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死刑令的搜尋結果,共127

  • 假釋撤銷違憲 檢察總長「槍下留人」受刑人提救濟

    假釋撤銷違憲 檢察總長「槍下留人」受刑人提救濟

    司法院大法官日前針對受刑人假釋後再犯輕罪,一律撤銷假釋,宣告部分違憲。不少受刑人為此紛紛向法院尋求司法救濟。當中最特別者,是曾為盜匪案死囚,獲檢察總長「槍下留人」後更審改判無期徒刑,創下司法史上首例的受刑人張志文,他在假釋6年後因吸毒被判刑2月,遭撤銷假釋服殘刑,日前向法院聲明異議尋求救濟。 \n \n司法院大法官日前作出796號解釋,認定受假釋人受緩刑或6個月以下有期徒刑宣告,一律撤銷假釋,違反憲法比例原則,宣告即日起失效。各監所數百名有此遭遇的受刑人,紛紛向各地法院聲明異議,請求撤銷檢察官的執行指揮書。 \n \n其中,因違反懲治盜匪條例案件,被判無期徒刑確定的張志文,他在服刑17年多後,於2012年5月假釋出監,但他去年因照料住院女友、車禍止痛而染毒被判刑2月,今年6月遭檢察官撤銷假釋,須執行殘刑25年。他在釋憲後,已向地方法院聲明異議,但遭駁回確定,不過,法官提醒他應向高院聲請才對。 \n \n依據最高檢察署資料,張志文曾是因盜匪案判死定讞的死囚,2001年4月2日法務部簽准張死刑令,依法3天內要執行,但當時檢察總長盧仁發發現張所犯的是唯一死刑之罪,依規定應強制辯護,但案卷中卻無辯護書狀,違背法令,決定「槍下留人」。 \n \n盧仁發並2度為張提非常上訴;張因此獲發回更審,最後改判無期徒刑確定,並獲假釋出監。張志文是司法史上首件判決死刑定讞,經非常上訴獲得更審救濟成功的案例。 \n \n據最高檢資料顯示,張是歷年執行死刑中,5起罕見在臨槍決前「槍下留人」的1例,且是史上唯一的「槍下逃生」者,其餘4名死囚最終難逃國法制裁,均已槍決伏法。 \n \n \n

  • 強姦犯的失樂園 孟加拉失控的性侵數字

    強姦犯的失樂園 孟加拉失控的性侵數字

    性侵造成被害人身心嚴重的傷害,也凸顯當地政府失能的窘境。「半島電視台」26日報導,孟加拉平均每日發生4起強姦案,而這僅是冰山一角,有更多的犯罪黑數並未曝光。逃出色狼魔爪的被害人,不僅肉體受到傷害,心靈留下的創傷、家人與社會的排擠,以及司法怠惰造成正義無法伸張,讓她們自稱為「活死人」。 \n根據孟加拉人權組織Ain o Salish Kendra統計,2018年該國僅有732起性侵案件;2019年卻成長至1413件,幾乎激增1倍;2020年到10月為止,已發生1000起強姦案,平均每天有4起性侵發生。 \n該組織認為,這數字僅是冰山一角;大多數的受害婦女害怕報案帶來汙名化、報復與排擠,甚至不相信司法會為其討回公道。國際組織《人權觀察》指出,過去19年來僅3.5%的強姦案進入法院審理程序,其中只有0.37%判決有罪定讞。換言之,在孟加拉性侵犯遭法律制裁的比例不到1%。 \n28歲的沙爾敏(Sharmin)就是狼吻下的倖存者。她在首都達卡外的鄰近村莊遭1名男性性侵。當時兇嫌掐緊她脖子,讓她幾乎窒息。這產生的傷害讓她3個月來只能吃流質食物。 \n每當她一吃東西,食物經過食道的感覺提醒她歹徒掐住脖子的感覺;而她做家事的時候,被強姦的畫面便盤旋腦中,身體開始顫抖、呼吸困難。她不敢求助醫生,害怕醫生反咬她汙鬼纏身,人們會拿來當茶餘飯後的八卦話題。 \n另1名強姦受害者則表示,遭性侵不但帶來恥辱感,汙名化更讓家人與社會排擠受害人。失去尊嚴、社交生活與長期處在恐懼,讓人走向自殺的結局。 \n她說,「我的丈夫不再跟我一起睡覺,我公婆不願跟我同桌吃飯,我父母遠離我,左鄰右舍裝做不認識我。即使他們知道真相,但都睜眼無視。這樣生活還值得活下去嗎?兇手對我所為比謀殺還糟。我還活著,但我是活死人。」 \n儘管社會對強姦犯的反彈,逼迫孟加拉政府日前宣布修法讓強姦犯唯一死刑;但警方對懲奸除惡的消極,讓受害人認為正義不只遲到,而是根本不會到。19歲的拉尼認為,「為甚麼要打一場一定會輸的戰爭?像我們這種人擁有不配擁有正義。」 \n甚至,舉發強姦所面臨的報復,加上受害者已為家人與社會拒絕,根本沒有逃避的地方,讓被害人選擇將淚水吞入肚裡。新冠病毒的肆虐,封鎖令嚴格執行下,被害人只能待在家中,歹徒看準這點隨時會來尋仇。 \n換言之,死刑只是政府拿來安撫孟加拉抗議狂潮的工具,根本無助於嚇阻犯罪。除非結構與社會發生根本變化,不然孟加拉女性根本不能被當作人,只是行動的洩慾工具,活在憂鬱、恐懼與自殘中。 \n

  • 微信又遇轉機 美國法官終止川普的微信死刑令

    微信又遇轉機 美國法官終止川普的微信死刑令

    原本微信(WeChat)在美國,在今天將會完全無法下載與使用,不過一名加州的聯邦法官,不久前決定,川普政府的禁令必須暫時中止,因為涉及違反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 \n \nCNBC報導,阻止川普政府決定的,是美國加州地方法官法官勞爾‧比勒(Laurel Beeler)他的判決說,「此事有步及對第一修正案價值的嚴重侵奪,在權衡利害之後,傾向保障原告一方的權益」。 \n \n美國商務部和白宮,對此還沒有發表評論。 \n \n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的內容是-國會不得制定有關下列事項的法律:確立一種宗教或禁止信教自由,剝奪言論自由或出版自由,或剝奪人民和平集會,以及向政府要求申訴的權利。 \n \n川普政府在7月表示,在華盛頓和北京之間關係惡化的情況下,他們出於國家安全考慮,正 考慮禁止TikTok以及其他中國社交媒體,比如微信的使用。 \n \n國務卿邁克·龐佩奧(Mike Pompeo)表示,美國政府正在對TikTok進行評估,他認為這些來自中國大陸的軟體,可能有木馬程式在其中。 \n \n美國官員長期以來一直抱怨說,中國大陸盜竊知識產權,造成了數十億美元的損失,影響數千個工作機會,並威脅到國家安全。 \n

