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歲出規模的搜尋結果,共31

  • 總預算送審桃竹竹苗4縣市舉債度日

     桃、竹、竹、苗四縣市政府明年度總預算案均已送縣市議會審議,桃園縣明年升格為準直轄市,預算規模約六百廿億,較今年預算增加約一百四十多億;不過,四縣市的財政狀況普遍不佳,其中,新竹縣長短債合計高達四百億,苗縣、桃縣、竹市的長短債也分別有兩百八十億、兩百六十億、一百四十多億。 \n 桃園縣府表示,因應組織架構調整,桃園縣整體總預算也增加,歲入部分,以稅課收入占五成四為最多,其次為補助、營業盈餘及事業收入,而罰款及賠償收入編列十二億多元;歲出部分,以教育科學文化支出編列兩百卅一億多元,占總預算歲出總額三七.二二%為最多,次為社會福利支出編列一一八億元,占一九.一一%。 \n 不過桃園縣的財政並不如想像中好,縣府解釋是近幾年來大環境不佳,以九十八年為例,中央核定給桃園縣的統籌分配稅及土地增值稅,合計短收了卅三億,且已連續五年負債,從九十四年度起的一四八億餘元,累計至本年度達二六○億餘元,增加幅度達七五.二一%。 新竹縣政府明年度歲出入總預算三三五億餘元,賒借收入六十三億元,占十八‧八%,扣除歲出償還五十九億元,最大空間只能借四億元,就接近四十五%的舉債上限,財政處長吳素琴表示,將儘可能不增加債務負擔,能不借就不借。 \n 吳素琴說,九十九年度的歲出入總預算三二六億餘元,賒借收入六十億元,歲出償還五十億元,今年能向銀行借十億元,至於財政調度需要借多少錢,要到總決算才知道。 \n 吳素琴指賒借收入是依財政調度需要採「公開標借」,透過各銀行競標,「借新還舊」先償還到期的借款,以降低借款利息支出,最近一次標借的利率只有○‧八九%。 \n 由於目前縣府一年以上的累計公共債務餘額達一三九億餘元,已占歲出規模的四十一‧三六%,所以一○○年度的歲出入總預算,賒借收入編六十三億元,扣除歲出償還的五十九億元,只能再借四億元,就接近四十五%舉債上限。 吳素琴說,一○○年度最大的舉債空間就是四億元,若借滿到一○一年就無法再借,將會加強管控,能不借就不借,儘可能不增加負債。 \n 新竹市政府財政處長李世珍表示,新竹市截至目前為止,公務預算負債大約是一百四十五億,加上其他非公務預算負債,不到兩百億,沒有超過政府規定的負債上限。 \n 李世珍說,新竹市今年總預算是一百七十二點四億,公務預算負債一百四十五億中,長債占了九十二點三億,短債四十八點二七億。明年編列一百七十八億,已送議會審查。 \n 李世珍強調,市政府雖然目前負債,但積極籌措財源,包括壓縮歲出、減少業務費用支出、嚴格管控差旅費用,並減少非法定補助計畫及安老津貼排富門檻等,相信能逐漸減少負債。 \n 苗栗縣下年度預算約二六三億,相較去年包括追加預算共三四九億,明顯減少許多。 \n 財政處長徐榮隆說,可能受到全球性經濟不景氣,及政府大幅挹注經費搶救災區的雙重影響,但還不致影響整體重大建設的執行。另外,縣府長債約一九二億、短債約八十八億,都在法定限額之內。 \n 徐榮隆表示,縣府預算雖然減少,但採取多元的開元節流政策,讓既有的社會福利和地方建設,都能依照預定政策執行。 \n 縣府利用疏濬河川產生新生地來增加縣庫收入,運用民間資金開辦BOT業務,如頭份竹南汙水處理廠,亦可增加收入,而已定案的重大建設,仍由中央政府來執行,地方建設不會產生排擠效應。

