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正當訴求的搜尋結果,共12

  • 破壞民主訴求失焦 喪失正當性

    破壞民主訴求失焦 喪失正當性

     香港七一遊行,演變為破壞立法會的暴力行動,讓原本平和的示威變調,訴求也失了焦,在輿論些微轉向下,甚至減損了抗議的正當性。必須指出,和平理性溝通對話才是民主的真諦,六月兩場上百萬人的遊行,已是香港民眾最堅強的民意基礎和後盾,切莫因少數人一時的衝動,讓過去的努力前功盡棄。

  • 蔡稱正當訴求 柯指台經驗可借鑑

     香港71遊行示威者衝破玻璃外牆、占領立法會,蔡英文總統2日表示,示威者攻進立法會是正當訴求,台灣對香港人民處境感同身受,希望港府拿出誠意解決社會衝突;台北市長柯文哲則說,台灣政治發展過程其實可以給大陸做很好的參考,這是大陸觀察台灣時要去思考的。立法院藍綠黨團都呼籲港府回應訴求,與民眾良性互動。

  • 香港群眾攻進立法會 蔡英文:正當訴求

    香港群眾攻進立法會 蔡英文:正當訴求

    蔡英文總統2日上午到桃園市龍潭出席中科院「雄風之父」韓光渭院士追思會,並頒發褒揚令,會後面對媒體詢問近日香港群眾運動問題以及即將走訪邦交國卻遭中國大陸抗議,蔡英文表示示威者攻進立法會是正當訴求,希望香港政府拿出誠意解決社會衝突;出訪則按照過往慣例,不會有例外。

  • 闖教育部22人:表達訴求 具正當性

    反課綱人士23日深夜闖進教育部長吳思華辦公室,破壞物品,警方逮捕33人,台北地檢署針對22名成年人偵訊後,以22人涉嫌侵入建築物、毀損等罪嫌,諭令22人各以1至3萬元交保。 \n \n據了解,22人均承認闖進教育部或部長辦公室,但辯稱是因不滿教育部課綱微調作法,為了表達理念及訴求,闖進教育部具有正當性,沒有違法。 \n \n檢方訊問22人是否有人帶頭闖進?或跟隨何人闖進?22人均語帶保留。 \n \n22人中,包括《自由時報》記者廖振輝、新頭殼記者林雨佑、苦勞網記者宋小海等3人,以及參與民眾楊尚恩、翁柏恩、彭宬等3人,合計6人以1萬元交保。 \n \n至於被控參與夜襲教育部的學生及民眾,何瑋婷、蔡存恩、林冠華、莊貽婷、蔡沂女勻、劉勇廷、宋運川、陳震岳、蔡明穎、丁鈞佑、顏煜哲、葉存恩等12人,以2萬元交保。 \n \n此外,游騰傑、閻孝和、尹若宇、陳柏瑜等4人,各被諭令4萬元交保。

  • 馬:用暴力表達訴求 失正當性

     總統馬英九今天晚間和大學校長座談,他說,再怎麼合理的訴求,一旦採取非法暴力的手段,就會失去正當性。 \n 馬總統晚間在總統府和大學校長座談時表示,6位校長昨天發表聲明,對學生運動導致校園與社會動盪感到不安,希望政府跟學生早日化解歧見,學生能盡快回到學校上課;這6位校長也願意建立雙方溝通平台。 \n 總統說,對校長的憂心,他深有同感;他過去也曾在大學任教,看到學生占領立法院議場,攻占行政院大樓,很希望大家能夠用理性和平的方式表達訴求,努力找到彼此都能夠接受的方案,讓爭議和平落幕。 \n 「我一向認為年輕人關心國是,勇於參與,國家才有前途」;但總統表示,再怎麼合理的訴求,一旦採取非法暴力的手段,就會失去正當性。1030328 \n