  • 死刑執行規則修正 不得令准或有再審理由都可退件

    死刑執行規則修正 不得令准或有再審理由都可退件

    因應《監獄行刑法》修正,17年沒有修改的「執行死刑規則」將隨之修正,未來對於死刑的執行,法務部及執行檢察官發現有不得令准或符合非常上訴、再審的理由,都可以「退件」,修正的規則經法務部6月24日公告徵詢意見,並將於13日開會再研擬後呈報部長蔡清祥發布。 \n \n 新修正的「執行死刑規則」對於執行上增加了雙重「退件」機制,強化執行死刑審查,規定新增第2條,法務部收到最高檢察署陳報死刑案件如果審核發現有不得令准的情形,可以退件最高檢再審核。 \n \n 在審查機制上也新增第3條,高檢署或高分檢執行死刑時,執行檢察官如果發現案情確有合於再審、非常上訴的理由,可以在3日內電請法務部再加審核,法務部也將退件最高檢再審核。 \n \n 此外,以往死刑執行都是由執行檢察官會同看守所所長對受刑人驗明正身,修正條文也將會同執行的位階提高,由典獄長或分監監長會同執行檢察官驗明正身,同時,對於受刑人的遺言,除了有脅迫、恐嚇他人、違反法律、善良風俗的內容外,應在執行死刑後的24小時內通知家屬或近的親屬,受刑人遺言也不再限於文字,增加了錄音及錄影。 \n \n 同時,原條文中對死刑犯捐贈器官的規定,因死刑犯器官捐贈涉及高度人權爭權,所以修正條文刪除了有關死刑犯捐贈器官的規定。 \n \n 在執行技術面上,「執行死刑規則」原規定執行死刑使用藥劑注射或槍斃,新修條文因應聯合國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也在藥劑及槍斃外增列「其他符合人道之方式為之」。 \n \n 國定例假日及受刑人配偶、直系親屬或三親等內旁系親屬喪亡7日內,修正條文也增列了這些狀況如果受刑人的家屬或親屬通知,或已經知悉者,不執行死刑。

  • 新聞透視》暗夜槍決 法務部在怕什麼

    新聞透視》暗夜槍決 法務部在怕什麼

     利用春節全家團聚圍爐,縱火燒死父母等6名至親的翁仁賢,在監獄刑場槍決伏法,這本是國家明正刑典,完全符合法治國家的執法程序,但是卻把一場光明正大的執法,弄得十分吊詭,偷偷摸摸、遮遮掩掩宛如一場「暗夜」槍決,喪失國家執法正當性應有的態度。 \n 迴避閃躲 正當性盡失 \n 歷次對死刑問題的民調,反對廢除死刑的民眾都超過8成,顯示台灣社會對死刑的存在不但不排斥,且多數支持。對於死刑定讞卻不執行,看守所關押近40名死囚,民間也迭有抱怨,認為將助長犯罪,也折磨死囚。所以,法務部執行死刑,絕對可以挺直腰桿告訴社會大眾。 \n 令人不解的是,翁仁賢的死刑執行卻顯得莫測高深,先是風聲傳出後,法務部高層三緘其口,甚至以「確認中」作為統一對外的回應。更令人不解的是台北監獄刑場所在的台北看守所,連死刑執行這種大事,所方人員初始也是迴避閃躲,與法務部口徑一致「確認中」。 \n 國家執法 應光明正大 \n 行政院長蘇貞昌去年在立法院備詢時,曾對執行死刑問題答稱「死刑定讞就該執行」。這是一個法律人本於專業良知的答覆,尤其是在死刑仍存的當下,定讞的死刑判決,完全沒有不執行的空間,執行死刑更是依國家法律行事,不但不丟人,反而是社會正義價值的彰顯,法務部為什麼不能光明正大的宣告執行死刑,執行後密而不宣,就能瞞天過海,實在令人費解。 \n 即使國際人權聯盟或其他人權組織,或歐盟主要國家反對台灣執行死刑,但是,司法權是國家主權的具體展現,憑什麼由其他國家對台灣的內政問題說三道四。特別是,法務部長蔡清祥,這次批准他任內第二件死刑執行令後,法務部一反昔日作法,竟沒有公開記者會說明死刑執行,昭告國人,如此偷偷摸摸執行國家法律,是在忌憚什麼。

