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權力過大的搜尋結果,共08

  • 六輕空汙罰單 5年只被開1張

    六輕空汙罰單 5年只被開1張

     雲林縣環保局41項業務委外,包括六輕的空氣汙染總量查核及審查許可證,議員質疑廠商權力過大,公務員當橡皮圖章。縣長李進勇答詢,將檢討業務是否有委外的必要,若有不法情資歡迎提供,但若無事證,也給業務單位空間。 \n 縣議員蔡東富指出,環保局除自來水檢測外,幾乎所有業務都外包,有一家特定委外公司掌握核發許可證的權力,刁難、拖延廠商的操作許可申請案,環保局的公權力怎麼會由民間執行? \n 蔡東富質疑,台塑六輕的自主檢測經過該公司「整理」,有機揮發物原本超標變成合乎標準。縣議員許志豪隨後抨擊,5年來六輕的自動監測超標案件,環保局只罰1件10萬元,要求環保局長曾春美想像「如果你的孩子在豐安國小就讀,夏天要關窗戶、戴口罩上課,能接受嗎?」 \n 許志豪指出,委外公司與六輕的關係比環保局好,不只採樣監測方法有問題,接到民眾陳情也先替六輕解釋,卻不思提出有效數據,減少民眾與六輕糾紛。 \n 縣長李進勇答詢表示,已要求環保局內部檢討提出專案報告,檢討委外業務是否必要,釐清廠商是否合法得標、有無盡到契約責任、有無牽涉不法,若有不法歡迎議員提供情資給他、政風、檢調,若無事證也還給業務單位空間。 \n 環保局副局長張喬維表示,環保局受限於人力、專業、必要性,確實有41項業務委外,除北市以外,各縣市皆然,雲林縣又多了一個全台最大石化汙染的工業區,光空氣許可證就有170多張要審。 \n 針對各項許可證的審查,委外單位只是初審,環保局重新比對數據複審,重大案件則開委員會,蓋印章要負責的,沒人敢當橡皮圖章。

  • 旺報觀點-領導權力過大 祕書幫紛淪陷

     向來有「二號首長」稱號的高官祕書,是大陸官場的特殊群體,看似小人物,但因離領導近,不乏弄權斂財的機會。探究祕書得以過分干政的原因,其實不脫領導權力過大、過於集中的問題,導致祕書參與政務、利用權勢,甚至擁有影響政局的機會。 \n 尤其當領導幹部級別越高、離中樞越近,其祕書「上下其手」的活動能量和空間也就越大。加上大陸官場文化往往因顧及首長面子,對祕書缺乏嚴格監管,而下層官員又想藉由討好祕書獲升遷,對祕書干政不敢發聲,讓祕書能狐假虎威、橫行霸道,甚至利用公權力為個人謀利。 \n 「河北第一祕」李真案爆發,已讓外界驚覺小祕書也能呼風喚雨;近日祕書幫一一淪陷,更直探祕書和領導間的特殊政治生態。領導幹部自身不正,容易讓「身邊人」滋長權慾觀念,因此當領導與祕書「一脈相承」,要改善亂象,必須從改善領導權力過度集中的現象做起。

