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死刑犯的搜尋結果,共158

  • 美南卡州推新法 讓死刑犯選電椅或槍決伏法

    美南卡州推新法 讓死刑犯選電椅或槍決伏法

    由於注射用的毒藥不足、暫停執行死刑長達10年之後,美國南卡羅來納州推出新法,要求死刑犯選擇以槍決或電椅方式伏法。 南卡州長麥馬斯特(Henry McMaster)在推特上寫道:「我本週簽署法案生效,將允許州內執行死刑。法律欠受害者家屬和摯愛一個公道的結局。如今我們能有所交代。」 法新社報導,在注射死刑犯用的藥物短缺造成南卡州10年未執行死刑後,這位支持死刑的共和黨籍州長希望恢復處決。 在暫停行刑前,死刑犯得選擇電椅或注射毒藥,如果不選擇,有關當局就會採取注射死刑。 根據14日簽署的新法,如果無法執行注射死刑,電椅就會成為內定選項;新法也新增槍決選項。 當地關注在囚人士權益團體「在囚人士接觸網」(Incarcerated Outreach Network)稱此舉「令人震驚、令人憎惡」;美國民權聯盟(ACLU)南卡州分部則說新法是在「具種族主義、獨斷、易出錯的系統中,尋找恢復執行死刑的新方式」。 ACLU南卡州分部執行主任柯納克(Frank Knaack)在聲明中說:「南卡州刑事司法系統會犯錯。」 「而死刑執行後是不可逆的…(尤其)南卡州死刑犯有一半以上是非裔,而非裔在全州人口僅占27%。南卡州判死刑很可能不是主要基於案情事實,而是取決於受害者的種族和性別、犯行地點以及案發當時負責的法務官。」 根據南卡州矯治局資料,南卡州自2008年以來不曾使用電椅,上次執行注射死刑是在2011年。 根據死刑資訊中心(DPIC)資料,南卡州是美國第4個准許槍決的州,另外3州是密西西比、奧克拉荷馬及猶他州。自美國聯邦最高法院1976年允許恢復死刑以來,僅3名死刑犯是槍決,而且都在猶他州。 注射死刑所用的藥物多年來嚴重短缺,多個大型實驗室拒絕提供給美國監獄,以免涉及與死刑有關的負面觀感。 注射死刑通常會連續施打3種藥物,先讓囚犯昏迷,再來是癱瘓,最後是停止心跳。 然而近年來數起執法中,首劑藥物未能讓死刑犯完全失去意識,造成他們在死前極度痛苦。(譯者:盧映孜/核稿:嚴思(示其))1100518

  • 社會10點檔》8人劫合庫運鈔車 死刑犯竟買通獄卒外出傳宗接代

    社會10點檔》8人劫合庫運鈔車 死刑犯竟買通獄卒外出傳宗接代

    1981年,台灣發生第一起運鈔車搶案,被搶的是台中縣沙鹿鎮合作金庫,一輛運鈔車準備運送680萬新台幣的現金到梧棲的台灣銀行。雖說是「運鈔車」,但其實只是一輛計程車與2個沒受過訓練的保全人員,他們就拎著兩個帆布袋,坐上了計程車,結果車子開到一條田邊小路,馬上就被歹徒給攔截,4名歹徒手上有刀有槍,而且還是M16步槍,2名保全人員根本不敢抵抗,就這樣被歹徒輕輕鬆鬆搶走了680萬元,此案震驚社會。由於當年還是戒嚴時期,搶劫是軍法審判,而且是唯一死刑,更離譜的是,嫌犯被捕判死刑後,不僅越獄逃亡,還在外面銷魂「傳宗接代」。 犯下這起台灣史上第一起運鈔車搶案的人是蘇俊模、廖天生、吳森山和陳東華等8個人。回顧此案,主嫌蘇俊模與同夥1981年11月24號下午3點多,開著車牌一輛藍色轎車,到台中沙鹿的街上,攔截合作金庫的運鈔車,個個兇神惡煞、戴著頭套,拿著M16步槍跟開山刀,輕易搶走了車上的680萬現金。警察逮到蘇嫌時,錢用行李箱裝著,把一疊一疊的現金排開,可是680萬卻只找回100多萬。 沙鹿發生劫鈔案震驚社會,法官速審速決,短時間判死刑定讞,當時檢警院三方都認為這樣才能警惕社會。但主嫌蘇俊模坐牢期間囂張無比,不只行賄呼風喚雨,甚至跳牆越獄,逃獄之後,還跟警察在板橋一處民宅發生激烈槍戰。 更扯的是,蘇嫌的母親知道兒子入獄期間想念女友,希望能「傳宗接代」,於是買通當時管理舍房的主管,並透過看守所特約醫院院長安排,以患了中耳炎為由,將他送到醫院與林姓歌星女友共度春宵,看守所人員則在外面把風。此外,蘇嫌的柯姓、翁姓友人,還曾請課長及主任管理員飲酒作樂,甚至到俱樂部跳舞,然後再送他們到大飯店,讓「金絲貓」伺候他們「上床」。 傳宗接代只是一個備案,蘇嫌最終還是想要活著逃出這座死牢,但是在他之前,從來沒有越獄成功的紀錄,所以監所的安全管制,不像現在這麼嚴格,一小片的鋼鋸,就藏在會客菜裡頭,被送到了他手中,手銬腳鐐都被鋸斷了。 這次越獄一口氣跑掉6個人,而且其中4個人還是死刑犯,警方投入了全國警力,從南到北進行大搜捕,很快的就鎖定了這些人,蘇嫌沒多久就在台北被警方逮捕,2個月後槍決伏法。從他劫鈔、行賄、到逃獄的犯案過程,絲毫不輸電影,還被稱之為沙鹿劫囚風雲。