  • 時論-勞消攜手 削減民主赤字

    時論-勞消攜手 削減民主赤字

     因為勞委會以訴訟向勞方追討十六年前的代位求償/貸款,全國關廠工人連線在台北車站臥軌抗爭,引起許多旅客反彈。當政治體制失能擴大民主赤字(Democratic Deficit),政府無法解決社會衝突,甚至搞不清楚自己的定位,民意喪失體制內發聲管道,自然被逼上街頭自力救濟。然而後現代社會,複雜的政治議題不如淺薄的消費事件吸引注意力,連傳統向官署抗議都被框定於特定領域,弱勢受害者經常投訴無門,長久之下行動必然激烈化,可預期勞動者和消費者的表面對立將愈來愈常見。 \n 經濟社會中,勞動者和消費者其實是家戶部門的一體兩面,在此事件中的角色內在衝突產生戲劇張力。抗議的勞動者,表面上似乎爭取私人的權益,實際上卻是在幫整體消費者作為勞工身分的制度性權益打拚。生活常軌被干擾的消費者,因當下的憤怒而口不擇言,卻可能在另一個舒適安逸環境,欣賞像《悲慘世界》歌劇裡的血汗,產生普世價值的共鳴而潸然淚下,這差不多是我們罵政客「換了位子換腦袋」的個人版,活鮮鮮錯把恩人當敵人。 \n 特殊冷戰歷史脈絡的台灣民主化,透過和平選舉完成兩次政黨輪替,但沒有全面、徹底且正面的轉型正義過程。不但在法律體系充斥著,《社會秩序維護法》、《集會遊行法》、《人民團體法》等等戒嚴遺毒,大多數人心底還存在著「去政治」的小小思想警察。 \n 因而非常狹隘、個案式的所謂消費者利益至為發達,但對於制度結構性的消費者權益卻極為疲弱,抓政府稽核不周全的檢驗報告式記者會容易博得版面,但美牛美豬、核電、基因改造食物,卻被歸類為政治議題而無感。十幾年前,台灣旅行團霸機在航空界惡名遠播,曾經是台美貿易談判的課題之一,但不易形成組織的台鐵旅客,可以吞忍台鐵經常性長時間誤點,卻不能容忍半個小時的勞工臥軌抗爭,這是對政治嚴重過敏的症候群。 \n 從威權解體迄今進行考古,文化霸權大多還被牢牢掌控在保守的意識形態。當時某部國片,以救護車被遊行阻塞無法送醫而死亡的情節作終,狠狠修理常見的「公理何在」標語。雖然學術界已經解構這套反動的說辭,但日常新聞和綜藝節目諷刺短劇無厘頭的醜化依舊,常民被反覆洗腦下,將抗議者貶低為自利者。多數第一次被政府踐踏的受害者,總需要心理建設來擺脫這種身分認同的汙名,出去陳情抗爭前,我們這些「社運流氓」若不大費周章解釋《集會遊行法》,警察也常雞毛當令箭地把抗爭搓掉。 \n 文化霸權總是用放大鏡盯著枝微末節,誇大抗議者的「社會成本」,極小化統治者的責任,不對等的成本效益評估後,「你們的訴求很對,但錯誤的作法無法得到社會認同」彷若天條。 \n 台灣的遊行要一直用大聲公跟周邊的人說對不起,經過學校醫院要噤聲,不應該丟雞蛋或牛豬糞尿,活動結束要把冥紙和垃圾撿乾淨,不然清潔隊弱勢者很可憐。而中產階級歡樂且有秩序,無害於統治結構的活動,則得到掌聲讚揚。人民的抗議就這樣被馴化和諧了! \n 議題必定被設定、導引到抗爭技巧的層面,以便媒體實現「你們的訴求被激烈手段模糊了」的自我預言。其實掌握發言權的權力集團,壓根不承認訴求是正當的,遑論手段。 \n 臥軌的社會抗爭,終究還是要透過體制做政治解決,再來一趟深刻的民主洗禮,補修我們沒做完的功課。如果你真的很討厭在路上突然被政治干擾,更應該讓公共決策過程變得更透明具穿透性,與其體制外抗爭製造不確定性,不如讓他們在體制裡面吵,甚至有政治席位。 \n 消費者和勞動者應該攜手,共同要求政治部門面對民意,刪減民主赤字,而不是互相仇恨謾罵自己的另一個身分。 \n (作者為綠黨中執委)

