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段崎的搜尋結果,共03

  • 子母隧道 濱海車站 崎頂安靜漫步

    子母隧道 濱海車站 崎頂安靜漫步

     曾經,那裡有座海水浴場,夏季的車站會增加些班次停靠,多年以後,弄潮嬉笑不再,荒煙蔓草中重新被發現的雙軌雙隧道,列車急馳通過的小火車站,安靜得聽得到時間的腳步聲……。 \n \n 原只為了那兩座鐵路隧道而來,火車往來頻繁卻鮮少旅客遊客進出的車站、崗上紅磚合院老屋的聚落、鐵道公路風車次第排列伴夕陽的海景,悠悠晃晃地,竟也被黏上一整天。 \n \n 苗栗崎頂,一個無人看守的招呼站,一個可以安靜閒適,可以感覺時間,或感覺孤獨的濱海火車站。 \n \n無人火車站時間停格 \n \n 跨越軌道上空的天橋,連接著前站與後站、小聚落與大海邊,無論什麼時間,凌空俯視,車站始終安安靜靜,靜得彷彿一切都停格,若不是光影游移,若不是列車時而急馳而過。 \n \n它甚至不能稱為車站。 \n \n 日據時期的1928年,這裡設置了「崎頂信號場」,約莫兩年後興建了一座木造車站,形式很像北邊的「香山站」,隨著運能降低,逐漸從三等站、甲種簡易站、簡易站降為招呼站。 \n \n 木造站房終在1996年被拆除,只剩目前位於第一月台的簡單遮棚,第二月台原有的候車亭,因為本就建有牆體,反被誤認為是重新興建的簡易站體。 \n \n 設有窗框卻沒有窗的第二月台候車亭,亭內磨石子牆體泛著淺灰色光澤,過站不停的列車呼嘯奔馳如飛,長排成列的一格格方窗,宛如電影底片般,上演著快速移動、瞬間回復停格靜止的畫面,周而復始,如亭內厚重枕木架起的長條椅,承載歲月,陪伴著等待與來去。 \n \n 老車站慣常使用的水泥長條柱,鎖著鏽蝕螺絲、斑駁裸露出鋼筋,不顯破敗,反倒是充滿韻味的懷舊,柵外成林相思與蒼勁老榕,和著風聲對話,越顯巨大風力發電機的孤寂。 \n \n北戶老聚落悠然恬淡 \n \n 第一月台朝步階往上走出前站,兩排樓房矗立於短短的街道,僅此而已;循左側斜坡來到小山崗,北戶社區保留了完整的紅磚合院,也彷彿將時間凍結在久遠的年代。 \n \n 枝葉繁茂的幾株老榕樹下,成了居民晨昏閒坐聊天、看海看天的聚會所,一旁建造了名為「老衢觀海」的景觀台,俯瞰火車穿梭的車站、遙望遠處一座座風力發電機矗立的海濱,朗朗晴空、積雲夕照,各顯風情。 \n \n 觀景台拾級而下,或依著鐵道、或鑽進樹林,步徑幾經轉折後豁然開朗,綠蔭夾攏間,造型優美的圓拱隧道映入眼簾。 \n \n 日本據台3年後的1898年,接續劉銘傳時期已然完成的基隆至新竹鐵道路段,開始測勘新竹以南路線,1908年完成香山至中港(竹南)間的鐵道,兩地間的鐵道又於1928年改行新路線,崎頂一號、二號隧道與崎頂車站的前身,便完成於該時期。 \n \n子母雙隧道幽深宏偉 \n \n 北邊的一號隧道長130.68公尺,南邊百餘公尺的二號隧道長67.48公尺,為全台至今少見的雙軌隧道,所用的建材也相當講究。隧道內部上端採用當時高級的TR紅磚,下半部採用水泥磚,隧道口的圓拱部分則使用3層混凝土磚砌成,收邊的磚材也是罕見的矩型斷面。 \n \n 接近90歲高齡的隧道,因為講究的建材與施工保持得相當完整,據說當年美軍攻擊在台日軍時,隧道便成了最佳的掩體,一號隧道南口留下的機槍掃射痕跡還清晰可見。 \n \n 台鐵於1975年展開鐵路電氣化工程,考量這兩座隧道因淨空高度不足、路線曲率半徑等因素,香山竹南路線再度西移,這兩座隧道便被遺忘超過30年。 \n \n 兩座隧道區域目前整理成鐵道公園,步道寬敞平坦,兩側綠樹成蔭,環境清幽宜人,北隧道旁另設有登頂步階,可安靜地展望西濱公路風車海景。 \n \n逗趣「西瓜牆」說故事 \n \n 崎頂前站往右經過小聚落,往山下延伸連接通往西濱公路的道路擋土牆上,以充滿童趣的陶版裝飾,生動地描繪著小孩搬西瓜、吃西瓜的可愛模樣,也道出一段類似「後龍灣寶」的插曲。 \n \n 「喜歡」到處徵收土地開發工業區、科技園區的苗栗縣政府,看中崎頂一片112公頃的國有地,計畫開發據稱可引進紡織、電子零組件、電力設備、電腦、電子產品、光學製品等產業進駐的「竹南崎頂產業園區」,此舉引起承租農民的恐慌與反彈,籌組自救會。 \n \n舉辦了4年的崎頂西瓜節,竹南農會也在2013年「敏感時刻」,將舉辦地點改到種稻子為主的大埔,一百多位自救會成員包括當時91歲的阿嬤,都挺身捍衛耕作生存權。所幸,簽約受託的順天建設於2014年4月宣布「停止開發」,農民們才保住世代耕作的土地,除了年年有西瓜,還有哈密瓜、小番茄、草莓可吃。 \n \n老鍋休閒農莊品嘗米粉料理 \n \n 崎頂車站周邊僅一家小吃店,開車前往的旅人可考慮北邊車程8分鐘可抵的老鍋休閒農莊,除了品嘗各式風味的米粉料理,還可一併參觀了解米粉製程。 \n \n 老鍋休閒農莊目前由第6代承續經營,最早期的米粉係由郭泉等4兄弟,從福建惠安引進台灣,於新竹大南勢(今新竹市延平路一段)開始家族的米粉事業。大南勢地帶原盛產稻米,加上客雅溪的水、新竹的風,成為全盛時期有100多家米粉工廠的「米粉寮」。 \n \n 新竹米粉可區分為「水粉」與「炊粉」,前者較粗、後者較細,在休閒農莊內的米粉博物館可了解其歷史、製作器具與製作方式,參訪者還可動手做米粉、紅龜粿、客家菜包。 \n \n 老鍋的米粉料理除傳統的中式炒米粉、米粉湯,西式的南洋咖哩海鮮米粉套餐、奶油蘑菇雞肉米粉套餐也相當受歡迎,每套230元,包括主食米粉、薯條、毛豆、水果、南瓜濃湯,餐後另可來杯咖啡配上自產的「爆米香」。 \n \n 傳統的「純米原味米粉」(80元)外,目前研發的「純米蔬菜米粉」如番茄、南瓜、綠藻、菠菜、牛蒡、芋頭、紅蘿蔔,每包4片90元,任選4包則可成禮袋包裝。 \n \nDATA \n老鍋休閒農莊 \n地址:新竹市西濱路6段569號 \n電話:(03)537-3075。 \n \n崎頂旅行小提醒 \n \n 月台上拍攝急馳而過的列車,瞬間的風速足以讓人踉蹌搖擺,尤其第2月台候車亭外空間有限,務必貼緊牆壁,保持相當的安全距離。 \n \n 苗栗以北均可使用悠遊卡搭乘火車,崎頂雖是無人招呼站,若搭火車前來,別忘了刷一下,以免被鎖卡,徒增麻煩。 \n \n 崎頂車站最近的雜貨鋪與惟一的小吃店,約在前站方向步行約10分鐘的距離,走逛車站、隧道一帶,最好自行備妥飲水與食物。 \n \n 開車前往可從國道3號香山交流道,銜接西濱快速道路往南,車程約10~15分鐘。 \n \n1940期《時報周刊》一刊3本原價75元,特價59元;隨刊附贈Hi健康《夏日抗痘》特刊,由專業3女醫親授抗痘祕技;另購買24日(五)出版的1940期《時報周刊》(蔡依林或袁詠琳封面),拍下購買發票圖片,至《時報周刊》的粉絲團,於活動文章下寫下答案並附上圖片,留言關鍵字句:「A蔡淑臻,時周愛我。」即可參加抽獎。全通路雜誌均內附超商折價券,讓讀者激省1000元。全新《時報周刊》好康多多A不完,更多贈獎好康活動請詳見「styletc.樂時尚」。 \n \nP.S.時周「12生肖運勢」、黃智賢「賢話政壇」、張景為「為所寓言」、董智森「劈董新聞」、唐湘龍「龍門客棧」5大專欄精采登場。 \n \n(訂《時報周刊》,送健康暢銷書【不可思議的3行日記健康法】,請洽讀者服務專線:0800-000-668。) \n