  • 為死刑犯邱和順平反 救援團體呼籲蔡英文特赦

    為死刑犯邱和順平反 救援團體呼籲蔡英文特赦

    為替受冤的死刑犯邱和順平反,台灣人權促進會等救援團體今天帶著「邱和順被遺忘的32年」展品,與超過10萬人連署的特赦請求書,在總統府周邊沉默繞行,並遞交陳情書,由府方陳情科科長萬斯幸代表接收。救援團體呼籲蔡總統做出特赦決定,讓全世界看到,台灣有勇氣去面對過去不公不義的事情。 去年4月7日,邱和順救援團體帶著特赦請求書及來自各方的連署書,至總統府進行請願,期盼總統能夠特赦邱和順。這份請求書,時隔一年,已有超過10萬人加入連署。去年11月邱和順60歲,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等公民團體,也陸續在台北、竹南舉辦「邱和順被遺忘的32年」展覽,呈現冤案當事人32年前遭刑求的證據,總計超過3000人觀展。 救援團體表示,策展期間曾數度致函總統府,邀請蔡總統出席觀展,府方皆以「總統公務繁忙,不便出席」為由而婉拒。救援團體遞交特赦請求書滿一周年,至今也毫無音訊。因此,救援團體今天將展品攜帶至總統府前,連同特赦請求書,沉默繞行。 義務律師團及救援團體也再次將特赦請求書、展覽的台中場邀請函及台北、竹南場的展場相冊集,以陳情書的方式,遞交給總統府。總統府方由公共關係室陳情科科長萬斯幸代表接收陳情書。 義務律師團召集人尤伯祥提到,很多新證據都在過去聲請再審的時候用掉了、也都被駁掉,如今除了蔡英文總統伸出特赦的手之外,沒有人能夠再救邱和順,沒有人有辦法在邱和順有生之年,讓邱和順重見天日。希望明年的這個時候,邱和順可以和律師團、救援團體一起站在總統府前。 救援團體代表,台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執行長林欣怡表示,不管是台灣兩次兩公約的國際審查,還是監察院的調查報告,都一再的指出:邱和順案疑點重重,這是一個受冤的死刑犯。但蔡總統總是「審慎參考各方意見」,都不願意給出自己的意見。 曾經代理過許多冤錯案件的立委邱顯智表示,看到這個案件時會覺得非常的難過。他最近一年去看了邱和順好幾次,見面時每次都可以看到他的身體狀況非常不好。帶著全身的病痛,「我們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會撐不下去」。 他認為,特赦這個制度,就是為了對在司法上已經非常困難的案件,有一個最起碼的公平正義的展現。救援團體也再次呼籲,建請總統予以邱和順罪刑全免之特赦,以終止邱和順案的不正義。

  • 最美死刑犯20歲被槍決 死前竟提1暗黑要求

    最美死刑犯20歲被槍決 死前竟提1暗黑要求

    20世紀末,大陸有一位被稱為「最美死刑犯」的女子陶靜,在20歲正是如花一般的年紀,被執行槍決,臨死前提出了一個暗黑請求,意外揭露了悲慘的身世。 1971年出生在貴州的陶靜,剛出生不久,父母就離了婚,她一直是跟著自己的姐姐和姐夫生活,高中畢業後,在姐姐的幫助下開了一間小髮廊,日子也算過得還可以,直到她遇見一位名叫楊博的毒販。 楊博因為陶靜長得漂亮,隨即對她展開追求,加上陶靜從小對於感情的渴望,最終淪陷在楊博的花言巧語之下。 起初,陶靜並不知道楊博是毒販,後來得知實情後為時已晚,在楊博的誘騙下,陶靜也染上了毒品,擔心陶靜懷孕,楊博還強行要她去醫院裝避孕環。 被愛情沖昏頭的陶靜,就這樣心甘情願的成為楊博的運毒工具,不過因為沒什麼經驗,她第一次用身體運毒時,就被警察逮個正著,警方在她體內搜出484克的冰毒,按照當時規定,只要攜帶50克以上毒品,就會被判處死刑,但是警方看陶靜年輕,因為遭人利用才會走上這條不歸路,於是給了她戴罪立功的機會,要她供出背後主使者,但陶靜堅決不願供出自己楊博,最終被判死刑。 1991年10月底,年僅20歲的陶靜在執行死刑前,向警方提出一項請求,就是取出體內的避孕環,「希望自己最後能夠走得乾淨點」,警方當下雖然覺得尷尬,但還是答應了她的遺願,在監獄裡臨時搭建了一個手術台,幫她取出了避孕環。 ★中時新聞網關心您:保護自己、遠離毒品!