  • 愚人節槍決「小丑」翁仁賢! 廢死聯盟:法務部就是個笑話

    愚人節槍決「小丑」翁仁賢! 廢死聯盟:法務部就是個笑話

    \n放火燒死父母等6名親友的桃園男子翁仁賢,4月1日伏法,就連最後家人都不願意把他接回;法務部表示,翁仁賢手段兇殘、泯滅人性,視人命如草芥,審慎程序後執行死刑,以兼顧社會正義及人權保障。對此,廢死聯盟表示,死刑還沒廢除,死刑犯也沒有在街上流竄,他們只是暫存在政府帳戶裡,隨時可以被提領出來顯現國家權力的一個黑影而已。 \n家中排行老么的翁仁賢,2016年2月7日大年夜趁家中親戚團圓圍爐時,竟往住家潑灑汽油再縱火,導致年邁父母、姪子、姪媳和外籍看護當場命喪火窟。沒想到之後到了法庭,他完全無悔意,多次比出不雅手勢挑釁、嗆法官,還詛咒存活下來的家人;最終在去年判死刑定讞,今年4月1日兩槍伏法。 \n廢死聯盟深夜發文,「Taiwan can help. Taiwan can also kill.愚人節,這個國家殺掉了『小丑』,宣稱『逐步廢除死刑』是終極目標的中華民國,在防疫有成、民意支持度高漲的時刻,選在今天再次執行死刑;挑選一個大家恨之入骨、沒有人會惋惜的惡人,簽下執行令,槍決,不是要救民調、不是要轉移焦點,這是大有為政府的『依法行政』。」 \n而廢死聯盟的執行長林欣怡則PO文大嘆,每一次的執行死刑,都是對廢除死刑、逐步廢除死刑、長遠目標廢除死刑的討論是傷害,「翁仁賢犯下了最嚴重的犯罪,而我們的法務部又有多正直、多正義呢?『法務部貫徹法治,審慎依法執行死刑』就是個笑話也是個謊話。」 \n林欣怡全文如下: \n深呼吸。 \n很抱歉,今天最後還是沒有辦法生出新聞稿回應。�因為我們沒有辦法像法務部一樣,將李宏基執行時的新聞稿拿出來,案情的部分改掉,其他幾段文字序做點調整,其他全都一樣。 \n記者問我。我說,你應該去問蔡清祥部長、蘇貞昌院長、蔡英文總統,他們才知道。 \n2018年,蔡英文政府、蔡清祥部長,第一次執行死刑。 \n8/31執行死刑。法務部8/20還舉辦了CRPD審查的後續會議,會議上掌管死刑議題業務的陳明堂次長也承認審核死刑執行要點有問題,需要修。他懇切的請民間團體給意見。 \n結果8/31就用了法務部也覺的有問題的審核死刑執行要點殺了李宏基。 \n2020年,蔡英文政府、蔡清祥部長,第二次執行死刑。� \n死刑犯準用7月份上路新的監獄行刑法。還有很多細則需要討論。抱括死刑執行的方法、包括2018年就說了有問題的審核死刑執行辦法。 \n這段時間內,民間團體全力的協助法務部,針對監獄行刑法修法後的相關細則修訂,貢獻心力。 \n據說,下午陳明堂次長還和NGO一起開會到很晚,會議期間神色自若的討論著。 \n晚上法務部就殺了翁仁賢。用應該被檢討的死刑執行方法。 \n記者問我。我說你們相信蔡清祥說的話嗎?事實上他嘴巴在動,但什麼也沒說。 \n你們來問我,不如去問蔡清祥部長、蘇貞昌院長、蔡英文總統。當然還有逐步廢除死刑研究推動小組的主席陳明堂次長。 \n問他們真的相信台灣要逐步廢死嗎?廢除死刑真的是台灣的政策嗎? \n問他們為什麼要廢除死刑?為了廢除死刑應該要做什麼? \n我相信他們不知道,他們沒有想過,也沒有努力過。 \n除了把「廢除死刑」、「逐步廢除死刑」、「長遠目標廢除死刑」當作口號,拿來作為人權的化妝品。 \n到底做了什麼? \n死刑替代方案、配套措施、對話溝通,通通都是民間在做,所有的事情都是民間在努力。 \n他們到底做了什麼? \n他們執行死刑。 \n為什麼非要在這個時刻?不殺他對台灣會有什麼危害?讓國家一定要在這個時刻,還沒有想清楚的時候,還覺得很多死刑相關規定需要修改的時刻,一定要殺了一心求死翁仁賢? \n每一次的執行死刑,都是對廢除死刑、逐步廢除死刑、長遠目標廢除死刑的討論是傷害。 \n翁仁賢犯下了最嚴重的犯罪,而我們的法務部又有多正直、多正義呢?「法務部貫徹法治 審慎依法執行死刑」就是個笑話也是個謊話。 \n更多 CTWANT 報導 \n \n

  • 縱火燒死6親屬 翁仁賢昨遭槍決

    縱火燒死6親屬 翁仁賢昨遭槍決

     2016年除夕夜晚間,利用家人吃年夜飯團聚時,縱火燒死父母等6至親的翁仁賢,去年7月被判死定讞後,被行政院長蘇貞昌點名「天地不容」,法務部長蔡清祥批准死刑執行令,1日晚間8時38分在北所執行槍決兩槍伏法,晚間9時11分遺體送殯儀館,這是蔡總統任內第2次執行死刑,目前還有39名死囚待執行。 \n 蔡清祥表示,他是昨天下午接到最高檢轉呈翁仁賢案卷,經「死刑執行審議小組」召開審議會議層層審查後,一再查明翁沒聲請釋憲等情形,窮盡所有救濟程序及再次審認沒有法定停止執行事由,審酌所犯情節最重大,認程序完備,且符合兩公約「最嚴重之罪」,因此批核令准執行,「我是一名檢察官,做法律該做的事,沒特別的心情」。 \n 待執行死刑犯 還有39人 \n 閣揆蘇貞昌去年10月立院答詢時曾說,「燒死自己的爸爸媽媽,罪惡天地不容」,是否為選擇翁仁賢執行主因?蔡清祥說,翁的程序全部走完且符合兩公約,才對翁執行死刑,與蘇貞昌沒關係。 \n 法務部指出,53歲的翁仁賢2016年除夕夜晚間,趁一家16口在桃園龍潭三合院老家圍爐吃年夜飯時,先將汽油倒在老家廣場汽車上,家人聞到汽油味前往查看,翁再將油漆桶內汽油朝餐廳內潑灑,並點燃縱火,活活燒死行動不便的八旬老父母、姪媳和姪子、姪女等6親友。 \n 翁仁賢歷審都被判死刑,高院更一審審理時,還屢在法庭槓上法官嗆「麻煩讀點書」,還在法庭內脫序叫罵。押解過程,他還面對媒體鏡頭比中指並做出「放屁」挑釁動作。去年7月最高法院痛斥他惡行人神共憤,天理、國法難容,已無教化可能,判處死刑定讞。 \n 拒執法 拖刑場2槍斷氣 \n 據悉,高檢署原計畫昨晚8時執行槍決,但翁不配合,有意抗拒拖延執法,法警及管理員只好將翁拖至刑場,等翁吃完最後一餐才執行,拖了快1小時才伏法。 \n 據了解,翁仁賢死前吃炸雞腿、控肉、荷包蛋,疑因緊張還連抽4根菸,接著注射麻醉後,由法警朝翁背後開1槍,但因沒有斷氣,法警再開第2槍,檢察官會同法醫複驗確認死亡後,遺體由葬儀社車輛送往中壢殯儀館。(相關新聞刊A10)

