫療專機返台治療。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表示,該名旅客體溫37.4度,意識清楚,可以自行下機,已經搭乘救護車至醫院隔離治療。專機上包括機組員、醫護人員合計有2人,他們都有適當防護,過境不入境。  我駐印度代表處累計10人確診,其中兩名確診外交人員已於上周返台治療,其中一名重症者恢復良好。外交部昨天再次安排另一名病情惡化的駐印度官員搭醫療專機返台,該名確診官員步行下機,並躺上一旁的擔架,隨即由救護車載往醫院就醫。  據了解,這架班號HMJ185的醫療專機由台灣飛特力公司代理,14日上午從印度起飛後,中途停靠越南峴港國際機場,休息加油後再度起飛,晚間約6時15分左右抵達桃園機場,較原先預計時間延遲1個多小時。  前先已返台的2名確診外交人員,入境後即收治住院隔離及採檢。對於他們目前的情況,指揮中心專家諮詢小組召集人張上淳表示,2人返台後,很快狀況就改善了,現在氧氣也不需要,復原的相當良好。

  • 立榮航空降落南竿爆胎1輪掉落 緊急飛返松機迫降人機均安

    立榮航空降落南竿爆胎1輪掉落 緊急飛返松機迫降人機均安

    立榮航空1架班機原定今(10)日上午從松山機場飛往南竿,卻在準備降落南竿的過程中疑似1顆輪胎爆胎、另一顆落下,因此緊急重飛但仍無法降落,因此返回松山機場緊急迫降,目前消防人員也緊急出動待命,詳細情況還在釐清。 民航局長林國顯證實,立榮航空B79091航班原定上午從松山機場飛往南竿,卻在準備降落時撞到右邊跑道,右輪有異物,造成3、4號主輪受損,要求飛回松山機場順利降落。目前機上70人平安。運安會表示1小時前已經派員前往松山機場,等現場有更確定的資料才能確定是否立案調查。 立榮航空今(10)日表示,該架ATR72-600型航機執行松山-南竿B7-9091航班任務,班機原訂8點30分起飛,但因南竿當地天候因素,延至9點27分自松山機場起飛,10點07分於南竿機場執行落地程序時,發生右側主輪爆胎,機長立即依標準作業程序執行重飛返回松山機場,並由相關部門通報民航主管機關。 該架飛機已於上午11點7分平安降落松山機場,機上飛行員2名、空服員2名、70位乘客人機均安,事發原因將配合相關主管機關進行調查,立榮航空對於此次異常事件造成旅客不便深感抱歉。

  • 《國際產業》法國政府增資 躍升法荷航最大股東

    法國將對法國航空-荷蘭航空集團(Air France-KLM)貢獻40億歐元(約47億美元)進行資本重組;並且,根據周二歐盟通過和新宣布的計畫,法國政府對該航空集團的持股將雙倍於原先的14.3%。 法國政府將去年對該集團的30億歐元貸款轉化為一混合的工具,並承諾為計畫中的股份發行再增加10億歐元,讓法國政府對法航-荷航集團的持股來到超過30%。 法國財政部長Le Maire表示,法國政府將成為法航最大股東;財長並宣稱,此舉是對法航和法國就業的承諾跡象。 在與歐盟達成的協議中,法航將放棄巴黎Orly機場18個起飛和降落時段,此占其目前在機場投資組合的4%。不過它們重新分配給競爭對手,將僅限於立基於該機場的飛機。 法航-荷航還表示,荷蘭政府不會參與此次增資,因此其14%持股可能在此次發行中遭到稀釋。

