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櫻桃支付的搜尋結果,共12

  • 櫻桃支付與合法的距離 顧立雄:要下蠻大功夫

    台灣從事跨境支付的新創機構「櫻桃支付」,因為涉嫌違反銀行法,目前正在向金管會申請進金融監理沙盒實驗,但從去年至今仍在補件,主要是櫻桃支付接受匯款的範圍太大,金管會主委顧立雄30日上午表示,櫻桃支付要符合洗錢防制的要求,「我想他要下還蠻大功夫!」即距離核准,恐還有一段時間。

  • 專家傳真-櫻桃支付的商業模式 為何會踩了洗錢防制的紅線!?

     櫻桃支付(CherryPay)曾被譽為臺灣之光,於2016年進入金管會指導的「金融科技創新基地加速器」,後續在新加坡 Startupbootcamp(SBC)金融科技(FinTech)國際新創加速器選拔賽中拿下前10強,卻在崛起短短兩年後,於2018年8月遭到檢調搜索,創辦人也因涉嫌違反銀行法送辦,且警方也調查發現其以P2P模式進行國際匯款而淪為詐騙集團非法洗淺的管道。

  • 新創在台做金融業務 較辛苦

     曾經被視為台灣之光、研發跨境匯款的新創業者櫻桃支付執行長湯化德11日表示,正在積極補件,希望能進入金融監理沙盒實驗,但他也坦言,台灣對金融業務一直是相對管制,新創或金融科技業者想要做匯兌或涉及銀行的業務「確實比較辛苦」。

  • 櫻桃支付:新創想在台灣做金融業務確實辛苦

    櫻桃支付:新創想在台灣做金融業務確實辛苦

    曾經被視為台灣之光、研發跨境匯款的新創業者櫻桃支付執行長湯化德11日表示,正在積極補件,希望能進入金融監理沙盒實驗,但他也坦言,台灣對金融業務一直是相對管制,新創或金融科技業者想要做匯兌或涉及銀行的業務「確實比較辛苦」。

  • 顧立雄:不是新創就非得支持

     只要新創就可以無限上綱?金管會主委顧立雄17日罕見說重話,強調金管會講的是負責任的創新,「這我已經講過很多次了,不能掛個新創兩個字,就要無條件、一味的支持」。顧立雄昨天是在立法院做出上述表示,他也證實,曾經是台灣之光,還到金管會演講創業之路的櫻桃支付(Cherry Pay),其實已觸犯銀行法。 \n 櫻桃支付申請進沙盒實驗案,預計下周審查,但以顧立雄先前強調要限制對象是外籍移工,且受款者也要是關係人來看,櫻桃原先的業務方式,恐無法過關。 \n 立委江永昌17日在立法院財委會質詢櫻桃支付辦理跨境支付遭檢調搜索,金管會是否認定違法?金管會主委顧立雄直言:「櫻桃支付已在申請進沙盒,他的作業內容就是類似地下匯兌的動作」。 \n 江永昌表示,櫻桃支付2016年在新加坡成立公司,並接受金管會指導,進入金融科技創新基地加速器,2017年入選新加坡最大創新育成加速器,同年金管會也邀請櫻桃支付去分享其發展現況,結果在今年8月被檢調搜索,以涉及違反銀行法經營匯兌業務移送法辦。 \n 顧立雄表示,櫻桃支付來申請進沙盒實驗,「那就表示他還是有法規上的障礙,不然他為什麼來申請?」即認為櫻桃支付的業務已觸及「實質匯兌」。 \n 顧立雄也嚴正表示,新創業者不能單純掛個什麼PAY,覺得好像很新創,要去了解新創背後的含金量到底有多少,且新創業者應理解進入金融產業,就要做好相關工作,如認識客戶、防制洗錢、資安等,櫻桃支付以有限的人力,卻搞一個完全沒有對象限制的支付。 \n 顧立雄直言,櫻桃支付不限制匯款人,且受款人KYC(了解客戶)如何作,實質交易是什麼?匯款目的如何查核?櫻桃支付並沒有去了解進入金融業應符合哪些要求,只強調沒有真正的匯款,是例如受款地有日幣需求,匯款地有新台幣需求,就進行媒合,但光是這些動作要應花多少人力?「櫻桃支付公司才多少人,但你看一個銀行要花多少人力來做同樣的事」。 \n 但顧立雄強調,櫻桃支付被檢調搜索是因為涉及一些人頭案,並非金管會移送,且最後是不是違反銀行法的匯兌業務,仍是要由檢調偵辦。