  • 新聞透視》殺人者不死 隨機殺人案頻傳

    新聞透視》殺人者不死 隨機殺人案頻傳

     桃園平鎮發生嫌犯對路過工讀生行搶不成,隨機猛刺殺人案,加上本月13日發生在新店的隨機殺人案,半個月的時間內台灣就發生了2件,如此視人命為草芥,著實令廣大民眾心生畏懼,究其原因,法官不判死刑、法務部不依法執行死刑,不啻是隨機殺人案的間接「幫凶」。 \n 可教化免死理由好瞎 \n 台南殺童案凶手曾文欽,當年曾狂語「台灣殺一、兩個人不會判死刑」,這並不是笑話。台灣的法官很重人權,認為生命權高於一切,所以盡可能對窮凶惡極之徒不判死刑。審判過程中,法官們本著「上窮碧落下黃泉」的精神為凶徒找生路,最終不判死刑的主要原因,很多都是「可教化」,殊不知偉大法官們保護人權的神聖外衣下,凶徒正有恃無恐的殘殺無辜民眾。 \n 檢視法院審理社會矚目案件,不難發現荒誕的免死理由。以蔡京京弒母案為例,共犯蔡女的丈夫曾智忠,是被依「在校時成績優良、屢獲記功、嘉獎」認為有教化可能而免死;八里雙屍命案的凶手謝依涵因羈押時「信仰耶穌、讀聖經」,法官也認為可教化而免死。 \n 即使地院、高院法官們對極惡凶徒求其生而不可得,判處死刑後,最高法院也能想方設法撤銷死刑判決,把案件發回,讓更審的法官們從死刑這個雞蛋裡,挑出可以免死的骨頭「不除死刑絕不罷休」。 \n 被告自首,或罹患精神疾病都可成為免死的法定理由,但是,法官們不敢判死、不願判死,極力找出可教化可能等各種非法定理由,為被告求生的結果,就是讓凶徒敢肆無忌憚逞凶,製造社會悲劇。 \n 死刑定讞近20年不執行 \n 法務部不依法執行死刑,更是隨機殺人等重大刑案的另一個幫凶,目前已經定讞的死刑犯最長竟在監收容近20年不執行,全國累積近40名定讞死囚,面對不知明天的未來,有的已因病自然死亡,也是夠令人匪夷所思,在這種情況下,死刑失去懲罰與嚇阻作用,在疫情升溫、民眾苦悶的當下,誰也不知道,還會不會又發生因為「不爽」,就隨便殺個人出氣。

  • 「小鄭容和」冷血捅死無辜路人 粘立人中肯揭他最終下場

    「小鄭容和」冷血捅死無辜路人 粘立人中肯揭他最終下場

    新北市新店區發生駭人聽聞的隨機殺人案!23歲自稱是小鄭容和的王姓直播主,僅因為與新婚妻子發生口角,竟持生魚片刀下車,一刀捅死正在等姐姐下班的無辜林姓騎士,令網友氣憤稱絕對要判死刑!只是知名魔術師粘立人也回應網友,中肯預言了王姓直播主的最後下場。 \n \n王姓直播主冷血行徑引發極大民怨,知名魔術師粘立人也在臉書寫下:「2020-03-13臺灣隨機殺人!昨夜一名男子情緒不好且應該有精神方面疾病,隨機持刀刺死機車男子死亡。政府如不及時強制這種人的管理,有病的人往往是不定時炸彈,且罪不致死!」 \n \n粘立人PO文一出,吸引不少網友氣憤留言,認為一定要判王姓直播死刑,但粘立人也回應:「放心,不會死。」認為台灣通常對精神異常的嫌犯不會判死刑,先前還有人提倡廢死。王姓直播主在臉書上的自介清楚寫著,有解構性人格。 \n \n

  • 坐牢21年 行刑前才發現兇手不是他

    坐牢21年 行刑前才發現兇手不是他

    無辜坐了21年冤獄,直到行刑前才真相大白,一位美國的死刑犯,在即將執行死刑的前11小時,被冤獄平反組織「無辜計畫」(Innocence Project)的律師,向法院提出申訴,指控此案真兇另有其人。 \n非裔男子李德(Rodney Reed)被控殺害一名19歲的女性史黛西.史蒂斯(Stacey Stites),1996年4月23日在德州的一個小鎮,她在婚禮前夕失蹤,隔日被發現陳屍在郊外樹叢裡,法院在1998年將李德以謀殺罪嫌定讞。 \n冤獄平反組織「無辜計畫」(Innocence Project)的律師在23年後,發現真兇其實是一名警察法諾(Jimmy Fennell),同時也是死者的未婚夫,他曾強烈懷疑未婚妻與這名非裔兇嫌有染。 \n直到他之後被一名女子指控性騷擾而入獄,偷偷向獄友表示自己殺害未婚妻,真相才水落石出。 \n \n目前許多名人像是金‧卡達夏(Kim Kardashian West)、民權運動領袖尚恩‧金(Shaun King)和歌手蕾哈娜(Rihanna)等過10萬名民眾在公益請願網站Change.org聯屬,要求法院駁回李德的死刑執行令。不過州政府及檢察總長目前未做出任何回應,檢方宣稱上訴提供的證據太薄弱。 \n \n