  • 馬國女大生命案 黃偉哲:凶嫌應判死

    馬國女大生命案 黃偉哲:凶嫌應判死

     廢死議題在台灣內部引發諸多爭議,迄今仍無法凝聚共識。馬國女大生在台遇難,國民黨台南市議員王家貞9日質詢時,市長黃偉哲明確表示,他個人主張要有死刑,不僅現有39名死刑犯應執行,犯下馬國女大生命案的凶嫌,也該被判死刑。  王家貞昨質詢,「目前台灣有39名死刑犯還沒有執行,你認為應不應該執行?」黃除了明確指出應執行,更進一步說,這39名死刑犯,基本上都已在盡量不要判死刑的社會氛圍下,仍求生不得,法官只好判死刑,應趕快執行。」  55位警員9成挺死刑  針對女大生案,黃說,當看到家長眼淚,看到死者媽媽聲聲呼喚,又擔心凶嫌可能想用精神問題等逃避死刑,他個人主張,如果可以的話,應該要判死。  會後,黃補充強調,先性侵再殺人,本來就是死刑或無期徒刑之罪,加上他犯後態度不好,對犯行多所掩飾,直到最後檢警拿出客觀證據才認罪,惡性重大;據現有資料,他從9月30日就已預謀犯案,死者母親也要求判死,他以一名公民的立場,主張判死。  是否擔心被廢死團體撻伐?黃認為,公民都有言論自由,沒什麼好撻伐,他表達自己立場,尤其是犯行重大、令人髮指的犯罪,判死應是合法、合理、又符合民眾期待。  王家貞昨也公布「死刑存廢」立場問卷調查。在55名受訪的台南市警局各分局正副分局長及刑警大隊各隊正副隊長中,50人支持死刑、1人反對、1人保留、3人拒答,支持死刑比例高達90%。  法務部官員表示,我國仍有死刑,法務部會依法行政,如判死定讞,經窮盡所有救濟程序、且無法定停止執行事由,會依法審慎執行。  家屬可獲被害補償金  財團法人犯罪被害人保護協會表示,根據《犯罪被害人保護法》規定,外國人在台因犯罪行為被害,與國人均享有同等保護。依法,女大生父母都可申請犯罪被害補償金。由於他們已返國,目前由犯保台南分會與學校窗口聯繫。  女大生父母可申請的補償金項目,包括法定扶養義務各100萬元、精神慰撫金各40萬、殯葬費附單據最多30萬、沒附也有20萬,等於最多可申請310萬元,再由台南地檢署的犯罪被害補償審議委員會審議。

  • 2死囚殺人卻怕死!高大成怒譙:沒切身之痛不知痛

    2死囚殺人卻怕死!高大成怒譙:沒切身之痛不知痛

    2012年嫌犯沈文賓持槍至宜蘭冬山河某檳榔攤,押走了老闆的妻子以及友人並殘暴的將兩人扔在路旁水溝待溺斃後,再將兩人棄屍。而7年前嫌犯黃麟凱在軍中服役時,趁休假期間至女友家將女友及母親兩人殺害。手段殘忍的兩兇嫌遭判死刑定讞,不過卻在事後向司法院大法官會議聲請釋憲,想藉此來逃避刑責或延後執行死刑日程。對此高大成怒批:「沒有切身之痛都不知道有多痛。」 法醫高大成接受《中時新聞網》訪問時說道,「殺人都不怕,要被槍決就唉唉叫!」而曾經看過多達上百位死刑犯的他說:「死刑犯走去槍決場的路程僅短短十公尺,但走得到的卻沒幾位,每個都軟手軟腳,要不就是在那邊躲,又或是躲到廁所就不出來,看膽子有多小。」看過無數死刑犯伏法的高大成說,的確也看過很多罪犯靠裝瘋賣傻來逃避刑責。他曾經遇到一位罪犯無論如何就是不承認殺了三條人命,法官為了讓他認罪,就告訴嫌犯坦白從寬、抗拒從嚴,最後這位罪犯才終於承認犯行,不過事後卻遭到法官判處死刑。不知反省的死刑犯覺得自己被欺騙了,反而怒氣沖沖地質問法官,沒想到法官卻說告訴他:「我原本要判三個死刑,現在只判一個死刑而已。」 無法認同罪犯敢殺人卻怕死,高大成最後話說得很重,「罪犯在犯案時都不怕也沒有同情的餘地,當要被槍決時就唉唉叫!竟然要殺人就要想到還有這條路要走。人沒有切身之痛不知道痛。」 (剪輯/邱子軒)