  • 櫻桃支付獨角獸變階下囚  顧立雄這麼看

    櫻桃支付獨角獸變階下囚 顧立雄這麼看

    在新加坡得到大獎、被金管會讚賞甚至還申請進入金融監理沙盒的櫻桃支付(Cherrypay)卻被檢調搜索,從明日之星變階下囚獲立委關注。立委江永昌今日在財委會中要金管會主委顧立雄說清楚到底櫻桃支付有無觸法?顧立雄表示,「他的作業內容確實是地下匯兌」。 \n \n江永昌表示,櫻桃支付把一個匯兌拆三塊,還被查到涉及假人頭戶詐騙,從過去明日之星變階下囚,但當初金管會還請負責人來演講、當時的副主委鄭貞茂還勉勵他成為獨角獸,說其營運模式沒有觸法,而且他們還進入金融科技創新基地、申請進入金融監理沙盒,到底他們的跨境支付有無觸及法令? \n \n顧立雄表示,就跨境匯兌的部份,已提供檢調金管會的意見。他指出,櫻桃支付在兩地兌付過程中,最大的問題在於匯款申請與當地收款申請沒有對象限制,這要花很多時間做洗錢防制的KYC、資安也要達到,若無法做好的話,兩地收付結果會造成洗防漏洞,「他作業內容就是地下匯兌動作」,但還是要尊重檢調判斷。 \n \n顧立雄強調,新創公司不是取一個創新的名字就是創新,還是要有「負責任的創新。」風險高的業務,所做的風險責任就要提高。 \n \n那麼櫻桃支付到底能不能進入沙盒實驗?顧立雄表示,年底前會審議出來。 \n \n金管會綜合規劃處處長林志吉表示,目前金融監理沙盒申請件數狀況,已有6件申請實驗,一件核准、一件不准、四件審核中,24件輔導中。

  • 櫻桃支付從台灣之光變違法  顧立雄這麼看

    櫻桃支付從台灣之光變違法 顧立雄這麼看

    曾經是台灣之光、到金管會演講創業之路的櫻桃支付,其實已觸犯銀行法。立委江永昌17日在立法院財委會質詢櫻桃支付辦理跨境支付,遭檢調搜索,金管會是否認定違法?金管會主委顧立雄直言:「櫻桃支付已在申請進沙盒,他作業內容就是類似地下匯兌的動作。」 \n \n江永昌表示,櫻桃支付2016年在新加坡成立公司,並進入金管會接受指導,並進入金融科技創新基地加速品,2017年入選新加坡最大創新育成加速器,同年金管會也邀請櫻桃支付去分享其發展現況,結果就在去年底被檢調搜索,以涉及違反銀行法經營匯兌業務移送法辦。 \n \n 顧立雄表示,櫻桃支付來申請進沙盒實驗,「那就表示他還是有法規上的障礙,不然他為什麼來申請?」顧立雄也嚴正表示,新創業者不能單純掛個什麼PAY,覺得好像很新創,要去了解他背後的新創含金量到底有多少,且新創業者應理解進入金融產業,就要做好相關工作,如人頭如何防制,櫻桃支付以有限的人力,卻搞一個完全沒有對象限制的支付。 \n \n 顧立雄直言,櫻桃支付不限制匯款人,且受款人KYC(了解客戶)如何作,實質交易是什麼?匯款目的如何查核?雖然櫻桃支付強調沒有真正的匯款,是例如受款地有日幣需求,匯款地有新台幣需求,就進行媒合,但光是這些動作要花多少人力?「你看一個銀行要花多少人力來做!」 \n \n顧立雄強調:「我講負責任創新,這我已經講過很多次了,不能掛個新創兩個字,就要無條件、一昧的支持。」 \n \n櫻桃支付進沙盒實驗案,最快本周即會審查,但以顧立雄先前強調要限制對象是外籍移工,且受款者也要是關係人來看,櫻桃原先的業務方式,恐無法過關。 \n \n不過顧立雄也強調,櫻桃支付被檢調搜索是因為涉及一些人頭案,並非金管會移送,且最後是不是違反銀行法的匯兌業務,仍是要由檢調偵辦。