  • 帛琉首發團 折騰6小時才登機

    帛琉首發團 折騰6小時才登機

     國人期待已久的帛琉旅遊泡泡首發團1日啟程,首發團旅客有100人,加上日前先來台訪問的帛琉總統惠恕仁在內的帛琉訪問團23名成員,在登機前5小時就來到桃園機場採檢,結果全機123人核酸檢測(PCR)採檢為陰性,下午3點13分華航CI028班機順利起飛,但程序冗長讓部分旅客抱怨「出國好繁瑣」。  首波參加帛琉旅遊的國人,總共有7個旅行團、共100名旅客組團前往,再加上帛琉總統惠恕仁伉儷及訪問團成員共23人。  桃機首執行出境核酸檢測  雖然是下午的航班,但旅客得在上午8時就要陸續在桃園機場第2航廈集合,報到後先填寫健康聲明書,加上首發團還要追蹤接觸者,團員也被要求下載APP,有旅客不滿抱怨「出國好繁瑣」;隨後8時40分起由桃園醫院負責至2航廈出境大廳北側採檢站採檢,至10時餘完成採檢,這也是去年爆發新冠肺炎疫情以來,桃園機場首度執行出境旅客核酸檢測(PCR)採檢作業。  等待採檢結果期間,旅客在機場候機時被全方位「監管」,僅獲准在桃機二航廈3樓、5樓移動,逛逛久違的免稅商店,或坐在休息區靜候,所有旅客身上都貼上貼紙,以便機場人員識別。  123人全陰性 響起歡呼聲  PCR檢驗報告11點30分陸續到達旅客手中,得知全部陰性後,現場響起一陣歡呼。下午1點55分開始登機、3點10分起飛,等於首發團旅客花了約6小時在機場等待,首日大部分行程都花在桃機逛街閒晃。  負責現場指揮採檢的桃醫副院長陳日昌表示,因醫生及護理師著裝完備不方便登記資料,現場安排2名場控人員協助,但驗證身分仍相對耗時;另撤場時還得留1名醫師在現場等待,確定所有旅客下午順利登機才離開,並需將檢驗報告紙本發放給旅客、另寄一份數位檔案到帛琉,他感嘆「出個國竟這麼辛苦!」  在將近4小時的航程中,儘管飛機上沒有視聽娛樂設備,但所有旅客都認真的紀錄每一項細節。林姓旅客表示,機上有宣導輪流用餐,每次有人上完廁所,空服員都會立即消毒,相當落實防疫。飛機降落前,所有人都獲得帛琉總統惠恕仁親贈的帛琉特色防水袋,以應付玩水行程。  帛琉總統親贈特色防水袋  旅客落地後,出示護照與事先準備好的入境聲明書,通關相當迅速,入境已有帛琉民眾表演迎賓舞,當地天氣有點像台灣南部的悶熱感,一出飛機就能感受到「海味」。  林姓旅客指出,團員住的是帛琉老爺飯店,所有設施都能自由使用,包括戶外草皮、涼亭、酒吧、游泳池等,但門口有保全禁止團員單獨外出,進出一定要導遊帶滿所有人集體行動。

  • 霧鎖金馬機場卡5千人 啟動海運疏運

    霧鎖金馬機場卡5千人 啟動海運疏運

     金門1日因濃霧影響,尚義機場往來人數「掛零」,全天取消單向51班次,受影響旅客近4000人,緊急由合富快輪協助疏運;連江縣原定12班次從台北、台中飛往南竿,僅3班次順利起降,飛往北竿4班次也僅剩2班次,民眾紛紛轉往海運,臺馬之星、臺馬輪等2艘船訂位數達994人,訂位率約92%。  金門航空站表示,昨天下午12時49分至2時24分之間,尚義機場曾短暫達到適航標準,但6架從台灣起飛的班機,在抵達金門上空時因雲幕過低,加上濃霧再起,只得相繼返航台灣,縣府與相關單位也即時啟動海上疏運B計畫。  航港局統計,台灣方面有近400位旅客改搭合富快輪返金,金門也有約300人登記搭船赴台。船班時間是1日晚間9時自基隆港發船,訂今日中午12時抵達金門港料羅港區,下午2時再自金門料羅港發船,當晚11時抵達台中港。另縣府原已超前部署的包船金門快輪,昨日晚間11時也自台中港發船,協助疏運旅客近400人,預定今日早上8時抵達金門料羅港區。  但因海上船運的疏運能量有限,仍有待天候好轉,才能疏運連日滯留的旅客。不少無機可搭的台灣遊客,在機場候補白跑一趟後,也只能苦笑:「金門3日遊送關島」,消遣自己被關在金門,無機可搭回台灣。  連江縣南竿機場、北竿機場1日持續受到大霧影響,原定12班次飛往南竿,僅3班次順利起降,飛往北竿4班次也僅剩2班次,民眾轉往臺馬之星、臺馬輪。  臺馬之星昨上午9時許先從馬祖搭載568人,於下午7時許抵達基隆,臺馬之星、臺馬輪昨晚間同時從基隆開往馬祖,2艘船訂位數達994人。  連江縣交通旅遊局指出,南竿、北竿2機場近日常受到天候影響關閉,呼籲民眾使用海運避免行程受阻。