  • 有主張有魄力,才能做未來的領袖-謝長廷:召開國是無門 罷免帶動改革

     民進黨一一三舉辦的遊行以人數規模和過程來講是成功的。 \n 至於有藍營的支持者說民進黨這次的遊行是輸不起的行為,事實上二○○八年與二○一二年總統大選,民進黨雖然敗選但是都沒有上街抗議,不像兩千年與二○○四年國民黨總統敗選就上街遊行抗議,甚至衝撞法院,以這點來說,民進黨是比較有民主風度。 \n 二○一二年總統選舉國民黨得票率約五四%,現在馬總統不滿意度約六五%,雖然只相隔一年,但是民意基礎都改變了。二○○六年六月馬英九在彰化的演講有提到:「一個總統的民調只剩一八%,人民就可以把權力要回來。」依照這種說法,馬總統現在支持度只剩一三%,民進黨提出的罷免訴求絕對是正當的。在野黨提出召開國是會議的訴求,馬總統也沒有回應,所以我們希望以罷免的行動,擴大社會的能量,使政府能夠更正視人民的聲音。 \n 理論上,罷免的行動有兩種做法。如果只是策略性地針對幾個立委提出罷免,雖然成功率高,但是即使罷免成功,綠營在國會的席次仍然不足以達到罷免總統的門檻,無論是修法改革或罷免總統依然無法成功。國民黨和人民也會覺得民進黨沒有執行訴求的決心,只是為了利益,無法帶動社會對罷免議題的響應。 \n 如果要到達「換政策、換立委、換總統」的目標,可能要對國民黨立委進行全面罷免,但國民黨必然也會發動對民進黨立委全面罷免,結果就是全面改選,才有機會完成後續的修法改革與罷免總統。 \n 雖然會造成短時間的社會騷動,責任與風險也比較大,但是可能換來長遠的改革,這可以和人民溝通和說服。即使沒有達成預期的目標,也會對政府形成壓力,同時也可以累積更大的社會能量。 \n 不論採取哪一種方法,我們尊重民進黨主席的意願,最重要的仍然是民進黨要團結一致,為台灣帶來改革的正面價值。

  • 名家-民進黨113遊行是在辦家家酒嗎?