  • 櫻桃支付涉違法急進沙盒 顧立雄:不會掛新創就支持

    曾頂著「台灣之光」光環的櫻桃支付(CHERRY PAY),今年被指控遭詐騙集團利用人頭戶洗錢,如今轉而申請金管會監理沙盒做跨境匯兌,會通過嗎?金管會主委顧立雄今(17日)表示,他強調「負責任創新」,所有新創都要了解進金融產業需要負擔的監理成本,「不能掛個新創兩個字,我們就無條件的支持」。 \n \n櫻桃支付2016年在新加坡成立公司,並進入金管會指導,2017年入選新加坡最大創新育成加速器SBC的TOP10,被譽為「台灣之光」,金管會更曾在同年6月邀請Cherry Pay分享在新加坡的發展現況。不過,短短一年過後,櫻桃支付在2018年8月遭警方查出,未獲金管會許可就進行P2P跨國匯兌,甚至幫詐騙集團以第三方支付洗錢,2年來地下匯兌總額高達11億元。 \n \n當時,櫻桃支付打著跨國匯兌比銀行便宜,每筆交易僅收取2%手續費,約為一般銀行的1/4,迅速吸客,同時引來詐騙集團,已經不是櫻桃支付在經濟部辦理營業登記的單純媒合金流交易,違反金管會金融監理銀行通匯業務。 \n \n立委江永昌今在立法院財委會上詢問顧立雄,櫻桃支付是不是把跨國匯兌業務送進監理沙盒,顧親口確認,會後受訪時,他表示,櫻桃支付的跨國匯兌服務正是目前申請監理沙盒6案中的其中一案,不過他也暗指,櫻桃支付的服務風險高,就需要有相應的風險抵減措施,否則恐遭否准。 \n \n「我必須嚴肅地講,新創業者不能單純的說以Cherry Pay這個名字,就覺得好像很新創」,顧立雄說,必須實在地了解他背後的新創的含金量到底是多大,新創業者更要理解,進入金融產業所需要的監理水平,及為達到水平需要負擔的成本,以防監理套利,「(新創業者)說也不用作洗錢防制、也不用有資安要求、不要做可疑申報、大額通貨申報,不要做KYC,什麼都不用」,但一間銀行都要花多少人力去查核收受款人KYC、實質交易是什麼、匯款目的查核,更何況是小小的櫻桃支付。 \n \n顧立雄強調,「負責任創新」他講了很多次,「不能掛個新創兩個字,我們就無條件、一昧的支持」。 \n \n除了櫻桃支付,還有其他2件申請案有關外籍移工跨境匯兌,顧立雄表示,這幾個案子,都會用同樣的標準來審查,對於審查委員會有的疑慮,都會要求相關補正。他更重申,要怎麼做,就要有相應的風險控管措施;相應的風險高,就要有相應的風險抵減,風險低,要做的風險就低,「就這麼簡單」。

  • 櫻桃支付從台灣之光變違法 顧立雄這麼看

    櫻桃支付從台灣之光變違法 顧立雄這麼看

    曾到金管會演講創業之路的櫻桃支付,去年底涉觸犯銀行法遭檢調搜索。金管會主委顧立雄17日在立法院表示,櫻桃支付已在申請進沙盒,他作業內容就是類似地下匯兌的動作,不過顧立雄也強調,櫻桃支付被檢調搜索是因為涉及一些人頭案,並非金管會移送,且最後是不是違反銀行法的匯兌業務,仍是要由檢調偵辦。

  • 工商社論》新創踩紅線孰之過?