  • 《自遊主義》夕照下的崎頂小站

    《自遊主義》夕照下的崎頂小站

     苗栗崎頂小站所在路段既非山線亦非海線,卻擁有山線的隧道遺跡,也有海線的浩瀚風情;一樣的崎頂夕照,不一樣的心情寫照,我的青澀往事,也許它知道…… \n 發現苗栗崎頂車站的美,可以追溯到三十多年前,我的青春歲月。 \n 那年,在台中唸大學,結識了一位從台北跑到彰化唸教育學院的女孩。有一次,我鼓起勇氣,與她相約一起回學校。 \n 還記得,我們搭台北下午四點半發車的光華號。那是一班非常傳奇的列車,中途不停,走海線直抵彰化後,摘掛四節車廂折往台中,其餘車廂則繼續南下。 \n 即便高速公路已分段通車,許多旅人也開始捨火車改搭快捷的中興號或野雞車,但我仍獨鍾這班光華號,只因它天衣無縫的走法,完全符合我的需求,可以先送她到彰化,再搭原車回台中。 \n 不過,這班「夢幻列車」終究成了「遲暮列車」,或許是情不深、緣更淺,與女孩只有短暫交往,一如隔年,鐵路電氣化完工,光華號悄悄走入歷史。 \n 觀海觀景台 復刻重現 \n 崎頂小站,看似平凡,實則耐人尋味。小站,到底有多小?九年前,它被降為無人招呼站,是縱貫線上最北的招呼站,只停慢車;在這兒搭車,都得「先上車,後補票」,這意味著小站業績每況愈下,不受台鐵青睞。 \n 其實,早年崎頂以海水浴場聞名,青松銀沙,景致清幽,附近盛產西瓜,浴罷飽嚐,吸引不少遊客前往。1990年代,西濱公路尚未開闢,弄潮客多半搭火車,台鐵還一度停靠一、兩班莒光及復興號,盛況可見;可惜,浴場經營不善,時開時關,如今已衰敗。 \n 晚近,車站寥落了,但周遭環境在社區營造加持下,有了些許蛻變。小小村落,沒有霓虹閃爍,也無名山大澤,加上火車站深隱巷陌,這種蛻變,極其內斂,外地人不易察覺。 \n 首先,是車站上方的觀景台,海拔不高,視野卻極佳。 \n 數年前,竹南鎮公所引借中港八景之一的「老衢觀海」,在此闢建新景點。事實上,昔日「老衢觀海」確切位置,應為觀景台北方1.5公里的清天泉聚落後方山丘才是,但因現址離火車站較近,亦為觀海絕佳處,遂在此復刻重現。 \n 玩味的是,台電在沿海矗立了數座巨型風車,不知是有意還是巧合?據悉,自觀景台遠望,夏至日落點正巧位居前方風車處,到了冬至則會移往左邊另一座風車,這龐然怪物儼然成了日落定位信標。天地自然運行,當夕陽撞見風車,竟能順著既定軌跡共譜浪漫戀曲,也算是另類的天作之合了。 \n 後來查了文獻,才知崎頂舊稱「老衢崎頂」,一個既饒舌又斑駁的怪地名。「老衢崎」很早就出現在清代輿圖了;「崎」意指山坡,「崎頂」即山坡之上。至於「老衢」,則有數種版本,一說是老街;二說是當地丘陵起伏如龜背,而「龜」在苗栗沿海「頭北仔腔」(墾民來自泉州惠安)音近「衢」;三說是「老衢崎」在尖筆山一帶(今國道3號香山交流道附近),此山為珊瑚礁地質,亦即「咾咕石」,「老衢」為「咾咕」之轉音。 \n 若從清朝姚瑩在《臺北道里記》所述之情境,再對照今天崎頂周邊自然景觀研判,我比較傾向後面兩種源自地貌特徵的說法;以當時險要地勢,要形成市井甚為不易,老街一說似嫌牽強。 \n 但不管是何種版本,「老衢崎」位居臨海制高點,自古即為兵家必爭之地,它不僅是竹塹(新竹)南赴後龍、大甲等海線的官道要衝,十八世紀末,還是義軍對抗日軍的古戰場;目前國軍在尖筆山還有不少營區。 \n 隧道古磚 記錄戰爭痕跡 \n 接著,再沿觀景台右側木棧道拾級而下,走一段幽林小徑前往北邊的崎頂一、二號隧道。原本,它們隱沒荒煙,極其鬼魅,近年才在地方政府費心整理下,以「子母隧道」之名重見天日。 \n 初時,小徑緊臨鐵道,只消隔著鐵絲網,便可近距離感受火車狂奔的臨場震撼。未幾,與鐵道漸行漸遠,中間被常綠喬木所阻絕,並延伸至密林深處,終而完全隔離。 \n 忽地間,一片蓊鬱映入眼簾,如入幽境,兩座隧道靜臥遠處,好似在頤養天年,教人不自覺都想放輕腳步,深怕吵醒了它們。 \n 較之舊山線隧道的深峻狹窄,崎頂隧道外觀相對磅礡,因為它們曾是早期罕見的雙軌遂道;此種氣勢,就在步入洞口的剎那,感受最是強烈,頓覺自身竟是何等渺小! \n 進了隧道,仔細端詳內壁,上下層分別以紅磚及洋灰磚襯砌,色澤古樸,渾厚堅實。而在一號隧道南口,還可看到美軍戰機掃射的彈痕;1945年二戰期間,鄰近的竹南站慘遭盟軍轟炸,站房、鐵軌、倉庫,無一倖免;據聞,當時有一列滿載日軍的火車,在槍林彈雨下躲進這座隧道避難,因而免於遭受砲彈洗禮。 \n 一般遊客來此溜達,不必帶著太多鐵道常識,解說牌已大抵做了描述;但是,我卻偏愛探索一些更細膩、更底層的經緯脈絡,比方說,較易被忽略的,在二號隧道內右側牆面上,有一處標示了距基隆起點122公里的里程數;若依台鐵最新資料,位居隧道南側的崎頂站,距基隆才120.8公里,顯然,這些數字背後,隱喻了一段鐵路多次改道的故事。 \n 青澀往事 一一浮上心頭 \n 縱貫線興建之初,香山竹南段是走尖筆山東麓,還挖了一座隧道;直到1928年,因舊線坡度太陡,為配合鐵路雙軌化而移往西麓崎頂段,惟尖筆山呈東西橫亙,路基受當年地勢緊臨海岸影響,不免又開挖了崎頂隧道。 \n 70年代鐵路電氣化施工,因沿海地形在經年累月後已陸化成新生地,海岸線逐漸外張,鐵路因而得以捨棄隧道,再度西移,一併解決了山洞淨空不足及路線曲率半徑過小等窘境。 \n 只是,鐵路改道,鄉間卻盛傳壞了風水;據說尖筆山屬「龍蝦穴」,身軀在尖筆山頭,蝦尾在今公義路一帶,日本人修築鐵路,先後在蝦尾與雙螯處開鑿山洞,導致地方出現「雞不啼、狗不吠」的異象,爾後在山頭立了「龍神碑」,才鎮住煞氣;穿鑿附會的風水說為崎頂隧道添增一絲神秘。 \n 小站所在路段既非山線亦非海線,卻擁有山線的隧道遺跡,也有海線的浩瀚風情;這不禁教崎頂人開始懷念起那座古樸的木造老站房,若非當初拆得太早,小站況味想必更加濃郁。 \n 海風徐徐吹,彩霞滿天飛,一列南下莒光自眼前呼嘯而過,一如當年那班遲暮列車,奔向綺麗的遠方;一樣的崎頂夕照,不一樣的心情寫照,我的青澀往事,也許它知道……。