  • 明年GDP成長上看6%

     行政院會本周四(19日)將通過100年度的中央政府總預算案,明年歲出規模約1.78兆元,成長4.3%,歲入約1.63兆元,中度成長5.3%。財主單位看好ECFA生效及全球招商帶來的雙引擎動能點火效應,明年經濟成長率樂觀上看6.14%,遠比亞銀、國際貨幣基金(IMF)、中經院與中研院等機構預估的4-5%來得高。但因失業率仍高且稅收不足,公務員調薪明年確定沒有希望。 \n 行政院7日召開100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籌編第一次全體委員會議,吳揆並於上周三(11日)率財主單位首長向總統府簡報,本周四院會將拍板定案。 \n 值得一提的是,100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籌編,歲入預算是以預估經濟成長6.14%作籌編基礎,較99年度以經濟成長3.92%的估算大幅成長。100年歲入呈中度成長約5.3%,規模1.63兆元左右,歲出近1.78兆元,成長4.3%,歲出、入雙雙正成長,擺脫去年皆負成長局面。收支差短逾1,500億元,擬以舉債彌平,惟明年舉債幅度未擴大。 \n 歲入面成長因看好明年ECFA生效及全球招商,預估營業稅、關稅及貨物稅等稅收都會增加,稅課收入約近1.2兆元,微幅成長2-3%。稅收明年負成長較大的是所得稅,約減少170餘億元,主因為所得稅收與景氣有落差,另綜所及營所減稅達近1,200億,包括綜所稅扣除額提高、前3級稅基各降1%,及營所稅由25%降至17%。惟二稅合一加上經濟復甦,抵銷後減稅效應影響稅收僅200餘億。 \n 明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籌編因稅收未隨景氣復甦成長,籌編捉襟見肘,各政事包括經濟、科技、教育等類別僅微幅成長2-3%,只有社福大幅成長逾10%,主因為健保費調漲,法定支出大幅增加所致。 \n 事業單位繳庫盈餘仍由央行奪冠,繳庫1,800億元,公股行庫收入也不多,油電有累計虧損沒有繳庫貢獻,若不調漲電費台電明年仍虧損3、400億元,台糖被徵收土地減少,繳庫不到10億元較今年減少。 \n 府院承諾部分,吳揆對中小企業信保基金已兌現,經濟部預算60億元加上銀行捐贈20億元,至少80億元資金活水可對中小企業放貸,以保證倍數20倍計,有1,600億元保證能量。(相關新聞見A2、A3)

  • 社論》公共債務法的債限應該怎麼修?

     地方制度法修正後,台灣突然冒出了5個直轄市,除了造成地方政治版圖與生態的劇變之外,更引起了各級政府間對財源劃分與債務限額的調整爭議。為因應此情勢變化,財政部乃提出了公共債務法(公債法)的修正案,試圖擴大地方政府的債務舉借空間。未料立法院上個會期來不及審議此一法案,眼看著5都選舉日期益愈迫近,再加上預算編製法定時限的壓力,財政部急得有如熱鍋上的螞蟻,不知如何因應。惟仔細審視財政部所提公債法修正版本的內容,我們認為立法時間的些許耽擱未嘗不是一件好事,財政部實應再多聽聽外界的專業意見,以免一時思慮不周而致危害未來地方財政的穩健與紀律。 \n 這次公債法的修正涉及條文甚多,但其中最引起爭議的乃是各級政府債務上限比率與計算標準的更動。依據現行公債法規定,有關政府所舉借之一年以上公共債務未償餘額,中央與直轄市部分係以GNP做為管制基礎,亦即中央不超過前三年名目GNP平均數的40%,直轄市不得超過5.4%(其中台北市為3.6%,高雄市為1.8%);但縣市及鄉鎮部分則併同採取了GNP與歲出總額二者做為計算標準,亦即縣市與鄉鎮除了各不得超過GNP的2%與0.6%之外,同時每一縣市與鄉鎮各不得超過其當年度總預算及特別預算歲出總額的45%與25%。這次修法,財政部將地方政府債務餘額以GNP當管制基礎的指標,全數刪除,只保留中央40%的上限規定。同時,並劃一各級地方政府皆以當年度總預算與特別預算歲出總額為計算基礎,其比率上限則分別為直轄市250%、縣市70%及鄉鎮25%。 \n 對於這項變革,許多財稅學者質疑其會造成地方政府「花得越多,借得越多」,浮濫編列預算,藉機胡亂舉債,進而危害自治財政的紀律。因此,建議財政部能改以地方的「自有財源」或「稅課收入」為計算基礎,要求地方須先有充分的自我開源能力,才能增加舉債,保障地方的財政健全。然迄今為止,財政部仍堅持己見,以各種理由為選擇歲出做為債限的管制基礎辯護。 \n 首先,財政部說如果公債法不修正,則今年底改制升格的4直轄市及桃園縣準直轄市,將面臨無債限可資適用問題,所以才提出按歲出250%為上限的修正案。惟依此上限估算,未來5都除台北市的債務餘額會減少250億元左右外,其他直轄市的債務餘額卻會大幅增加約6,000億元。可見財政部雖然嘴巴說是為升格地方政府解決債限的「適用」問題,但骨子裡主要還是為了提高地方的債限「額度」。只是這種「暗渡陳倉」的做法,不但沒有得到認同,反而引發社會更大的疑慮。 \n 此外,財政部更表示,由於各地方的「自有財源」或「稅課收入」差異性太大,因此不適合做為舉債上限的計算基礎。如果以「自有財源」為標準,在相同的比率下,則全國除了台北市、台北縣、台中縣市、台南縣市、金門縣及連江縣等6個地方之外,其餘四分之三縣市均已無舉債空間。財政部所犯的邏輯錯誤是,心目中先設定好擴大地方債務規模的目標,然後再以「技術性」的理由,強調「歲出」比「自有財源」在操作上為佳,而來否定學者所提的建議。即便果真如此,那也只要把按自有財源為計算基礎的比率提高,例如500%,直至達到原所設定的債限規模目標,不就好了。 \n 綜觀財政部發表過的論述,其不明之處有以下三點: \n 其一,未兼顧供需兩面的平衡觀點。財政部只考慮到地方政府借錢的需求,所以認為債限應與歲出連動,但卻忽略了地方政府舉債還錢能力與自我財政責任的重要性。「債信」越好,「債限」才可以越寬。 \n 其二,事後約制重於事前防範。財政部一再強調公債法的修正,強制要求中央與直轄市須以當年度稅課收入至少5%,各縣市及鄉鎮亦須以未償債務餘額至少1.6%,編列債務償還預算。姑不論這項早就存在的規定實際成效一直欠佳,更重要的是,它只是一項事後的控制措施。地方還錢最終仍須依靠自有財源,若負債累累已成事實,才發現地方實際開源能力嚴重不足,則這個條文的約束力當隨之形同具文。相反的,若以自有財源做為債限的控制基礎,則可以發揮事前防範的效果。 \n 其三,將歲出與自有財源當成互斥的選項。即使財政部傾向以滿足地方財務需求做為債限的計算基礎,亦並不表示就不能對地方的開源能力訂定事前的規範。公債法可併採歲出與自有財源二者為管制基礎,先按自有財源比率高低區分地方等級,然後再給予自有財源能力較佳者較高的償債餘額占歲出的比率。若此,既可因應地方的財務需求,又可減輕浮編預算、胡亂舉債的情形發生,不啻為兩全其美之計。 \n 據報載,財政部國庫署署長黃定芳曾抱怨說,「財政學者不要光會批評,應提出答案,看看可不可行」。只是,不知我們用心提出的這項建議,財政部可有接受的雅量?