     最近連續發生兩起金融科技新創踩到監管紅線的案例,讓大家再度注意到創新與合規之間的糾結。曾有學者指出,創新就是命定要犯法,因為既稱之為創新,就是在解決痛點,如果痛點的解方在現行法規之內,現有業者難道都在昏睡,不會自己提出解決方案嗎?此種論點強調現行法規落後於痛點解決,因此創新就必然違法。 \n 最先看到現行法規落後於痛點解決的金融監理單位是英國的「金融行為監理局」(Financial Conduct Authority, FCA),在2016年6月首推金融監理沙盒制度,讓金融創新者在沙盒內得享有相關監理法規的豁免,並藉由業者與監理當局的互動,檢討法規修訂的必要性,進行法規修正。這套制度推出之後,廣為世界各國跟進,截至目前為止,至少有13個國家採行。我國的金融監理沙盒法案正式名稱為「金融科技發展與創新實驗條例」,在去年12月底完成立法,於今年3月1日總統明令頒布,相關子法已全部訂定頒布,預計9月間開始將有業者進入沙盒。 \n 前面我們所提到的兩個金融新創踩紅線的案例,分別如下所述:8月6日,金融新創公司櫻桃支付(CherryPay)被檢調搜索,並查扣上千萬元新台幣。尷尬的是,櫻桃支付創辦人兼執行長湯化德在業界相當活躍,其團隊於2017年入選新加坡金融科技新創加速器SBC(StartupbootCamp)前10名,被譽為台灣之光,更是資策會受金融總會委任承辦「金融科技創新基地」(FinTechBase)輔導的指標案例。 \n 櫻桃支付的商業模式與全球知名金融匯兌新創TransferWise相似,功能近似跨境匯款,以平台媒合,分別在各地完成資金交付,雖有跨境匯款之實,但外觀並無跨境匯款之行為。支持者讚嘆其手續費低廉、完成交易快,能解決現行跨境匯款機制時間長、費用高、匯率差等痛點,因而入選新加坡金融科技新創加速器SBC決選的前10名。 \n 不認同櫻桃支付商業模式者則認為,只要有跨境匯款之實,就應受銀行法第29條規定,非銀行不得辦理國內外匯兌服務的約束。櫻桃支付因為外觀並無跨境匯款之行為,遊走於銀行法第29條的灰色地帶,但因受主管金融創新的金管會給予肯定,主管外匯監理的央行也沒有表態反對,再加上TransferWise已受各界肯定,櫻桃支付原本應可平安無事。然而,櫻桃支付卻栽在洗錢防制的疏漏。檢警分析165詐騙專線的報案大數據,發現詐騙集團利用櫻桃支付進行地下匯兌,初步統計,該公司所經手的金流已經超過1億,收取手續費約300餘萬。 \n 踩紅線的另一個金融科技新創則是街口支付電子支付公司。街口支付近日宣佈,將於9月3日推出台版餘額寶「街口託付帳戶」,主打高於定存利率,保障年收益1.2%至1.8%,且每日給息、採複利每日計息(每日利息自動滾入本金再賺利息)。 \n 街口支付的「保障年收益」、「高於定存利率」、「每日計息」事實上違反了各項相關法令。首先,存款和儲值不同,若街口支付對儲值支付付利息,就可能違反「銀行法」和「電子支付機構管理條例」;此外,若將支付利息解釋為行銷行為,就違反「電子支付機構從事行銷活動自律規範」不得對儲值進行任何行銷行為的規範。 \n 更嚴重的是「街口託付帳戶」若保障年收益1.2%至1.8%,要先釐清這是存款利息還是信託收益?若是存款利息,已如前面所述可能違反「銀行法」和「電子支付機構管理條例」;若是信託收益,街口支付既非投信業者,怎能辦理信託基金業務?即使與證券投信業者合作(如同餘額寶與天弘基金合作的模式),應注意信託的本質是不保本、不保息的。 \n 可以看出,街口支付沿襲先前補貼商家來擴大市佔的行銷手法,想進一步以補貼會員來鞏固、擴大其市佔率,並強化會員黏著度。或許,街口支付的初衷,只當是創意行銷的形式,但實質上卻踩了好幾條紅線。比櫻桃支付幸運的是,街口支付還沒有付諸行動,就被金管會強制下架;而櫻桃支付因疏於查驗會員身分,已被查獲成為詐騙集團洗錢工具,可能面對銀行法與洗錢防制法的法律攻防。 \n 這兩個案例顯示金融新創的優點在於有創新構想,力求突破現況;但難處在於金融監理機關以穩定合規為最高優先,新創可能動輒踩到紅線。雖有金融監理沙盒可以從事創新實驗,但業者進沙盒僧多粥少,甚至進入沙盒後一方面緩不濟急,另一方面曝光後更可能在實驗期間被現有業者by-pass稍加修改就合規超車,因此,監理沙盒不是解決新創踩紅線的特效藥或萬靈丹。 \n 我們建議新創要學習踩剎車,謙沖自抑;監理要學習多開路,寬廣包容。最近發生的兩個新創踩紅線的案例,嚴格說來,新創要多檢討,櫻桃支付有洗錢防制疏失,街口支付則是一廂情願,以為只是燒錢補貼。但在櫻桃支付案例,若主管機關多開路,核發限辦外匯業務的限制性業務執照(restricted license),給予明確的權利與規範,或許就不會有櫻桃支付事件了。