  • 蘇貞昌真假執行死刑 孫大千四提問

    行政院長蘇貞昌25日在立法院備詢,民進黨立委陳賴素美詢問蘇貞昌對於執行死刑的看法。蘇貞昌表示,有些罪惡天地不容,例如燒死自己6位親人,或是當著母親面前把孩子的頭割斷,還滾到水溝去,「我認為死刑定讞,就該執行。」由於,民進黨向來反對死刑,讓外界驚訝蘇貞昌這番發言。前立委孫大千大讚蘇貞昌演技外,提問四個問題看看蘇貞昌是否玩真的。 \n \n 孫大千在臉書指出,長期以來,主張廢除死刑的勢力團體大多數支持民進黨。所以,蔡英文執政三年多來,對於執行死刑根本就是敷衍了事,只有在選舉前夕,隨便應付一下,免得落人口實。 \n 沒想到,在台殺人的港民陳同佳傳願回台接受司法審判,竟引發民進黨政府政治操作聯想,令蘇貞昌重提死刑。孫大千表示,蘇貞昌擔任院長這幾個月來,從來不見他對於執行死刑做出如此積極的宣示,現在為了選票,講得義憤填膺,連一位只被判處無期徒刑的兇嫌,都主張應該斃掉,可以把戲演得這麼灑狗血,真不愧是一位連神明都敢騙的政治人物。 \n \n 為證明蘇貞昌重提死刑是否玩真的?孫大千提問蘇貞昌四個問題: \n第一,為什麼過去都不執行死刑,到了選舉前夕,就忽然要開始執行死刑了呢? \n \n第二,現在執行死刑,為的是彰顯正義?還是為的是爭取選票呢? \n \n第三,堂堂行政院長,連認為該執行死刑的對象,都可以說錯,是功課做得不夠?還是根本沒有真心想要執行死刑呢? \n \n第四,蘇貞昌要不要代表民進黨政府正式宣示,從現在開始,會依法貫徹執行死刑?

  • 日令和元年首度執行死刑

    日本法務省2日執行了兩名死刑犯的死刑。這是日本自去年12月以來,也是2019年令和元年首度執行死刑。法務大臣山下貴司的任內則是第2次下令執行死刑。 \n \n日本第2次安倍政權以來已執行38名死刑犯的死刑。 \n \n 去年執行了沙林事件的主嫌奧姆真理教教祖麻原彰晃及幹部等15人的死刑。

  • 又一在華加拿大人判死 陸遭「行刑外交」質疑

    加拿大法院凖備下周開始聆訊,處理美國就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的引渡申請。而就在這時,大陸一個地方法院就當地一宗販毒和製毒案判處多人死刑,包括一名加拿大藉被告,時間巧合令外界質疑中方透過這宗毒品案,再向加拿大就孟晚舟案施壓。 \n \nBBC報導,廣東省江門市中級人民法院周二(4月30日)的公告指,加拿大藉被告范威等人2012年7月至11月販賣和製造約6.3公噸冰毒和360多克安非他命。同案一名美國人、四名墨西哥人和一名法院沒有說明國藉的被告都被判死刑。 \n \n范威等被告人仍可在5月10日前提出上訴,也就是孟晚舟引渡案開審後兩天。 \n \n范威是去年孟晚舟案後,第二名被中國法院判處死刑的加拿大人。遼寧大連市中級法院今年1月同樣以毒品有關罪名,判處加拿大人謝倫伯格(Robert Lloyd Schellenberg)死刑。 \n \n大陸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在周二的例行記者會被問到范威案件,但他沒有直接談到范威的判決是否與孟晚舟的引渡聆訊有關。 \n \n加拿大外交部長方惠蘭回應大陸法院對范威的判決時,表示加拿大對判刑「十分擔心」。她又指加拿大一直反對世界各國保留死刑。加拿大全球事務部透過聲明呼籲大陸對范威減刑,又透露加方曾派員在周二旁聽庭審。 \n \n江門市中級人民法院在2014年的工作報告曾經提及,法院「成功審理范威等11名外國人製造、販賣冰毒案等性質惡劣、社會影響大的案件」,但沒有提供案件詳情。 \n \n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教授郭丹青(Donald Clarke)接受BBC中文訪問說:「中國法庭因為外在因素而加快或減慢庭審速度並不陌生」。郭丹青早前評論謝倫伯格的案件時指出,原審法庭2014年拘捕謝倫伯格後,到2016年才開始審理他的案件,然後再用差不多兩年半的時間,到去年11月才決定把謝倫伯格判囚15年。 \n \n但孟晚舟去年12月1日被捕後,大陸司法機關處理謝倫伯格案件的速度加快。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12月29日決定把案件發還重審後,把重審日期定於1月14日,前後只有16天。重審當天法庭用10小時審理證據,然後商議一小時後,就決定改判死刑。 \n \n郭丹青留意到,大陸刑事案件發還重審十分罕見,而且大陸官方主動安排外國媒體採訪庭審過程。他認為這些跡象顯示謝倫伯格的案子與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有關。 \n \n但上海大邦律師事務所律師斯偉江認為,法官在審理過程中可以加快,也可以減慢,在法律程序中都是容許的。他認為,法官加速或減慢處理一件案件「是觀察的人自己判斷」,外界沒有辦法判斷這個決定是什麼原因。 \n \n除了謝倫伯格,大陸當局早前以危害國家安全為理由逮捕了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凱(Michael Kovrig)和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這一連串事件令加陸兩國關係空前緊張。 \n \n加拿大總理杜魯多說,加拿大對大陸的做法「十分擔心」,當地政府之後對大陸發出旅遊警示,指陸方「任意執法」,國民需加防範。目前杜魯多尚未就范威的案件表態。他4月28日接見到加拿大訪問的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時,談及孟晚舟的案件,並強調事件要透過法律方法解決問題。

