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死神的聖物的搜尋結果,共05

  • 大衛葉慈享特權 第一手聽到JK羅琳講故事

    大衛葉慈享特權 第一手聽到JK羅琳講故事

    從2007年《哈利波特:鳳凰會的密令》到2011年的《哈利波特:死神的聖物2》,導演大衛葉慈一口氣執導了《哈利波特》系列作品的最後四部電影,與製片大衛海曼以及JK羅琳等人連續合作了5年之久。這次,《怪獸與牠們的產地》再度與熟悉的夥伴們攜手合作,這對大衛葉慈來說意義特別不同! \n \n「對我來說,感覺就像回家!」大衛葉慈說:「最大的不同是這次由JK羅琳女士擔任編劇,我可以在第一時間聽她描述心中的魔法世界,那真是一種特權。」他表示《怪獸與牠們的產地》電影中會有所有令人喜歡的魔法世界中的一切,但卻是完全不同的魔法世界觀、新角色、新故事,艾迪瑞德曼飾演的紐特斯卡曼德將帶領觀眾進入來到1926年,哈利波特出生70年前的紐約市。 \n \n故事背景發生在哈利波特出生前70年的1926年,當時的北美正處於極端分裂的社會,巫師與莫魔(英國人口中的麻瓜)們之間的關係緊張,戰火一觸即發,曾經受莫魔迫害的巫師們決定把自己隱藏起來以避免衝突,然而莫魔組成的反巫組織「賽倫復興會」仍一心想要剷除世上所有的巫師。此時為了追蹤並記錄奇獸的紐特斯卡曼德,提著一只魔法皮箱踏入了這個世界,卻在無意間遇到莫魔雅各,陰錯陽差的狀況下讓皮箱中的怪獸逃出紐特的掌握,如果場面失控,這勢必引發一場驚濤駭浪!這正是導演大衛葉慈所說:「JK羅琳女士將全球化步調的觀察,適切地表達在她的作品中:當思想與意見出現分歧時,人們總是用刻板的方式處理事情,但最重要的應該是了解彼此的差異,並且給予適度的尊重。」 \n \n「這將是第一次,人們在沒有書籍可參考的情況下進入JK羅琳的魔法世界。」他說:「沒有人知道故事的走向或是人物的樣子,我跟著她一起發想整部電影的格局,看著劇本從JK羅琳的筆下如湧泉般傾洩而出,《怪獸與牠們的產地》不是改編、沒有節錄,更不是對既有小說的詮釋,這點會與哈利波特完全不同!但相同的是她所有的角色都不完美,都有一些瑕疵,這讓她的角色離我們更近了,也是大家喜愛她的作品最主要原因。」電影將於11月17日在台上映。

  • 哈利波特迷到英國必去的13個景點全公開!

    哈利波特迷到英國必去的13個景點全公開!