  • 台灣之光櫻桃支付踩紅線 金管會有點尷尬

    8月6日,新創公司櫻桃支付(CherryPay)被檢調搜索,並查扣上千萬元台幣。尷尬的是,櫻桃支付創辦人兼執行長湯化德在業界相當活躍,去年曾搶進全球最大金融科技新創加速器SBC決選前10大,被譽為台灣之光,更是金融科技創新基地輔導的指標案例。 \n \n櫻桃支付主推共享經濟的跨國匯款平台,個人可透過平台找到國外帳戶代匯者,手續費比銀行低廉,且可巧妙地避開央行的外匯監管。…【更多精彩內容,請見《財訊雙週刊》】 \n \n

  • 公平會連罰3團購案

     近來,網路團購很夯,但是,團購時,要注意小心受騙,特別是網頁的廣告宣稱,公平會昨日就連罰3團購案、5家公司廣告不實,罰鍰自新台幣10萬元至50萬元不等。 \n 第1案是,渥奇公司及正暉公司在Groupon團購網站合作銷售「加州陽光美國西北華盛頓櫻桃」商品時,在廣告中,讓人以為只要支付900元即可購得加州陽光水果有限公司原以1,649元價格出售的櫻桃3台斤。 \n 然而,公平會發現,事實是1,649元原價是由渥奇公司及正暉公司共同討論所得,而供貨商加州陽光水果有限公司從來就不曾以1,649元銷售過;而且,所謂的3公斤是連同外包裝盒總重,不是淨重3台斤。而且,用來裝櫻桃商品的外包裝盒重量有6.9台兩,其到商品總重(3台斤)的比例是14.38%。進而被公平會認定為是廣告不實。並分別罰渥奇公司新台幣50萬元、正暉公司新台幣10萬元。 \n 第2案是,渥奇公司及鎮隆公司在網頁宣稱郭元益百年中秋經典錦風三層30入禮盒、超值優惠5折」,但是,公平會調查發現,民眾根本無法找到相同的禮盒可以比較價格,而且,所謂原價是參考網路上禮盒內容各品項單價總和。進而被公平會各罰新台幣10萬元。 \n 最後,是一起行銷公司及旺德公司在GOMAJI網站刊載「傑夫的燒肉」團購廣告,載有「團購憑證有效期為2010年11月14日至2011年3月14日」、「週一至週四全時段可使用、週五至週日限用中午時段……需預先訂位」等語。 \n 這表示購買團購憑證的消費者,就可以在有效期間內經訂位使用餐點服務。但是,公平會指出,一起行銷公司卻在今(100)年2月18日以電子郵件通知消費者因訂位已滿、所購團購憑證將無法續行使用訊息。 \n 但是,公平會調查後發現,依合作店家旺德公司陳述及團購憑證實際使用份數統計資料,難認今年2月18日至3月14日店內有至到期日前訂位均滿致無法提供服務情形,因此,被公平會認定為,廣告表示與實際給付內容不符,各罰兩家公司新台幣15萬元。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