  • 維持假釋 有其必要

     有幾位立法委員對於現行《刑法》有關假釋的規定很有意見,認為判處無期徒刑的人犯,服刑25年之後還有機會假釋出獄,這對社會來說,無異是埋下一顆地雷。說來,立委這一擔心,牽涉甚多,不是一句要不要廢除死刑,要不要修假釋規定,就可以說清楚的。 \n 表面上看,我們還算是一個有死刑法制的國家。很多惡性犯罪都還維持有判處死刑的法條。但是,這10多年來,我們國家加入了反死刑的國際人權公約之後,各種反對死刑的聲浪逐步影響到我們的死刑法制。 \n 無論被告犯行多麼惡劣殘暴,法官多不願意判被告死刑;而即使有法官發揮道德勇氣,判了被告死刑,主掌死刑執行令的法務部長,秉承來自總統、行政院長的反死刑觀,不願依法簽署死刑執行令,讓死刑實質上變成「不能假釋的無期徒刑」。 \n 政客們可能只知道不執行死刑,可達成實質上沒有死刑的廢死,卻不了解一個沒有死刑、不執行死刑的國家,會為了這些人犯付出多少的代價。立委們擔心的假釋地雷,只是社會支付昂貴代價後,還迴避不了的風險。 \n 死刑受刑人長期關押在死囚牢內,求生無望,求死又不得,是監所難以管理的一群「太上人犯」。他們想幹什麼,就做什麼。我們社會供養他們吃住,只是微末的必要支出而已。 \n 死刑人犯沒有假釋的可能,就不適用累進處遇。也因為這樣,他們不必下工廠求積分,成天坐在死囚室內過日子。拜此之賜,這些死刑犯不會有機會干擾到其他受刑人的執行。但無期徒刑、長期徒刑的受刑人就不是這樣。 \n 即便是無期徒刑,在我們現行的假釋、累進處遇法制下,他們實際上都是有期徒刑。正如立委說的,我們現行《刑法》第77條規定「受徒刑之執行而有悛悔實據者,無期徒刑逾25年,有期徒刑逾1/2、累犯逾2/3,由監獄報請法務部,得許假釋出獄。」 \n 如果一個犯行極惡的人,因為法官不願判死刑,而改判無期徒刑,這個人很可能在服刑25年之後,就獲准假釋出獄。假設,這個人在30歲,或者40歲時犯下極大的惡行,他還是可以在55歲,或65歲的時候,獲釋重回社會。 \n 有很多人提議,無期徒刑應該關到死,才叫無期徒刑,但是這既不符合我們社會鼓勵自新,予人重生的善念,也使得監所在人犯情緒及行為的管理上形成實際的困難。 \n 最糟的是,萬一這些人犯自覺出獄之日遙遙無期,還可能欺侮、干擾到其他想爭取提早出獄,而努力爭取好表現的受刑人。因此,我們社會在談論死刑存廢的同時,都必須兼顧無期徒刑、長期徒刑的法制該如何執行,社會可能支付的代價才會最小。 \n 維持假釋規定是必要的。因為不論是服刑逾25年,或者服刑逾40年,就可以透過累進處遇爭取到分數,而獲得假釋出獄的機會,這對於無期徒刑的受刑人,就是安穩他們服刑情緒,甚至懺悔而向善的最好藥劑。 \n 我們的刑制在法官不願判死刑的現狀下,最需要改的,不僅是無期徒刑的假釋規定,還有長期徒刑的刑期該訂多長。有期徒刑該不該訂到30年以上?無期徒刑的假釋門檻是不是再加高? \n 當然這些修訂,無論是有期刑期的加長,或無期變有期的門檻加高,牽涉的社會代價、人權觀念都相當複雜,其間的利弊得失,不是三兩句話可以說得清楚。 \n 我認為,立委在談到修訂相關法制時,不應就社會犯罪個案所產生的一時情緒而輕易修法,免得社會因此而支付更大的代價。

  • 資深媒體人:高源流》維持假釋 有其必要

    有幾位立法委員對於現行《刑法》有關假釋的規定很有意見,認為判處無期徒刑的人犯,服刑25年之後還有機會假釋出獄,這對社會來說,無異是埋下一顆地雷。說來,立委這一擔心,牽涉甚多,不是一句要不要廢除死刑,要不要修假釋規定,就可以說清楚的。 \n 表面上看,我們還算是一個有死刑法制的國家。很多惡性犯罪都還維持有判處死刑的法條。但是,這10多年來,我們國家加入了反死刑的國際人權公約之後,各種反對死刑的聲浪逐步影響到我們的死刑法制。 \n 無論被告犯行多麼惡劣殘暴,法官多不願意判被告死刑;而即使有法官發揮道德勇氣,判了被告死刑,主掌死刑執行令的法務部長,秉承來自總統、行政院長的反死刑觀,不願依法簽署死刑執行令,讓死刑實質上變成「不能假釋的無期徒刑」。 \n 政客們可能只知道不執行死刑,可達成實質上沒有死刑的廢死,卻不了解一個沒有死刑、不執行死刑的國家,會為了這些人犯付出多少的代價。立委們擔心的假釋地雷,只是社會支付昂貴代價後,還迴避不了的風險。 \n 死刑受刑人長期關押在死囚牢內,求生無望,求死又不得,是監所難以管理的一群「太上人犯」。他們想幹什麼,就做什麼。我們社會供養他們吃住,只是微末的必要支出而已。 \n 死刑人犯沒有假釋的可能,就不適用累進處遇。也因為這樣,他們不必下工廠求積分,成天坐在死囚室內過日子。拜此之賜,這些死刑犯不會有機會干擾到其他受刑人的執行。但無期徒刑、長期徒刑的受刑人就不是這樣。 \n 即便是無期徒刑,在我們現行的假釋、累進處遇法制下,他們實際上都是有期徒刑。正如立委說的,我們現行《刑法》第77條規定「受徒刑之執行而有悛悔實據者,無期徒刑逾25年,有期徒刑逾1/2、累犯逾2/3,由監獄報請法務部,得許假釋出獄。」 \n 如果一個犯行極惡的人,因為法官不願判死刑,而改判無期徒刑,這個人很可能在服刑25年之後,就獲准假釋出獄。假設,這個人在30歲,或者40歲時犯下極大的惡行,他還是可以在55歲,或65歲的時候,獲釋重回社會。 \n 有很多人提議,無期徒刑應該關到死,才叫無期徒刑,但是這既不符合我們社會鼓勵自新,予人重生的善念,也使得監所在人犯情緒及行為的管理上形成實際的困難。 \n 最糟的是,萬一這些人犯自覺出獄之日遙遙無期,還可能欺侮、干擾到其他想爭取提早出獄,而努力爭取好表現的受刑人。因此,我們社會在談論死刑存廢的同時,都必須兼顧無期徒刑、長期徒刑的法制該如何執行,社會可能支付的代價才會最小。 \n 維持假釋規定是必要的。因為不論是服刑逾25年,或者服刑逾40年,就可以透過累進處遇爭取到分數,而獲得假釋出獄的機會,這對於無期徒刑的受刑人,就是安穩他們服刑情緒,甚至懺悔而向善的最好藥劑。 \n 我們的刑制在法官不願判死刑的現狀下,最需要改的,不僅是無期徒刑的假釋規定,還有長期徒刑的刑期該訂多長。有期徒刑該不該訂到30年以上?無期徒刑的假釋門檻是不是再加高? \n 當然這些修訂,無論是有期刑期的加長,或無期變有期的門檻加高,牽涉的社會代價、人權觀念都相當複雜,其間的利弊得失,不是三兩句話可以說得清楚。 \n 我認為,立委在談到修訂相關法制時,不應就社會犯罪個案所產生的一時情緒而輕易修法,免得社會因此而支付更大的代價。