  • 阿婆講古-陳黃福妹:當童養媳 一生吃苦

    阿婆講古-陳黃福妹:當童養媳 一生吃苦

     北埔鄉婦陳黃福妹現年八十八歲,是苗栗南庄人,六歲時被婆婆從苗栗南庄背到北埔鄉的千段崎大深山裡收養。印象所及,婆婆背著她走山路,她在背後掙扎,婆婆的髮髻被她抓斷了,從此就陷於受虐的苦日子。 \n 阿婆說,古話說「有妹莫嫁千段崎。」那真不是人所過的日子,她六歲到千段崎,開始跟著婆婆工作到五十幾歲,才跟著丈夫到北埔大街定居,有了自己的生活。 \n 阿婆表示,她六歲開始就要背四個姑姑長大,整天在忙碌中度過,根本沒有童年,只記得背永遠都是溼的,是被姑姑們的尿所浸染,一直背到十八歲,與丈夫送作堆到新婚那一天,婆婆給她的新婚禮物是有很多補丁的一床棉被。 \n 陳黃福妹自己生了八個小孩,還替離婚大伯照顧前妻所生的兒子,自已所養的十二條豬賣掉,還跟親戚借了五萬元替大伯的兒子成婚,這就是童養媳的宿命。 \n 說到一生所受的苦,近九十歲的阿婆就淚流滿面,她說,嫁到北埔大南坑陳家,是造紙的大戶,又耕很多山田與茶園,講是大戶,卻會做死童養媳。她前面生了三個女兒,婆婆恐嚇說,再生一個女的就要把她休掉,還好第四個生了兒子。 \n 她一輩子感覺都在懷孕,總共生了八個,其中有五個女兒,婆婆說要送人,她以死相抗,阿婆說「我是童養媳,知道童養媳的苦,我一個都不送人!」 \n 阿婆的先生年輕時曾是日軍文職少尉,跟在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宏身邊,在高雄海軍要塞做了四年工程,但阿婆是童養媳,沒有享受過一天先生帶給她的幸福,她一生所受的苦,是典型客家傳統鄉婦的宿命。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