  • 削弱政法委 十八大常委9變7

     消息人士指出,鑑於政法委系統權力過大,中共十八大計畫削弱政法委權力,降低其職,並考慮今後中央政法委書記不再擔任常委,轉而向常委負責。為此,政治局常委人數可能從目前九位消減為七位。 \n 北京一位匿名的退休官員對《路透社》說,「我不認為常委的全部名單已確定,但顯然將是七人制。」北戴河會議已結束,若干上層消息近來不斷曝光,在京一些高層級別的官員或多或少都有耳聞,常委人數將會減少。 \n 有消息指出,從王立軍事件到薄熙來案發生,再到山東維權盲人陳光誠順利逃脫並進入美國駐北京大使館避難,連串事件令中共政法和公安系統顏面無光。報導稱,這些失誤使中共總書記胡錦濤和他的接班人習近平為此達成共識,把公安與負責國內安全司法等部門歸入自己監管範圍。 \n 該匿名退休官員表示,胡與習達成的共識,可能讓政法委的政治地位降級,「他們正利用目前的輿論看法,如政法委一手遮天,由此產生諸多問題和醜聞,早為各界詬病。」 \n 還有一位與高層人士有親屬關係的商人對《路透社》說,即使在政法委內部,批評聲浪也不小。政法委常委周永康雖在其位,但他的權威已大不如前。 \n 報導引述另兩位消息人士的話說,目前最有可能取代周永康的政法委書記,即現任公安部長孟建柱。根據目前的安排,中央政法委書記今後極可能不再擔任政治局常委,轉而向常委負責,其權力與職務均遭削弱。 \n 外界最近觀察到《新華社》的一篇報導稱,周永康近日在北京主持司法體制改革會議,首次提出「分解執法權力」說法,並呼籲推動中國司法體制改革,提高警察執法辦案、保障人權和維穩水平。有分析認為,這種新提法實際是為防止公安凌駕檢察院和法院,以及一人獨攬公檢法大權現象持續下去,後續值得關注。

  • 人民監督 政府打貪絕不手軟

     大陸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昨天被詢及鐵道部前部長劉志軍貪汙案時,強調打貪絕不手軟,再大的官也要接受監督,首先要實施政府領導人財產公開制度。他以堅定的語氣講出,現在的問題「是權力過度集中,又得不到監督。」 \n 網民「堅決到底」透過新華網發言:總理,最近,劉志軍被免去鐵道部部長職務;原廣東省茂名市委書記羅蔭國被立案偵查。網民無不拍手稱快,這體現了中央堅定反腐敗的決心。但一想,一個是現任部長,一個是現任地級市「一把手」,他們的權力太大了,膽子也太大了,靠什麼來管住「一把手」濫用權力呢? \n 懲治貪腐 決不手軟 \n 溫家寶以一貫溫和低沉的口吻說明,原鐵道部長劉志軍因嚴重違紀而被免去鐵道部長的職務並且接受審查。「這件事情反映了我們黨和政府的決心,」也表現出,無論什麼人,有多高的職務,只要違法亂紀、貪汙受賄,都會受到嚴厲懲處。在這個問題上絕不能手軟。 \n 溫家寶提醒大家,他曾說過:如果物價上漲同貪汙腐敗現象聯繫在一起,足以引起人民的不滿,甚至造成嚴重的社會問題。但是,我們黨和政府是重視的,採取了兩條措施,第一,堅決查處貪汙腐敗分子。這要作為反腐倡廉的一項經常性的有效措施。 \n 第二,從制度上加以解決。之所以出現「一把手」濫用職權、瀆職侵權這類問題,主要還是政府和主要領導人權力過大、權力過於集中而又得不到約束。 \n 坦承扶貧款遭截留 \n 今年政府反腐倡廉將把查處主要領導侵權瀆職、貪汙腐敗作為第一要務。同時還要推進制度改革,建立人民監督的體制,我們正在做。 \n 溫家寶一字一句的說:「今後政府做什麼?花多少錢?取得什麼成果?都要向人民公開。人民可以進行監督、提出意見。只有人民監督政府,政府才不致於腐敗。」 \n 他認為,從長遠看,還是應該實行政府領導人財產公開制度。現在先走第一步,那就是要如實申報個人收入、財產狀況、家庭主要成員包括子女的從業情況,並且接受審查。 \n 網友「背朝黃天」又問:我是農民,從電視上聽說國家將投資4萬億(人民幣,下同)大興水利,打心裡高興。可我想到前些年中央扶貧款都有被截留的事,又有點擔心,4萬億可不是小數字,這麼多錢怎麼花?會不會又被挪用、被腐敗蠶食呢? \n 溫家寶扶了扶眼鏡,坦承說:「老百姓擔心的問題是可能發生的。不僅水利款、扶貧款,甚至包括對農民的優惠政策的款,都有被截留挪用的現象。」 \n 從制度面建立監管 \n 他把問題回歸到制度面,這種現象反映出管理的問題,制度的問題。也就是說水利建設需要4萬億,而且重點用在中小河流的治理、湖泊的治理和病險水庫的治理。但這些項目從立項、建設施工、到監理、審計、考核評價都,要有一套完整的制度。 \n 溫家寶認為,工程建設的監督和管理,一刻離不開制度的監督,一刻離不開審計和監理,一刻也離不開人民的監督。「只有這樣,我們的工程款才能保證用到它該用到的地方,而不致於被截留。」政府正在建立一系列的制度,並且要認真加以執行。