  • 帛琉泡泡首發團4/1下午起飛 旅客可在機場5樓自由活動

    帛琉泡泡首發團4/1下午起飛 旅客可在機場5樓自由活動

    帛琉泡泡將啟動,交通部觀光局副局長林信任今宣布,首發團將在4月1日下午2點30分起飛,上午8點30分開始報到,9點開始採檢,會在12點30分以前取得檢驗報告,先拿到的人可以先通關。出團人數截至3月26日有92人,昨日新增4人,累計96人,預計4月4日返台。 林信任表示,旅客的資格驗證在3月30日以前都已經送到疾管署和移民署,確認旅遊史、居家檢疫等情形,所有旅客今天將取得回覆確認。4月1日當天,我們預留了3.5小時的檢驗時間,2小時的封關時間。 出發當日,團體旅客需在機場5樓集合,報到後由領隊帶領進行採驗,再由領隊帶到另一點,基本上在5樓可以自由活動,但是還是要維持安全距離,且儘量不要和別團混在一起。林信任表示,旅客取得陰性報告後,由領隊依批次方式去櫃檯報到放行李,進行證照查驗後,等候登機。 對於旅行中的注意事項,林信任表示,為防疫需要,需以團進團出方式進行,每天量體溫、戴口罩、維持社交距離。所有接待的飯店和餐廳都是經過認證,旅客入境的時候需要下載他們的APP,以利行程追蹤,若遇到緊急事故,旅行社人員需要向交通部回報,尋求大使館的協助。 林信任表示,旅客返台後,基本上所有的旅客都和一般入境的旅客分流,航空公司會貼上識別貼紙,轉而問引導動線,有專用廁所、泡泡免稅商店、通關櫃檯等。他也提醒旅客,回國第5天需要進行PCR檢測。 對於越南、新加坡旅遊泡泡的洽談,林信任表示,去年底台越進行雙邊會談,雙方認為只要是疫情許可都樂於推動,而新加坡去年12月單向對台鬆綁邊境,國人只要有陰性證明都免除檢疫,未來會依據疫情發展來推動,目前已經在研擬雙邊的文件。至於相關的時間表,則依照疫情滾動式檢討。

