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權力再分配的搜尋結果,共04

  • 陸美權力再分配 全球化削弱主權

     陸美兩國從貿易戰到科技戰,競爭面不斷擴大,北京清華大學國際關係研究院院長閻學通17日指出,陸美戰略競爭體現在實力差距縮小,權力再分配,以及制定新規則的過程中。 \n 北京清華大學國關研究院院長閻學通17日在人民大學舉行講座,主題為「網路時代的中美戰略競爭」。他指出,陸美的實力差距在縮小,涉及到權力再分配,包括調整現有的國際權力格局,他舉例像是從世界銀行到亞投行,就反映這現象;接下來是制定新規則的問題,譬如世貿組織WTO,在美國總統川普對貿易現狀不滿下,也將面臨制定新規則。 \n 閻學通認為,「網路戰爭」沒有明確的宣戰日起始點,實際上天天在進行。聯合國已經在探討「網路主權之爭」的問題,大陸也派人參加,因為網路必須有主權,不能以網路流通自由都什麼都不管。閻學通直言,全球化削弱了國家主權,各國政府都不愛這樣,中共政府也僅強調歡迎「經濟全球化」,從來沒有說過支持所有的全球化。 \n 閻學通分享了2018年各國在5G專利申請的數據,其中一半來自亞洲,排名第一的是華為5045件專利,排第二的是三菱2812件、第三到第五分別是英特爾、高通、中興,可看出華為遙遙領先,這也是何以讓美國緊張,甚至出現「孟晚舟案」的原因。但之後在5G規則制定權的競爭中,顯然英國、德國等傳統美國盟友,並沒有支持美國,他認為全世界以意識形態畫的界線越來越模糊。 \n 閻學通認為,未來若大陸要超越美國,需歷經三階段;一、美強陸弱,雙方實力拉近,這階段的時間長短,取決於兩國的國內政策;二是陸美實力對等持續不斷,形成兩極格局,此階段約需要20到50年;三是從陸美實力對等走向陸強美弱,甚至大陸主導的單極,就只需要幾年的時間。 \n 他直言,川普對美國的破壞和影響,不是新任總統花4年就可以挽回,他比喻就像是文化大革命對大陸的影響,到現在還存在。

  • 中美權力再分配 網路削弱主權

    中美權力再分配 網路削弱主權

     中美兩國從貿易戰到科技戰,競爭面不斷擴大,北京清華大學國際關係研究院院長閻學通17日指出,中美戰略競爭體現在實力差距縮小、權力再分配,以及制定新規則的過程中。他以2018年全球5G專利申請情況指出,亞洲占一半,名列第一的華為達5000多件專利,與第二名有很大的差距;英德等美國傳統朋友在5G問題上,也不站在美國這邊,全世界的意識型態界線越來越薄弱。他不諱言,網路全球化削弱主權,但沒有一個政府喜歡這樣,即便是中共政府也僅說經濟全球化,對其他領域的全球化並不支持。 \n 閻學通17日在人民大學舉行講座,主題為「網絡時代的中美戰略競爭」。 \n 網路戰爭每天進行 \n 閻學通指出,中美實力差距在縮小,涉及權力再分配,包括調整現有的國際權力格局,像是從世界銀行到亞投行,就反映這一現象;接下來是制定新規則的問題,譬如世貿組織,在美國總統川普對貿易現狀不滿下,未來將面臨制定新規則。 \n 閻學通認為,網路戰爭沒有明確的宣戰日起始點,實際上天天在進行,這不像過去的打仗是誰殺了誰幾個人,而是癱瘓電腦系統讓你沒法工作,隨著網路戰爭頻繁,主權的規範也在強化中。他指出,聯合國已經在探討「網路主權之爭」的問題,大陸也派人參加,因為網路必須有主權,不能以網路流通自由,就什麼都不管。 \n 閻學通分享2018年各國在5G專利申請的數據,其中一半來自亞洲,排名第一的是華為5045件專利,排第二的是三菱2812件、第三到第五分別是英特爾、高通、中興,都在2000多件,可看出華為遙遙領先,這也是何以讓美國緊張,甚至出現孟晚舟案的原因。但之後,在5G規則制定權的競爭中,顯然英國、德國等傳統美國的盟友並沒有支持美國,顯示全世界以意識型態畫的界線越來越模糊。 \n 陸要超美需3階段 \n 閻學通認為,未來若大陸要超越美國,需歷經三階段:一、美強中弱,雙方實力拉近,這階段的時間長短取決於兩國的國內政策;二是中美實力對等持續不斷,形成兩極格局,此階段約需要20到50年;三是從中美實力對等走向中強美弱,甚至是中國主導的單極,就只需要幾年的時間。 \n 閻學通直言,川普對美國造成的破壞和影響,不是未來新任總統花四年就可以挽回,就像文化大革命對大陸造成的影響,到現在還存在。

  • 明年十九大 高層將出現人事異動 中共18屆六中全會聚焦權力再分配

     備受外界關注的中共18屆六中全會將於10月24日至27日在北京召開,主要議程是政治局報告工作,研究全面從嚴治黨重大問題,制定新形勢下黨內政治生活若干準則,以及修訂黨內監督條例。 \n 更重要的是,由於攸關中共黨內人事布局的中國共產黨第19次全國代表大會(十九大)明年將登場,屆時中共高層將出現人事異動,因此外界一般視18屆六中全會為「十九大」人事布局和權力再分配的關鍵會議。 \n 據了解,近1年內,中紀委延續「打虎」力度,再有4名中央委員落馬,包括前福建省長蘇樹林、天津市委代理書記兼市長黃興國等人。此外,去年剛剛在五中全會上遞補為中央委員的海南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陳志榮8月份病逝,成為第1位逝世的18屆中委成員。因此,目前實際上共有5個中委名額需要遞補。 \n 另一方面,由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主持的這次會議,還要分析研究當前經濟形勢,部署今年接下來至明年的經濟工作。 \n 日前,中國大陸剛公布第3季GDP年增率為6.7%,雖讓官方全年經濟成長率「保6.5」可望順利過關。但專家們認為,房地產政策收緊,以及民間投資回升可能缺乏持續力,將讓明年大陸經濟成長仍面臨下滑壓力,今年財政與貨幣政策仍須為「穩增長」護航。