  • 總預算 明年歲出歲入雙成長

     由於今年上半年稅收成長不錯,加上ECFA效應醱酵,據悉,行政院長吳敦義已要求主計長石素梅及財長李述德,對明(100)年中央政府總預算案歲出及歲入規模,改採正成長規模編列,擺脫去年「負成長」局面,歲出可望保住1.7兆元以上規模,約略成長在3%以內。 \n 此外,儘管中鋼、台塑等企業紛紛加薪,經建會主委劉憶如也看好後ECFA經濟效應,認多數企業明年加薪有望,惟稅收成長幅度不大,加上債務負擔沈重,明年公務員調薪恐無望。 \n 主計處在3~5月間向吳揆報告民國100年度總預算籌編概況時,因歲入面不佳,歲出規模必須負成長,吳揆也同意。惟近幾個月進出口、稅收,甚至失業率等領先或落後指標,顯示景氣復甦力道,國內外機構紛紛調高對經濟成長預測。 \n 重要的是,兩岸在6月底簽妥ECFA,歐美日商看好台灣未來經濟前景,紛為尋求合作投資來台投石問路,吳揆認為, ECFA簽署後經濟應會呈現正效益,應有更強烈理由樂觀籌編明年度的總預算,不再編列負成長,對此,石素梅及李述德承諾「勉力為之」。 \n 吳揆日前接受本報專訪表示,若上半年進出口及稅收都有成長,有理由在民國100年度預算歲出規模作適度正成長,否則會遭人質疑第1季經濟成長不是13.27%,且進出口成長亮麗,為何仍編列負成長數字? \n 據悉,財政部初步提報給主計處歲入面,成長幅度不明顯,僅略有成長,明年收支短絀約2,000億元之譜,主計處匡列明年總預算概算中歲出逾1.7兆元,較99年度略成長3%以內,全案將於7月底在行政院召開第一次全體委員會議確認。 \n 初步匡列總預算並未包括公務員調薪預算在內,主計處指出,公務員調薪1%,國庫須支出70億元,若歲入面未能大幅成長,公務員調薪難有空間。 \n 人事局正收集經濟成長、物價、稅收、財政負擔、民間薪資水準等資料,分析研究公務員調薪可行性,擬於7月底或8月上旬召開待遇調整審議委員會,將結果與建議呈報吳揆拍板。 \n 官員說,東南亞各國,除香港6月宣布加薪0.56~1.6%外,其餘各國都沒有,且國際對下半年與明年景氣看法分歧,高層說,若未提前作業,顯示加薪希望不大。 \n 明年公共預算的公務預算負成長14%,減少400多億元,惟明年營業與非營業基金預算規模會有成長,另4年5,000億元特別預算仍剩1,000餘億元,擬在100年特別預算中全數編完,明年公共建設支出不致負成長。