  • 我有話說-稅奴的覺醒

     據各大媒體報導,為了不滿現行稅制,昨天有萬名民眾走上街頭抗議,有些人是因遲繳罰單被罰補稅,挺身抗議政府搶錢,而太極門這個民間團體,也為了纏鬥十四年的稅務官司,和財政部國稅局槓上,並向監察院陳情。 \n 日前,《中國時報》與中華人權協會合辦的「台灣的賦稅人權總體檢」,民怨第一名是「稅務機關行政權過大,任意曲解所得性質」。稅務機關是行政機關,本就應依法行政,但許多實例顯示,國稅局行政權過大,而且超越法律,基本上違反了法治精神,只用行政命令擴張解釋,嚴重造成納稅義務人權利的侵害。立委羅淑蕾是執業廿五年的會計師,就碰到很多稅務上不公平不合理的事件,所以她也關心稅奴問題。 \n 昨天的這場抗爭,象徵著稅奴的覺醒,不知這上萬人民的吶喊,政府聽到了嗎?筆者覺得我國的行政權過大,完全忽視人民的人權、生命權及財產權,彷彿封建社會再現,只是古代權力最大的是皇帝,擁有權力的是官吏;而在現代稅奴的實例中,權力最大的是稅務機關,依然不脫官吏本質。 \n 國稅局除了濫開稅單,且動輒以強制執行、管收強收人民的財產及限制人民的自由要脅,這與封建時代的稅吏何異?現代稅官苛刻已非一朝一夕,長久以來,人民一直敢怒不敢言。 \n 因此,為捍衛人權、自由權及財產權,筆者欣見人民走上街頭表達心聲,也希望政府當局閉門思過,苦民所苦,調整吃人的政策!