  • 朱立倫:當總統依法行政 確實執行死刑

    朱立倫:當總統依法行政 確實執行死刑

    朱立倫自本周起在個人臉書專頁直播「我當總統」主題談話,今(28)日推出以「朱立倫當總統,依法行政,確實執行死刑」為題,主張對於已三審定讞死刑案件,在當事人走完司法審理與救濟程序後,行政部門應依法執行不得拖延,才能落實依法行政,讓人民對司法有信心。朱立倫認為,蔡英文總統3年主政下,死刑已形同虛設,名存實亡,呼籲蔡總統正面回應,為何任內縱容法務部態度消極,遲遲未依法執行死刑。 \n朱立倫於直播時指出,死刑存廢確實是困難的議題,涉及人道、人權、治安等諸多因素,但身為總統候選人,有義務針對人民關心的重大議題表達明確態度。朱立倫認為,對於已三審定讞死刑案件,在當事人走完司法審理與救濟程序後,行政部門沒有理由延宕執行。犯罪事實認定、量刑多重,是法官權責與司法責任,身為總統不得也不應該介入、必須尊重。但是,總統可以做到的是,要求法務部長依法簽署死刑令,定讞的死刑即應依法執行,方能落實依法行政,重拾人民對司法的信任。 \n朱立倫表示,台灣歷年多次調查均顯示,國人對死刑的支持度均超過8成,顯示維持死刑在台灣具備高度共識,任何從政者都應該尊重。然而蔡英文總統執政近3年,僅執行一個死刑,是史無前例的低。目前仍有41個定讞死刑犯未依法執行,在蔡英文主政下的台灣,死刑已經名存實亡!朱立倫批評,不論執政黨要如何操作意識形態,我們看到的就是蔡英文總統不廢除死刑,卻也不要求法務部依法確實執行死刑,這種不負責任的做法,已經重傷台灣法律的尊嚴與威信。 \n朱立倫強調,犯人的人權當然很重要,而台灣的司法制度與過去相較,在審判嚴謹程度與證據蒐集上都已大幅強化,對於死刑認定也非常嚴謹,考量、量刑的因素非常多,若連窮凶極惡且已三審定讞,甚至走完最後救濟程序的犯罪案件,都不能依法執行死刑。那麼受害者、善良的一般人、普遍大眾的安全跟正義又該如何保護呢?朱立倫認為,在中華民國刑法仍未廢除死刑時,司法行政官員就該依法執行死刑。在刑法仍未廢除死刑之現況下,犯罪人經判決死刑確定,就應儘速准許執行,才符合法律的宗旨。

  • 不知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陽!死刑定讞不槍決 要命的煎熬

    不知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陽!死刑定讞不槍決 要命的煎熬

     新聞透視「啃老族」陳昱安,狠心弒父100多刀,6年前判死刑定讞後,昨日驚傳在台北看守所自縊身亡,成為首位自殺成功的死囚。陳昱安身為死囚,本該依法執行死刑,他的自殺若說是朝向廢死,不依法執行死刑的政府造成,其實一點也不為過,因為定讞死囚不執行死刑,才是煎熬。 \n 黑牢歲月 日日惶恐 \n 對於死刑囚犯的長期監禁,以及不知何時到來的死刑常會構成精神上的折磨,有些犯人可能導致精神方面的疾病,此被稱為「死囚現象」。 \n 最高法院6年前開「生死辯」辯論庭,當時律師就提及陳昱安,有精神方面的疾病,自他被判死刑確定後,面對不知什麼時候到來的死刑,身心都是折磨。 \n 獄中尋短 還得搶救 \n 當前政府不積極執行死刑的態度,使得法務部長遲遲不簽執行令,死刑犯長年關在牢獄中,面對遙不可知的未來,還有能不能看到明日的太陽,等死苟活的日子,是不可承受的煎熬。 \n 去年美國媒體曾報導,阿拉巴馬州一名殺害前妻和岳父的死囚博登,等待死刑執行23年後自殺身亡。事實上,死刑犯在獄中尋短,不論中外時有所聞,差別只是成功與否,諷刺的是,雖是等待死刑執行的囚犯,依法令准執行前,若自殺還是得搶救生命。 \n 既已判死 就該執行 \n 如果政府覺得不該有死刑,何不勇敢廢死,態度曖昧不明,反而要死囚「活受罪」,每天生活在惶惶恐中,天天生不如死,絕非文明國家該有態度。 \n 特別是最近兒虐案件頻傳,朝野一致喊殺人償命重判,甚至改為唯一死刑,但就算修法通過,法官依法判了死刑,法務部長不簽死刑令,還是空談。 \n 在未廢死前,法院已判死定讞案件,政府責無旁貸,就得依法執行,不執行死刑,除傷害司法公信,陳昱安獄中尋死,不會是最後一個。