  • 美戀童死刑犯囚21年伏法 注射毒藥血液淹沒肺部「猶如溺死」

    曾於1999年綁架、強姦兒童的美國死刑犯尼爾森(Keith Nelson),美國司法部28日執行她的死刑,而且是使用「注射毒藥」的方式行刑。而由於美國自今年7月至今已經執行了5起死刑,這次又使用毒藥注射,引發不少外界的批評。 根據《路透社》報導指出,1999年,尼爾森在美國堪薩斯州涉嫌綁架、強姦一名10歲女童,之後在使用鐵絲將她勒斃。之後被法院判處死刑,更於28日下午在印第安納州聯邦監獄的死刑室伏法。值得注意的是,這次死刑室採用了注射新型毒藥「戊巴比妥」(pentobarbital),這會讓注射者的肺部被血液淹沒,就好像溺水一樣,而注射者會因此喪失意識後才死亡。尼爾森在注射毒藥,9分鐘後才死亡。 而由於「戊巴比妥」會造成死刑犯不必要的痛苦,因此外界就抨擊使用該藥劑行刑,違反美國憲法中「禁止殘忍懲罰」的規定,同時也違反《聯邦食品、藥品與化妝品法案》。為此,華盛頓聯邦地區法院法官庫特莰(Tanya Chutkan)命令美國司法部暫緩死刑的執行,必須要將執行方式符合法規後才得以繼續執行。根據當地法令,如果要使用戊巴比妥的話,必須要有醫師的處方籤方得以使用。 其實早年美國執行死刑時,都是使用其他種藥物,但因為藥廠之後不願意自家生產的藥物被用於死刑上,迫使美國政府找尋新的替代藥物,最終於2019年,美國司法部長巴爾才同意使用戊巴比妥。而在庫特莰提出命令後,美國司法部也立刻上訴法院、推翻該命令,美國政府認為,在執行死刑時使用戊巴比妥,並不需要符合美國的法律。 更多 CTWANT 報導

  • 用藝術與死刑犯對話  1.368坪牢房震撼呈現

    用藝術與死刑犯對話 1.368坪牢房震撼呈現

    死刑存廢是備受社會討論的議題,台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今年嘗試以藝術與公眾對話,集結15名死刑、重刑犯創作的22幅書畫作品、與聯盟來往的書信內容及模擬監所1.368坪空間,即日起至8月9日在苑裡心雕居展出,期盼透過藝術展,勾起大眾對人性及人權深度思考,成為社會改變的力量。 廢死聯盟《後來的我們》藝術展第2站來到苗栗苑裡,廢死聯盟副執行長吳佳臻指出,選在心雕居辦展,除了這裡是苑裡反風車社會運動的發起點,也與2017年底獲得平反的「前死囚」鄭性澤有關,他是苑裡人,除了是策展發想的主要推手,他也參與展出了1幅山水國畫。 鄭性澤表示,死刑案平反後,曾到美國參加無辜者年會,看到平反者各具才華,且展示諸多藝術創作,回台後想起在台中看守所有許多死刑犯們參加國畫班,作品卻只能寄回給親朋好友欣賞,優秀作品也該被更多人看見,「這是我的初衷,很開心現在實現了」。 心雕居總監陳薈茗說,自己和不到10歲的女兒看完這些畫很震撼,尤其是模擬監所空間的部分,讓她們發現原來生活可以這麼簡單,在小小的空間裡5年、10年甚至更久,也不禁反思,在外面的生活是不是奢求太多,而展覽目的也是互相學習,用不同立場關心社會。 律師出身的苗栗縣議員陳品安表示,鄭性澤一直是自己的心理導師,當在政治工作上遇到挫折時,回頭看看他,自己的挫折都不算什麼,或許人的際遇就是如此巧妙,透過展覽可從其他角度思考死刑,思考什麼是生命的意義。 策展人羅禮涵認為,社會大眾認識的死刑犯都是他們犯錯時最壞的模樣,但經過審判、監禁,很少人看見他們「後來」的樣子,透過書畫作品和文字,可以讓大家看見他們的改變,認識他們作為人的樣貌和情感,另外,聯盟將於8月8日舉辦「1.368工作坊」,邀請民眾對話交流,詳情可搜尋廢死聯盟粉絲頁。

  • 時隔17年!美聯邦政府7月中陸續「處決4名殺童死刑犯」

    時隔17年!美聯邦政府7月中陸續「處決4名殺童死刑犯」

    美國司法部15日宣布,將於7月中旬開始執行死刑,會有4名死刑犯被處決,而這也是聯邦政府自2003年以來,首次恢復執行死刑。 綜合外媒報導,美國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指示,將於7月中旬,對於4名殺害兒童的死刑犯陸續執行死刑。原本巴爾在去年就已宣布恢復死刑,其中有3名男子原本要執行死刑,卻因部分囚犯在法庭上提出程序問題,加上當時死刑所使用的致命注射劑引起爭議,讓美國總統川普多次阻礙聯邦政府恢復死刑的計畫。 巴爾在聲明中表示,4名死刑犯皆已根據我們的憲法和法律受到充分和公正的起訴,應將繼續嚴正執行我們的司法制度。據悉,這4名死刑犯的案件都已無法再上訴,經過司法部高級官員審查後決議處決。 聯邦政府於1988年恢復死刑後,僅有3名被告被處死,而距離最近的一次死刑已是17年前,自2003年以來,雖然聯邦法院仍可判處死刑,但卻從未執行過。 而將被處決的4名死囚,分別將在7/13、7/15、7/17、8/28日處決,他們所犯下案件,皆包含殺害兒童。 更多 CTWANT 報導