  • 末代館長 航科館的末日

    末代館長 航科館的末日

     1我的職場生涯和一般人大異其趣,和同儕或友人相較更是罕見。它並不是一條常軌,可以循序漸進,而是一條跌宕起伏的曲線,情境有如坐雲霄飛車。當它從高處反轉,加速往下俯衝時,很難想像會跌入什麼深淵。  我的前半生,基本上還算是在常軌上運行,工作的範圍也在我所熟悉的新聞界和文化界,憑著機運和自己的努力,逐漸邁向生涯的高峰。卻在年過半百時,幾度遇到晴空亂流,完全打亂了我的生涯規劃。  從此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每三、四年就得轉換一次工作,到我退休的十五年間,竟然換了五個工作。工作性質上天入地,名片上的職銜包山包海,宛然是個萬事通,最後居然也能全身而退,安全下莊,連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因此我的人生履歷表上,比一般人多了許多斜槓,與現今世代夸夸其談的所謂「斜槓人生」、或自詡為「斜槓族」相較,遑不多讓,也較同儕或友人有更多的職場歷練,人生因而更為充實而豐富。  回望我四十年的職場生涯,最後一役反而最值得玩味,因為它與我的專長和背景全然無關,一切都要從頭學起。我卻能在這個職位上安然做滿三年,直到屆齡退休。一路暴衝的雲霄飛車,此時總算回到常軌,安穩地走完最後一里路,也為我的職場生涯,畫下一個完美的句點。  2  我最後的工作是「航空科學館」館長,友人乍聞之下,免不了要跌破眼鏡。因為我長年在文化界工作,是科學界的門外漢,和航空科學素無淵源,再怎麼天縱英明,神通廣大,都不可能隔山打虎,去當航科館館長。  不過這年頭,跌破眾人眼鏡的事可多了,大家早就司空見慣。何況自從我到桃園機場任職之後,工作已跨入航空領域,每天處理的都是航站的問題,早就與文化界脫節,也逐漸習慣「林館長」這個稱呼,既然身在航科館,暫時就成為文化界的逃兵吧。  航空科學館位於桃園國際機場前端,人們進出機場時一定會先經過它,遠遠地就會看到一座高聳的觀景塔台,以及周遭陳列的十餘架大大小小的戰機,相當引人注目。因為它是全台唯一的航空科學館,歷年來此參觀的人潮始終絡繹不絕。尤其是小孩和學童,不但家長喜歡帶他們來看飛機,學校舉辦的戶外教學活動更少不了它,可見它受歡迎的程度。  民國68年,桃園機場第一航廈落成正式啟用,當時的民航局長毛瀛初帶領美國波音飛機製造公司來參觀機場設施,發現活動中心與觀景塔台並未充分利用,波音公司便建議可改建為博物館,並願意提供價值十萬美金的展品。毛局長聽了很感興趣,便指示規劃成立「中正航空科學館」,並擇定民國70年10月31日開館。  波音公司隨即委請美國紐澤西州的T.S.A.設計公司進行規劃,包含主體建物、瞭望台、戶外飛機公園與紀念品商店,大部分的展品也為該公司提供,總經費約為新台幣一億六千萬元。另有18架珍貴實體展示飛機,其中12架由空軍無償撥贈,展示於戶外飛機公園。  這些軍機包括RF-101巫毒式照相偵察機、F-86軍刀式轟炸戰鬥機、F-100超級軍刀式轟炸戰鬥機、F-104星式戰鬥機、F-5A自由鬥士戰鬥機、HU-16信天翁式水陸兩用救護機、S-2A追蹤者式反潛偵察機、OH-13H直升機、介壽號教練機等,都是航空迷耳熟能詳、身經百戰的的軍機。  每架軍機於服役期間,都曾有過輝煌的歷史,捍衛了台海上空的安全,除役之後停放在此,供遊客憑弔它們的雄姿和英勇往事,已成了航科館的鎮館之寶,也是航空迷的朝聖之地。因此開放後即吸引大批遊客,成為桃園地區著名的觀光及戶外教學景點。  3  過去我每次出國,搭車或開車經過這兒時,都會對這些軍機多瞧上幾眼。因為我自己也是個航空迷,對戰鬥機更是情有獨鍾。早在台南讀高中時,就常跑到台南空軍基地看F-5E「自由鬥士」戰鬥機起降。每天朝會升旗時,就等著看F-5E編隊從國旗桿上飛過的雄姿。我還珍藏了好幾本戰鬥機圖鑑,看到戰機在天際呼嘯而過,一眼就可辨識它們的機種和性能。  但這些圖鑑再怎麼精彩,終究比不上航科館外陳列的戰機,因為它們是真實的機體,詳細閱讀導覽資料,每架戰機背後都有英勇的故事。我曾多次前往參觀,徘徊流連,每每不忍離去。對一個航空迷來說,戰機就是他的情人,每次與之深情對望,想像它們過往的榮光歲月,都有訴不完的衷曲。  我從來不曾想過,有一天我會成為航科館的館長,能和它們朝夕相處三年,最後還成為它們的送行者。但命運就是如此神奇,民國101年10月我奉命接掌館長一職,有如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因為美夢居然成真。  但我只高興幾天,內心就深感惶恐不安,因為航空迷和館長的角色不同,也會有不同的思維。一來航空並非我的本業和專長,二來我被賦予的任務是封館。航科館成立三十多年,我竟成了末代館長,一上任就要為它倒數計時,展開封館的作業。這樣的身分和使命,令我何其尷尬,又怎能不感到惶恐?  航科館之所以要關閉,是為了配合機場第三航站興建及WC滑行道遷移工程,因為館址正好位在滑行道經過之處,便成了先期工程首要拆除的標的。一向位於機場邊陲,與世無爭的它,竟成了興建第三航廈的第一個犧牲者,時也?命也?