    大阪環球影城的哈利波特魔法世界開幕後,讓亞洲的哈利波特終於有距離比較近的朝聖景點,而最近《哈利波特》第八集上市,也讓波特風潮持續燃燒中!如果你是《哈利波特》的狂粉,到了英國卻沒有太多時間可以悠閒逛景點的話,沒關係,styletc.com幫你整理出不容錯過的幾個景點,讓你深陷在魔法的世界裡! #哈利波特博物館# \n不管你是不是哈利波特的粉絲,可是裡面有各種哈利波特的場景,還有各種道具、戲服、細節、體驗區,就算看一整天下來也不會膩! \n#牛津大學的德廉圖書館(Bodleian Library)#霍格華茲醫務室和圖書館都是在這邊取景的唷!神學院(霍格花茲醫務室)建於西元1427和霍格花茲圖書館(漢弗萊公爵中世紀圖書館)建於1483年,歷史非常悠久! \n圖書館雖然不能拍照卻還是能感受到濃濃的魔法氛圍! \n#牛津大學新學院#別被新學院這個名字騙到了!其實它建於1379年呢!是構成牛津大學的一份子。這個場景是《火盃的考驗》裡,跩哥變成鼬之前坐的樹的場景。 \n#牛津基督教會學院#雖然博物館裡面就有大廳的場景,可是如果想目睹真的大廳場景的話就要到位於牛津大學內的教會學院啦!你可以跟著拱門和樓梯一路直達電影場景,完成置身電影魔法世界中的心願! \n#King's Cross火車站的9又3/4月台#9又3/4月台不是真的在9月台和10月台中間啦!而是在國王十字站。可能等拍照的隊伍會很長,可是留張紀念價值破表的照片,等待也是值得的!如果忘記自備葛來分多圍巾的話,旁邊也有商店可以買唷! \n#倫敦千禧橋#千禧橋就算不是哈利波特的影迷,也是一定會知道的倫敦代表性建築物,雖然在《混血王子的背叛》中,千禧橋已經被破壞,可是其實現實裡它還是好好的啦! \n#愛丁堡的象屋#這間咖啡館就是J.K.羅琳寫出哈利波特這系列的起點,咖啡店的廁所牆壁已經被哈利波特的愛好者們寫滿這小說對於他們生活上的改變、他們多愛這本書還有一些出自於哈利波特的名句。但是這讓咖啡店店主挺頭痛的,因為馬桶經常因為客人想寫字在空白的牆壁或天花板上而被踩壞,真是辛苦他們了(笑)! \n#Greyfrairs墓園#不像台灣的墓園,大家都很怕進去走動,J.K.羅琳常常會在這個墓園散步尋找靈感,湯姆瑞斗(佛地魔的父親)的墓園也是在這個墓園迸出的靈感。 \n#George Heriot's School#這個小學就是霍格華茲學院的雛形,而且就在Greyfrairs墓園旁邊!為什麼呢?因為這個學校有四個學院,分別有四個不同的顏色。 \n#Victoria Street#從象屋走幾步就會到這條商店街了,這條商店街就是斜角巷的靈感來源。那邊的文具店和銀行就像是電影裡斜角巷的冰淇淋店「華麗與污痕」和「古靈閣巫師銀行」。 \n那邊還有一間整人玩具店是衛斯理巫師法寶店和Zonko整人玩具店的雛形。 \n#Alnwick城堡#從愛丁堡開車約兩兩時車程,這裡有各種活動:博物館、射箭、喝咖啡……,12世紀的Ralph Percy公爵曾經在這裡住過一段時間。這邊的草地是各種電影和電視的最愛,當然包括哈利波特!霍格華茲學院外幾乎90%都在這邊取景,想和他們一樣在草地上練習騎乘掃把嘛?絕對不要錯過這個地方! \n#Balmoral Hotel#這個飯店有間房間是J.K.羅琳完成最後一集哈利波特《死神的聖物》的地方(雖然現在好像又新出了一集),雖然我們沒那個錢可以住J.K.羅琳住過的房間(每晚要價台幣30000以上!!),我們還是可以一睹這個神奇的房間,記得要找門上有個貓頭鷹門環的唷! \n房間裡有個雕像上面有J.K.羅琳的簽名認證他在這個房間完成了《死神的聖物》。 \n#倫敦皇宮劇院#7/30大家期待的《哈利波特與被詛咒的孩子》即將在倫敦的皇宮劇院開演!搶不到票也沒關係,我們還是可以在外面拍張照過過乾癮! \n文青男孩女孩遊香港必去的5大私房打卡熱點台灣十大美如明信片的私密美景大公開!圖片來源:popsugar.com \n文字:yuhsin│編輯:peisin \n