     從去年12月15日就已經開始在各地造勢與動員的「113火大遊行」,蘇貞昌突然轉換口吻說,只要馬英九接受3個條件,就可以停辦遊行。蘇貞昌突然對遊行來個大轉彎,不是已經知道群眾對遊行不熱絡,就是他大概自覺這次遊行缺乏正當性,所以趕快跟馬英九來個交易,好讓自己有個台階可下。 \n 3訴求缺乏正當性 \n 蘇貞昌跟馬英九提出的交易包括有,撤換閣揆救經濟、反對媒體壟斷及召開「國是會議」。這3個條件訴求嚴格說起來,其實不見得能激發群眾上街頭的動因。就以第一項撤換閣揆救經濟來說,行政院長陳冲上任一年多來,並沒有重大失誤,他又是一個財經專家,如果財經官僚都無法救台灣經濟,那麼到底要什麼樣的人選才能挽救台灣經濟呢? \n 馬英九總統從2008年上任以來,只用了3個閣揆,不像陳水扁換閣揆像換衣服一樣的頻繁。第一任是劉兆玄,他是一個技術官僚,所用的閣員都是以國民黨的老臣為主,儘管這批老臣有足夠的執政經驗,面對全球金融海嘯,卻是心有餘而力不足,終於在「八八水災」中給沖垮。 \n 第二任的閣揆吳敦義,他可以說是一個「政治內閣」,吳敦義的表現雖然差強人意,但並沒有栽在他對全民宣示的失業率超過5﹪就下台的賭注,所以他能夠被馬英九提拔為副總統。 \n 第三任的閣揆陳冲,他可說是「經濟官僚」,過去一年的表現雖然沒有可以讓人稱頌之處,但過去一年多來歐美經濟的蕭條,加上歐債問題,讓台灣以出口為主的經濟模式,也跟著停滯。這之間雖然有大陸不斷的經濟讓利,但終究還是沒有讓台灣的經濟有出色的表現,尤其是南韓的經濟已經擠進全球第8強,更讓曾經是亞洲4小龍之首的台灣,顯得有些汗顏。 \n 問題是馬英九用過的閣揆從技術官僚、政治官僚,再到經濟官僚,都沒能把台灣經濟拉到可以跟南韓爭強,如果撤換閣揆,又該要什麼樣的內閣,才有能力救台灣經濟呢?蘇貞昌只訴求撤換閣揆,又沒有提出誰來接棒才能救經濟,所以閣揆換不換不是重點,重點應該是台灣經濟結構的問題,經濟結構不轉型,誰來當閣揆都會面臨同樣的困境。 \n 蘇貞昌的第二個訴求是反對媒體壟斷,這一點本來就不是總統的職權,即使是,但在網路已經變成平面與電子媒體的重要競爭者之下,台灣媒體生存的環境本來就困難重重,只有足夠財力的資本家,才願意涉足到媒體經營的領域,媒體走向托拉斯,應該不僅是台灣的問題,也是全球共通的問題。 \n 就以壹傳媒為例,儘管壹傳媒的平面媒體賺錢,但所賺得的錢,也不夠「壹電視」去燒,這也是壹傳媒的老闆黎智英想要收手的主因,不能怪台灣媒體可能出現壟斷的情形。 \n 舉辦遊行宛如兒戲 \n 蘇貞昌的第3個訴求是召開國是會議。在李登輝和陳水扁時代都曾召開過國是會議,特別是陳水扁執政時期,在朝小野大的情況下,當時召開國是會議確實能解決一些問題。但如今是國民黨完全執政,有任何問題都必須由國民黨自己背負,何況明年的七合一選舉,與2016年的總統大選都快要到來,馬英九執政好不好,都會遭到人民的「審判」,這時召開國是會議到底所為何事?實在難以構成一種訴求。 \n 在3種訴求都缺乏有效的正當性,也難怪蘇貞昌會提出停辦火大遊行的退場機制。可惜的是,退場機制只會讓人懷疑當初說要舉辦遊行的蘇貞昌,是否把遊行當成家家酒在辦,如果到時蘇貞昌的面子與裡子都輸,那麼蘇貞昌可說會輸大了。(作者為台灣戰略學會理事長)