儘管我百般為它感到委屈和不捨,也只能黯然接受眼前的事實。  由於茲事體大,需有充裕的時間,與上級開了幾次會議,終於訂定民國103年3月底封館,並在民國104年2月底完成展品文物遷移,包括18架展示飛機,工程之浩大可想而知。這時我才發現,末代館長不是閒差事,而是要拚老命的,因此計畫底定之後,不禁暗叫一聲苦也。  4  航科館占地約5.5公頃,位於華航園區和第二航廈之間,東西兩側緊鄰國道二號快速道路,地形有如一座孤島,進出必須仰賴南北二座迴轉道,並不十分方便。使它得以隱藏在喧囂的車流中,宛然是個遺世獨立的化外之地,不受外界干擾。  而航科館的館長,就像這個獨立城邦的城主,遠離機場公司的管理核心,老板鞭長莫及。我除了每周去航廈開一次主管會議,其他時間都待在館裡,無人聞問,就像放牛班的學生,享有極大的自由,這也是我當館長最感愜意之處。  我上任到封館的這一年之間,航科館照常對外開放。每天早上八點上班後,就會到館舍內外巡視一遍。停留最久的地方便是飛機公園,因為那12架戰機就像老朋友一般,總要一一打聲招呼,看看它們是否安然無恙,就是我每天的早課。  之後再搭電梯上景觀塔台,樓高十層,頂樓有環狀的眺望台,並設有望遠鏡,是航科館獨享的上帝視角,也是遊客參訪必登之地。從那兒向下俯望,整座機場的輪廓盡在眼前。南北二條跑道上不斷有飛機起降,滑行道上排滿了準備起飛的班機。天空同樣忙碌,天際不斷出現返來的班機,也在等待塔台的指示準備下降。  飛機頻頻起降,跑道上的指示燈閃閃爍爍,機坪上的作業車輛往來奔馳。清晨的機場,總是如此的忙碌、熱鬧,卻又秩序井然,充滿了韻律和節奏,令人感受到一股蓬勃的朝氣和活力,為機場繁忙的一天拉開了序幕。  八點半我走下觀景塔台,航科館的大門已開,十多位導覽人員已在各窗口就定位,準備接待來訪的遊客。航科館內共有六個展示區,分別為民用航空區、飛行工藝區、中華民國空軍區、航空史蹟區、太空隧道區與飛行特展區。此外還有萊特飛行器、旅美華僑蔡雲輔飛越太平洋的「華僑精神號」、席斯納150袖珍機,以及懸掛在屋頂的極輕型飛行器。  中午休息時間,我常在這些展區閒逛,看完之後,一部人類的航空史及相關的史蹟,差不多就可一目了然。我即是不斷利用這種走讀的方式,彌補了我在航空科學和史蹟方面的不足,久之也成為半個專家,遇到長官或貴賓來參觀時,親自上場導覽也能勝任愉快。  其實這段期間,我和同仁已在規劃封館的細節了。700多件珍貴的展品,打包後存放在具有防潮的倉庫,另有92件將移至空軍官校「航空教育館」展出。至於最珍貴的18架實體展示飛機,將停放在鄰近的桃園海軍基地機堡與室外停機坪。  為此,我曾多次前往高雄岡山空軍官校「航空教育館」訪察,也曾遠赴日本大阪關西機場、東京成田機場附設的博物館,以及北京大湯山的中國航空博物館參訪,與這三個先進的航空博物館交流。我逐漸從航空博物館的門外漢,成為務實的管理者,封館及展品遷移的時程也成竹在胸,只待一步步推動。  5  104年3月1日,是我永難忘懷的日子,因為朝夕相處了三年的12架軍機,終於要遷移至桃園海軍基地,內心真有百般的不捨。大軍未動,糧草先行。由於遷移的動線有一段要走南跑道,必須飛航管制,只能利用清晨的離峰時段,因此一大早我便趕到航科館預做準備。  那天是個陰雨天,加上寒流過境,天空更顯得幽暗。航科館燈火通明,大型的吊車和重型板車一字排開,在工作人員的指揮下,將12架軍機一一吊起,固定在板車上。現場充滿了轟隆隆的引擎聲和吆喝聲,以及濃濃的柴油味,場面相當壯觀,好似部隊移防。等一切就緒,指揮官一聲令下,車隊即開始前進。  我和指揮官坐在前導車上,跑道和航科館之間的空地佈滿了壕溝、圍籬、廢棄的崗哨和土堆。前幾天已清出一條便道,壕溝上也搭建倍力橋,當車隊載著一架架龐大的戰機,在便道上通過時,宛如置身戰場,我們正要奔赴前線。  由於便道高低不平,加上下雨泥濘不堪,車隊行進時險象環生,大家都戒慎恐懼,唯恐稍一不慎,飛機會掉落下來,誰都負不起這個責任。因此直到車隊順利上了南跑道後,大家才如釋重負,整隊之後,繼續前進。  半小時後車隊離開跑道,不久即進入海軍桃園基地,許多航空迷早在這兒等候多時。車隊一現身,鎂光燈便此起彼落,紛紛落在我們身上,好像在迎接凱旋歸來的英雄,讓我滿足了一份小小的虛榮。  由於事先已做了完整的規劃,車隊很快停靠在機堡之前,接著吊車又開始作業,將12架軍機一一吊掛下車,再推進機堡,完成了歷史性的「軍機大遷移」的任務。我這個末代館長終於可以鬆口大氣,和那12架軍機揮手說再見了。  6  失去了展品和飛機的航科館,只剩下一個空殼子。我每天出入其間,有如踏上外太空,身體都有漂浮的感覺,過往一切彷若南柯一夢,很不實際。一個月後辦公室也搬到貨運處,航科館從此大門深鎖,再也沒有人出入。  105年2月24日,工程單位派了一部怪手,悄悄地進駐航科館,幾天之內就把它夷為平地。我和同仁得知趕去時,已成為一片廢墟,好端端的一座航科館宛如人間蒸發,就此從地表上消失。  八個月後我屆齡退休,去機場的次數已大為減少,但每次開車行經那兒,還是會習慣性地多瞧上幾眼。只是物換星移,航科館故址已無跡可覓,成為我內心一個永遠無法填補的坑洞。年復一年,我的失落感更深了,因為屬於航科館的記憶,已全然被歲月抹去,再也不留痕跡。