  • 精進財務策略,提升財務效能

     國家建設是整體的,建設又與財政密不可分,面對公共建設的龐大資金需求,在政府財源有限下,籌措財源,人人有責,特別是面對國內、外經濟情勢改變,政府公共建設的財源籌措,更需要運用新思維、新作法,透過鬆綁法規、創造商機,來增裕庫收。尤其最近配合推動行政區劃變革,為解決縣市改制或合併改制直轄市後,直轄市因肩負帶動區域發展重責,在行政區劃調整後,地方所面臨的財政及債限問題,更須依各地方的行政位階調整狀況,全盤檢討,並進行公共債務法配套修法。 \n 對於公共債務法,黃明聖教授表示,日治時代就有了,當時為興建縱貫鐵路,兩度招商失敗,總督府才決定改由官辦,於是在1899年制定「台灣事業公債法」草案,讓總督府可以透過公債發行,藉資金融通使台灣的固定投資增加。而此次五都改制,為了規範五都債限,必須修正「公共債務法」。至於修正重點有二,一是地方債限存量限制改為債務餘額占歲出的比重;二是增訂縣(市)及鄉(鎮、市)債務每年強制還本應依其上年度債務未償餘額至少1.6%,並無不妥,但似可提高至2.5%。他指出,由於各地方政府債務占自有財源比重差異很大,要選取指標,確實以債務占歲出的比率為宜。但這樣的修正也引來外界評論,認為地方政府可能藉著擴大歲出的方式,增加債務餘額,不過,政府官員就舉澎湖縣的財政為例,強調實際情況並非如此,同時由於新增縣(市)及鄉(鎮、市)強制還本制度及建構債務預警機制:前者未來到期時,各級政府會自動將債務清償;後者債限達90%時,即應提出改善計畫,這是很好的配套設計。 \n 李允傑教授對於公債法修正,強調關鍵在配套。他指出,五都改制後,地方債限改採歲出規模作為債務流存量計算基礎,恐怕是不得不的修正方向。現行的中央及地方長期債務管制,規定總體不得超過前3年度名目國民生產毛額(GNP)平均數48%,並按中央40%、直轄市5.4%、縣(市)2%及鄉(鎮、市)0.6%的比率分配。但五都改制後,債限將無法可依循。鑑於改制後行政區數目甚多,難以分配以GNP為基準的總體債限,因此改以與地方施政有直接關聯性的歲出做為基準,個別規範債限。由於年度舉債額度,仍與現制相同,並未修正,亦即不能超過歲出的15%,因此以歲出做為債限計算基礎,本身不是問題,問題是相關配套措施是否落實。如果改採歲入規範可能產生更多問題,一方面歲入是預估值,同樣有灌水可能;另一方面,歲入基礎有城鄉差距懸殊問題。財政部本身則已提出強制還本及債務預警機制,有兩項財政紀律配套措施。 \n 李顯峰教授則表示,五都統籌分配款,依地方歲出及財政努力指標加權分配後,部長已承諾只增不減,公共債務法修訂已具可行性,建議可再考量財源垂直整合的公平性。中央也必須有所堅持,要求財政紀律,避免軟性預算花費無度。 \n 朱澤民教授指出,地方與中央財源不同:中央以所得稅及消費稅為主,債務成長率只要在不高於GDP的成長率之下,就可以借;但地方歲收以財產稅為主,因此地方政府預算以GDP計算就不恰當。他並強調,特種基金的操作如流於地方政府資金調度的庫房,年底動用次年初歸墊以逃避債限管制,那麼特種基金存在的價值就變得沒有意義了。 \n 林建甫教授也特別針對強化債務管理提供意見,他說,地方應訂定財政指標,不能讓上一任縣市長把錢花完,下任縣市長上台卻面臨無米可炊的窘境。他認為,地方也有很多方式可以創造財富,例如讓房地產交易透明化,以市價課稅,將土地增值稅併入所得稅,如此一來,對升斗小民而言,租稅制度變公平了,也解決了房地產泡沫化問題。 \n 針對各方對五都改制分配款的建議,國庫署署長黃定方也強調,透過修法後,可讓地方舉債管理更合時合宜外,財政體系的全部運作也將在包括民意機關、審計機關及監察院與全民的嚴格監督下進行。而對於政府維繫財政穩健,積極開拓財源,減少不必要支出,減緩債務之累積等多方面的努力,也很需要社會的支持,才能使政務更順利推動。 \n 李述德部長強調,政府財政管理目的,簡而言之在「省錢、找錢、賺錢、會用錢」。惟有適當的財務策略手段,才能達成業務的核心目標。外界對政府推動的財務策略有錯誤的解讀,減稅及舉債都是為了因應國家業務發展需要。為求加速公共建設,並減輕政府財政負擔,應發揮「籌措財源、人人有責,提升效能、全體動員」之精神,以達成「以財政支援建設,以建設培養財政」之目標。