  • 埃及數十萬人上街 轟總統下台

    埃及數十萬人上街 轟總統下台

     數十萬埃及民眾一日蜂湧走上首都開羅等六個大城街頭,齊聲發出怒吼,要求掌權卅年的穆巴拉克總統辭職下台。這是埃及八天來最多民眾參與的一次反政府示威。 \n 埃及軍方發言人在這場「百萬人民大遊行」登場前一天表明,「軍隊不會動用武力對付偉大的人民」。而穆巴拉克日前任命的副總統蘇雷曼隨後宣布,總統已指派他與各政治勢力就憲政與立法改革展開會談。 \n 儘管當局祭出中止鐵公路運輸、封鎖網路與行動通訊等手段,意圖阻撓遊行,但光是在開羅市中心「塔里爾廣場」與周邊地區,估計就有廿多萬民眾。參與者來自社會各階層,包括教師、農民、失業的大學畢業生、戴頭巾的保守婦女、腳踩高跟鞋的西化女性、西裝筆挺的男士及穿粗布衣衫的工人。 \n 群眾齊聲高唱愛國歌曲,並高呼「下台!下台!」遠道趕來的失業大學生嘉萊爾說,穆巴拉克「完蛋了,是時候了」。現場群情激昂,軍方直升機在上空盤旋監視,但廣場入口處檢查哨的部隊並未阻止群眾湧入。 \n 美國《紐約時報》指出,軍方與情報首長出身的副總統數次談話顯示,華府長期盟友穆巴拉克的政權基礎已經動搖。甚至有外交界人士認為,這些動作是穆巴拉克權力圈核心人物精心籌畫,旨在為他交出權位預做安排。然兩者的聲明都保留了含糊的迴旋空間,而穆巴拉克願做出多大的讓步仍難預料,要宣告穆氏政權終結顯然為時過早。 \n 埃及軍方似乎積極在逼退總統的民眾與負隅頑抗的總統之間扮演仲裁者角色。軍方發言人一月卅一日晚透過國營電視台宣示:「軍方瞭解民眾訴求的正當性,並肯定以和平方式行使言論自由是所有人受保障的權利」,而部署於各地的部隊將捍衛人民安全與國家和平。反對陣營認為,「民眾訴求的正當性」指涉的,就是穆巴拉克下台這個首要訴求。 \n 穆巴拉克最信任的蘇雷曼在軍方發布聲明一小時後,也發表兩分鐘簡短談話說,總統已指派他洽詢各政治勢力,就憲政與立法改革等議題展開對話,以求明確制定變革方案並敲定落實改革方案的時程。 \n 埃及反對派聯盟授權與當局談判的代表、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艾巴拉迪一日也表明,在朝野雙方展開任何對話之前,穆巴拉克須先辭職並離開埃及。

  • 郝:浪費司法 朱、胡不予評論

     針對民進黨提出台北、新北市及台中三都選舉無效之訴,台北市長郝龍斌表示,看不出此舉有何正當性,新北市長朱立倫則說,尊重此一政治考量的做法,但不予評論。台中市長胡志強不表示任何意見。 \n 郝龍斌說,他拿了近八十萬票,這是台北市民對市政的肯定,也表示台北市民願意讓他繼續為大家服務,對手不能因為選輸就找一個理由,把選戰議題、政治議題延續下去。 \n 郝龍斌強調,民進黨提當選無效訴訟,「我不知道他們的訴求意義在哪裡」,此舉不僅浪費司法,也看不出有正當性。

  • 蔡:師出無名 藍:為台北而走

     扁將入獄,國民黨仍選在廿一日辦反貪腐大遊行,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昨表示,執政者仍以司法改革為訴求上街頭,師出無名;她感慨,執政者選舉選到只能依賴上街頭,「實在很不值得!」 \n 國民黨秘書長金溥聰昨日與郝龍斌總部幹部開會,討論遊行相關規畫,下周一向社會大眾說明遊行規畫及主題訴求。這次遊行主要訴求,就是「為台北而走」、「為台北起飛」;但因維安問題,目前規畫馬英九總統僅在定點上台講話,不參與遊行。 \n 蔡英文質疑,執政者若認為司法有需改進的地方,就應拿出措施、拿出魄力,而不是自己帶著群眾上街頭,這種方向不對。民進黨台北市長候選人蘇貞昌表示,選戰已進入最後階段,希望能看到一場高格調的選舉。 \n 蘇貞昌呼籲,無論是哪個候選人、哪個陣營的支持者,都不應刻意挑釁、製造對立,以免影響社會和諧。蘇總部副總幹事郭正亮也指出,由於扁案已宣判,國民黨以司改、陽光訴求作為遊行動員的正當性瓦解,會影響遊行的動員能量,這對於藍營一直想藉遊行激化藍綠對立不利。 \n 金溥聰說明,國民黨依既定步伐向前邁進,這場「為台北而走」遊行是台北市民為自己而走的一場嘉年華式活動,「堅持司法改革、反貪腐」的訴求只是其中之一,現場會有鴿子、汽球、吹泡泡、空飄玩具、竹蜻蜓、折紙飛機,父母可以帶著小孩同行,度過一個歡樂的星期天。 \n 金溥聰表示,二次金改案宣判後,民情怨起,國民黨討論在遊行訴求中納入「堅持司法改革、反貪腐」主軸,「為台北而走」是很寬的主題,可以為台北交通而走、為台北環境而走,不侷限在某個主軸上。整體來說,不是為了郝龍斌走上街頭,「是為了你自己選出一個好市長,讓台北市的未來更美好而走上街頭。」 \n 國民黨立委表示,遊行的目的並不是要「亂」,而是希望展現國民黨對司改的期待與決心,藉此催發泛藍支持者出來投票。立委洪秀柱說,國民黨內討論遊行時確實有「不同聲音」;但她認為,這次遊行訴求是為了宣誓國民黨改革決心,激發選民投票,沒有反政府的訴求,對事不對人。

