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武帝的搜尋結果,共04

  • 觀念平台-莫讓團結結成仇

     「團結」一詞,許多領導者都琅琅上口。組織是否能如同領導者所期待團結一心,頗值得觀察;甚至從近日來主要政黨的初選行為觀察,倡議團結,有時還會引發分裂及對決,類似的情境,歷史上曾多次出現過。

  • 兩岸史話-國祚綿延四百年的漢帝國

    兩岸史話-國祚綿延四百年的漢帝國

     在朝鮮半島北部,通古斯族系的高句麗(約西元前一世紀至西元六六八年)在西元三一三年滅掉由中國人統治的樂浪郡自立為王,並將黃河流域的騎馬戰術和佛教傳播到朝鮮半島和日本列島(古墳時代)。隨著騎馬戰術的傳入,朝鮮半島南部和日本列島也相繼建立了百濟、新羅和大和王朝。佛教也隨著漢字、儒教和道教一併經由朝鮮半島傳播到日本列島。

  • 《蘭陵王》收視佳 陳曉東周武帝上身命網友保住

    《蘭陵王》收視佳 陳曉東周武帝上身命網友保住

    《蘭陵王》火紅,近日收視更達3.64突破新高,陳曉東今(10日)發微博說:「朕命令你們,都看電視收視一定要保住!」儼然周武帝上身。而他目前正趕拍新戲《加油!愛人》,片中將飾演癡情男,他在微博上給網友分享劇本,上方畫上他滿滿的台詞,他自嘲說:「我接下來4個多月的癡男生活啊!Please check my homework」網友安慰鼓勵他就是適合演癡情男的角色,並期待新作品播出。 \n陳曉東上週過38歲生日,他曬出與朋友愛犬狂歡生日趴的照片,更不忘搞笑說「我終於滿18歲啦哈哈哈」,網友也捧場表示他是永遠的不老偶像,在《蘭陵王》中與陳曉東苦戀未果的林依晨,也貼心在第一時間送上祝福,讓支持兩人在一起的網友感到「在戲外好像圓滿了。」