  • 司法院有「焚屍煙囪」專燒死刑犯?官方解密

    司法院有「焚屍煙囪」專燒死刑犯?官方解密

    司法院大廈一柱擎天的4樓高煙囪,有民間傳聞是日治時期專門用來焚燒死刑犯的遺體,讓老舊的建築物,氣氛更顯陰森詭譎。對此,司法院官方解密,強調當年只是作為燒廢紙、燒熱水之用,破解謠傳多年的都市傳說。 司法院臉書粉專昨(1日)發文指出,每個日治時期的古蹟,背後一定有滿滿的鬼故事跟傳說,就連現齡超過80歲的司法大廈也謠傳有一根「焚燒遺體」的大煙囪,「司法院西側的中庭,有根4層樓高的煙囪,入口就是現在的醫護室,傳說是司法院在執行死刑後,焚燒屍體的地方。而且還剛好在醫護室旁邊…」。 不過官方解密,其實當時這個大煙囪的用途只有「燒廢紙、燒熱水供暖氣」的功能,只因為過去候審室牢房就在旁邊,才有這樣的都市傳說。 事實上,司法大廈從日治時期開始,就一直是法院,雖然可能難免會有些對於判決不滿的怨氣存在於司法大廈間,但比起執行槍決的刑場來說,暴戾之氣應該就沒那麼強烈,「更何況司法院晚上還有關公在巡邏,有如此正氣凜然的化身,自然就沒什麼鬼故事囉!」

  • 廢死潛規則 4年槍決2死囚

    廢死潛規則 4年槍決2死囚

     根據歷年民意調查,國人支持執行死刑比例將近8成,但蔡英文總統上任4年,卻只槍決2名死刑犯,目前仍有39名死囚等待執行,不但對死囚是折磨,也難以撫平被害人家屬的傷痛、彰顯公理正義,引發社會強烈議論。  死刑存廢是人民高度重視的問題,但司改國是會議卻避而不談,支持廢死的綠營法界人士入朝當官後發揮實質影響力,讓廢死成為政府的「潛規則」,也引發民眾的反感,據中正大學犯罪防治中心調查,只有2.7%民眾「非常贊成廢除死刑」。  面對絕對多數民調反對廢除死刑,蔡英文政府主導的司改成員卻態度不明,司改半年進度報告中,司法院長許宗力只說,大法官會議曾宣告「死刑不違憲」;法務部長蔡清祥說,廢死前不會停止執行槍決。  蔡英文執政4年間,法務部只執行2名死刑犯,現還有多達39名死刑犯待執行,死囚求死不得,飽受煎熬。現實情況造成法官為了不判死,找遍各種如「捐過血做過公益」、「抄佛經悔過」等離譜理由,認定有教化可能讓被告免死。  法界批評,法官不判死,漠視台灣仍有死刑制度的,造成司法天秤向被告傾斜,雖然法務部強調,必須審慎執行死刑,但法務部「拖延」執行,除讓民眾不相信司法,也讓這些判死確定的死刑犯,受盡「等死」折磨,更遮掩公理正義。

  • 台南歸仁雙屍命案再審大逆轉 謝志宏死刑判無罪

    台南歸仁雙屍命案再審大逆轉 謝志宏死刑判無罪

    2000年6月台南市歸仁區雙屍命案,原本被三審判決死刑定讞的被告謝志宏,獲檢方調查認為沒有殺人事證,經聲請再審後無保獲釋,台南高分院上午宣判,改判謝志宏無罪。 據了解,台南高分檢調查,2000年6月28日及7月5日謝志宏自白殺人的2份警訊筆錄,已經都找不到錄音帶及錄影帶,究竟是遺失還是警方沒有交出?已不可考;鑑於自白沒有錄音及錄影佐證,不具證據力,經查謝也沒有殺人動機,陳女及張姓老農被殺應是郭俊偉獨自所為,請求法官判謝無罪。 檢方調查指出,2000年6月23日郭俊偉曾到永康區十三妹檳榔攤買瓶罐泉水時,僅因不滿店員沒有找40元,竟持棍砸攤並打傷2名女店員,脾氣暴躁凶殘;反觀謝志宏綽號小不點,身高僅約150公分,屬依賴性人格,案發時無法影響郭俊偉殺人的決心,也沒有能力協助郭殺人,僅僅是目擊者;同時,謝的衣服、褲子、機車,拖鞋也都沒有血跡反應。 謝志宏也指證,被警方帶到郭俊偉舊宅時,曾被員警踢腰部;謝的律師認為,謝遭刑求,落網後更被長時間疲勞偵訊,警方取供不具證據力。至於謝志宏有否涉及殺人幫助罪?謝的律師說,謝根本事先不知道郭會突然失控殺人,因此不至於構成殺人幫助犯。