  • 哈利波特續集《被詛咒的孩子》英文版問世

    「哈利‧波特系列」有續集!從1997年的第一部《哈利‧波特與魔法石》,到2007年的第7部《哈利‧波特與死神的聖物》,英國女作家J.K.羅琳用10年時間成就了哈利‧波特系列經典後,如今又一個10年要過去了,第8個故事《哈利‧波特與被詛咒的孩子》居然於悄悄問世。 \n \n《哈利‧波特與被詛咒的孩子》(Harry Potter and the Cursed Child)其實是一部的舞台劇,由J.K.羅琳、約翰‧蒂芙妮和傑克‧索恩共同創作,主要講述19年後哈利‧波特已是一位已婚男人、3個學齡孩子的爸爸、一名超負荷工作的員工,但他和陰魂不散的過去搏鬥,而他的小兒子阿不思則必須不斷抗爭以擺脫自己不想要的家族傳承。 \n \n不過,此前羅琳曾在推特上表示,從嚴格意義上來說《哈利‧波特與被詛咒的孩子》不是她的作品。且她也強調過,這是個由3人合作完成的舞台劇,真正的作者是傑克‧索恩。但這份聲明似乎並不怎麼影響粉絲們的熱情。 \n \n這部全劇長達5個小時舞台劇,於7月30日在倫敦皇家劇院正式上演後,同名英文劇本將於7月31日全球同步發行,目前英文版劇本在亞馬遜網站屬於預售狀態並名列第一。

  • 哈利波特《死神的聖物》 圖書館讀者最愛

    國立台灣圖書館今天公布去年借閱統計,文學類借閱排行榜的第1名是英國女作家J.K.羅琳《哈利波特》系列最終卷《死神的聖物》。 \n館方分析,非文學類的排行結果可以用「吃喝玩樂」概括,除了前3名的心靈書《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親子書《餵故事書長大的孩子》、家族記憶史《巨流河》外,進榜的《慢食府城》、《芬蘭驚豔》、《日本紅葉》、《暴食江湖》、《臺灣郊山地圖》、《林葉亭達人家的幸福自由行》、《東京/橫濱》、《阿基師59元出好菜》、《孟老師的100道手工餅乾》、《一鍋三菜快速料理》、《鳥瞰臺灣山》等,都與吃喝玩樂相關,反映了現代人對於生活品質的重視。 \n同時,金庸、古龍仍是讀者長期最愛,金庸的《天龍八部》高居武俠小說類的借閱第1名,其次是鄭丰的《天觀雙俠》,鄭丰還有《神偷天下》、《靈劍》入榜,顯示讀者愈來愈能夠接受新式武俠小說。 \n漫畫類借閱排行榜排名第一為李崇萍《THE ONE 獨領風騷》,童書方面,經典立體洞洞書《好餓的毛毛蟲》排名第一。 \n至於去年1整年受到歡迎的科普類圖書,與食品安全的時事議題有密切關係,例如《看漫畫,學化學》、《看得到的化學》、《天然芳香草本香皂自己做》、《是毒還是藥》、《不願面對的真相》等書的入榜。 \n館長陳雪玉表示,去年讀者使用台灣圖書館館藏的情況踴躍,服務人次高達291萬1361人次,比起去年激增28萬人次。根據統計,圖書外借總計28萬9194人次,外借冊數達104萬2163冊次。

  • 《哈利波特》可能還有續集

     英國作家J.K.羅琳日前接受美國電視脫口秀主持人歐普拉‧溫芙蕾訪問時透露,《哈利波特》系列小說雖已劃下句點,但書中多位主角仍在她腦海縈繞不去,所以她不排除再寫續集。 \n 鮮少受訪的羅琳在蘇格蘭愛丁堡一家旅館向歐普拉敞開心房,坦言《哈利波特》可能會出續集。她說:「主角依舊活在我的腦中,我很可能會寫出第八集與第九集,誰曉得呢。」 \n 《哈利波特》三年前出版完結篇《哈利波特:死神的聖物》,總計全冊七集銷售量突破四億本,最後一集電影版的上集也將在十一月與波迷見面。 \n 羅琳表示,她完成《哈利波特:死神的聖物》後,感到強烈的失落與悲傷,彷彿失去了最摯愛的親友。她說:「這像是生離死別,非常強烈,但我知道它遲早會來。起初我很興奮,後來哭得很慘,是家母去世以來哭得最慘的一次。」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