  • 金融業 大搶帛琉泡泡商機

     帛琉泡泡4月登場,衛長陳時中24日表示,首航當天應會前往桃園機場視察檢疫工作。副指揮官陳宗彥也說,規劃民眾8點到機場,分批採檢約須3.5小時,登機前2小時將可完成檢驗程序。  另外,國銀為搶商機紛端牛肉搶市。中信卡、兆豐卡祭出刷卡去帛琉就送28吋行李箱,富邦J卡則推出團費最高8%回饋。  帛琉總統惠恕仁28日將搭乘包機來台訪問,飛往帛琉的旅遊泡泡首架航班也將在4月1日起飛。陳宗彥表示,首發團已額滿,旅行社已有候補名單。  傳出華航有意提前到早上10點半,或中午12點就起飛,陳宗彥直言,指揮中心建議維持1點半起飛,因考量耗時3.5小時檢疫工作要在起飛前兩小時完成,旅客至少要在起飛前5.5小時抵達機場,若起飛時間提前,旅客得更早到機場。  指揮中心24日更新全球感染風險級別名單,越南、新加坡近期被視為很有潛力成為下個旅遊泡泡地點,這兩國疫情趨緩,即日起改為低風險國家,商務人士經申請入境檢疫天數可再縮短為五天。  外傳有「疫苗個人險」年繳不到230元,就有30萬元保障,陳時中認為,理賠倍數才一千多倍、不划算,若有機會買,他也不會買。  金融業也搶搭帛琉商機,產險部分,泰安產險23日晚率先推出「旅行泡泡綜合保險」,國泰產險則宣布將在25日開賣旅遊泡泡綜合保險,兩家產險推出的旅行泡泡(安全旅行圈計畫)專屬旅行泡泡綜合保險,台帛泡泡旅遊五天四夜行程保費為2,534元,只能透過業務員購買,不能網路投保,保障內容包括為泡泡行程量身訂做的「海外緊急救援費用保障」等。  此外,中信銀行24日宣布,凡持中信卡在雄獅旅遊、五福旅遊、鳳凰旅遊等指定旅行社,消費單筆滿6萬元,可獲萬國通路28吋行李箱一個(限量110名)。兆豐銀也強調,4月底前凡刷兆豐任一信用卡購買旅遊泡泡國家機票團費單筆滿5萬元,可獲市價3,980元超萌行李箱。  北富銀在4月30日前,只要以富邦J卡於雄獅、東南等指定旅行社購買旅遊泡泡行程,團費單筆滿8萬元,可享最高8%回饋。