  • 《財經網》-不能用政府改革代替政治改革

     評論解讀中共十七屆五中全會後,輿論相當關注中國政治改革的未來動向。「十二五」規畫建議中強調政治改革要「積極穩妥推進」,如何解讀其意涵,政改到底是、應該是政府改革還是政治改革,作者進行了剖析。 \n 五中全會對「十二五」政治改革的表述是「積極穩妥推進」。從日前公布的「十二五」規畫建議來看,有關政治體制的改革集中體現為政府行政體制的改革,也就是說,「十二五」政改的主題並非如人們一般想的那樣著力於推進政治的民主化,將主要是政府改革。所謂「積極穩妥推進」,其含義就在於此。 \n 扭轉強政府弱社會 \n 就政改的複雜性而言,小心拿捏、穩妥推進是對的,特別對中國這樣一個強政府的國家來說,政府改革某種程度上關係到中國改革的成敗。但假如把「積極穩妥推進政改」等同於政府改革,以政府改革來置換政治改革,則這樣的安排有些不妥。 \n 中國是一個大政府、小社會的國家。政府掌控著社會的大部分權力資源,主導著社會經濟的運行。地方政府在發展經濟上的競爭還被一些學者看作是中國改革成功的一個主要因素。就實際情形來看,中國政府特別是地方政府的一個主要職能是發展經濟,地方各級領導和官員日常工作中的一項主要任務就是招商引資,政府的其他職能,如提供公共服務,進行社會管理、維護安全和穩定,則基本是陪襯,或名存實亡。在此意義上,地方政府實際上與市場中的一般企業的行事方式無異,也以追求利潤最大化為目標,只不過政府的利潤是政績和財政收入以及租金收入(後者對官員個人而言),這也就是經濟學所謂的「政府公司化」。 \n 政府職能需徹底轉變 \n 但另一方面,政府又是一個擁有國家暴力和制定、解釋與執行法律特權的社會管理組織,這是市場一般企業所根本不具備的,因此,政府行為一旦公司化,必然產生與民爭利,以及尋租和腐敗情形,尤其對一個權力幾乎不受監督的政府來說,其逐利化無疑會對社會和民間資本造成更大的危害。 \n 中國各級政府是通過以下幾種方式來干預企業、市場和個體的經濟活動,從而實現自己的政策意圖的:一是國有企業,尤其是中央企業;二是行政許可和管制;三是政府直接投資。所以,中國各級政府確實需要一個從經濟活動中退出,還利於民,回歸政府正常職能的改革過程。 \n 以此而言,儘管改革以來中國一直沒有停止對政府的職能轉變要求,但迄今為止,取得的成效不大,而且一遇到經濟形勢不好,政府反而強化其經濟職能以及干預市場的力度,就像此次金融危機一樣。另外,政府官員作為改革中獲益最大的一個群體,逐漸形成了一個既得利益集團,其自身的改革動力正日趨衰減,這也是政府改革進展不大的一個原因。凡此種種,都將會使得「十二五」時期政府的改革倍加艱難。從這個角度說,「十二五」的政治改革著眼於政府改革,也未嘗不可。 \n 放手推進深層次改革 \n 但是,必須避免這樣一種情況的出現,即認為政府改革很難,就把「積極穩妥推進政改」簡單理解成只停留在政府改革這個層面上,不敢放手推進更深層次的政治改革。一如前述,在政府自身喪失了改革動力的前提下,要推進政府改革,轉變政府職能,就必須引進外部力量,依靠社會推動政府去改革。換言之,在社會的壓力下,政府不得不改革,放棄一些自身利益,以換取民眾對政府的認同。引進外部力量就必須向社會開放權力空間,這需要一定的言論自由和結社自由,大力培植民間組織,從而,也就要求適時進行社會改革和政治改革。 \n 再者,政府改革的重點雖然是轉變職能,但實質卻是限制政府權力,尤其是領導人的權力。鄧小平當年把削減和限制一把手過大的權力作為改革黨和政府領導體制的核心和關鍵,不能不說看到了問題的本質。要限制政府的權力,監督政府的活動,黨和政府內部必須形成一個分權體制,甚至向社會讓渡部分權力,政府的行為也要公開化,顯然,不進行政治改革,推進黨內的民主化是不行的。 \n 統籌規畫並非牛步化 \n 另外,從市場經濟的完善來看,市場化改革在更深的層面上反映出了人的自由、理性和權利為代表的現代價值觀得到了認同和尊重,這種現代價值觀需要制度來保障,否則,就會在政府的權力干預下喪失。而成熟的市場經濟,其政治邏輯是憲政治國、有限政府,它要求對市場中的個體產權和民主權利進行最大限度的尊重和保障。因此,也需要依照現代民主和法治的要求,建立起配置合理的權力架構和治理結構,這些同樣只有政治改革才能做到。 \n 所以,儘管政府改革是政治改革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但不能把「積極穩妥推進政改」局限於政府改革,更不能將之等同於政改。中國的政改有比政府改革更廣泛和更豐富的內容。目前而言,可在政府改革的基礎上,或者在推行政府改革的同時,著手進行下述政治改革:推進黨內民主,改進黨的執政方式;擴大代表的直選範圍和層級,強化人大的作用;實行政務公開,建立預算民主;發展民間組織,擴大工會的獨立性,推進公民社會的建設;建立真正的公職人員的財產申報制度,杜絕官員腐敗;允許民眾和輿論有自由批評政府的權利;以及司法相對獨立。這些改革對一個正義的社會來說,是非常需要的。 \n 政治改革是一個系統工程,需要統籌規畫,有序前進,但這不等於可以放慢政改的步伐。就中國的情形而言,可以把政府改革作為政改的切入點或突破口,但不能不啟動其他方面的改革。實踐早已證明,沒有政改其他方面的推進和配合,政府改革自身也不可能取得實質進展。 \n (摘自《財經網》2010-10-29,作者鄧聿文為中央黨校《學習時報》副編審)