  • 《人間好文》西出陽關

     這已吹了千年的萬里長風。吹響絲路的絹綢,吹亂了我的衣袂短髮,吹不掉的,是旅人心底的烙印,和臉上嗚咽胡笳吹落的淚痕。 \n 我家牆上掛著一幅刺繡圖,上面栩栩如生的繡著古代絲路的行程,從西安開始,一直到羅馬,到法國里昂。里昂素有「絲綢之城」的美名。這幅繡圖,是我們今年七月份在里昂旅行時買的。每天看著它,不禁也想去和絲路有關的地方看看。 \n 絲綢之路 溯古尋幽 \n 其實,三、四千年前,草原上,就有小額的貿易存在,但直到漢武帝時,才真正開闢了古代東西方經濟文化交流的渠道──「絲綢之路」。 \n 而開闢絲路,是非常艱難的。自漢初以來,北方的匈奴勢力強大,不斷的騷擾西漢的邊境,漢朝最初採取「和親」政策,但到漢武帝,因國力空前富強,就想討伐匈奴,於是派張騫下西域,先做一些合縱連橫的工作。 \n 在紀元前139年,張騫帶著百餘隨員,第一次出使西域,但不幸,他一過長城就遭匈奴騎兵發現,並被抓至匈奴王單于面前,被軟禁了十餘年,並被強迫娶妻生子。後來他藉機逃脫,返回漢朝,不過在途中又被發現,扣留了一年多,幸好匈奴內亂,張騫又逃了出來,在西元前126年回到漢朝。出發前的百餘人,僅有兩人生還。此行的艱難,可見一斑。 \n 他回朝後,以他對西域的了解,建議武帝,一面和解,一面征討。武帝深以為然,就派霍去病攻打匈奴,不但奪回河西走廊,並一直打到翰海(即蘇武牧羊之地,今俄國貝加爾湖),封狼居胥,飲馬翰海,匈奴遠遁。那時的匈奴流傳著一首民歌: \n 亡我祁連山,使我六畜不繁息, \n 失我燕支山,使我嫁婦無顏色。 \n 燕支山產燕支草,就是胭脂。 \n 另一面,漢武帝在西元前119年再度派張騫出使西域。張騫帶著部屬和眾多牲畜財帛同行。在他兩次通西域之後,西域才在中國有一席之地。漢武帝積極經營西域,就在我們去的河西走廊設了酒泉、敦煌等四郡和陽關、玉門關兩關,絲路才真正展開,一直到印度、波斯、歐洲東部及北非。而希臘文化已隨著亞歷山大大帝東征而帶至中亞、南亞、西亞,絲路使東西文化接觸交流。史學家司馬遷把這些資料記錄於《史記》中,替從來無史的西域留下珍貴的歷史。漢宣帝時,在河西走廊建了不少烽火台、城牆,作為標示,使交通更方便,西域有名的汗血寶馬(天馬)、貂皮、琉璃、琥珀、葡萄、胡樂,乃至希臘羅馬的雕刻繪畫等,都陸續傳入中國,因此唐詩中有「葡萄美酒夜光杯」的句子。殊方異物,四面而至。而中國的絲綢、紙張、醫藥、貨幣、開井法、鐵器鑄造技術等也傳入西域。其中開井和鑄鐵技術大大提高了西域地區的生產和防衛力量。 \n 古老迴音 千年絕響 \n 九月下旬,我們先到蘭州,再到嘉裕關,都是搭飛機,從嘉裕關起,乘車到敦煌。車窗左側,是皚皚白雪覆蓋的祁連山,右邊是沙漠,平沙莽莽黃入天,不時有駱駝的隊伍經過,只是車窗隔離了駝鈴的低唱,絲綢之路,好似又在我們腳下展開,給古老的波斯、羅馬,捎去繁榮的漢唐,古西域的樂音在風中飄散,恒河的浪花在夏日澎湃。雖然莫高窟的壁畫在風沙的山上一排排站立,好像在宣揚人類從古到今的智慧,但我心裡最渴望見的,卻是千年來在王維、王之渙、李商隱、岑參等人的詩裡,那種蒼涼、慷慨、悲壯的地方──陽關、玉門關。在他們的筆墨間,不僅有關山明月、戌樓羌笛,更有一種地久天長的情懷。古人的一切,雖難再睹,但卻能在詩歌中獲得如同親身經歷的感受,「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羌笛何需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我所摯愛的,正是這種無怨無悔的千年絕唱! \n 在敦煌附近,我們看了很多地方,但都不是兩關,我不禁一再問「陽關還在嗎?玉門關還在嗎?」大陸朋友一直說:「會帶你們去的!」終於,在要離開甘肅的前一夜,他們說:「明天,去陽關!」我好高興,夢中都是「陽關三疊」的歌聲。 \n 第二天一早,我們就離開敦煌,奔馳在去陽關的道路上。天,出奇的藍,飄幾朵悠悠白雲,日照輝煌的灑在地面,自漢以來,多少王朝把這裡作為軍事要地,多少戰士在這裡防守爭戰,多少商賈在這裡驗證出關。在我想像中,陽關應該很有規模,在古代,這裡是一個繁華的綠洲。但我們的車,卻愈來愈走進沙漠深處,一個多小時後,我們到一個沙丘,下車步行,遠處便看見一塊約有兩人高的石碑,上面寫著四個紅色的大字「陽關遺址」,「遺址」?我呆住了,那四個字,紅得蒼白,大得傷心,「陽關回首莫淒淒」,怎能不悲淒?夢中的陽關,竟成了茫茫天地中的沙丘,難怪大陸朋友遲遲不帶我們來。 \n 黃沙無際 絃歌續唱 \n 如今,在陽關的遺址附近蓋了小小的城樓,中庭有一個巨形的張騫騎馬的銅像,他手持長矛,穿著飄飄欲舉的披肩,威風凜凜,英姿颯颯,看了叫人有出自心底的敬佩。兩側有博物館,分別展示有關絲路的文物和歷史,並有古代的兵器和生活用具,還有一幅圖,標示了四條古代的絲路,一條在北方的草原,兩條是分別從陽關和玉門關出發,在伊朗高原和兩河流域會合,再到西亞、土耳其、埃及。第四條是中國南部由海路而西行。 \n 根據古本記載,陽關,東西二十步、南北廿七步,位於現在南湖鄉西方的流沙地帶。傳說唐天子為了和親,將自己的女兒嫁給西域于闐國王,並帶了好多珍貴的嫁妝。送親的隊伍長途跋涉,來到陽關,在這裡歇息。不料,夜間狂風大作,黃沙四起,大風刮了七天七夜,風停後,一切都不見了,只剩流沙一片,和一個漢代所建的烽火台,高高立著。 \n 烽火台或稱烽燧,是古代的傳訊系統,每間隔一段里程就有一個高高的土台,一路綿延。台上放置燃料,白天燒煙傳訊叫燧,夜間點火稱烽,明亮的火光足可傳到下一台。唐代時有用狼糞作燃料,所以唐詩中有「狼煙」出現。 \n 在陽關遺址,還有出關的關卡,我們手拿竹編的「護照」,穿過有穿古戰衣的士兵的關口,在竹排上蓋下印,就出關了。 \n 關外,滿目蒼涼,穹蒼下黃沙無際。迎面立著王維碩大的石雕像,他左手舉杯,右手前伸,似乎在揮別舊友,「西出陽關無故人」。旁邊有一石塊,上面刻著他不朽的著作──〈渭城曲〉。 \n 沙漠夏日天長,離開陽關,還是在碧藍的天空下。雖然陽關不再,但這裡的一切還是使我們在想像中去延續歷史的絃歌。這已吹了千年的萬里長風。吹響了絲路上所有的絹綢,吹亂了我的衣袂短髮,吹不掉的,是旅人心底的烙印,和臉上嗚咽胡笳吹落的淚痕。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