  • 旅遊泡泡上路 桃機採檢站開工

    旅遊泡泡上路 桃機採檢站開工

    台灣、帛琉旅遊泡泡將於4月1日首發出團,由於中央疫情指揮中心要求旅客登機前,需在機場採檢並取得核酸(PCR)檢驗陰性報告,機場公司著手規畫戶外採檢站,並在25日動工興建。 機場公司總經理但昭璧25日視察施工狀況,他受訪時說,旅遊泡泡旅客必須團進團出,抵達機場後分批前往採檢站採集檢體,接著檢體會統一送至部立桃園醫院檢驗。由於等待檢驗結果須耗時3至3.5小時,如果再加上2小時登機作業時間,旅客至少在班機起飛前5.5小時就要抵達機場。 採檢站位於第2航廈3樓出境大廳北邊通道外,是上方有屋簷的戶外採檢站,當旅客抵達機場後,先在第2航廈北側5樓擴建區(簡稱北擴)集合,接著分批前往3樓出境大廳內的採檢站入口,採檢完畢後從戶外出口離開航廈,接著再次進入航廈北擴等待採檢報告。等候期間,旅客可以在北擴的餐廳及免稅店消費,或是前往一旁的戶外觀景台欣賞飛機起降。 取得陰性報告的旅客,目前規畫集中在3號櫃檯辦理報到手續。由於台帛旅遊泡泡初期只有每周2班華航班機,每班限額110人,因此檢測站目前只有設置1間。

  • 帛琉泡泡首航 指揮中心:建議維持1點半起飛

    帛琉泡泡首航 指揮中心:建議維持1點半起飛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副指揮官陳宗彥24日表示,23日已赴桃園機場勘查旅遊泡泡的動線,4月1日首飛帛琉當天,飛機若是當天下午1點半起飛,將安排旅客早上8點起陸續到機場報到、進行採檢。換言之,旅客從抵達機場到飛機起飛,預計將花費5.5小時。 陳宗彥表示,旅客是一團一團各自在機場集合,並將以「團」為單位進行採檢,醫護人員將會把檢體以「團」為單位送到衛福部桃園醫院送檢,再送回機場,預計採檢到拿到紙本報告,共需花費3.5小時,並希望在登機前2小時完成檢驗程序。 陳宗彥提到,在非管制區有規劃2處可供休息、逛街的地方,旅旅遊泡泡的旅客返國入境時,已將會與現有航班旅客分流,就算是入境逛免稅店時,也會是分流狀態。 至於外傳華航打算把航班的起飛時間從下午1點半,提前到早上10點半,或中午12點,陳宗彥回應,華航過去飛帛琉的定期航班都是下午1點半起飛,華航想要調整時間,不過指揮中心建議維持下午1點半的起飛時間,華航尚未定案。 陳宗彥說,規劃讓所有旅客在三小時半之內完成檢驗程序,讓每個旅客都拿到紙本採檢證明,下午1點半的起飛、旅客早上8點就要到機場,若起飛時間提前,旅客得更早到機場,建議旅客抵達機場的時間不用太早。

  • 帛琉泡泡將成行 陳宗彥:早上8點報到 登機前2小時完成檢驗

    帛琉泡泡將成行 陳宗彥:早上8點報到 登機前2小時完成檢驗

    台帛旅遊泡泡4月將成團,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副指揮官陳宗彥表示,昨天已把機場動線做了詳細規劃,目前華航原有航班是下午1點30分起飛,旅客預計在早上8點到機場報到,依照政團的方式採檢,採檢後等待結果,拿到證明後整團check-in,預計登機2小時前完成檢驗程序。 陳宗彥說明,華航原來飛往帛琉的航班是下午1點30分,他們有意將起飛的航班時間調整到早上10點,但我們建議維持在下午1點30分,還沒有最後定案,因此8點到機場是建立在1點30分出發的前提。我們還是比較建議維持在1點30分,旅客就不需太早到,也能休息。 旅客抵達機場後,原則上由領隊確認人數到齊,就進行採檢。陳宗彥表示,採檢後會依序送檢體到桃園醫院檢驗,再送回機場,旅客也能以團體的方式進行登機報到、行李托運等,希望3小時內完成檢驗,取得紙本的檢驗證明,這有利於出入境的使用。 陳宗彥表示,機場非管制區的部分有2個可以休息,稍微逛一下的地方,提供旅客等候。未來旅客返國入境會和現有的其他航班旅客分流,不會和入境旅客混在一起。不論是逛免稅商店、入境,都是在分流的狀況下進行,今天交通部觀光局會再跟旅行業者就細節上溝通,就等待4月1日第一批旅客前往帛琉。目前了解,第1批幾家旅行社都已經達到候位的狀況,都滿了。