  • 國土系統成腐敗高發區

     近年來,隨著土地資源的增值,在土地審批、交易、開發等過程中,違法違紀現象屢見不鮮,呈高發態勢,大陸國土部門已成為腐敗「重災區」。 \n 大陸國土資源部門為何沉淪不振?專家學者綜整了「國土系統已成腐敗高發領域」、「倒台『土地爺』多被房地產商拖下水」、「涉土腐敗窩案串案多」、「國土官員腐敗緣於權力過大和濫用」、「根治土地腐敗重在權力制約」等五大症狀和解決方法。 \n 行使著土地、礦產等自然資源的行政審核、審批、處置、確權、登記、發證,和相關違法違紀案件查處等權力,大陸國土資源部門大權在握,中央治理工程建設領域突出問題工作領導小組,5月20日在國務院新聞辦舉行新聞發布會,領導小組成員兼辦公室主任、監察部副部長郝明金進行案例說明。 \n 據最高人民檢察院2009年9月統計,2007年至2008年,全國檢察機關共查辦城鎮建設領域商業賄賂犯罪案件9374件、10043人,案件主要發生在房地產開發、土地出讓等領域,共7990件;共查處國家公務員3567人,其中土地管理部門501人。國土資源部表示,去年開展工程建設領域突出問題專項治理工作以來,全國共受理土地出讓和礦產資源管理舉報和案件線索15252件,立案357件,查實269件,給予黨紀政紀處分603人,移送司法機關650人。「國土資源系統已成為腐敗易發、高發領域。」國土資源部長徐紹史3月31日在黨風廉政建設工作會議上感慨地說。 \n 他強調,「要改變以往按部就班、零敲碎打的做法,而是要大喝一聲、猛拍一掌,堅決遏制腐敗的滋生蔓延。」

  • 陳冲:惹憲政爭議

    二次金改善後條例,金管會評估後認為:給予行政機關過大權力。立法院昨(1)日審查「二次金改善後條例」,金管會主委陳冲表示,條例內容,給予行政機關太大的權力,他並反問,「憲政體制,有沒有必要為了一個特別法而完全被推翻?」 \n最後在提案委員邱毅堅持下,立法院財委會做出決議,要求金管會盡快於1個月內提出因應對案,陳冲則回應,若司法院同意的話,金管會可以來做(研究對案)。 \n根據立委版本,明訂違法或不當取得被併購公司股權,二次金改善後處理小組,應命令發動併購的金融機構處分持股、嚴禁取得經營權,且不得持有被併公司1/3以上董事會席次。 \n至於涉及二次金改的違法或不當併購的情形,包括:提供不法利益,給具有決策權者;違反市場法則釋出公股;金控或金融機構提供不實資料,申請併購,或以不法方式,取得被併公司股份;其他經主管機關認定違反公平、公正、透明的不當手段。 \n另外,違法或不當取得股權的金融機構,只要經金管會移送,或是檢調單位起訴,善後處理小組就應命令涉案的高階經理人解職、命令併購者限期處分持股,以回復到取得持股前的狀況,並不得透過關係企業或關係人買進持股。 \n對此,陳冲指出,該條例既有形成之訴,也有給付之訴,威力強大,不宜給行政機關這麼大的權力;他認為,最好尊重現有作法,在五權憲政的範圍下行事。 \n金管會書面報告也明確表示,違法事實的認定機關,是法院,再者,目前尚無任何回復原狀的民事訴訟,且回復原狀有其困難。 \n金管會並認為,涉及經營權的爭議,應該由股東協商解決,金融機構也應從金融專業的態度處理,以取得投資人的信賴。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