  • 獨/年少輕狂入監 死刑犯刑前最後告白

    獨/年少輕狂入監 死刑犯刑前最後告白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鏡頭前,咬著檳榔、有些江湖氣息,現年46歲,人稱「豆花哥」的李政輝,過去可是位逞凶鬥狠的火爆浪子。李接受《中時新聞網》獨家專訪,回憶起過去入監服刑,一位同舍房死刑犯刑前最後告白,令他感到超震撼,至今難以忘懷。 本該是男人衝事業最精華的時候,李政輝卻是在監牢裡渡過,年少輕狂的他,14歲便誤入歧途開始混兄弟,32歲那年因違反槍械管制條例,遭重判7年半,不想再虛度光陰,彌補人生沒有陪伴女兒成長的遺憾,不讓老婆每天提心吊膽,他頓時體悟到,腳踏實地工作,走入正途才是長久之道。 李談到2001年,在花蓮看守所服刑生活,令他印象最深刻的是,有次舍房屋頂漏水進行維修,被暫調到另一間2人舍房,而這名獄友是遭判死刑的受刑人(化名:阿華),有次談話中,這名死刑犯透露「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願意為過去所犯下大錯,付出慘痛代價,在獄中生命倒數的日子,李又一次與阿華同上書法班,授課老師請大家在紙上,寫下最想寫的兩字,阿華竟提筆寫下「解脫」兩字,阿華表示「關在監獄裡,每天都在倒數,伏法的那天,我才能夠真正得到解脫。」李表示談起這段話,當時這些對話、畫面一一浮現,也令他至今難忘,感到相當震撼。 訪問當天,李政輝更是大方分享,拿出在監獄服刑時,手寫紀錄心情點滴的本子,李表示「當年進去時,我還是毛頭小子,一位60幾歲的長輩獄友要我多看點書」當時這位長輩和我說「我的心太浮躁,多閱讀能使心平靜,想到什麼就寫下來,坐牢日子漫漫長夜、虛度人生,關這麼久出去,不讀點書,回去就會跟不上,喜歡什麼就要去鑽研。」李透露「也因為這樣,我這輩子看最多書的時候,就是在監獄裡,我這些那年代才有的本子,滿滿紀錄獄中心路歷程,我講給別人聽,大家都很有感觸。」 李政輝認為「或許他的人生經歷不光榮,但誰無年少輕狂,誰無犯錯」李坦言「現在由黑轉白,以前只是缺少舞台,就會喜歡亂搞,有了舞台後一定要好好珍惜」看盡人情冷暖他反而認為,求一頓溫飽有非常深得體悟「我們賺多吃多,賺少就吃飽就好。」年少曾經迷失方向,親友們的聲聲呼喚,一路跌跌撞撞從挫敗中,重新找回生命的真諦。

  • (影)縱火死刑犯翁仁賢伏法 2槍斃命

    (影)縱火死刑犯翁仁賢伏法 2槍斃命

    2016年除夕夜殺害6名親友到死刑犯翁仁賢去年7月被判處死刑定讞,並於昨晚8時38分在台北看守所遭槍決,一共2槍,遺體晚間9時11分送初看守所至中壢殯儀館。 據了解,翁仁賢死前吃了炸雞腿、控肉、荷包蛋,疑似因為緊張,還連抽了4根菸,接著注射麻醉後,由法警朝翁仁賢背後開了1槍,但因為沒有斷氣,法警再度開了第2槍,確認翁仁賢死亡後將其遺體送往殯儀館,現場沒有救護車,代表翁仁賢未器捐。

  • 還有39死刑犯等待伏法 妻女被殺家屬曾淚求:快執行

    還有39死刑犯等待伏法 妻女被殺家屬曾淚求:快執行

    死刑犯翁仁賢昨日晚間伏法,此消息引發各界議論紛紛,除了翁仁賢外,還有39名死刑犯正在等待槍決,包括犯下三重母女命案的黃麟凱,黃男在2017年7月死刑定讞,至今仍未執行,妻女被殺的王父還曾在鏡頭前下跪求公道,只盼黃男能盡快伏法,他活著的每一天對家屬而言都是折磨。 黃男與王姓被害人本是高中班隊,被害人體貼懂事,高中就開始打工存學費,希望能減輕家庭負擔,單純的被害人還將薪水交給黃男保管,要付大學學費時,才發現戶頭的20萬元已被提領一空,雙方一氣之下爆發口角,並找來雙方家長談判,卻也讓黃男記恨在心。 2013年10月,當時在當兵的黃男拿自己偷打的鑰匙潛入王家,先是用童軍繩勒斃王母,並在被害人房中等候,先是逼迫王女發生性關係,之後再將她狠心殺害,還竊走王家約1萬元現金,但為找訂情戒指而來不及逃跑,當天晚上就被警方逮捕。 此案經最高法院審理,認定黃男在殺害王母後毫無罪惡感,絞殺王女前還先強制性交、以逞獸慾,實在「惡性至極、罪責至重」,因而在2017年判處死刑,他也是蔡英文總統任內第2個遭判死刑定讞的人犯。 但黃麟凱至今仍未伏法,被害者家屬的心痛也難以彌平,王父曾在鏡頭前下跪求公道,黃麟凱活著的每一天,對家屬而言都是折磨,只盼他能早日被槍決。 更多 CTWANT 報導