  • 應對美軍介入台海

    應對美軍介入台海

     衛星照顯示,福建距台170公里的龍田機場、190公里的惠安機場都在進行大幅翻修擴建。大陸軍事專家表示,這除了是為應對美軍近來在台海介入加深的嚴峻局勢,為解放軍進行常態化台海巡航做準備外,也是為未來若發生台海衝突的中後期進行戰略規畫。  中國政策科學研究會高級研究員王雲飛受訪時表示,升級這兩座機場並非全然在兩岸爆發衝突時用於突擊台灣,誠然殲-10、殲-11、殲-16以及殲20等戰機在這些機場轉場出發進行超音速突防,能在7分鐘左右現身台北上空,但載彈量將大為減小。戰機若進行中高空突防,將面對世界上最密集地區之一的台軍飛彈防空網,而若大陸戰機進行低空超音速突防,載彈量則將更為減少。若戰機如果以亞音速突防,戰機抵台時間則長達12分鐘左右,隱蔽突然性有所降低。  王雲飛指出,當前大陸已經有多種彈道飛彈、遠程空地飛彈、遠程火箭炮等手段對台軍重要目標進行隔海火力打擊,戰爭初期出動戰機對台凌空轟炸突擊的必要性不大。而台軍自製的雄風-2E飛彈,及從美國購買的AGM-84H/K(SLAM-ER)增程型飛彈、海馬斯遠程火箭炮等,也能對上述二機場造成毀傷威脅,因此在台海大規模衝突初期,這兩個機場並非對台突擊的最佳基地。  王雲飛說,實際上,大陸在福建地區的軍用機場數量比台灣少,應對當前台海局勢,有必要加大一線地區的戰機吞吐量,以加大平時和戰時的戰機保障能力。從這兩個機場起飛對台偵察、戰巡,將節省大量油料,也會相應增加戰機滯空時間。  這兩個機場在長期規畫上,是為了在台海衝突中後期、大陸掌握台海制空權後,成為解放軍的前進機場,如惠安機場本就是陸航部隊的主要直升機及無人機前進機場。在改進基礎設施後,能成為轟-6轟炸機、加油機、預警機、偵察機等大型戰機的轉場機場,以應對霸權對手的介入。  王雲飛指出,拜登政府上台後,美軍對中開展的近海偵察、模擬攻擊、穿越台海、南海闖島、雙航母演習等行動,大陸軍隊被逼擴大戰略戰術防禦空間,且逐步形成對美在第一、第二島鏈的反威懾能力。美國想再用《台灣關係法》的「戰略模糊」策略迷惑、欺騙中國。但大陸當前已經把解決台灣問題的基點放在美軍一定會進行軍事干涉,而且準備應付大規模軍事衝突。

  • 波音兩度出包 美日韓航空公司停飛777客機

    繼美國聯合航空一架波音777-200客機20日發生引擎起火意外後,一架使用同款引擎的波音747-400貨機也發生類似狀況,幸好兩架飛機最後皆順利落地。美國監管機關宣布將針對事故展開調查,而美日韓航空公司也相繼停飛採用這款普惠公司(Pratt&Whitney)PW4000問題引擎的777型客機。 聯航一架波音777客機上周六原定從丹佛機場飛往夏威夷檀香山,不料起飛後不久右側引擎故障並爆炸起火,導致零件碎片自高空散落,該航班緊急降落於丹佛機場。 波音同日再度出包,長尾航空(Longtail Aviation)旗下一架波音747-400貨機從荷蘭馬斯垂克機場起飛準備前往美國紐約,但起飛後出現引擎起火、碎片掉落,最後貨機轉降比利時列日機場。 美國聯航周日宣布暫時停飛24架現役波音777客機。日本交通部下令日本航空(JAL)與全日空(ANA Holdings)停飛777客機,並考慮採取其他措施。大韓航空22日也宣布,停飛運作中的6架同款客機。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