  • 名家-金磚國家合作新發展與潛在矛盾

     金磚國家領導人三亞峰會在舉世矚目中結束。如何充分理解金磚國家機制及其成員國的增加?只有放到全球權力格局變遷的背景上考察,才能看得最為清楚。 \n 危機導致權力格局變遷 \n 權力格局從來就不是一成不變,大危機也意味著權力格局加速變遷。發源於新興國家的危機將鞏固守成霸權國家的主導地位,發源於霸權國家的危機則反之。從1994年墨西哥危機、1997年俄羅斯危機到2000年阿根廷危機,1990年代至21世紀初頻發的國際金融危機等,幾乎均發源於新興國家,僅有的一次──歐洲貨幣體系危機,但也是發生在邊緣霸權的歐盟,而非發生在核心霸權美國,因此有助於強化、鞏固西方(特別是美國)主導的現行國際權力格局。 \n 然而,次貸危機以及由此引爆的全球性金融危機源於守成霸權國家,特別是核心霸權美國,令其軟硬實力均遭受重創,因此,危機理所當然推動了全球權力格局向削弱當前霸權的方向變動。世界銀行行長羅伯特曾表示,全球經濟危機正在改變世界權力關係,其影響將波及貨幣市場、貨幣政策、貿易關係和發展中國家所扮演的角色,此語不過是對現實和趨勢的承認而已。 \n 在這場變動中,與核心霸權美國相比,歐洲、日本等邊緣霸權所受衝擊和損失更大。因為核心霸權美國還可以借助自己的核心霸權地位向其它國家、包括邊緣霸權國家轉嫁危機及其損失。同時,核心霸權還可以在與新興國家在權力再分配的討價還價中犧牲邊緣霸權,以滿足新興國家的部分要求。在當前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改革實踐中,面對中國等新興國家要求提高話語權力的主張,美國也正是這樣做的:壓迫歐洲降低份額和投票權,以部分滿足新興國家的要求。 \n 霸權不會輕易交出權力 \n 儘管如此,世界上沒有一個霸權會心甘情願束手退出舞台,而是必定會竭盡全力遏制新興國家危及其核心利益和地位。對新興國家若能擊潰,就首選將其擊潰,若不能擊潰,就退而求其次,拿出部分權力與之分享,並以此換取新興國家就此安心,不去進一步侵蝕它的核心地位。只有在已經陷入生死存亡的重大危機之際或本土爆發重大危機時,守成的霸權國家才會選擇將權力大體平和地交給另一方,即沒有向它發起生死存亡挑戰的第三方。 \n 即便如此,這種權力轉移也注定是不情不願、充滿摩擦的。守成大國會盡力維持自己的地盤和利益;新興霸權要實現自己的目標,也要不擇手段地壓迫、排擠守成霸權。正因如此,我們才看到丘吉爾二戰時期與羅斯福談判換取美援的條件時被逼得高呼:「總統先生,我一個大英帝國首相來到這裡不是為了埋葬大英帝國!」才看到美國藉「封鎖紅色中國」名義逼迫英國關閉中國銀行倫敦分行,親手毀壞對倫敦作為國際金融中心至關重要的安全感和信心,並在香港封鎖、監控大批貿易公司和金融機構。 \n 霸權從英國轉入美國不過是在兩個擁有共同血緣、文化、政治體制的同源國家間轉移,尚且如此,就更不必指望守成霸權會心甘情願、輕鬆地將權力交給種族、文化傳統、政治制度迥然不同的國家。 \n 結好盟邦亦應找尋平衡 \n 在這個西方發達國家控制政治經濟霸權的世界上,後發國家若想提高自己在國際政治經濟體系中的地位、改善自己在國際經濟利益分配格局中的份額,就必須努力打破守成大國的霸權。 \n 中國從自身的利益出發,肯定是希望守成霸權選擇上述第二(分享權力)或第三條道路(移交權力);而要做到這一點,中國就必須確保守成霸權沒有可能成功實施第一項選擇,即擊潰;而為了確保守成霸權沒有可能擊潰中國,結好盟邦就是必要的。正是出於此動機,中國、俄羅斯、印度、巴西建立了跨國協商機制,並於今年邀請南非加盟,金磚國家從原來的兩個亞洲國家、東歐和拉美國家各一,加上非洲第一大經濟體南非,作為新興市場經濟體的代表論壇,其地域代表性相當完整。 \n 金磚五國經濟互補性較強,經貿規模相當可觀,奠定了金磚國家合作機制建立與發展的基礎,而這次三亞峰會也取得可觀的成果。但需注意幾點:第一,任何國際組織的擴大都可能伴隨著決策與執行效率下降的風險,成員國需要在代表性增強,與決策、執行效率下降之間求得適度平衡。第二,發展中國家間存在利益衝突,也會出現發展分化,以製造業為主的國家和以資源、初級產業為主的國家間利益衝突就很明顯,導致內部關係協調難度加大,成員各國對此應當有充分認識。(作者為中國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研究員)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