  • 死刑犯翁仁賢伏法 2槍斃命

    死刑犯翁仁賢伏法 2槍斃命

    2016年除夕夜殺害6名親人到死刑犯翁仁賢於今日晚間8時40分左右在新北看守所槍決,一共2槍,遺體於9時11分送出看守所,送往中壢殯儀館。

  • 來了!翁仁賢遭槍決廢死聯盟現身 250字狂酸蔡政府

    來了!翁仁賢遭槍決廢死聯盟現身 250字狂酸蔡政府

    2016年除夕夜冷血放火活活燒死6名至親的死刑犯翁仁賢於今晚(1日)槍決伏法,死後遺體更被家屬拒領嗆「我沒有這種家人」,但廢死聯盟依照慣例PO文狂酸,痛批「死刑犯只是存在政府帳戶哩,隨時可以被提領出來」。 廢死聯盟晚間在臉書PO文「愚人節,這個國家殺掉了『小丑』」,大酸「Taiwan can help. Taiwan can also kill.」。廢死聯盟表示,宣稱逐步廢除死刑是終極目標的中華民國,在防疫有成、民意支持度高漲的時刻,選擇在今天執行死刑,挑一個大家恨之入骨,無人惋惜的惡人簽下執行令。 廢死聯盟痛批槍決不是要救民調,也不是轉移焦點,而是大有為政府的「依法行政」。廢死聯盟酸「翁仁賢想死,政府就賜他一死。槍響結束,一個個不被理解的靈魂與黑洞依然存在著」。 文末廢死聯盟更痛批政府「死刑還沒廢除,死刑犯也沒有在街上流竄,他們只是暫存在政府帳戶裡,隨時可以被提領出來顯現國家權力的一個黑影而已」。

  • 拒執行死刑 無疑踐踏法律

    拒執行死刑 無疑踐踏法律

     蔡英文總統上任後召開司改國是會議推動革新,但據去年司法院民調顯示,仍有高達66.2%受訪者不滿意當前司改成效,歸咎原因,除「凸槌法官」毀壞司法形象外,法官不判死及不執行死囚槍決是重要因素。  死刑存廢是人民高度重視的問題,但司改國是會議卻避而不談,高舉人權大旗的深綠法界人士,入朝當官後發揮實質影響力,蔡英文執政4年只執行1名死刑犯,現還有多達39名死刑犯待執行,死囚求死不得,飽受煎熬 。  2016年民進黨全面執政後,法官為了不判死,更找遍各種如「捐過血做過公益」、「抄佛經悔過」的離譜理由,讓被告免死。蔡英文任期迄今,只有3件死刑定讞的判決;為免廢死團體及司改會的抗議與批判,法官們過度援引兩公約及有教化可能性,作為殺人犯的「免死金牌」。  法官不判死,漠視台灣仍有死刑制度的現況,造成人權向被告傾斜。雖然法務部強調,必須審慎執行死刑,但法務部的「拖延」,除讓民眾不相信司法外,也讓這些判死確定的死刑犯,受盡「等死」的折磨。  被時任檢察總長顏大和批評為「一場大戲」的司改國是會議,不討論廢死的敏感議題,對民眾關心的司改議題避而不談,司改政策又被特定人士「綁定」,也難怪小英的司改喚不回民心。尊重法律、實現社會正義,是每位司法官都須遵守的鐵律,法既明訂,就該依法執行,拒絕執行死刑,無疑是踐踏法律。

  • 不判死 不執行死刑 司法威信何在

    不判死 不執行死刑 司法威信何在

     民調顯示台灣人民不滿意司改成效,主要是因法官不判死刑及不執行死囚槍決,在民眾高度反對廢死的情況下,仍有許多法官因為不想判死,找盡各種理由幫被告卸責讓其免死,這樣的判決難怪喚不回人民對司法的信賴。  死刑存廢是人民高度重視的問題,但司改國是會議卻避而不談,高舉人權大旗的深綠法界人士,入朝當官後發揮實質影響力,蔡英文執政近4年只執行1名死刑犯,目前有39名死囚待執行,死囚求死不得飽受煎熬。  2016年蔡英文總統上任後,只有3件死刑定讞的判決,為避免廢死團體及司改會的抗議與批判,法官們過度援引兩公約及有教化可能性,做為殺人犯的「免死金牌」。  這樣迴避死刑的司法判決,連小燈泡媽媽、立委王婉諭也看不下去,先前高院更一審辯論終結前,她當庭淚崩說,為了避免凶手再犯、讓其他小孩平安長大,希望法官將殺害小燈泡的凶手判死,但更一審仍將凶手判處無期徒刑。  另新竹男子林春雄和女友黃曉雲等同夥,5年前多人輪流性侵邱姓少女還殘忍焚屍,高院更二審將首謀林春雄判死刑,其餘4男女判無期徒刑,但更三審卻以有教化可能,將5人全判無期徒刑。法院找遍離譜理由不判處死刑,法務部4年也只執行1名死刑犯,看在國人眼裡,不判死刑、不執行死刑,司法豈有威信。