  • 3/4縣市舉債將破表 建設恐落空

     公共債務法修正案,若果地方債限改用自有財源計算上限,全國將有四分之三縣市會破表,不能再舉債。 \n 財政部國庫署長黃定方表示,如果公債法不修正,則在今年底改制升格的新北市、台中縣市、台南縣市、高雄市縣等4直轄市及桃園1準直轄市,將面臨無債限可資適用問題。所以提出修正案,改為債限占其歲出250%。 \n 一般縣市的歲出,依照目前制度可包含「以前年度保留數」,有縣(市)藉以前年度歲出保留數的增加,擴張歲出基準,進而擴大舉債規模。 \n 所以修正案,把現制存量債限規模歲出(含以前年度保留數)45%,換算以當年度歲出(不含以前年度保留數)為70%,所以訂為個別縣(市)存量債限。 \n 對於財政學者建議,地方舉債上限的計算基礎,應以「自有財源」取代「歲出」。 \n 對此,財政部國庫署發布新聞稿表示,若以「自有財源」作為債限管制基礎,直轄市為「自有財源」的250%,一般縣市為「自有財源」的70%,則全國除了台北市、台北縣、台中縣市、台南縣市、金門縣及連江縣等6個地方,尚有舉債空間外,其餘四分之三個縣市已無舉債空間,所以不可行。 \n 如改為「自有財源」,自有財源越少的縣市,越沒有舉債空間,將造成縣市「富者越富,貧者越貧」,也不公平;地方有支出才會舉債,所以債限就應和歲出連動,黃定方並表示,「財政學者不要光只是批評,應提出答案,看看可不可行」。