  • 錯亂的法務部

     法務部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對李宏基執行死刑。法務部雖稱此次執行死刑絕無任何選舉考量,卻讓人有此地無銀三百兩之感,也凸顯在死刑仍存在之下,執不執行都難擺脫政治聯想。 \n 根據《刑事訴訟法》第461條規定,死刑判決確定後,應由法務部長令准,並於3日內執行。惟此條文,卻無死刑判決書送達法務部後,該於幾天或幾個月內必須核准的明文。也因此,如果法務部長遲遲不核准死刑執行,就等同是以行政權來阻擋司法判決的既判力,致有違憲法的權力分立原則。 \n 在《刑事訴訟法》並無核准期間的限制下,死刑的執行與否與時間久暫,就被解釋成是法務部長的裁量空間。而在國際人權組織要求台灣廢除死刑的外在壓力下,法務部亦不敢在判決確定後立即執行。這也是為何目前仍有40多名待執行的死刑犯。 \n 而在民意仍有7、8成反對廢死的情況下,政府又面臨不得不執行的壓力,這就迫使法務部自行頒布《審核死刑案件執行實施要點》,只要死刑犯無聲請赦免、釋憲、非常上訴、再審,亦無心神喪失且犯罪手段兇殘者,即列為優先執行的對象。此等規定不僅欠缺法律之依據,更完全繫於主事者的恣意認定。這些死囚就很容易成為執政者轉移民怨或挽救政治聲望的肉票。 \n 以此次執行死刑的李宏基來說,他在2016年被判處死刑定讞,在查無任何救濟可能,且也符合人權公約殺人手段異常殘忍致可處死的規定,法務部長依法核准並立即執行似無任何疑義。但這也產生一個問題:目前死刑確定尚待執行者,比之於李宏基早確定、手段相當或更殘忍者所在多有,為何只挑他一人?若未來這些死囚未能執行死刑,無論法務部講再多的理由,還是會被質疑有政治考量。 \n 然而法務部的新聞稿在說明為何執行李宏基的死刑後,話鋒一轉,又再重提法務部逐步廢死的決心,尤其是關於配套的研議及社會安全網之建立。令人不解的是,法務部怎可一手拿屠刀,一手拿佛經?執行死刑時振振有詞,然後又說要努力廢死,這只會讓民眾感到錯亂,更無助於解決社會上對於廢死的爭議。(作者為真理大學法律系所副教授)

  • 樣板槍決 虛情假意

     蔡政府從40多個死囚中,突然拉出一個李宏基槍決,民眾看到的,並不是依法執行死刑的決心,而是對蔡政府虛情假意的懷疑。奉勸民進黨政府,法院定讞的裁判,政府官員只有依法執行,否則將給人政府首長帶頭違法的不良印象。 \n 死刑制度在台灣,向來沒有所謂的爭議。長期以來,台灣至少有超過8成的人主張維持死刑。廢除死刑,一直都只是少數人的主張。但偏偏就是這不到兩成的廢死主張者,主宰了政權,影響了死刑的執行。 \n 廢除死刑並非世界潮流,更不是所謂先進國家的普遍作法。但這些主宰政權的廢死主張者,扭曲了世界各國廢死的實情,過度誇張廢除死刑的作法,給自己的廢死主張,找一些論理基礎。 \n 民進黨就是一個主張廢除死刑的政黨。在野時,支持廢除死刑團體的活動,也主張廢除死刑。當蔡英文入主總統府,取得行政權力後,雖然憚於國內反對廢死的民情,不敢明目張膽的在民進黨掌控下的立法院,推動廢除死刑的立法,但它還是用不執行死刑的方式,達到廢死的目的。 \n 死刑,和無期徒刑、有期徒刑、拘役、罰金一樣,都是法定的刑罰制度。不同的是,死刑的執行,多了《刑事訴訟法》第461條,應經法務部令准才能執行的規定。從立法意旨上看,只是基於死刑的執行,是剝奪被告生命的刑罰,若執行有誤,將永難補救,所以為求審慎,給予法務部最後審視案卷內容是否有疑義的機會。但法務部長的這個最終審視權,不是法院的第四審,更不能拿來伸張個人的廢死理念。 \n 法務部長依據法院確定判決,簽署死刑執行令,就如同全台任何一個檢察署執行檢察官,依法簽署執行通知書一樣,都是依照法律的規定行事。如果被判處死刑的案件,法務部長可以不簽署執行命令,那麼,全台灣被判處有期徒刑的案件,檢察官也選擇性的不執行,台灣必將特權當道,社會正義蕩然無存。 \n 法務部長不同於其他部會首長,任何人在決定接任前,不能只想到這個職位帶來的權位與榮耀,應該在內心自我檢查,自己是不是主張廢死?是不是有勇氣敢簽准死刑執刑令,否則沒有資格就任法務部長。 \n 目前的死囚有40多個,只要確定求其生而不可得,法務部長就應該一一簽准執行,而不是只有拉出李宏基一個,當成樣板槍決,予人欺瞞天下之譏。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 吳景欽》錯亂的法務部

    法務部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對李宏基執行死刑。法務部雖稱此次執行死刑絕無任何選舉考量,卻讓人有此地無銀三百兩之感,也凸顯在死刑仍存在之下,執不執行都難擺脫政治聯想。 \n 根據《刑事訴訟法》第461條規定,死刑判決確定後,應由法務部長令准,並於3日內執行。惟此條文,卻無死刑判決書送達法務部後,該於幾天或幾個月內必須核准的明文。也因此,如果法務部長遲遲不核准死刑執行,就等同是以行政權來阻擋司法判決的既判力,致有違憲法的權力分立原則。 \n 在《刑事訴訟法》並無核准期間的限制下,死刑的執行與否與時間久暫,就被解釋成是法務部長的裁量空間。而在國際人權組織要求台灣廢除死刑的外在壓力下,法務部亦不敢在判決確定後立即執行。這也是為何目前仍有40多名待執行的死刑犯。 \n 而在民意仍有7、8成反對廢死的情況下,政府又面臨不得不執行的壓力,這就迫使法務部自行頒布《審核死刑案件執行實施要點》,只要死刑犯無聲請赦免、釋憲、非常上訴、再審,亦無心神喪失且犯罪手段兇殘者,即列為優先執行的對象。此等規定不僅欠缺法律之依據,更完全繫於主事者的恣意認定。這些死囚就很容易成為執政者轉移民怨或挽救政治聲望的肉票。 \n 以此次執行死刑的李宏基來說,他在2016年被判處死刑定讞,在查無任何救濟可能,且也符合人權公約殺人手段異常殘忍致可處死的規定,法務部長依法核准並立即執行似無任何疑義。但這也產生一個問題:目前死刑確定尚待執行者,比之於李宏基早確定、手段相當或更殘忍者所在多有,為何只挑他一人?若未來這些死囚未能執行死刑,無論法務部講再多的理由,還是會被質疑有政治考量。 \n 然而法務部的新聞稿在說明為何執行李宏基的死刑後,話鋒一轉,又再重提法務部逐步廢死的決心,尤其是關於配套的研議及社會安全網之建立。令人不解的是,法務部怎可一手拿屠刀,一手拿佛經?執行死刑時振振有詞,然後又說要努力廢死,這只會讓民眾感到錯亂,更無助於解決社會上對於廢死的爭議。 \n(作者為真理大學法律系所副教授)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