  • 美國最兇狠監獄 她目睹300位死刑犯處死

    美國最兇狠監獄 她目睹300位死刑犯處死

    蜜雪兒‧萊昂斯(Michelle Lyons)於1998年,她22歲,以地方媒體身分首度進入監獄報導死刑過程。那時,她覺得受刑人不過是睡著了,相較於被鐵槌擊殺的兩位老人,正義也未免過於失衡。十二年內,她親眼驗證近300位死刑犯的生命終結,依法一一記錄死刑現場,近身觀察與探索關於死刑的制度與生命的本質。 起初,基於媒體記者的客觀與專業,蜜雪兒‧萊昂斯還能冷靜地扮演法制上的旁觀者。隨著目睹死刑次數的增加,她心中的疑慮開始浮現出來。她逐漸認識並喜歡某些死刑犯,看著他們死去,嚴密的心防終於敵不住死囚眼角的淚珠與其母親的心碎,開始對死刑本質提出質疑──處決犯人是否反而讓我們全都成了受害者? 【精彩書摘】 二○○○年在德州執行的四十次死刑中,我目睹了三十八次。我錯過了其中兩次,因為我在報導監獄的董事會。我不記得那時有處決太多人的感覺。但那非比尋常,因為我們不曾遇到這樣的事。不過,我比較擔心的是犯罪率太高。 人們都說,所有東西在德州都比較大—─這是一個你可以在餐廳點漢堡,然後把漢堡麵包換成甜甜圈的地方。或許這也包含犯罪在內。在德州發生的犯罪案件顯然比美國其他州都來得瘋狂。以麗莎‧諾瓦克(Lisa Nowak)為例,她為了攔截一名和她前男友約會的女性,開了九百英哩的車到佛羅里達州。她是一位休士頓的太空人,據說她當時還穿著「太空人穿的紙尿褲」。她是一位非常聰明的女性─—她在美國太空總署工作,我的天啊!她在機場的停車場朝這個胡來的小妞噴灑胡椒粉,試圖綁架她。這就是為什麼,賴瑞喜歡在沃斯堡從事電台工作,因為在德州,沃斯堡尤以瘋狂犯罪出名。 在德州,當你下班回家、打開電視收看新聞時,總是會有隨機槍擊案、持刀傷人事件和強暴案的相關報導。它們每天都會發生,非常恐怖。二○○一年,我遇過一名目睹了兩次死刑(傑克‧韋德‧克拉克〔Jack Wade Clark〕和阿朵夫‧赫南德茲〔Adolph Hernandez〕)的女性。因為在兩起無關的案件裡,克拉克殺死了他的女兒,赫南德茲則殺死了她的母親;這兩起案件發生在一年之內。這些死刑代表犯罪層出不窮。 除此之外,在美國,犯罪案件在報紙和雜誌的專題報導、網站、紀錄片和電影裡都極為詳實地呈現,其涵蓋範圍廣泛、內容龐雜。舉例來說,我的辦公室裡掛了一張《鐵幕疑雲》的劇照海報。有一天,一位電視台記者走進來說:「哇!是大衛‧蓋爾耶!我記得那個案子。那是一樁龐大的案件,沒有什麼能和它相提並論了。」我點了點頭,然後看看她是否為之瘋狂。因為《鐵幕疑雲》的劇情完全是虛構的,而海報上的男人是演員凱文‧史貝西。 這並不代表目睹死刑已經變得平凡無奇;看著某個人逐漸死去,他的靈魂離開了他的身體……這一切永遠不可能變得平凡無奇。然而,德州經常處死犯人,技術嫻熟,戲劇性自然降低許多。靜脈注射不像絞刑、槍決或「老史帕奇」那麼激烈。在德州,處決死刑犯的過程十分冷靜,甚至還有特定的禮儀—牧師會把手放在犯人的膝蓋上,典獄長則會確保枕頭穩妥地擺放在輪床上。 二○○○年六月十二日,在湯瑪斯‧梅森被處死之後,我在筆記裡寫下:「他躺在那裡,如同在搖椅上睡著的老人,嘴巴微微張著。」梅森看起來像我的祖父,彷彿在傍晚小睡片刻般安詳。 因此,關於這些死刑的記憶會漸漸地融合在一起。當你處決這麼多犯人時,它們大多數都不再是大事。蓋瑞‧葛拉罕也許讓世界各地的報章雜誌產出了幾十萬字的報導,但是二○○○年十二月六日,當丹尼爾‧希特(Daniel Hittle)被處決時(他在達拉斯殺死了一名警察和其他四個人,其中包含一個四歲的孩子),沒有任何一個達拉斯的記者前來見證他的死。就像有一次賴瑞說:「某一天,外頭擠滿了人,他們高喊著他們的訴求,感覺糟透了。然後下一次,我可以在街上發射大砲,連半個人都不會被擊中。」 當傑克‧韋德‧克拉克在二○○一年一月九日被處死之後,我在筆記裡寫下一行字,簡短地敘述他的罪行就結束了。這是我最後一次寫下行刑筆記。我是一個有條不紊的人,對很多事都有詳細的記錄。我想,行刑筆記使我得以將死刑的事和生活的其他部分區分開來。但我可能在不知不覺中發現,即便是重新回顧我對死刑的種種感受,並將它們寫下來,都是很危險的。這就如同我站在岔路口,決定選擇一條比較安全的路走。 有段時間,我把自己的想法都埋藏在內心深處的某個角落;我並沒有事先把它們整理好,而是將它們揉成一團後丟進去。就我的工作而言,我怎麼想不重要,唯一重要的是死刑犯如何躺到輪床上,以及他躺在那裡時發生了什麼事。我為《亨茨維爾簡報》寫的無聊文章,寫的就是這些東西。沒有人認為目睹這麼多死刑會對我造成影響,所以沒有人覺得需要關心我的心理狀態。甚至過去連我自己都不認為,目睹這麼多死刑會對我有什麼影響,我以為我完全沒有問題。 (本文摘自《死囚的最後時刻: 我在美國最惡名昭彰的監獄 擔任死刑見證人的那段日子》/遠流文化 提供)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