  • 為行政區劃變革籌財源 公債法配合修法

     行政院為解決縣市改制或合併改制直轄市後地方自治與活絡地方財政,配套提出公共債務法修正案並送立法院審查三讀,為達共識,期間曾召開多次中央機關及地方政府、專家學者座談、研修會議,日前提交立法院修正案乃是經立法院財政委員會召開3次審查會議後達成的共識版本。 \n 僅就地方政府存量進行修正 \n 修正版本將不影響原有中央政府每年舉債的限額(即流量) 以及累積債務餘額之限額(即存量),地方政府每年之流量也維持現制未作修正,僅就各級地方政府之存量進行修正與規範。 \n 財政部表示,目前公共債務法僅規定臺北市及高雄市之存量債限,其規定乃採三年GNP平均數計算最高債限,若依據舊法,臺北市與高雄市分別占前三年GNP平均數之3.6%及1.8%,然而,今年12月在縣市改制或合併改制直轄市後,將有台北市、台北縣、台中縣市、台南縣市、高雄市縣5直轄市,及桃園縣將取得準直轄市位階,則新改制4直轄市及1準直轄市將面臨無債限可供適用之窘境。 \n 財政部進一步表示,若以現行直轄市計算標準,現有二個直轄市存量債限5.4%,將5.4%分配至改制後六個直轄市,執行上顯有困難。為避免因各市採不同比率之分級管制規定,產生不公平性問題及衍生政治性爭議,又得兼顧區域均衡發展,以台北市及高雄市現制占前3年GNP平均數3.6%及1.8%予以換算約當各市歲出250%,作為訂定個別直轄市存量債限。 \n 同樣地,改制後的縣(市)債限若也依現制縣(市)總體存量債限占前3年GNP平均數之2%,也很難尋找出合理基礎並將之分配至23縣(市),且有規避民意機關監督與擴大舉債之疑慮。財政部說明,由於政府的歲出是含以前年度保留數,縣(市)政府易在未受民意機關監督情況下,藉由前年度歲出保留數擴張歲出基準,而擴大舉債規模。況且,縣(市)總體債務超過債限,而個別縣(市)均符合債限之狀況下,也很難尋找合理基礎要求23縣(市)配合改正總體超限問題,導致總體債限難以遵循。 \n 為解決實務上問題,修正案對縣(市)債限規範改按當年度歲出(不含以前年度保留數)換算約當70%,訂為個別縣(市)存量債限而不以現制存量債限規模歲出(含以前年度保留數)45%作為規範。 \n 現制鄉(鎮、市)存量債限管制與縣(市)相同,總體存量債限占前3年GNP平均數0.2%,並另規定歲出25%為個別鄉(鎮、市)之存量債限管制,在執行上與縣(市)產生相同問題,且鄉(鎮、市)個數達319個,管制困難度更高於縣(市),總體債限同樣難以遵循。本次也修正為按當年度歲出之比率管制存量債限,即不含以前年度保留數,其計算基準雖予縮小,惟比率維持為25%不變,係因目前鄉(鎮、市)舉借不多,且縣(市) 改制或合併改制直轄市後,鄉(鎮、市)將區級化,其資產及債務將由新直轄市承受,將不提高鄉(鎮、市)個別存量債限。 \n 地方債限以歲出比率劃一修正 \n 本次修法在地方存量債限以歲出比率劃一標準修正,亦曾將「自有財源」取代歲出列入考慮,但基於地方財源包括稅課收入、中央統籌分配稅款、稅外收入及一般補助收入,在地方財務收入受景氣及發展狀況存有懸殊差異,該差異尚須透過統籌分配稅款、補助款之分配加以平衡,以確保其自有財源至少6、7成比率,以維持自主運作。 \n 若按自有財源作為債限管制基礎,除台北市、台北縣、台中縣市、台南縣市、金門縣及連江縣尚有舉債空間外,將有四分之三縣市已無舉債空間,不符地方施政之需,未臻合理。又目前我國並無地方GNP、GDP統計資料作為管制計算基礎,是以在無其他可行之替代管制基礎下,仍維持按歲出為標準。 \n 建構地方強制還本等制度 \n 從本次公債法修法,顯示中央為落實地方債務之監督,除視地方債務狀況有不得或停止舉債之規定外,也考量維持地方財政健全,修正案中也建構強制還本、債務預警及債務資訊透明化之制度。各級地方政府也應本財政自我負責精神,及時採取改正措施,對違反規定之各級政府在公債法案也明定應予減少或停撥補助款、或將首長移付懲戒。 \n 綜觀財政部此次推動公共債務法之修法,完全是為配合行政院推動縣市改制或合併改制直轄市,在賦予該等直轄市肩負起帶動區域發展責任,及行政區劃調整後,地方面臨之財政及債限等,必然需依其行政位階調整狀況重新檢討。而在幾經參酌中央相關機關及地方政府協商獲致共識及學者專家意見後,通盤檢討修正,預期修法後,除合理賦予升格地方自治團體合宜治理能量及讓地方舉債管理更合時合宜外,同時將在相關機關包括民意機關、審計機關暨監察院及全民監督下,必然受到更嚴格之監督,對於政府努力維繫財政穩健、積極開拓財源,減少不必要支出,減緩債務之累積,實應需要社會的支持,更利政務順利推動。

  • 財部:自有財源不適作為舉債基礎

     行政院提出的公共債務法修正案,刪除現行規定地方舉債總額和GNP連動,只剩下「歲出」的單一限制,學者建議,地方舉債上限應改為與地方的「自有財源」或「稅課收入」連動,以免地方首長「花得越多,借得越多」。 \n 財政部則表示,由於各地方的「自有財源」或「稅課收入」的差異性太大,不適合作為舉債上限的計算基礎。 \n 財政部長李述德表示,各地方的「自有財源」相差太大,舉例而言,澎湖的自籌財源(稅課收入加非稅課收入)1年才5億元,再加上中央按規定必須給的統籌分配稅款之後,1年的「自有財源」21億,但澎湖1年的歲出78億元,如果債限由歲出改為「自有財源」,將減少很多。 \n 依政院版公債法修正案,澎湖每年可舉債歲出的15%,為11.7億;舉債存量上限為歲出的70%,為54.6億,但事實上,澎湖的舉債才19億,財政狀況良好,而非如外界預期,一下子就借滿舉債上限。 \n 多年以來,國內有高達7個縣市的自有財源,連人事薪水都付不出來。所以,東西部、全國各地方的自有財源相差很懸殊,很難做為債限標準。 \n 根據財政部統計,98年全國各縣市的自有財源占歲出的比重才51%,等於49%要靠中央補助和舉債,才能彌平收支差短,如果再看其自籌財源,才占歲出的32%,財政不足更嚴重。 \n 根據98年預算數,每年的「歲出」規模和「自有財源」差距較大者,在直轄市中,以高雄市的403億,居第1名,比台北市的300億還大。 \n 在縣市部分,台北縣284億、宜蘭197億、桃園縣200億、台中縣192億、彰化241億、南投121億、雲林152億、嘉義縣138億、台南縣158億、高雄縣143億、屏東153億、花蓮104億、基隆市121億。 \n 但對於財政部的說法,某位財政學者指出,應該要質疑,為何澎湖1年的「自籌財源」5億,「自有財源」21億,可以編出歲出78億?澎湖舉債19億,不是因為財政好,而是因為中央給的補助款多,所以澎湖不必借錢,財政部的說法是「倒果為因」。如果財政部又以地方的歲出為舉債上限,地方財政惡化的速度一定更加倍。