  • 投書-網路言論自由 必須尊重

     法治社會,尊重公民意見表達的自由,也是法律明文規定的基本權利。即便這樣,一些不安分的權力出於自身利益的考慮,卻不惜以各種方式損害公民說話的權利。最近,江蘇省邳州市教育局的一份紅頭文件,就存在著不安分的權力向公民說話基本權利僭越的魅影。 \n 邳州限制教師網路言論 \n 有網貼稱,邳州教育局今年8月27日向該市各中小學下發了一個紅頭文件,稱去年以來邳州已有3名教師因在互聯網上散布不實言論被拘留,廣大教師「要注意形象,不該做的事不要做、不該說的話不亂說」。該文件得到了邳州市教育局證實。 \n 教育局對教師的「禁言」,同樣是在江蘇,濱海在今年5月就曾封閉該地某論壇,動機是為了防止教師在該論壇揭教育系統的醜,事件一度引發輿論嘩然。不料,此事的熱議尚存,在同一個省竟然又發生了教育局封堵教師網路言論的行為。 \n 更具意味的是,這些天人民網推出了「直通中南海」留言板以暢通言路,百姓可以直接向中央常委和中央機構表達訴求、提出建議,當然面向的對象也包括廣大教師們。 \n 試想,如果邳州的教師權利遭遇不公,通過「直通中南海」表達自己的訴求,顯然也屬於邳州市教育局紅頭文件禁止的範圍。至於「話該不該說」,會不會影響當地的形象和穩定,恐怕就是教育局發揮的空間了。 \n 按照這樣的邏輯,即便言路再怎麼通暢,前面有邳州教育局的紅頭文件,當地教師如果想表達訴求和意見,也只能通過當地教育官員所說的「正確途徑」。這樣的話,有訴求要表達的教師面對「直通中南海」的大門,也只能隔著當地教育局的紅頭文件遙望,徘徊不敢向前。 \n 中央開言路地方設阻礙 \n 一方面,中央積極創造條件廣開言路,讓公民表達訴求,乃至「直通中南海」;可是另一方面,地方政府機構卻在法律的範圍外,通過行政權力築起一道道阻礙公民意見表達的大牆:抓記者、拘作家、封論壇……通過這樣的對比,公民不安分的嘴巴和地方政府部門私自僭越的權力想比,哪個容易成為公害,一目瞭然。況且,公民的嘴巴不安分,還有法律可以拴住;可是不安分的權力,又該由誰來監督? \n 本來,輿論監督和公民監督是預防權力出軌最強大最有效的力量,可是被紅頭文件、行政權力禁止「亂說話」,自身的正義都沒有途徑得到伸張,哪敢奢談權力監督。 \n 所謂的「維護形象」和「維護穩定」,無非是為權力出軌找一個並不高明的藉口。一旦這樣的行政權力不安分成為一種慣性,無論是對於公民訴求的正當表達,對於國家與公民溝通渠道的暢通,還是對於公眾輿論的監督,都是一種公害。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