  • 確立權責 增加地方自主財源

     針對立法院未能順利通過《公共債務法》修正草案,希冀藉由調整債限規定來因應地方政府行政區變革,執政黨五人小組已希望能加開臨時會處理《公債法》修法問題。對此,我們認為應該更為審慎、更為全面的思考地方財政永續的癥結所在,驟然片面的提高舉債上限及僅採歲出規模作為地方財政的修正方向,將無助於地方財政的健全之外,更可能帶來地方財政的進一步惡化。 \n 本次《公債法》的修正就實質意義而言,由於我國目前並沒有縣市國民所得GNP的統計估算,故現行法令僅能就公共債務未償總額採全國GNP規模利用「中央四○%、直轄市合計五.四%、縣(市)合計二%及鄉(鎮、市)合計○.六%,總共為GNP四八%」的比例分配。而今,配合五都改制同時放棄此一固定分配,改用歲出規模估算各級政府之債務總額存量,且現行《公債法》中對於流量也早有利用歲出規模作為債務流量限制的規定,故若通過此次修法就債務總額的估算上,將更為容易操作。 \n 只是,如今將債務的流量與存量限制都僅用歲出規模加以限制,如此單一性指標對於債務的健全是毫無助益,更遑論這次修法同時擴大了地方舉債的額度上限,更令人為如果通過此法後的財政遠景感到憂心。 \n 事實上,用歲出額度作為舉債限制,地方政府在苦無收入的限制下,只得利用各式「作假」的手段來擴大歲出規模,包括:高估公有土地稅、虛列上級補助款、低估財政支出總額等手段。也就是說,用歲出規模規範舉債額度的弊病,並不是趨勢預測,而是已發生的案例。例如審計部近日發函糾正:「針對宜蘭縣府自民國九三年至九七年間長年虛列上級政府補助收入掩飾預算平衡,並虛列預算擴張歲出規模,藉以降低公共債務比率,規避公債法舉債上限規定,結果使公共債務未償餘額從九三年的一三一億元,增至九七年的一九九億元,導致財政惡化,公款支付延宕,傷害政府形象。」在在凸顯目前《公債法》的修法方向,顯與實際需求不符,實應盡速懸崖勒馬,另謀對策。 \n 細究地方政府的歲出內容,目前依據《地方制度法》第十九條中所規範各項公務、教育、警政人員之人事支出已占大項,而近年來大幅攀高的退休撫卹以及社會福利保險支出,更銷蝕了地方政府財政的運用空間。於是乎各項資本門的改善計畫或投資計畫只能依賴著中央的計畫補助,再加上選舉任期的政見口號干擾,早將地方財政的優先順序完全打亂。 \n 而在歲入面上,自主財源足以擔負起自治事項的縣市政府幾近鳳毛麟角,近半數的地方政府年度收入六成以上是依賴中央政府的「補助及協助收入」支持,且除極少數有針對營建剩餘土石方、砂石等開徵「自治稅捐收入」外,大多數縣市並無自治稅捐之規畫,也無能力開徵。如何藉由《公共債務法》、《地方制度法》及《財政收支劃分法》、及《統籌分配稅款分配辦法》等通盤檢討,創造地方自有財源的創造誘因,才是所得面的根本改善之道,而將自有財源歲入規模與公債舉債額度相互關聯,應是起步的開始。 \n 因此,對於地方財政永續失衡的真正對策,應就我國當前國家形態,從「根本規畫新世紀中央與地方組織與權責區分」以及「創造地方政府增加自主財源的誘因」才是正途。甚為可惜的,在今年《地方制度法》修正期間,僅見為五都升格所作的調整,卻未見到從整體面思考我國區域均衡發展與地方財政永續的必要修訂。 \n 亡羊補牢,猶時未晚,趁著我國中央政府尚未面臨結構性週轉危機前,將地方政府的財政困境通盤考量,以確實揭露我國財政困局並控制支出,仍可建立我國中央與地方的財政永續基礎。相對的,如果思維僅及提高地方政府舉債額度,至於地方預算不足之處仍維持由中央政府補助支勻,則不僅擴大地方財政窟窿,健全中央政府財政的理想也將愈行愈遠,這絕非國家之福,人民之福。 \n (洪德生為台灣經濟研究院院長,黃崇哲為台灣經濟研究院研究員)

  • 朱敬一:舉債無限 後患無窮

     因應五都升格需擴大財源問題,財政部提出公共債務法修正案,悄悄地取消中央與地方政府舉債總上限規定,同時把直轄市舉債存量放寬為當年度歲出的二五○%,中華經濟研究院董事長、中研院院士朱敬一指出,「舉債的水龍頭一打開,卻沒有安全閥,此舉將禍延子孫,後果不堪設想。」 \n 立法院本周將針對公共債務法進行朝野協商,預定本會期通過公共債務法修正案。行政院版本悄悄刪除「中央與地方舉借一年以上公共債務未償餘額預算數,合計不得超過前三年GNP平均數之四十八%。」這項規範政府舉債總上限的條文。 \n 新版本對於直轄市舉債額度規定,不得超過當年度歲出的二五○%。 \n 「公債上限是經濟永續發展的『溼地』,一定要守住。」朱敬一指出,新版有三個問題,首先,這樣作法無異是鼓勵地方政府「花越多,借越多。」公債法針對地方政府舉債額度改由當年度「歲出」來規範,而歲出由地方議會通過即可,這種作法非常奇怪,這是「假上限、真放水」。 \n 他指出,目前以「前三年GNP平均值」為基礎,讓公債上限與穩定收入掛勾,讓償債基於穩定的基礎,而新版改以當年歲出來規範,完全破壞這個穩定的基礎。 \n 其次,新版本公債法把地方舉債上限大幅放寬,將與地方政府的利益相結合,以後再也收不回來,將導致舉債失控,問題非常嚴重。因為地方政府可以不斷擴大歲出的規模,中央也無法干涉。 \n 第三,新版本公債法呈現專業錯亂。這次五都升格所衍生的是「流量」問題,即五都需要擴大財源,這不能以修改公債法來解決,因為公債法所規範的是「存量」問題。財政部想要以「資產負債表」來解決「損益表」的問題,這是專業的錯亂。 \n 如果以小孩長大了,需要更多零用錢為例,朱敬一說,這個年輕人想要有更多零用錢,必須去兼家教以增加收入,而不是向父母借更多的錢。 \n 財政部目前的作法是把中央與地方舉債總上限取消,因為地方之間爭利益擺不平,就欺負沒有發言權的子孫,這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反而引發無窮的後遺症。 \n 此外,金融海嘯之後,歐美主要國家在債台高築之下,目前施政主要方向是健全財政,而非進一步擴大舉債,增加赤字預算。朱敬一說,這次公債法修正過程中,如果政府總債務上限完全取消,代表政府的債務可以無限上升,這不僅違反世界潮流,更是禍延子孫的作法。這對於來不及有發言權的下一代子孫非常不公平。 \n 朱敬一建議,政府應朝向修正財政收支劃分法中統籌分配稅款比例,削減中央的統籌分配稅款,進一步增加地方的財源,而不是取消公債上限,製造無窮的後患。

  • 債越滾越大 底部在哪?

     昨天立法院財政委員會初審通過公共債務法修正案,以98年各地方政府的歲出預算為例,估計五都升格後,舉債上限淨增加4,100多億,全國地方政府的債限則新增5,742億。 \n 五都升格後,債限也跟著大幅上修,改為占其歲出的200%,雖比政院版的250%少一些,但仍存在一個弔詭,逢申大學公共政策研究所副教授陳金發表示,「由於歲出不確定,舉債金額就不能確定,歲出是地方首長可以操控的項目,當歲出編列越大,就可以舉債越多」。 \n 公債法未來三讀通過後,會從編列民國100年預算開始實施。暫且以98年歲出預算估計其淨增債限空間,其中,以新北市淨增1,593億最多。台中縣市合併後,淨增加1,167億;台南縣市合併升格後,淨增887億。合計上述5縣市升格後的舉債空間共新增4,146億。 \n 此外,一般縣市的舉債上限,由占其歲出的45%改為70%,估計直轄市以外的其他一般縣市共可淨增舉債空間784億元。總計全國各地方政府共增加舉債上限5,742億元,這約比原本的行政院版,減少1,600億元。 \n 但是,當以後地方政府的歲出規模變大了,可以舉債規模也就相對擴大,且無客觀限制,到底可借到何種程度,無人可以預見。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